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7節


  “爹地,我不管,我一定要嫁給游炙桀。你要替我想辦法,人家已經有兩個月的身孕,你要替女儿作主。”海咪咪哭著對父親說。
  “我的寶貝女儿,你說的是真的嗎?你已經怀有游炙桀的孩子?”海政寅不可置信地說著。他知道自己女儿的個性,她看上眼的人一定不會讓他白白溜走的。
  “是真的。我之前去檢查過,這是醫生開的證明書。”海咪咪拿起一張偽造的證明書。其實那是她威脅加利誘,迫使婦產科醫生簽下的;她根本沒有怀孕,而跟游炙桀發生關系的事,也是她自己胡說八道的。
  “真的是這樣?好啊!游炙桀那個王八蛋竟敢欺騙我女儿的感情,我絕不輕饒。”海政寅气憤地說著,一時忘了自己的女儿有可能會欺騙他。
  “爹地,你一定要替我作主,我一定要嫁給他,否則我就要去死。”海咪咪一臉正經地說。
  “乖女儿,爹地一定替你作主,我一定要游炙桀娶你。”海政寅安撫著女儿。
  “真的嗎?謝謝爹地。”海咪咪親吻著他,心中高興不已。
  哼!游炙桀,等著瞧吧!
   
         ☆        ☆        ☆
   
  鳳林學園的劍道部此刻正在舉行一場友誼賽,對手是修羅學苑的學生。這場比賽吸引鳳林學園的不少學生前來為自己學校的隊員打气,其中不乏愛慕劍道部社長段紀香和莫酈的女生。
  “莫酈,你要加油,如果你輸的話,有可能會被段學長罵。”尉童希關心著好友。
  “我才不怕他,你別忘了我的綽號叫‘莫神劍’,我怎么可能會打輸。”莫酈一副自信滿滿的表情。“對了,你最近和游炙桀發展得如何,有沒有繼續做愛做的事?”
  “討厭,你怎么滿腦子都是色情玩意!難道段學長沒有讓你感到很High嗎?還是你的欲望太惊人了?”尉童希笑著說。
  “拜托,你還敢捉弄我?快點老實說,不然我就搔你痒喔!”莫酈說完,准備開始搔痒行動。
  “我怕了你!前天我跟炙桀哥又發生親密關系,而且還是三次。”尉童希紅著臉說。
  “什么?!三次?是高潮三次,還是做愛三次?”莫酈好奇地問。
  “是做愛三次,高潮的話可能有十次吧!”尉童希回想起那天和炙桀哥兩人身体交纏的情景,原本已經很紅的小臉又變得更加緋紅,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生病了。
  “真厲害!那游炙桀的手技和吻技一定讓你如痴如醉……我還以為他坐辦公室可能沒有那么大的能耐,真沒想到他耐力十足。”莫酈一臉的曖昧。
  “換你說說你和段學長的事,我也好想知道,快告訴我嘛!”尉童希裝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樣求著莫酈。
  “我和惡魔香,這……”
  “莫酈!”
  “好,我告訴你,但是你千万不可以告訴別人。就是——”莫酈才剛要說,便听到一陣響徹云霄的歡呼聲。
  “紀香學長,你好棒!”
  “紀香學長,我愛你!你是我的最愛!”
  只見段紀香正面帶微笑地向那些歡呼的女生致謝,看在莫酈的眼里覺得很不是滋味,他甚至還覺得那些女生很礙眼,最好統統消失。
  “酈酈,你在想什么?該你上台比賽了。”段紀香拍拍他。
  “別碰我!上台比賽就上台比賽。”莫酈立刻戴上頭盔護甲上場比賽,但他滿腦子都是那些女孩為段紀香打气的畫面,一時失神,對手的竹木劍一劈就劈在他的頭盔護甲上,他立刻倒了下來。
  看到此景的段紀香飛快地跑過去,他赶緊將戴在莫酈頭上的頭盔護甲脫掉,迅速抱著他到保健室。
   
         ☆        ☆        ☆
   
  “我怎么會在這里?”莫酈慢慢睜開眼睛,疑惑地問。
  “你剛剛昏倒了。段學長好擔心,馬上抱你到保健室。”尉童希誠實地告知。
  昏倒?呃!真的好像有那么一回事。
  “學長,謝謝你。”莫酈小小聲地道謝。
  “你沒事我就放心了。”段紀香撫摸著他的頭,表情明顯的松了口气。
  我以前怎么沒發覺,原來惡魔香是這么英俊。我的心是怎么了,為什么會怦怦跳個不停?莫酈的心悸動不已。
  “酈酈,為什么你的身体會那么熱?咦?心跳的速度也很快,不舒服嗎?”段紀香關心地問。
  “沒事,我沒事。”莫酈低著頭不敢看段紀香的臉,他怕看了之后心會跳得更快。
  “學長,莫酈他是在害羞,這是愛上學長你的表現,我以前也是這樣的。”尉童希掩嘴偷笑。
  “小希,你別胡說八道,我才沒有。”莫酈心虛的回答。
  “真的嗎?酈酈。”段紀香深情地看著眼前的人。
  “惡魔香,你少臭美,我才不會喜歡上你。”莫酈轉頭看著窗戶。
  “酈酈,要說就對著我說。”段紀香將莫酈的臉轉過來面對他。
  “我……”莫酈的臉開始紅起來。
  “我知道你是愛我的,從你的表情就可以知道。”段紀香情不自禁的吻上莫酈的唇。
  “有人在……惡魔香,住手!”
  但莫酈的唇繼續被段紀香吻住,一旁的尉童希則識相地走出去,并幫他們把門上鎖,以免待會儿有人誤闖,那可就不好玩了。
   
         ☆        ☆        ☆
   
  “小希,等等我。”
  “廷紳同學,有事嗎?”尉童希轉過頭,只見班上的洪廷紳向他跑來。
  “我喜歡你。”洪廷紳終于對尉童希表白。
  “喜歡我?”尉童希簡直是不可置信。他和洪廷紳同班三年,也沒听他說過,況且他對他只有朋友的感覺。
  “小希,我知道這樣做會讓你很為難,但我相信我并不比那位游先生差,請你給我一個机會好嗎?”洪廷紳看著尉童希。
  “廷紳同學,對不起。我想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我對你的感覺就像朋友一樣,我知道我說這句話會傷了你的心,但希望你能諒解。”尉童希一口气將話說完。
  “是這樣嗎?”洪廷紳的心像被刀子狠狠地割傷,他早就知道結局是這樣,只是他如果不說的話,便會覺得不甘心。現在,他覺得心中已經坦然許多。
  “廷紳同學,你還好吧?雖然我們做不成戀人,但我們還是可以當好朋友啊!”尉童希為他打气。
  “你說的一點都沒錯,我們還是可以做好朋友。”洪廷紳笑了笑。
  就在他們兩人一同步出校門時,突然有人擋住他們的去路。
  “你就是尉童希?”海咪咪打量著眼前的尉童希。哼!不過是長得有點像女孩子,憑什么和她搶游炙桀?
  “你是海小姐?”尉童希一眼就認出她,是上次在游炙桀辦公室的那位美艷女子。
  “我是要來跟你說,你最好給我离炙桀遠一點!”
  “我為什么要离炙桀哥遠一點?我們倆是真心相愛的。”尉童希大聲地宣告。
  “真心相愛?真是可笑!你們都是男人,你們永遠也無法在一起,因為這個社會還是不允許同性戀行為的。”海咪咪得意的說。
  “這位小姐,我告訴你,請你不要歧視同性戀者。”洪廷紳站出來為尉童希講話。
  “你算什么東西,敢用這种口气跟我講話?你不想活了嗎?”海咪咪馬上喚來兩個保鏢欲教訓洪廷紳。
  “海小姐,如果你是要來拆散我和炙桀哥,我可以清楚地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尉童希突然說。
  “是嗎?你可知道我和炙桀要訂婚的消息?”海咪咪斜睨著他問。
  訂婚?尉童希大感惊訝。不會的!炙桀哥說只愛他一人,絕不會愛上其他人,炙桀哥不可能會騙他。
  海咪咪見到尉童希開始動搖,她乘机繼續說:
  “我們下禮拜五就要結婚,我在兩個月前与他發生了關系,最近我到婦產科檢查,得知已經怀有兩個月的身孕,我昨天告訴阿桀,他還很高興他要做爸爸了。他只是想玩玩新花樣,才會和你發生關系的。”
  尉童希听完海咪咪的話后,他的心都碎了。
  他覺得自己好像傻瓜,游炙桀只是在玩他,等玩膩了就把他丟在一旁。
  這种酸苦的滋味他終于嘗到了,沒想到他付出的真心和真情,竟然換得如此下場……
  海咪咪很滿意尉童希的反應,決定再給他最后一擊。
  “對了,我和炙桀下禮拜五結婚,請你一定要賞臉來,再見。呵呵!”
  听到海咪咪最后那番話,尉童希終于承受不住失聲痛哭。為什么炙桀哥要騙我?他為什么要騙我?我好恨、好恨他!我和他在一起的歡樂時光也是他故意策划的嗎?
  洪廷紳只能在一旁不停安慰尉童希。他气游炙桀為什么要這么戲弄小希,他決定好好保護小希,不要讓游炙桀再傷害他。
  “我好累,你可以陪我回家嗎?還有,請你不要跟任何人說今天海小姐來找我的事,好嗎?”尉童希哭著說。
  “嗯。”洪廷紳摟著尉童希,陪他一同回去。
   
         ☆        ☆        ☆
   
  “小希,你怎么看起來沒有精神,是不是不舒服?”尉書亞擔心地摸著尉童希的頭。
  “我沒事,只是比較累,你不用太操心。”尉童希撒了個謊。
  “是嗎?今天怎么不是炙桀哥送你回來?”尉書亞問。
  他听到尉書亞講到游炙桀的名字,心便開始痛起來。不行!我一定要忍耐,不能讓小哥發現。“小哥,我想先去休息了。”他說完,便到浴室里。
  尉書亞覺得事情不太對勁,一定有什么事發生,因為他看到小希一听到游炙桀的名字,眼中閃爍著痛苦的神情,他決定要調查是什么事讓小希的行為變得如此怪异。
  在浴室的尉童希開始流下淚來,他真的很傷心、很難過、很痛苦,也很恨自己和炙桀哥。恨自己太過相信他的甜言蜜語,才使現在的他如此狼狽不堪;恨炙桀哥不應該欺騙他的感情,可如今他只能獨自品嘗這個苦果……
   
         ☆        ☆        ☆
   
  “二哥,你為什么擺出一副想殺人的表情?是不是艾烈克惹你了?”游樂琪問道。
  “那只猴子沒有惹我。”游炙桀不悅地說。
  “一整天都跟你在一起,我怎么可能會去煩阿桀?”艾烈克也赶緊出聲。
  “我記得你有好几次跑去小解,難道真的沒有嗎?”游樂琪笑著問。
  “天地良心!琪琪,要是騙你的話,嘉嘉就被人K!”艾烈克舉手發誓。
  “艾烈克,你好大的猴膽,竟然敢詛咒我?那我就建議大哥,不要讓樂琪嫁給你。”游嘉嘉好笑地說。
  “嘉嘉小美人,我剛剛說的話,你就當是在放屁,千万不要信。”
  “好耶!大姐,我全力支持你的決定。”游樂琪舉雙手贊成。
  “不要,小琪琪。”艾烈克馬上黏在游樂琪的身上。
  “你們吵夠了沒?”游炙桀火大了!今天他原本高高興興地要接小希回家,但等到他到達鳳林學園時,小希已經走了。等不到佳人的他,心中已快冒火,他們還火上加油地在一旁玩鬧。
  “二哥真的生气了。艾烈克,赶緊閉上你的大嘴巴。”游樂琪小聲地說。
  艾烈克也很識相地閉上嘴,乖乖的坐在游樂琪身邊。
  “阿桀,你的臉好臭,是不是剛剛沒接到小希?”
  游曜昕笑笑地說著。他一進門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能讓游炙桀的心情這么惡劣的,也只有尉童希才有這种本事。
  “你知道就好,別來煩我!”游炙桀說完便上樓,他不想待在這個令他感到厭煩的地方。
  “大哥,你說二哥是怎么了?”游嘉嘉問。
  “可能是他最近欲滿不求。”游曜昕表情坏坏地說。
  “怎么可能!前兩天二哥和小希才做過三次,難道他是种馬嗎?”游樂琪大笑。
  “是啊、是啊!”艾烈克則在一旁附和。
  三次呀?二哥可真行!游嘉嘉在心中大笑。
  “總歸一句話,你們最好不要去掃到台風尾,否則可是會很凄慘的。”游曜昕好心地提醒在座的每個人。
  而躺在床上的游炙桀則想著今天的事。為什么他會感到如此心神不宁、為什么他會有一种要失去小希的感覺?這是怎么一回事?是他在胡思亂想,還是有什么事情正在發生而他一點也不知情?
   
         ☆        ☆        ☆
   
  今天是假日,游炙桀一早便興高采烈地到尉童希的家中,准備与尉童希一同前往基隆。
  叮咚!門鈴聲響起,前來應門的是尉斐迪。
  他打開門,一看到是游炙桀,馬上大力地關上門,讓游炙桀當場吃了個閉門羹。
  “三哥,是誰啊?”尉書亞看著尉斐迪問。
  “一只丑陋又不要臉的大狼犬!”尉斐迪想哈啦過去。
  “我來看看是哪只丑陋又不要臉的大狼大讓你這么厭惡。咦?是炙桀哥啊?你先坐一會儿,我上去叫小希。”
  “來!炙桀哥,別理會那只毛毛虫,到里頭坐坐,我去叫小希下來。”尉書亞招待著游炙桀到客廳,而完全不把尉斐迪當成人,只把他當成空气一樣——視若無睹。
  “狼犬,你應該坐在地上,不是坐在沙發椅上。”尉斐迪一見到他立刻大聲地說。
  “那你不就要待在樹葉上了。”游炙桀也不甘示弱地回答。
  “你叫我待在樹葉上?好哇!咱們一對一,你要是輸了以后都不准來煩小希。”說完,尉斐迪脫下襯衫,露出他姣好的身材。
  “你現在是在蛻變嗎?恭喜、恭喜,你終于要成為一只人見人厭的蝴蝶了。”游炙桀才沒那閒工夫跟他決斗,他現在只想見到小希。
  “我在蛻變?你、你……”尉斐迪發現他的口才實在爛得可以,居然無法回應游炙桀的話,他決定拜書亞為師,努力學好罵人的功夫。
  樓上,尉書亞正在告知尉童希游炙桀到來的事。
  “小希,炙桀哥已經來了,赶快下來,不要讓人家等太久。”尉書亞催促著尉童希。
  “我不舒服,不想去了。”尉童希回答。
  “你不舒服?”尉書亞用手摸摸尉童希的額頭。“沒有發燒啊!小希,告訴我,你這几天怪怪的是和炙桀哥有關嗎?”
  “小哥,我真的不舒服,麻煩你去跟炙桀哥說下次我再陪他去,好嗎?”尉童希低下頭來。
  “這——好吧!我去和炙桀哥說看看,不過他可能會上來看你。”尉書亞一說完馬上到樓下通知游炙桀。
  游炙桀听到尉童希人不舒服馬上沖到樓上,想看看他的狀況,但他進不去,因為尉童希早就把門給鎖上。
  “小希,開門。”游炙桀在外頭拍著門。
  “炙桀哥,我休息一下就會好,你先回去吧!”尉童希小聲地哭著說。他不敢讓他听到他的哭聲,其實他真的好想開門擁抱他,但海咪咪的那些話仍深深地烙印在他心中,讓他的心好痛、好痛……
  “你先開門讓我進去。”游炙桀仍不死心地說著。
  “你回去吧!我累了,我想休息。”尉童希大聲地吼著,連樓下的尉斐迪和尉書亞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們馬上跑到樓上想了解到底發生什么事,而他們倆都很訝异,竟看到游炙桀被鎖在門外,不停地拍著門要求小希讓他進去。
  “你們都走開!我要休息!”尉童希大聲地吼著,里頭并且有東西摔碎的聲音。
  “小希,我是小哥,開門讓我進去好嗎?”尉書亞輕聲地說著。
  “如果是游炙桀欺負你,我絕對會海扁他一頓。”尉斐迪也擔心地說。
  “走開!別理我!”里頭仍傳出陣陣東西摔碎的聲音。
  “我們先下去,你好好休息。”尉書亞連忙拉著尉斐迪和游炙桀下樓。
  尉斐迪一到樓下,便開始大罵游炙桀:
  “姓游的,你是不是欺負我小弟了?”
  “三哥,你不要瞎攪和,給我冷靜地坐在這里。”尉書亞馬上制止尉斐迪。
  “我真的不知道小希在生誰的气,也不知道為何小希會變成這樣。書亞,你知道嗎?”游炙桀看著尉書亞擔心地問。
  “這——我也不太曉得,我會先去調查的。”尉書亞回答。他曾問過洪廷紳,但他似乎有所隱瞞,他直覺反應洪廷紳可能在說謊。
  “炙桀哥,真抱歉,我想請你先回去,改天如果小希比較冷靜時,我再帶他到你那儿。”
  “老五,你說什么?!”尉斐迪想阻止尉書亞愚蠢的決定,但他被尉書亞殺人的目光嚇到了。
  “那我先走了,如果小希的情況比較穩定,再通知我一聲。”游炙桀不舍地离去。
  尉書亞送游炙桀到門口,目送他离去。此時尉書亞的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        ☆        ☆
   
  “該死!”游炙桀扯下領帶,憤怒地將西裝拋至沙發上。
  他的動作使得在家的游樂琪和艾烈克當場嚇了一跳。
  “阿桀是吃了炸藥嗎?為何全身火藥味那么濃?”艾烈克小聲地問游樂琪。
  在一旁的游樂琪心里也納悶著,二哥不是要和小希一同去基隆,為什么又回來,而且還气沖沖的?
  “二哥,你沒事吧?小希人呢?”游樂琪离游炙桀遠遠的,他可不想馬上蒙主召見,他還想繼續在人世間享樂呢。
  “小希他人不舒服,這次的約會取消了。”游炙桀不悅地回答。為什么小希會如此生气?難道他遇到什么令他不高興的事嗎?
  “不舒服?”游樂琪簡直不敢相信他耳朵所听到的。
  “二哥,會不會是你不關心小希,還是你到處拈花惹草,讓小希吃醋,所以小希才會不理你?”游樂琪笑著問。
  “我才沒有!”游炙桀大聲的回答。
  他几乎天天到他校門口報到,怎么可能拈花惹草?他又不是游曜昕那個花心大蘿卜,整天跟在美少年的屁股后面!
   
         ☆        ☆        ☆
   
  尉◇炎已從尉斐迪和尉書亞的口中得知尉童希的情形。
  “告訴大哥,你怎么了,為什么今天會那么生气?把你收藏的琉璃藝術品摔碎呢?”
  “我只是最近比較煩躁,所以才會摔東西出气。”尉童希心虛地道。
  “是嗎?你知道你的房間里到處都是玻璃碎片,福嬸看到時還嚇了一跳,以為是遭小偷了呢!”
  “我——”尉童希低下頭來沉默不語。
  “小希,跟大哥說實話,那天你和洪廷紳回來之前到底發生什么事?”尉◇炎語气堅定地問。
  “我……沒有!大哥,對不起,我想先上樓休息。”尉童希馬上飛奔到自己的房間,并把門牢牢地鎖住。
  “老公,小希怪怪的,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唐歡歡擔心地問。
  “大嫂說的一點都沒錯,從剛才小希的表情就可以得知他隱瞞了一些事。”坐在尉◇@NB243B身邊的程樂樂也贊同地說。
  “沒錯,一定是那個游炙桀!一定是他讓小希生气的!”尉斐迪說出他的想法。
  “三哥,閉嘴。”尉書亞再度用眼神殺他。
  “大哥,我想這件事情一定不簡單。小希從那天之后就變得精神恍惚,我想一定有問題。”尉◇@NB243B說出他的想法。
  “我同意◇@NB243B說的話。書亞,你再查查看,除了問洪廷紳之外,再問問其他的人,比如莫酈,他可能也會知道。”
  “我知道了,大哥。我會去問莫酈,看他有沒有什么情報。”尉書亞點頭回答。

  ------------------
  轉自書香門第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