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5節


  天才剛亮,拓跋逍就出門去找長孫敬理論。
  他直接進入大廳,長孫敬剛好出來。
  “新郎倌,這么早就起來了?”
  拓跋逍不發一語鐵青著臉,徑自坐下。
  “怎么,洞房花燭夜沒睡好?”長孫敬關切的問。
  “舅父!”他抬起頭來,強忍著怒气。“你不應該這么做。”
  “我做了什么?”
  “你不應該給郡主下藥,害我和她……”
  “喔!”長孫敬笑了,“原來是這件事。怎么,你后悔啦?不喜歡她嗎?”
  “我……”拓跋追皺著眉頭,“我雖然喜歡她,但是我不想用這种下流手段——”說到這里,他住了口。
  這豈不是指責舅父下流?
  “不錯。”長孫敬表情嚴肅,“這個手段是陰險些,但是做大事的人不拘泥于小節。你想想看,要不是我巧設計謀,你又怎么能夠稱心如意?”
  “這……”
  沒錯,舅父知道他喜歡她,所以才會千方百計想幫忙,可是他這种善意的幫助未免太卑劣了。
  “舅父,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作法,我不敢苟同。”
  “你……”長孫敬聞言刷白了臉。“逍儿,你是不是漢人的書念太多了?怎么學得和他們一模一樣?滿口仁義道德,你不覺得有些迂腐嗎?”
  “我……”
  “逍儿,以宋國郡主那种貞烈的個性,宁死不肯受辱。我若不出此下策,只怕你得到的是一具死尸!”
  “舅父!”拓跋逍神情變得黯然,“難道我一定得用這种手段才能得到她?難道我不能使她愛上我?”
  “不是的,逍儿,那是漢人死腦筋,她認定了我們是外族,當然不受屈辱。一旦她明白我們鮮卑人一樣有英雄豪杰和文人才子,到時候她一定會慶幸嫁了你這樣的夫婿的。”長孫敬自信滿滿。
  拓跋逍不置可否。
  “王爺!尚書大人!”阿廣匆匆來到。
  “什么事?”
  “宮里派人來說太子不幸辭世了!”
  “啊!”兩人同時發出惊呼。
  拓跋逍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皇兄竟然英年早逝了!
  前一段日子,皇兄和父皇為了某些事情鬧得不愉快,終日抑郁寡歡,沒想到竟然就……
  “皇上可立了繼任的太子?”長孫敬急忙問道。
  “還沒有。”阿廣回答。
  拓跋道不明白長孫敬為何還有心情問這個問題,他轉頭看見他眼底奇异的神情。
  “逍儿,我們盡快進宮去。”長孫敬說著開始吩咐仆人,“來人,快備馬!”
  “舅父?”拓跋逍不明所以。
  “逍儿,你父皇這時候一定很難過,你為人子女,不該進宮安慰他老人家嗎?”長孫敬回頭解釋。
  “嗯。”拓跋逍點點頭。
  還是舅父想得周到,真不愧是父皇的左右手。
  于是,兩人匆忙進了宮。
   
         ☆        ☆        ☆
   
  劉箏一睜開眼睛,就看到阿蘭對她微笑。“王妃早。”
  王妃?
  對了,她已經是廣陽王的王妃了啊!
  她拉緊被子,坐起身來。
  “王爺一早去舅老爺那里了。”阿蘭一邊扶她下床,一邊向她報告。
  舅老爺?
  哼!他們甥舅兩人又要狼狽為奸、為非作歹了嗎?
  “一定是因為上回下藥的事,王爺才會气沖沖去找舅老爺的。”阿蘭小聲地說。
  為了給她下藥的事,王爺去找他舅父興師問罪?
  難道說那真的不是他授意的?
  “阿蘭,那一天舅老爺給我下藥,王爺當真不知情嗎?”劉箏急忙問道。
  “王妃,是真的。王爺那天晚上去舅老爺府上赴宴,回來的時候醉醺醺的,我也不知道舅老爺為什么叫人把你送到王爺房里。”阿蘭全盤托出。
  原來王爺說的都是真的?
  是他舅父自作主張下藥,還將她送到他的房里,他因為酒后亂性,所以才會占有她。
  這么說他也是無辜的了。
  看來這一切都是老奸巨猾的舅老爺在搞鬼,真相終于大白了。
  沉思中的劉箏任由阿蘭為她穿上衣服。
  “啊!真像!”看她穿上鮮卑服飾的模樣,阿蘭忍不住笑了起來。
  “像?”劉箏不明白。
  “是啊!王妃,你這樣子好像王爺畫的那個美女啊!”
  “王爺他會畫畫?”劉箏真是惊訝极了。
  原來他不是不學無術的武夫,竟然還會畫畫。
  “是啊!”阿蘭很得意的說:“我們王爺不只會畫畫,還會吟詩作對呢!”
  難道他還是個詩人雅士?真的嗎?
  “王妃,你若是不信,就跟我來看看。”見劉箏不相信的表情,阿蘭提議道。
  她說著拉起劉箏的手,來到拓跋逍的書房。
  “哪,就是這一幅畫。”阿蘭指著牆上的仕女圖。
  劉箏立刻被畫中的美人吸引住了。
  嗯,很美的一幅畫。
  畫中的女子雖然身著鮮卑服飾,但那清秀嬌美的面容,嬌小玲瓏的身段……分明是她的化身。
  難不成王爺畫的是她?
  劉箏漸漸回想起來了。
  記得她第一次穿這件衣服,是在失身的隔天清晨。
  當時,他將她看了好一會見,還露出了愛慕的神色,原來他正在构思這一幅畫。
  “你們王爺他怎么會畫畫?”
  這幅畫技巧真是高超啊!
  莫說他是個外族勇士,就是中原的畫工,也未必能畫得這么好。
  “王爺一向喜歡繪畫,他有一個師父是從中原來的。”
  中原來的師父?
  難怪他的畫風似曾相識,好像是顧愷之的風格。
  劉箏上前仔細端詳畫上的落款。
  “翩若惊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她順口誦讀起來。
  啊!是曹植的“洛神賦”!他的靈感果然是來自于顧愷之的“洛神賦圖卷”。
  他把她比作宓妃?太抬舉她了。
  “儂纖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她念著念著羞紅了臉。
  啊!削肩、纖腰……
  他這樣描繪她的身材,不就告訴大家他曾經看過、摸過了嗎?
  劉箏不好意思再往下讀,因為那仿佛是將自己赤裸裸呈現在他眼前一樣尷尬。
  她直接看最后的署名。
  “魏國廣陽王拓跋逍。”
  他叫拓跋逍?
  她終于知道她夫婿的名字了,而且不只是名字,她第一次認識到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原來他竟然是一個优秀的畫師!
  再看這畫上的題字也是工整有型,一個外族的王爺竟然能夠寫得一手好字,背得几篇好文章,真令人惊訝!
  說到文章,劉箏轉身一看,書房里有很多漢人的經典著作。
  看來他是一個熱愛中原文化的人。
  這時,劉箏才發現自己對他是一無所知。
  自從兩人相遇以來,一直未能好好了解對方,只是一味地斗气。
  就因為他是一個外族的王爺,所以她抵死不肯受辱,現在想想,他雖是鮮卑人,其實才華洋溢,不下于中原的文人名士啊!
  再說,他既將她畫在圖上,豈不表示他心底喜歡她。
  其實他若不是喜歡她,又怎么會三番兩次冒死救她呢?也許是她誤解他了。
  那么他先前之所以想一親芳澤,也是因為情不自禁囉?
  劉箏心里逐漸澄明起來。
  一定是了,至于她對他……
  初見的那一瞥,她的确為他的英雄气概著迷,那种莫名的情愫是她從來沒有過的,即使是見到了未婚夫謝公子,也不曾有那种悸動。
  莫非這就是愛?
  想到這里,劉箏羞紅了臉,她生怕阿蘭瞧出來,匆匆轉身出了書房。
   
         ☆        ☆        ☆
   
  魏國太子拓跋晃不幸辭世,宮廷為他辦了隆重的喪禮,并妥為安葬。
  拓跋燾對于太子的死十分傷心,“唉,上次的事……其實太子是無辜的。”
  “父皇……”拓跋逍想要勸慰父親,卻不知從何說起。
  皇室的親情總是很冷淡,他和父親之間從來沒有很親密的感覺。
  “皇上請保重龍体。”長孫敬上前行禮勸道。
  “啊,要不是朕處死了太子寵信的人,他也不會……”拓跋燾表情哀戚。
  “皇上!”宦官宗愛提出建議,“如今太子辭世,國不可一日無儲君。請皇上盡早下詔另立太子,以安人心。”
  “這……”拓跋燾搖搖頭,“皇孫年紀尚小,恐怕不宜……”
  “皇上,南安王孝親友愛,立為太子最孚眾望。”宗愛接著推荐。
  “這……朕……”
  長孫敬也上前建議道:“皇上,廣陽王允文允武,是儲君的最佳人選啊!”
  听聞他的提議,拓跋逍暗暗吃惊。
  舅父向父皇推荐立他為太子?
  皇兄是父皇的嫡長子,年僅二十四歲就不幸過世,皇兄的孩子還年幼,要立誰為太子,著實讓父皇傷腦筋。
  但是他可從來沒有這樣的野心。
  “好了,你們都不必說了。”拓跋燾擺擺手,站了起來。“朕沒有心情想這些,日后再議吧。”
  “皇上……”群臣還要再奏。
  拓跋燾卻轉過身去,拓跋逍可以看出他父皇心里的傷痛,以及身体的疲憊。他上前扶著他,拓跋燾轉頭看了他一眼,就由著他扶出大殿。
   
         ☆        ☆        ☆
   
  拓跋逍送拓跋燾回寢宮休息后,才回到廣陽王府。
  “王爺,舅老爺等您好一會了。”阿廣上前稟告。
  拓跋逍點點頭快步進了大廳。
  “逍儿,你今天做得很好。”長孫敬笑著贊許道。
  “什么事情?”拓跋逍不明白他話中所指的意思。
  “方才在大殿上,你對皇上這樣殷勤,皇上一定能明白你的孝心。”
  “唉,我覺得父皇這陣子好憔悴,不像往日一般意气風發。”拓跋逍想起來就覺得心疼不已。
  “是啊,你該為皇上分憂解勞才是。”長孫敬意有所指,“逍儿,你若立為太子,一定能讓皇上安心的。”
  “舅父,我不想當太子。”拓跋逍搖了搖頭。
  “為什么?”長孫敬十分惊訝。
  “我感覺得出來父皇并不快樂,皇兄也不快樂,皇室的親情本來就很冷淡了,尤其是牽涉到皇位的繼承。”
  “逍儿,你不能辜負你母親和我的期望啊。”長孫敬語重心長的說。
  “母親?”拓跋逍皺起了眉頭。
  母親當年被封為左昭儀,地位僅次于皇后,在他年紀尚小時,母親就過世了,從來沒听過她對他有什么期望啊!
  “是啊,你母親一直盼望你能被立為太子。”長孫敬歎一口气,“可惜不能如愿。”
  母親希望他立為太子?!
  這怎么可能?
  我朝有一個不人道的制度,立太子之前,必先殺其母,以防止外戚于政亂權的弊害。
  這個殘酷的律例母親豈會不知?
  難道說……母親為了讓他立為太子,不惜賠上自己的性命?
  “舅父,母親為什么要這樣?”拓跋逍哀痛逾琚C
  “因為她愛你,也愛皇上!”長孫敬沉痛的敘述。
  “啊……”拓跋逍哀號出聲。
  “所以,逍儿,你一定要爭取被立為太子,以慰你母親于九泉之下啊!”
  “舅父,我……”
  “其實我早就知道皇上和太子這間有矛盾,太子就算不死,也有可能被廢,而你很受皇上重視,若要改立太子,你的机會最大。”長孫敬侃侃而談。
  原來舅父早就有這樣的預謀,難怪他方才會毫不遲疑地推荐他。
  “舅父你……”
  “逍儿,你娶宋國的郡主,替皇上圓了和宋國通婚的愿望,皇上必是龍心大悅啊!”長孫敬笑了笑。
  原來這一切都在舅父的算計中。
  舅父真是老謀深算,怪不得他千方百計要他俘虜宁國郡主,還狠心下藥,讓他和她……
  “舅父,你這么做全是為了博取父皇的好感,好讓他立我為太子?”拓跋逍簡直不敢相信
  。
  “不全是,逍儿,我這也是為了你。”長孫敬意味深長地說:“几年來我為你物色多少美女,你都看不上眼。好不容易這個女娃儿讓你動了凡心,我當然要幫助你娶到她,以便早日為你生下皇室繼承人,你說是不是呢?”
  天啊!舅父比他想的還要城府深沉,他竟然連皇室的繼承人都打算好了,要他和箏早日生下子嗣,以立為未來的太子儲君。
  太子儲君?
  想到此,拓跋逍不由得嚇出一身汗。
  他和箏的儿子若立為太子的話,那箏豈不是要被處死了嗎?
  不!他怎么能讓箏被處死?
  他絕不答應!
  他愛她!他絕不能眼睜睜看她死!
  “不!舅父!”拓跋逍直搖頭,“我不要當太子,我也不要我和郡主的儿子當太子!”
  “逍儿?”長孫敬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忘了你母親的遺愿了嗎?你忍心教她失望?”
  “我……”拓跋逍的表情十分為難。
  他既不能讓母親失望,也不能讓箏去送死啊!
  這兩難的問題要如何解決?
  “逍儿!”長孫敬拍拍他的肩膀,“別想太多,反正你和郡主也還沒有子嗣,不必擔心得太早。”
  是啊,他和箏若沒有儿子,又哪來的太子?何必為了殺太子之母而擔憂呢?
  這么說來,只要他們沒有子嗣,那她就不會被殺了。
  想到這里,拓跋逍暗自下了決定。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