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七章


  陳——不。應該叫羅虹葳,在她繼父住院證實中風后,陳曜煜也不見人影,公司頓時群龍無首,所以她的母親披挂上陣。
  他什么都請不上忙,便回學校上課,這是她堅持的,雖然接近期末考,但她認為自己實力相當好,要通過畢業考不是問題。
  也幸好繼父曾大力贊助學校建造行政大樓,成為學校的常務查事。因為這層關怀,她不必受限台灣學制——從三年級上學對開始念。
  這是她第一次因為富有而感到慶幸。
  唉!才一個月而已。世事大變啊!
  走過客廳,她上樓打算進書房念書,卻在門外听見里頭的爭執聲。
  “老爺還沒死,只是重病在床,你們這群吸血完就上門來談遺產分配,到底有沒有把我放在眼里?”
  “姊姊,堂哥那天在婚禮上挑明了說放棄繼承,誰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
  “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我好歹是你的長輩,你有把我放在眼里嗎?”
  “弟妹,不是我愛說你,你就別逞強,自動讓出董事長的位子,總比我們在股東大會罷絀你好吧!”
  “大伯,陳氏是我丈夫一手發揚光大的公司,要不是他念著兄弟情份,你們的份早花光。根本沒有資格要求分財產。”
  “你這么說就不對了,要論准享福,最沒資格講話的是你,當初陳建琱撽]打拼過來是曜煜的母親,你娘進來是前大种樹你乘涼。”
  “你……”
  虹葳听到道理就回頭,看來今天她不能使用書房。
  回到房間,她不急著將書本拿出來,反而閒适的看著窗外,想著剛才在書房听見的爭論。嗯!她的想法不同;像現在,她就把陳曜煜當眾宣布放棄繼承的話,當作是故意的,讓那群吸血鬼般的親戚上門來討論遺產問題,或者是他故意讓陳氏大亂、最后看結局如何收場。不過,也只有他可以把几百億的財產視若糞土。
  敲門聲響起。
  虹葳回頭看著門“請進。”
  “小姐,夫人找你去書房。”女佣說。
  “我馬上去。”虹葳點頭,也跟著起身。書房?他們爭執完了嗎?她猜,母親大概處于弱勢,否則不會找她。
  慢慢的靠近書房,她發現門沒關便直接進去。母親背光坐在椅上,看著她下垂的肩無精打采,這場仗想必打得辛苦。
  “我來了。”
  “門關上,坐這里。”羅曉琪拍拍自己身邊的沙發后,手揉著自己的太陽穴,向來一絲不苟的發髻,几綹頭發會落鬢邊。
  虹葳坐下,“你看起來很累。”
  “我只是有點頭痛。”羅曉琪從口袋掏出薄荷油擦在太陽療質,背倚著沙發上。
  虹葳看她沒有說話,也不急著開口,讓她先喘一口气。
  “你對家里目前的情況明白多少?”羅曉琪振作起精神問。
  “我只知道繼父中風住院,情況不好。也不至于更坏,剛才外國有人上門討論遺產如何分配,就這樣子。”
  “我一個婦道人家,根本不擅經營,公司的事我不會處理,只能坐在那邊安撫人心,久了人家就知道我是紙老虎。顯然我假扮的功力太差,沒到一個禮拜,那些吸血鬼就開始上門要我交出經營權。”
  “我們的股份不是比較多。”
  “話是這么說沒錯,不過,如果股東會知道我什么都不會,一致投票給他們,我照樣一鞠躬下台。”“一定要他回來嗎?”虹葳相信,她口中的他是她們心中想的同一人。
  “叫你來,就是希望你能到美國找他回來。”
  “他討厭我。”虹葳說出事實。如果她是母親,會干脆寫信告訴他:她決定与他父親去瑞士養老,這樣他回來的机會會大一點。
  “你跟他終究有夫妻之實。而且,這是他的家族事業。他會回來。”
  虹葳對母親的樂觀不表任何意見,或許她根本是急病亂投醫。
  “你愿意去嗎?”
  “如果你認為我去會有用,我就去!”就算她不去,他相信母親會搬出一大堆飲水思源的話在她耳邊念,既然結果都是成行她當然去,就當去旅行。反正她長十七歲還沒出過國。
  “如果他不愿意回來……你用任何方法都行,一定要他回來。”
  這話是暗示她,就算拿身体當籌碼,也要把他弄回來嗎?虹葳不敢問,她怕答案太不堪,所以安靜地起身走出去。
  這個時候,他遠在地球另一端——美國紐約。
  不應該這樣!陳曜煜覺得煩躁,單手耙過頭發。已經早上六點,昨天忙了一整天他沒理由睡不著,還該死的滿腦子想著她的身影。
  他打開酒柜,拿出一瓶波本酒,倒了滿滿一杯喝下。
  從他离開禮堂,就搭上飛机花了十几個鐘頭整理思緒,越想心不但無法平靜還越亂,就覺得好像忽略了某些重要的細節,回到紐約,需要處理的事務滿桌子,他馬上投入工作,還十分得心應手,不過,那种遺漏某种重要細節的感覺還是卡在心中,情緒越來越不好。
  就連徐克己都抱怨連連,說他的脾气怪异。
  他放了杯子,拿了衣服,既然睡不著不如洗個澡,早點出門還可以開車兜風。
  左少芬陪著虹葳漫步在校園中,今天畢業考告一段落。
  來的放假仍需保持沖刺的精神,好迎向大學聯考,苦讀三年,就為了這一刻的到來。
  “虹葳,你要來學校自修,還是到圖書館?”
  “我要去美國一趟。”
  “你只去美國念書?”左少芬十分惊訝。之前沒听她提過虹葳搖頭,“我要去找陳曜煜。”
  “找那個落跑新郎做什么?”少芬蹙著眉,對當天他的表現十分感冒。
  “如果他不肯回來掌管陳氏,恐怕我繼父一輩子的心血都要毀在我母親手上。”
  “他會回來嗎?”少芬了解虹葳的家庭狀況,當然也明白陳曜煜對她的敵視,不管誰是誰非,少芬認為虹葳是當中最無辜的人,也是受傷害最深的人。
  “我認為机率很小,不過,我母親要我跑一起,我就跑一趟讓她死心。”
  虹葳就是這种性子,不負人也不怨人,真難得她能活在這個世上這么久。不過,套句她說的話,只要自己不覺得委屈,就算是快樂了。這話有點無厘頭,卻是她活得自在的座右銘。
  、“你什么時候出發?”
  “今天晚上的飛机。”
  “這么快。”
  虹葳輕松點頭,露出一抹微笑,“我會帶東西回來送你。”
  “不用,你又不是去玩。”
  “我确實當作去玩,長這么大,這是我第一次出國,還是去世界強國美利堅。”她有點喜悅。
  “我怕你樂极生悲。”_“不會。反正我去美國找他,要回來与不回來的決定在他,總不能要我拿刀子押著他回來。”
  “如果你沒完成任務,不曉得你母親會是什么反應,我沒辦法像你這么樂觀。”
  “凡事盡力而為,不愧于心就好。”
  “沒有人會這么想。”
  确實,左少芬老實。不過,她才十七歲,不用懂太多,說她掩耳盜鈴也好,反正煩惱的日子也是要過,既然如此,為什么不讓自己過得快樂一點。
  終于到了紐約,風塵仆仆,虹葳一下飛机,也顧不得是否优雅,發現站在陸地的感覺太好,讓她差點失控痛哭流涕。
  領了行李,她看見來帶她的人舉著紙板。上頭歪歪曲曲的中文像蚯蚓,便朝他舉步。
  “你是……啊,羅虹葳小姐?”金發的他穿著西裝,擠在人群中顯得有點狼狽,加上別腳的中文,實在很滑稽。
  虹葳總算發現有個比她還修的人,對他虛弱的笑一笑,用板准的英語說:“你好!叫我Annabel就可以了。”
  “你會說英語,說得真標准。”他明顯松了一口气,從一下飛机,她的東方美就吸引了不少外國人的目光,不管男女老幼,擦肩以后都會回過頭再看一眼,他當然也不例外,加上她懂英語,他對她好印象更好了“謝謝!這里不适合聊天,我們邊走邊說。”
  “哦!對不起,”他接過虹葳的行李,“我幫你推。我叫KENETH,你叫我KEN就可以了。”离開擁擠的人群。他趁机整理衣著。
  虹葳不擅交際,如他羞赧的笑一笑,“真抱歉,麻煩你百忙中抽空來接我。”
  “我的同事會嫉妒死我,你長得真美。”
  對于外國人明目張膽的表現仰慕,虹葳十分不慣,“陳先生的公司离這里很遠嗎?”
  “在華爾街,金融中心附近的大樓。我有這個榮幸當你的向導嗎?”
  “很抱歉。我這一趟來主要是找陳先生談事情,所以……”
  “真可惜,紐約是藝術的重鎮,這里有很多民族融合的特殊景點,我本來想帶你好好參觀。”他有點難過,這位東方美女的防御太明顯,難道……“
  “請問,你跟陳先生是什么關系?”
  “未婚夫妻。”虹葳在心底發誓,我絕對不是故意破坏你的行情。實在是不得已,反正等她一离開,事情就會淡化。
  “原來如此。”他沉著臉,剛萌起的愛苗剎那間就被踏死了。
  上了車,虹葳對他傷心的模樣視若無睹,不是故意的,而是窗外的景色更吸引她。
  离開國際机場上了高速公路,沒多久就看見自由女神像聳立在高樓大廈間,夕陽西斜,慢慢的由大樓与大樓空隙間看見波光粼粼的海,就像美國影集常看見的畫面。好美!
  “小姐,我送你去公司,看看總裁下班了沒有。”
  “好。”她被外頭的景致給吸引,下了高速公路以后,路上有万盞霓虹燈和來來往往要回家的人們,車子停停走走剛好讓她看個夠。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她開始覺得眼皮沉重不堪時,車子停下來了。
  “小姐。公司在這里,你先上二十二層樓,我去把車停好。”
  “好。”虹葳下車,順勢抬頭,覺得這雄偉大樓外表獨特。向來公司的玻璃都是不透光,根本看不進去。這大樓不同,她甚至看見二樓的盆栽和鋼骨,冰冷而不近人情。
  當她走過去,才發現第一印象是錯誤的,現在是下班時間,大廳不僅不冷清,還人聲鼎沸,這里沒有服務台,只有一個收銀机柜台,也推翻她印象中的企業大樓應該金碧輝煌。在這里只有溫馨,香醇的咖啡味道沖擊地的味蕾。這里象餐廳,而且是生意十分好的餐廳。
  “小姐,你要來杯咖啡嗎?”著水藍色制服的女服務生注意到她,微笑的詢問。
  “不,我是來找人的。”
  “那請問你找哪位。我幫你。”
  “陳曜煜。”
  女服務生嚇了一跳,“他是我們總裁,現在是下班時間,所以……”
  “他知道我要來,可以幫我聯絡一下嗎?”
  “那你稍坐一下。”女服務生指指椅子后。才走到柜台,打了一通電話。
  稍后,她走到虹葳跟前:“徐特助帶你搭電梯直接到二十二樓。”
  “謝謝你!”要上平台階梯前,虹葳再回頭看看餐廳,這儿讓她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從沒想過下班時間,員工愿意留下來与同事培養感情,而且看樣子气氛很熱絡。當然,虹葳研究他們,他們也研究著虹葳,尤其她要找的人是他們的老板。
  “當!”電梯指示燈清楚顯示二十二,虹葳踏出電梯門,迎接她的男子曾有一面之緣,是陳曜煜帶回來一起用過餐的男子。
  “歡迎!”徐克己須著她進會客室,倒了一杯茶水給她。
  “陳先生很忙嗎?”
  “他人回去了。
  虹葳一呆,既然人回去了,為什么讓她上樓。
  徐克己也看出她的疑問,接著說:“他交代我送你到他住的公寓。
  “不用了,我住飯店就可以。”她這一趟來。想盡量該免与他有過多的接触。
  “他有交代,你要跟他談話必須在他的住所,否則他不愿意跟你談。”
  虹葳歎了一口气。疲累的身心拼命吶喊著要休息,她早放棄鞭策自己的腦神經思考,“那么你帶路吧!”
  他的住所在市中心廣場對面,一幢仿巴洛克時代的建筑,石塊完整的堆砌与歷史感的紋路,顯現出來的磅礡气息攝人,這里与廣場另一頭的老舊形成強烈對比,就像天堂与地獄的區分。
  拉開鏤花的金手把走過去,挑高的天花板利用壁紙拼湊成几何圖形,垂吊著巨型的水晶燈,燭光照亮了每個角落,六角型的大廳正中央停立技銅質的天使嬉像。
  這里确實是天堂。
  徐克己朝守衛點頭,便領著虹葳走過電梯里。
  “這里离公司比較近,平常他都住這里,如果遇到舉辦宴會,他會注‘奧克菲’飯店的總統套房。”
  “‘奧克菲’也是他的產業之一?”
  “是!”對這位來自東方的小美人。徐克己發現她的淡然恬适十分吸引人。陳曜煜放心讓他帶她來,對他的男性自尊是一种嚴重的傷害。
  “當!”電梯顯示十樓。
  “這里最高是十樓?”虹葳問。
  “這里有十一樓,不過,十一樓是私人的空中花園。”
  “也是他的。”
  她的話不是問號、而是句號,看來她十分聰慧,至少知道他喜歡高高在上。
  虹葳走出電梯,待他有所動作時,她觀察著環境。
  他直接打開門,沒有進去。反身看著她。
  “他大概參加索爾先生的生日宴會還沒有回來,這鑰匙就交給你,你早點休息。”他帶她將行李放在里頭的門邊,就帶開了。
  虹葳猜想,這一定是地的安排。不過,她有點慶幸,因為實在太累了,沒有辦法集中注意力与他對談。
  她打開行車,拿了一套純棉運動服,不急著摸索環境,她找著浴室想先洗澡。
  果然,他的好惡沒變,喜歡無障礙空間設計的裝璜,讓她很快就發現一扇毛玻璃門,推開一看,這個比台灣的豪華;里頭的空間足夠當一個小家庭的客廳,有個容納五人都嫌太大的按摩浴缸。
  她打開水注滿浴缸,發現沐浴乳的選擇性很少,顯然他對這個不像她那重視,只好拿了一瓶,聞起來有草本精華的香味。
  當她洗完,跳進按摩浴缸,水柱形成的沖擊按摩著她的四肢,好舒服!
  簡直舒服得讓她想睡覺。
  虹葳一直泡到手腳的皮膚起皺,才离開浴池。
  伸手要拿內衣褲,卻發現一勞折疊整齊的雪白浴袍,她從沒穿過這种東西,不明白是不是就像泡按摩浴一樣舒服。
  她躍躍欲試,將手里的內衣褲放回去。拿起浴袍穿上,触感就像包著柔軟的毛巾。她走出浴室,發現一面牆用窗帘覆蓋,慢慢靠近,她拉開窗帘一角。人竄了進去……
  好美!燈光閃爍,大馬路上來去不停的車流就象一條光制的皮帶,也像天上的銀河。
  虹葳著迷的欣賞,一直到麻痹的雙腿傳來尖銳的刺痛才离開,看著米色系的大床,她才惊覺自己好累。
  可能是時差的關系吧,她打了一個呵欠,爬上柔軟如云絮的大床,很快就進入香甜險夢里,感覺好軟也好暖。
  陳曜煜回到公寓,看到床上凸出來的小山,走近一瞧,還以為是哪個仙女。她睡在他的床上,枕著他的羽毛枕。穿著他的浴袍。
  瀑布般的秀發半遮她白晰的臉龐,過大的浴袍襯出她的嬌小。由領口可以看見她柔美的頸項呈直到半露的丘峰,一切顯得十分甜美,尤其那雙蓮足的趾頭微曲,就像在激情時她常有的習慣。
  看到這里,陳曜煜發現自己迅速的火熱起來,身体十分迫切想吻上她的。這是男人基本的生理反應。
  他再走近看著她的俏臉,就像她醒著時般恬适安然。他終于知道了。
  他知道自己遺漏什么,就是這個——她沒有黯然憔悴,泛紅的瞼頰就象粉紅色的玫瑰花瓣,也像太陽初升,這些形容詞不應該出現在她身上。
  她應該很凄慘,陳氏如果被那些豺狼親戚撕裂,她就無法過著富足的生活,纖細的手指必須為家務操勞,雪白的蓮足要為金錢奔走……她因在應該一瞼擔憂,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才對!
  可是她沒有。這才是可惡的地方!
  “你瞧過來。”憤怒使他的動作粗暴,也捏痛她的手腕。
  虹葳迷糊的被他捉了起來,睡眠惺忪的模樣,帶著可人的嬌憨,揉著眼才看清來人。
  “你回來了!”他看起來好像很生气,因為她壓了他的床嗎?
  這也不能怪她,除了床,他這里連沙發都沒有,她又不喜歡睡地毯。
  “你日子過得不錯嘛!”
  他的嘴巴一開一合,講的話很奇怪,而她的腦袋不知道被誰打了一個蝴蝶結,完全無法思考,只拼命提醒著想睡、想睡。
  她居還像個白痴一樣,對著他笑,雖然她的笑容很美。雖然這是她第一次對他笑,雖然……不管什么,她都不應該把他當白痴一樣,以為美就可以撫平他的憤怒嗎?不可能。
  別開視線,不想受她笑容的蠱惑,卻發現在拉她起身時不小心把她身上浴袍的帶子拉開,使領子打開,而且,在她坐起身的動作,大腿從前縫露出,清楚可見那神秘三角地帶。她沒有穿貼身衣物?這個訊息迅速在他身体造成回響,他的堅挺几乎要沖出褲襠。
  她一發現扰人的東西消失。虛軟的身子躍回床上,想繼續睡覺。
  是她自己上門誘惑他。瞧她現在就躺回床上,蜷曲的身体脫离浴袍的保護,身体曲線盡現在空气中。
  陳曜煜撫摸著她,褪下她身上其余的遮掩,一直到她完美無瑕出現在他的視線中。
  他低下頭,用唇膜拜著她,滑過她細致的臉龐,伸出舌頭舐著她的耳穴,一直到搔痒使她性感的縮起肩,他便順著圓滑肩頭來到她的前胸凹處,瀏覽到丰滿的胸部。他特意忽略挺起的楷苦,來到她平坦結實的小腹。頂著往下親吻時,他的雙手撐開她的雙腿,單指摩擦她的丘口。直到她弓起身子納進他的手指,滑潤的液体在指尖浮動。
  她按捺不住体內熱潮,拼命著身子。意圖夾緊雙腿來滿足自己。
  他不可能如她所愿,便箝住她的腿,唇滑到她大腿內側開始輕嘴,順著她呼吸急促的旋律。他的舌尖頂著她的熱源,偶爾輕咬,到她屆臨高潮。顫著身体。剎那間涌出更多愛液。
  他抬頭,看見她如夢似幻的臉龐,或許她以為是春夢一場。
  他揚起一抹笑,在她達到高潮后,將自己的欲望一舉深埋進她的体內,猛烈的沖刺,耳邊傳來她不停的嬌吟使他更為興奮。
  一樣的緊窒,才多久沒有讓她复習,她再度恢复猶如處子的模樣,這樣會使人發瘋。
  狂喜不停的沖擊感官,猶如星与皇之間的撞擊,迸裂的光芒与爆發力將他們不停往天堂推擠。
  他發現自己永遠要不夠她,在深埋种子后。可以因為她的輕輕移動,再度耀武揚威。
  一直到他們雙雙因為疲累睡去,他仍在她的体內不愿离去。
  一种規律的聲音將她吵醒,虹葳眨著眼,發現自己趴睡的姿勢与頰下异樣的聲音,微微撐起身子,映入眼瞳里的是古銅色的狀碩胸膛。熟悉的味道讓她平靜。
  她輕歎一聲,原來昨晚不是作夢,真的是他。
  虹葳想要离開,身体里的飽實突然滑動,嚇了她一跳的同時,也明白是怎么回事。
  早在她微動身子時,他就醒了。看著她從惺忪到惊訝、嫣紅突然躍上粉頰,他馬上知道她想什么,在她進一步想起身時,他馬上恢复雄風,井且動手拱起她的臀部。使她坐在自己身上,輕輕搖動她的臀部,讓自己能埋入更深。
  一直到欲望滿足,他才放開她起身。
  “你來找我有什么事?”他光著身子,眉宇間的霸气使他看起來不但沒有猥褻,反而帶著卓然的風采。他沒有拉上毛玻璃,傳來的水聲与模糊的身影說明他正在沐浴。
  虹葳發現自己正在吞咽口水,滋潤干啞的嗓子后才開口。
  “我來找你……希望你能回陳氏,大伯他們要母親交出經營權,母親說陳氏是你父親的心血,你應該回去重振……你會回去嗎?”
  “你以為我跟你上過床,什么事都會听你的嗎?”水聲淙淙,他的話仍然清晰。
  “我只是听從母親的命令。”
  陳曜煜明白她說的話不假,就是因為這樣更令他憤怒,她不懂錢的好處嗎?所以能不在乎睥睨追逐金錢財富的人。可惡!她的行為徹底諷刺他。
  他關上水柱,沒有拿浴巾擦拭身体便离開浴室,身上不停滑落的水珠濕了地毯和米色的大床。
  “你會弄濕床被。”
  他整個人躺在大床,伸展的四肢困住她的活動范圍,就象豹盤踞在樹頭,看著獵物。
  “無所謂。”陳曜煜單手扣住她蛋般光滑的下巴,使她無法回避他的眼神,“你真特別!我從來沒料到貪焚的母親會生下气質純淨的女儿。”
  “我不特別。”
  “你會愛人嗎?”他的指腹沿著她的頸來到她的心髒部位。
  “從這里發出,會嗎?”
  愛人?她才十六歲,就連性愛也是他強迫性的教導。她不懂什么是愛人。
  看著她愈見迷惘的眼眸,他知道答案了。“我要你愛上我,從這里。”他指著她的心髒部位。
  虹葳被他的話震愕,他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看進他堅定的黑眸猶如深潭,他是認真的。
  虹葳惊恐的別開眸子,“我不知道怎么愛人。”
  “我會讓你知道使你愛上我的第一步,”他輕吻她的唇角,“我會答應你的要求,管理陳氏,不過,你要留在我的身邊,留在美國。”
  “我要聯考。”
  “你想念書?”
  她記起他曾說過的話,“我會半工半讀念大學,不花陳家一分一毫。”
  “我的女人當然花我的錢,你要念書就在美國念,我幫你申請大學。”陳曜煜獨斷的決定,同時也起身穿上衣眼。
  一件黑色襯衫与黑色休閒褲,半敞的衣杉露出古銅色的胸肌,神采奕奕的气色加上健美的臉蛋,他确實有蠱惑人心的能力。
  “你還不起來穿衣服嗎?如果你要在床上待一整天,我不介意,不過,首先要填飽肚子。”
  經他這么一說,虹葳發現自己居然坐在床上,看著他的“更衣秀”迷了心魂。燙紅了瞼。
  她沖進浴室拿起內衣褲套上。穿著純白運動服。
  她走出浴室,剛好讓他攬進怀里。
  “白色适合你。我喜歡!”他吻著她的太陽穴,行為間的寵愛不言而喻。

  ------------------
  心動百分百 http://xd100.126.com 蘭蘭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