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10節


  走走停停,日落月起,眾維杰不知走了多遠,他吶喊、他狂嘯,人人當他是瘋子避如毒蝎,自己心愛的人都离開了,這世界對他有何意義?世界的盡頭到底在哪里?他走得麻木、走得好累,盡頭仍沒完沒了。
  所有和李淳宁去過的地方,他都回顧流連,潮汐起落有定時,花開花謝互更迭,麥當勞叔叔的笑臉讓人想哭,所有景物都如舊,但又完全不同,青山綠野在他眼里不再翠碧,小橋流水亦不似楊柳清風,一切都變了,他的世界已完全顛覆,分崩离析。
  心帶領著他的腳步,眾維杰蹣跚的走回住處。
  “Jacky,你跑去哪里了?我差點報警,”朱家伶關心的攙扶他,“你看看你,全身濕透,又髒又臭,你是不是生病了?冷不冷?”
  冷嗎?眾維杰沒感覺,也不在乎,气溫零度和三十度對他都沒有差別了。
   
         ☆        ☆        ☆
   
  和同學環游台灣一周,眾維君回到睽違己久的家,想到要面對屋里的人就腸胃打結。
  關門的動作因听到背后聲響遲鈍了一下,眾維君回身上二樓,對朱家伶視而不見,這方法不錯,把她當成隱形人。
  “維君,你等一下,我有話跟你說。”眾維君繼續听而不聞,不過朱家伶的下一句話成功吸引她的注意力,“話說完我就回英國。”
  眾維君將登山包往樓上扔,很帥气的坐下來,忍耐几分鐘換來終身的宁靜很划算。
  “Jacky走了。”
  “那你還留在這里。”眾維君很直接、無理又粗魯的示意人家滾蛋。
  “你說話可不可以客气點?你態度這么惡劣我怎么談下去?”
  “廢話,不說拉倒。”眾維君拍拍屁股走人。
  朱家伶強忍怒气,“算了,我想談談Jacky的事。”
  “我不想分享你們問狗屁倒灶的Shit。”
  “Damnit,眾維君,你總有一天一定會被人整得歪歪倒倒,教訓你不要這么嘴尖舌利,說話嘲諷刻薄。”朱家伶個性原就高傲,因為眾維杰的事才忍聲吞气,這會儿勉強忍耐不到三分鐘,就被眾維君不屑的姿態气得火苗亂竄。
  “彼此、彼此。”
  “我已經受過教訓了,”看眾維君惊訝的表情還挺有趣的,朱家伶以另一种心情調适,“如果不是Jacky幫了我好几次,我不知道淪落到哪條黑街。”
  “你吃錯藥了?這么反常,又有什么詭計?”
  “目前還沒想到,”朱家伶的直接反而使眾維君重新落坐,“沒有Shit,一直都是我在麻煩了Jacky。”
  “好了啦,我又不是神父,不必跟我告解,我哥怎么啦?”
  “那天你走了以后,Jacky就失魂落魄,出去一天一夜像個流浪漢慘不忍睹。”
  “正合你意,你可以替補他心里的空虛寂寞。”眾維君不相信朱家伶會錯失這么好的机會。
  “我當然試過,抓住自己想要的,有什么不對?”朱家伶很理直气壯,“可是那頭大笨牛不曉得把握眼前的美女,滿腦子只有李淳宁。”
  眾維君認為她哥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本性難改。“想有什么用,已經是別人的老婆了。”
  “不管是否太遲,你都應該找机會跟她解釋清楚。”
  “于事無補何必多此一舉,只會讓淳宁重新撕開傷口,那對她的婚姻毫無助益。”眾維君不解朱家伶的用意何在,“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目的只想彌補遺憾,你是Jacky的妹妹也應該為他想想,盡點力才對。”
  “別忘了遺憾是誰造成的。”眾維君提醒她。
  “我想重回Jacky怀抱,男未婚、女未嫁,各憑本事競爭有何不對?”
  “那你現在又想做戲給誰看,既然各憑本事,淳宁退出戰場,我老哥對你也不錯,你繼續努力,你們有好消息時恕我無法給予祝福。”
  “Jacky沒眼光,根本不將我放在眼里……”朱家伶將自己為何而來,眾維杰如何保護她,以照片及透過關系將幫派分子繩之以法,他為了顧慮李淳宁和眾維君的安危,讓她們暫時遷出避風頭,及自己以死相逼延誤他赴約等等道出。
  “你真可惡!”眾維君所有咒罵歸結一句話,不過眾維杰也要負大部分責任,雖然是誤會,他當時的行為還是很可惡,既沒有跟女友報備就和舊情人又摟又抱,任誰都會會錯意。
  “然后呢?”罵她可惡的那一句暫時先不計較,她希望眾維君有所行動,才不枉自己暴露不光彩的歷史,又得忍受眾維君的無禮。
  “還能有什么然后。”眾維君沒好气的斜瞪她一眼。
  “虧Jacky這么疼你,你竟然置身事外,一點忙也不幫,算我找錯人錯看你了。”害她白白被罵不敢回嘴,真倒楣!
  “你有什么資格數落人?是誰害他們有不完美的結局,沒興趣當坏蛋,現在又以救世主自居不成,你以為突然良心發現,歷史就會隨著改變嗎,”眾維君只要想到李淳宁當時的痛苦,連對朱家伶說句好話,她都會覺得內疚,仿佛背叛了好友。
  “結果如何我不知道,至少先做了再說,至少讓李淳宁明白Jacky并沒有對不起她,這是我起碼該報答了Jacky的事。”
  “你只考慮你自己的虧欠,你想過淳宁的感受嗎?”
  “你又清楚Jacky的痛苦嗎?他回來就關進李淳宁的房間,那种絕望的神情、蒼涼的哀嚎,你沒親眼目睹無法体會,即使是我,當時也心酸悔恨的醒悟一項事實——Jacky永遠只愛李淳宁。”朱家伶叫囂著,眾維杰的深情撼動她,恩將仇報就是她回予他多年愛護的答禮?朱家伶難過得想哭。
  勇于追求所愛有什么錯,她經歷過的感情總是合則聚、不合則散,這個世紀的男歡女愛不都是好聚好散,那些歌詠海枯石爛、生死相隨的神話,只出現在羅蜜歐与茱麗葉的經典劇作里。
  愛德華八世為華莉絲·辛普生放棄王位,被改冊封為溫莎公爵,雖如愿和辛普生相守歸隱于法國,但是世俗里种种現實,遜王失去的世襲榮耀及權力地位,如果有机會再讓溫莎公爵重新選擇,英國現在的王位也就不會是伊莉沙白女王的了。
  而苦等王位的查理王子,他和戴安娜王妃的世紀婚禮,灰姑娘的童話故事,最后不也形同陌路各有外遇,終至仳离。
  可是眾維杰惊心動魄的愛情,令她很難欺騙自己再孤意妄行,不可能有回報的感情投資,這种吃虧的事她當然不會傻得再繼續下去。
  心結解開了,朱家伶自然想對眾維杰有所補償,雖然她很不是滋味,也不認為李淳宁比自己适合他,但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就是非李淳宁不可,那有什么辦法,人是她擠走的,當然就得負責找回還給他。
  “怎么樣?”眾維君不干不脆,拖拖拉拉的,朱家伶很不耐煩的催促,“這件事你多少也有錯,對你哥說了那么難听的話,李淳宁結婚時又沒通風報信,你該負點責任。”
  “就算淳宁原諒又如何?,她已經是路太太了。”
  “達成諒解是好的開始,結婚不是終身保證,OK?能結就能离,剩下的盡人事听天命嘍。”朱家伶自有全盤計划。
  “以后娶到你的人真可怜!”眾維君算是同意了,“我哥呢?難道不必他配合。”
  “隔天他不吭一聲的就离開了,連招呼也沒打,”朱家伶頗有怨言,“你不用擔心啦,Jacky最后一定跑不開李淳宁方圓百里外。”
   
         ☆        ☆        ☆
   
  三年后

  世界知名的攝影師——JackyChong,應邀回台于龍嘯藝廊呈列“采薪”攝影作品,据悉此環保題材展籌備歷時三年,攝影師行跡遍于世界各國,主要以台灣、日本、美國居多。
  每幅作品采巧妙對比方式,展現大地污濁与干淨、污染与澄清的環境,在排放黑煙廢气的工業區旁,遠端映照夕陽彩霞倦鳥歸巢,野花隨風搖擺飄曳。當人類已經習慣于蔚藍的天空或烏沉的藹云時,常疏忽了珍惜或警覺,但將兩者并列對呈,黑与藍、灰与紅、彩色与黑白、健康与病態,更引起震撼的熱烈回響,足見大師取景之困難,功力之高。
  另外吸引廣泛好奇討論的主題是位神秘女士,出現在每張照片中一隅,尤其JackyChong隨附的心情小語,除了和主題互映外,亦可領略出悱惻動人的眷戀詩篇。
  雖經多方追問、調查,JackyChong仍拒絕透露。
   
         ☆        ☆        ☆
   
  眾維君看見門邊的行李、背袋,已料想到遠游离家的大哥回來了,現在應該是在三樓先安置他的寶貝攝影器材。
  三年了!她緩緩接近忙碌的眾維杰,沒想到他一去多年沒消沒息,直到電視、報紙報導,她看過展覽后才知道他這几年在忙些什么。
  朱家伶還真猜對了老哥的确追著淳宁跑了好多國家,每張作品都有淳宁的留影。
  “Hi。”眾維君出聲招呼,當眾維杰轉過來時,她嚇了好大一跳,“你干么留胡子嚇人,丑死了。”溫文的笑容沒變,不過,三分之一的臉都被胡子遮住。
  “啊,維君,你成熟多了。”眾維杰仔細的檢查請人托運的新相机,不時擦擦弄弄,再抬頭對眾維君笑,“看不習慣嗎?”
  “丑死了。”
  眾維杰笑笑沒講話。
  “你的攝影展里怎么都有淳宁,你們已經有聯絡了?”
  “還沒,我是偷拍的,淳宁不愛照相你又不是不知道。”眾維杰像偷吃到糖一樣的樂。
  “你這几年就一直偷偷跟著淳宁?為什么不和她見面也不和我聯絡?”
  “我記得你說的話,我的确害淳宁不開心好一陣子。”
  “對不起,當年我气昏了,說話說得太重。”眾維君事后回想很后悔。
  “你罵得對,不過你要是及時讓我阻止淳宁結婚會更理想,罵得再凶也無所謂。”眾維杰真真假假的開玩笑。
  眾維君舉拳,“你少理朱家伶不就天下太平,這些事都不會發生。”
  “救人沒錯,不過我的方式錯了。”眾維杰更正道,“一開始我自我放逐,沒多久想她想瘋了,我開始振作托朋友幫忙,他是退休刑警后來開偵探社,他幫我查到淳宁在日本的住處,淳宁常和路強森作商業旅游,不過最常回台灣總公司,還有到洛杉磯探望她父母。我有時幫朋友拍商業攝影,想淳宁的時候就飛去看她。”
  “一年十二個月,你大概都在想她,看你取景角度,費的心思就花不少時間,你怎么都沒被她發現?”
  “我用廣角鏡,好几次都差點和淳宁撞個正著,”沒辦法,他看出神了,“我想懲罰自己暫時不准見她。”
  “你有毛病,兩兩相望,中間隔著這么多障礙,你想拖到何時?牙齒動搖白發蒼蒼嗎?”眾維君真替他們急,一拖就三年,“那朱家伶還自信滿滿保證馬到成功,鬼扯。”
  “她真的幫了忙,她甚至還去勾引路強森,想讓他們婚變。”眾維杰語帶笑意的大概敘述。
  “哇喔!”眾維君覺得她一鳴惊人喔。
  “哇喔!”眾維杰也有同感。
  “結果呢?路強森不會那么沒眼光吧?”
  眾維杰糾結著眉,“你到底是哪一國的,Tracy是沒成功,不過我還是很感謝她有這份心。”
  “失言、失言,”強森可是她的偶像,要是真被朱家伶釣走,她才想哭呢,“那你怎么辦?”
  “天机不可泄漏!”眾維杰賣關子,“你真的覺得我蓄胡很丑嗎?”
  “快說啦,先別管你胡子。”
  眾維杰真的跑去照鏡子,“還好嘛,真的會太丑嗎?”
  “胡子和你的天机有什么關系,先透露一下,說不定我可以向淳宁探探口風。”眾維君好奇的跟他轉。
  “淳宁會不會討厭我的胡子?”眾維杰很認真的考慮這個可能性。
  “你們要見面了?在哪儿?”
  “淳宁也台灣了,她單獨回來的,明天晚上,明天晚上就可以問她喜不喜歡我的胡子,如果討厭的話,我就剃掉。”眾維杰將胡子的問題留給李淳宁,他全心的期待這個興奮的時刻。
   
         ☆        ☆        ☆
   
  這次回國,李淳宁除了到總公司主持年度會報,還應邀參加合作多年的下游厂商公司成立四十周年慶。
  原本應該是路強森來的,臨時他又堅持李淳宁代理。
  婚后他們大部分定居在東京,那里有新成立的分公司,兩人分工合作,商場文化接触久了,李淳宁也略有心得。
  或許真如她預料的,壓力減輕后,強森的生活規律許多,他不再涉足同性戀酒吧,但也看不出他的心態有沒有轉變,她總不能追著探究他的性事問題,至少就她觀察,強森只是對女性象征大突出的异性反胃,然而大致上不算太排斥。
  結婚半年,雙方父母急著抱孫子,權宜之下,李淳宁征求代理孕母,以人工授精方式產下一對雙胞胎,既寬慰長輩的心,也解決強森一直擔心的問題——同性戀的傾向無法變更后,傳宗接代的煩惱。
  有了小孩,強森除了公司就是小孩,晚上連應酬也盡量減少次數,是個標准的好好爸爸。
  風平浪靜的日子久了,新的麻煩事又跟著來,不知道他們是不是露出什么破綻,雙方父母開始關心起小夫妻倆的房事。
  有意無意暗示,增強男人性欲的補湯,她和強森有苦難言,進退維谷。強森只得不斷加班躲開,她就沒這么好運了,媽媽、婆婆有空就規勸她,夫妻關系的重要,偶爾應該注意哪些情趣吸引丈夫的心,連他們的臥室都被更換一新,柔和的燈光,紅絲緞的床單,性感的睡衣,原先兩張單人床也變成Kingsize的大床,害路強森天天打地舖。
  “恭喜、恭喜。”李淳宁向周老板回禮,舉起酒杯又繞往角落。
  机艙上,李淳宁從報紙讀到眾維杰的攝影展也在台灣展出,一下飛机沒回住處就直奔藝廊。
  展出很成功,主題很有張力,最讓她惊訝的是自己竟在其中,他的真情流露,她不禁眼角含淚,幸好人影在篇幅的比例里很小,雖很搶眼,但除非認識,不然看不清确實長相。
  從酒會開始,李淳宁一直感覺到有人在注視她,背影很熟悉,蓄著落腮胡,但側背著她,認不出是否熟人。
  那個人朝她走過來了,親昵的眼神、熟悉的笑容,去掉胡子,好像一個人,根本就是他。眾維杰!
  “淳宁。”一樣的溫柔,李淳宁眨眨眼不可置信。
  “杰?一直被抱入怀里,她才又惊又喜一時無法反應過來。
  眾維杰親她一下,緊緊摟住她,雙手微顫,想念已久的充實感又回到怀中。
  “杰。”她也很激動,不過她快窒息了。
  眾維杰放松勒緊的雙臂,“你喜不喜歡我留胡子?”他拉起她的手触摸自己的胡子。
  “有點不習慣,還好啦,你看起來滿性格的,”李淳宁很喜歡他毛發柔軟的触感,“怎么想到留胡子?”
  “我一個朋友說這樣可以避掉很多桃花。”他親昵的摩挲她鼻端。
  “何必這樣,以前一下子發生太多事,我才無法冷靜思考,但是我一直沒怀疑過你。”眾維君將當初發生的言語誤會告訴她,李淳宁為自己對他的沒信心感到內疚,不過路強森和家庭責任使她別無選擇。
  “我自己想做的,不過,這些年真的少了很多困扰。”
  靜靜的享受重逢的喜悅片刻,“你將我拍得很美、很自然,我怎么沒發現你在我周圍?”
  “偷偷的將你攝入鏡頭,感覺好像你仍在我身邊。”眾維杰深情的凝視她。
  “難怪我總覺得有人注意我,你有沒有生我气?”她指嫁路強森的事。
  “我當然生气,我更气我自己,答應我,以后生气,你可以打我、罵我、冷戰也行,就是不准跑去和別人住在一起。”眾維杰心里不承認她嫁別人。
  “你也不可以不愛惜自己的身体。”她听到眾維君描述他落魄情傷的樣子,她心都扭疼了。
  “一言為定。”眾維杰覆嘴深吻,柔柔密密。
  李淳宁血液循環加速,昏沉沉、甜蜜蜜的加深他的吻,他們就在角落里陶醉于迷人的兩人世界。
   
         ☆        ☆        ☆
   
  “Jacky,原來你躲在這里,我找你好久。”一位秀秀气气的大家閨秀,香汗微喘顯見找得也急,雙眼崇拜的望著眾維杰。
  “喔,是你,周小姐,”眾維杰手還摟著李淳宁的腰,“淳宁,這位是周老板的千金。”
  “別這么客气嘛,直接喊我名字比較親切。”周蔚晴滿臉失望。
  “你好,我是李淳宁。”李淳宁了解周蔚晴的感受,“酒會很成功。”
  “謝謝,李小姐和Jacky是……”他們看起來很親密,周蔚晴開始初嘗幻滅的傷感。
  “朋友!”
  “老婆!”李淳宁和眾維杰先后回答不同的答案。
  “我們是朋友,”周蔚晴眼里蒙上陰影,李淳宁手肘往后拐,推眾維杰一下,“周小姐呢?”
  眾維杰不滿意的擠眉弄眼。
  “有一次出門錢包被扒,是Jacky借我車錢回家。”周蔚晴乘机要求,堅持他留下電話以便日后還錢。
  “你不覺得他的胡子嚇人嗎?”李淳宁打趣道。
  “一開始有一點,多看几分鐘就不會了,Jacky人很好又溫柔,胡子理掉一定更英俊。”周蔚晴羞答答的偷瞄眾維杰。
  “淳宁,你別誤會,”眾維杰急急聲明,“你明明是我老婆,偏要說是朋友,這不是自找麻煩。”
  “還不是,”李淳宁捏捏他環在她小腹的手背,“這里有公司熟人,被傳開會讓強森難做人。”
  听他們你來我往的,周蔚晴听個大概,加上聯想很快推論出,“你就是照片里面的女主角!?”
  周蔚晴一惊呼,在場的小道消息迅速流竄,李淳宁為避嫌急忙走開,酒會中盡量和眾維杰相隔南北。
  趁眾人圍住恭喜他展覽成功之際,李淳宁很快的偷溜回家。但,她前腳進門,眾維杰隨后就到。
  “你為什么不等我?”
  “我得一個人想一想。”
  “你應該是我老婆,借路強森三年已經太久了。”眾維杰吻住她反對的嘴,潛藏丰量的情欲勃勃欲發。
  “我必須考慮到我父母、路伯伯、路媽媽,還有強森,”李淳宁微暈薄醉,气息醉人,“不如維持原狀,我們不定期碰面,好不好?”
  “不好,我要你是我老婆,偷偷摸摸的像什么話,我們本來就該光明正大的告訴全世界。”
  “喔……可是……”李淳宁渾身發熱,嚶嚀著沙啞難辨的字句。
  “沒有可是,我不要和別人分享你。”剩下的話已來不及多說了,久旱逢甘霖,干柴烈火,渴飲狂焰良宵終夜。
   
         ☆        ☆        ☆
   
  薄暮西晒,李淳宁慵懶的在床上伸伸懶腰。
  眾維杰回家搬行李,他是標准行動派的,說風是風,擺明就是看牢她。
  她很猶豫,一直思索著兩全其美的方法,強森尚未有佳人,就怕有其他麻煩,可是近來爸媽的緊迫盯人也委實尷尬,或許眾維杰的主意正是好時机。
  床頭電話響起,李淳宁抬手接听。
  “你好,我叫倪雨洁,以前眾大哥幫過我,請你收听飛碟電台,我點播了一首歌祝福你們。”
  電台里播放的是張清芳的老歌——出嫁,不知這些人哪來的消息,陸續來電勸她,有的是電台點播、有的在電話里放CD,不然就是清唱:牽手、一天一點愛戀、我只在乎你、庾澄慶的只有為你、劉德華的愛在刻苦銘心、BecauseILoveYou、UnchainedMelody……
  中、西情歌會串,挑起的情弦何只振彈,李淳宁感動得落淚。
  眾維杰滿頭大汗的沖進來,看見李淳宁還躺在床上才松口气。
  “怎么回事?電話都打不進來,害我以為……以為……”眾維杰躺在她旁邊說。
  “以為我跑了?沒你怎么跑?”李淳宁柔柔的吻住他。
  “真的H!?I”眾維杰高興的大叫,“不會是騙我放心吧?”他回吻,舍不得松口,咬字模模糊糊。
  “你的親衛隊剛才接棒疲勞轟炸,我再不嫁你必會遭眾怒人怨。”
  “什么?”他沒听清楚,不懂她的意思,這事可以延緩再問,体內的熱度又上升了。
  電話又“鈴、鈴”的響,李淳宁推推他,“你接了就知道。”
  無奈的接起電話,眾維杰咧嘴大笑,最后說聲“謝謝”后挂斷。
  “他們怎么這么神通廣大,找到這里的電話。”
  “不曉得,一定是你攝影展太招搖了,沒想到那些人好有心,他們很感謝你以前的幫助。”
  “這世界還是很美好。”眾維杰和李淳宁相視大笑,人性終究是熱誠善良的。
  在他們相擁的雙人世界里,尤其瑰麗美奐,處處有溫暖。
  “該和強森先解釋,讓他至少有點心理准備。”
  “他早知道了,”眾維杰親掉她滿臉錯愕,“這次你回來就是他安排的。”
  “強森?”
  他點點頭,“我們狠打了一架,他教訓我沒好好照顧你,我揍他搶我老婆。”眾維杰余憤難消。
  “我們并沒有在一起。”李淳宁解釋,不希望他有疙瘩。

  他懂她的意思,“他告訴我了,包括穆蓉秋和雙胞胎的事,如果不是因為這樣,我早接你回來了。”眾維杰捏她鼻子,“他很謝謝你所做的一切,他希望你追求自己的幸福,長輩那里他自會交代。”
  穆蓉秋在母親病逝后,和李淳宁一起住在日本求學,內情為何,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嗯。”李淳宁又哭又笑,“我們先不要急著結婚,”她示意眾維杰稍安勿躁,“要先讓爸爸媽媽慢慢了解,同意并接受你后,我們再結婚。”
  “就依你,”眾維杰抱著她翻滾慶祝,“你看我要不要刮掉胡子,等他們喜歡我以后再留?”
  “不必了,你這樣就迷死人了。”
  纏綿一番后,眾維杰慎重其事的取出戒指,套入李淳宁中指,原有的戒指和眾維杰的并排輝映。
  “我在此宣布眾維杰和李淳宁成為夫妻,不論生老病死、貧賤富貴,永遠相愛互相扶持。”眾維杰捧著她的雙手,雙眼閃亮。
  “永遠相愛互相扶持。”她重复著誓言,望向与她攜手的老公。
   
尾聲

  英國某鄉間別墅
  “你快起來刷牙洗臉,穿好衣服,吃完早餐到學校去。”婚后風姿綽約,更增柔韻的李淳宁,耐性的叫人起床。
  “不要,反正那些學生也不喜歡我。”賴床的人咕噥。
  “听話,不喜歡也得去,快起來吃早餐,你要遲到了。”
  房門口探進一顆小頭顱,完全是眾維杰的縮小版,只不過多了調皮。
  “媽咪,爹地又賴床了?”三歲的Bobby人小鬼大,很不以為然的樣子。
  “我是躺在床上思考。”眾維杰親過Bobby后說,“你妹妹呢?”
  “珍妮打翻优格,正在哭。”Bobby要媽咪去處理。李淳宁是家里的總管,所有大小事找她准沒錯。
  “你先拿苹果泥喂她,媽咪待會就過去,”眾維杰打發走儿子,抱著老婆又親又吻。
  這個夏天每天早上都是這樣,李淳宁陪他躺了一會,笑道:“快起來了,誰教你答應朋友代夏季班,大學生修夏季班的課,大部分都是想多混几個學分,偏偏你又這么認真嚴格,他們當然覺得你不上路。忠人之事,就剩兩個星期了,課一結束我們全家就可以真正去度假了。”
  “唉……”眾維杰懶懶的賴著李淳宁不動。
  “爹地、媽咪,你們親完了沒有?珍妮還吃不夠,又在生气了。”Bobby很受不了的高聲叫。
  李淳宁滿心感恩的在他怀里磨蹭,沒有因為當初自己錯誤的決定,造成無可彌補的遺憾而錯失這一輩子的最愛。
  兩人會心一笑,鳥語花香,熟悉的小孩叫鬧聲,幸福的感覺真好!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