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9節


  沉倫在輕歌的夢中,直到夢里翱翔的鳥一只只消失全成了白煙。
  智子醒來,從天堂墜回現實。
  儿子呢?她從床上起身,在化妝抬看見阿敏的紙條。

  智子:
  我和居廣帶儿子出去玩,你休息一天吧!想想是不是真的不給自己余地的不去愛他,這樣的你真會快樂嗎?
  ××××
                      阿敏
  她進浴室淋浴,想舒坦地偷懶一天不工作。
  她穿著浴袍坐在餐桌上吃著阿敏留給她的愛心早餐。
  秀雄竟然無聲無息地坐到她身邊。智子看見他,嚇了一跳。
  她的眉微蹙著。“你怎么進來的?”
  “門沒鎖,你們家的男人好粗心啊!”他性感地笑著,笑里的勾引那么令她心悸。
  智子不知不覺把浴袍的領口束了起來,重新綁緊腰帶。
  秀雄逼近她,臉貼在她的頰上,閉目嗅著。“你仍是這么香。”
  他像一只野狼。
  她躲著,怕他的扑殺,卻暗暗地惊喜著,心情既矛盾又興奮。
  “你躲不掉的。”他笑容里的誘惑,像棉花糖,令人心痒。
  “你坦白說出目的吧!”智子緊張地瞅著他,手足無措。
  “這還需要說嗎?我要你。”
  “黛芙妮呢?”智子惊愕地望著他。難道他揭穿了她?
  “我無法娶她,因為我不能為了要留住小雪娶她。”他非常理直气壯地說著。
  “為什么?我不懂。”她的心恐懼著。
  “我——愛你,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你。愛得比我自己想的還要深得多。”
  “你最愛的人……不是黛芙妮?”她顫抖著問。
  “我自己也以為是,雖然她仍是我心中完美的女神,但不知為何,和她在一起,我總少了一份真實的感覺,我心里莫名其妙地想念你想得心痛。”
  智子半信半疑地望著他,他英俊的臉上,有著深切的渴望,他的眼波明白地告訴她,他想要她。
  “那為何這么久才出現?”
  “因為我以為你恨我,和阿敏結婚,你一定下了很大的決心吧!我不敢來破坏,直到天使告訴我,你的儿子長得和我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像,我才恍然大悟,你是為了給儿子名分才嫁給阿敏的吧?為何不告訴我你怀孕的事?”秀雄握住她的手。口气激動。
  “我不想你為了儿子娶我,我不想你終生遺憾,我以為你最愛的人仍是黛芙妮。這事實深深地打擊著我。”
  他充滿歉疚地瞅著智子,像做錯事的大孩子。
  “智子,告訴我要怎么樣你才愿意原諒我?”
  她冷冷地打量著他。“秀雄,現在我是吉田敏的太太。”
  “我不管,你是我的,我遺失的那塊心靈拼圖,我才不管你是誰的太太。”他孩子气地撒賴著。
  “我不想离婚,我已經習慣過平靜的生活,不想回去面對你身邊的風暴。”智子退卻地低著眼,不想看他。
  “我已經答應把小雪還給黛芙妮,她會帶著她回到意大利,畢竟她們是母女,我并不是小雪的生父。”
  “范倫汀娜呢?她怎么舍得放過你?”
  “我連黛芙妮都不娶了,怎么可能娶她?在來求你之前,我帶著一把刀去找她,告訴她,她要就現在殺了我,要不就讓我娶你。”
  智子震惊地望著他,范倫汀娜不可能放過他的,她太清楚這個女人了。
  她瞅著他,他的衣服出奇的寬大,她的心緊緊地揪擰著,忽爾奔上前,拉開他的上衣。
  “啊——”慘不忍睹的傷疤,丑得像變形虫。智子痛哭了起來,淚泛濫成海。
  “你……你……為何……這么傻——”她哭倒在他身邊,抱著他的腰,整個人快崩潰了。
  這個呆子,智子冰山般的心,被熱淚融解了。
  他跪了下來,摩挲著她的發,吻她滿臉的淚痕。“我可以什么都沒有,但不能沒有你。”
  智子不知道該怎么說出自己的感動,本來以為他只是為了孩子,不是為她,然而現在的她要怎么報答他對她的痴心呢?
  她緊緊地抱著他,緊得連呼吸都不順暢,但心愛的幸福之源,那生蛌熄}關仿佛剛被人開啟。
  她有什么資格說不要他。
  那傷痕至少有三個月的歷史了。智子輕触著。
  “痛嗎?”
  他露出笑容。“不痛,她沒殺我已經夠好了。至少我還能再見到你。”
  他真有勇气,原來真愛是如此頑強。苦苦的逼迫,如荊棘般的挫折都不能真正地分割他們。
  她攀住他的脖子,偎在他的怀中。
  “你答應原諒我了?”他焦急地問。
  “不答應。”智子睇著他,見他緊張地抿著嘴,嚴肅的眼里有著不安,她笑出聲來。“你雖然可惡,但看在你知錯能改的分上,我愿意給你看寶寶的權利。”
  他嘴角下彎,露出失望的表情。
  “就這樣?”
  “不然你還想怎么樣?”她睇著他。
  “我要你和阿敏离婚,回到我身邊。”
  “這事我得和阿敏商量,他得坦白地面對他的家人,這需要一些時間溝通的。”智子故意把气氛弄得很嚴肅。其實阿敏是個好人,他并不想耽誤她。
  秀雄認真地說:“我會求他,求他成全我們。”
  “黛芙妮沒有為難你嗎?”
  他一臉懊惱。“帶走小雪就已是最令我心痛的事了。她根本不想跟她媽咪,我有好几個月的時間都在猶豫,為了小雪。她想和我們一塊生活,我告訴她有了媽咪,我就要失去你。可是如果我不娶媽咪,我會失去她。我問她我該怎么辦才好?”
  智子心知肚明,這聰明的小鬼,根本不想离開秀雄。
  “她一定叫你娶黛芙妮是吧?”
  “她問我到底想娶誰?我反問她,如果她是我,她要怎么辦?她猶豫了很久,比我猶豫的時間還久,我無奈地等待著,直到她說:‘爹地,你娶智子吧,我跟媽咪回意大利,反正我快要長大了,長大之后就溜回來看你,我們又可以在一起了。’我當時很感動,她終于懂得為我著想。”
  “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想念小雪——”
  智子還沒說完,他就搶著說:“比想念我還多嗎?”
  “一樣多,想她的時候就會想你,想你的時候也會想她。”
  “我每天都在想,如何才能再令你重回我的怀抱。”他說著擁緊她。
  “我以為你不出現,就表示你不要我了。還好有儿子陪我,如果沒有他,我不知該怎么活下去。”
  當晚居廣和阿敏回來之前,婆婆來了。
  智子Call了阿敏好几通,還沒和他溝通离婚的事之前,最好別讓婆婆知道,他們過著四人世界的生活,除了她、儿子、阿敏之外,還有居廣。
  婆婆一直以為阿敏和居廣斷了,還欣慰地表示:“還好有你,要不,我們吉田家就要絕后了。”
  智子在家焦慮地等著他們。
  婆婆問:“阿敏把皮皮抱出去做什么呢?他又不會帶孩子。”
  電話終于響了,她焦急地接起電話。
  竟是秀雄。
  “你有事?”
  婆婆就在旁邊,她鎮定地說話,他察覺出她的怪异,卻仍開玩笑地說。“我想你,好想。”
  智子面露微笑,小聲地答:“我婆婆來了,你有話快說,沒有的話我要挂電話了。”
  “我要跟你婆婆說話。”
  她低聲罵他。“你別開玩笑了。”
  “我沒有開玩笑,我要幫你解決問題。”
  “我的事我自己處理,輪不到你亂來,好了,晚一點再打電話給你,你會在家嗎?”
  “我隨時都在,乖的不得了,簡直叫你無法想像的乖,你吻我一下,當是獎賞行嗎?”
  她偷瞄了婆婆一眼。她正在注意智子。
  “不行,晚上再補吧!”
  他心不甘情不愿地挂下電話。
  智子去廚房煮晚餐,心想這兩人一定是玩瘋了,所以連Call机都沒開机吧?
  真糟,但愿他們更瘋狂些,等婆婆走了再回來就沒事了。
  正在想呢!門鈴就響了。
  智子奔了出去,還是晚了一步。
  阿敏把皮皮放在肩上,居廣拎了一個大蛋糕和香檳。
  她的記憶突然好了起來,今天是他們認識七周年紀念日。難怪他倆都休假。
  見到婆婆的剎那,除了皮皮以外,所有人臉上的惊喜都凝結了起來。
  智子連忙沖過去抱儿子,在阿敏耳根說:“我Call了你好多遍,你怎么都不回?”
  他表情好難看。“我在幫儿子換尿布,居廣在開車,都想反正快到家了。”
  居廣很識相地放下東西就要走,但被婆婆叫住。
  “你先別走,阿敏,你解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婆婆气得全身發抖。
  阿敏瞟了居廣一眼。居廣坐到沙發上,眼神是坦然的,仿佛知道這事遲早會發生的。
  “你怎么對得起智子?”婆婆吼道。
  “媽——我不想騙您,我和智子一直是有名無實的夫妻。”
  智子想,說出這話的阿敏已鼓起了他所有的勇气。
  “你們——那孩子怎么來的?”
  智子跪了下來。“媽,您別怪阿敏,是我求他娶我的,孩子是秀雄的,不是阿敏的。您成全阿敏和居廣吧?”
  阿敏見她跪下,他也跪在她身邊。
  “媽——我已經很努力要過正常的生活,但我始終是愛著男人的,這事實永遠也不可能改變。您成全我們吧?”
  居廣原本癱在沙發上,見他們倆全跪著。他忐忑不安地起身,盯著她婆婆。
  他支支吾吾地說:“這一切——全是我的錯,我——破坏了——您的美夢,和一個看似圓滿的假家庭。”
  婆婆哀絕地哭了起來。
  “原來這一切都是假的,算了,我那么費勁地想改變一切,改變老天的捉弄,卻怎么都是沒辦法改——”
  智子想事情都到了這步田地,她也無須隱瞞什么了。
  “阿敏,我想你說的對,我沒有秀雄,不會快樂的,沒有他的我雖平靜,但卻像一灘死水。我決定重回秀雄身邊。你會成全我們的是不?”
  阿敏點頭。“當然。”
  “不,誰都不能帶走我的孫子,誰都不能。”婆婆歇斯底里地抱走皮皮。
  智子惊慌地起身,阿敏趨向前去。
  “媽——孩子不是我們家的,您別嚇坏了皮皮。”
  皮皮哭著叫媽媽,要智子抱他。
  她望著失控的婆婆,說道:“媽,皮皮永遠是您的孫子,我知道您疼他。您放心,等我搬回伊豆,每星期還是會帶皮皮到您那里去的。”
  婆婆這才恢复神智。
  “對不起,智子,我太激動了。算了,阿敏你高興怎么做就去做吧!我已經夠努力地想改變你了,算了,一切都是天意。”她這才將孩子還給智子。
   
         ☆        ☆        ☆
   
  范倫汀娜邀智子和秀雄到她別墅時,他們倆都深感不安。
  她在電話里說:“這是我最大的心愿了,智子,你一定要帶秀雄來,算我求你。”
  智子知道她的計謀,大概曉得,她沒告訴秀雄,只是安慰他。
  “你放心,她不會害我們的,這次我很有把握。”
  “是嗎?什么時候開始,你和她也取得共識了?”他譏誚道。
  “反正她已准備离開日本,以后再也不會跟你作對了,你怕什么?”
  約定的當天,智子和秀雄准時前往。
  沒見著范倫汀娜,佣人把他倆帶往一間和室飲茶房。
  她和秀雄逕自泡著茶。
  隔了十五分鐘,突然听見擴音器傳來范倫汀娜的聲音。她說:“真決定把小雪帶回意大利?”
  “是啊!算是給秀雄的懲罰,其實我并不喜歡小孩,小雪頑皮淘气得不像話,帶著她像帶個麻煩,真想要她早就帶走了,哪需要等到現在。”
  秀雄惊奇地問:“怎么回事?她故意讓我們听她們姊妹的談話?”
  智子明知卻裝出不知的樣子,做了一個噓聲的動作,要他仔細听。
  “這次算你輸了,從當年陷害我至今,我總算贏了一次。”
  “何以見得?秀雄沒娶我,更不娶你,別忘了當年他迷戀的人是我。現在在他心中我仍是完美的女人。”
  范倫汀娜大笑。“所以秀雄是世上最蠢的男人,當年被你的計謀耍得團團轉,把你當圣女貞德,根本不知道他和我上床的那次,從頭到尾都是由你策划的,我倆之間真正的浪蕩女是你,你存心玩弄他于股掌之間,至今他仍不曉得你的真面目,夠悲哀了。還好他最后選擇了智子,要不,一生全被一個沒真心的女騙子耍得團團轉,有再大的事業成就也枉然。”
  “我知道你是嫉妒我樣樣比你行,當年我隨便說說,他就相信你和他上床時不是處女,他愛我愛得死心塌地根本不是我能想像得到的。我當時身邊的男人數也數不清,根本看不上他,就算現在,那也是因為气你為了一個男人,竟然連親姊姊都謀殺。從年輕陪你玩到現在,我贏了有什么好處呢?你高興贏那好,這次就算我輸好了,我們多年因秀雄而來的仇恨,就在此和解吧?”
  “行,只要你當面向秀雄說明,你當年如何陷害我,使得他討厭疏离我,我就跟你和解。”
  黛芙妮訕笑。“就算我去說,那個傻子也不會相信的,他至今仍以為我和他是柏拉圖呢!根本不知我們早就發生過關系。他是第一個我和你共享的男人,也是最后一個令我們姊妹反目成仇的男人,你又何必在他結婚之際去揭穿當年我親設的騙局呢?反正他現在也不肯娶我,你非要我再出糗一次不成嗎?”
  秀雄听著臉色越變越難看。
  他起身沖了出去,她叫他。“秀雄,過去的事算了吧?”
  他气惱地吼道:“我這一生為她吃了這么多苦,從來沒抱怨過,但她今日非要還我一個公道不可。”
  他奔到客廳,怒气沖天的。黛芙妮見到他,臉瞬間變了色,仍鎮定地問“秀雄,你怎么會在這里?”
  秀雄半句話都不說,揚起手來就給她十多個巴掌。
  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出手打女人,也是最后一次。每個巴掌都響徹云霄。
  黛芙妮癱在沙發上,痛哭了起來。
  “你戲弄了我這么久,這十几個巴掌算是報仇,以后我倆永不再見,你最好明天就給我滾回意大利去,要不,我再見你決不會給你好臉色的。”
  他說完恨恨地离去。見智子還愣在客廳里又回頭把智子拉了出去。
  智子不會忘記范倫汀娜燦爛的笑容,她終于報仇了,即使得不到秀雄,見到黛芙妮如此狼狽,她的仇恨瞬間瓦解。
  智子原以為黛芙妮不會就此罷休,但沒想到她因秀雄的巴掌覺醒了。
  和范倫汀娜和好的她,并沒有帶走小雪,因為她自認為小雪跟著她還不如跟著秀雄好。
  她們倆姊妹走的那天,留了一封信給智子,打開信智子看見了一張支票:日幣三千万。

  智子:

  謝謝你在未來的日子幫我照顧小雪,我相信你一定會善待她的,這支票是小雪的生活費,別讓秀雄知道,若他知道了一定不肯收下的,這只是我個人的一點心意,一個不負責任的母親所能做的最基本的照顧。
  我的人生如同一場夢,玩心讓我差點毀了自己,也毀了汀娜,從未認真地活過,在挨秀雄的巴掌之后,我突然醒悟。
  過往的記憶因秀雄的痴心付出而丰富,醉生夢死,游戲人間的我從未珍惜過,渾渾噩噩地走來,至今才明白自己有多愚蠢,我已和汀娜和好。現在才能体會當初傷了她有多深。
  懊悔已無補于事,但愿未來的日子,能和她攜手并行,也愿你和秀雄百年恩愛,永沐浴愛河。

                      黛芙妮筆

  她偷偷地躲在走廊上看信,秀雄喚著:“智子,你在做什么?快來啊!”他的聲音既響亮又恐怖的。
  她把信藏在口袋中,朗聲回應:“我來了,有什么事啊?”
  她走進客廳,見秀雄和小雪搶著皮皮。
  秀雄一把將儿子抱到她面前,她看了嚇一跳。
  “怎么回事,誰把他畫成這樣?”
  皮皮全身光溜溜的,沒穿半件衣裳,圓嘟嘟的身体,從臉孔到腳,連小弟弟也被畫的五顏六色。簡直是——無法形容,像妖怪啊!
  “小雪——你在做什么?”她尖聲吼叫。
  小雪得意地眯著眼笑。“從今以后,皮皮是我一個人的玩具,誰都不能跟我搶他,不然我會翻臉的。”
  秀雄咆哮。“什么玩具,他是你弟弟,不准你欺負他。智子你快帶儿子去洗澡。”
  小雪高舉雙手,嚷著:“我來我來,智子,以后你只要幫秀雄洗澡就行了,皮皮就由我來,保證洗得干干淨淨的。”
  還好林太太來了,把皮皮和小雪一塊帶走。
  秀雄一把摟著智子,從身后掏出了兩張机票。
  智子笑著問:“這是——”
  “度蜜月啊!去夏威夷。”他很開心地吻了她一下。
  “怎么去?就我們倆?孩子怎么辦?”
  “你婆婆和你媽媽各帶一個嘛,反正兩個禮拜而已,讓他們自生自滅好了。”
  “你才不舍得呢!”
  “我是不舍得啊,不舍得能和你獨處的短暫時光。”
  “啊——”是林太太的尖叫聲。
  打斷了智子和秀雄的長吻。智子听見她嚷著:“小雪,你不要一直拉你弟弟的小弟弟,會被你拉斷的!”
  秀雄大笑。“她拔苗助長也未免太早了點。”
  “我不放心,為了我媳婦未來的幸福我去看看好了。”智子一起身,秀雄拉住了她,她跌倒在他怀中。“你先滿足我的幸福吧!媳婦的你放心,我保證沒事的。”他反身壓住了她,笑容在黃昏里逐漸隱沒,升起的是如同黑夜的纏綿。

  —完—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