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7節


  坐在車里,李淳宁有說不出的輕松自在,原以為今天拒絕賴志安會難以啟口,沒想到眾維杰三言兩語,亮出名號就輕易解決她的困扰。
  “我簽了什么終身契約?我自己都不曉得。”李淳宁笑問專心開車的眾維杰,他平常好好先生的個性,今天她才發現原來他也有獨占欲,瞧他剛剛沒得商量的強勢作風。
  “當我准老婆嘍,你不知道是因為等你畢業后才簽字生效。”眾維杰覷個空偷香。
  “真幽默!”她做個鬼臉當他在開玩笑,李淳宁摸著左頰余溫偏頭睨視,“我真的不喜歡照相,在鏡頭前面呆呆的像根木頭,好在你隨机應變胡謅,不然我一定不好意思拒絕,害賴志安被死當。”
  “淳宁,我不是胡謅,那是我的計划。”眾維杰不再嘻皮笑臉,語气認真。
  被心上人求婚是所有戀愛中的情侶夢寐以求的一刻,羅曼蒂克的宣言終身相守,深情不渝的誓言此生永志。
  如果他早說几天,或是晚提几年,她都會雀躍万分,欣然許下承諾,可是現在她必須在課余后到強森那見習,而要自己全心的投入想必不是件易事,從今天早上累得頭昏腦脹還全無概念,就知道以后需要花費多少心力。而想幫強森改換异常“嗜好”,還得盡力瞞住家人,會遭遇的挫折和不可知的變數,再加上眾維杰近日的表現也讓她猶疑,种种實際清況考量下,她都不能這么早定下來。
  “說這些太早了。”李淳宁只能如此回答了。
  心微沉,他直視前方車陣,“我讓你沒有安全感嗎?”從昨晚失約后,淳宁就心事重重,他讓她失望了,所以她想疏遠彼此間的關系嗎?
  “怎么會,你很有責任感。只是我還年輕,有很多事等我去做,不想太早結婚而已。”
  “結婚是法律程序,讓相愛的人名正言順的在一起,婚后生活就和現在一樣,我不會干涉你的。”雖信誓旦旦,但如何保證他才能勸她回心轉意,只要她開口,万般辛苦他也會做到。
  “我沒想這么遠,到時再說吧。”伸個懶腰,她望向窗外。
  她給人的感覺好遙遠。眾維杰惶恐的將車停靠在路邊,解開安全帶迅速汲取她的潤澤,吻遍她細致滑嫩的臉蛋,一遍又一遍。
  他突如其來的熱情,薰暖她疲憊的身心,“哇……嗚,我喜歡這個說服方式。”她轉轉眼球,精靈活現,活潑又俏皮。
  “你同意了?”放開她,眾維杰灼灼深情鎖住她眸光。
  李淳宁湊前再吻,長久才移開他溫暖的嘴唇,她燦爛一笑,“再說嘛,還這么久的事。”
  “結婚細節我們當然可以慢慢計划,你之前的神情語气好像不樂意,嚇我一跳。”眾維杰像只被遺棄的小狗,控訴他方才的疏忽。
  “對不起,我今天很累,所以沒心情討論這些。”
  “我們不必急著今天討論細節,中式、西式婚禮都行,事實上只要你喜歡我都沒意見。”
  “不是,我的意思是還不要急著今天決定,可以嗎?”李淳宁啼笑皆非,都被他混淆重點了,甚至談到中、西儀式了?
  “Sure,我不催你,這是一輩子的大事當然得多加考慮,”眾維杰等她點頭同意后,又說:“慢慢來,一輩子只有一次,如果后悔就來不及了。”
  他終于了解了,“謝謝你的体諒。”李淳宁親他一下以茲獎勵。
  “應該的,我希望你是最美麗、最快樂的新娘。”眾維杰仿佛已經听到教堂鐘聲響起,“現在市面上有很多新娘雜志,介紹結婚典禮方式、禮服、鮮花、戒指等等,所有新娘該注意的事情都有介紹。”
  “等一等,你弄檸我意思了。”
  “你不想嫁給我?”
  眾維杰的唇瓣在她臉上蠕動,气息醇然,“不是,我只是……”李淳宁嘴被他含住了。無數的親吻阻退她的“只是”。
  “那就這么說定了。”眾維杰笑容滿面。
  她何時說定了?真霸道,“家里、公司需要幫忙,我今天就是去上班,工作、學業這么忙,我怎么有閒暇時間考慮婚事。”
  “是周轉發生問題嗎?還是經營問題?”眾維杰關心詢問。
  “都不是,強森工作太累了,需要有人分攤一些責任,我父母已退休如今遠在美國定居,我不想讓他們擔心。”
  強森H!?I他听維君提供情報過,路強森是淳宁的初戀青梅竹馬,危險的勁敵,不可不防,戒之,慎之!
  “你辛苦了,別太勉強,任何代价都不值得賠上健康,伯父、伯母一定也不樂意見到這种情形。”
  “我知道。所以結婚的事……”
  “你放心,如你所說的,時間還久,到時再挪出一個月的婚假,所有事情我會打點好,你不必擔心沒時間。”
  眾維杰吮入她抗議之詞,“眾太太,我喜歡這個稱謂。”一副反對無效,抗議無理的樣子,而李淳宁連將話說出口的机會都沒有。
   
         ☆        ☆        ☆
   
  接下來几天,眾維杰完全以未婚夫自許,趁接李淳宁下課之便,又慎重其事的与賴志安“懇談”一番,昭告眾人他和李淳宁的未婚夫妻關系。
  他知道自己的行徑几近于逼婚,霸道又蠻橫,可是他情有可原,他太怕失去淳宁。每當淳宁皺眉想談一談時,他總是一吻以避之,眾口鑠金,時間會造成事實,眾太太自然跑不了。眾維君取笑他是怕娶不到老婆,霸王硬上弓,吃定淳宁了。
  “任你怎么說都無妨,老婆是我的就好了。”眾維杰如是說。
  “你并沒答應對不對?”私底下,眾維君明白李淳宁仍心存猶豫。
  “我也不是反對,可是畢業馬上結婚未免太急了。”
  “因為你搶手啊,那天他去學校找你,我只不過稍微提了一下賴志安,想不到效果出奇的棒。”
  “原來是你惹的事,”李淳宁拐她一肘,瞪著得意非凡的眾維君,“你很討厭耶。”
  “不客气、不客气。”
  “我也沒打算謝你。”
  看李淳宁真的很煩,于是眾維君問:“怎么,你不想嫁我老哥嗎?”她不再開玩笑。
  “如果換成是你和庄天宇,你會如何?”李淳宁反問。
  “除非他有別的老婆,不然我非他不嫁。”眾維君毫不遲疑肯定的道出答案。
  她早該猜到,維君雖然愛玩,可是骨子里忠貞保守,一朝認定庄天宇就不變節。而她也愛眾維杰,但……
  “你知道珍妮的事嗎?”眾維君覺得有必要說這件事,有助于讓李淳宁理解眾維杰的想法,“我們以前鄰居有個小妹妹叫珍妮,人很可愛,大哥特別疼愛她,珍妮后來發生意外,原本還有生机,卻因為路人沒有及時送醫而死,這件事對大哥的人生觀影響很大。”
  他希望能救更多珍妮。珍妮死時眾維杰無能為力,可是他可以幫助其他和珍妮有相同困境的人。
  “同理心人皆有之,但這不是問題所在,我也很欣賞他有慈悲心,只是有時我難免怀疑他在某些不忙的時候,才記起我這個人的存在,至于事實如何,我希望讓時間來證明,而且現在我有其他事得做,談論婚嫁實在不是适合的時机。”
  “那你現在打算怎么辦?老哥已經娶定你了。”
  李淳宁兩手一攤,“又不是明天就進禮堂,也許到時這些顧忌都消失了,維杰每天三申五令,我一天沒听到還不習慣呢。”
  換言之,眾維杰的心理攻堅策略奏效了。
   
         ☆        ☆        ☆
   
  “生日快樂。”眾維君送上禮物、擁抱祝福,“我這個電燈泡要自動消失了,免得大哥待會回來怪我不識趣。”
  “自己有節目少找借口,我晚餐都准備好了,先吃一點再出去。”
  “不了,我快遲到來不及了,你精心調理愛的餐宴留待有情人享用吧!”眾維君曖昧的眨眨眼,在李淳宁的追打下哼著歌儿赴約去。
  再一次檢視餐桌的擺飾,燭燭、四菜一湯、水果酒、甜點,樣樣齊全,輕柔的音樂伴著李淳宁輕快的手拿禮物,及企業管理書坐到沙發上等眾維杰,期待有個美好夜晚。
  “喔,維君送我什么呀?”李淳宁咋舌,滿臉通紅的翻視手里透明的一小塊布,僅堪遮住重點部位的性感睡衣,“滿腦子的黃色思想,真是的。”難怪維君臨去時投來秋波,盒內還附注:請多加愛用、利用、享用。
  重新包裝好放回房里,正巧電話鈴響,是眾維杰打回來交代會晚一點到家。
  書都看完三章,李淳宁無聊的打開電視。
  電話又響起,李淳宁連忙接起,“杰?”
  “他沒陪你嗎,”旁邊聲音嘈雜,路強森拉高嗓門問。剛和客戶談完生意,記起今天是她生日,如慣例的買盒小蛋糕,“你男朋友怎么回事,上次放你鴿子,他不知道今天是你生日嗎?”
  “我們另有安排,你在哪里?”她听到路強森身旁有男人的聲音。
  “在飯店,剛和客戶談筆生意。”
  飯店?又是男客戶?“我以為你今年忘記,不幫我過生日了。”李淳宁提高警覺,希望引他离開誘惑。
  “我當然沒忘,可是你男友不介意嗎?”
  “我和他的改天,你先來接我再談吧。”都八點半了,眾維杰還不知道多晚才會回來,李淳宁匆匆几筆留言,先和路強森聊過看情況再說。
   
         ☆        ☆        ☆
   
  已近半夜,上弦月宛若勾鐮冷冷的懸在枝頭上,清光慘澹,李淳宁赶在十二點前回家,只要時不過午夜,都還算是她的生日。
  一室的冷清,她留的紙條仍在原位,剛才外面吹的涼風驟然變冷。
  她收斂起進門時的興奮,有些不悅的緩緩將蛋糕、菜肴用保鮮膜封好放入冰箱。
  廚房清理過后,她机械的自問,現在她該做什么?該做什么呢?好像突然間腦筋鈍化不能運轉,對了,都半夜了,自然該上床睡覺了。
  走到一半,有人開門進來。李淳宁怀抱希望回頭,看他攙扶朱家伶一步步走進來,心里受傷的感覺一滴滴涌進。
  在沙發安置妥朱家伶,眾維杰細心的叮嚀她腳抬高,而人交談中都沒發現李淳宁站在樓梯上。
  自己好像多余的,李淳宁轉身回房。
  “淳宁。”眾維杰听到樓梯間的聲響,急切的跑到李淳宁身邊解釋著,“Tracy摔傷了,我帶她去看醫生包扎。”
  “沒事了就好。”李淳宁知道和他在這些小細節上思想有差距,說了他也不明白。
  “對不起,明天我再補償你。”
  “應該是明年吧,又不是天天過生日。”李淳宁笑容里有些牽強。
  “補過嘛。”眾維杰低頭親吻她。
  李淳宁偏過頭,只讓他在臉頰輕輕滑過,“維君和強森已經幫我慶祝過了。”
  “那不一樣,還缺了我。”眾維杰鐵臂縮緊,他知道她有理由生气,只希望賠罪讓她消气。
  “那明年請早。”李淳宁盡管再清楚他是真的對自己好,但她實在很難諒解他今晚的不得已。
  大多的不得已听來像是陳腔濫調,尤其是今晚,尤其是朱家伶Honey,Honey的叫個不停時,尤其他方才對朱家伶的溫柔就像根刺,李淳宁有點厭倦,不再能听進任何解釋。
  “Honey,我腳又痛了,我需要吃藥和冰敷,”朱家伶冷視樓上光景,他們吵得愈凶愈好,Jacky早晚又會回到她身邊,任她予取予求。
  “朱小姐需要你了。”李淳宁用力扳開他的鉗制。
  看看樓下,眾維杰又望了望李淳宁,“她受傷需要人照顧,我不是故意不赶回來,而且我打電話回來沒人接。”
  “Honey。”朱家伶不耐的尖聲喊叫,“我很不舒服。”
  “見鬼了,你來我家有何貴干?”恰巧返家的眾維君見到朱家伶,口气火爆擺明不歡迎她。
  “Honey,你看你妹妹欺負我。”朱家伶抱怨道,轉回和眾維君對陣時得意的說:“Honey擔心我受傷沒人照料,堅持帶我回家照顧,他才能安心,Honey對我真是太溫柔体貼了。”
  眾維君兩眼火炬直射罪魁禍首。
  “我……”眾維杰有口難辯,明明是Tracy哭哭啼啼,說是异鄉獨自一人孤單、害怕,堅持隨他回家養傷。怀里的李淳宁聞言身子一僵,他感到自己大難臨頭了,“她一個人在飯店養傷的确不方便。”Tracy這么愛面子,他總不能拆她台吧!
  “這么嚴重怎么不住院,回飯店請看護也行,我就是不准你住我家。”眾維君冷斥。
  “維君,別沒禮貌。”眾維杰頭痛得很,早知道維君和Tracy一定有爭端,可是現在連淳宁也鬧別扭,他最在意的也是淳宁的反應。
  “听到沒?這里是Honey的房子,你沒權利赶我走。”
  “Tracy,拜托你也少說兩句。”眾維杰在眾維君爆發前開口。
  “好嘛,我都听你的,”嬌滴滴的令眾維君翻白眼,气昏了,朱家伶唯恐天下不亂,“Honey我是睡你房間嗎?”
  “當然不可以,你借二樓維君房間睡好了。”李淳宁在气頭上都不講話,眾維杰只敢動眾維君的主意。
  “作夢!我受不了狐臭味。”
  “除了Honey、我才不習慣和別人同床共枕,Honey……”
  “住口!”一向溫和的眾維杰情急大吼,眾維君和朱家伶都愣住了。他無故惹來一身腥,這些陳年歷史淳宁會怎么想?
  “不說就不說嘛,你從來都不曾凶人家的。”朱家伶撒嬌不依。“我答應睡維君的房間,你抱我上去,我腳疼不方便。”
  “淳宁,你別听瘋子亂咬,她是故意的。”眾維君關心的維護李淳宁,那樣曖昧不清的內容,眾維杰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眾維杰盯著李淳宁不動。
  “Honey!快來幫我。”朱家伶不甘被冷落。
  要受傷的人上二樓實屬不便,此時此景眾維杰更不敢接近朱家伶,“那么……你還是睡一樓我房間好了,我……”
  “眾維杰,你瘋了不成!”眾維君性急的喝阻。
  “我……”眾維杰還是沒机會說完話。
  “正合我意,Honey你剛好抱我回我們房間。”
  “Tracy,你別鬧了。”眾維杰望著李淳宁,希望早早解決房間問題,單獨的和李淳宁解釋。
  “房間不夠,朱小姐養傷也需要一段時日,”李淳宁正眼回視眾維杰,“今晚先委屈你了,明天我就搬回家。”
  “淳宁H!?I我不答應!這只是暫時的不便,我不答應你搬走。”眾維杰惊叫怒喊。
  李淳宁不置可否的回房,不想再听、再看。
   
         ☆        ☆        ☆
   
  眼淚不住的泛濫,李淳宁不想沉浸在消极悲傷里,一件件衣服、一本本書的整理裝箱。
  “淳宁!”眾維杰掄拳擊門。“開門讓我進去。”
  進來能說什么?苦衷、不得已?她已經听膩了。他和朱家伶沒什么?方才眾人的神情有尷尬、有不安,卻非斥為謊言。
  他以前的情史她無權過問,可是清楚知道他和朱家伶曾有的親密,她才了解到自己并不大方、并不寬容,想他曾經對自己和朱家伶一樣的裸裎纏綿,揪心的醋意酸徹蝕骨。
  和朱家伶初照面時,她大言不慚對眾維君的忠告一笑置之,那時是她愛得還不深,或是還不清楚眾維杰和朱家伶糾結的過往,還是他的表現已讓自己失去自信?縱使他心里有自己,卻絕非大部分,看今晚他對朱家伶的溫柔就知曉一、二了。一顆心能分給几人?
  “淳宁,我求你讓我進去解釋。”
  他總有解釋!他為什么不能先考慮她的感受,就不必有那么多的理由解釋,一次次的疏忽會累積成怨。
  气累了,李淳宁揉揉干澀的雙眼坐下來,有點茫然無所适從。
  眾維杰在房外久久不得其門而入,情急之下尋取備分鑰匙自行而入。
  滿屋子的箱囊衣袋到處疊放,這代表什么?結束?不可能的,縱有風風雨雨,縱隔千山万水,他和淳宁間是割舍不斷的。
  并肩席地而坐,眾維杰沒急著解釋,他只是像母雞護著小雞般張開雙臂,將她納入羽翼呵護。
  李淳宁曲膝手交叉其上,埋頭不想面對眾維杰,剛傾泄完情緒垃圾才稍微平复,感覺触角拒絕再接收任何波動。
  “不生气了,好不好?”她明顯松懈的姿態,眾維杰适時在她耳邊輕噥。
  她逐漸倚近的身勢鼓舞著他,“Tracy不知道惹上什么麻煩才躲來台灣,絕不是她表面上那么單純,我怕她有危險就答應讓她回來借住几天。”
  輕喟一聲,李淳宁歪靠在他怀內。
  “我該先解釋清楚,就不會惹你難過了。”眾維杰心滿意足的輕撫她發頂,順著她交叉手勢密密的与她交握,“你最近是不是有心事?”否則依她善解人意的溫良,不會屢屢被他人影響。
  “你放在心里讓我很擔心,”李淳宁默不作聲,“淳宁、淳宁?”眾維杰梳撥她的秀發,光洁柔美的五官呈現,他啞然失笑,李淳宁明眸惺忪。
  讓她安适的平躺在床上,眾維杰愛戀的深吻她的睡臉,“你睡吧,明天我們再繼續談。”
  迷迷糊糊意識渾沌的李淳宁大眼微張,不知他張張闔闔說些什么,翻身側睡尋夢去,夢里不會有扰人的七情六欲。
  眾維杰前胸貼著她的后背,舍不得放開,房外靜悄悄的,維君和Tracy大概各自回房休息了。
  Tracy口無禁忌又百般挑釁,他實在擔心淳宁受委屈但又無計可施,不禁后悔當初在無可無不可的情況下默許Tracy進一步的交往。
  只要Tracy愿意,她可以時而小鳥依人般嬌媚,時而冶艷熱情,他曾有段日子認為兩人會長長久久,不料黃粱一夢,Tracy開始另求發展,不斷使性子發脾气,責怪他不夠体貼重視、嫌他不冷不熱溫吞個性形同嚼腊。
  他和Tracy的男女朋友關系沒一年就告結束,Tracy那時早有數個裙下之
  臣,期間的是是非非云煙即過,他雖有淡淡的惆悵,倒無深刻追億。TracY偶不如意時仍向他尋求慰藉,然后再以他的女朋友自居,反反覆覆,他也懶得糾正。直到淳宁出現,一切的無所謂都改觀。
  雖目前放心不下Tracy,但他仍應該找机會和她說清楚,划清朋友間的界線。
  淳宁!眾維杰怜吻怀里的珍寶,他希望相依相偎到永遠。
  心中如此怀想,摟緊李淳宁便要入夢,但他兩眼一掃,豁然起身將她方才收拾的行囊一一歸放原處,填進空蕩蕩的衣柜、書桌,滿意的環視一遍后,他懸宕的心也安然定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