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8節


  “小希,你最近怪怪的耶!會長問我那天比賽時你發生什么事,但我根本不知道,所以只好來問你。”莫酈是奉尉書亞的命令,前來詢問尉童希。
  “莫酈,我只說一句話,如果你還當我是好朋友,就不要問我。”尉童希一臉正經地回答。
  “好吧!”
  “我只是吃不下罷了。”
  “對了,你最近怎么和洪廷紳走得那么近,小心你的愛人會吃醋喔!”莫酈調侃著他。
  “不要在我面前再提起游炙桀,我不想再听到有關他的事。還有,我和洪廷紳走得近又如何?難道我不能自己選擇朋友嗎?”尉童希激動地說。當他听到莫酈又提起游炙桀,他的心再次抽痛,可他已不想再為他哭泣、再為他流下一滴眼淚。
  莫酈簡直不敢相信,他記得劍道比賽那天,尉童希還高興地講著他和游炙桀的事,一副幸福甜蜜的模樣。怎么如今會有如此迥然不同的態度?不行,他得跟尉書亞報告一番。
  “莫酈,我不准你告訴小哥,否則我們就此絕交,以后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井水不犯河水,你懂嗎?”
  “我懂、我懂。”莫酈著實被尉童希的口气嚇了一跳。不行,為了小希好,他一定要告訴會長,就算被他討厭也沒關系。
  “今天食堂中心的大嬸說有新菜單,你待會儿要不要一起去?”莫酈問。
  “不了,我吃不下,我想獨自一人靜靜。”尉童希搖搖頭。
  “不行!你得再吃胖一點,你最近太瘦了。”莫酈拉著尉童希往食堂方向前進。
   
         ☆        ☆        ☆
   
  “小希,你也來呀?”洪廷紳剛好在食堂巧遇莫酈和尉童希。“這里還有空位,你們倆也一起坐吧。”
  “多謝啦!”莫酈拉著尉童希坐下。
  洪廷紳看到尉童希只拿著一盤水果和沙拉,忍不住問:“小希,你怎么吃那么少?”
  “是啊!你也幫我勸勸小希,你看他只吃一點點,那根本只夠塞牙縫,哪能滿足胃啊!”
  “莫酈說得一點都沒錯,你應該多吃一些東西。來,這個鹵雞腿給你,不許說不。”洪廷紳馬上拿起他的鹵雞腿給尉童希。
  “小希,你真幸福。”莫酈看到那只鹵雞腿,馬上流下羡慕的口水。
  “謝謝你,但我真的沒胃口,莫酈,你幫我解決吧!”尉童希把鹵雞腿轉送給莫酈。
  “謝謝你,來,啵一個。”莫酈當場給尉童希一個吻。
  “小心我告訴段學長,說你紅杏出牆,到時你可就慘了。”尉童希笑著道。
  “那個惡魔香敢再欺負我,我就一劍打在他頭上。”莫酈大聲地說。
  “酈酈,你說一劍打在誰的頭上啊?是我嗎?”段紀香突然從莫酈的后方站出來,并在莫酈的頸上吹气。
  “呃?惡魔香?”莫酈惊叫道。
  “廷紳,我們不要當電燈泡,這樣會妨礙莫酈和段學長的談情說愛,我們到別處去。”尉童希一說完,馬上拉著洪廷紳快速地离去。
  “小希,小希!”莫酈的呼喊聲只讓尉童希愈走愈快罷了。
  “酈酈,你覺不覺得小希最近几天怪怪的?”段紀香問道。
  “嗯。會長還要我問小希到底發生什么事,結果小希他不但不告訴我,竟然還威脅我不准再提起游炙桀的名字。惡魔香,你認不認為小希和游炙桀之間出了什么事,才會讓小希如此反常?而且會長還要我注意洪廷紳,他說洪廷紳一定也知道那天發生的事。”莫酈說。
  “難怪這几天我都看到游炙桀在校門當衛兵,但是都徒勞無功,因為小希早就和洪廷紳一起回家了。”
  “真的嗎?惡魔香,你沒騙我吧?”莫酈不信的看著段紀香。
  “是真的,如果你不信,可以問其他人,他們都有看到。”段紀香點點頭說。
  “你有沒有告訴會長?”
  “還沒有。怎么?你又想當廣播器啦?”段紀香摸著莫酈的頭問。
  “廢話,這么嚴重的事情當然要跟會長講,不然我會被他罵的。”莫酈一想到尉書亞罵人的功夫,他就害怕。
  另一方面,尉童希拉著洪廷紳來到天台——
  “小希,你干嘛那么緊張?”洪廷紳大口地喘气。
  “我只是想遠离莫酈他們,因為我小哥派他來探听那天的事。”尉童希也一樣大口喘气說。
  “什么?我還以為只有我一人被叫去會長室呢!”洪廷紳大叫。
  “小聲點,莫酈他還不知情,因為我沒告訴他那件事,我不想再和游炙桀有任何關系了。”尉童希語气堅定。
  “廷紳,你說小哥有找過你,你有跟他提起過什么事嗎?”
  “沒有,我完全照你的意思,沒有跟任何人說那天游炙桀的未婚妻來找你的事,你一定要相信我。”洪廷紳舉手發誓。
  “我相信你。但你千万記住不能和其他人說那件事,否則我們就不是朋友了。”尉童希威脅洪廷紳。
  “不會的,我不敢。”如果他告訴會長,那么他不能和尉童希做朋友,他已經無法和他在一起,說什么也要和他當好朋友。
  尉童希的腦海中又浮現游炙桀深情的臉。不要再想他了,尉童希,忘了他,也忘了你們之間的事情,就當作是做了一場夢,一場讓你有著痛苦回憶的夢吧!
   
         ☆        ☆        ☆
   
  會議室里,在台上的席@NB244B儒正認真地將報告這季公司的獲利狀況,但坐在椅子上的游炙桀卻完全沒有心思听。
  “夠了,我听不下去了,統統出去!”游炙桀大吼,讓台上的席@NB244B儒和台下聆听的其他人惊嚇住。
  “@NB244B儒,你和其他同仁先下去,我們會處理。”游曜昕馬上打發他們出去。
  “是的,總裁。”席@NB244B儒看到游曜昕眼中的同情与肯定,他覺得再苦也是值得的,至少還有人肯定他的努力。
  “我說二哥,你又怎么了?上次的企划案你還沒鬧夠嗎?”游嘉嘉生气地說。
  “是啊,誰又惹你了?”游樂琪也開口。
  “阿桀,你心里想說什么就說,我不會介意。”
  而游曜昕這出人意表的話,使游嘉嘉和游樂琪大感意外。奇怪,老哥不是最愛出鬼主意整二哥的嗎?
  “沒事。”游炙桀雖然嘴上這么說,但心里可不這么想。他已經有好几天沒和小希見面,為什么他要躲著他?為何要和他同學洪廷紳走得那么近,難道是他不再愛他?不,他絕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他不會將小希讓給任何人,就算要用鐵鏈將他綁在家里,不讓他和外面的世界接触也沒關系。小希只能屬于他一人,他不許他愛上其他人。
  “是嗎?那為什么你要那么生气、沖動呢?”游曜昕生气地說。
  “阿桀,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再把怒气發泄在公司同仁身上,否則我就叫小希不要理你。”
  游曜昕原本只是開玩笑,但听到這句話的游炙桀,突然沖向前去狠狠地將游曜昕拉起,他的眼神布滿駭人的殺气。
  “你說什么?有膽再說一遍。”
  “二哥,住手。”游嘉嘉和游樂琪赶忙上前將兩人架開。
  “二哥,你冷靜一點,大哥是跟你鬧著玩的。”大哥也真是的,明明知道二哥听到小希的名字就會抓狂,他還不知死活的挑釁,簡直不要命!
  “大哥的嘴就是愛胡扯,你別信他說的話。”游嘉嘉也加入勸說的行列。
  “這個殺人魔就交給你們,我要去休息了,拜拜!”游曜昕馬上溜出去。
  “你們兩個可以放開我了。”游炙桀總算恢复冷靜。
  兩人看到他已經恢复正常,所以很放心的將手放開。
  “嘉嘉,我先走了,剩下的就交給你處理。”游炙桀丟下一句話便离開,只剩游嘉嘉在一旁跳腳。
  “可惡!二哥你別跑。”
   
         ☆        ☆        ☆
   
  “真是,居然下起毛毛雨來。”尉童希嘟起小嘴抱怨。
  “沒關系啦,小希。反正我有帶傘,一定會安全把你送到家。”洪廷紳對著尉童希說。剛剛小希嘟起小嘴的模樣真可愛!
  “廷紳,還是你最好,你真是我的救星。為了報答你,我就勉為其難的親你一下。”尉童希真的在洪廷紳的臉上吻了一下,讓洪廷紳當場呆住。
  這一幕正巧被游炙桀撞見,他當場怒不可遏地沖向洪廷紳,給了他猛烈的一拳。
  “炙桀哥,住手,你這樣會殺了廷紳的。”尉童希拉著游炙桀的手,阻止他再次攻擊洪廷紳。
  “我要殺了他!小希,你不要阻止我。”
  啪的一聲,尉童希給了游炙桀一巴掌,讓他當場愣住。小希打他?竟然為了另一個男生打他?
  “廷紳,你有沒有事?你流血了。”尉童希赶緊拿出身上的手帕為洪廷紳擦拭。
  “我沒事。”洪廷紳忍著痛說。
  “小希,你過來,不要在那個人身邊。”游炙桀拉住尉童希,想把他拉到他身邊。
  “你走開!游炙桀,你為什么不分青紅皂白就打廷紳?你真是個混蛋!”尉童希气憤地大罵。
  “你說我不分青紅皂白打他?還有,你為什么要叫我游炙桀,你應該要叫我炙桀哥才對。”游炙桀抓著尉童希的手問。
  “放開我。游炙桀,我根本就不愛你,我愛的是廷紳,你快給我滾!”尉童希雖然這么說,但他心中卻是不停的反駁,不是這樣的,我是愛你的,炙桀哥!
  “你說什么?你不愛我愛他?你……”游炙桀气得將尉童希扛在肩上,迅速回到車上,命令席@NB244B儒開車,前往他另外一個住所。
  見到這個情況洪廷紳忍住痛起身想追上他們,但他因為一動就很痛,只有眼睜睜地看著游炙桀的車子駛离。
  “廷紳,你怎么受傷了?”看到洪廷紳倒在校園外的莫酈及段紀香,馬上沖向前觀看他的傷勢。
  “莫酈,你來得正好。游炙桀他很生气的帶走小希,我怕他會對小希做出不利的事。”
  “為什么會這樣?廷紳,我先帶你到保健室,你一路上再慢慢跟我說。學長,麻煩你去通知會長。”
  “嗯!”段紀香馬上赶到會長室。
  莫酈則攙扶著洪廷紳到保健室療傷,他听洪廷紳述說那天海咪咪來找尉童希談判,且威脅他不准再与游炙桀來往,讓尉童希認為游炙桀花心、不負責任;所以傷心欲絕,決定不再跟他來往……
   
         ☆        ☆        ☆
   
  天空突然下起雨,而車內的人正努力地掙扎。
  “游炙桀,你放開我!”尉童希拼命地想脫离游炙桀的掌控。
  “@NB244B儒,開快一點,到我另一個住處。”游炙桀下達命令。
  席@NB244B儒也只能乖乖地遵守,加快速度、踩著油門前進。
  “游炙桀,快放開我!”尉童希大叫。
  游炙桀面無表情地看著尉童希。為什么你要愛別人而不再愛我?我是這么真心的對你,你難道還不滿足?我要將你鎖在沒有人能救你的地方!游炙桀心中憤怒地想著。
  車子很快就開到游炙桀的另一個住處,游炙桀粗暴地將尉童希拉下車,并將他拖進門內。
  等到游炙桀帶著尉童希進門,席@NB244B儒才敢拿起手机打電話給游曜昕,要他們盡快赶過來。小希,你可千万要沒事啊!
   
         ☆        ☆        ☆
   
  游炙桀粗暴地將尉童希帶到他的房間,并將門反鎖。
  “游炙桀,你這樣叫作綁架知道嗎?”尉童希大喊。
  游炙桀寒著臉大吼:“小希,你剛剛在學校說那個叫廷紳的人是你的愛人,是真的嗎?”他多希望他說的話是假的。
  “你錯了,炙桀。我老實告訴你,我從頭到尾都沒有喜歡過你,這全都是你自己一個人自作多情罷了。”尉童希笑著說,其實他的心正淌著血。
  “你說什么?你有膽再說一次。”游炙桀逼近尉童希。
  “我愛的人不是你,而是廷紳……唔……”
  尉童希還沒說完,游炙桀便憤怒地吻住他的唇,但當他將舌頭探進時,尉童希狠狠地咬下去,使得游炙桀當場放開他。
  “該死的你!”游炙桀擦拭著嘴上的血漬,狠狠地給尉童希一巴掌。
  “這是我欠你的,我現在還給你,從今以后我們互不相干。”
  尉童希流著淚一講完話,馬上轉身欲离去,卻被游炙桀擋住。
  “你只屬于我,哪里也不准去。”游炙桀馬上扛起尉童希摔到床上,并將領帶扯下,緊緊地將尉童希的雙手綁在床架上,狠狠地將他身上的衣服撕裂,丟棄在一旁。
  “放開我!你要做什……”
  游炙桀用毛巾塞在尉童希的嘴里,使尉童希無法再說話。
  他慢慢吻著尉童希身体的每一處,雙手撫摸他的大腿。
  尉童希試圖用腳將游炙桀踢開,卻被游炙桀制止。他更是粗暴地吻著、愛撫著他,他先親吻他的櫻丘,而后改以嚙咬的方式折磨尉童希。
  許久,游炙桀才將塞在尉童希口中的毛巾拿下,“小希,你的身体是不會騙人的,它很誠實的告訴我,你是愛我的。”
  “我從來就沒有愛過你,這是你自己在作夢罷了。”尉童希原本處于恍惚的狀態,但當他听到游炙桀的話時馬上清醒。
  游炙桀憤怒不已,以粗暴的方式強暴了尉童希……
  高潮過后,游炙桀放開尉童希的手,面無表情地說:
  “你只是我發泄性欲的工具,在我還沒玩夠之前,你只能待在這里。”
  游炙桀的這番話深深傷害了尉童希,他原本閃亮迷人的雙眼頓時變得空洞無神,像是一個沒有靈魂的娃娃,封閉起自己的心,只流下兩行清淚,毫無焦距地看著地上。
  看在游炙桀眼里,他心中万分不舍,但他還是將狠話說出來。
  這時,游曜昕和尉斐迪等人撞開門,當他們看到尉童希的樣子,知道他們來得太晚了。
  “小希,你看著我,我是三哥,你听到沒?”尉斐迪試圖喚回尉童希的神智。
  “該死的游炙桀,你對小希做了什么?他為什么會這樣?”尉斐迪狠狠地揍他一拳,使游炙桀的臉上當場挂彩。
  下一秒,尉童希像發瘋般傻笑,然后沖出房門,跑到滂沱大雨的馬路上。
  尉斐迪与莫酈、段紀香馬上沖去追他。
  “二哥,你為什么要這樣對小希?你為什么不先問個清楚?你知不知道你已經傷害到他。”游樂琪生气地大吼。
  “阿桀,你這次真的太過分。”艾烈克也痛斥游炙桀。
  “你們只會說我,而小希呢?小希他腳踏兩條船,當我是笨蛋!”
  “小希愛的人是你不是我,他之所以會說謊騙你是因為……”
  洪廷紳將一切一五一十說出來,听得游炙桀不可置信。
  “你們都在騙我對不對?”游炙桀大叫。
  “你不信的話,可以去查查看。”尉書亞說完后便要帶著洪廷紳离開,在他們走到門口時,他又丟下一句話:
  “炙桀哥,小希永遠不會原諒你,你再也見不到他了。”
  “不會的、不會的!”游炙桀發狂地大叫。
  啪的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游曜昕一掌打在他臉上。
  “你鬧夠了沒?你只是想愛小希,但你有沒有為他想過?”游曜昕大聲地斥罵他。從他一接到席@NB244B儒的通知,他就知道一切都完了,就如尉書亞所說,小希再也不會原諒他。
  “我……”游炙桀說不出話來。是的,他從來沒有認真去了解小希的心,才會造成今天如此的結果。
  “我會在近期之內到尉家登門道歉,你就別去了。”游曜昕說完便轉頭离去。
  “二哥,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說你、怎么教訓你,我甚至想幫小希打你,你知道嗎?”游嘉嘉鎮靜地說著,隨后她也轉身离去。
  “二哥,我們走吧,別想那么多了。”游樂琪安慰游炙桀。
  “@NB244B儒,我要你立刻去查海咪咪是不是有找過小希,還有,如果她真的騙小希,那么就下封殺令,斷絕和海氏企業的貿易往來;并告知全球任何企業,如果再与海氏有所來往,也列入炙揚的拒絕往來戶。”
  “是的,總裁,我馬上照辦。”席@NB244B儒轉身离去。
   
         ☆        ☆        ☆
   
  尉童希回到家中已經第三天,但他仍像行尸走肉般,整天待在自己的房間。
  這三天來,他不吃、不喝、不睡,只是兩眼空洞無神地看著前方。現在的他完全將自己關在象牙塔中,不与外界有所接触。
  尉氏兄弟看在眼里,皆万分不舍。當那天小希被尉斐迪送回家中時,每個人都嚇到了,小希全身濕漉漉不停發抖,雙手有明顯的瘀青,還不時傻笑,任何人叫他都沒有反應。最后,他們從尉斐迪的口中得知游炙桀對他所做的事后,當場怒不可遏,后來由尉書亞出面保證游氏兄弟會在近期之內到訪,才使得大伙儿的怒气暫時壓抑下來。
  “小希,你已經三天沒吃任何東西,三哥特地吩咐福嬸做了你愛吃的粥。來,三哥喂你吃。”尉斐迪試圖誘他將眼前的粥給吃下。
  尉童希還是沒反應,尉斐迪只好強迫他喝下,但尉童希馬上又將送進口中的食物全數吐出。看得尉斐迪既無奈又不舍,他現在手上還吊著營養點滴,而這也只能暫時供應他的体力罷了。
  他緊緊地抱著尉童希,“小希,你要振作一點,不要將自己的心鎖住。你知不知道每個人都很擔心你?他們也跟你一樣快沒有胃口了。你快清醒吧!”
  尉童希仍毫無反應地看著前方。
  “三哥,沒有用的,我已經一整天陪在小希身邊開導他,但還是徒勞無功。”尉書亞走進房說著。小希不只是家中的寶貝,也是他最疼愛的小弟,現在變成這副模樣,他比任何人都要傷心難過。
  “都是你的錯!書亞,當初我死都不讓小希和姓游的在一起,為什么你們每個人都不听我的勸?現在呢?”尉斐迪沖上前去抓起尉書亞的衣領,气憤地吼著。
  “有一部分的确是我的錯,但小希和炙桀哥也都有錯,那個海咪咪也有錯。小希他不應該不信任炙桀哥對他的愛,而相信海咪咪惡意的欺騙;炙桀哥沒有事先了解、調查清楚整件事情,才使得小希再受到傷害;海咪咪這個女人,我不用多說,他們的家族企業已經全毀在她的手中。”尉◇炎在小希出事的當晚,便對公司下達一個重要的命令——拒絕与海氏企業往來。
  另外,也通知其他企業公司,不許他們与海氏再有任何往來。
  “尉書亞,你和那個姓游的一樣,都不是好東西。”尉斐迪仍咬牙切齒地說。
  “三哥,我們先下去,讓小希好好休息。”尉書亞拉著尉斐迪一同离開尉童希的房間。
  “大哥,我要親手殺了游炙桀這個偽君子。”一到樓下,尉斐迪便气憤地宣告。
  “斐迪,你冷靜一點。”尉◇炎制止他。殺了他有用嗎?能讓小希的心再活過來嗎?他心里很清楚,解鈴還須系鈴人,小希的心病必須要游炙桀才能治療。
  “難道你們要這么算了嗎?原本我以為,只要小希幸福就好,但沒想到那個天殺的游炙桀竟然敢傷害小希,我絕不原諒他。”尉斐迪愈想愈無法忍受。
  “老公,我好怕,三叔他好凶喔!”唐歡歡害怕地窩在尉◇炎怀里發抖。
  “斐迪,你小聲點,歡歡她已經怀孕,我可不想讓小孩生出來后跟你一樣坏脾气。”
  “是啊,三叔,你現在要想想家中有兩個孕婦喔。”程樂樂笑著說。
  “樂樂,你說什么?”尉◇@NB243B一臉興奮地看著愛妻,難道他要做爸爸了?
  “我今天和樂樂一起去婦產科檢查,醫生說我們倆都怀孕了,而且還是雙胞胎。”唐歡歡高興地宣布。
  “真的嗎?太好了。”尉◇@NB243B開心地親吻程樂樂。
  “是真的!有三個月了,醫生還說寶寶很健康。”程樂樂開心地回答。
  “太好了,我終于要做爸爸了!”尉◇@NB243B摟著愛妻高興不已。
  “這真是個好消息。如果小希能好的話,會是更好的消息……”尉堪优難過的說著。
  “大哥,我有事跟你說,你可以到我的房間來嗎?”尉書亞突然說道。
  尉◇炎點點頭,便和尉書亞一同离開。
  “老公,你認為五叔會跟大伯說什么?”程樂樂問身旁的尉◇@NB243B。
  “是啊!二叔,你和◇炎是雙胞胎,一定有心靈感應,你想想嘛!”唐歡歡也在一旁說著。
  “這——我不清楚,但我猜應該是和小希有關的事情才對。”尉◇@NB243B回答。

  ------------------
  轉自書香門第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