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6節


  眾維杰剛進家門就往二樓沖去急著找李淳宁,眾維君掐指一算也知道他八成失約了。
  “她還沒回來。”
  “十點多了,淳宁還沒回來,這多危險……”眾維杰聞言煞住步伐,往樓下走。
  “你也知道十點多了,女朋友被丟在那儿也無所謂,你這男朋友還真是稱職。”眾維君冷言冷語不吐不快,朱家伶三不五時打電話來騷扰,眾維杰的失約鐵定和她脫不了關系。
  “我臨時有事走不開。”
  “朱家伶的事?”眾維君看他默認,火冒三丈,“你腳踏兩條船?”
  “淳宁才是我唯一的女朋友。”眾維杰嚴厲的鄭重聲明,“你不高興可以沖著我來,但是這种事別亂說,万一淳宁誤會了怎么辦?而且我不想讓Tracy也會錯意。”
  “是嗎?弄不清楚情況的人是你!”眾維君大吼,“你現在的所作所為就不會讓淳宁誤會,朱大千金會錯意?不知情的人八成都認為朱家伶才是你的女友,這段時間你和誰朝夕相處,不就是你口口聲聲說怕會錯意的人嗎?”
  “我是在工作,Tracy無聊想跟在一旁幫忙,順便學攝影,我總不能不講情面拒人千里,那太說不過去。”眾維杰自問他并沒有讓Trac有遐想的空間,相反的他無時不藉机提起淳宁,意欲暗示她別白費心。
  “說不過去?男朋友整天帶著別的女人到處跑,你對淳宁就說得過去?”
  “我自會向淳宁解釋清楚,可是我拜托你別老是不問清楚原因就大聲嚷嚷,你想淳宁希望你這樣嗎?”
  “我不嚷嚷,你們更會欺負她好講話,淳宁是女孩子,她也會希望男朋友全心全意待她,不是整天和別人悠游后,再回頭解釋請她諒解。你和朱家伶別把淳宁的不吭聲視為理所當然,吃醋這兩個字你會不會寫?”
  眾維杰靜默了一會,“我是全心全意的愛淳宁,這毋庸置疑。可是Tracy是以前的老朋友,難道你希望我面對她時故作不相識?我做不到。”
  “這就是你愛淳宁的表現?和舊情人藕斷絲連?那恕我難以理解,如果換是天宇這樣對我,我們已經是過往歷史了。”她真想敲開他的死腦袋,對淳宁尚且如此,她真同情以前對他鍥而不舍最終放棄的女性同胞們。“我真后悔點醒淳宁,早知今日,我宁愿她懵懂不知情愛,我還以為你會有所改變。”
  “我和Tracy已經過去了,你別老調重彈。”
  “你們從過去延續到現在了,眾維杰先生。過去是指過去式,你們現在是正在進行式,”眾維君快气瘋了,“以前你們的爛帳我懶得理會,死灰复燃的把戲也不新鮮,不巧這次牽涉到我最好的朋友……淳宁?”眾維君話講一半就看到李淳宁站在門口,惊訝的住了嘴,而眾維杰也循著眾維君的視線望了過去。
  他們都擔心的看著剛才討論的女主角憂愁滿面。
  李淳宁靠在門上,來來回回巡視他們兩人,“我在外面就听到你們吵架的聲音。”
  眾維杰走到她身邊,“這么晚,你怎么不打電話讓我去接你?”
  “我不知道你在家。”李淳宁幽幽的說。
  “對不起,傍晚從淡水赶回來的時候塞車,Tracy半路下車買東西又差點發生車禍,和別車駕駛有些糾紛,鬧到警察局才耽誤了時間。”眾維杰必恭必敬的細聲解釋。
  “我猜朱大小姐在你急著赴約時,一定嬌滴滴的喊著口渴想喝飲料,過馬路時一不小心撞到別人的車,又不小心小姐气焰發作,和人吵架胡攪瞎纏,最后不小心的堅決控告對方,無事生事鬧到警局,然后故作大方息事宁人、庭外和解,對不對?”眾維君簡直像在現場親眼目睹所有經過,“你白痴啊!朱家伶那個大小姐何時這么勤勞過,她口渴會自己下車買飲料?你別說我也知道,朱大小姐体貼你工作辛苦,自動自發對嗎?哼,天方夜譚,事后她很抱歉耽誤你和淳宁的約會,連醫院都不用去了,對吧?”
  “好了,眾大神探你有完沒完。”他也多少知道Tracy的心眼儿,可是無憑無据指責她有失厚道,維君說的大概過程都對,至于揣測Tracy的心理,也只有當事人才知真偽。
  拉過李淳宁的手,眾維杰問:“淳宁我們再約過時間,你說有個朋友介紹給我認識,是誰?你今晚都和他在一起嗎?”
  “算了,再說吧,”李淳宁煩心路強森的事,眾家兩兄妹又吵鬧不休,她頭痛得快死了。“你們剛剛吵什么?”
  “不然我們和你朋友約這兩天,我都沒問題。”眾維杰討好的再游說。
  “以后再說吧,”李淳宁淡淡的說,“朱小姐以前是你女朋友?”她約略听到這個。
  “那是以前,”眾維杰忙撇清關系,“她現在只是自遠方來的朋友。”
  “哼。”眾維君從鼻中發出不屑的聲音。
  “所以維君關心我就和你吵起來了?”
  眾維杰、眾維君都敏感的發覺不對勁,淳宁也許不愛爭執,對他們兄妹唇槍舌劍有時取笑,有時放縱,偶有故作視而不見,但絕非現在的語气神情,好像厭倦,又像事不關己……
  “呃……我想大哥也不是故意棄你不顧……”眾維君好意的緩和气氛,可是嘴利一時沒法改口,還沒說完就遭眾維杰的唾棄。
  “什么棄她不顧,眾維君你少亂用成語,淳宁別听她的。”
  “我是好意,你別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是你自己行為不知檢點,被人耍得團團轉,才害淳宁心里不舒服……”
  “眾維君,我拜托你少說兩句成不成?”眾維杰想拉李淳宁回房間,免得妹妹愈描愈黑。
  “你才少說兩句,多用實際行動表示誠意。”眾維君嘴比腦筋快,反駁自然而出。
  李淳宁掙脫眾維杰,“你們別吵了,我沒事,你們兄妹何必老為一個外人起干戈,真的別再吵了。”她此時的心情只覺得無奈,不像平時一笑置之。
  如果換做其他時候,李淳宁會像往常一樣很有風度,也能察覺眾維杰未盡意的心急,体諒他身不由己的苦衷,但是路強森的急遽惊雷轟傻了她,又惊又混亂的思緒,眾維杰反覆的道歉解釋反讓她煩躁,眾維君和他的爭吵,她不由自主的負面自行詮釋,眾維杰宁愿和別人共度時光。
  “淳宁?”眾維杰和眾維君异口同聲。
  外人H!?I淳宁指的是她自己還是朱家伶?
  眾維杰跟著她上樓,少了眾維君攪局,解釋起來比較清楚。
  “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李淳宁回頭止住眾維杰,也告訴眾維君。
  “淳宁?”眾維杰軟聲喚她,心里七上八下。
  “我想回房休息了,讓我靜一靜。”李淳宁聲音平平,微扯嘴角,試著微笑。
  眾維杰愣在原地,望向李淳宁的背影,等她進房后,他頹然的坐在樓梯上,雙手交叉擱置膝上,低頭不言不語。
  “老哥,淳宁不是小心眼、愛記恨的人,睡一覺起來再解釋清楚就好了。”眾維君對李淳宁的反常也不好受,不由得反省自己是否口無遮攔,“不過你自己好好想想,淳宁該不該生气。”說完也回房間去。
  不管該不該,淳宁生气都是他不好。這种几近吵架的冷漠不該出現在他和淳宁之間,他們是分不開的一体,淳宁的言語讓他惶惶不安。
   
         ☆        ☆        ☆
   
  夜深了。持續自責的眾維杰捺不住時間滴答、滴答蝸牛般爬過,老天!還要再等五個多小時才六點。
  眾維杰走到李淳宁房門口,輕輕的敲門,貼在門板上小聲的叫她。沒有回應,眾維杰等了又等。
  “淳宁你睡了嗎?”眾維杰扭開房,听到浴室的水聲,于是坐在床上等。
  不久水聲停止,他期待的站起來在浴室門口等著。
  李淳宁穿著睡衣,頭上包條毛巾,全身濕潤紅霞照人。
  “我幫你擦頭發。”眾維杰凝望美人出浴后嬌艷欲滴的光彩,手不由自主的就蠢蠢欲動起來。
  李淳宁警覺的跳開,“你嚇我一跳。”她見是眾維杰才慢斯條理的繼續拭干頭發,“我自己來就好了。”她婉拒眾維杰的熱心。
  “淳宁,我想跟你談談。”眾維杰怕她生气,乖乖的不敢輕舉妄動。
  “明天再談好嗎?我真的想休息了,”看到眾維杰往床邊靠的動作,李淳宁又開口道:“一個人。”
  “我不會打攪你睡覺,我只是想抱著你而已。”
  “有你在旁邊不方便。”
  “為什么不方便?我又不會打呼。”眾維杰小聲抗議。
  “因為我想有點隱私行不行?”李淳宁才說完就后悔了,眾維杰委屈的表情更讓她自覺過分,“對不起,我不是有意這么說,對不起。”
  “沒關系,是我不好,那我可以……”
  “明天再談好嗎?今晚我想獨處。”
  “你有什么不高興發泄出來嘛,打我、罵我好了,”眾維杰抓著她的雙手往自己臉上拍打,“別悶在心里難過。”
  她抽回手,“別鬧了,我沒有心情。”李淳宁推他到門口,“晚安。”
  眾維杰不再勉強她,“明天談?”
  她點點頭,“明天談,晚安。”
  眾維杰依著闔上的門扉,久久不想离去,待李淳宁關燈后才回房,但仍是輾轉難眠,天方破曉時才迷迷糊糊睡去。
   
         ☆        ☆        ☆
   
  眾維杰莫名的惊醒。日出了,感覺上才睡了一會,他兩眼朦朧的翻身又閉上眼睛。
  淳宁H!?I他想起來后,跳下床就跑到客廳,發現沒有鍋鏟聲。
  他接著往樓上奔,也不在房里,潛意識動作翻看書桌、衣柜,李淳宁的東西都還在,他吁口气,便躺倒床上,嗅著枕頭里她的余香。
  今天是星期三,淳宁早上沒課,她會上哪儿去?眾維杰百思不解的想著,走到廚房,早餐放在微波爐里保溫,可是人呢?
  冰箱上有她的留言——
  早安!早餐我已做好放在微波爐,因有事待辦不能和你們共進早餐。
  Haveagoodday!
  淳宁
  不像在躲他,也不像在生气,可是眾維杰心里總是不踏實。
  眾維君也起來了看過他手上的紙條,沒說什么又上樓了。
  紙條看過一遍又一遍,眾維杰心中的不安愈來愈盛。
   
         ☆        ☆        ☆
   
  窗明几淨,現代感十足的智慧型商業大樓。
  李淳宁八點十分就到公司,可是不得其門而入。等了十分鐘才有員工陸陸續續前來,路強森三十分抵達時看見她,又是搖頭又是皺眉。
  接受她不改初衷的堅持后,路強森在總裁辦公室里添張桌椅,開始一天的例行公事。
  一上午,李淳宁大致了解公司人事制度、組織運作流程,總裁下有總經理,然后又划分數個部門,各部門環環相關,管理部、財務部、研發部、業務部、公關部、生產部、人事部,各有經理各司其職,另有專案小組和研發部門配合支援。
  電腦每天日新月异,系統更是高度模組化、零件組裝化的科技產品,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競爭又激烈簡直媲美春秋戰國。路強森很早就有計划的打響自己的品牌和知名度,不再純接單做其他著名厂牌的OEM代工,同時擴展生產線,主机板設計、桌上型及筆記型電腦并行,軟体系統也不斷改寫更為完美。
  不管是商業素養,還是電腦專業知識,李淳宁都半知不解,學起來自然是很辛苦,首日半天班,她已經筋疲力竭、腰酸背痛,還摸不著皮毛。
  “明天不要來了,看你累的。”路強森從公文中抬頭,“何必這么折騰你自己,下午哪還有精神上課。”
  “第一天嘛,難免有點不适應,習慣了就會駕輕就熟,工作效率自然提升。”
  “誰在談效率問題,我是擔心你体力吃不消。”路強森拍拍她的頭,“吃過飯再去學校。”
  “好。你不准找不适用借口把我開除,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慢慢上軌道的。”李淳宁再三聲明。
  “唉,真拗不過你。”路強森于是約法三章,“別逞強,体力不支無法負荷時要休息,一切以課業為重,考試前得休假溫書。”
  李淳宁比了OK的手勢,收拾好東西填肚皮去。
  只要假以時日,她确實能分擔一些公司責任,強森的壓力減輕,很多計划就可以從長計議。李淳宁扭動僵硬的肩膀,似乎有點沉重,唉……希望事事順遂。
   
         ☆        ☆        ☆
   
  日正當中,學子們三三兩兩、稀稀落落的出入校園門口。
  眾維杰等在門口,有几位女同學圍在四周,咯咯傻笑,明著假意聊天,暗里偷瞄帥哥,不小心和眾維杰對視正著,臉紅扭捏的又瞟望別處。
  “請問你是學校哪個科系的講師嗎?”有人壯起膽子向前探問。
  “我不是。”眾維杰微笑搖頭。
  “那你是來找人的?我可以幫你進去叫人。”她羞答答的示好,眾維杰一表人才,身邊又停著名貴房車,這种上上之選不是每天都有机會遇見的。
  其余女同學也爭先恐后表示熱心,“什么系几年級?我們很快就可以找到。”
  “謝謝。”眾維杰對她們的好意感到受寵若惊,年輕真好,可以任意揮洒她們的青春熱力,淳宁小他八歲,她不會覺得和他有斷層吧?
  李淳宁含笑靜立,沒招呼眾維杰,笑看他被眾多女性圍繞的盛況。
  “淳宁。”眾維杰瞄到千盼万等的人儿,眼睛定在她身上就移不開了。“謝謝你們,我女朋友來了。”他面對著李淳宁說。
  “嗯。”李淳宁站在原地沒動,望著他排開人牆。
  兩人間的凝視由遠而近,高伏特的磁場迸裂火花,眾維杰手圈環住李淳宁,累積了一整晚、一整個早上的話要說。
  “死會了。”女同學們歎道,心里真希望早日找到自己的羅密歐,倒也識趣的往校內走開。
  “怎么想到學校找我?”
  “你昨晚答應我今天談談,結果早上沒看到你的人。”眾維杰左手五指与她右手指交纏,委屈的不敢抱怨。
  “今天還有十二小時,我可沒失信,你沒看我的留言嗎?”李淳宁若有似無的嗔怪他昨天的失約。
  眾維杰點頭,巨細靡遺的又解釋自己失約的原因,外加他的想法、他的歉意,希望她能諒解。
  李淳宁沒多大反應,“你昨天解釋過了。”
  “你別再跟我嘔气了,我受不了你這樣冷冷淡淡的。”眾維杰親親她臉頰,散放她耳邊烏絲,形成帘幕屏障半遮,他伸舌舔弄她的敏感耳垂。
  她感到一陣哆嗦,“不公平,你故意混亂我心思。”李淳宁偎向他,呢噥燕語抗議。
  非常時期,非常手段。“我保證下不為例,以后有什么突發情況一定馬上通知你,不會再讓你一個人枯等,好不好?別生气嘍。”
  “我沒生气,你要我怎么保證才相信,放開我啦,大白天在學校門口耶!”李淳宁將及肩秀發撩至耳后。
  “真的?”澄澈的眸光坦然,眾維杰讓懸吊的心歸于原位,“那是為了什么事不開心?穆蓉秋的問題?我說過我可以……”
  “她的事已經解決了,謝謝你。”
  眾維杰真不喜歡她客套的語气,“那還有什么原因?”
  “我得進去上課了。”她怎么可能將強森的私事提出討論。
  昨天的疏离又出現了,他皺眉猶豫,拿不定主意。
  “我要上課了,please。”李淳宁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好吧,五點我來接你,”但李淳宁不想這么麻煩,“你不答應,我就不讓你上課。”眾維杰賭气不放開她。
  “眾先生,你确定自己是三十歲的成人嗎?”
  “配你正合适。”眾維杰嘻皮笑臉,等李淳宁首肯后才放開雙手,啄吻一口又交代,“五點,別忘記。”
  應該我提醒你才對,李淳宁沒說出來,“我并不气你每次放我鴿子,可是我會擔心你,人沒到,也沒訊息,走也不是,等也不是。回到家,你笑嘻嘻安然無恙,我固然高興,可是你在忙的時候有沒有想到我記挂著你。”說完她頭也不回的上課去了,留下眾維杰望著她离去的背影。
  她從沒怀疑眾維杰對她的感情,但每次理虧后,他小心翼翼賠罪的神情又讓她不忍責怪。無心犯的錯并非罪大惡极,那累犯呢?
  路強森和公司的事已足以令她焦頭爛額,李淳宁實在不想此時再煩惱自己的感情問題。
   
         ☆        ☆        ☆
   
  五點不到,眾維杰就望穿秋水站在校門口當門神,中午李淳宁委婉的一席話讓他感到慚愧。
  他愛她卻不夠呵護她,沒有設身處地的了解她的感受,維君罵得對,他是不及格的情人,他會改,他不能讓淳宁失望而放棄。
  對,淳宁中午只是与他溝通,不是生气,她說過她沒生气,所以當然也不是想分手,他們是不會分手的。
  中午那群女學生看見他,對他揮揮手提供情報,“你女朋友在后面,馬上就出來了。”
  真可愛,眾維杰點頭道謝。
  過了好久,眾維君和一大票男女同學騎摩托車出來,她示意載她的同學停在眾維杰面前。
  “大哥,你在等誰?我還是淳宁?”
  “我等淳宁,你別玩太晚了。”眾維杰和她的同伴打招呼。
  “哇,維君你真不夠意思,這么帥的大哥都不介紹給我們認識。”几個女同學小聲捶打眾維君,又得在帥哥前面顧及形象。
  “別吵啦,你們沒希望了,他已經被訂走了。”眾維君轉頭關心的問眾維杰,“你們言歸于好了?”
  “我們根本沒吵架,”眾維杰赶她走,免得又掀起風波,“別讓同學等太久,快去吧。”
  “別赶了,淳宁又還沒來,她八成被仰慕者賴志安纏著走不了。”眾維君幸災樂禍的報告,他就是缺少當頭棒喝,一點危机意識都沒有,再不仔細看好淳宁,早晚被人搶走。“Bye-bye。”
  眾維杰哪還有心思道再見,沿路遇到人就問,繞了大半圈校園才找到熟悉的身影,而旁邊多了個第三者。
  “淳宁。”眾維杰走過去摟著她,彰顯自己是她男朋友的身分。
  “Hi,眾維杰和賴志安。”李淳宁很高興岔開剛剛的話題,分別向兩人介紹彼此。
  “你好,我是淳宁的男朋友,”眾維杰不甚滿意的自我介紹頭銜。“你們在談什么?”
  賴志安深受打擊的看著他們,“他是你男朋友?”唯有淳宁親口承認,他才能相信這個事實。
  “啊?”疑惑的李淳宁訝异的不知該如何回答,眾維杰捏捏她腰側,嘀咕提醒她,“喔,他是我男朋友。”
  錯愣許久,賴志安打起精神下定決心,“期未時間快到了,拜托你幫幫忙。”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淳宁這么內外兼修的女孩,外型秀美又蕙質蘭心,當然不只他慧眼識美人,有競爭才有比較。
  又轉回老話題,李淳宁支支吾吾為難的解釋,“我實在不适合,你不妨找別的同學試試,我最近也忙,如果耽誤你的作品繳交期限,不就糟了。”
  “不然我們不必特別到風景區,我拍你來上課時的倩影就行了,這樣總沒問題吧,”賴志安已經如此退步,李淳宁再拒絕實在說不過去。
  “我有問題,”眾維杰的問題可大了,“我女朋友是我的專屬模特儿,很抱歉,恕不外借。”
  “你也玩相机嗎,我是攝影社社長,保證會將淳宁拍得很漂亮。”賴志安自信滿滿,有著一比高下較量的意味。
  “我是眾維杰,JackyChong。”眾維杰平淡的報出名號,名气雖然不代表什么,他從來也不愛招搖,但現在起碼可以幫他赶跑一位情敵。
  “JackyChong?”玩攝影的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賴志安崇拜興奮不已,“你就是JackyChong?你好、你好。”
  “你好。”眾維杰牽著李淳宁走開,“希望你找別的模特儿,淳宁只有我能操鏡。”
  賴志安焉能在關公面前耍大力,事關暗戀對象,撇開眾維杰崇高的地位,他只是公平競爭的情敵。
  “每個人的拍攝手法不同,我還是希望淳宁能拔刀相助,只要鏡頭對著你,源源不斷的靈感就涌冒如泉,我們合作絕對有完美的作品。”賴志安追上前鍥而不舍的要求。
  “我真的這么上相嗎?”李淳宁好奇的問,賴志安真是盛情感人。
  眾維杰用吻堵住她的嘴巴,李淳宁不想在校園造成轟動,成為茶余飯后的話題,自然乖乖閉嘴。
  “淳宁簽有終身契約,除了我她禁止和其他攝影師合作。”
  “這只是學校期末作業,不會流出市面,就像平日家人的生活照而已。”賴志安尋找法律漏洞。
  “第一,你不是她家人,我才是;第二,如果你真如自己所言,攝影技術不賴,那作品不會在校刊登出或是比賽參展嗎?”眾維杰斷然否決。
  “對不起,幫不上你的忙。”李淳宁被眾維杰摟著走,回頭歉意的看著失望的賴志安。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