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10節


  時間流逝得那樣快,三年過去了,快得令他來不及回想這一千多個日子他做了什么,他應該忘得差不多了吧?除了有個小小的影子總是回蕩不去,他什么也記不得了,因為他從來不去回想過去,也從來不承認自己是個專情的人,三年來,他的生命里只有音樂,但是……時間真能沖淡一切記憶嗎?
  史奇抱著才兩個月大的嬰儿,小寶寶在他手中活像個小玩具,圓溜溜的大眼睛几乎占了小臉的一半,眨呀眨的盯著他看,竟有如此熟悉的感覺……史奇的心跳漏了一拍,這個漂亮的孩子,也有一對星星般無邪的大眼睛。
  “寶琳,他很像你。”
  “當然,拼了老命生的,不像我像誰!”寶琳一臉自豪。
  “嘴巴像勞倫。”
  “男孩子嘛,不過我倒希望眼睛像他,眼睛那么大像女孩子似的。”
  史奇笑了,掐掐他的小臉。
  “這小子長大后,不知要迷死多少女孩子。”
  “你媽生你的時候一定也這么想。放心,我才不會讓我儿子變得跟你一樣。”
  “跟我一樣不好嗎?”
  “當然不好了,每天打開報紙就看見你和不同的女人上頭條,你不累啊?”寶琳故意挖苦他,她最了解史奇,當然知道他不可能認真。
  “說都是她們在說,我可從來沒有承認誰是我女朋友。”史奇把長腿跨在桌上,事不關己的回話。
  “你真可惡!”寶琳笑罵一聲,放了一瓶啤酒在他面前,自己則倒了杯牛奶。
  “戒酒啦?”史奇好玩的盯著她,總覺得寶琳那雙最适合拿酒杯的修長玉手,改拿起胖胖的馬克杯,似乎顯得格外不搭。
  “早就戒了,我可不希望我儿子是泡在酒精里長大的。”
  “他叫什么名字?”
  “希文。好不好听?”
  “希文……”史希低頭望著怀中的小嬰孩,大眼睛仿佛不曾移開視線似的盯著他,仿佛在向他傳達某种訊息,那樣的深切熟悉……史奇迷惑了。
  小手抓住了他的頭發,希文竟然露出了甜甜的笑,史奇的心一下子糾結在一起,他很久沒有這种感覺了,他的心又痛了起來……希文,你何其幸運,你的生命是用愛堆砌而成的,是我們遺失的天使給予你的。
  他抱緊了希文。他不是早忘記她了?他不是早忘記過去了?為何又覺得心痛?為何又感到難過?
  “你想悶死我儿子嗎?”
  史奇抬起頭,惊訝的看見滿眶熱淚卻面帶微笑的寶琳,她從他手中抱回孩子,在希文的小臉上親了又親。
  “小希文好乖,快快長大,等姊姊回來后,你就不寂寞了。你要長得又高又壯,才能保護姊姊;你要赶快學說話,才能告訴姊姊你有多想她,她听了一定會很高興的。”
  史奇心如泣血。三年來,寶琳不曾再為希尼掉一滴眼淚,時間是可怕的殺手,希尼整整三年毫無音訊,時間逐漸吞噬了他們的信心,淹滅了他們的期盼,三年……令人不得不怀疑她是否還存在?是否真的將她的生命給了希文?不,她不會是這樣殘忍的人,她不會留下一個問號,留下一個傷口,讓大家飽受痛楚。
  “寶琳,希尼有了弟弟,她知道的,而且一定開心极了。”史奇攬住她的肩。
  “當然!”寶琳笑中帶淚,感歎的說:“沒想到時間過得這么快,希尼今年都要二十歲了,不知道她是不是還那么瘦?頭發有沒有留長?”
  “寶琳……”
  “不過我肯定她變成了大美女。”她笑道,別過頭看著雙眉緊鎖的史奇,將手輕蓋在他手上。
  “史奇,希尼還活著吧?”
  史奇不敢回答,也不知該如何回答。他當然要她活著,但誰敢确定?誰又能證明?
  “你還愛她嗎?”她又問。
  史奇想也沒想,毫不遲疑的就點頭,連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對她的感情竟能如此長久。
  “你會娶她嗎?”她忽然認真起來。
  史奇愣了一下。
  寶琳聳了聳肩。“當然,如果她回來的話。”
  “會!”史奇喊出,握緊她的手,肯定的告訴她:“我會!”
  寶琳笑了,看著那雙真情流露的眼睛。
  “希尼好幸福!”
  史奇直點頭。
  寶琳拍拍他的手。“我相信希尼不會遺棄我們,她很快就會回來,看她的弟弟,當你的新娘。”
  史奇給她一個柔柔的笑容,柔柔的回答:“我也相信!”
   
         ☆        ☆        ☆
   
  他們再次踏入錄音室,籌備了將近一年,累積了三百多場演唱經驗,在万軍矚目下,他們的第二張專輯即將推出。
  新專輯正式錄音錄了一個半月,共收錄十一首歌,廣告宣傳打得火熱,他們卻遲遲不肯發片。
  這几天除了史奇老是閒得發慌外,其他人似乎都特別忙。史奇一臉納悶的坐在客廳里,該錄的歌都錄了,該做的事公司的人也處理了,他們到底還忙些什么?他愈想愈不對,難道跟延遲發片有關?
  這天,他們將史奇帶到錄音室——
  “你們到底在搞什么鬼?”史奇拉了一把椅子反坐。
  “我們決定再收錄一首歌。”杰克邊說邊准備放帶子。
  “十一首還不夠多啊?”
  “就是二十首,歌迷也不嫌多。”洛伊笑道,“我們的合奏部分都錄好了,就等你配唱了。”
  “詞曲都沒給我,教我即興演出啊?”史奇一臉莫名其妙。
  “放心,你一定比我們還熟悉。”喬故作神秘地瞄他一眼。
  史奇正想開口再問,隨即一陣清脆的木吉他音符柔柔地泄下,纏繞住他的听覺,只以十二弦的古典吉他為前奏,清新脫俗,旋律干淨而婉轉,卻帶著濃濃的悲傷,深深的無奈……
  史奇愣住了,掩埋已久的音符從他腦海中躍出,他几乎遺忘的旋律自他記憶中蘇醒,這曲調他如此熟悉,熟悉得令他心痛不已。霎時,他的心髒狂跳起來,他的血液沸騰起來,凄涼的音符纏得他無法呼吸……
  從椅子上一躍而起,他捂著耳朵大喊:“關掉,關掉!誰教你們錄這首歌?誰教你們錄的?!
  “史奇!”洛伊抓下他的手,“這是你給她的歌,你必須唱,必須為她唱。”
  “我不唱,絕對不唱!”史奇甩掉他的手,感到血一滴滴從心髒滴落,他試過,他沒辦法唱,他開不了口。
  “史奇,你不唱,你寫它干嘛?把它唱出來,希尼听得到的。”
  “不唱就是不唱,別逼我!”他轉身沖了出去。
  大伙儿傻在一旁,對看了一眼。
  “怎么會這樣?我以為他會很高興的。”喬皺起眉說。
  洛伊卻笑了,雙手交抱在胸前,自信滿滿的說:“他會唱的,他只是心理還沒調适過來罷了。”
   
         ☆        ☆        ☆
   
  史奇把自己關在閣樓里一天一夜,整個人埋在震耳的音樂和啤酒里,他好不容易掩藏得那么好,好不容易小心翼翼的不讓自己的傷口暴露出來,他心里煩透了,他并不是不想唱,他也知道那是他能為希尼做的唯一一件事,為她唱一首歌……但他卻無法面對冰冷的麥克風去唱它。
  他昏沉沉的睡去,在夢里与希尼相遇,她變美了,像虛幻的天使;她的頭發留長了,像黑色的瀑布;她烏亮的眼睛依然天真,甜美的笑容依然燦爛……
  史奇惊醒過來,發現窗外已被黑幕籠罩,寥寥星光有气無力地閃爍著,他撥開額前的發絲,是夢啊……竟然如此清晰,如此真實,仿佛還聞到她遺留在他身旁的芳香。
  他托著額望向茫茫夜空,希尼,我的RealLove……
  翌日,史奇獨自來到錄音室,大伙儿見他面無表情、一語不發的走進錄音間,每個人彼此投以會心的一笑。
  戴上耳机,史奇做了一個深呼吸,第一次發現開口唱一首歌竟是如此困難。望著手中他再熟悉不過的歌詞,一段前奏過后,他輕輕啟口——
  “Lookin back on times,We had it made,Together we had the world,Just you and I……對不起,再來一次……”
  “You er my little angel and the only one for me……不行,重來……”
  就這么一次再一次的重复,這首歌像利刃般划破他的喉嚨,每發出一個音便感到疼痛不已。他們不厭其煩的反覆重錄,史奇難得有這樣的耐心,他們知道他一定會唱好它,即使重來一千遍,只要他唱得出來,他們都愿意一錄再錄。
  這首歌整整錄了五天才完成,當他們告訴他要將這首歌收錄在新專輯里時,史奇又反對了。
  “我只想為她唱首歌,就這樣而已,我不要它商業化。”
  “沒有商業化,史奇,它是一首完美的作品,既然是為她唱,就要讓她听到,公開它,讓人們听听你真心用全部感情去唱的好歌,如果你將它收藏起來,它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洛伊這么告訴他。
  于是,這首歌被收錄在新專輯的最后一首。
  一個禮拜后,野火合唱團最新專輯“搖滾迷情”震撼推出,比首張專輯更具爆發力,勢如破竹般的立即將樂壇再次掀起狂風巨浪,如暴風般席卷全美,并在發片第一周便奪下專輯榜及搖滾榜榜首,完全擄獲了樂迷的听覺,崩潰他們火熱的心。
  一連串馬不停蹄的訪問宣傳又即將展開,歌迷更熱烈的期盼他們第二次的巡回演唱,此外,他們更積极參与慈善義演的活動,包括在首都華府的一場為癌症儿童而唱的演唱會、拯救野生動物的簽名會,以及与數十位搖滾明星在洛杉磯海灘舉行籌募殘障基金的露天演唱會,以行動來證明他們對社會的關心。
  現在,他們更准備為電影跨刀,為一部即將上映的動作片錄制電影原聲帶,另外更有不少制片人相中史奇出色的外型而力邀他演出,但都被他一一婉拒。他提出了三個理由:第一,他沒耐心背台詞;第二,他不能忍受導演叫他該怎么做,他就得怎么做;第三,他歌唱得好好的,又不是沒飯吃了,賺那么多錢干嘛?各大導演听了第一個反應是愣住,然后臉色變綠,有人認為他不識好歹,有人認為他目中無人,但多數的人都認為他酷得一塌糊涂。
  而無數歌迷听過新專輯后,都要求他們將Real Love發行單曲,他們認為那是史奇唱過最有感情的一首歌,但史奇拒絕了。對這首歌的故事背景,人人都感到好奇,而史奇也拒絕回答。甚至在演唱會上,他也從不唱這首歌,每一次的安可曲,台下觀眾必齊喊RealLOVe,聲音大得几乎蓋過音樂,史奇卻總是听而不聞,或用其他的歌曲帶過。
  在洛杉磯X廣場舉行的露天演唱會,和往常一樣,全場上万名樂迷在他們結束表演后仍意猶未盡的狂喊不停,他們退到了后台,觀眾的聲音仍不絕于耳,和著拍掌聲吶喊他們最想要听的歌。
  史奇將大毛巾披在肩上,仰頭灌了好几口冰水,觀眾的叫喊清晰持續著,他們甚至不讓下一個團出場。史奇抹去臉上的汗水,將毛巾丟到一旁,發現伙伴們全盯著他看。
  “你們干嘛?”
  “再不出去,觀眾可能要拆舞台了。”
  “這樣對下一個出場的兄弟好像過意不去。”
  “我已經感受到歌迷的殺气了。”
  史奇咬著手指頭沉思著,歌迷的呼喊排山倒海而來,他轉過身,眼光掃過他們每張臉孔。
  “你們是不是也想表演這首歌?”
  他們對看了一眼。
  喬聳聳肩。“好歌嘛,大家都喜歡。”
  “我們不會勉強你的。”洛伊說。
  史奇的臉上浮現了令人不解的微笑,向他們喊了聲:“走吧!”
  “去哪?”
  “上台表演啊!”史奇脫下濕透的上衣,隨便套了件T恤便跑了出去。
  燈光隨即抓住了他突然出現的身影,群眾再次陷入瘋狂,史奇做了個安靜的手勢,歌迷才稍稍冷靜下來。
  四人各就各位,舞台釋出大量干冰,仿佛置身云霄。燈光轉換著深藍与橘黃,游移在空曠的舞台上,台下一片漆黑人海,紛紛點起打火机,火光點點跳躍,与夜空星光相互輝映。
  史奇握著麥克風,白煙包圍了他,台下的火光在他深邃的眼眸中跳動,飄散的長發网住他的臉,他宛若完美的尊者,接受人們對他無盡的崇拜。他很感性的告訴歌迷——
  “你們的聲音我都听見了,并不是我不愿意唱,我想每個人都有權利保留一些東西。這首歌我會唱,但不是現在,我在找,找這首歌的生命,一首歌有生命,才有感情,而有感情,才是首好歌!”
  台下一片寂靜,個個表情似懂非懂。
  史奇笑了,笑中有一絲淡淡的憂郁。
  “找不到它的生命,它永遠不是一首完整的歌。”
  前奏響起,歌迷尖叫起來,史奇保持著微笑与姿勢,將眼光從人群移向天空,看見閃爍的星星,仿佛看見希尼的笑容,他笑了。希尼,你這個惱人的小精靈,你這個糾纏不清的小惡魔,別再躲藏了,我知道你就在某處……
  史奇一句也沒開口,這首歌成了單純的演奏曲,在凄美的旋律中,為這場演唱會划下句點……
   
         ☆        ☆        ☆
   
  野火合唱團的第二次全美巡回演唱終于再次展開,依然以洛杉磯為起站。這次的演出比第一次更盛大,場次更多,時間更長,各地的樂迷再次陷入他們無比狂熱的搖滾魅力中。
  LA足以容納兩万人的露天廣場此時已呈飽和狀態,在觀眾震耳欲聾的狂喊聲中,舞台的燈光倏地一亮,配合重力十足的鼓聲与全場瘋狂的尖叫聲划破天際,他們一開場就將現場气氛直接帶到最頂點。
  搖滾了五首歌過后,一陣婉轉哀傷的吉他音符流泄下來,第一首上場的抒情曲,選自他們的Ep,為希尼而唱,為愛而唱……史奇獨特高亢的聲音傳遞著他依然不減的心痛,他如同歌詞般吶喊著。
  “如果有一天我們在天堂相遇,又是否能證明我們可以長相廝守?如今我听見風的呼喚,你孤獨的靈魂,在黑夜無助哭泣……我想緊緊擁住你,而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卻遙不可及……”
  剎那間,他仿佛在人海中触及一雙淚水泛濫的眼睛,那樣熟悉,那樣深情,那樣令人心疼……他呆住了,漏了大半的歌詞。就那么一瞬間,那雙似曾相識的眸子消失了,是擁擠的人群淹了她,還是只是他的錯覺?
  他接著未完的歌,眼光始終停留在那個角蔣,只要再一眼,再讓他看一眼,他就可以肯定那是不是他的錯覺,但……女孩消失了,他還來不及去确定她,她就不見了。
  而意外的,史奇竟然沒有失落的感覺,反而在那一刻起,他仿佛被注入一針強心劑,他的表現出乎意料的好,他甚至好久不曾滿場帶著真實的笑容唱歌,他完完全全令歌迷瘋狂,他知道他就快找到希尼了,他要為她認真的唱,因為,她是他頭號的歌迷……
   
         ☆        ☆        ☆
   
  寶琳打開門,先是一愣,然后立刻將門“砰”的一聲關上。她反身貼著門,全身僵硬,血液仿佛逆流,她扶著几乎缺氧的腦袋,等等……我看到什么?
  給自己三秒鐘回想門外那張令她魂牽夢系的甜美笑顏,她放聲尖叫,立即再度打開門,一把將她抱在怀里。
  “希尼!希尼!我的寶貝,你回來了?天啊!告訴我這不是夢吧?”
  “不是,媽咪,我真的回來了。”希尼滿眶熱淚卻笑容滿面的与她緊緊相擁,久久都不愿分開。
  兩人雙雙在沙發上坐下,忍不住再一次緊擁在一起。
  寶琳棒起她的臉,深深地注視她,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她赶緊將它拭去,她要仔仔細細的看清楚這張臉。
  天啊,她變得有多美麗,她的黑眸依然明亮如星光,她的朱唇依然甜膩如蜜糖,她的笑容依然燦爛如朝陽,而她的眼淚也依然晶瑩如露珠,她依然像個天使啊;不同的是,她長大了,不再有生澀傍徨的眼神,也不再像個無助顫抖的孩子,淚水再也不听使喚的滾滾落下,寶琳哽咽著,卻一臉帶笑。
  “希尼,我的寶貝女儿,告訴媽咪,這三年你受了什么苦?”
  她搖頭,眼淚隨之而落。
  “我沒有受苦……而且我過得好极了。”她曲起腿,這個習慣她仍然沒有改掉,輕靠在寶琳身上,淚水滑下她的臉龐,她娓娓敘述著。
  “爸爸把我賣給一個紐約毒梟,他把我關了好久好久。我記得是個很深的夜里,有人來看我,是毒梟的女儿,她好心放了我,但是我……病了,而且無處可去。在紐約,我想到了凱斯……”
  凱斯,這號人物寶琳似乎听史奇提起過。
  “乖孩子,你為什么不回來呢?”
  希尼一陣顫抖,咬著唇哭了起來,她悲傷的將臉埋在掌心里,那段痛苦的記憶至今依然鮮明地啃噬著她的身心。
  “我病了……我沒辦法回來……我甚至連自己都快記不得。我的雙手扎滿了針孔,凱斯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才把我從中毒邊緣拉了回來,他照顧我,給我依靠,給我信心……否則,我根本沒有勇气回來……”
  寶琳的心几乎要粉碎,淚眼模糊的望著嬌弱的女儿所承受的委屈,她擁緊了她,撫平她顫抖的雙肩。
  “希尼……寶貝……一切都過去了,以后你再也不會受苦了。”
  希尼抬起頭,深吸了口气又道:“我病了一年,之后一直留在凱斯的公司工作,我堅持還給他所有欠他的……除了還不起的人情……我對不起凱斯,他為我做了那樣多,可是……媽咪,我只想著史奇,我只想著史奇啊……”她望著寶琳,淚水似止不住的斷線珍珠般。
  “可是……媽咪……三年了,他已成為最耀眼的巨星,他那樣忙碌,那樣受歡迎,我好怕好怕……好怕他早已忘了我……”
  “傻孩子,”寶琳含淚帶笑地說:“你們兩個都是世界上最笨的傻蛋,他自始至終都愛著你啊,就像你一直一直都是愛他的一樣。這三年,名利帶給他的只是虛幻的空殼,他內心所受的煎熬并不亞于你啊,寶貝,你听到他為你唱的歌了嗎?”
  她愣住了,雙頰滾燙的紅了起來,她想哭,也想笑,嬌羞地投入母親的怀抱里。
  “媽咪……噢,天啊!我不知道該怎么辦。”
  “等他巡回演唱回來,去見他,然后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愛他,永遠別离開他。”
  希尼仰起頭。
  “我昨晚去看他的演唱會了,我想他也看見了我,可是我逃掉了。媽咪,我好害怕……”將頭靠在寶琳肩上,她低語著:“我該用什么方式去見他?我的樣子是不是變了很多?他那么遲鈍,會不會認不得我?”她緊張得像明天就要見到他似的。
  寶琳笑了,捧起那張精致的小臉,她的女儿确實是長大了,她認真的告訴她。
  “你怎么跟他認識的,就怎么去跟他見面。”
  希尼呆了一下,思緒飄到好遠好遠的地方,笑容緩緩自她唇邊漾開,她抱住了寶琳。
  “媽咪……我好愛你。”
  “現在你心里只有史奇,哪還有我?”寶琳笑著掐掐她的臉。
  希尼羞澀的躲進她怀里撒嬌。“才沒有呢。”
  “希尼,給你一樣禮物!”
  希尼好奇的望著寶琳走進屋里,沒一會儿她出來時,手上多了個漂亮的娃娃。希尼的雙眼頓時發亮——
  “媽……”
  “你的弟弟,叫希文!”
  “希文……”希尼從寶琳手中接過孩子,望著那雙与自己神似的大眼睛,希文粉嫩嫩的小手抓住了她垂落的長發,天使般的臉龐竟對著她笑了起來,她感動的淚水再次滴落。
  “希文……我的弟弟……”
  “看來他第一眼就喜歡上自己的姊姊了,這兩個月你不會寂寞了。”
  希尼笑著點頭。
  兩個月,一下就會過去的,現在的我是最幸福的,我有媽媽、有爸爸,而且也有了弟弟。史奇,我等不及兩個月后与你相見……
   
尾聲

  史奇剛從寶琳家出來,每一次去看希文,都有一种特別溫馨的感覺,他像個漂亮的洋娃娃,尤其他一天天長大,那對無邪的眼睛也愈來愈像希尼了。
  昨天剛下過一場雨,路上還有未干的痕跡,他戴上墨鏡,將午后的暖陽隔离于鏡片外,不由自主的走到街上,LA的街道永遠是充滿年輕活力的,他忘了自己有多久沒有走到大街來了。
  經過creen pub,發現店面重新裝潢過了,顯得華麗新穎而陌生。他佇立在門前,過去的种种回憶像浪潮般,向他侵襲而來。他怀念起從前,那段白天在街頭發傳單,晚上狂歡喝酒,通宵開party到天明,常常把駐唱賺得的酬勞,請來看他們表演的人喝酒花得精光。那時他們很窮,最貴重的財產就是樂器,歌迷都是朋友,都是真正關心你的音樂的朋友。
  如今,那段日子已逝去,他們成功了,用不著發傳單,就有人搶著買他們的專輯;用不著連拐帶騙,甚至外加色誘,都有人一看再看他們的演唱會。他不知該笑還是該感歎,總之獲得的掌聲愈多,失去的東西也愈多,不論是自由、隱私,還有過去的种种……
  他經過一條無人的小巷,他笑了,很久以前,他曾經在這里挨了一個酒瓶,如今那個瘋老頭已死去,巷道更髒亂了,他已經忘記當時身上的傷,卻依然記得听到希尼是個女孩時的震惊。他搖頭,笑自己好傻。
  坐在馬路邊的某級台階上,將下巴枕在他交叉的手背上,好像是第一次帶她出來逛街吧,他們就是坐在這里喝可樂、吃漢堡,欣賞來往的路人。多少日子流失了,身旁的人已不复在,他也沒有心情再去探測別人的心情故事。
  他逛了很久,竟然都沒有人認出他。這樣也好,難得可以一個人自由的走,自由的回想,很多他几乎已遺忘的記憶,都被他尋回來了。他忽然發現,原來他有這么多的回憶留在這條熱鬧的大街上,他一向不是個念舊的人,而且是記性特差的人,卻發現對她的記憶,他從不曾忘怀。
  記得第一次和她相遇,他也是這樣走著,沉思著,只是當時他心里想的是另一個女人;而今他心里、腦海里,想的都只有她。
  他走路從來就不專心,他總是一邊走著,一邊想著,從不注意前方迎面而來的“小男孩”,匆匆奔來和他撞個滿怀,打斷了他的思緒。他一轉身,一個反射動作,立即抓住了他骨瘦如柴的手腕,向他喊出一句似曾相識的老台詞——
  “小子,你拿了我什么?”
  小男孩緩緩將頭抬起來,周圍的空气似乎一下子凝結在一起,令人難以呼吸。史奇睜大了眼,忘了心髒要跳,忘了眼睛要眨,當四目交會時,史奇只覺得自己几乎昏眩,几乎窒息。
  她笑了,那笑容該死的熟悉,該死的美麗……
  她仰著頭,甜甜的笑道:“我拿走的是你的心。”
  “希尼!”史奇終于喊出。
  “史奇!”希尼跳到他身上,雙腿勾住他的腰,頭上的黑帽子掉落,一襲烏黑長發瀑布般的直泄而下,笑容燦爛得像LA的太陽,她快樂的、大聲的喊出:
  “史奇!我愛你,我想你,我一輩子都要糾纏著你!”
  史奇擁緊了她,仿佛要將她揉進身体里,永遠也不放開她,四片唇緊緊膠合在一起,兩顆心緊緊貼在一起。RealLOVe由一首哀怨的悲歌,變成了最美麗的情歌。
  搖滾樂是不死的。
  真愛更是永琲滿C
  Real Love……To Me And To You
   
—完—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