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2節


  九年后
  一樣是初春的時節,一樣是飄著薄霧的涼寒清晨,但在畢諾瓦王宮的陛下的寢宮里卻聚集了一群人,每個人皆面色凝重、神色哀凄,即使有人只是做做樣子,也都技巧的不被發現。數個教士同時頌念著禱文,嗡嗡喃喃的規律音調間偶爾夾雜著几句竊竊私語,雖然壁爐中的炭火燒得熾烈旺盛,整個房間仍然顯得陰寒死沉。
  “韻……”白色大床上的衰弱病人忽然發出一聲蚊蚋似的低喚,仍舊緊緊閉闔的雙眼讓人分不清究竟他是清醒的在叫喚,或者只是夢囈。
  床邊一個短發女子赶緊趨前俯近床頭,以便仔細的分辨病人是否有想表達的意念。
  “冰宿護衛,你太過逾矩了。”床邊一個肥滿庸俗的老者不滿的拉住她的手臂,圍在床旁四周的其他老者也都顯露出不豫的臉色。
  冰宿冷冷的眼光掃過握在她臂上的肥胖短手,對上老者的眼,“放手。”
  在冰宿凜冽的瞪視下,老者暗自吞了口唾沫,赶緊放開手,沒膽敢再招惹她。
  但另一個瘦小精獪的老者卻出聲了。“冰宿護衛,你真是越來越懂得逾禮犯上了,別忘了你是什么身分,竟敢如此不敬的對宮中大臣說話?”
  冰宿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見他沒有動靜,這才直視蒙達,他是這群老不死的黃鼠狼之首。蒙達十數年來不知在暗地里壓榨、私吞了多少民脂民膏,逾七十的高齡卻依舊貪婪愛財,而他那細細尖尖的嗓音此時听來更是分外刺耳。
  “說我逾矩,難道你們就不是嗎?”冰宿諷刺地反擊回去,直搗他們最污穢不堪的暗處。
  “你?”像一只被夾到尾巴的老鼠,蒙達气极的瞪視冰宿,明白她所指為何。
  當年弋翅無聲無息的离開王宮后,他以為全王宮中再沒有人敢与他對抗,沒想到這個黃毛丫頭卻起而代之,不但不將他放在眼里,還在譯武死后接管他的所有職權。本以為她區區一個女流不必防范什么,誰知道几年下來,畢諾瓦大半的兵力竟然全教她掌控了,讓他無論想“做什么”都越來越綁手綁腳、伸展不開來。
  不過沒關系……他眯起細眼偷瞄一下床上的人,無論她擁有多少兵力都將成為過去了,只要再過几個鐘頭——不,也許不必那么久,那個小蠢材已經快挨不下去了。
  蒙達陰惻惻的笑了起來,表情与陰溝中的老鼠同樣讓人感到厭惡。他擺擺手,“算了,我大人大量不与你計較,何況若惹了你一個不高興,陛下說不定又會心疼不已呢!”
  冰宿沒有回腔,灰眸倏地變暗,冰寒的射向蒙達。兩人僵持了會儿,蒙達同樣在她足以凍結太陽的眸光下畏縮了,他悶咳一聲轉過頭去,好掩飾自己的窘態。
  冰宿收回視線,不再理會蒙達的挑釁,轉過身看向床上的人。她知道蒙達只是想激起她的憤怒,從她接替父親的職務開始,蒙達就像是恨不得想親手撕毀她臉上永遠不為所動的冷靜漠然,几乎每次見到她都會對她加以冷嘲熱諷一番。不過,當然他從來沒有達成目的過。
  然而令人不齒的是,他總會惡意污辱她和國王陛下之間的清白,卑劣的將不實的謠言散播出去,意圖抹黑國王陛下的人格,丑化他年近三十卻仍未娶妻的事實。
  “冰宿……”聲音又響起,這次床上的人睜開了眼睛,迷茫的眼神与干白的雙唇在泛紫的臉孔上看來更顯得枯槁死寂。
  “我在這里,陛下。”冰宿俯近典恩。
  典恩緩慢的擺擺手,示意其他人退開些距离,他要和冰宿單獨說話。眾老臣雖不甘愿,但也不好反對什么,于是皆退到一邊去,但仍拉長了耳朵想听清楚典恩想說些什么。因為他還未立下任何遺囑。
  四天前,典恩突然無故發病,病情是一發不可收拾,并且持續惡化,嚴重得讓人憂心,最后御醫診出他是中了某种無藥可解的毒,已經回天乏術了。于是,眾老臣在昨天正式向全國人民宣布此項惡耗,讓人民知曉國王陛下即將逝世的消息。
  “是什么時候了……”典恩細弱的聲音讓冰宿必須仔細听才听得分明。
  “是第五天的清晨了。”她靜靜答道。
  “那……他們……”典恩困難的咽了咽梗在喉間的唾液,冰宿赶緊倒水讓他喝下,并意會的接話——
  “是的,理應是獲知消息了。”
  典恩眼底蒙上哀凄,“是我對不起……韻儿……沒能做到允諾……”他喘了口气,想抬高已然瘦削的手臂卻是力不從心,冰宿只得逾了矩,緊緊握住与她朝夕相處了九年的國王陛下的手。
  “与她到白首……”
  他還記得几天前与鶯韻相會時,她臉上的笑好像帶著難以言喻的哀傷,是為什么呢?他還想著下次去見她時要好好地問問她,解開她心中的不愉快。只是沒想到,那次的道再見竟然是他与她最后的告別了。
  還有任遠,他甚至沒見到他最后一面,那晚鶯韻說任遠与其他小孩去參加了鄰村的祭典,隔日才會回來。
  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但這樣的結果也許是另一种解脫,對他与她之間的戀情而言……
  冰宿無言看著典恩,冷靜的臉上并沒有泄漏出太多哀傷,她一生已經歷了太多次生离死別;不管是父母親,或是現在的典恩陛下,全都是她最親近的人。
  她的淚与悲傷已經不知該如何傾泄了……
  “答應我……”典恩又道:“他們……就拜托你了……”
  “是,我知道。”
  “還有……別讓弋翅……”
  “是,我明白。”
  典恩輕輕微笑,投給冰宿一個感激的眼光,“謝……”
  “不!”冰宿閃了下眼眸,“是我沒好好保護陛下,才會讓您与……總之,我一定不負您所托,因為那是我該做的。”她必須用盡意志力,才能克制住自己不在典恩毒發時以死謝罪,就像十八年前她的父親一樣。
  “別怪……自己……”典恩費力地回握冰宿,“倒是……你該替……你自己……打算……打算……”
  冰宿跟著他的這些年間一直克盡心力在為他做事,她的能力与堅強讓他忽略了她是個女子的事實。論年紀,她早過了一般女子的出嫁年齡,而他卻沒有替她找個好青年。為此他感到十分自責。
  典恩長歎了口气,忽然猛咳了起來,冰宿迅速地將床几上的一碗湯藥讓他喝下,還細心的為他擦去唇角的汗液及不斷發汗的額頭,這看在旁人眼里又是一次曖昧不明的舉動。
  “陛下,您別再多說話了,歇會儿吧。”她替典恩拉高羽被。
  典恩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而他現在之所以還硬撐著,是因為他必須等,等一個人回來。
  “弋翅呢……”
  冰宿明白他的不放心,即使不确定,她仍安撫道:“我已經在兩天前聯絡了二殿下,他應該是快赶回來了。”
  當年弋翅交代若要聯絡他,只需將信箋放到城中一處他所指定的房舍內,自然會有人將之交予他。由此,她及典恩皆相信弋翅必定有管道可以知曉王宮內的狀況,所以除非有重大事件,他們极少聯絡他;而他除了每年固定捎回一張只有“平安”兩字的短箋外,便再無其他。
  *&

  *&

  *&
  一匹在額間有著明顯星形雪白印記的黑馬正疾馳過宮門,直奔王宮大院,馬上的騎士連續拉開長弓射退攔阻的連串士兵,飛快地奔過前庭的花園,連到宮殿石階前都沒有停步,一路踏上階梯,直至王宮大殿內無法再駕騎的回廊。
  等不及穩住馬匹,騎士便躍身下馬,他身后已經跟了一大群士兵,每個人皆叫嚷著要他停步,但沒有人能阻止得了他那迅即的腳步。待他疾沖到國王的寢宮前,突然有人認出了他的身分。
  “弋翅殿下H!?I”
  但已經來不及喚住他了,寢宮的門“轟”的一聲被撞開。
  “典恩!”
  房內所有人皆被這聲狂吼叫回頭,此起彼落的抽气聲及惊叫聲四起,那群老黃鼠狼自是不可能會忘記那張臉孔。經過了這么多年,弋翅已然變得更加昂藏健壯,原本黑色的短發已長及腰,膚色變成了漂亮的古銅色,而那張刀鐫似的俊偉面貌,以及唯我獨尊的狂傲气質則絲毫未變。
  弋翅几個胯步奔至床邊,与他臉上的郁怒神情相悖的,是他叫喚兄長的輕柔音調。“典恩。”
  典恩激動的看著面前再熟悉不過的容顏,他的淚水涌出眼眶,“弋翅……”
  “是,是我。”弋翅緊緊握住他的手。
  “你終于……回來了……”
  “是,我回來了。”
  他鷹隼似的眼眸巡視過典恩的臉孔与身軀,在了悟某個事實后,濃眉悲憤的糾結,鋼鐵般的拳頭緊緊緊握在雪白的床單上,他极力壓抑著滿腔怒火,才不致當場就揪出那個害死典恩的主謀凶手并擰下他的頭。
  典恩是被下毒的!誰是那個劊子手?
  察覺到弋翅的憤怒,典恩顫抖著將手放到他緊握的拳頭上,聲音微弱的道:“你回來……就好……讓我……可以放心……的走……”
  不!他快馬加鞭、不眠不休的連騎三天三夜赶回王宮,絕不是為了要見典恩最后一面的。
  他人雖不在王宮,但連典恩都不知道的是,他早在王宮布下了几個眼線,有任何動靜隨時會向他在全國設下的聯絡驛站報告狀況,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讓遠在奧陸山脈另端的他獲得消息。三天前他就已經得知典恩病危的消息,隨著在每個驛站得到的越來越不樂觀的情況,他也越來越焦慮不安,但他仍不愿相信,他們兄弟倆九年來的重逢竟成了最后的訣別!
  他發誓絕對要查出那個在暗地里竊笑的凶手,讓他嘗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
  典恩又一陣猛咳,聲音慘怖得就像是要將肺里的東西全部咳出。弋翅抓著典恩的手,用力到不知道他的指甲已經陷進典恩的肉里,但兩人都不在意,眼睛眨也不眨的直看著對方,仿佛想彌補這些年分別的時光,并做最后無語的道別。
  “听我說……你會是個……好君王……畢諾瓦……就交給……你了。冰宿……”典恩喚著已退了一旁的冰宿,示意她向前,“你要幫弋翅……的忙……”
  “弋翅……”他費力地將弋翅及冰宿兩人的手合握在一起,“你也要好……好照顧冰宿……我……欠她很多……”
  “是,我會的。”冰宿答道,弋翅的眼則自始至終沒有离開過典恩。
  交代完所有不放心的事,并且得到了承諾,典恩的表情倏忽平靜了下來。
  “韻……”他模糊的叫了一聲,就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陷入了無止盡的長眠中。
  几乎是立即的,第一聲喪鐘響起,然后是第二聲、第三聲……自王宮傳向整個帕布拉城,以及畢諾瓦全國各地;隆隆的鐘聲像晴天里的悶雷,沉重的告示國王陛下的駕崩。
  *&

  *&

  *&
  “出去。”冷霜的聲音打破了房內郁沉煩悶的安魂彌撒。
  聞言,所有教士、大臣皆面面相覷,在舉行下葬儀式前,皆需要為死者念頌禱文,這是不變的傳統呀!
  “听不懂我的話嗎?”弋翅爆出狂怒的嘶吼,“所有人立刻給我滾出這間屋子!滾!”
  即使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的人也會被這聲怒吼嚇掉半個心魂,房里的每個人立即拔腿逃出房間,冰宿在所有人离開后靜靜地看了弋翅一眼,也跟著要离開。
  “你留下。”
  弋翅的這句話,讓冰宿停下腳步,站在他身旁看著他半跪在床邊,端視著典恩的容顏。
  時間在靜默中流逝,只有壁爐里的炭火偶爾傳出細碎的爆裂聲,陽光從窗外射進,但卻無法驅走房內的哀沉。不知過了多久,弋翅終于站起身,看都沒看冰宿一眼,便邁開步伐走向房內的另一扇門。
  冰宿遲疑了下,還是跟了上去。
  望著弋翅的背影,与九年前一樣,她仍然不知該如何解析他的一舉一動,他看似狂放不羈、大膽無禮,但她絕對不會低估隱藏在他表相下的深沉心机。
  他抬手開門,進入冰宿的房里。
  為了要讓護衛能夠就近保護國王,國王寢宮中隔著一扇未鎖的門后即是護衛的房間,這項傳統從未被質疑過。雖然在冰宿接任后,因為性別的差异而不斷傳出許多不堪的流言,但她沒有因此而退卻,仍舊是依循著傳統住在這間歷代護衛的房里。
  她跟著弋翅走進去,反身關上門。門扣才剛滑進定位,她就被一股力量用力扳過身,背撞上木門,發出沉重的響聲。
  弋翅的身形迫近她,將她困在雙臂之間,她輕易就感受到從他緊繃的肌肉所散發出的憤怒烈焰。
  “是誰?”
  她明白他問的是什么。“我不知道。”
  他眯了眼,像是要射穿她,“你竟然敢這么回答我!自從我离開之后,你是典恩最親近的人,怎會不知道凶手是誰?”
  是的。她知道,但她不能說。
  至少在未經證實前,她并不确定凶手是否就是她推想的那個人,更遑論其背后的主謀者了。所以,她只是靜靜承受弋翅狂暴的怒意。
  他閃電般快速的伸手扼向她的頸項,指尖嵌進她細白的肌膚,“說!我不相信你不知道!”
  冰宿仍不言不語,弋翅下手沒有任何留情的余地,一開始就是用盡全力的狠絕。不過多久,她血色盡褪的唇開始顫抖,雙手在身体兩側緊握成拳,即使身体承受著劇烈的痛楚,她仍然堅毅的与他對視,不反抗也不妥協。
  弋翅定定地注視著她,“很好。”
  他迅速放開了她,暴戾從他眼中褪去,緩緩地又道:“我差點忘了,我替自己找的是什么樣的一個女人。”
  冰宿靠在門上靜靜的調勻呼息,她抑制住伸手揉弄頸項的意念,看著背轉過去的弋翅熟稔的打開某個置物柜,拿出藥箱來。她不必猜測就知道那是因為這里也曾是她父親的房間,而她搬進后不曾變動過一景一物,而他顯然看透了這點。
  “過來。”他命令,邊將藥箱放在桌上打開。
  她依言走到桌前。
  “坐下。”他從藥箱中取出一罐傷藥。
  她愣怔了下,意會他是要替她上藥,立即出聲道:“殿——咳!”喉部的灼痛感讓她不自禁地一咳,這才發現喉嚨像有千万粒細砂在滾動似的。
  “你要站著也行。”弋翅說著便伸手探向她的頸項。
  她微顫了下卻沒有避開,但當他開始解開她束著高領衣飾的細繩時,她不得不再度開口:“殿下……咳,我自己可以——”
  “安靜。”他打斷她的話,手指沾了一點藥膏往她頸上輕輕涂抹。
  很難想像這樣一個大男人會有如此輕柔的動作,她感覺涼爽的藥膏涂在肌膚上讓灼痛感倏地減輕許多,但他的手指在她頸際的游移,卻也讓她感到另一种更炙人的燒烙。
  她几乎沒發現自己的呼吸變得不順暢,她只知道自己全身僵硬得像座石雕,更糟糕的是他越來越往下移的手指,讓她驀地記起她頸上挂著的一樣東西。
  她略微急切的道:“殿下,我已經……嗯,好多了,您不必再——”
  “別說話。”他再次打斷她。
  她忍不住抬眼看他,他帶著迷离的專注眼眸朝她審視,才一眼,她立刻又垂下目光;就像九年前一樣,她明白自己無可自抑的又跌進他眼底。
  而這次,怕是再無另一個九年讓她沉殿他對地下的蠱咒了……
  弋翅手指滑過她的頸背,像眷戀不去的蝴蝶繼續輕緩的撫触著她,突然他感覺到某個細鏈似的凸起物。
  像被閃電擊中般,冰宿的反應是瞬即的。她向后退了一步,沖動又不敬的逃開弋翅的身前。
  弋翅嚴峻的盯視她,觀察著她的表情,挂在她頸上的是什么?她想隱瞞的又是什么?是有關毒害典恩的證据?或是其他?
  這九年來,他未曾間斷過地得知她一主一動,自從她接下譯武的職務后就幫典恩做了不少事,她卓越的能力与聰慧的才智在在讓他感到毋需有后顧之憂。他是信任她的,但方才的抗拒讓他不得不怀疑,她究竟在隱瞞著什么?或者,她是為誰在隱瞞著?
  其實他心里早就有數,知道誰會是這場謀殺的幕后主謀者,但他不敢相信的是,典恩竟會死在冰宿的保護之下!那么,下毒的凶手与其主使者并非同一個人,而且凶手与冰宿必有一定程度上的關聯,否則不可能如此突發的就將典恩謀殺。
  “過來。”他的語气是不容抗辯的冷硬。
  她眼里流露出抗拒,一動也不動。為何這男人總有辦法讓她最引以為傲的冷靜在一瞬間灰飛煙滅?她方才的舉止要是讓她的歷代祖先看到,怕是十次杖刑都不夠用來抵償這樣的忤逆。
  他一個跨步就抓住了她,她不再反抗的任他將自己困在怀里動彈不得,她低垂下頭,雙手緊緊抓著領口。
  “放開手。”
  “殿下,請容許我保有個人的隱私。”她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听起來不要顯得過于無措。只是,她從來不曾与任何人有過這樣親近的身体接触,他的胸怀讓她覺得自己像是陷溺進一潭深淵里。
  “你要用強的?”他伸手扣住她的。
  驀地,某种情緒上的叛逆首次被挑起,她緩緩抬起眼望進他的,“這是……命令嗎?”
  “是命令。”他回答。
  她看著他的眼神霎時變得疏离且遙遠,像是找回了她的冷靜般,她默默地放開抓著衣領的手,解下頸項上的鏈子,平穩的遞到弋翅面前。“那么,是該還給殿下的時候了。”
  如果先前曾有些許怀疑過她的忠誠,那么在他看清她手中的物体后,也會像春陽化雪般消失無蹤,因為銀鏈上的墜飾是當年他給她的那枚戒指。
  當然,這戒指并不能完全解釋她所有的抗拒行為,但卻可以證明她始終如一的忠貞。
  弋翅墨綠的眼像飛上了一抹云朵,柔軟了其中的冷硬;而那嚴厲的面孔則像洒落了一片朝陽,溫暖了其中的深黯。如果不是失去兄長的哀傷仍在,他的表情必定會如同春天的早晨般充滿班斕耀眼的色彩,令人深深著迷、難以抗拒。
  他凝視著那戒指好一晌,雙手環在冰宿腰間,然后故意戲譴她似的開口問道:“為什么剛才不還?”
  “貪婪。”她眼中不再有惊慌或閃躲,沉靜地回道:“是屬下貪得無厭的想將如此珍寶据為己有。”
  這不是事實,但連她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她將戒指挂在頸上的原因。
  她只記得,在初到王宮的那天夜里,她徹夜不成眠,但并非适應不良,而是在思索該將那枚戒指存放何處,最后她將它挂上頸子:那是最不會弄丟的地方。原以為只要弋翅一回來,她就可以將戒指歸還,可是沒想到再次相見時,竟已過了九個年頭。
  与弋翅在九年前的初遇,像她生命中的一響春雷,華麗又短暫,雖喚醒深藏在她心中的某种情感,但她尚不及琢磨体會,隨之而來的護衛職責就將她推向忙碌,讓她沒有多余的心思去探索對他的感覺。
  可無法否認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漸漸習慣頸上的戒指,甚至到后來戒指已然成為她身体的一部分。而且,她只要一看見戒指就會想起他的狂傲、笑顏,每每凝望良久而不自覺。
  如今弋翅回來,對她的態度依然是專制又無禮,她對這樣的人一向沒什么好感,但他卻是個例外。他那英偉傲然、尊貴不凡的气勢,足以吸引世間所有女子的芳心,包括她……
  只是,她始終不愿去正視這份感覺。
  冰宿端著表情,刻意忽略弋翅的親近在她心湖所激起的波動,她淨顧著武裝自己,沒有察覺到他心緒上的轉變。
  弋翅梭巡著冰宿的容顏,深邃的眼眸与她的定定對視著,“那你該將戒指賣了,而不是挂在你的頸子上。”他說完,又好整以暇的緩緩撫摸她細致的頸項。
  交還戒指的那一刻,她就有預感他不會輕易放過對她的質問。她握緊拳頭壓下顫抖,讓自己像個高貴的女王般直視他,“鑽石可以保值,我何須將之換成錢幣?”
  弋翅不著痕跡地拉近兩人的距离,低聲問道:“是嗎?保值?所以你決定將這枚頗具价值的戒指,放在一個你認為最寶貝的地方?”他慵懶的語气像六月的醉人薰風。
  他技巧的用曖昧不明的語意在套她,是想教她承認什么?
  “不,我是放在一個最不容易遺失的地方。”
  “最寶貝与最不容易遺失,這兩者之間有什么差別嗎?”
  多看她一分,就會被她那清麗的容貌更吸引一層。歲月除了讓她在体態上變得更加成熟丰盈之外,她的本質并沒有改變多少,一樣的冷靜,一樣的堅強,增添的只有她眼中的那份聰慧,及更多的剛毅勇气。
  多少比她更高大健壯的男子,都會在他的凜然威嚴下屈服顫抖,而她現在如此与他面對面,仍然能將自己的情緒隱藏得极好,證明了她真的是一位堅毅如鑽石的女人,這樣的女人才有資格能与他匹配。
  “差別在于前者用情,后者用利在收放物品。”冰宿答道。
  弋翅漾開一抹帶著邪魅的淺笑,“是嗎?你用利在收放我給你的東西?如此一來,你教我該如何看待你的忠誠?”
  他故意設下陷阱誘她往里跳,讓她身陷于兩面為難的境地,無論承認是情是利,她都是罪該万死。
  想了想,她緩緩吸口气才道:“請殿下原諒屬下的一時貪念,屬下絕不再犯。”
  她將問題丟還給他,由他選擇她是為利為情,以及決定該殺她或者信任她。
  驀地,他低頭結結實實的在她唇上印下一吻,“很好,我果然沒選錯人。”
  冰宿尚未從震惊中恢复過來,他就放開了她,將銀鏈挂回她的頸上,然后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遞向她。
  他果然還是怀疑她和典恩的死有關。冰宿看著那把匕首,再無心理會他將戒指還給她是存有何种意義,她心里只流過一絲歎息,正如他所說,這九年來与典恩最親近的人是她,若論頭號嫌疑犯,自會非她莫屬。
  她將匕道接下,平靜地道:“若殿下仍然認定是我毒害了陛下,那我自當以死謝罪,但請容許——”
  “割下我的發。”他截斷她的話,將頭發整理好一束背對著她。
  她愣住了,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但不多久她就找回神智,依令將他留了九年未剪的長發割下。
  一刀兩斷的瞬間,像是分隔了過去与未來。從此刻起,他要開始兌現他的誓言。
  她明白他為何要將長發割下,但她卻很惊訝這如儀式般的落發,他竟會要她來操刀執行!她有什么資格當見證人?
  握著落下的黑發,她心里仿佛也接下另一個沉重的負擔。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