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2節


  “盈君,你在干嘛?笑得這樣奸詐。”秦依人偏頭打量她。
  “我發現好玩又刺激的事了。”陳盈君伸出拳頭。
  “盈君,你的好玩刺激怎么都維持不了三分鐘呢?前一刻才說這里好玩,三分鐘不到又一副興致缺缺的模樣,這會儿又是什么?”
  “瞧見台上那個貝斯手沒?”陳盈君努了努嘴。
  “瞧見啦!怎樣?”
  “沒事,只不過跟他結了點小梁子。”陳盈君語帶保留。但秦依人跟她可不是三二天的朋友,她這表情一出,秦依人已大略猜出她想做什么了。
  “你別胡鬧?!這里人這么多。”秦依人拉住她低聲勸道。
  “我哪有要胡鬧”“陳盈君敷衍著。
  “我太了解你了,你皺個眉頭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
  這丫頭總作些惊人之舉,太危險了!
  “哇!你什么時候成了我肚里的蛔虫?”陳盈君夸張地說。
  “盈君!”秦依人又好气又好笑。“總之你別胡來就是了。”
  陳盈君但笑不語。
  “咱們還是回家好了。”秦依人愈想愈不安。
  “才不!正好玩呢,回什么家?”陳盈君一口拒絕。“要不要去跳舞?”
  “不——”秦依人都還沒來得及拒絕,便給陳盈君拉進舞池里。
  一進舞池,陳盈君便肆無忌憚擺動她完美的曲線,狂野地舞著。配合台上重金屬搖滾樂,霎時她像團發光發熱的火焰,映照在每個人臉上,將所有人的心神不由自主地給迷惑……
  反之,秦依人一襲淡粉色洋裝、靦腆的笑容、含蓄的舞姿,將她襯托得仿如一朵淡雅迷人的粉紅色蓮花。
  強烈的對比,讓所有人歎為觀止。沒多久,她們倆身邊便圍了一群密密麻麻的蒼蠅、蜜蜂。
  陳盈君邊舞著,邊偷偷注視著台上貝斯手的一舉一動。她非常明白自己的魅力,一旦她走進人群里,百分之百會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
  再美的女人,如果一徑將自己藏著,永遠沒人會發現她的美——那叫浪費!
  而她陳盈君是絕對不會暴殄天物,將父母賜予她的好樣貌、好身材給打包放在家里發霉。
  然而,她都進舞池好一會了?那個笨蛋卻像眼睛糊了爛泥巴,完全沒注意到她。旁邊那么多蒼蠅蜜蜂是作啥來著?一定是他們把她給擋住了,否則他怎么可能會看不見?
  她一定要讓他知道她有多美,她要讓他后悔他對她的輕蔑!
  台上的四人完全融入了音樂,但,不久他們也隱約發現了台下有些异常的气氛。
  雖說這類場所,男男女女招蜂引蝶、男歡女愛是司空見慣的事;不過坦白說,他們還真的從未見過像台下那美得如此絕對的女孩。
  由于余淳建是主唱,站在最前端,看得尤其一清二楚;連他這個跟在司徒白魏身邊已見過無數美女的人,但目光一瞥見那團火也一樣再難移開……
  終于到了壓軸時刻,boss的曲子要出場了!而由于新曲尚未填好歌詞,所以主唱在這時終于可以趁机喘口气。
  朝伙伴們使了個“交給你們了”的眼色,余淳建一躍下台,立刻引發一群女生尖叫,爭先恐后要去摸他,但他卻筆直地朝陳盈君走去——
  陳盈君壓根儿沒注意過余淳建的存在;直到他出聲,她猛地被嚇了一跳。
  “可以請你跳支舞嗎?”余淳建做出邀請的手勢。
  “請什么請?這里不都各跳各的?”陳盈君直接地說。
  有那么一瞬,余淳建伸出的手尷尬不已地停在半空中,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一旁傳出小女生們的抽气聲,一眨眼,陳盈君已接收到許多女孩足以殺死人的目光,里頭的含意滿是气憤、嫉妒……
  “盈君!”秦依人暗扯她的手,耳語道:“你可以說得委婉些呀!”
  “我有說錯嗎?”陳盈君眨眨無辜的眼。
  “你……”秦依人簡直不知該拿她那直來直往的個性如何是好。
  “如果真要舞伴,那么我也要找……”陳盈君欲言又止。
  “找誰?”
  陳盈君眼珠子骨碌一轉,朝台上瞟了一眼。
  在秦依人阻止之前她奔上舞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攬住司徒白魏的脖子,火辣辣在他唇上印上一吻——
  所有人——包括司徒白魏本身,全一時反應不過,整間PUB登時陷入一片死寂。
  台下的秦依人和余淳建也同樣呆若木雞。
  秦依人心想:陳盈君還是做了——那個讓她認為好玩又刺激的舉動。
  余淳建則是沮喪地暗暗歎气。
  每一次——他相中的女孩,注意力都是放在白魏身上,總得領悟到白魏那根本不可能、完全沒希望,才會退而求其次地找上他們几位好兄弟……也無妨啦!因為白魏吸引來的女孩,絕大部分條件都很好,例如現在台上那位……
  那樣火辣辣的舉動,由如此美麗的性感尤物做來,只會羡煞所有男性同胞。
  足足一分鐘,司徒白魏才從錯愕中恢复;急忙推開不知打哪來的豪放女,拉足了安全距离。定睛一瞧,他又陷入另一個惊疑中。
  她她她——有點面熟喔,是哪冒出來的?
  “你……”
  似乎……,他忘了与她有過一面之緣——惡緣。
  陳盈君沒等他開口,柔媚地朝他眨了眨眼,旋即一溜煙不見蹤影。
  接著,台下又是一片喧嘩。有几個女孩甚至不甘示弱地也想沖上台去,場面一度混亂到了极點;而肇事者竟就這么平空消失。
  迫不得已,演唱只好宣告暫停,他們一行四人忙不迭地暫時回避。
  f

  f

  f
  “呵呵呵……”
  銀鈴般的笑聲回蕩在車內,悅耳得仿如偷入凡塵嬉戲的仙子。
  “盈君,不是我愛嘮叨,我怕遲早有一天你會玩火自焚!”秦依人糊里糊涂又被拉著走,气喘吁吁之際仍不住嘀咕埋怨。
  “會嗎?”陳盈君虛應一句,仍是笑得開怀。
  “瞧你剛剛的舉動,就這么眾目睽睽下吻了人家,大家會怎么想?形象受損吃虧的可是你耶!”
  “哎喲!我說依人。你的觀念別那么古板行不行?都什么時代了!只要我喜歡沒什么不可以,管他阿貓阿狗怎么想!不是我老子就行。”陳盈君擺擺手,滿不在乎地反駁。
  “只要我喜歡沒什么不可以是最自私的想法!人并非獨自存活在這世上。有很多事,我們都應該設身處地為別人想想。”
  陳盈君撇撇嘴。
  “我可不行!我沒你那么善良。”
  “盈君——”
  “哎,好了嘛!依人。你是我老媽派來的間諜啊!累不累?既然親都親了,你就不要再在這事上頭打轉了嘛!我耳朵快長茧了。”陳盈君告饒。
  秦依人歎了口气。
  “好吧!不講了。”
  “我送你回家。”
  “嗯。”
  在一處紅燈停下,左線道一輛火紅晶亮得教人咋舌的跑車忽然搖下車窗,探出那顆滿頭油亮的頭顱,對著陳盈君齜牙咧嘴地笑。
  “小君!”
  陳盈君愣了一秒,隨即翻翻白眼。
  不會吧!她今天的運气未免太……好了點吧!
  這個陰魂不散的家伙!他就不能識相點嗎?
  “小君,路邊停一下,我有話跟你說。”安逸用命令的口吻喊。
  陳盈君原本懶得理他,但一听到他的話就升起一把無名火,按下車窗劈頭便罵:“你是不是跟蹤我?!小心我告你妨礙人身自由!”
  “是巧合!你明白這代表什么嗎?”
  “不明白,更不想明白!离我遠一點!痞子。”最后一句陳盈君是減著音量說的。
  綠燈一亮,陳盈君想都不想,油門使勁一踩,車子便像火箭般噴了出去。
  但安逸的百万名車可不是貴假的!
  比馬力,陳盈君那小角色當然比不過它;所以跑不了几條街,陳盈君便被安逸那輛火紅跑車給橫向攔截。
  陳盈君為之气結,甩了車門,气呼呼地上前捶打安逸的車窗。
  “姓安的!你到底想怎樣?!”
  安逸逮著好机會,忙不迭下車陪笑臉,好說歹說想將陳盈君給拐上車。
  但陳盈君打死不從,眉頭糾得死緊,直截了當地批評道:
  “你身上的香水味臭死人了!”
  “是嗎?”安逸聳一邊肩嗅了嗅。“我覺得不錯呀!但既然你不喜歡,我回家就把那瓶給丟了。”
  “丟不丟是你家的事!警告你,如果你再纏著我,我就對你不客气!”陳盈君耐心警告。
  “知道嗎?我就迷上你那火辣辣的個性。”
  被罵反倒一臉陶醉的神情,大概也只有安逸這种臉皮厚的人才做得出來。
  “神經病!”
  陳盈君忍無可忍地尖叫一聲,跑回車上,油門一踩便又呼嘯而去。
  這回她故意挑了個車多的路線。因為她知道安逸那种車,一旦進入車陣里便毫無用武之地了。
  將秦依人平安送抵家門,陳盈君搖下車窗帥气地揮手道別。
  “祝好夢!明天見。”
  “盈君,你不會有事吧?”秦依人擔心地問。
  “會有什么事?等有天見不到人再操心吧!”陳盈君開了自己一個玩笑。
  “哎,你別烏鴉嘴!”秦依人白她一眼。
  “好啦好啦!你快進去。”陳盈君催她。
  “你呢?你可別又亂跑,早點回去休息。”秦依人又叮嚀。
  “知道啦!你真的快比我老媽還嘮叨了。”陳盈君嘀咕。
  幸好她老爹老媽都在南部鄉下,當初執意要考北部的學校,离鄉背井過獨立的求學生活,果真是明智的抉擇。呵呵……否則老媽那把机關槍,遲早害她的耳朵提早退休。
  真不知那個与她朝夕相對的老爹怎受得了,而且還數十年如一日咧。佩服!
  “開車小心。”
  陳盈君擺擺手,油門又用力一踩。
  車速快慢与否,并不一定与安不安全划上等號。她的開車技術好到令她覺得,如果有一天去參加賽車,冠軍必然非她莫屬。
  往她的小套房馳去,一路上,陳盈君享受著那种速度的快感……
  啊,在深夜里開快車真是人生一大樂事!
  但她的快樂并沒維持多久,因為中途她又被那輛火紅跑車給盯上。
  “shit”陳盈君咬牙低咒,不知往哪繞好。
  因為高速,不一會,她整個方向感全亂了,不幸就在下一秒發生……
  她闖了個黃燈,而天殺的!一輛白色的三菱跑車竟由右方沖出,眼看著就要將她攔腰撞上——
  “哇嗚——”陳盈君尖叫著,每條神經都因惊駭過度而宣告罷工,而且還放棄求生本能地自動閉上眼睛。
  她就要死了!死在那個姓安的爛家伙莫名其妙的追逐中……
  接著,一陣緊急煞車刺耳傳來……陳盈君感到車子大大晃動了會,之后回歸平靜。
  悄悄地睜開一只眼,四周景象仍然沒變……呵呵,好加在。她沒因此香消玉殞,果真老天有眼!可是——
  噢!她的車……
  逃過一劫的陳盈君非但沒有心存感激,她大小姐還火冒三丈地想找那個沒長眼的人理論。
  膽敢把她的愛車撞成這樣!非要他吐錢出來給她修車不可。
  不過,她前腳還沒踏出車外,對方倒先跑了過來——
  “小姐,你沒事吧?”對方敲敲玻璃憂心忡忡詢問。
  咦?是他!又是他!
  他們不只是冤家路窄,看樣子,他們前輩子大概是那种“要不你死就是我亡”的死敵!
  這下子,陳盈君气焰更盛,霍地站到他面前劈頭便嚷:
  “你是怎么開車的你?!沒長眼啊!”
  “又是你!”
  天啊!他在走什么霉運?司徒白魏翻翻白眼。
  “把我的車撞成這樣?你打算賠多少?!”陳盈君雙手叉腰,一副剽悍樣,要錢更是理直气壯。
  “賠?小姐,你有沒有搞錯!是你闖紅燈耶!”
  司徒白魏也沒啥好性子。剛才這女人莫名其妙吻了他,害整個演唱被迫中斷;他還沒找她理論,這會儿她還敢在那惡人先告狀!
  “我過來的時候還是黃燈,所以闖紅燈的人是你才對!”陳盈君不甘示弱地吼回去。
  沒見過這么不可理喻的女人!懶得与她一般見識。
  司徒白魏暗忖,聳聳肩道:“那就讓警察來處理好了。”
  看看周邊大受影響的交通,司徒白魏也無可奈何。原本他是打算速戰速決的,但眼前這女人顯然准備耗下去,那也無妨。就跟她耗,看誰占上風!
  “什么?!這點小事也找警察?哼!就是有你這种人浪費我們的人力資源!”陳盈君皺眉道。
  “是你想把事情鬧大的,我奉陪呀!”司徒白魏撇著嘴。
  “我哪有?!明明是你撞我!要你賠償有什么不對?”
  “但我不承認錯的是我呀!我是綠燈才走的。所以嘍,既然我們兩個都堅持己見,那就讓第三者來評評理吧!”他慢條斯理地說。
  存心气死她!可惡!再待下去,難保那爛人不會又追來。
  算了!反正同校的,待她把車送修之后,再拿收据跟他算帳!現在走為上計。
  基本上,車子嚴重損傷在前右車門,被撞凹了一塊。幸好他閃得快,但顯然閃得不夠好,不過引擎還能動就是了。
  陳盈君瞪了他一眼,回駕駛座去。
  “咦?要走啦!不等警察來了?”司徒白魏的語气里帶了點挑釁。
  她抿抿嘴,懶得与他逞口舌之快。
  “等等!”見她真要走,他反而有絲不安。
  怎么?她真不与他辯了?她不像這种人呀!前一分鐘的盛气凌人呢?
  “有何貴干?我很忙!”陳盈君只是挑挑眉。
  “你——”
  沒等他說完,陳盈君便瞥見后方那輛亮得刺目的紅跑車,心一急,忙加速逃逸。
  “喂!”
  愣在原處的司徒白魏,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但占著馬路夠久了,于是他赶緊回去,但心里的疑問仍是無解。
  她為什么吻他?
  她在逃什么?
  一輛眩目的火紅跑車從他眼前呼嘯而過,緊緊尾隨在她車后;他心下立即猜著几分——原來她在躲男人!
  呵,這倒有趣!
  目前為止,他跟她見過兩次面,兩人甚至談不上認識,但她給人的印象著實太深刻、太強烈了!
  她想吊他嗎?方式倒挺別出心裁,他姑且就靜觀其變嘍!
  f
  f

  f
  回到座車,車內的余淳建、文軒和阿Ken三顆頭顱即刻湊上前,緊張地問:
  “怎樣?對方沒事吧?”
  “有事的話她還下得了車嗎?”
  “她的車坏了,可是她就那樣走啦?”余淳建一臉焦急。
  事實上,車是司徒白魏的,但開車的人是他;撞到了人,他的一顆心差點就要迸出來。
  坦白說,剛剛錯的确在他,因為他沖出去時,燈號還差個兩秒才轉為綠燈,所以……
  “現在這么有風度的人可真是少之又少。”文軒接腔。
  “通常都會趁机大撈一筆才是。”阿Ken附和。
  司徒白魏撇撇嘴角。
  既然他們都沒看清楚對方,那他還是別告訴他們了。
  “這可說不定!”
  “啊!什么意思?”余淳建又緊張起來。
  “看來,她應該是沒時間撈,不是不想撈。”司徒白魏的口气淡淡的。
  “那——那我該怎么辦?”
  “先開車再說啦!”司徒白魏拍拍方向盤。
  “可是我沒力了啦!”余淳建苦著臉。
  “沒用的家伙!這樣就嚇得你屁滾尿流,技術不好就別跟人家搶駕駛座嘛!”司徒白魏輕啐道。
  “安啦!是對方自個儿跑掉的;就算事后她想再來敲詐,也沒證据呀!”阿Ken安撫。
  “呵呵,沒錯!”司徒白魏一副置身事外地頷首微笑。
  “是醬子嗎?”余淳建仍不安地挑挑眉。
  “喂!數到三,再不開的話把你丟下車去!”司徒白魏不耐地出言恐嚇。
  “白魏……沒良心的家伙!”余淳建瞪他一眼,踩動油門。
  “喲!一個個將你們包送到家還說我沒良心,Ken、軒,你們倆可得評評理!”
  “魏,他正心虛,你就別鬧他了吧!”文軒淺笑著勸阻。
  “恐怕兩只腳還在底下發抖哩!”阿Ken也加入明援暗損的行列。
  “夠了吧你們!”蹩腳到极點的余淳建悶著聲說。
  “好吧!不說了。你專心點開,別又撞人啦!今儿個修車這筆錢就不找你算了。”
  司徒白魏寬宏大量地說,但唇角一絲笑意泄露了他的心思——他還逗不過癮哩!
  理虧的余淳建就只能不發一語地充當司机。
  哼!原本還想有車開挺拉風的!不料……真是气死人!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