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02節


  被救起的冷癐依然繼續執行自己的任務。夜里,她闖入周家帆的臥房里。她知道這棟別墅還住著他那几個兄弟,葉守琱v近一個月不在,但仍有兩個人在,所以,想要解決周家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冷癐小心翼翼地進入周家帆的臥房里,依她多年的經驗,她早已嗅出床上有一個男人的气息存在。她輕巧地走至床邊,正准備揚起刀下手時,卻看見周家帆那張有如大男孩般的臉孔,沒想到平日非常冷酷的他,睡覺時竟有如此純真的面容,像個陽光男孩。冷癐深深被他所散發出的气息吸引,心中突然警鈴大作。她怎么可以對敵人動情呢?況且,他還是曾殺害自己的人!冷癐不斷地提醒自己,他是凶手、他是凶手……正准備動手時——
  “羽璇……”周家帆突地張開眼睛,打從她進門的那一刻,他就已感覺到有人走進,雖然他是個有錢有勢的貴公子,但他從小就學習西洋劍、柔道、跆拳道……等防身功夫。
  突然看到死去的鐘愛女子竟拿刀對著他,他一個怔忡,但仍偏身閃過。
  冷癐心跳差點漏一拍,沒想到他的身手這么好。“我不是你口中的羽璇!”她不留情地否決周家帆所說的一切。
  “你……”再一次仔細看著眼前的白衣女子,太像了,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几乎是出自同一個模子,就連神情也一樣,況且眼神是騙不了人的,只除了……眼前的她,似乎不帶有一絲情感。不可能,就算是雙胞胎也沒有這么像的,但為何羽璇不認得他呢?
  “今天沒辦法取你的命,但日后你得要好自為之。”冷癐迅速從窗口跳出。
  “羽璇……”她的動作快得讓周家帆想留住她都來不及。
  天底下不可能有這么像的人,但是,當年他親眼看到她的尸体,也看著她入土,三年前的一切,怎么可能是假的呢!?但,他絕不會連他最鐘愛的女人都認錯,難道,羽璇根本就沒有死?
  看來他得好好調查一番,如果剛剛那名女子真是羽璇,那么……他真該感謝老天讓他有机會彌補一切……
  隔日,難得陳士杰、慕容宇和周家帆一同在家用早餐,陳士杰和慕容宇兩人直盯著面前的周家帆。
  “家帆,你是不是又受到什么刺激?今天怪怪的哦……”慕容宇首先提出疑問。眼前的家帆怎么跟昨天的他不太一樣,好像……又變回三年前的他,不再那么冷酷、面無表情。
  “對啊,家帆……還是你遇到你喜歡的女孩子了?”陳士杰也很怀疑。
  始終默默吃著早餐的周家帆,終于抬起頭來看著眼前兩個好奇的大男人,實在覺得好笑,以往他們老是埋怨他表情太少、不愛說話,怎么這下他不再冷酷,他們又開始派他的不是。“嗯!”
  果然!慕容宇才在想他怎么會變那么快,結果才說几句好話,他馬上又變回比較正常的寡言態度,但是這個回答也未免太簡陋了吧!?好歹他和士杰也說一堆話,他竟只以一個字回應,好像無視于他們倆。“喂!家帆,你這個‘嗯’字,是表示你受到刺激呢?還是遇到喜歡的女孩子啊?”
  “遇到喜歡的人!”周家帆直言地說。
  昨天他想了一整夜,決定要派人好好調查一番,因為他非常肯定昨晚要來刺殺他的那名白衣女子,一定就是羽璇。但究竟為何她要來殺他,就真的令他百思不解,以前的羽璇是個善良天使,對任何會造成傷害的事情她都會很不忍心,現在怎么可能變得那么無情?就連他……都要殺!此刻,慕容宇和陳士杰的眼睛瞠得像金魚眼,一副無法相信的模樣。
  “我說家帆啊,到底是哪號人物,能夠融化你這座冷凍三年的冰山?比我們這几個兄弟的影響力還大,這我得好好跟她拜師學藝了。”慕容宇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這號人物。
  “對啊!家帆,究竟是誰能讓你從三年前的陰霾走出來,終于肯去愛人,也回复成三年前的你,不再那么冰冷?”陳士杰也提出問題。三年來,家帆對任何人不再動情,就因為無法忘怀過去。女人對于家帆,根本連一張廢紙還不如,家帆也從不正眼看待,怎么可能在一夕之間就改變他對羽璇的感情呢?
  “一個女人。”周家帆依然是簡單地回答。
  “廢話,我當然知道是個女人,難不成還是男人啊!?我們是要問那號人物的名字、職業、個性……”慕容宇還是無法苟同他的態度,明明都已走出內心陰暗的角落,怎么還是這副德行。
  陳士杰也很好奇家帆口中的那個女子,“家帆,我們都很想知道你在哪認識這個女人的,怎么那么神秘,連我們這几個拜把好兄弟都被隱瞞住?”
  慕容宇為了讓周家帆多動動金口,赶緊提醒他:“老兄,記得說清楚一點。”
  周家帆抽動嘴角,實在很想大笑,眼前這兩個好奇寶寶,好像是跟媽媽要不到糖果的孩子一樣。“她叫古羽璇。”
  終于透露出來,慕容宇念了念“古羽璇”三個字,“不錯、不錯,的确是個好名字,光听名字就知道一定長得不賴吧!”難得家帆終于動真情,等等!“古、羽、璇……家帆,你、你、你有沒有搞錯?你口中的古羽璇該不會跟三年前的那個古羽璇同名同姓吧?”
  陳士杰也被嚇到,這家帆也太厲害了,喜歡的女孩子竟是同名同姓,故意的嗎?“家帆,你還真行,竟可以找到同名同姓的人,還那么巧都讓你給喜歡上,不過,你該不會只是移情作用,只因對方跟羽璇同名同姓才喜歡人家吧?”
  周家帆實在很害怕這么一說,會把他們兩個人給嚇昏,不過,那可是他們倆自己要求想知道,怪不得他,只好祈禱他們倆的心髒夠強。“她真的叫古羽璇,不只是同名同姓,更有可能是同一個人。”
  慕容宇僅差那么一點就要昏倒,怎么可能是同一個人?“家帆,你該不會是見鬼了!雖然三年前的事情你執意認為是自己的錯,才會造成羽璇白白的死去,但你也不必自責到這种地步。”
  陳士杰一直以來都是溫柔体貼、像個紳士般,這會儿他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
  看來……家帆可能還是沒有走出過去,反而還有更嚴重的傾向。他不禁伸手探了探家帆的額頭。沒有發燒啊!“家帆,你該不會在做白日夢吧?”
  看看,沒人相信他的話。周家帆一改以往的態度,不厭其煩地說著:“我沒有在作夢,也沒有任何問題,我是真的看到羽璇,真真實實的她。”
  慕容宇差點鼓掌叫好,厲害啊!肯定這次的刺激一定是挺大的,難得他竟一次說出二十多個字的話。“家帆,既然你說自己不是在作夢,也沒有受到什么刺激,那……你到底在哪個時候見到羽璇?”
  “昨晚!”
  昨晚?慕容宇和陳士杰交換一記眼神。
  慕容宇摸摸手上的雞皮疙瘩,難道這間別墅不干淨?不會吧!“家帆,你該不會看到不該看的東西,還是……還是……你也知道再過几天就是羽璇的忌日,所以她來跟你托夢提醒。”
  這兩個家伙竟然怀疑他的眼睛!他再一次強調:“她真的是羽璇沒錯,羽璇沒有死,但是……卻變了另一個人。”
  “嗯?”慕容宇和陳士杰只能呆愣的點頭,等周家帆繼續說明白。
  “三年前的我,只是一直沉浸在悲痛里,一直忘記要好好調查,就連羽璇的尸体也沒有經過化驗就認定是她,但是,昨晚我遇到要殺我的羽璇,我想了很久,總覺得有些不對勁,而且我是不會認錯羽璇的,我非常肯定她就是三年前的那個羽璇,只是,她好像變成一個殺手,沒有任何感情,也不認得我。”雖然非常慶幸羽璇沒有死,但面對她不認識他的事實,又再次讓他感到無力。
  “她想殺你?”慕容宇惊聲喊出。
  “嗯!”
  “既然你非常肯定她就是羽璇,那為何她又要殺你?經你這么形容,她似乎失去記憶。”陳士杰提出他的觀點。
  “沒錯!不過,我會想辦法讓她記得從前的事。首先我必須調查有關她的一切,有關她新的身份。”周家帆冷靜地說道。
  “我想……若能夠讓你回复成以前的模樣,那么一切都無所謂,但是,想要查出有關她的一切,大概得花上一番功夫,而且,她既要傷你,肯定還會再次行動,家帆,你也要小心自己的安全。”陳士杰仍是有點擔心,畢竟經過三年,沒有人知道羽璇到底會變得如何,要是變得像殺手般冷血無情,那么肯定會傷害到家帆的生命。
  “家帆,如果羽璇真的變成一名殺手,那么你想找到有關她的一切也很困難,要不要請雷幫支援,畢竟雷幫的勢力不可小覷,搜尋情報的效率也非常惊人,而且難得讓韓斯活動一下筋骨嘛!”不是慕容宇想陷害雷幫,誰教他們雷幫跟老大有密切的關系,所以,雷幫就好像成為他們几個人平常閒著沒事找碴的好對象。
  “嗯,我原本就想請雷幫替我調查。”周家帆拿起一張名片,馬上撥通電話。
  這名片上的電話就是韓斯的聯絡電話及大哥大號碼,他們老大雖出去逍遙,不過也沒忘了要好好照顧他們這几個好兄弟,只說如果有任何無法解決的事情,或是需要援助,就可以聯絡韓斯,請雷幫找人代勞,果然現在派上用場。
  “喂,韓斯嗎?我是家帆。”
  韓斯非常怀疑地听著電話,他知道家帆這個人沉靜少言、不苟言笑,這會儿怎么會主動打電話給他呢?
  況且,前些日子慕容宇那家伙才來找他,說什么日子過得太無聊,想跟著他去“打家劫舍”。拜托,他做的可是正當事業耶!若真的答應慕容那小子,那還得了!?堂堂一個慕容集團總裁,成天沒事做,雖然也能將他的企業經營得有聲有色,但哪有一間公司的總裁成天坐不住的四處跑,大概也只有慕容宇這小子吧!
  不過,現在是冷酷的家帆找他,那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怎么,家帆你有什么事情嗎?)“我想請你幫我調查一個人。”
  難得能夠讓這座冰山親自要求幫忙,那肯定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你盡管說,我一定幫你調查得清清楚楚,連祖宗十八代都幫你挖出來,怎么,那個人跟你有仇?)“我要調查的是名身穿白衣的女殺手。”周家帆其實也不太能夠提供什么線索給韓斯,畢竟羽璇這三年來所發生的任何事,他根本就不知曉。
  韓斯挑挑眉,家帆竟想要調查個女人,還是個殺手,這一定有什么大秘密。(家帆,你開竅了哦!終于想調查女人。)沒想到家帆竟一句話都沒回答,這會儿韓斯可緊張了,(家帆,你可別生气,我只不過是隨便說說、隨便說說而已,你千万別當真。)“嗯!”周家帆不以為意的應了一聲。
  真糟糕!韓斯忍不住咒罵几句,沒想到大冰山還是大冰山。(那……有沒有其他資料,總有個名字吧?)雖然雷幫的情報网非常縝密,但光說要查一個女子,沒名沒姓的,倒也令人頭痛,只不過,若有名字的話,那就輕而易舉了。
  周家帆皺著眉頭,雖然他可以非常肯定昨晚那名白衣女子是羽璇,但是她可能已換名字,要不然……她不會連他是誰都不認得。“三年前,她的名字叫古羽璇,不幸墜崖死亡,但是,也許三年前的她并沒有死,因為我可以很肯定自己昨晚親眼看見她,但……她也許失去記憶,有一個新的身份,最引人注意的便是她猶如殺手般的气息。”
  墜崖還得救?這位古羽璇還真是福大命大啊!韓斯開始打起主意,雷幫就缺這么一號女性殺手,(知道是哪里人嗎?或者,三年前她最后一次出現的地方在哪?)“她是台灣台中市人,三年前在香港的情人崖墜崖死亡,而那里也是她最后一次出現在這個世上的地方。”說到這里,周家帆不由得心酸,情人崖沒想到成為他最后一次帶羽璇到香港玩的地方,卻也害死了她,不過,老天總算有眼,讓他在三年后又看到她。
  想必這位古羽璇一定是家帆深愛的人,要不然,大老遠跑到情人崖作啥?那是情侶才會去的地方。只是,三年前既已墜崖死亡,現在要找她,還真令人匪夷所思。(OK!在道上要找個白衣女子,又是女性殺手,應該還不算太難,我吩咐香港的支部調查,相信很快就可以查出你想要的資料。)“謝謝你!韓斯。”
  周家帆很感動地道謝,畢竟若是讓他自己去調查,可能也得查個十來天,但雷幫的情報网卻可以在短短的時間內調查得一清二楚。
  (哎呀!你客气什么,這點小事我一定會幫你調查清楚的。)韓斯心情大好,這座冰山還是第一次跟他說謝謝,太難得了。
  (你放心,晚上我立刻傳真給你。就這樣子,Bye!)韓斯赶緊挂電話,否則万一家帆說完又被慕容宇接去,那他可慘了,一定會被慕容宇那小子摧殘、糾纏。
  周家帆挂上電話,心情仍非常沉重,三年了,雖然三年來他對羽璇的愛始終沒有改變,但羽璇呢?再一次見到她,他的心就好像重新复活,只不過面對她那陌生的口气与神情,他的心也隨之沮喪,可這一次是上天給他的机會,他一定要重新贏回他的羽璇!
  慕容宇和陳士杰看著眉頭深鎖的周家帆,兩人也感到相當憂心,三年前的那場意外,一直令他無法忘怀,但三年后,他是否能夠再一次保護好羽璇的安全,看來真要麻煩雷幫才成。
  “家帆,我們倆先出去晃晃,你……反正不論你要做什么,我們兄弟都會支持你的,若是有任何困難也一定要告訴我們,若有任何危險,就請雷幫支援吧!畢竟,現在的古羽璇可是一名准備來殺你的殺手,你自己要注意點。”慕容宇一本正經的叮嚀,他們可不想看到家帆為愛失去方寸,而危害到自己的生命。
  “是啊,家帆,你自己一定要當心,三年了,人是會改變的,況且羽璇變得如何,我們實在無法掌握。”陳士杰也提醒他。
  周家帆只是點點頭,似乎還沉浸在自己的思慮中。
  慕容宇和陳士杰拍拍他的肩膀,轉身离去。
  一夜無眠的冷癐,第一次發現自己的心如此煩躁,完全失去殺手應有的冷靜,昨夜的行動,對一名殺手來說等于是一次的死亡与失敗,她竟對自己的敵人有所猶豫,這是不應該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倘若換成是別的目標,也許早已命喪黃泉,而昨夜,周家帆竟也完全沒采取任何行動,要不然,以他的身手大概能輕而易舉的殺了她。
  對于周家帆,她似乎根本下不了手,看來想完成這一次的任務,會有點困難。
  而且,連她已經很久未复發的舊疾頭痛,竟也跟著不定時發病,也許她該跟轍取消這一次任務;還是……過几天再行動,若真的還是無法動手,那就正式跟轍辭去這次任務吧!過去她總是能夠順利完成任務,而且,以她的效率与成果來看,其實是非常惊人的,道上無人不知有她這號絕情殺手,沒想到這一次竟敗在這個男人身上。
  叮咚!門鈴聲傳來,在這百坪的別墅里顯得格外清楚嘹亮。
  冷癐狐疑地望向大門,這個時候會有誰上門找她,難道是閻幫的手下?想想,轍真是太為她著想了,以為她像個陶瓷娃娃,隨時會有危險似的,但轍似乎忘記她的身手可都是由他親自教導,因而她的安全堪稱無虞,但轍仍不忘隨時派人照顧她,不過,也幸好有他,要不然昨天她可能就此昏迷不醒,三年來,她不知有多少次是被轍救回來的……
  冷癐起身走向大門——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