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3節


  尉◇炎兄弟等人坐在客廳,里頭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問題想問剛回家的尉童希;首先發難的是尉斐迪。
  “小希,三哥現在決定,你以后每天上下學都由我接送,沒有商量的余地!”尉斐迪想到自己心愛的弟弟竟然會喜歡上那個LKK,他就咽不下這口鳥气。說真的,十四年前的游炙桀給他的第一印象很差,因為那時候他看小希的眼神就跟現在一模一樣——惹人嫌。
  “三哥,我已經十八歲了,如果要讓你接送還不如讓小哥接送。”尉童希大聲地回答。這是他第一次敢如此大聲回答自己的哥哥。
  “書亞?那個背叛者也不行!”哼!老五居然不阻止反而還帶他回家,這是當哥哥應該做的事嗎?尉斐迪在心中暗罵。
  “三哥,我哪是背叛者?如果我是背叛者,那么大哥和二哥也是囉!”
  “大哥、二哥,你們也贊成?”尉斐迪馬上將矛頭指向他們。
  “書亞說得沒錯,游炙桀并不是坏人,而且小希有權選擇朋友。”唉!書亞總是將麻煩的事往這儿倒,當他尉◇炎是垃圾桶嗎?
  “對啊、對啊!三叔,我也很喜歡那個游炙桀,而且我覺得他和小希好配,真像金童玉女。”唐歡歡開心得手舞足蹈。
  “大嫂,那我想請問你,誰是金童、誰是玉女呀?”尉斐迪看著眼前像個小白痴的大嫂唐歡歡。
  “金童當然是游炙桀,玉女就是小希啊!你怎么問這個笨問題?”唐歡歡覺得尉斐迪才是個白痴。
  “沒錯,我也是這么認為。”側躺在尉◇@NB243B身旁的程樂樂贊成唐歡歡的說法。
  “我真是被你們打敗!總之,游炙桀是只披了羊皮的大色狼,我不可以讓我可愛的小希冒險接近他。”尉斐迪仍不死心地說著。怎么家里的人都成了瞎子?只看到游炙桀虛偽的一面,沒看到他丑惡的一面。
  “老三,總之這件事你不用插手,如果游炙桀真的敢戲弄小希的感情,不用你出馬,我一定會第一個將他殺掉。”尉◇炎忿忿不平的說。
  “大哥,你說假的吧?”尉童希很害怕尉◇炎的這番話,他不希望成真,不希望他大哥為了他去傷害游炙桀。
  “小希,你放心,只要他不欺騙你,我就不會對他怎樣。”尉◇炎給尉童希一個保證。
   
         ☆        ☆        ☆
   
  “阿桀,我听說你最近和一個少年走得很近,這消息是真的嗎?”游曜昕問正在看書報雜志的游炙桀。
  “你從哪儿听來的?是樂琪,還是金發猴子?”游炙桀早料到他今天回家一定會被圍攻,只不過似乎早了許多。
  “不要罵艾烈克是金發猴子,他可是你從小玩到大的摯友。”如果艾烈克是金發猴子,那二弟不就是黑猩猩?
  “他本來就是猴子,而且還是一只正在發情的猴子!小心樂琪被他吃了,不然大哥你就少一個免費助手。”游炙桀答道。
  “二哥,你當我是免費贈品嗎?我可是有身价的,底价最少百億元。”游樂琪立刻出聲澄清。
  “真的嗎?那我就可以用我的零用錢將你買下@NB462B,曜昕哥,這張新台幣五千億的支票請你收下,而樂琪就歸我所有。”艾烈克馬上當著游樂琪的兄弟面前簽了一張為數不小的支票。
  “變態!我是非賣品,你休想我大哥會收下支票……呃,大哥你在做什么?”游樂琪憤怒地罵著艾烈克,但他万万沒想到大哥會將支票收下。
  “呵呵!到手的鴨子怎么可以讓它飛走?我當然好心將它收下,以免雷公降下閃電責罰我。”游曜昕馬上將艾烈克剛填完數目的支票收到口袋里。
  “大哥,你——”游樂琪簡直快气斃了!他真想到廚房拿起菜刀,將眼前這兩個殺千刀的給砍成三十段。
  “好了,樂琪。大哥不會那么快把你賣掉,那五千億只是你出嫁訂金的一小部分,你大可放心。”發出嬌滴滴聲音的是游樂琪的姐姐游嘉嘉,她是炙揚集團的副總裁。
  可別被她一副嬌小脆弱的模樣騙了,她可以說是炙揚集團的地下負責人兼首席軍師。
  訂金的一小部分?嘿!他們游家當他是億万金龜婿嗎?雖然他真的很有錢。
  “二哥,你不要想偏离話題,老老實實招來,我可以饒你死罪。”哼!竟敢連續一個禮拜請假,害她平白無故比平日多出兩倍的工作量。使她“柔弱”的身心受到极嚴重的傷害,所以二哥必須好好賠償她;至于樂琪這方面,她以后會一一算清,絕不遺漏。
  游嘉嘉的話馬上讓在場的另外三位志同道合地看向游炙桀。
  “沒錯,小希是我的愛人。不然,你們想怎樣?”游炙桀語出惊人地道。管他的!反正他現在一點也不在意,而且小希也喜歡他,難道大哥他們想拆散他們這對有情人嗎?
  “真看不出二哥這么專情,我還以為你會另尋目標,比如像是艾烈克……怎么?樂琪,難道我有說錯嗎?”游嘉嘉斜睨著身旁瞪著她的游樂琪。
  “饒了我吧,我和阿桀配成一對?他配嗎?如果是和他,我宁愿跟河馬。”艾烈克連想都不想地回答。
  “猴子,有沒有人告訴你,你現在這個模樣很欠K?”游炙桀正摩拳擦掌想要攻擊艾烈克。
  “救命啊!”艾烈克躲進游樂琪的怀里。
  “滾開,艾烈克!”游樂琪顯然已經气瘋了,他的雙手狠狠地捏著艾烈克的臉頰,使艾烈克的臉頰像猴子屁股一樣紅。
  “痛!嗚……”艾烈克撫著腫大臉痛呼出聲。
  “對了,炙桀,你改天邀請尉童希來家里吃飯認識,增加我們以后彼此的感情,可不准說不啊!”游曜昕以不容拒絕的態度說。
  “好。但是你們不准給我耍花樣,否則你們的下場會很慘。”游炙桀當場答應,但也不忘給予警告。
  我們當然不會給你耍花樣,我們只會給你搞花樣而已啦!游曜昕和游嘉嘉兩人默契十足的想著。
   
         ☆        ☆        ☆
   
  鳳林學園高中部三年五班,正熱鬧地討論尉童希与游炙桀的關系,每個人就像三姑六婆似的,想從尉童希的口中得知有關游炙桀的任何事。
  “小希,那天你昏倒的時候,有位大帥哥抱著你离開學園,他是誰呀?”坐在尉童希前面的江淑媛問道。
  從他一進鳳林學園,她就被他英俊挺拔的外表以及一身不凡的气質給吸引住。
  “花痴女,你少做白日夢了,他可是小希的愛人同志。”
  莫酈的這席話讓在場的人震惊不己,紛紛竊竊私語著。
  “小希,莫酈的話是開玩笑的吧?你怎么可能會喜歡上男人?”首先發難的是江淑媛。哼!這可不行!
  “對,小希他是不可能愛上那個男人的。”坐在尉童希后方的洪廷紳說著。沒錯!尉童希是他先看上的,別人怎么可以插隊?雖然他還未向尉童希表白。
  “是啊!”同學們的聲音此起彼落。
  “你們在說什么!尤其是你,莫酈,是誰告訴你炙桀哥是我的愛人同志?”尉童希羞紅著臉指著莫酈問道。
  但他的樣子更讓大家相信莫酈所講的話。
  “小希,我這個消息可是百分百正确,因為消息的告知者就是你的小哥,也就是大學部的學生會長尉書亞。”呵呵!想不到那個大叔十四年前就喜歡小希,真看不出來。不過小希的親衛隊可能會哭死,更甚者會拿把武士刀將游炙桀砍死!誰教游炙桀搶走他們心目中的愛神維納斯。
  “是會長?”
  “那消息一定是真的,因為會長從不說謊。”大家又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
  “是小哥?”尉童希真擔心尉書亞隨便亂放消息,這樣做會使他感到困扰。
  “對呀,會長他已經將消息在學園公布,連校工阿姆斯壯也知道。”嘿嘿!會長當然是沒有公布消息,但他莫酈可不會乖乖的閉口。他秉持“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的精神大肆宣傳,可是……嘿!黑鍋他可不會笨到讓自己背。
  “真的嗎?可惡的小哥!”竟然到處宣傳他和炙桀哥的事,等放學回家,他非當面興師問罪不可。
  這一切看在江淑媛的眼里,只能用兩個字形容——嫉妒,她決定用她女人的魅力破坏游炙桀和尉童希,讓游炙桀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洪廷紳則懊悔不已,恨自己為什么當初不向尉童希告白,白白錯過一次好机會,但他絕不會放棄的。
   
         ☆        ☆        ☆
   
  “你看,是小希耶!真是可惜。早知道會這樣,我就先向尉家提親,就算會被打死也死而無憾。”
  “是啊、是啊。人家現在已經名花有主,听說還是某集團的總裁呢。我們這些無名小卒,怎么能跟那种大人物比。”
  “我真希望他們能快快分手,這樣一來我們就有机會了。”
  果然如莫酈所料,游炙桀和尉童希是親密愛人的消息迅速傳遍整個鳳林學園。這會儿,尉童希正拉著他要到大學部的學生會找尉書亞算帳,他們沿途中不斷听到一些耳語。
  莫酈忍不住笑道:“小希,你真有人緣,竟然有這么多愛慕者等著你和游炙桀的愛情告吹。我想他們是想太多!”
  “閉上你的嘴,小心我拿針縫住你那嘰嘰喳喳的鳥嘴。”尉童希不悅地說著,這時他們已經到了學生會長室。
  “小哥,你說,為什么要把我和炙桀哥的事情公布,讓全學園的人知道?”尉童希一進門馬上興師問罪。
  “小希,這件事情你是從哪里听來的?是你身旁這位莫神劍告訴你的嗎?”尉書亞早就知道莫酈靠不住,竟然還以他的名義大肆宣傳。不過他早已召喚劍道部社長段紀香到學生會,他准備把這個肇事者丟給劍道惡魔處理。
  “呃!會長,我怎么可能會打小報告,我可是最尊敬會長你的。”惡魔香為什么會在這里?最好赶快离開這個地方,以免再次受到處罰。“會長,如果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等等!酈酈小寶貝,你想到哪儿去?”段紀香正以一副死人都會嚇到复活的凶臉看著莫酈。
  “耶?社長大人,你也在呀?我怎么沒注意到。”他現在最好裝傻,否則等一下會死得很難看。
  “酈酈小寶貝,你最好來我這邊坐,否則回到劍道部,你知道我會怎么對你吧?”段紀香霸道地將莫酈拉到他的位子,并讓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是的,社長大人。”可惡的魔鬼!莫酈雖然在心里嘀咕,卻也不敢違背段紀香的命令。
  “小哥,我的問題你還沒回答我。”尉童希看著尉書亞。
  “我只是將你和炙桀的事情告訴莫酈,誰知莫酈這無敵大嘴巴,竟然到處宣揚!這可不關小哥的事,你說對不對,莫酈?”尉書亞的眼神充滿譏笑地看著冒冷汗的莫酈。
  “小希,你不要這么生气嘛,我只是秉持好東西要与好朋友分享。而且你也得感謝可愛的我,我這么做只會讓你和游炙桀的愛更加禁得起考驗。”莫酈笑嘻嘻地解釋。
  “是嗎?莫酈,你可真是我的好朋友,竟敢給我捅這么大一個樓子,你就准備受死吧!”尉童希一步步接近他。
  “等等,小希,你就念在我是初犯,而且……而且……”莫酈已經想不出什么話了。
  “而且怎樣?”
  “而且他只是因為好玩。”尉書亞幫莫酈接下話,這使得尉童希更生气。
  “你只是因為好玩?我們從此一刀兩斷,不再是朋友。”尉童希憤怒地說著,眼淚已掉了下來。
   
         ☆        ☆        ☆
   
  “小希,是誰惹你哭了?”游炙桀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學生會長室。
  “炙桀哥,你怎么會在這里?”尉童希不可置信的睜大雙眼。
  “你先告訴我,是哪個不想活的竟然敢惹我的小希哭泣,我絕不輕饒!”游炙桀把尉童希抱在怀里安慰。
  “書亞,你說,是哪個王八蛋?”游炙桀馬上問一旁啜飲著玫瑰茶的尉書亞。
  “是一支多嘴的麥克風。”尉書亞看到莫酈求饒的眼神,暫時不將他公開。
  “麥克風?”游炙桀覺得莫名其妙。
  “我沒事,炙桀哥。你為什么會來這里,難道你又翹班了嗎?”尉童希很怀疑眼前的游炙桀可能又因為見他把工作丟在一旁,這樣席大哥會很可怜的。
  “沒有啊!我哪會無緣無故不去上班,你看我這一身打扮像是要上班的模樣嗎?”游炙桀顯然是在撒謊。
  哼!真是愛說笑!怎么你每天都很閒?難道你是英英美代子的親戚嗎?莫酈在心中暗自罵道。
  “是這樣啊,小希剛好沒課,不如你就帶他到處晃晃吧!”尉書亞為游炙桀制造机會。
  “好啊!反正与其回家面對三哥的騷扰,還不如和炙桀哥在一起。”尉童希說完立刻就后悔。真是的!他應該要矜持一點,怎么可以這么放蕩?
  “那很好,你赶快和炙桀哥离開鳳林學園,否則那只毛毛虫很快就會到這里。”
  “我會晚一點回去,記得要幫我通知大哥他們。”尉童希說完,便与游炙桀一同离開。
  “會長,你慘了,等一下斐迪哥會生气的,到時候我可救不了你。”莫酈開始幸災樂禍,馬上忘記尉書亞剛剛才幫過他。
  “是嗎?我說莫酈你才慘了,我有事先走一步,紀香,這里就交給你處理。”
  “會長、會長,我是開玩笑的,回來呀!”莫酈現在知道以后絕對不要和尉書亞做對,否則下場會死得很慘。
  “等一下,社長大人!這里是學生會長室,會有很多人進進出出,你不能對我亂來喔!”莫酈邊說邊往門的方向移動。
  眼尖的段紀香馬上攔住他并順手將門反鎖。
  “我的酈酈小寶貝,你那么急著走做什么?我們的處罰才正要開始呢!”語畢,段紀香吻上莫酈。他以一只手將莫酈的雙手鉗制在牆上,另一只手則在莫酈的胸前游移。
  “惡魔香,你給我住……唔……”
  段紀香才不理會莫酈的話,他馬上再以吻堵住莫酈的嘴。
  呵呵!學生會長室里面正在上演一場精彩絕倫的春宮戲,外頭的人還以為學生會長尉書亞正在里頭辦公呢!
   
         ☆        ☆        ☆
   
  “小希,你等一下想去哪里?”游炙桀拉著尉童希的手走到鳳林學園的門口。
  他們兩人一出現,頓時讓一旁的學生議論紛紛起來,有人談論著游炙桀俊逸的外表,也有人等待机會上前与游炙桀談話。
  “你好,游先生。我叫江淑媛,是童希的同學。”江淑媛嬌滴滴地說著。
  “對不起,我和小希有約,請你讓開。”游炙桀對江淑媛的態度感到厭惡,所以并沒有給她好臉色,馬上帶著尉童希坐上他的愛車呼嘯而去。
  “我就不信追不到你。游炙桀,你給我記住!這筆帳我會在以后一一算清的。”江淑媛馬上掉頭就走。
  就在游炙桀和尉童希离開鳳林學園不久,尉斐迪果然騎著他的愛車——哈雷,來接尉童希,但由其他人口中得知游炙桀和尉童希已經离去時,他大叫著:
  “可惡的Lkk,你給我記住,老子我不會就此放過你的!”
   
         ☆        ☆        ☆
   
  游炙桀和尉童希又再一次來到“夢幻”這家餐廳,游炙桀依然選擇到他的VIP室用餐。
  “炙桀哥,剛剛淑媛和你打招呼,你的臉色為什么那么難看?”
  “我不喜歡那种女人,尤其是以為我會愛上她的笨女人,而她就是那類型的人。我說過我只愛你一個,如果要我為你而死,我也愿意。”游炙桀深情地看著尉童希。
  “炙桀哥,你……你好討厭,我不理你了啦!”尉童希赶緊將頭垂得低低的,不讓游炙桀看到他害羞的表情。
  “小希,我是說真的,我絕不會欺騙你,否則我就不得好死!”
  “炙桀哥,我不准你說這類的話。”尉童希上前捂住游炙桀的嘴。
  “小希,你好美,我可以吻你嗎?”游炙桀托起尉童希的下顎。
  尉童希無言地點頭。
  游炙桀慢慢將自己的嘴唇貼近尉童希的唇,像是輕啄似的碰了碰他。
  尉童希的身体立刻一震,有种說不出的甘甜滋味,像是触電的感覺,很迷人、也很令人陶醉。
  游炙桀逐漸加深吻,還將舌頭探入尉童希的嘴里,与他的舌頭互相糾纏。
  游炙桀在吻尉童希的同時也將雙手游移到尉童希的身上,像愛撫似的撫摸他。那力道讓尉童希在舒服的愉悅中不自覺發出呻吟……
  忽然,一陣按下快門的聲音,讓兩人不約而同地往房外一看,他們看到艾烈克与另一名尉童希不認識的人——游曜昕。
  “拍得真棒,簡直無可挑剔的美!當然主角也要有几分姿色,才會照出美美的相片。”艾烈克拿起用拍立得照相机剛洗出來的照片批評著。
  “真的很不錯。我說艾烈克,如果拿到外面去拍賣,你猜价碼會是多少?”游曜昕的眼里已冒出Money的符號。
  “嘿嘿,當然會有——哎喲喂呀!”
  艾烈克的左眼一時防備不及的變成熊貓眼,而賞賜者就是游炙桀。
  “金發猴子,你醫生不做倒當起私家偵探來了。你想早日見到上帝的話,我是不會客气的,過來我這里,我馬上讓你去見它!”游炙桀卷起衣袖、摩拳擦掌地往艾烈克逃脫的地方前進。
  “曜昕哥,你要救救我,這可是你出的餿主意。”要死大家就一起死,反正還有游曜昕這個墊背的。艾烈克心想。
  “游曜昕!”游炙桀將攻擊的目標轉移到他大哥的身上。
  “等等,炙桀哥!”尉童希死命地拉住游炙桀,不讓他有傷人的机會。
  “小希,你快放手,我要將眼前這只猴子和金錢龜殺了。”
  我是金錢龜?這個稱號真是妙啊!游曜昕高興的笑著。
  “阿桀,別那么沖動,我只是想認識、認識小希,我怎么會知道你們倆正在Kiss?如果我事先知道的話,就會通知嘉嘉和樂琪,讓他們也看看你們親熱的模樣。你可不能打我這人見人愛的俊美臉蛋喔!”
  “未來的弟媳婦,你好,我是阿桀的大哥,我叫游曜昕,你可以叫我昕哥或是阿桀給我的綽號‘金錢龜’。”
  “你好,曜昕大哥,我是尉童希。還有,我不是你未來的弟媳婦,我只是……”尉童希不敢再往下講。
  “小希,你這樣說就錯了,你是我游炙桀未來的伴侶。”游炙桀馬上更正他的話。
  “炙桀哥,你……這樣子好丟臉喔!”尉童希赶緊將頭埋進游炙桀的怀中。
  “小希,你就別害羞了,反正這里的人你都認識。啊!對了,下次約個時間到我家吃個飯,大家彼此先認識一下……就約下個星期五的晚上吧,你可以來我家住個一、兩晚,然后再和阿桀一同去郊游,你不能說不喔!”游曜昕馬上將他的目的說出來,而且像強迫中獎似的硬要尉童希答應。
  “我是無所謂,但可能要問一下我家人的意見。”尉童希很清楚家中除了毛毛虫三哥外,其余的人應該是會答應的。
  “沒問題,阿桀,你說是吧?”嘿嘿!他只負責幫他約人,剩下來的事情就由他自己解決。游曜昕心中正打著坏主意。
  “當然沒問題,我會陪小希到尉家向尉氏兄弟說明。”真是高招啊!明明知道我和小希的三哥有過節,還要我登門拜訪,不是擺明叫我去送死嗎?游炙桀在心里罵著。

  ------------------
  轉自書香門第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