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1節


  “我不要,大哥快來救我!”屋里陣陣的哀號聲源自尉童希口中。
  只因尉斐迪剛好設計出几套女裝,為了看出好坏,只好向自己的弟弟下手。
  誰教童希長得太美又有完美的衣架子身材,所以,嘿嘿……主角當然由童希拔得頭籌;尉斐迪心中正打著如意算盤。
  “斐迪,适可而止,玩笑不要開得太過火。”看著么弟眼中的淚已達警戒線而快要泛濫時,尉◇炎及時出手解救。
  尉童希赶緊遠离大惡狼,跑到尉◇炎的身邊,生怕自己又要穿上三哥做的女裝。
  “哎呀呀!別這樣嘛,我——尉斐迪,可是服裝設計界的名人,為自己的小弟做几件衣服,讓他穿上街,包准隔天就會有很多星探來找小弟當明星@NB462B。”尉斐迪以一副自己覺得很偉大的表情一邊說著、一邊往尉童希的身邊靠近。
  “對呀、對呀!我也想看看可愛的小童希穿上女裝的樣子……一定美得讓我炫目。”尉◇炎的妻子唐歡歡已忘情地流下口水。
  “小歡歡,請注意形象,看你口水都流出來了。”尉◇炎無奈地搖搖頭,“童希現在已經十八歲,不再像以前一樣可以隨便擺布。”
  “大哥說得沒錯。老三,你如果把小希弄哭,后果得自行負責。”与尉◇炎是雙胞胎兄弟的尉◇@NB243B邊喂愛妻程樂樂吃水果邊說。
  “我老公說的話一向很准,可別不信邪呀!”程樂樂窩在尉◇@NB243B的怀里。
  “好啦、好啦,我再另外想辦法總可以了吧!”尉斐迪不悅地說著。
  尉童希趁著尉斐迪沉思時迅速离開家門以免再受其害,等到尉斐迪發現已經太晚……
   
         ☆        ☆        ☆
   
  好不容易脫离魔掌的尉童希踩著愉悅的步伐在大街上閒逛,而他紅潤白淨的臉頰、櫻紅的嘴、明亮而大的雙眸、烏黑亮麗的發絲及身上所擁有的迷人气質,使得他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但尉童希總是不以為意,因為家中的俊男美女并不比他遜色,雖然他知道自己的容貌常常引人贊歎、羡慕,但相貌天生,難道要他在臉上划上几刀來丑化自己嗎?
  尉童希并未發現街道上的一隅有一道犀利的目光正在看著他。
  十四年前的他如今已經長大成人,容貌更胜當時,唯一不變的是他讓他的心再起漣漪,那种無法言語的情愫仍充塞在他身体里的每一個細胞……游炙桀一邊沉思,一邊以充滿柔情的目光看著那令他日思夜想的美少年。
  “總裁,外面開始飄起細雨了,請您到車子里吧。”身為秘書的席@NB244B儒不忘提醒道。
  但游炙桀并不理會席@NB244B儒的話,仍繼續逡巡他的目標,忽然他看到一群獐頭鼠目的小混混正纏上他內心牽挂的人。
  他們的舉動惹怒了游炙桀,而這些小混混并不知道暴風雨即將到來……
   
         ☆        ☆        ☆
   
  “嘿嘿!老大,你看這家伙細皮嫩肉的,一定很合你的口味。”其中一位混混邊流口水邊說道。
  “不錯、不錯,雖然是個男的,但我勉強接受啦!”混混頭目眼中露出淫穢的眼神。
  “對了,老大,等一下你享用完后記得要給我們品嘗品嘗。”其余的人似乎等不及似的催促著。
  “知道了啦!”混混頭目邊說著邊走向尉童希。“嘿嘿!小美人,不要害怕,等一下你就會嘗到甜頭了。”
  “放開我!你們這些人渣、社會的惡虫。”尉童希叫喊著。
  “沒人會救你的,死心吧!”正當混混頭目要用他的髒手去触摸尉童希時,他的后方突然傳出一陣陣哀號聲,他回過頭去,只見手下個個像是紙人似的倒地不起。
  “你……你是誰?要……要做什么?”他開始手腳顫抖起來,在他眼中看來,游炙桀就像是索命閻王的化身。“你……不要過來,不然的話,這個少年就必死無疑!”他想到還有尉童希這個護身符,赶緊拿起藍波刀架在尉童希的頸子上。
  “放開我!死老鼠!”尉童希企圖擺脫他的束縛,但這一掙扎使刀子不小心割傷他的頸子。
  “該死的你!竟然敢傷害他!”游炙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掐住混混頭目的脖子,另一只手則乘隙奪下那把藍波刀。傷害了尉童希的人,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我……我沒有,請饒了我這條賤命,我家里還有八十多歲的老母,以及四、五個小孩要養,求求你饒了我吧!”混混頭目立即嚇得尿濕褲子。
  “住手,先生,你這樣會把他掐死的。”尉童希強拉住游炙桀的手,希望他不要鑄成大錯。
  游炙桀一看到尉童希的雙眸,頓時恢复冷靜,他對著混混頭目說:“給我滾,不要再讓我看到你。”
  他的話一說完,混混頭目馬上連滾帶爬地离開這個是非地。
  “對不起,如果我早一點到就不會讓你受傷,童希,對不起……”游炙桀心疼地替他檢查傷口。
  “沒關系,我沒事。請問你是誰?你怎么會知道我的名字?啊!你的手受傷了。”
  “總裁,我馬上帶您到誠馨醫院,請您忍耐。”席@NB244B儒赶緊帶他去醫院。
   
         ☆        ☆        ☆
   
  “哇!有沒有搞錯?怎么堂堂炙揚集團的總裁會受傷?難道你的辦公室里有養老虎、獅子不成?也不對,傷口應該是利器所致,還是你的辦公室變成全武行拍片厂啦?哈哈……”嘲笑聲從游炙桀進醫院就不曾停過,而這聲音的主人便是游炙桀童年的好友、中德混血儿——艾烈克·班佛德,他是誠馨醫院的院長兼游氏家族的家庭醫師。
  “艾烈克,如果你想今晚見到樂琪的話就給我閉嘴。”
  游炙桀的這番話果然立刻讓艾烈克乖乖閉上嘴巴。
  “艾烈克,那個少年怎么樣,有沒有事?”游炙桀根本不理會自己的傷勢,他只想知道尉童希現在好不好。
  “嗯。”艾烈克閉上嘴巴回答游炙桀的問題,當然換來一雙大白眼。“哇,阿桀你要殺人嗎?救命啊!琪。”他赶緊躲在剛到醫院的游樂琪身后。
  “艾烈克,我再問你最后一次,童希到底怎樣了?”游炙桀顯然已經在气頭上。
  “他當然沒事啦!只是一點小傷,敷一敷藥,回家休息就好。你說不能讓他留下疤痕,我這個鼎鼎大名的帥哥醫師當然會照辦不誤。”在伊人游樂琪的身旁,艾烈克當然要好好吹捧自己一番。
  “回家休息?你的意思是說那個該死的席@NB244B儒將童希送回尉家了?”游炙桀生气地大吼。
  “我說二哥,你今天可真神勇,如果不是席秘書打電話告知我這件事,我和大哥、大姐可能以為你又借故不到公司上班。也不想想你這几個星期以來,三天兩頭就往外跑,想害我們的工作量增加,啊——艾烈克,這里是醫院耶!”游樂琪不悅地說著,另一方面則提防艾烈克那一雙不安分的手。
  “別這樣啦!可愛的琪,我這是愛的表現。”艾烈克半開玩笑、半正經地回答。
  “樂琪,你放心,我會盡快回公司處理事務,但在這之前,請先將這只有礙觀瞻、令人作嘔的金發猴子帶出病房,不然今晚的開胃菜就是猴子全餐。”
  游炙桀的這番話立刻使游樂琪帶著艾烈克离開他的病房。
  而在病房中的游炙桀則陷入沉思之中,他回想著前一個月再度和尉童希相遇的情景……當時他立刻認出尉童希,因為心中的那份感覺,那份他心里的深刻情愫是不會欺騙自己的。
  而現在他心里想的是如何化被動為主動,開始他的“追妻行動”……
   
         ☆        ☆        ☆
   
  “童希,這是怎么一回事?”尉◇炎指著他頸子上的傷。當尉童希被陌生人送回家中時,他當場嚇了一跳,為什么他才出去一會儿就發生這樣的意外?
  “大哥,剛剛席先生不是已經說過了嗎?應該不用我再重复一次經過吧?”尉童希如此回答。現在他的心只挂念著那個人,那個為他受傷、知道他姓名的人。
  “我當然知道事情的經過,但大哥要問的是救你的人是誰,我想你應該知道吧!”尉◇炎關心地說。
  “大哥,我只知道他叫游炙桀,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
  “游炙桀?!我想起來了!老公,是不是炙揚集團的總裁?他很帥气,人又很酷,是台灣最有价值的黃金單身漢之一喔!”唐歡歡像小女孩般,眼神倏地發亮,恨不得馬上看見游炙桀本人。
  “大哥,你快要被大嫂休夫……哎呀!痛!”尉斐迪的話馬上引來尉◇炎的拳頭相向。
  “斐迪,如果你不怕死可以再說無妨。”
  尉◇炎的話立刻使尉斐迪乖乖閉上嘴巴,以免再次禍從口出。
  游炙桀?難道是十四年前撿到小弟的那個人嗎?這次他解救小弟是偶然的嗎?
  “大哥,你認為游炙桀會是十四年前的他嗎?”尉◇@NB243B的一句話道破尉◇炎的心思,也令在座的人感到惊訝。
  “炎,二叔說十四年前的他是指誰?我認識嗎?”唐歡歡靠在尉◇炎身上撒嬌,希望能套出老公的話,她真的好想知道喔。
  “歡歡小乖乖,這件事我還不能确定,給我時間去調查好嗎?”尉◇炎哄著愛妻。
  “大哥,十四年前的他是指誰?我怎么沒有印象。”尉童希努力地回想但徒勞無功,因為十四年前他才四歲而已;不過有一件事他記得很清楚,那就是十四年前撿到他的大哥哥,樣子雖然很模糊,但……難道會是他?
  “童希,你也累了,先去洗個澡休息,你明天還要上課呢!”尉◇炎愛怜地摸著他的頭。
  “嗯,我知道了。”尉童希給了每個人一個吻后便上樓回房去。
   
         ☆        ☆        ☆
   
  “小希,你的傷不要緊吧?”身為鳳林學園劍道部首席戰將的莫酈為尉童希抱不平。“那些可惡的登徒子,下次遇到我莫神劍,絕對讓他們躺在醫院至少三個月!”
  “夠了,莫酈。你這個舉動不僅會被學園記大過處分,另外劍道部的社長會怎么做,我想你比我再清楚不過了。”尉童希的小哥尉書亞如此說道。
  身為鳳林學園大學部的學生會會長,他比誰都了解各社團干部的心思。
  “這……沒錯。”莫酈在心中打了個冷顫。如果他真這樣做,那么回到劍道部,他將會受到一場非人的刑罰,尤其是劍道部社長段紀香。
  “小哥,你這節不是有課嗎?我可以自己一個人回家,你不用送我。”尉童希噘起小嘴說著。
  “不行!昨晚大哥特別交代要安全地把你送回家里,反正你不用去理會那個二分之一人种啦!”尉書亞漫不經心的回答。他口中所說的,是指中法混血的生物老師——拉斐爾·馮·蘭德爾。
  “哥……真的不用啦!”尉童希還想再說什么,而此時大門外面的人影吸引住他的目光。
  是那個人?!尉童希心中一陣惊訝。
  游炙桀遠遠的便看到尉童希,當他看到莫酈把手搭在尉童希身上時,他的臉瞬間變成鐵青色。
  “游先生,謝謝你那天的幫助。”尉童希誠心地向游炙桀道謝。“這位是我的小哥尉書亞,這位是我的好友莫酈。”他禮貌地為游炙桀介紹身旁的人。
  “你好,游先生,多謝你救了我小弟。”尉書亞熱絡地和他握手,一方面也打量著眼前的人。沒錯,他就是十四年前的游炙桀,只是現在多了份穩重,有著不容人忽視的王者風范。
  “你好,游先生,我叫莫酈。啊——”莫酈此時只想放開游炙桀的手,再不放開,他可能等會儿就要送醫急救了!
  “童希,你不用那么客气,叫我炙桀或是可桀就可以了。”游炙桀雖握著莫酈的手,卻笑眯眯地對尉童希說著,他多希望童希不要對他如此客套。
  “小希,我看這節我還是去上課好了,所以想麻煩游先生送你回去,你說好不好呢?”
  尉書亞不是傻子,他從游炙桀的眼中看出他很喜歡小希,但他直覺知道他絕不會傷害小希。因為他的占卜一向很准确,可以說是從未失誤。
  “呃?!會長,你說什么,啊……”莫酈的話還未講完就被尉書亞硬拖走,只留下錯愕的尉童希愣在一旁不知所措。
  “備車,@NB244B儒。”游炙桀很快的對身旁的秘書下達命令,隨后他回頭看到尉童希仍站在原地,于是笑著對他說:“上車吧!我答應你小哥的事一定會做到,若你不信任我,那我就叫@NB244B儒送你回去。”
  “嗯……我們走吧。”尉童希考慮了一會儿,仍是點點頭。直覺告訴他,眼前的游炙桀并不是坏人,而且小哥既然會放心讓他与他一同离去,應該是沒有什么問題才對。
  片刻后,游炙桀的轎車便載著尉童希离開鳳林學園。
   
         ☆        ☆        ☆
   
  “夢幻”餐廳,一如它的名字,不管是擺設風格、建筑設計,甚至是餐點佳肴,都令人感覺到似乎置身在一個幻夢般的世界。
  此刻,游炙桀、尉童希和席@NB244B儒三人正冒身于此。
  “游先生,請隨我來。”服務生帶領他們前往游炙桀的VIP室。
  這里的空間比外面寬敞,擺設屬日式風格,以藍色色系居多,有個人調酒吧、用餐處、休息處……等等。
  “這里的裝潢實在是太美了!”尉童希一進去,忍不住發出贊歎。大哥他們曾提過這里,他一直沒能前來,今天終于一償宿愿。
  “你喜歡就好,如果你不喜歡,我可以叫經理馬上拆掉重建,改成你喜歡的風格,怎么樣?”
  “拆掉?!不要!這么好的設計怎么可以說拆就拆。”尉童希立刻反對。如果拆掉了,那下次他怎么邀哥哥們一同前來呢。
  “我是開玩笑的!服務生,菜單還是跟以前一樣。”游炙桀笑著說。
  “呃……游先生……炙桀哥,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服務生离去后,尉童希看著游炙桀說。
  “沒問題,你問吧。”游炙桀為尉童希拉開餐椅。
  “嗯……我想問你,你是不是十四年前那位大哥哥?”尉童希突然很希望他就是那個大哥哥。
  游炙桀愣了一下,隨即清一清喉嚨:“沒錯。”
  “真的是你?!炙桀哥。”尉童希起身奔至游炙桀的怀中緊緊抱著他,而游炙桀也擁著他。
  “童希,你肚子餓了吧,坐下來用餐。”游炙桀試圖轉移話題。
  尉童希害羞地回避游炙桀的視線。他實在太沒禮貌,竟然這樣摟著游大哥。
  突然,尉童希的視線往游炙桀左手看去,不禁愣住了。他左手纏繞著厚厚的繃帶,讓他回想起前几天他為了救自己而受傷的事。
  “炙桀哥,你的傷口有沒有大礙?真是對不起。”尉童希說完,晶瑩的淚已從白淨的臉龐滑落下來。
  “別哭,沒什么事,你看這只手好好的,還可以動呢!”游炙桀抬起左手以證明自己所說的話。
  “真的?你沒有騙我?”尉童希停止哭泣,睜著水气氤氳的雙眼,濃密的睫毛上還殘留几滴淚珠,就像透明無瑕的水晶。
  游炙桀見狀,如同著魔般深情地吻去尉童希睫毛上的淚珠。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使尉童希當場愣住,連一旁的席@NB244B儒也傻了眼。
  游炙桀立刻發現自己犯下大錯,該死!他怎么會這么沖動!
  “對不起,童希,我不是故意的,請你相信我,我是無心的。”
  尉童希慢慢恢复神智,他仍是無法接受游炙桀突如其來的舉動。炙桀大哥為什么要吻他的眼淚,難道他的眼淚好吃嗎?
  “童希,我保證下次絕不會再做出這樣的事,請你原諒我好嗎?”游炙桀握著尉童希的手,真的希望尉童希不要討厭他、不要离開他。
  “真的?你不能騙我喔!如果你下次再這樣子,小希就不理你了。”尉童希紅著臉對游炙桀說。
  “好,我舉雙手發誓,如果我再吻童希的話就……”
  游炙桀的話還未說完,尉童希馬上捂住他的嘴。“不可以說不吉利的話,這樣會触霉頭的。”
  游炙桀仍在心中將想說的話說完:如果我再吻童希的話,就當場娶童希!
  他嘴上卻說道:“嗯……小希,我們赶快用餐吧。”

  ------------------
  轉自書香門第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