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9節


  “書亞,你想說什么?”尉◇炎開門見山地問。
  “我要跟你談有關小希和炙桀哥的事。你一定也想讓小希赶快好起來,并且跟炙桀哥恢复以往的感情,對吧?”
  “你想說什么就說吧!”
  “大哥,附耳過來。”于是,尉書亞說出他的辦法。
  “這真的可以嗎?我怕小希會承受不住。”尉◇炎十分擔心。
  “大哥,你放心,這招叫‘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保證小希和炙桀哥一定能恢复跟以前一樣甜蜜的生活。”尉書亞拍著胸脯保證。
  “好吧!這件事我就交由你全權處理,記得別讓家中其他人知道。”尉◇炎提醒。
  尉書亞點點頭。不過,他還必須通知某人才行,呵呵!
   
         ☆        ☆        ☆
   
  海咪咪和海政寅高興地前往游炙桀的辦公大樓。她收到消息,游炙桀找她有事,難道是游炙桀回心轉意,要与她結婚?
  “桀,我好高興,你找我來是不是要跟我說我們倆的婚事?”海咪咪一副幸福的模樣。
  “@NB244B儒,把你所搜集到的資料,一一詳細地念出來給這對父女听听。”游炙樂坐在沙發椅上,眼中流露出駭人的光芒。
  “是的,總裁。”席@NB244B儒遵照游炙桀的指示,將海咪咪對小希撒的謊及謊騙海政寅的話一五一十地說出。
  海咪咪听得額上不斷冒著冷汗,神情開始緊張起來。
  “以上這些就是海咪咪小姐所做的事。”席@NB244B儒終于說完,他花了兩天的時間調查才得知的。
  “這……桀,你不要听這個秘書說的話,他是騙人的。”海咪咪辯解。
  “是嗎?王醫生,你可以出來了。”游炙桀面無表情地請在會客室的婦產科醫師王德望出來。
  海咪咪一看到眼前的人當場嚇一跳,差點跌坐在地上。
  “咪咪,這是怎么回事?剛剛席秘書說的話是真的嗎?”海政寅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女儿。
  “爹地,我沒有說謊。”海咪咪仍矢口否認。
  “海小姐,你不用再狡辯,我已經跟游先生說清楚。是你威脅我,要我偽造一張文件證明你有兩個月的身孕,你還給我兩百万元元當作是報酬。”王醫生說道。
  “他說謊。爹地,你要相信我。”海咪咪馬上使出她最擅長的撒嬌。
  但海政寅并不相信,因為事實已擺在眼前。
  “咪咪,你老實回答我,不許說謊。你說你有兩個月的身孕,是不是騙人的?還有,你跟游炙桀是不是根本沒有發生任何親密關系?”
  “爹地,我……”海咪咪點頭默認,她知道現在已無法再說謊下去。
  “咪咪!”海政寅生气的喝斥女儿。“游先生,真抱歉,造成你的困扰。”他壓低女儿的頭向游炙桀致歉,然后迅速帶著她离開。
  “游先生,我先走了。”王德望也跟著离開游炙桀的辦公室。
  “@NB244B儒,小希現在怎么樣?我好想知道他現在的情形。”游炙桀沙啞地問。
  “我有問過小希的同學和尉書亞,他們都說小希的狀況并不是很好,已經四天沒有上學了,而且……”席@NB244B儒不敢往下說,他怕游炙桀會先拿他下手。
  “而且怎樣?快說。”游炙桀一听到他已經有四天沒去上學,心中感到緊張万分,難道小希出了什么事?
  “他已經四天沒進食、也沒睡過,現在他只有靠著營養點滴維持体力。”
  他的小希為什么會這樣?難道是上天給他的處罰嗎?如果要罰就罰他,不要讓他的小希變成這樣。
  “總裁,我認為您應該去看看小希,跟小希道歉,這樣小希或許就會原諒您了。”席@NB244B儒小小聲的說。
  “@NB244B儒,我們到尉家,我要當面向小希認錯。”游炙桀馬上拉著席@NB244B儒离開。
   
         ☆        ☆        ☆
   
  當尉家的門鈴聲再次響起,尉斐迪赶去開門,當他看到是游嘉嘉和游樂琪与艾烈克時,他大叫:
  “喂,姓游的,你們怎么老是冤魂不散?又想要來傷害小希嗎?”
  眼前的人就是尉斐迪嗎?她記得樂琪說他的綽號叫毛毛虫,還真像!游嘉嘉在心中偷笑。
  “毛毛虫先生,我是代表我大哥前來慰問小希,順便來看看小希現在的情形。”游嘉嘉露出迷人的笑容。
  尉斐迪看呆了。清醒點!
  “樂琪,你們到樓上看看小希,這只昆虫就交給我。”游嘉嘉趁尉斐迪失神時,赶緊催促游樂琪和艾烈克。
  “等等。”尉斐迪見狀馬上上前阻止,卻被游嘉嘉擋住。
  游嘉嘉將身体貼在尉斐迪的胸膛說:“我的頭好痛,毛毛虫,你可不可以扶我進去休息?”
  “好,請進。呃……不對!你給我滾出去。”尉斐迪馬上改口。可惡!他是怎么回事?居然會上當!可是她的身上好香,像是茉莉的香味……別想、別想!尉斐迪,赶快把齷齪的思想丟出去。
  “毛毛虫,快進來,難道你想喂蚊子嗎?現在傍晚的蚊子可是很厲害的。”游嘉嘉坐在里頭笑著。她早就趁他不注意時進屋了。
  “你……惡女!”尉斐迪指著游嘉嘉大叫。
  已坐在里頭和尉書亞談天、喝著茶的游嘉嘉,則是笑嘻嘻地看著尉斐迪生气的臉。
  他果然很容易生气。真好玩!
  “毛毛虫,別那么小心眼。你看,書亞就跟我那么好,你要不要也來試試?”
  “惡女,你不要找借口。書亞,你竟然還請她喝茶,你真是气死我了!”尉斐迪生气地坐在沙發上。尉書亞,你的毛手竟然放在她的肩上,你簡直是——呃?我在想什么?難道我愛上那個惡女了?不會的!
  “三哥,你怎么一直盯著嘉嘉姐看?這樣是很不禮貌的。”尉書亞故意調侃道。他已看出斐迪喜歡上游嘉嘉,但沒有想到他的嘴還是一樣臭。
  “惡女,你老哥不是要親自來道歉,為什么只有你們來?”尉斐迪問。
  “我大哥他去日本了。”游嘉嘉回答。
  “他去日本干嘛?找歌舞伎還是找龍貓去坐龍貓公車?”
  龍貓公車?哈哈……笑死人了!他只是去找某人罷了。
  “惡女,你在笑什么?笑我蠢嗎?”尉斐迪看著眼前傻笑的游嘉嘉,他竟然有一股想要吻她的沖動,好讓她再也笑不出來。
  “我大哥他去找阿修羅。”游嘉嘉正經地回答。沒錯,右京生气的時候就像阿修羅般想殺人。
  “阿修羅?那是什么玩意?可以吃嗎?”尉斐迪感到疑惑。
  可以吃?!我的媽呀!尉斐迪的腦中只有吃嗎?好好笑喔!游嘉嘉因為忍不住,所以大笑出聲。
  “書亞,難道我有說錯嗎?”尉斐迪問尉書亞,而尉書亞則賞了他一個大白眼。
  “蠢豬,我真是服了你!阿修羅是用來形容一個人的。”
  游嘉嘉則點頭表示沒錯。
  “嘉嘉,你們就留在這儿吃飯,大哥他們一會儿就回來。”尉書亞建議。
  今晚,他一定會讓小希恢复正常……
   
         ☆        ☆        ☆
   
  “小希,我是樂琪啊!我和艾烈克來看你。”游樂琪傷心地看著尉童希。
  “小希,我表演一段你最愛看的猴子舞給你瞧瞧。”艾烈克馬上手舞足蹈地跳著,但是仍然沒有得到尉童希的任何反應。
  “艾烈克,怎么辦?小希為什么會變成這樣?你快想想辦法,你不是醫生嗎?”游樂琪問艾烈克。
  艾烈克搖搖頭,“樂琪,我沒有辦法。雖然我是醫生,但我無法幫他撫平心里的傷,只有阿桀才有辦法。”
  “二哥?不可能!小希現在連听到二哥的名字都沒有反應,怎么有可能因為二哥而恢复清醒。”游樂琪搖搖頭否決艾烈克的話。
  “樂琪,你听我說,中國人不是有句話——解鈴還須系鈴人,阿桀就是那個系鈴人,他一定會有辦法。”艾烈克摸著游樂琪的頭說。
  “我真的希望二哥能有辦法幫小希。”游樂琪哭著說。
  “乖乖,別哭了。”艾烈克擦去游樂琪的眼淚。
  不一會儿,他們听到門外游炙桀和尉◇炎吵鬧的聲音,連忙跑到窗戶旁,看到游炙桀和尉◇炎正僵持不下地對峙著。
  “小希,你快來看,二哥他來了。”游樂琪赶忙將尉童希攙扶到窗戶旁。
   
         ☆        ☆        ☆
   
  外頭正下著滂沱大雨,尉家的門口站了兩個人,一個是想要見小希的游炙桀,一個則是擋門的尉◇炎。
  “讓我見小希,我要見他。”游炙桀大叫。
  “你沒有資格再見小希,我想他也不愿意見你。”尉◇炎干脆的拒絕他。
  “我要親自向他道歉。”游炙桀沖上前去,卻被尉◇炎狠狠地揍了一拳。
  “道歉?我看不必了。小希被你害得還不夠嗎?你知不知道他現在變成什么樣子?一個沒有靈魂的人!不會笑、也不會哭,你已經傷害了我們最寶貝的弟弟,我絕不會讓你見他。”尉◇炎大聲地吼叫。
  一旁的尉斐迪嚇呆了。他沒想到大哥會如此對待游炙桀,還揍了游炙桀,他有點同情站在雨中的游炙桀。
  “大哥,我……”
  尉斐迪想說什么,馬上被尉◇炎打斷。“閉嘴!”
  “請你讓我見見小希好嗎?”游炙桀說完,馬上跪在地上求尉◇炎。
  在場的游嘉嘉當場流下眼淚,“二哥,你快起來,◇炎哥他是不會讓你見小希的。”她從來沒有看過二哥這么低聲下气過。
  “不!沒見到小希我絕不起來。◇炎,你要我怎么做,你才會讓我見小希?”游炙桀問著尉◇炎。
  “只要你死,我就會讓你見小希。”尉◇炎話一說完,馬上扔了把刀子在游炙桀面前。
  “為了見小希,我什么都愿意做。”游炙桀二話不說地拿起刀子往身上一刺,腹部立刻流下大量的血……
  站在窗旁的尉童希看到游炙桀自殺的舉動時,忽然激動地大叫,丟下錯愕的游樂琪和艾烈克沖下樓。
  “不要、我不要!”他飛快地跑到門口,抱著游炙桀大聲地哭喊著:“炙桀哥,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下一秒,他便昏倒在游炙桀的怀中。
  “小希、小希,你醒醒,小……”游炙桀輕拍尉童希憔悴的臉,但隨后他也因為失血過多而昏倒。
  “快送他們倆到醫院去,快!”尉◇炎大吼。
  他們赶緊將昏迷的兩人送到誠馨醫院。
   
         ☆        ☆        ☆
   
  “嗯……”游炙桀慢慢睜開雙眼,他感到腹部一陣疼痛,額頭不斷冒出冷汗。
  游炙桀看著眼前的人。他不是在小希家嗎?他還看到小希沖到他身邊哭著叫他不要死,為什么現在他在醫院呢?
  “阿桀,你真幸運。還好只受一點小傷,住一個月你就可以回去了。”艾烈克笑著向他解釋。
  “是啊!二哥,你可真是從鬼門關走了一遭。還好書亞算得准,他說你連閻王爺都不收,所以才能再見到你心中想見的人。”游嘉嘉邊流淚邊微笑地說。
  “小希他在哪里?我要見他。”游炙桀不顧傷口的疼痛,急于想了解尉童希現在的情形。
  “小希就在你身邊。”尉書亞指著躺在另一張病床的尉童希,現在尉童希正在安穩地沉睡著。
  “小希!”游炙桀想起身到尉童希的身旁,卻被尉斐迪制止。
  “你難道還想讓小希再難過傷心一次?好好療養你的傷口。”
  呃?游炙桀看著尉斐迪。他為什么會對他如此好?好到令人不敢相信!他的腦筋秀逗了嗎?
  “你是笨蛋嗎?我說的是道道地地的中國話,我叫你好好療養你的傷口。”尉斐迪又說了一次。難道他因為流血過多而腦袋變笨了嗎?
  “不,我想到小希身旁看他。”游炙桀搖搖頭。
  “好吧!我們這些人就識相點,不要打扰他們。”尉◇炎說完后,一伙人便离去,只留下游炙桀和尉童希兩人。
  游炙桀走到尉童希的病床邊,當他看到他消瘦的臉龐以及雙手的瘀痕,心不禁痛了起來。這一切都是他的錯,是他讓小希受到如此的傷害,這一生,他都無法原諒自己!
  等到小希清醒,他一定要好好的跟他說——我愛你……
   
         ☆        ☆        ☆
   
  “不要、不要!我不要你死……”尉童希大聲叫喊。他夢到游炙桀全身是血的倒下來,而他完全無法靠近游炙桀的身邊。
  “小希、小希,你醒醒!”游炙輕拍他的臉,他知道他在做惡夢。
  “不要、不要!”尉童希仍繼續喊叫。
  游炙桀沒辦法,只好吻上尉童希的唇,試圖安撫他。
  尉童希真的乖乖安靜下來,他慢慢地睜開眼睛,當他看到游炙桀時,不敢相信地伸手摸著他的臉。“炙桀哥,你沒死?我是不是在做夢?”
  “你沒有在做夢,你摸摸,我有心跳,還有体溫呢!”游炙桀將尉童希的手拉到他的胸前,讓他感受到他心跳的脈動。
  “你沒死?!”尉童希喜极而泣,抱著游炙桀大聲地哭。他真的好怕!當他看到他刺了自己一刀時,他終于掙脫自己的束縛,從象牙塔里走出來。
  他不要他死,就算炙桀哥真的不要他,他也不要他死;如果上天要炙桀哥死的話,那他也要与他共赴黃泉。
  “小希,別哭。我好擔心你,你知不知道?當我知道你不吃、不喝,像個沒有靈魂的人時,我的心像被人用刀狠狠地猛刺,我好害怕失去你。”游炙桀親吻著尉童希。
  “我——”尉童希難過地道:“我們倆的愛根本是個錯誤,你應該娶妻生子的。如果我硬要跟你在一起,只會害了你。”
  “誰說的!我知道是海咪咪那個女人惹的禍。她為了讓你和我分開才故意那樣說,為什么你不告訴我?你的任何事我都想參与跟關心,我才不管世人的眼光。我說過,我只愛你一人;如果你死了,我也絕不苟活,不管是天堂還是地獄,我都會去找你。”游炙桀激動地說。
  “炙桀哥,我……”尉童希抱著游炙桀,“我也和你一樣,如果這個世上沒有你,那我也沒有繼續活下去的理由了。”
  “我只希望你能原諒我那天無情的對待。”游炙桀跪了下去。
  “炙桀哥,你不要這樣子,你的傷還未痊愈,這樣傷口會再流血的。”尉童希赶緊上前要扶起游炙桀,但游炙桀仍是不肯起來。
  “小希,如果你不原諒我,我就一直跪在這里。”
  “我原諒你,我早就原諒你了。我現在才知道,你是真的愛我。”尉童希哭著說。
  “真的?小希,我好高興。”游炙桀高興地想將他高高舉起,但礙于他的身体無法負荷才作罷。
  “炙桀哥,我有話跟你說。”
  游炙桀聞言,乖乖地靠上前。
  尉童希突然吻住他,他愣了下,也立刻深情地回吻他,想將這些日子以來的相思全傾注在這一吻上。
  尉童希慢慢地將游炙桀身上的衣物褪去,游炙桀卻在此時開口:“小希,你的身体還沒完全复元。”
  “沒關系,我可以的。我只是擔心你的傷口……”
  游炙桀深情地看著尉童希,“沒關系,就算傷口再裂開也無所謂。”說完,他再次吻上尉童希的唇。
  “小希,我愛你……”
  “炙桀哥,我也愛你……”就在兩人說完彼此的表白后,登上高潮的樂園……
   
         ☆        ☆        ☆
   
  “書亞,真的跟你說的一模一樣,他們倆昨天……嘿嘿!”艾烈克曖昧地笑了笑。
  艾烈克、游樂琪、游嘉嘉、尉斐迪和尉書亞等五人,此刻正在游炙桀和尉童希的病房中。
  “書亞哥,你真是料事如神,請收我為徒吧!”游樂琪馬上要拜尉書亞為師。
  “唉,這算什么?我告訴你一件事……”尉書亞小聲地告訴游樂琪一件天大的秘密。
  “真的嗎?”游樂琪听完,好笑地問。
  “我的夢可是很靈的。”尉書亞得意的回答。
  “琪琪,告訴我嘛!”艾烈克黏到游樂琪的身邊。
  “樂琪,好東西應該要与好朋友分享。”游嘉嘉點頭附和。她其實很想知道到底尉書亞告訴樂琪什么事,因為她剛剛突然覺得背脊有一股寒意,該不會是在講她吧?
  “書亞,我也要听。”尉斐迪也跑到尉書亞身旁。
  “好啊!事情是這樣的……”尉書亞一五一十地告知。
  “真的嗎?嘿嘿!”尉斐迪看著游嘉嘉發笑地道。原來他和嘉嘉以后會是……太好了!
  游嘉嘉看到尉斐迪對著她笑,只覺得他像個白痴。
  在病床上的游炙桀和尉童希早就醒來了,但礙于有五個人在場而不敢起身,因為他們倆的衣服都在床底下,怎么可能拿得到?
  尉童希于是趁大家不注意時要求游炙桀起來將床底下的衣服拿出來。
  “恩愛夫妻!怎么?臉紅啦?”尉書亞取笑道。
  “小哥,我……”尉童希紅著臉將棉被拉蓋住臉。
  “炙桀老弟,我寶貝弟弟就交給你了,但我警告你,可不准再像上次一樣。”尉斐迪拉著游炙桀的手說。他現在要好好的跟游炙桀打好關系,這樣才追得到心目中的佳人。
  尉斐迪說什么?他沒听錯吧!叫他炙桀老弟?難道是有求于他?呵呵!出運羅!游炙桀在心中樂著。
  “三哥,你怎么對炙桀哥那么好?你吃錯藥了嗎?”尉童希好奇地問。奇怪,三哥不是一向很討厭炙桀哥嗎?
  “三哥他終于想通了,他決定祝福你們。”尉書亞開口解釋。
  一旁的尉斐迪則猛點頭。
  “那我們再來睡個回籠覺吧。”游炙桀立刻鑽回被窩親吻尉童希。
  “討厭,有人在啦!”尉童希立刻拉起棉被蓋住兩人,以免春光外泄。
  “那我們就不打扰了,拜拜!”尉書亞識相地帶著其他人出去。
   
         ☆        ☆        ☆
   
  “我不要穿那件衣服。”尉童希大叫。
  “小希,這是三哥特別為你做的,是粉紅色的新娘禮服耶!炙桀老弟,幫我捉住小希。”
  “好。”游炙桀一手抱住尉童希,親吻尉童希的唇。
  “炙桀哥,你竟然幫三哥欺負我!”尉童希嘟起小嘴。
  “沒有啊!我只是想看看你穿上新娘禮服的樣子。”
  “哼!”尉童希轉過臉不讓游炙桀親他,但他不管轉向哪儿都會被游炙桀親到。
  “真幸福。老公,我們也來玩親親。”唐歡歡說完馬上吻住尉◇炎,尉◇炎也回吻她。
  “對了,大哥,你有通知老爸和老媽他們嗎?”尉◇@NB243B問。
  “嗯。老媽很興奮,還說要赶回來看看她寶貝儿子的愛人。”尉◇炎點頭。
  “那炙桀哥父母那邊呢?有通知嗎?”尉書亞問。
  “嗯,但他們只是給我們祝福,因為他們倆還在環球旅行,暫時赶不回來。”游炙桀笑著回答。
  “炙桀哥,我們也去蜜月旅行,好嗎?”尉童希撒嬌道。
  “好啊!可是你要給我報酬,而且是立刻。”游炙桀話一說完馬上扛著尉童希到房間去,鎖上門,准備進行愛做的事,而外頭的人則全趴在門邊偷听。
  “他們倆又在玩2P游戲了。”
  “沒錯。”游曜昕高興地回答。
  “惡女,我們也來玩。”尉斐迪提議,馬上換來一巴掌。
  “去死吧,毛毛虫。要玩去跟你的同類玩,昆虫和人類可是不同种的。”游嘉嘉嘲諷道。
  “是啊、是啊!”其他人不禁被他們逗笑了,他們知道不久后又將有一對情人產生。
—完—

小紅帽劇場(搞笑版)

冰筑

  出場人物:小紅帽(尉童希)、大野狼(尉斐迪)、老奶奶(游炙桀)、獵人(尉書亞)、告密母狼(游嘉嘉)。
  小紅帽(尉童希):青天高高、白云飄飄……
  大野狼(尉斐迪):好可愛的小紅帽喔!(有口水流出)嘿嘿!我得想個點子來騙小紅帽,到時候我就可以……
  大野狼(尉斐迪):親愛的小紅帽,你在干嘛?
  小紅帽(尉童希):我要到老奶奶家。
  大野狼(尉斐迪):可是你的服裝好像不太合适。來,我這里有一些很可愛的衣服,像是熊熊裝喔!
  小紅帽(尉童希):熊熊裝?!哇!我要去!(眼睛閃閃發亮)
  于是小紅帽笨笨地跟大野狼一起到他的魔窟。
  一進去之后,大野狼馬上變臉,扑向小紅帽。
  大野狼(尉斐迪):來,小紅帽,別怕,我會好好對你的。來!
  小紅帽(尉童希):奶奶,救我!
  就在小紅帽危急之時,老奶奶、獵人和告密母狼來到。
  老奶奶(游炙桀):不要臉的禽獸,看我正義的一拳!(大野狼飛出去)小紅帽,你沒事吧?
  小紅帽(尉童希):嗯。
  老奶奶(游炙桀):走,我們回家玩親親。
  說完后,兩人便親密地离去。
  獵人(尉書亞):笨狼,竟然敢逃跑!走!跟我回去。
  大野狼(尉斐迪):不要!我都還沒碰到小紅帽的手。天啊!不公平!
  告密母狼(游嘉嘉):嘿嘿!自作孽不可括。活該!去死吧!
  獵人回去后將大野狼賣到馬戲團表演,以示懲罰,從此馬戲團里便傳出大野狼的哀號聲。
   
         ☆        ☆        ☆
   
終于……

冰筑

  我終于出第一本書!心中真是高興万分,尤其是接到消息的第一晚簡直是興奮得輾轉難眠。記得第一天投稿時還信心滿滿,結果到了第五天的時候,我想可能沒有被錄取,所以就放棄了希望;但沒想到禮拜三便接到育貞姐的通知。呵呵,請容我大叫三聲:耶!耶!耶!
  其實在寫這本書的時候,正好在我考完二技聯招的時候,當時我想考試的成績應該是不理想,所以便興起寫小說的欲望;這种類型的小說我還是第一次寫,共花了將近兩個多禮拜的時間寫完。(當然有時是每天花將近十二個小時的時間)還因此瘦了三公斤,嘿嘿!
  這本書的第一位讀者是我的一位鄰居,她看完后還跟我說可不可以讓尉童希變性!呃?這個……我只好冒著生命危險去問游炙桀本人。結果請各位讀者猜猜看我怎么了?想當然我鼻青臉腫地去見鄰居,因為游炙桀說:要變性你自個儿去變,別把我的小希變成女人!如果你還是不死心的話,我會把你送去ET生存的地方。所以我只好乖乖地听從這位暴力男的威脅。
  我另外一位朋友還問我說:嘿!老大,他們倆是怎么做愛做的事?Oh!MyGod!這、這教我怎么形容呢?我只好當場笑她:你的腦子里裝的只有色情玩意嗎?還是你想親自觀摩他們倆的做愛情形?那你就自個儿去!我可不要再像上次一樣變成肉圓頭回來,或是像南方四賤客的阿尼,每次都支离破碎;唯一不同的是,他是可以隨時复活的卡通人物,而我可是人耶!所以請可怜可怜我吧!別叫我去做不可能的任務。
  其實我是不會反對同性戀或是异性戀,因為他們(她們)的愛跟正常人是一樣的,只是所愛的人不同,他們愛的人是同性罷了。所以請各位不要以奇怪的眼光看他們喔!請祝福他們(她們)!
  還有我想推荐一本不錯的書,那是我在二專時看到的,我還反复看了好几次呢!書名是《火的朝代》。作者和出版社我都忘了,但書里的內容我很喜歡,最后我還大哭好几場呢!害身旁的其他人還以為我受到什么嚴重的刺激。其中我覺得我對隋煬帝的看法都改觀了,他簡直像是翩翩美男子;而我對蘭石則是万般不舍(他很像紅樓夢里的林黛玉)。所以,請各位讀者一定要去租來看。



  ------------------
  轉自書香門第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