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4節


  “你鬧夠了沒?尉斐迪!”
  尉堪优一拳當場落下,使尉斐迪的臉上立刻挂彩。
  “從我一下飛机回來到家里已經整整三個小時,你當我是無敵鐵金鋼還是出气筒?我已經在這里听你碎碎念了三個小時。”尉堪优伸手想再給他一拳,卻被尉◇炎給阻止。
  “老四,你再這樣打下去,你三哥他明天就不用上台表演他的服裝秀。”
  “我管他三七二十一,這家伙嚴重污染我的耳朵,使我受到言語的暴力摧殘,我必須伸張正義,讓這個人渣從世上消失。”
  “尉堪优,你可真是人如其名的未曾憂啊!難道你就不擔心小希這個寶貝弟弟嗎?”尉斐迪生气地說著。
  “我當然會擔心,但我沒像你這么嚴重。”尉堪优跟他卯上了。
  “好耶、好耶,樂樂,三叔他們要開打了,我們可以看免費的武打片喔!”
  唐歡歡高興地說著,但程樂樂馬上賞她一個白眼。
  “三哥、四哥,你們靜一靜好嗎?我可不想在小希回來前就不省人事。”尉書亞接著發難。怕小弟還沒回來,他就必須到醫院住院,原因是耳膜嚴重破裂!
  “你還敢說?書亞,我問過莫酈,他說是你讓小希和那個LKK一起出去的,是不是這樣?”尉斐迪從莫酈的口中得知這項消息,知道始作俑者又是書亞時,他是真得怒不可遏。
  “沒錯!老三,我說過不准你插手。”尉◇炎點頭支持尉書亞。
  “不行,我偏要管。就算你們都同意小希和那個LKK交往,我還是要堅持我的原則。”
  “大哥,我贊成你的意見。”尉堪优舉雙手贊成。反正只要小希覺得快樂,他也會覺得高興。
  “你——背叛者!”尉斐迪万万沒想到堪优竟然那么快就投靠書亞的陣營,真是气死人。
  這時,大門突然打開,進來的兩人正是尉童希及游炙桀。
  “小希,你回來了啊。”尉堪优馬上給尉童希一個擁抱。
  “四哥,日本好玩嗎?對了,我先跟你介紹一個人,他是游炙桀,四哥你應該還認得吧?”尉童希像理所當然般依偎在尉堪优的怀里。
  “你好,游大哥。”尉堪优仔細地打量著游炙桀,果然是一副“靠得住”的模樣,很适合小希,為什么那只暴龍會反對呢?
  “他當然很不好。小希,過來三哥這里……啊!二哥你做什么?放手。”尉斐迪本來想上前將尉童希和游炙桀分開,卻被尉◇@NB243B拉到他身旁的沙發上坐著。
  “斐迪,你在這里乖乖的坐著,否則我就將你要穿上伸展台的服裝撕成碎片,不信的話,你可以試試看。”尉◇@NB243B小聲的威脅尉斐迪。
  “好吧。”哼!竟然敢使出這种爛招數威脅他,可惡。
  “大哥,炙桀哥想邀請我下星期五到他家做客,我可不可以去?”尉童希把他的目的說出來,他很希望他們會答應。
  “下星期五?喔!是周休二日那個禮拜。當然可以。”尉◇炎立刻答應。
  “等一下……”
  尉斐迪的話還沒說完,馬上被尉◇@NB243B捂住嘴巴,還被迫點頭答應。
  “小希,你看連你三哥都答應了,你大可放心去玩。”尉◇炎開心地摟著身旁的妻子唐歡歡。
  “對呀、對呀!哇!游炙桀真的很帥气耶!如果我晚一點結婚,就有可能和游先生是情侶了。”唐歡歡高興地說著。
  “老婆大人,難道你的老公不帥、不英俊嗎?起碼在娶你之前,你是愛我愛得要死要活的。”尉◇炎假裝生气地說著。
  “誰愛你愛得要死要活的?你少臭美,小心說謊鼻子會變長。”
  “你是在說你自己嗎?”尉◇炎高興地輕捏著唐歡歡的鼻子。
  “討厭啦!”唐歡歡鼓著腮幫子斥道。
  “天色已晚,我看你就留在這儿吃頓飯如何?”尉書亞乘机睨了眼尉斐迪。
  可惡,你們統統給我記住,我以后會報仇的,尤其是書亞!尉斐迪在心中暗罵書亞一千万遍。
   
         ☆        ☆        ☆
   
  “今天真的很高興,謝謝你們的邀請,讓我能享用福嬸的一手好廚藝。”游炙桀由衷說出心里的話。當然,他這么說是有目的的,這樣一來連福嬸這個老佣人也會靠向他這邊,到時离他和小希在一起的日子也就不遠。
  “游先生,你真是愛說笑。這几樣菜只是家常菜,見不了大場面的;如果你喜歡吃的話,可要常常來呀。”福嬸被游炙桀這么一夸,心都高興得飛揚起來,她對游炙桀的印象更好了。
  “真的?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游炙桀開心地回答。
  不要臉的東西,竟然敢拍福嬸的馬屁,讓福嬸也投向你那邊。游炙桀,你真是小人一個,我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尉斐迪想著。
  “福嬸她做的菜也不是那么好吃,游先生,你就不要再拍馬屁了。”嘿!我看你怎么解決?
  “三少爺,你嫌我做的菜難吃,那你以后就自個儿到外頭吃,免得讓我的菜坏了你的食欲。”福嬸不高興地說著。
  “福嬸,我是說假的,你別走呀!”尉斐迪馬上追到廚房向福嬸解釋。
  “有人要倒大霉了,游大哥,你這招可真絕。”尉書亞不禁大笑出聲。“小希,你就送游大哥到外頭,順便培養培養感情。”
  “小哥!”尉童希紅著臉。
  “那我就不打扰二位的甜蜜時間了。”尉書亞很識相的离開。
  “炙桀哥,等一下你開車的時候要小心點,不要亂闖紅燈喔。”尉童希依依不舍地送游炙桀到門口。
  “嗯。小希,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什么事?唔……”下一秒,尉童希馬上被游炙桀的吻給封住。
  他深情地吻著尉童希,靜而尉童希也不自主地回應游炙桀的吻……過了許久,游炙桀才放開尉童希,看著臉上有著紅暈的尉童希高興地說:
  “晚安,我的小希,祝你有個好夢。”
  尉童希深情地目送游炙桀离去。是的,他今天晚上一定能有個好夢,因為夢中一定有炙桀哥……
   
         ☆        ☆        ☆
   
  炙揚集團是台灣數一數二的大財團,在國際上更是讓人佩服它惊人的成長率。此刻游炙桀等人正在會議室里听取簡報。
  “這個企划案的內容是這樣的……”
  台上的人正努力地報告有關今年与日本日丸財閥的合作案,每個人都聚精會神地听著,只有游炙桀例外。
  游炙桀整顆心都放在今天晚上尉童希要來家中作客的事,當然也就心不在焉。
  “總裁、總裁,請您指示一下好嗎?台上的人在等您的回答。”身旁的席@NB244B儒冒著被殺頭的危險提醒游炙桀。他實在為台上的同仁抱不平,站在那里等總裁的答复等那么久,真是難為他了。
  “呃?你說什么?”游炙桀從恍惚中清醒。
  “總裁,請您批示這件企划案的內容。”
  “我嗎?”游炙桀感到意外。干嘛一定要他批示,隨便找其他人不就行了?
  “呃,總裁,這件企划案最后的決策者是您,您必須批示是否答應將我們公司的菁英人員借給日丸財閥。”
  游曜昕歎了口气,馬上替游炙桀解危,“好了,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結束。關于這件案子,我會親自答复日丸財閥的負責人新條右京。”
  他一講完后,与會的部屬馬上遵照他的指示离去,整個會議室里只剩游氏兄妹四人。
  “你難道忘了今天的企划案嗎?該不會你整顆心都飛到小希的身邊吧?”游曜昕看著游炙桀問道。
  “反正右京跟你是死党,你決定就可以了。”游炙桀不理會他而繼續想著今晚的事。
  “我為什么要幫你決定,如果我幫你決定,我有什么好處?”游曜昕又開始念經。
  “好處就是我會讓右京愛上你,這個條件很吸引人吧?”游炙桀實在無法忍受有只討人厭的蒼蠅在身邊飛來飛去,只好赶快回答游曜昕的問題。
  “大哥,二哥開出的條件不錯,反正你也很喜歡右京這個美少年,你不是正想辦法要奪取他的人和心嗎?”游樂琪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調侃他。
  “這真是一個好辦法,為了感謝你,我決定調你到南极的分公司,擔任負責人一職。”
  “南极?!大哥,你有沒有說錯?我們在南极沒有分公司啊!”
  “是啊!樂琪,你怎么知道?”游曜昕給他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
  “大哥,你就別逗樂琪了,你應該要讓那個心不在焉的人恢复正常。”一旁的游嘉嘉實在看不下去,只好出聲表示她的意見。
  “是呀!”游樂琪附和著。
  “嘉嘉,今天的餐會可能要改地點。我認為我們可以到尉家作客,你們覺得怎樣?”游曜昕坏坏地說著。
  游炙桀乍听到這消息,他馬上出聲反對:
  “我反對!上禮拜不是說好要在家中舉辦餐會,為什么要臨時換地點?大哥,你最好給我一個充分的理由。”
  “因為你最近的表現實在是太差,我只好違背我們之間的約定。”游曜昕道出他的理由。
  “我只是在想今晚的事又不是要推卸責任,今天的企划案我當然贊成。”游炙桀馬上回答。
  “想今晚的事?好吧,我大人不記小人過,暫且原諒你一次,你可要好好感謝我喔。”游曜昕以一副欠K的模樣說著。
  “是、是,我的好大哥,我好感激你,你好偉大喔。”游炙桀雖然嘴巴上這么說,心里可不這么想。沒辦法,現在的他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對了,今晚小希要和誰一起睡,是嘉嘉、樂琪?還是可愛的我?”游曜昕意有所指的說著。
  “小希當然要和我一起睡,他怎么可以跟花瓶女一起睡,這樣肯定會被她給吃了;香蕉更是不可能。老哥,你難道忘記艾烈克今晚也要來嗎?至于大哥你就免了,小心我會告訴右京,說你到處拈花惹草,到時候他會寄一封休書信給你的。所以,只剩下英俊的我可以擔當此任務。”
  “我是花瓶女?”
  “二哥,我不是香蕉!”兩句話同時說出。
  居然敢說她是花瓶女?二哥,你今晚慘了!游嘉嘉好笑地想。
  可惡!又說我是香蕉!今晚你倒大霉了!游樂琪也在心中如是想。
   
         ☆        ☆        ☆
   
  “小哥,你看我這身打扮好不好看、得不得体?”尉童希穿上他最喜歡的無尾熊裝。那是四哥從澳洲帶回來送他的,他最喜歡這件衣服,雖然看起來有點孩子气,但他就是很喜歡。
  “很好看啊!”尉書亞忍住發笑的欲望。好可愛,簡直就像一只小無尾熊。那他得建議四哥再去澳洲買一件大三號的無尾熊裝讓游炙桀穿,這樣游炙桀就變成大無尾熊了。呵呵!
  “真的啊?我還准備企鵝裝和兔子裝,到時和炙桀哥出門的時候,就可以替換了。”尉童希開心的說。
  “三哥,你也覺得很好看嗎?那我可以放心穿這樣到炙桀哥的家。”
  游炙桀?天啊,他怎么忘了還有這回事。都是因為這几天的服裝秀太忙,沒關系,他可以馬上阻止。
  正當尉斐迪要開口說話時,尉童希給了他一個吻。
  “拜拜,三哥。你這次真好,我會好好玩的。”說完,尉童希馬上將他的行李帶到樓下准備出發。
  尉斐迪又再次陷入呆滯狀態。
   
         ☆        ☆        ☆
   
  尉童希雀躍地坐在游炙桀身旁,而游炙桀本人也很興奮,但他得小心開車,因為現在的小希實在太誘人了。冷靜點,游炙桀!現在還不可以這么做,一定要忍耐。游炙桀在心中想著。
  “炙桀哥,你怎么了,為什么你的臉那么紅?”奇怪,車子上的冷气還滿強的,怎么炙桀哥猛流汗呢?尉童希感到大惑不解。
  “怎么會呢!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尉童希像個好奇寶寶似的問著游炙桀。
  “只是現在的你看起來太誘人,我好想咬你一口喔!”
  游炙桀的話馬上使尉童希臉上出現一抹紅暈。
  “討厭,炙桀哥你真愛開我玩笑。”
  “我是說真的,不信的話,我用行動證明給你看。”游炙桀趁著等綠燈的時候吻上尉童希。
  尉童希起初嚇了一跳,后來便慢慢地迎合他的吻……只是天不從人愿,后頭的車子猛按喇叭。
  “前面的,你是瞎子嗎?燈號已經變成綠燈了,快點開走!”
  “炙桀哥,綠燈了,我們快走吧!”尉童希緊張的說。
  “嗯。”他實在很不甘心,他只吻了小希几秒鐘而已,那個不知死活的紅燈竟然敢這么快變綠燈。還有,后面那部爛車竟也敢來破坏他的好事!
  車子開了一會儿才到達游炙桀在陽明山的別墅。
  叮咚、叮咚!
  “來囉!”前來開門的是游嘉嘉。
  “桀哥你回來了,哇!好可愛,來,姐姐抱抱。”游嘉嘉看到穿無尾熊裝的尉童希,立刻把他抱在怀中。
  “花瓶女,把你的髒手拿開,別污染我的小希。”游炙桀蠻橫地架開他們兩人。小希只有他一個人能抱。
  “桀哥,你不要那么小气,你就把這只可愛的無尾熊小希讓給我吧!不然,我出九千億元買下他,好不好?”
  “絕不!小希是我一個人的。”游炙桀馬上拉回尉童希,但游嘉嘉像是故意跟他做對似的也拉著尉童希。
  “好痛!”尉童希忍不住喊道。
  游炙桀一听馬上放開他的手,以免拉扯之中再傷害到小希。
  “小希,你有沒有怎樣?”游炙桀關心地檢查,生怕小希受傷。
  一旁的游嘉嘉則高興地掩嘴而笑。
  “我沒事,炙桀哥。”尉童希對他的体貼呵護感到窩心。“這位是?”
  “她是花瓶女游嘉嘉。”游炙桀原本想把游嘉嘉扔出門外,但礙于尉童希在身旁,只好忍住。
  “花瓶女?炙桀哥,你怎么可以這樣說你妹妹,我覺得應該稱呼她為美人姐姐。”尉童希不認同地說著。
  “美人姐姐?!小希,你的小嘴果然很甜,我喜歡。哪像我二哥,沒事就喜歡罵我花瓶女,還打我、踢我,并且逼我簽下賣身契……”游嘉嘉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把尉童希唬得一愣一愣的。
  “炙桀哥,你怎么可以虐待你自己的妹妹?我……我討厭你!”尉童希說完便要往外沖,但被眼明手快的游炙桀攔住。
  “小希,她是騙你的,難道你不相信我的為人嗎?”
  “這——”尉童希回想起這一個月和炙桀哥在一起的事。沒錯,炙桀哥他人很好又明理,應該不會做出這种令人討厭的事。
  “嘉嘉,我要你向小希解釋清楚,否則我會打你的小屁股!”游炙桀威脅著。
  “沒問題。其實,小希,剛剛我說的話只有几句是真的,我二哥沒那么喪盡天良。”現在只是小Case,你就已經忍不住想打我的小屁股,那么……
  “小希,這樣你就相信我了吧?來,我們赶快進去吧。”游炙桀寵溺地摟著尉童希進門。
  游嘉嘉臉上則閃過一絲惡魔的微笑。

  ------------------
  轉自書香門第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