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9節


  “你不用翻箱倒柜了,那卷底片我已經寄給倫敦日報。”眾維杰轟立在朱家伶身后。
  這一個禮拜,朱家伶腿傷已無大礙,當眾維杰到處找李淳宁時,她雖然嫉妒但也懂得把握四下無人的机會,巨細靡遺的搜尋,就是遍尋不著,此刻她正在三樓眾維杰的工作室繼續努力不懈。
  “你找到她們了嗎?”朱家伶慢慢轉身,故作漫不經心的欣賞照片。
  “還沒。”
  “仁愛路找到几段了?”
  李淳宁和眾維君沒到學校上課,眾維杰找到路強森公司,總裁不是沒上班就是出差,里面職員更不可能告知住處電話,查號台則說路強森電話號碼不予公開,僅查出位于仁愛路,眾維杰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只能土法煉鋼挨家挨戶找。
  “你不是真心想知道,”滿臉疲憊的眾維杰舉手示意她別作違心之論,“底片不在我手上。”
  “你可以要求他們寄回來。”既然眾維杰已經知道,朱家伶也不隱瞞,開口直率的要底片。
  “我請他們編輯Joe盡快刊登,并送交有關單位。”
  朱家伶惊恐的抓住他的衣煩,“你會害死我的,快打電話告訴你朋友,說你改變主意了。”
  “不可能,那些毒販利用海洛英、古柯鹼危害多少人,你了解嗎,如果我拍的照片可以讓他們落网,我會更早交給警方。”
  “我不想了解,”朱家伶劇烈的搖晃著頭,歇斯底里的哭喊,“我只知道不把照片還給那幫人,我就死定了,你知不知道?他們會殺死我們的。”
  眾維杰有次在利物浦碼頭取景,無意中將毒品交易過程攝入,沖洗底片時才赫然發現,于是寄交任職報社的朋友Joe,代為舉發罪行刊登社會版頭條。
  經Joe聯系調查,那毒販表面上是成功的生意人,朱家伶則是他的情婦,得知她和眾維杰是舊識,所以別有居心派她來偷取證据。
  “他是在利用你,Tracy你清醒一點。”
  “我知道,這次事情辦完后,我就會离開他,”朱家伶點頭如搗蒜,“所以這次我來找你,除了幫他拿回底片,也是真心想回到你身邊。”
  “你把事情混為一談了,底片的事我無能為力,而且我已經有淳宁,你我之間不可能的。”
  “如果你不幫我就沒人救得了我了,想想珍妮,想想我們以前的美好時光,你還是無法忘怀,對不對?你對我還是有感情,不然你不會赶她們出去留我住下來。”朱家伶抱著他不放,像急著證明什么的一陣亂吻。
  “我是保護她們不受你牽連,免得發生意外,”眾維杰推開她,“Tracy你冷靜一點。”
   
         ☆        ☆        ☆
   
  “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你怀孕了,不過受精卵著床的位置不理想,流掉的机率很大,加上孕婦的情緒壓力,還有体力精神狀態都不佳,你最好住院安胎,但是無法保證什么,你要有心理准備,回去找你先生、家人商量,這時候你會需要他們的支持。”
  李淳宁靠在廊外石柱,想著剛才就診醫生的建言。
  眾維杰!首先該分享這消息的人是他,孩子可能留不住,惊喜隨之而來的是殘酷,李淳宁整個心都慌了,一個脆弱小生命,無論如何,她都有義務告訴他。
   
         ☆        ☆        ☆
   
  “你毋需擔心他們來尋仇,昨天警方已經將他們一网打盡逮捕歸案,就怕有漏网余孽,為以防万一,你還是多待在這里几天,保全公司會二十四小時注意,台灣警力也配合保護,隨時留心房屋周圍可疑人物。”眾維杰拍拍朱家伶肩膀。
  “Jacky,我好怕,也好累,你別离開我。”朱家伶像受惊羔羊般泣訴。
  “只要你暫時不要出門,就不會有生命危險,你放心。”
  “我需要你陪在我身邊……”
  電話鈴聲響起,朱家伶跟在眾維杰后面,听他講電話。
  “淳宁,”眾維杰激動的大叫,那种狂喜有如如獲至寶的聲音、表情,絞扭著朱家伶妒恨的女人心,“我要打你屁股,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找你找瘋了……嗯……嗯……好,我先去接你,待會見。”
  “我不許你去。”朱家伶冷著臉。
  “淳宁在等我,你別擋路。”眾維杰禮貌的繞開,而她緊勾扯著他胳臂,他無法掙脫又不好使力,兩人一前一后下樓。
  “你忘了珍妮死的時候,你答應過要照顧我,難道你說話不算話?”
  “我的确會繼續照顧你,以朋友的立場。”
  朱家伶搖頭,“我們曾經相愛過,我要你再愛我一次。”
  “除了淳宁,我心里容不下其他人了,過去的不可能再回來。”眾維杰焦急的頻頻看表。
  “我會讓你再愛上我的。”朱家伶不認輸的個性和害怕失去他,有著宁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堅決。
  “我不想為安慰你而粉飾,Tracy,我不可能愛你,也許從來不曾愛過,我更不可能少愛淳宁一絲一毫,只會愈深愈濃。”
  “你等著瞧,我會證明我的決心,”朱家伶擺低姿態,“我現在需要你陪著我,這一點點要求你都辦不到嗎?”
  “而我需要淳宁,”眾維杰斬釘截鐵的語气,“你現在只是一時沮喪,事情過后你又可以回到伸展台,過著絢爛、繁忙的生活。”
  “這些我都可以改,我會放棄模特儿事業,專心做家庭主婦。”
  “你理智一點,你不需要為任何人放棄你想要的生活,你不會快樂,我也不會因此而愛上你。”
  “和你在一起就是我想要的生活,當初我虛榮是我不對,可是我后悔了也吃盡苦頭,我要回到你身邊。”眾維杰要她冷靜一下,他急著出門,“Jacky,我是認真的,我現在只剩你一個男朋友,失去你我馬上死給你看。”朱家伶尖喊威脅道,“我說到做到。”
  “我愛淳宁。”這是眾維杰唯一能給的回答。
  朱家伶定定的對視他,“我說到做到。”轉身拉開大門跑出去。
   
         ☆        ☆        ☆
   
  李淳宁在百貨公司門口,坐坐走走,旁邊許多男士抽煙的味道,讓她更不舒服。她已經等了一個多鐘頭,眾維杰又放她鴿子了。
  因身体的不适,她只得請路強森來接她,公司就在附近他很快就會赶來。
  放下話筒,李淳宁抱著肚子冷汗直流,虛弱的憑靠著公共電話亭。時間不知過去多久,冷不防有力道拉扯她的皮包,李淳宁乍愣下直接反應抓緊背帶。小偷光天化日之下行竊,慌亂的更用力搶奪,兩方各持一端如此拖拉一段距离,最后她乏力放開手跪倒在地上。
  路強森赶來,看到這景象馬上急起直追,但又听到李淳宁叫他,一時粗心被倉皇急于脫身的竊賊反刺一刀。他忍痛回走,她面無血色倒臥在地上。
  “快到醫院。”眼前一黑,李淳宁失去意識前,路強森血淋淋的紅漬不斷擴散,旋轉,像漩渦將她卷入深淵。
   
         ☆        ☆        ☆
   
  無邊無垠的夜幕終于拉開,李淳宁睜開雙眼,一張張擔憂的面孔映入眼帘。
  “好了、好了,醒過來就沒事了。”章如萍,李淳宁的媽媽謝天謝地的趨前坐下。
  “你們怎么都回來了。”遠在天邊的路、李兩家兩老,眾維君也圍在床榻前,“強森呢?”他流了好多血。
  “強森沒事,失血過多有點虛弱,在隔壁病房打點滴。”路強森的母親曹文雯連聲阻止李淳宁下床,“那孩子壯得很,死不了,你還不能下床去看他。”
  “听你路媽媽的話,別下床,”路伯伯聲若洪鐘中气十足,“你路媽媽就是口是心非,剛才還嘮嘮叨叨擔心個沒完,現在又說那小子壯得很。”
  “你就非得吐我槽,你儿子照顧淳宁不力,看你怎么向如萍、仲宣交代。”路媽媽反將丈夫一軍。
  “別這么說,”李仲宣原本滿怀心事的看著女儿,這時也開口了,“你們兩個孩子病的病,受傷的受傷,我們不回來看看怎么放心。”
  “對不起!”李淳宁內疚的道歉,“讓你們擔心還千里迢迢赶回來。”
  “最重要的是你們沒事,”章如萍注意到女儿手覆小腹,想開口問又不敢,
  “孩子沒了。”做父母怎會不了解女儿的痛。
  “寶寶沒了H!?I”如今連和眾維杰商量都沒必要了。
  眾維君緊握李淳宁的手,四目對望含淚不語。
  李淳宁難過的像要窒息,心里沉甸甸像壓著大石,來不及迎接的生命,失去的血肉。
  “你們還年輕,還是會有机會。”章如萍撫慰著女儿的頭發。
  你們?李淳宁望向眾維君,她父母已經知道眾維杰?
  眾維君不解的搖搖頭。
  “以后還會有很多小孩,”曹文雯哽咽的安慰,“你和強森也真是的,這么不小心,怀孕了也不多注意身体,不然也許……”
  “你說這些不是讓淳宁更難過,醫生也說了,小孩本來保住的机會就很小。”路伯伯數落著。
  “大家都別難過了,人要往前看。”李仲宣道。
  李淳宁心虛的避開父親無聲的指責,未婚怀孕讓父母蒙羞,強森又為了她受傷,路伯伯、路媽媽的關愛,眾維杰兄妹倆也為她失和爭吵,朱家伶的介入,一幕幕往事像走馬燈在眼前掠過……
  杰!李淳宁心里呼喚著,腦海里原來糊模不确定的計划,以前因有眾維杰她無法實行,如今……
  “都是我不好,強森還不知道我怀孕的事,你們別怪他。”李淳宁已作下決定,眾維君了解的點點頭。
  “事情都發生了,怪誰都沒用,再怎么說強森都要負起絕大部分的責任。等你們身体修養好,婚事赶快辦一辦。”路伯伯開始計划婚禮。
  “等我和強森討論過再決定好不好?”
  “還討論什么?我和路伯伯以前就巴望著你做我們家媳婦,偏偏你們年輕人堅持是兄妹感情,瞞了心里這么久,說什么都得盡快把你娶進門。”曹文雯很不滿意的堅持,“仲宣、如萍沒意見吧?”
  “都老朋友了,親上加親當然是求之不得,”李仲宣看向女儿,“小孩子沒意見就行,淳宁你的意思呢?”
  李淳宁明白父親的用意,“我要嫁給強森,只是有些事想先溝通、溝通。”她肯定了大家的推測,說服父母相信她和強森的關系,她不想再讓他們多操心了。
   
         ☆        ☆        ☆
   
  “你不恭喜我嗎?”只剩下她和眾維君獨處,李淳宁需要好朋友的祝福。
  “對不起,眾維杰是個大渾蛋。”眾維君哭著說。
  “別樹一幟的恭賀詞,”李淳宁微笑打趣,“你不會覺得我變心變得太快吧?”
  “你笑得真難看。”
  “難道陪你哭嗎?”
  “我哪有資格怪你,你不和我絕交就不錯了。”眾維君擦干眼淚配合她,“不過路強森條件這么好,我有點嫉妒倒是真的。”
  “我知道你垂涎他已經很久了。”
  “他是你的青梅竹馬,你未來的公婆又待你如親生女儿,你嫁給路強森一定會幸福的。”為什么會這樣,事情竟無轉圓余地,徒留遺憾,眾維君黯然。
  “我會幸福的。”李淳宁堅定的點點頭。
  “你會幸福的。”
  好像多說几遍就會成為事實,李淳宁和眾維君重复又重复同樣一句話,說到最后兩人淚流滿面邊說邊哭。
  “別和你哥吵架了,我們只是緣分不夠。”李淳宁感傷愁怀。
  “淳宁,你一定要幸福,不然我會內疚一輩子的。”眾維君抱著她痛哭失聲。
  李淳宁靜靜的流淚,哀悼她逝去的baby、已成黃葉的青春戀情,和眾維杰過去的种种……
   
         ☆        ☆        ☆
   
  路強森忍著昏眩不适的步伐,賣力的走進李淳宁的病房。汗涔涔的坐在病床旁,他看著她熟睡的臉龐。
  當得知李淳宁怀孕又流產的消息,路強森震惊不已,緊接著父母敲鑼打鼓准備籌辦婚禮,他簡直誤以為是自己受傷過重,產生的幻覺。
  “你臉色好蒼白。”李淳宁醒來,“你應該躺在床上休息。”
  “不過是小傷口流點血,就是躺太久才昏昏沉沉。”
  “路媽媽告訴你了?”
  “我想听听你為什么這么做?”
  “他們都誤以為小孩是你的,我就將錯就錯承認。”
  “這些都可以解釋清楚,你最了解我的情況,我根本沒辦法給你幸福。”路強森嚴正的表示李淳宁是他最疼的小妹,他無論如何都不會讓她受這种委屈。
  “我只需要一個避風港,”李淳宁懇求道,“我和眾維杰已經分手,又剛失去小孩,我不想令我父母以我為恥,短時間內也不會再談感情,除了這個方法我別無選擇。”
  “你和眾維杰也許有什么誤會,他知道你的決定嗎?”
  李淳宁不看他的說:“他會知道的。”
  “你還愛他,你嫁給我以后等于切斷挽救這段感情的机會,值得嗎,你要多考慮、考慮,別一時沖動日后后悔。”一提起眾維杰的名字,李淳宁就臉色不對,路強森很确定她還深愛著眾維杰。“告訴我真正的理由,你為了我才這么做,對不對?”
  “你需要擋箭牌來減除路伯伯、路媽媽的壓力,于我也無損,我們只是多道程序同住一個屋檐下。”
  “有名無實的婚姻,你還說于你無損,這會毀了你一輩子。”路強森激動的咳了咳,“我不能答應你任性。”
  “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固執,等你遇上心愛的女友,我們就男婚女嫁,哪會毀了我一輩子這么嚴重。”
  “你固執的小腦袋還在打如意算盤,我可能一輩子都沒辦法喜歡女人,你怎么辦?”樂觀過頭的小頑固,路強森不知如何讓她清醒一點。
  “涼拌嘍,”路強森瞪她一眼,“嫁人如果遇人不淑,還不如你疼我、照顧我來得保險。”
  “歪理,你心里難道沒有一絲希望与眾維杰复合?你一向執著,感情投入就不可能收回,不要輕易放棄机會。”
  “我和他如果真有緣,到時你也會祝福我的,難道你怕自己愛上我纏著我不放?”李淳宁開玩笑,“愛上我也不錯,我條件不差喔。”
  “小鬼!你真的瘋了,”路強森啼笑皆非,無奈的歎气。
  “如何?同情、同情我,把我娶回家吧,我會燒飯洗衣,賢淑又不@NB462B唆。”
  李淳宁見路強森有些動搖,加緊鼓吹,“我很可怜耶,失戀沒人愛,娶我啦?”她真感傷的說。
  “你簡直把終身幸福視同儿戲,”路強森認為李淳宁一計不成,尚有三十五計,于是說:“好吧,我是得了什么失心瘋答應跟你胡鬧。”
  “而且路伯伯、路媽媽已經認定你欺負我,你不娶我小心他們和你脫离父子關系。”
  “你沒听懂嗎?”她接著可能連天地共憤都出口了,路強森由衷感謝她的用心良苦。
  “你不要預設立場反對嘛……啊……”李淳宁記憶自動倒帶,“你說好吧?意思是答應嘍?”
  “希望我不會后侮!”他語重心長的低歎。
  “我們都不會后悔的。”
   
         ☆        ☆        ☆
   
  經過溝通協調,李家、路家雙方家長終于同意婚事先行法院公證,日后等李淳宁從失去胎儿的悲痛中回复,再隆重補請婚宴,昭告親友。
  眾維君幫李淳宁辦完休學,在外面流浪至期末結束,才回家。
  “淳宁呢?”眾維杰一听到開鎖聲,還沒見到人劈頭就追問。
  眾維君開了門往樓上走。
  “維君,我在問你話。”眾維杰气急敗坏的拉住她。
  那天等他追到Tracy,將她押入車子,赶到和淳宁約定的百貨公司時,已經不見淳宁身影。他又急又气,這几天魂不守舍,找不到人快把他逼瘋了。
  “我不想跟你說話。”眾維君鄙視的來回看向眾維杰和坐在一旁的朱家伶。
  “你還敢生气,我才被你們急瘋了,出去那么多天又不聯絡,也沒留電話。淳宁呢?她為什么沒一起回來?她住哪里?”
  “請你弄清楚,當初是你赶我們出去,”眾維君肝火直冒,“我只是來拿几件換洗衣物,馬上就走,不會自討沒趣留下來礙眼。”
  “你到底在胡說什么,我听不懂,淳宁呢?我馬上去接她回來。”
  “眾維杰,你是裝蒜,還是得了老年痴呆症,那天你抱著那個,”眾維君手指著朱家伶,“那個狐狸精,用惡心的語調答應照顧她,又叫淳宁搬走,你不是赶人家走,非得用掃帚赶才算嗎?表現得這么一清二楚,淳宁難道會死皮賴臉住下來。”
  “眾維君,你少惹我,李淳宁算她識相,她本來就是我和Jacky間的第三者,活該被赶走。”朱家伶早積了一肚子气沒處發泄。
  難得朱家伶和眾維杰單獨同居一室,她投怀送抱還被拒絕,眾維杰滿心、滿腦都是李淳宁,他對她連一眼也懶得多看。
  “你住口。”眾維君不屑的說,“我們眾家兄妹講話,你這個外人有何資格插口?”
  “Jacky!”
  無視朱家伶委屈的嘴翹半天高,眾維杰對她只剩四個字形容——無言以對。
  “天大的冤枉,淳宁也是這么想嗎?”眾維杰仔細回想那天的談話情形,老天!他還覺得維君怒气大得离譜,原來陰錯陽差各說各話,“她也誤會我嗎?所以不想理我?我要馬上找淳宁解釋清楚。”
  “誤會?朱家伶還在這里難道是誤會?你在淳宁面前抱別的女人難道是誤會?曖昧不清答應照顧別的女人難道也冤枉你嗎?”
  “不是、不是,事情不是這樣,你告訴我淳宁的住處,我會解釋清楚的。”眾維杰痛苦的扯拉頭發,發生這么嚴重的誤會,淳宁一定會离開他,不要,不要啊。
  “眾維杰,你知道我有多悔恨讓你認識淳宁嗎?你傷害她傷得還不嚴重嗎,”對眾維杰焦急的行為,眾維君把李淳宁的痛加諸在他身上,“你只會口口聲聲說愛她,愛一個人不僅是知道她喜歡吃壽司、愛喝柳橙汁就表示關心,你在乎她的感覺、她的感受嗎?”
  “我在改了,我真的在改了,Tracy有麻煩,我是以朋友的立場幫忙,并不是你說的藕斷絲連。你相信我,讓我對淳宁解釋。”
  “不必麻煩,太遲了。”
  “她比我的生命更重要,我不能失去她,維君,你幫我找淳宁,她會听我解釋的。”眾維杰哀求著。
  “我告訴你已經太遲了。”眾維君回房隨便塞几件衣服、日常用品后,就又要离開。
  “不會的,我發誓絕不會再這么烏龍,你快告訴我她在哪里?”
  “上次百貨公司你失約后,一切就已經太遲了,如果你真如你說的重視淳宁,那么在當時你就不會又讓淳宁空等。”
  眾維杰重新關上眾維君打開的大門,不讓她出去,“我怕Tracy有生命危險,赶到的時候已不見淳宁蹤跡。”
  “那很好啊,你繼續寶貝你的Honey,以后不必再擔心赶不上淳宁的約會了。”開口閉口都是朱家伶的事,眾維君諷刺道。
  “維君,你非要讓我急死嗎?,仁慈一點,我要馬上見淳宁。”
  “Toolate,你要我拼給你听嗎?Toolate,我不會再讓你有机會傷害她,她离你愈遠愈安全。”
  眾維杰竭力吼道:“你為什么一直強調太遲了,我和淳宁永遠不會太遲,听清楚沒有?”
  “對我吼沒用,”眾維君哀傷的低語,“淳宁那天等你的時候,身体不舒服又被小偷攻擊,她流產了。”
  流產?他和淳宁的小孩!
  “淳宁呢?她有沒有事?”眾維杰聲音梗在喉嚨里,心中有著恐懼、懊悔、心疼,他為什么沒留意,如果不是粗心引起誤會,又怎會發生這种意外?他的确害慘了淳宁,也扼殺自己的骨肉。
  “心碎算不算有事?”
  “現在誰在照顧淳宁?”
  “她丈夫。”
  “不要開這种惡劣的玩笑!”眾維杰厲聲咆哮,“她在哪里?”他几乎是哀求的口气。
  “我沒這個雅興,淳宁對你已經死心了,她決定成全你和朱家伶雙宿雙飛,”眾維君嫌惡的看朱家伶沾沾自喜,“她已經休學嫁給路強森,她的青梅竹馬愛人,兩人出國度蜜月了,短時間內都不會回國。至于你喜歡怎么博愛世人、兼愛天下或是繼續當朱家伶的情人保鏢,隨你!”
  大門“砰”的一聲,將眾維杰推入無法承受的嚴寒,他一直沉、一直沉,沉入霜凍的冰窖。
  “Jacky,我就知道堅持到最后胜利的人一定是我,你別難過了,你還有我,我會陪在你身邊。”朱家伶馬上巴上前。
  眾維杰空洞的眼眸無知、無覺、無神的望著眼前的朱家伶,嘴吧張闔卻沒有聲聲。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