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2節


  “我可愛的小希怎么還沒有回到家?老五,大哥不是要你親自護送嗎?”尉斐迪對坐在一旁吃水果的尉書亞抱怨。
  “你不用太過著急,小希他很快就會回來。怎么?你又想把小希當作你服裝試驗的對象啊?”尉書亞太了解他在想什么。
  “呃……都是你的錯啦,你應該先將小希送回家;不然,也可以打一通電話通知我這個人見人愛的帥哥啊!”尉斐迪赶緊轉移話題,把過錯推給尉書亞。書亞這個弟弟真像他肚子里的蛔虫。嗯!他或許應該買罐殺虫劑來消滅這只蛔虫。
  “是嗎?人見人愛的帥哥?我覺得應該是人見人礙的‘蟀哥’才對。”尉書亞毫不留口德地批評。
  “你……”尉斐迪當場說不出話來。好啊!尉書亞,你給我記住,胜利女神總有一天會站在我這邊的,到時候你就……嘿嘿!
  “書亞,你确定那個人就是十四年前的游炙桀嗎?”尉◇炎突然問。
  其實他已經從屬下交給他的檔案照片得知一切,但他想問問書亞的看法。
  “大哥,他的确是游炙桀,而且……”尉書亞故意頓了一下。
  尉◇炎深知書亞的個性,既然他能放心讓童希与游炙桀一起离去應該是沒問題,不過如果游炙桀有膽量敢欺負小弟的話,他這個做大哥的肯定會將他剁成肉醬丟到太平洋喂魚。
  尉書亞沒有將話說完,是因為他知道只要他說出一切,大哥和身旁這只毛毛虫一定會反對的。其實他早就算出游炙桀与小弟這份情緣,他們注定今生永遠在一起,只是這條情路會有些小風雨,他會想辦法化解的。
  突然,一陣門鈴聲響起,离門最近的尉斐迪快步沖上前去開門。
  “啊!可愛的希,你終于回來了。”尉斐迪像是只八爪章魚般黏在尉童希的身上。
  “三哥,住手,我快喘不過气了。”
  尉童希的臉慢慢轉為蒼白,一旁的游炙桀見狀馬上推開尉斐迪。
  “痛啊……喂,你是什么人,給我放開小希!”尉斐迪大為生气地指著游炙桀。
  在游炙桀怀里的尉童希,馬上為游炙桀辯護:“三哥,不可以這么沒禮貌!這位是游炙桀先生,他曾救過我,是我的恩人,你還不赶快請游大哥進屋去?”
  “嗯……請進!”尉斐迪像只被主人責罵的小狗,不情不愿地請游炙桀進門。
  “小希,怎么今天這么晚回家,是不是和游先生出去玩?”尉書亞摸著尉童希的頭問。
  “沒有啦!我只是和炙桀哥到夢幻用餐,再到他上班的地點觀看,如此而已。”尉童希一五一十地回答。
  “真的是這樣嗎?游先生。”尉◇炎問向尉童希身邊的游炙桀。他很難想象自己的小弟會和只有見過几次面的游炙桀一同出去,甚至還到炙揚集團,難道童希喜歡游炙桀?
  “是的。我以人格擔保,除了小希所講的地方之外,我沒有再帶他到其他場所。”游炙桀簡單扼要地說明。他知道眼前的這三個人是童希的兄長,所以他必須留下好的印象。
  “小希是你可以叫的嗎?不要以為你救過小希,我就會給你好臉色。”尉斐迪現在的樣子活像打翻了几桶的醋。
  “斐迪!”尉◇炎對尉斐迪實在很頭痛。
  “大哥,我……”看到大哥欲殺人的目光,尉斐迪馬上閉上嘴巴。
  “小希,你明天不是有微積分小考嗎?赶快回房洗澡,不然你今天可要熬夜@NB462B!”尉書亞對尉童希說。
  “嗯……好吧!”尉童希照家中慣例給哥哥們一個晚安吻,隨后走到游炙桀身邊時他遲疑了一下,要不要也給游大哥一個吻呢?
  小希,千万不要!吻了他你紅潤的嘴唇會馬上爛掉的!尉斐迪在心中吶喊,但下一刻的情景讓他馬上變成老人痴呆症的患者。
  “晚安,炙桀哥。”只見尉童希在游炙桀的額頭上吻了一下,然后回房。
  游炙桀內心激動不已。小希他吻了我!雖然是在額頭,但他覺得很值得,當下他決定每晚都要送童希回家,就算刮風下雨也無所謂。
  “各位,時間不早了,容我先行告辭。席秘書,走吧。”游炙桀迅速与席@NB244B儒驅車离去。
  “喂!”尉書亞伸手在呆滯的尉斐迪面前揮揮手,但尉斐迪可能深受打擊,依舊視而不見地呆立在當場。
  “書亞,別理他了,我有話問你。”尉◇炎立即拉著尉書亞到他的書房,只留下繼續發呆的尉斐迪一人在客廳里。
   
         ☆        ☆        ☆
   
  “書亞,老實告訴我你所占卜的結果。”尉◇炎開門見山地問。
  “大哥,我只說一句話:姻緣天注定。月老綁的紅線不會出差錯的,我們就順其自然吧。”尉書亞知道如果再不說明白,大哥一定會纏住他直到他說出為止。
  尉◇炎仍然憂心不已,畢竟這件事的當事人是他最疼愛的小弟。他不想冒險、更不想看到事后小弟傷心流淚,他真希望書亞的占卜是錯誤的。
  “放心吧!你和大嫂及二哥和二嫂的姻緣,我有算錯嗎?我個人認為他們最后會在一起,而且是一生一世。”大哥會擔心是正常的,但他認為愛情這回事是不分性別、年齡、种族,甚至于空間。
  “是嗎?我和歡歡結婚,為什么那個鄧白痴找人來鬧場?上次◇@NB243B和樂樂到木柵動物園,為什么會被企鵝人偶攻擊呢?”尉◇炎可不是笨蛋,他知道尉書亞總會隱瞞一些事情。
  “這可不是我的錯,要怪就怪老天爺要讓你們的姻緣多災多難。”
  中間的過程他不想講出來,就將一切推給老天爺,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是嗎?如果真的是如此,那他不會去阻止;但如果游炙桀背叛童希的話,身為崴辰集團的負責人,他是絕不會放過他的……
   
         ☆        ☆        ☆
   
  今天早上,太陽公公盡職地執行它的工作,使得在操場上活動的學生大感吃不消。
  “我的天,气象報告昨晚不是說會下雨嗎?怎么今天會有一顆大火球在我的頭頂上方?”莫酈覺得他快要變成人干。
  “是滿熱的,但運動一下、流一流汗,對身体也不錯。”尉童希雖也覺得很熱,但他必須想辦法通過今天的一千六百公尺長跑考試,如果成績不理想,他的体育可能會被當掉,尤其体育老師江弘@NB245B特別喜歡訓練他。
  “都是那個死江弘@NB245B有病,大太陽底下叫我們跑一千六百公尺長跑?!他如果能跑一万六千公尺,我再考慮考慮要不要跑。”莫酈冷哼道。
  “小希,我看你不用跑了,一千六百公尺對你而言可是一大挑戰耶!”莫酈擔心尉童希的身体是否能禁得起那個爛人的折磨。
  “沒關系,我想我一定可以跑完。”尉童希說。
  “童希,你看,那個人不是那天那個青面獠牙嗎?”莫酈突然指著不遠處的游炙桀。
  “呃……炙桀哥,你怎么會來這里,你不是要上班嗎?”尉童希有些疑惑。
  “今天我休假,順道過來看看。”游炙桀看著尉童希。
  “小希,你好幸福,有人專程休假來看你,我好羡慕喔。”莫酈裝出一臉欣羡的表情。休假?拜托!今天才禮拜五而已,難道現在已經實施周休三日了?如果有哪家公司福利這么好,他畢業后馬上去應征。
  “喂!那邊那兩個人快過來考試。”江弘@NB245B扯著大嗓門叫道。
  “小希,我會替你加油的。”游炙桀深情地對尉童希說。
  一聲槍響后,尉童希便開始起跑,由于太陽實在太大,再加上他沒有吃早餐,因此當他跑到八百公尺時,已覺得頭昏眼花、手腳沒有力气,但他仍舊不肯放棄,依舊邁開步伐跑著。
  “小希,你沒有事吧?要不要先休息?你的臉色很蒼白耶!”一旁的莫酈十分擔心尉童希。
  “我沒事……”尉童希一講完便覺得眼前一黑而昏倒在地。
  游炙桀見狀,馬上以跑百米的速度飛奔至他身邊。
  “小希、小希,醒醒!”莫酈試圖將尉童希喚醒。
  “讓開,我送小希到醫院。”游炙桀抱起昏迷不醒的尉童希,迅速將他送往醫院。
  莫酈心想,游炙桀為什么不把小希送到學園的保健室,這樣不是比較近嗎?
   
         ☆        ☆        ☆
   
  游炙桀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尉童希,心中仍激動不已。
  當小希昏倒時,他的心就像被人狠狠刺了一刀般不停淌血,而他抱起他時,真的很怕他出什么差錯,永遠不再醒來。
  他絕不允許任何人從他身邊搶走他今生的最愛!是的,在十四年前他便很清楚知道他要他,如今好不容易和他重逢,他絕不輕易放棄。
  “別擔心,他只是血糖過低加上中暑,只消吊個營養液,醒來就沒事了。”說真的,這是他艾烈克第二次看到游炙桀失常的模樣,而且兩次都是為同一個人,這可是個天大的八卦新聞,他得赶緊通知樂琪讓他也知道,呵呵……
  “艾烈克,如果你打算告訴樂琪的話,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我發誓絕對會將這家醫院給拆了。”游炙桀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不會的,我怎么可能會跟樂琪說呢?”真是有夠給他××○○!他心里才剛想做的事居然被看穿。
  “艾烈克,你不去跟誰說?是我嗎?”游樂琪一進來便听到他們的談話。
  “美麗的琪,當然不是你。”艾烈克馬上想給游樂琪一個法式的擁抱兼熱吻。
  “等一下,艾烈克。”游樂琪成功地閃躲艾烈克噘起的嘴巴。“你再靠過來的話,今晚的約會就取消。”最后,他只好拿出絕招阻止艾烈克。
  “OK,寶貝。”艾烈克立刻乖乖安靜下來。開玩笑,今晚他要和樂琪享受兩人世界的燭光晚餐耶!
  “二哥,你什么時候休假啦?我怎么會不曉得?你該不會認為以后每天都是休假日吧?”那個混蛋席@NB244B儒何時吃了熊心豹子膽,敢讓他二哥請假落跑。哼哼!回到公司后,席@NB244B儒最好有充分的理由,否則他會來個“滿清十大酷刑”伺候。
  “難道我不能自己休假嗎?”他是炙揚集團的總裁,難道他沒有自主權嗎?游炙桀不悅地想著,他的目光仍舊落在病床上的尉童希身上。
  “Ofcouse!當然可以,但得征求我們三個人的同意才行。難道二哥把其他三位負責人當成空气,或是隱形人不成?”
  “安靜一點,這里是醫院,不要打扰病人。”游炙桀連頭也不抬地回答。
  “我說二哥,他就是你日思夜想的人吧?”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游炙桀的眼神突然閃爍了一下,雖然時間很短,但游樂琪已盡收眼底。賓果!
  他真的猜對了!呵呵……難怪二哥要請假,如果是這個理由他倒可以接受。
   
         ☆        ☆        ☆
   
  “嗯……”尉童希慢慢睜開雙眼,眼前的景象卻讓他感到惊訝。這里是哪里?
  這兩個人是……除了游炙桀之外,尉童希對眼前的另外兩人感到十分陌生。
  “小希,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昏倒的時候,我好擔心你出了什么事。”游炙桀擔心地說著。
  昏倒?尉童希這才慢慢回想起他失去意識前的事。
  “小希,你沒事吧?”游炙桀關心地問。
  “炙桀哥,你放心,我很好,身体沒有不适的狀況。對不起,讓你看到我出丑的模樣。”尉童希羞紅著臉,他現在只想挖個地洞躲進去。
  “別胡思亂想,我還真怕你真的出了什么事。”游炙桀撫摸著尉童希的臉,溫柔地說。
  一旁的艾烈克當場傻眼。他和阿桀當哥儿們已經有二十年,阿桀從來不曾有這樣溫柔的一面,怎么今天竟然……真是魚加羊——鮮啊!
  游樂琪的情況也和艾烈克差不多,但他很快便恢复過來。二哥真是不公平,記得他生病的時候,他都沒這么溫柔,反而還粗暴地灌他喝藥。
  “呃!炙桀哥,這兩位是?”尉童希好奇的問道。
  “這位是……”
  游炙桀才剛開口,就被金發猴子——艾烈克給打斷。
  “我是艾烈克,年輕、帥气、多金又專情,同時也是這家醫院的負責人;順便提醒你,我們是第二次見面喔!在我身旁的是我美麗的愛人樂琪,他是炙桀的小弟……哎呀!痛……痛啊!”艾烈克撫摸著被游樂琪捏紅的右手。
  “別理會這只靈長類。你好,我叫游樂琪,很高興認識你。”嗯!二哥的眼光真不錯,的确是個美少年。
  “你好美喔!樂琪哥。”洁白的瓜子臉、桃紅的唇、烏黑亮麗的長發及高挑的身材……不愧是炙桀哥的弟弟。
  游樂琪忍不住笑出來。他很美?不會吧!他覺得自己長得很普通啊!雖然他常被大哥嘲笑,認為可以跟漢代的董賢媲美,因而封他為“游圣卿”,但他覺得眼前的尉童希比他更美,活脫脫是希腊神話下的美少年。
  “小希,你千万不可以愛上樂琪,他可是我的愛人。阿桀不錯,長得英俊,是個黃金單身漢,對你又很好,你可以試著去愛他。”艾烈克從后面親密地抱住游樂琪,像是在宣告世人他是他的所有物。
  霎時,尉童希的臉像是熟透的蕃茄——紅得很;正當他的眼神往游炙桀的方向瞟去時,兩人的視線剛好對上。
  怎么回事?為什么他會听到自己心跳加快的聲音?難道是他生病了嗎?尉童希納悶地問著自己。
  反觀游炙桀,當他看到尉童希羞澀的神情時,他的心情可以用一句話形容——很High。他感覺小希似乎有點喜歡他。
  “艾烈克,不許亂說話。”游樂琪佯裝不悅地怒斥,其實心底很高興艾烈克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
  同時心里暗說著,是啊,二哥愛你愛得要死,希望天天擁著你、看著你,甚至把你娶回家。
  嘿嘿!看來今晚的家庭餐會一定很熱鬧。
  “是啊,醫生你不要隨便說,炙桀哥會生气的喔。”尉童希依舊紅著小臉蛋看向游炙桀。
  “金發猴子,你現在已經有了‘香蕉’,還在胡言亂語地開小希的玩笑。”游炙桀雖然也很感謝艾烈克的雞婆,但嘴巴還是不放過他。
  “我說二哥,你明明十四年前就對小希一見鐘情。喜歡就承認,十四年耶!花這么長的時間等待心上人出現,老天爺可真是待你不薄。”敢說我是香蕉?那你就是榴蓮了。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游樂琪馬上反擊游炙桀。
  等了十四年?難道是……尉童希有些惊訝。
  炙桀哥在十四年前就愛上他嗎?不會吧?那時他才四歲而已,他竟然為他等待十四年!這份情,使尉童希感動不已。
  “游樂琪!”游炙桀實在很想當場將這兩個罪魁禍首丟出去,他隨即轉向尉童希,“小希,你听我說……這……”但他的嘴巴像是要跟他唱反調似地,開始結巴起來。
  “這是真的嗎?炙桀哥。”尉童希問道,他心里希望這是真的。
  游炙桀原本想以時間來證明,讓尉童希知道他對他的愛,但現在既然他已經知道,他也老實地回答:“是的,我确實在十四年前就愛上你了,雖然我們相差八歲……如果你覺得我很變態、很髒的話,請你告訴我,但請你不要討厭我,更不要逃避我。”
  “我怎么會討厭你?就在剛剛我才發現,我也很喜歡你,那种喜歡跟喜歡大哥他們是不一樣的,就像……喜歡自己的愛人一樣……”尉童希害羞地看著游炙桀。
  “哇!阿桀,恭喜你,你的等待果然是值得的!哪像我……唉!真的很羡慕你。”艾烈克實在為自己的好友感到高興,但他更希望能与游樂琪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游炙桀不理會艾烈克,他握著尉童希的手問道:“真的嗎?小希。”他害怕小希只是在騙他,讓他空開心一場。
  “嗯,真的。”尉童希點著頭。
  游炙桀像是要到糖果的小孩,開心地擁抱著尉童希,親吻著他的臉頰,直到一聲怒吼打斷了兩人……
  “你們兩個在干什么?”尉斐迪沖上前拉開游炙桀与尉童希兩人。“該死的LKK,你竟然敢吻小希,簡直不想活了!我要代替月亮懲罰你。”他咬牙切齒地說著。
  什么?!代替月亮懲罰游炙桀?他當自己是月光仙子嗎?艾烈克与游樂琪對眼前出現的人大感意外,他們倆互看了眼對方,直覺地認為眼前的人可能与尉童希有密切的關系。
  “三哥,住手!”尉童希赶緊拉住尉斐迪。
  “喂,毛毛虫,你不要太過分。”尉書亞隨后也跟著來到病房制止這只發飆的毛毛虫。
  毛毛虫?艾烈克一听到這個稱呼,笑到捧著肚子說:“這真是我听過最好笑的一句話……哎呀,我笑得肚子好痛,哈哈哈!”
  “書亞,你看這個LKK竟然想對小希圖謀不軌,簡直是小人一個!”尉斐迪赶忙用他的身軀擋住游炙桀。
  “好了,三哥,你想當眾出丑嗎?你不介意我可還要面子啊!”接著,尉書亞轉向游炙桀致歉:“真是對不起,游大哥,還麻煩你送小希到醫院。”
  “沒關系,這是我該做的事。”游炙桀的這句話不但是說給尉童希听,更擺明說給尉氏兄弟。
  “我告訴你,你死了這條心吧,小希是不會喜歡上你的,他要喜歡也應該喜歡我。”尉斐迪指著游炙桀的鼻子罵道。
  “三哥,你錯了,我很喜歡炙桀哥,那种喜歡跟喜歡你是不一樣的。”尉童希不服气的抗議。
  “什么?小希,你說什么?”尉斐迪听到尉童希的這番話后,又開始變成痴呆的模樣。
  看著尉斐迪的反應,尉童希有點擔心,“三哥,你沒事吧?你可不要嚇我啊!”
  “放心,他的靈魂只是暫時性的离開軀体,也就是靈魂出竅,沒事的,你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尉書亞不以為意地哼著。
  靈魂出竅?奇怪!三哥何時學過這招功夫,他怎么一點都不曉得?尉童希一臉疑惑。
  “小希,我听莫酈和席先生說你是在操場跑步的時候昏倒,這是怎么一回事?”尉書亞關心的問著。
  “我想可能是早餐沒吃,所以……”尉童希的聲音愈來愈小,因為他看到尉書亞的臉色已經愈來愈難看,他知道他在生气了。
  “難道是福嬸做的早餐不好吃?那我把她開除好了。”尉書亞只是想嚇嚇他,好讓他知道以后必須每天把早餐解決,以免讓無辜的福嬸受害。
  “小哥,不是這樣的。我只是忘了吃而已,你不要把福嬸開除好不好?”尉童希的眼淚又開始不听話地往下滴落,看在游炙桀的心里有万般不舍。
  “書亞,你就原諒小希,他知道錯了。再哭下去,小希會變成淚人儿的。”游炙桀溫柔地為尉童希求情。
  “好吧,既然炙桀哥幫你求情,我就原諒你一次,但下不為例。”尉書亞看著眼前的景象,他感到很滿意。“真是恩愛呀!還沒娶進門,就這么疼小希,我果然沒看錯,呵呵。”
  “小哥!”尉童希赶緊將床上的棉被蓋住自己的頭,以免讓別人看到他紅透的小臉。
  游炙桀則似笑非笑的看著尉童希這個心虛的動作。
  “呃……這兩位是?”尉書亞看著眼前狀似親密的人問。
  “你好,我叫游樂琪,是游炙桀的小弟,我身旁的是——”
  “親密愛人!”游樂琪的話還沒說完,艾烈克馬上插嘴。
  “我了解,想必兩位一定很相愛,不然為什么這位金發帥哥會把手放在樂琪的腰上呢?”尉書亞覺得他們兩人實在滿相配的,但這個金發帥哥的愛情路似乎還很漫長。
  “艾烈克!”游樂琪不管是否有其他人在場,馬上施展一記漂亮的過肩摔,將艾烈克摔得人仰馬翻、眼冒金星。
  “琪,你為什么要這樣對待可愛的我?我只是想增加我們‘愛的友情’嘛!”艾烈克抓著游樂琪的腳不放。
  “你去死吧!”游樂琪馬上再補一腳,把艾烈克踹到角落。
  “哇,樂琪哥你好棒,但醫生好可怜喔!”尉童希一方面贊美游樂琪,一方面又為可怜的艾烈克默哀三秒鐘。
  “我覺得不會啊!那個金發猴子應該生存在有ET的地方,而不是地球。樂琪這樣做,是為地球上除去一個大害。”游炙桀根本不管艾烈克的死活,反正現在他的眼中只有尉童希一人而已。
  “沒錯,那只靈長類最好在地球上消失,以免日后成為禍害。”游樂琪望著艾烈克飛出去的地方回答。
  “是真的嗎?醫生他有那么恐怖嗎?”尉童希很難想象艾烈克會有如此大的破坏力。
  “小希,樂琪當然是說假的,否則他怎么會擔心艾烈克?”尉書亞真為這個想像力丰富的弟弟感到啼笑皆非。
  “誰說我擔心那只靈長類?我只是不想明天再幫他包扎傷口罷了。”游樂琪馬上反駁尉書亞的話,當他發覺受騙時已經太晚,他看到游炙桀等人的眼中有著笑意。
  “我就知道小琪琪你是愛我的,只是你口是心非罷了。來吧,請接受我的愛!”艾烈克不知從哪里鑽出來,手上還多出一束粉紅色的香檳玫瑰。
  “天啊,你從哪里拿來的玫瑰花?還有,我不愛你,你少臭美了!”游樂琪赶緊撇清事實,他希望這只靈長類的頭腦能夠笨一點,不要太聰明。
  “琪,你不用不好意思,這里的人都知道我倆的關系是密不可分,簡直可說像麥芽糖一般緊密得分不開,他們也會祝福我們的。”艾烈克毫不考慮地把游樂琪扛在肩上,飛奔而去。
  “你……二哥救我!”游樂琪的求救聲消失在醫院的一隅。
  “炙桀哥,他們要不要緊,你要不要去把樂琪哥追回來?”尉童希擔心地問。
  “不用理他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游炙桀壓根儿不想管游樂琪与艾烈克的事。
  “小希,小哥晚一點再接你回去,你在這儿要乖乖的。炙桀哥,麻煩你了。”尉書亞帶著經過二十分鐘后還未回魂的尉斐迪离開。
  “小希,你再躺下來休息,我會一直在這里陪你。”游炙桀幫尉童希蓋上棉被,摸摸他的頭說著。

  ------------------
  轉自書香門第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