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3節


  說真的,當她拿著修車費,一副理直气壯地伸手要錢時,司徒白魏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哪!白紙黑字,我可沒誆你吧?”陳盈君說得臉不紅气不喘。
  司徒白魏雙手環胸,似笑非笑地瞅著她。
  “你憑什么要我拿錢來付你的修車費呢?這上面簽的可是你的名字。”
  趁机瞄到她的簽名——呵!性格与名字出入挺大的哩!
  “憑什么?”陳盈君一听,雙手本能又往腰部一擺。
  “你撞著我的車,想不負責任不成?”
  “就算我想負責,但你無憑無据,我也愛莫能助呀!”司徒白魏攤攤手。
  “你……”
  是呀,現今她無憑無据,當天又沒拍照存證;這會儿人家不認帳,她也是莫可奈何……天殺的!她怎么這么笨哪!
  好!姑且算她倒霉。但他那副早算計好的胸有成竹樣著實气人,她就咽不下這口气!
  這樣就算了嗎?帳單上的五位數上哪湊去?若是這筆再繳不出來,她那張卡又得爆了,嗚……怎辦?
  “怎么?無話可說?”
  “問你最后一次,你真的不付?”
  她跟人溝通的方式挺与眾不同哩。
  “平白無故我為什么要?”司徒白魏絲毫不打算妥協。
  “事實的真相你我心知肚明。既然我手上沒證据,而你又不誠實,那我也只好自認倒霉。”陳盈君故作瀟洒地聳聳肩,轉身离去。
  司徒白魏沒有開口留她,只是唇邊挂著一抹莫測的笑意。
  “司徒學長!”
  陳盈君前腳剛走不久,馬上有几名女學生圍到他身邊,聲音是明顯的矯作輕柔。
  “學長,那女人跟你說了些什么?”
  “學長,你可千万別被她給騙了!”
  “她是個表里不一的女人,換男人跟換衣服一樣,簡直人盡可夫!”
  “尤其專愛搶人家的男朋友,其行令人發指!”
  “說不定她暗地里偷養了小鬼,男人們才會個個對她趨之若鶩、死心塌地的。”
  几位面貌清秀的女孩相聲似的,一搭一唱,數落人的嘴臉讓司徒白魏想到那些令人倒胃的三姑六婆。
  真是奇怪,怎么女人都愛在背地里說人是非?而且外表愈可人的講得愈刻薄。
  “如此說來,你們誰的男朋友曾被她搶過嘍?”
  “這……呃……”
  “沒!我們都沒有男朋友,是朋友的朋友啦!”其中一位反應快的忙不迭否認。
  “對對對,是朋友的朋友。”其他几位連忙附和。
  對司徒白魏有企圖,几個女孩都心照不宣;雖是好朋友,但誰有机會雀屏中選,可就各憑本事了。
  那陳盈君專愛搶人家男友是事實,而且沒死會的絕不出手。更可惡的是,她一搶到手便把人家甩了,分明是仗著自己貌美欺負人!
  吃了那騷貨几次悶虧后,她們可學聰明了。一旦相中對象就得先下手為強,并且要套得牢牢的——最好是在方圓百尺內設安全距离,讓那騷貨近不了身才行!
  司徒白魏抿抿嘴,沒戳破她們昭然若揭的意圖。
  這种女孩他見多了,真無聊!
  “謝謝你們的忠告,但我又沒女朋友,應該不會成為她的目標才是。”
  “那她干嘛靠近你呢?”女孩們尖銳地追問。
  干你們屁事啊?司徒白魏心里想著,嘴上仍笑笑地回答。
  “沒事!她只是問我個問題。”
  “總之,學長。對于那种女人你可得千万小心呀!”女孩補充。
  我看更得小心你們吧!
  “我會的。還有事,先走一步。”
  司徒白魏唇邊的微笑已顯牽強;再不离開,他可不敢保證下一刻會對這些女人做出什么事。
  “是,學長去忙吧!”女孩們忙綻著甜甜笑容。
  他匆匆轉身离開。真要比較,陳盈君那火辣辣的性格他倒還欣賞几分哩!
  f

  f

  f
  一打下課鐘,秦依人便坐到陳盈君身邊;但她卻完全視若無睹,兩只眼只專注在她面前的報紙上。
  “盈君?你在看什么呀?一整堂課就沒見你抬頭。”
  “找工作。”陳盈君漫應一聲,頭也沒抬。
  “找工作?”
  “干嘛那么訝异?”陳盈君抬起一只眼睨她。
  “你不是在打工了嗎?”
  “那份微薄的薪水養不起我,所以得換一份啊!”
  “怎么……缺錢嗎?”
  陳盈君歎了口气,抬起頭來看她。
  “依人,不缺錢的話我干嘛?我還沒閒到那么無聊好不好?”
  “又刷爆了一張卡?不會吧!”秦依人不由得低呼。
  “被撞了!修車費好几万塊。”陳盈君咬牙切齒地說。
  唉!她真是他媽的倒霉到家。
  “是你撞人家還是人家撞你?”
  “廢話!當然是人家撞我,我的開車技術可不是蓋的!”
  “那叫對方賠呀!”
  “說起這個我就一肚子悶!那天為了躲那爛人,沒等警察來我就先跑了,口說無憑,人家憑什么賠我?”
  “你記得對方嗎?”
  “何止!我還知道他在哪咧!剛剛就是去討債的,結果徒勞無功。”
  “啊?”
  “還記得那天在PUB的那個貝斯手嗎?”
  “是他?!”秦依人的嘴越張越大。
  “他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四年級的。”
  “那怎辦?你就這么算了!你上哪再去湊几万塊?”
  “不然還能怎辦?時運不濟啦!”陳盈君自嘲。
  “我身上有一些,給你湊湊吧!”
  “謝謝,不必了。我明白你的情況,我自己處理就行。”陳盈君拍拍她的肩。
  “可是……你想找什么工作?”秦依人改問她。
  “當然是事少錢多离家近的嘍,如果還能位高權重工作輕就更理想了!”
  “想得美喔你!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唉,我也知道呀,所以想想而已嘛!”陳盈君吐吐舌頭。
  “我會幫你留意留意。”
  “啊!我說人為什么要打工?
  人活得好好的為什么要打工?
  喔——到底是為了要賺錢儿。
  賺什么錢儿?
  賺吃飯的錢儿,
  賺加油和租房子的錢儿,
  賺買衣和化妝品的錢儿,
  賺看電影的錢儿,
  賺風花雪月、談情說愛的錢儿。
  怎樣賺的錢儿才會多?
  賺得認真、賺得干淨、賺得瀟洒、賺得漂亮,
  賺得有力、賺得有理、賺得精彩、賺得智慧,
  賺得嘔心瀝血、無怨無悔,
  賺得上山下海、門庭若市,
  賺得怡然自得、問心無愧,
  賺得平常心是道,
  賺得日日好日、年年好年、如夢似真、止于至善。
  我的天哪!什么東東這么好賺?
  哦喔——工作輕松月入數十万……
  就挑它啦!万事OK!”
  陳盈君突來一段繞口令,語末還拍了下桌子,順手以紅筆圈起一則分類廣告。
  秦依人先是丈二金剛摸不著腦,最后才知道她嘴里念的是柯尼卡李立群廣告詞的改版。這是現下學校里最熱門、最流行的新玩意儿,富創意的新腦筋急轉彎。
  目前為止,她已听過“阿亮版”、“教授版”、“學生版”和“威而鋼版”,每每都令她不禁噗哧一笑;想不到陳盈君也會來這么一段。不過,她最后兩句是什么意思?
  “不會吧?你找工作找到分類廣告去。”
  “有什么不對嗎?我覺得上頭寫得挺好。”
  “那是騙無知少女的伎倆,別告訴我你看得心動。”秦依人板起臉。
  “我是心動!真有這么個錢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為什么不做?”
  “陪酒賣笑的錢來得快也去得快,而且可能不如想象中賺得容易。”
  “是嗎?但陪酒賣笑所得比出賣勞力所得是好几倍哩!我倒不覺得這樣的工作哪里不好。”
  “當然不好!”秦依人忙道。
  “不好在哪?”
  “大家會用异樣的眼光看你呀!”
  “看就看!又不會少塊肉,我賺到錢就行啦!”
  “總之——就是不能做那种工作啦!”秦依人苦口婆心地勸說。
  “為什么呢?七情六欲人皆有之,那只是一場場交易罷了。有買就有賣、有賣就有買,再合理不過,不是嗎?”
  “在那种聲色場所工作,你能堅持多久?難保你會跟著沉淪,甚至出賣肉体、不可自拔;最后,你一定會悔不當初,所以我不能讓你這么做!”
  “呵!依人,出賣肉体的定義在哪?說不定有人樂在其中哩!其實,這种事是一個巴掌拍不響,每個人要的、追求的都不盡相同。我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我自有分寸,你就別為我擔心那么多了。”
  “很多人一開始都這么信誓旦旦的,但時間一久呢?”秦依人神色凝重。“盈君,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反對你去做那种工作;如果你還當我是朋友,就听我的勸!”
  “依人,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嗎?我需要錢呀!”
  “賺錢的方式有很多。”
  “別傻了!那個圈子多我一個或少我一個都依然存在。”陳盈君已有些不耐。
  “我不想要你沉淪。”秦依人仍不厭其煩地勸說。
  兩人僵持不下。這時上課鐘響,陳盈君于是暫時妥協,因為她明白依人若沒獲得她口頭上的承諾,是不會移動半步的。
  她也還沒決定,沒必要在這一時半刻与依人鬧僵;權宜之計還是先答應她,待她三思過后再談不遲。
  f

  f

  f
  下午秦依人有兩堂課,陳盈君只排了一堂,于是她打算趁這時間去几間公司瞧瞧;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是能馬上上班。
  現在她整個腦子就只有“錢錢錢”,得想盡辦法把信用卡負債償還,否則她大概會被扒皮。
  平常校園里可是十分熱鬧的,因為絕大部分的年輕人都集中在學校。
  夏天的腳步近了,午后兩點多,太陽仍熱得很,全身都黏答答的。所以說,她是最最討厭夏天了!
  出了校門口,一道身影突然擋在她面前,她反射性地往后退了一大步,嚇了一跳。見著來人,她不禁低咒一聲,轉身要走。
  “小君!”安逸喚道,跟在佳人身后亦步亦趨。
  走了一段,陳盈君火大,劈頭便朝他吼:
  “你到底想怎樣?!整天跟進跟出的!你閒著沒事干是不?”
  “你為什么一見著我便躲呢?你給我机會,我們倆再好好談談嘛。”安逸懇求說。
  “談什么?我跟你之間有什么好談?!”陳盈君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那么用心地追求你,你好歹給我一次机會,我相信你一定會發現我的好。”安逸自信滿滿地說。
  “很抱歉!我對你實在提不起一絲興趣。我千分之千樂于將這机會拱手讓人,只請你別再糾纏我,否則我恐怕真的會成了薄命紅顏。”
  這回只是撞了車,再有下回可不知道會不會這么好運。
  “你——”這么直接的拒絕很少有人不惱羞成怒,何況像安逸這樣自以為是的天之驕子。
  “單單在這校園就有數千個女孩。除了我以外,環肥燕瘦任君挑選,拜托你去找別人行不行?”
  “哼!目前為止還沒有我追求不到的女孩。”
  “那是因為大部分的人都不介意被錢砸,甚至還十分心甘情愿、興高采烈。但很可惜!本姑娘我比較挑,雖然我也不介意讓錢砸,但我得看對象!”
  陳盈君的坦白大概是世上絕無僅有了,而她那狂樣可能也沒人能比。
  然而,狂得這樣自信的女人,越發激起男人征服的欲望。
  有道是“女怕纏男”,安逸不怒反笑。他對自己的毅力和背景有信心,他相信有朝一日定能讓眼前的女子對他臣服。
  “喂!干嘛笑得那么奸詐詭异?”見他笑而不答,陳盈君問。
  “你要去哪?我送你一程。”
  “省了!你別靠近我,我就阿彌陀佛。”
  陳盈君懶得探究他想什么,越過他就往校外走。
  安逸很快地又赶上她,扯住她的手臂。
  “只是送你一程!”
  “我說不必就不必!”陳盈君大力甩開手,但安逸執意不放。
  這時,她恰巧瞥見不遠處,那個冤家正朝這里走來;雖然不愿,但她仍向他投以求救的眼神。
  遠遠的,司徒白魏便瞧見陳盈君似乎被人糾纏;接著她便發現了他,還以眼神向他求救。
  他噙著一抹興味的笑,還特意放慢了腳步,緩緩走向校門口那對爭執中的男女。
  安逸見有人停在他們面前,反射性地松開捉住她的手。
  “你是誰?!要干嘛?”
  陳盈君趁此空檔飛快遁到司徒白魏身后。
  司徒白魏挑挑眼,對她的舉動不置可否。
  “我才想問你是誰。”
  “干你屁事!滾一邊去,別妨礙我們兩個。”
  “呵,你命令我!很顯然這位小姐并不樂意陪你。”
  “你這是在英雄救美?我勸你最好省省!”安逸威脅。
  “英雄救美?!”司徒白魏撇撇嘴。“基本上,我懶得做那种無聊的事,不過——”
  “不過什么?”安逸沒好气。
  司徒白魏偏頭看了陳盈君一眼,看她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她的表情讓他打消要說出口的話。
  “沒事。”他聳聳肩,退了開去。
  他身上總散發著一股誘人的气息,她正嗅得入迷;孰料他突然走開,教她不得不面對安逸。
  “喂!”陳盈君小聲地叫,眼中透出一絲慌亂。
  “不打扰了,兩位慢慢談。”司徒白魏笑道,坏心地拋下她自行离去。
  “可惡!”陳盈君低咒一句。
  那家伙居然當真見死不救!前一秒他不是還頗有心地要替她解圍?怎一瞬間又改了主意?
  真是善變到了极點的家伙!可惡!
  “盈君——”安逸的魔掌又朝她伸來。
  陳盈君一怒之下往他小腿骨一踹,繼而飛快地跑開。
  “哎喲!”安逸吃疼地彎下腰按住小腿。
  未走遠的司徒白魏瞧見這一幕,咋了咋舌,仍是一臉興味。
  那女孩還真不是普通的悍哩!
  待劇痛過后,安逸站起身,陳盈君早已不見蹤影。
  即便吃了她一記悶棍,但他依舊沒有打退堂鼓的意思,反而對她激起更強烈的征服欲望。
  陳盈君到底与眾不同,他不能用以前那一套來追她,得想想其它辦法。在此之前,暫且別打扰她,也好讓她卸下心防。
  呵,他真是愈來愈佩服自己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