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6節


  尉童希今天因為第二節以后就沒課,于是便來到校園的草坪上想事情。
  莫酈看到他一臉幸福的表情,忍不住調侃他:
  “親愛的小美人,你最近的气色好得不得了,是不是喝了四物雞精,才有戀愛般的好臉色?”
  “莫酈,你在胡說什么?小心我把你的舌頭割下來喂魚!”尉童希紅著臉生气的說著。
  “但是你的气色真的很好,有几位暗戀你的學弟問我說,你是不是已經……”莫酈掩著嘴笑。
  “莫酈,我想問你一件事。”尉童希靠近他。
  “你問啊!”莫酈爽快地回答。
  “你跟段學長是不是戀人?”尉童希小聲地問。
  “你說什么?我和惡魔香是不是戀人?你是從哪儿听來的?這消息百分百不准确,你可別信。”莫酈擔心地說著。可惡!哪個混帳王八蛋竟然敢說他和惡魔香是情人?雖然是真的,但他一定要來個死不承認。
  “我是從劍道部的學長口中得知的。莫酈,你還記不記得有一次你放學忘了將書桌里的雜志帶走,我就順道將它拿到劍道部,然后我就听到、听到……”尉童希不敢再講下去。
  “听到什么?”莫酈小心地問。
  “我在門外听到里頭隱隱約約地傳出你的聲音,你還說:學長快,再進來一點!我覺得很奇怪就想把門拉開,怎知已被鎖上,我只好去問劍道部的其他學長,他們都說你和段學長正在里頭,而段學長正在對你做‘愛的處罰’。你們該不會是在里頭‘做愛做的事’吧?”
  莫酈當場刷白臉。都是惡魔香的錯!居然在劍道室公然地處罰他,現在連小希也知道了。
  “莫酈?莫酈?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尉童希試圖拉回正在神游的莫酈。
  “呃?小希,你別誤會,我、我……”莫酈簡直快講不下去。誰來救救我啊?
  就在此時,段紀香正無聲無息地靠近莫酈。
  “酈酈小寶貝,你在做什么?”段紀香在他耳畔吹著气。
  “惡魔香?你怎么會在這里?”莫酈嚇了一跳。他是鬼嗎?不然怎么走起路來沒有半點聲音。
  “段學長,你來得正好,你和莫酈是不是戀人?還有,你們是不是已經發生關系了?”尉童希轉而直截了當問段紀香。
  “是啊!我們倆是情人,而且已經有好几回做愛的經驗。酈酈他每次做愛的時候,都會要求我再深入點,讓他再次高潮。”段紀香看著已經快暈倒的莫酈。
  “是真的嗎?莫酈,那你第一次的時候會不會痛?有沒有很快進入狀況?”尉童希繼續問。
  “這就讓我幫酈酈回答吧。那時候他真的很緊張,我只好一直親吻他、愛撫他,直到他放松我才埋入他的体內。小希,我告訴你,酈酈的体內很緊,但也很具有挑戰性;最后他終于臣服于我,而且他第一次還有三次高潮呢!”段紀香笑著親吻莫酈。
  “三次?!我和炙桀哥才一次……啊!我什么都沒說。”尉童希發現時已來不及了。
  “游炙桀和你?小希,你們倆何時發生關系的?說!”莫酈听到尉童希的這席話馬上恢复精神。
  “是上禮拜五的事情,但是你不准跟三哥講,不然我會叫段學長再處罰你。”尉童希馬上加以威脅。
  “好吧。”可惡的小希竟然威脅他?
  “那天晚上我們都喝了曜昕哥調制的飲料,結果你猜里頭放了什么?是春藥!但我還是很感謝曜昕哥他們,讓我能和炙桀哥發生關系,因為我很喜歡他,也很愛他。”尉童希真誠地說。
  “想必那個游炙桀一定是樂在心里口難開。”小希也真是的,這种事情居然不早一點告訴他。
  “莫酈,可是我好擔心。”尉童希開始說出他心里害怕的事。
  “別怕,還有我莫神劍在,如果游炙桀膽敢欺負你,我就一拳將他打到外太空,讓他和ET在一起。”
  “有酈酈在,你什么都不用怕。”段紀香在一旁附和。
  莫酈被段紀香這么一夸,頭抬得高高的,一副很得意的模樣。
  “可是,我擔心我和炙桀哥都是男人,將來他也一定要娶妻生子,到時我會很難受的。”
  “放心吧!小希。游炙桀他人真的很不錯,像上次他專程來找你,我還因此變成獨臂人呢!”
  “原來是他讓你不能出場比賽的,我是不是應該幫你討回公道?”段紀香摸著莫酈的頭問。
  “好啊!呃……不要好了。”莫酈差點忘了尉童希在這里,所以馬上改口。
  “酈酈小寶貝,如果我幫你報仇的話,你可要給我一輩子的承諾喔。”段紀香在莫酈耳旁輕聲地說。
  “死惡魔香,离我遠一點,我才不要被你綁一輩子!”莫酈赶緊逃到尉童希的身邊,還對段紀香扮了個鬼臉。
   
         ☆        ☆        ☆
   
  “請問你們總裁在不在?我有事找他。”一位美艷的女子來到炙揚集團對著柜台小姐問。
  “小姐,對不起,請問你有預約嗎?”柜台的小姐盡本分地說。
  啪的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打人的就是那位美艷女子海咪咪。
  “本小姐見人不用預約,你被開除了。”海咪咪心高气傲地說。
  “你!麻煩請守衛將這名瘋子帶走。”被打的柜台小姐不甘示弱地回道。
  啪、啪、啪!几聲清脆的巴掌聲再次響起,海咪咪在打完后便徑自搭乘電梯往游炙桀的辦公室而去。
  當然沒人敢攔她,因為她身旁的兩個保鏢看起來就像流氓,誰敢靠近?
  海咪咪到達頂樓總裁辦公室便大搖大擺的走進去,而身旁的兩個保鏢也一同進去。
  “桀,我好想你。”海咪咪像只八爪章魚般黏在游炙桀身上。
  “你是誰?放開我。”游炙桀厭惡地拉開她的手。
  “你忘了嗎?我是海咪咪啊!一年前,我們曾在艾烈克的生日派對上見過一面,那時我就愛上你了。”海咪咪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放開!”就在游炙桀努力掙脫時,尉童希正好來他的辦公室找他。
  “炙桀哥?”尉童希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他看著游炙桀抱著眼前這位美艷的女子,在旁人眼中就好像情侶一般親昵,他傷心地掉頭离去。
  “小希,你听我解釋。”游炙桀掙脫海咪咪的束縛前去追尉童希,因為他看到他眼中閃爍著淚水,他知道他誤會了。“@NB244B儒,將這三個人丟出去。”
  “是,總裁。小姐,請你出去,這是總裁的命令。”席@NB244B儒語气和緩地說。
  “你算哪根蔥,憑什么要我离開?我告訴你,我可是海家的千金大小姐。”海咪咪高傲地說。
  “我管你是千金小姐還是乞丐小妹,總之請你离開,因為總裁暫時是不會回來的。”席@NB244B儒猜測游炙桀可能會因為要跟佳人解釋而不回來上班,唉!該怎么向其他的總裁解釋呢?
  “不會回來?你是說他放下我這個美麗的未婚妻,而去追那個乳臭未干的小鬼!”海咪咪大聲地叫著。
  海咪咪愈想愈气,她腦中閃過一絲詭計,一個會讓游炙桀痛苦失去尉童希的詭計。我會讓你得不到那個小子的,你等著瞧吧!
   
         ☆        ☆        ☆
   
  尉童希從游炙桀的辦公室里沖出來,當他看到那個畫面時,他頓時覺得心里好酸、好苦,就像是失戀一般……
  “小希,你等等!”游炙桀在后面追赶著。當他看見他硬要沖過馬路時,他緊張地加快速度追上他。
  “小心!”游炙桀飛奔上前把尉童希抱在怀中,為了閃躲一輛車子,游炙桀不小心擦傷,肩膀上的衣服有一塊鮮明的血跡。
  “炙桀哥,你受傷了?!”尉童希心疼地流下眼淚。
  “我沒事的。只要小希你沒事,我就放心。”游炙桀安撫著尉童希。
  “炙桀哥,你別裝了,我知道你受傷的傷口很痛。”尉童希知道他是強忍著痛楚,看在他眼底更為他擔心。
  “小希,你如果真的不放心,就陪我一同到艾烈克那里包扎傷口吧。”
  于是,兩人坐上計程車一同前往誠馨醫院。
   
         ☆        ☆        ☆
   
  “阿桀,你最近怎么常常受傷?要不要我去燒香拜拜,保佑你平安無事?”艾烈克一邊幫游炙桀包扎傷口,一邊還不斷諷刺他。
  “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小心我拿針線把你的大嘴巴縫起來。”游炙桀不高興地說。
  “我好怕喔……OK,包扎完畢。”艾烈克幫游炙桀包扎完傷口后,大力地用手拍下去,痛得游炙桀直冒冷汗。
  “該死的!干嘛那么用力拍打我的傷口。”游炙桀痛得抽回他的手。
  “炙桀哥,你有沒有事?你太過分了,竟然那么用力拍打炙桀哥受傷的手!”尉童希生气地瞪著艾烈克。
  “小希,我記得你剛剛到醫院的時候,好像有哭過耶!怎么了?是誰欺負你?我幫你揍他。”艾烈克摩拳擦掌,好像真的要幫尉童希的忙。
  “我才沒有哭,是你看錯了。”尉童希心虛地說。
  “小希在說謊,阿桀你說對不對?”艾烈克問游炙桀。
  “艾烈克,我想休息,麻煩請你出去好嗎?”
  艾烈克出去后,兩人深情地看著對方。
  “小希!”
  “炙桀哥!”
  “你先說。”尉童希看著游炙桀。
  “剛剛你在我辦公室看到的是一場誤會,那個女人叫海咪咪,我跟她只見過一次面,而且對她的印象并不好。如果你不信的話,可以問艾烈克,他再清楚不過了。”游炙桀拉著尉童希的手解釋。
  “但我看得出那個海小姐很喜歡你,而且你終究會娶妻生子,到時你就會忘了我……”尉童希心里好難過、好痛苦。
  “小希,我老實跟你說,我這一生中只喜歡你一個、只愛你一個,我不會愛女人的。就如樂琪所說,在十四年前我就對你一見鐘情,如果要我去娶其他女人,那我宁愿死。你難道不相信我對你的愛嗎?”游炙桀將尉童希擁在怀里。
  “是的,我知道,但我——”游炙桀不想再听到尉童希自暴自棄的話,所以改用吻堵住他的嘴,手慢慢地在他身上游移、愛撫,并緩慢地解開他身上的衣服。
  不一會儿,尉童希身上已無遮蔽物,光滑的胴体就這么呈現在游炙桀的眼前。
  “小希,你好美,就算要我再說千万遍,我還是會說那句話——我愛你。”游炙桀深情地吻著尉童希,而他已放心的將人和身心交付給他,享受与他的熱吻,兩人的舌再度緊緊地交纏、吸吮。他將雙手移到尉童希的背上愛撫,身子也緊緊靠著他……
   
         ☆        ☆        ☆
   
  “喂?琪琪,你猜他們倆什么時候會醒來?”艾烈克問著一旁的游樂琪。
  “我想應該快了吧!現在已經下午五點,他們已睡了將近四個小時,應該夠了。”游樂琪面帶微笑的回答。
  真想不到游炙桀竟然在醫院的病床和尉童希玩2P游戲,簡直是……
  “你看,阿桀的手還緊抓著小希的手不放呢!獨占欲真強。”艾烈克無聲無息地走向前去。
  “小心一點,艾烈克!你想把他們吵醒嗎?”游樂琪小聲地說。
  “不會啦。小希的皮膚好好,簡直是吹彈可破。”艾烈克赶緊將流到嘴角的口水擦拭干淨,但這個舉動游樂琪早看在眼里。
  “變態!你膽敢動小希一根寒毛,小心我二哥真的會把你送到非洲去。”
  “我的小琪琪,你是在擔心我嗎?我好高興喔。”艾烈克沖向前去抱住游樂琪并熱情地親吻他。
  游樂琪本想大叫,但一想到游炙桀和尉童希在這里,他只得硬生生忍下來。
  其實就在他們兩人說話時,游炙桀就醒來了,他只是怕吵醒尉童希,所以忍了下來;但當他看艾烈克和游樂琪兩人愈來愈不像話時,也忍不住出聲制止。
  “喂,你們在干嘛?也跟我們一樣在玩尾游戲嗎?”
  “二哥,你醒了?!”游樂琪嚇坏了。
  “艾烈克,你可真大膽,竟然敢打小希的主意,等會儿你就慘了,現在你們最好馬上离開,否則……”游炙桀坏坏地威脅著。
  “好、好!我們走就是。不過現在已經五點,記得要把小希叫醒。對了,我差點忘了。听艾烈克說,你們做了三次……二哥,你真是厲害,我好佩服你!”游樂琪眼神曖昧地笑著。
  “你回家就慘了!還有,我不想再見到那個花痴女,命令公司守衛一看到她就把她給架走,懂嗎?”
  “我知道了,拜拜。”游樂琪說完后,就和艾烈克兩人离去。
  這時,尉童希因為艾烈克關門的聲音太大聲而醒來。
  “炙桀哥,剛剛有人進來嗎?”尉童希睡眼惺忪地問。
  “沒有,是你多心了。來,再睡一會儿,我晚點再帶你回去。”游炙桀親吻尉童希的唇。
  不一會儿,尉童希又睡著了。沒辦法,因為這次他真的很累,他和游炙桀整整做了三次!所以現在只好赶快補眠,但他的睡顏卻充滿幸福的微笑……
   
         ☆        ☆        ☆
   
  尉童希和游炙桀一起回到尉家,他們倆的臉上露出幸福甜蜜的表情,使得尉斐迪頭上的青筋正隱約地冒著。
  “喂!LKK,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快放開小希!”
  “我不要!”游炙桀回他一句气死人的話。
  “你……”尉斐迪連髒話也說不出來了,因為他已經气得快吐血。
  “小希,我先走了。這個禮拜天我再帶你去基隆廟街,好不好?”
  游炙桀親吻了下尉童希,而尉童希也點頭答應地回吻他,并目送游炙桀离去。
  “小希,你好棒!告訴大嫂,你是不是和游炙桀……”唐歡歡興奮地問著。
  “大嫂,你——”尉童希紅著小臉蛋。
  “一定是這樣的,老公,你說我講的對不對?”唐歡歡看出尉童希的羞澀神情,那是經歷過愛的滋潤才會有的表情,她也是過來人,所以她清楚得很。
  “歡歡,別逗小希了。”尉◇炎當然也看得出來,只是不想明講罷了。
  “大哥,大嫂她在說什么?我怎么听得霧煞煞?”尉斐迪問。他覺得很不對勁,但他實在看不出來,難怪尉書亞常常說他少一根筋。
  “沒事的,斐迪。小希,我看你也累了,不如先上樓洗澡早點休息。”尉◇炎要尉童希上樓休息。
  “大哥,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尉斐迪大叫著。
  “我不是說沒事,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尉◇炎給了尉斐迪一個白眼。
  “好吧!”沒關系,我會去調查清楚。

  ------------------
  轉自書香門第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