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4節


  究竟人与人之間的緣份是上天早已注定?抑或在邂逅的那一刻,才開始安排?
  以前就算在校園里擦身而過都不會互看一眼的兩人,因為一次巧合;突然間,許多巧合接踵而來,讓人哭笑不得。
  自校門口一別,司徒白魏已好些天都沒在校園里碰見陳盈君。
  坦白說,被莫名其妙偷了個吻,很少人會完全不在意、納悶,或者回想。尤其——她令人印象深刻。
  他一直沒問清楚她那吻的動机,几次巧遇雖然都不是愉快的經驗;但不可否認,她已然挑起他對她的好奇心。
  不過他并不打算就此付諸任何行動,單單好奇,還不足以讓他對一個人花費心思。
  孰料,正當他以為兩人之間的緣份就只是這樣的時候,她竟又再度出現在他眼前,而且還是在這樣的場合里——
  她在當公主?!陪人喝酒說笑,賺取不菲的小費?
  或許,打從她翻牆跌落他怀里那刻起,他就明白她是個敢愛敢恨、敢做敢當的豪气女子;她凡事直來直往、開門見山的火爆個性,使她看來是那么的与眾不同、亮眼奪目。
  然而,他万万沒想到她居然會自甘墮落到賺這种零用錢!
  呵,他看走眼了!她終究也是個平凡的虛榮女子,看來學妹們的話并非空穴來風。
  “司徒公子,怎么啦?你在看什么?”坐在他旁邊的中年男子問道,他是這次公司的合作厂商陳經理。
  “喔,沒什么!請繼續。”司徒白魏笑著搖搖頭,將心思拉回。
  此刻談的是生意,跟前坐的是客戶;他應該以公事為重,不該辜負大哥的美意。
  順利升上大四后,大哥開始讓他慢慢接触、了解公司的整体營運狀況与內部作業;如此說來,他算是兄弟里較特殊的,因為依照往例,是得等大學畢業之后才會進公司的。
  他想這或許与家里那個小魔頭有關。
  大哥撐這個家撐了十几二十年了,如今家有嬌妻,又有個古靈精怪、仿如混世魔王轉世般的小頑童;大哥想多花點時間陪陪妻小,于是逐漸將事業轉移到他手中,也是無可厚非。
  他得好好表現才行,讓大哥能放心地將公司交給他而無后顧之憂。
  只是他有些困惑,何以談生意一定得到這种聲色場所來?在這种地方,腦筋真能比較清楚,專心分配彼此的利益嗎?或者,多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生意人吧。
  “給你介紹個辣妹。”陳經理神秘又雀躍地靠在司徒白魏耳邊說。
  什么!還來?身旁這些還不夠啊!他都快被這群脂粉味給淹沒了。我的天哪!司徒白魏在心底哀號,臉上仍得一副欣然接受的模樣。
  唉唉,商人難為呀!
  雖然“彩門”這回派了個小伙子來,但得知他的身份特殊,他也就不計較了。說起談生意的經驗,他自信眼前的小伙子絕對比不過他!嘿,就讓他教教他生意該怎么個談法!
  “去,去替我把Eva叫來!”陳經理吩咐右手邊的女子,女子即刻起身走開。
  “陳經理,不用了!這儿的女孩都夠美夠辣了。”司徒白魏還是覺得能呼吸點新鮮空气比談生意重要一點。
  “等見過Eva后,你就會明白什么叫絕色!到時身邊這几個哪比得上?”說著說著,他還用力掐了把身旁女子的臉頰。
  “原來你這樣看扁我們呀?不依不依!”女孩們隨即發起嗔來。
  “我是實話實說啊!臉蛋沒人家標致是事實,身材沒人家玲瓏是事實,奶子沒人家大也是事實呀!呵呵……”陳經理邊說邊朝女孩的胸部伸出祿山之爪,女孩們馬上嬌笑著避開。
  簡直變態!
  司徒白魏几乎快看不下去了,他嫌惡地皺起眉頭,不由自主想到了輪回——欺人者人必欺之。不知道有一天他的女儿是否也會遭到類似的待遇。
  他不禁同情起注定投胎當他女儿的人。
  “喲!Eva來了!”陳經理忽地眼睛一亮,吹了聲口哨。
  “陳經理,你又來捧場啦!”
  名為Eva的辣妹往陳經理大腿一坐,极其風情万种地与之調笑。
  司徒白魏怔怔地瞪著這位作風大膽的女孩,眼中盡是難以置信——
  這是他認識的她嗎?
  呵,對了!那天,她不也在眾目睽睽下吻了陌生的他?
  她有沒有一點道德觀啊!所謂的女性矜持、洁身自愛,也許她全都嗤之以鼻。他想世上大概沒有她大小姐做不出來的事吧!
  “小甜心啊!來為你介紹一下,這位——司徒白魏先生,可是世界十大財團之一‘彩門集團’的九公子喲,快招呼招呼!”
  “彩門集團?我知——”
  Eva的奉承在轉過頭的一刻整個停頓,仿佛受了很大的惊嚇。
  司徒白魏一臉寒冰,冷冷注視著她。
  知道她在這個場合是一回事,但親眼見她放浪形骸的模樣又是另一回事。
  此時此刻,他鄙視她!
  “你——怎么會在這里?”Eva喃喃地說。
  “怎么?你們認識啊!”陳經理打岔。
  “不!不認識。”司徒白魏淡漠地否認。
  他的態度令Eva不悅,于是反唇道:
  “像我們這么卑賤的人物,怎么可能會認識如此尊貴的彩門集團九公子呢?經理您就別說笑了!”
  “是嗎?呵呵……”陳經理笑著摟一摟她。“那現在認識啦!還不快敬魏公子一杯?”
  “遵命!”Eva媚笑著,斟了酒朝他舉杯,望著他別有深意的眼神。“敬司徒公子!”
  礙于陳經理在場,司徒白魏敷衍地舉起酒杯,面無表情地啜了一口。
  Eva當然看出了他眼底的鄙夷,但她可一點都不在乎。
  接著,她像是故意無視于他的存在,公然大方地与陳經理調情;而陳經理有了她之后,其他女孩頓時像是僅供觀賞的花瓶,完全被冷落在一旁。
  司徒白魏的眉頭愈擰愈緊,臉色愈來愈難看。
  再讓他們倆這么調情下去,他的生意什么時候才能談完?
  “陳經理,關于續約內容,如果你沒有异議,是否就此定案?”司徒白魏終于忍不住開口,他現在只想快快結束、快快离開。
  “合約啊!”她挑起一邊眉,瞥瞥擱在桌上的文件,眼珠子骨碌一轉,向身下的男人撒嬌問:“經理,可不可以借人家看一下?”
  “你看合約書做什么?你看得懂嗎?”陳經理一只手不住在她大腿上磨蹭。
  “哎喲!你瞧不起人家啊?人家好歹也是個大學生呀!”
  “那就請你別褻瀆了你的學校。”司徒白魏警告似地說。
  “褻瀆?”她杏眼一瞪,心下對他的不滿又加深許多。
  “呵呵,說得是說得是!差點忘了你現在還是個大學生哩,看一下也無妨嘛!”陳經理自是靠女孩這邊的。
  司徒白魏聞言為之气結。
  她拾起文件,瞟了司徒白魏一眼,其中還帶了絲挑釁意味。
  隨意翻了兩下,她將文件擺回桌上,趁大伙不注意,她的小指頭悄悄往酒杯一推,酒杯應勢而倒——
  “啊!”
  几個人同時發出措手不及的惊叫,來不及搶救文件,只能眼睜睜看著合約書被酒漫溢……
  得逞的她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但仍佯裝無辜地不斷道歉自責。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陳經理,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見司徒白魏轉頭瞪她,她忙向陳經理求援。
  “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司徒白魏手拿著濕透的合約書,咬牙切齒。
  她搖了搖頭,將臉埋進陳經理怀中,其實心里偷偷笑著。
  陳經理拍拍她的背,開口道:
  “魏公子,我想小女孩不懂事,真的是無心之過,你就原諒她吧!”
  司徒白魏一貫的冷靜被她存心挑釁,理智終被忿怒淹沒。他一把揪起她,完全不理會陳經理那堆屁話,粗暴地將她往外拖——
  “哎呀!你干嘛——放手!放手!”Eva沿途尖叫掙扎。
  然而,司徒白魏一點都不怜香惜玉。
  出了酒店,他將她帶往人煙稀少的角落,粗魯地推她一把,雙手撐在她身側防止她逃脫,目光炯炯像是要吞了她。
  “你干嘛?!”
  直到這一刻,她才感到一絲害怕,因為他那副想把她生吞活剝的表情著實嚇人。
  “陳盈君!你存心找碴是不?!”他的聲音冷冽,臉則一寸寸逼近她。
  “你也沒什么損失不是嗎?陳經理說了,讓你們明天再重新送一份合約去,他會馬上簽的!”陳盈君的嘴唇不自覺輕顫。
  眼見自己無處可躲、無路可退;她索性睜大眼睛与他怒目相視,看誰撐得久!
  她一直覺得靈魂之窗會透露出內心的思想感情,既神奇又危險。因為她內心所想會被看穿,心思完全無處躲藏,所以她盡量保持腦中一片空白,不愿認輸也不愿被看透;當然,她也無暇從他眼中去發現什么。
  但他卻明确瞧出了她的心思。一個念頭忽地閃過腦海,他扯了個帶絲邪气的微笑。下一秒,雙唇已覆住了她……
  一時反應不過的陳盈君,就這么瞠目結舌被吻著,完全手足無措。
  原本他只是想給她一點懲罰,誰知她的味道竟是這般甜美,勾起了她偷吻他時的記憶……
  他舍不得松手,沉迷于她口中略帶酒精的芳香,情不自禁地加深了這個吻。
  這是那個爛家伙的吻?那個与她結了大梁子臭學長的吻?
  好溫柔、好溫暖的感覺……
  被許多男人吻過,也吻過許多男人;可是,還沒有一個男人曾帶給她如此奇妙的感受,她覺得心髒快迸出胸口了。
  兩人都不由自主融入這個甜美的吻;良久,他才先一步拉回理智,并為自己的情不自禁感到震惊。
  重獲新鮮空气的陳盈君胸口劇烈起伏著,被他突地松開,不知怎的,她竟感到一股悵然若失,內心渴盼能再被擁入怀中……這個吻帶給她的震撼一點也不亞于他。
  “對不起。”气息回复平順的司徒白魏輕聲道。
  “為什么道歉?是剛剛?還是這個吻?”
  她不想他為了這個吻道歉;他會吻她不就因為心里有感覺嗎?她不要他否認与她相同的心思。
  “我為我的吻道歉。”
  “不——”她低叫一聲,忙不迭地別過臉。“你無須向我道歉,因為……”她頓了下,回過頭時臉上展現自信的表情。“因為我并沒有吃虧!”
  對于她的回答,他僅僅挑了挑眉,沒再接話。
  “當然我也不會向你道歉!”她指的是剛剛故意弄濕他合約書的事。
  他的視線又轉向她。
  “你欠我的!”
  “我欠你?”
  “沒錯!”她斬釘截鐵。
  “那你倒是說清楚,我欠了你什么?”他雙手環胸,好整以暇地睨著她。
  “修車費。”
  聞言,他冷笑了聲。
  “借口!區區几万元,會讓你不得不淪落到這步田地!選擇這份工作,我看是為了滿足你自己的虛榮吧!”
  “對你司徒而言,區區几万元或許是小到不能再小的小錢。但搞清楚!可不是每個人都是含著金湯匙出世的。”她語帶譏諷。
  “誰說我是含著金湯匙出世的?你們這些人,總是只看見人家表面的成功而羡慕妒嫉,你們想過背后我們必須比別人努力多少嗎?”他義正辭嚴地反駁她。
  “總而言之,你就是瞧不起做這份工作的人嘛!那你今晚為什么還要到這來?”她雙手環胸,似笑非笑地瞅著他。
  “有些人就愛上這种地方談生意!”
  “呵,瞧瞧!推得一干二淨的,難道你不也是因為想來而來?”陳盈君輕哼一聲。“其實,許多事情都是有需求才有供給。你們想要個地方喝酒聊天、找人陪伴,我們付出時間与服務,然后向你們索取酬勞,大家各取所需;我一點都不覺得這份工作有什么可恥之處,的确是‘工作輕松、月入數十万’哩!”
  “何必將自己的行為解釋得這么冠冕堂皇?”說著他從口袋里取出一本支票,簽了一張支票塞在她手中。“你要的,不過就是這個!”
  “十万?呵,出手可真是大方!”
  “算賠給你的修車費。拿了錢,你就不該再繼續待在這儿了。”
  聞言,她眉一挑笑問:
  “我要不要繼續在這儿做,干你什么事!”
  “你……哼!果然,你只是虛榮!”他不屑地冷哼。
  陳盈君沒反駁也沒再接腔,挺直背脊徑自走回酒店里。
  他也沒伸手攔她,他何必管她繼不繼續當公主陪酒呢?他又為什么會這樣融入一個懲罰性質的吻?又為什么跟她談論那些?
  對于自己今晚波動起伏的情緒,他得好好想想……
  f

  f

  f
  一回到家,客廳里透著溫暖的燈光,一幅親子圖赫然呈現在眼前——溫柔美麗的母親与活潑可愛的稚儿一同玩耍,讓人不由得會心一笑。
  一听見開門聲,大嫂彭妮抬起頭來對他微笑。
  “回來啦!
  “嗯。”
  “咦?不錯嘛!沒有酒臭味。小媽幫你准備了消夜在廚房里,你自個儿去拿。”
  “不了,不餓。”司徒白魏婉拒。“大哥呢?”
  “在書房里。”
  “豬豬……”牙牙學語的小憲正張開雙臂走來。
  “小憲今天有沒有乖乖?”司徒白魏抗拒不了他的魅力,反射性地伸出手抱起那小小身軀。
  “呵呵……乖……”小憲拍拍他的頭。
  “人小鬼大!”司徒白魏莞爾。
  這孩子總會做出一些超齡的舉動,不知是巧合還是太早熟。
  “過來過來!媽咪抱,叔叔要上去找爸爸了。”彭妮將他接過。
  “把拔……”
  “笨蛋,是爸爸!不是把拔。”彭妮捏一下小憲小小的鼻子。
  “哇嗚——”小憲不滿地皺眉,揚手回捏一把,一副打死不吃虧的模樣。
  一旁的司徒白魏見著不禁噗哧一笑。
  “大嫂,你們玩,我上去找大哥。”
  上了樓的司徒白魏直接來到書房外——
  叩叩叩。
  “進來!”里頭傳出司徒赤△沉穩的嗓音。
  司徒白魏推門而入,帶著一絲心虛站在他面前。
  司徒赤△看著他,等他交出東西。
  “怎么了?發生了什么麻煩嗎?”見他只是站著,兩手空空,司徒赤△不免詫异。
  打從讓他在課堂之余進公司幫忙起,他一直表現得非常出色、備受好評。但今儿個竟無功而返,想來必定事出有因。
  “大哥……”司徒白魏欲言又止。
  “直管講,咱們之間有什么不能說?”
  “我不懂。為什么談生意一定得到那些風月場所去談,酒和女人真的能使腦袋更清楚嗎?”司徒白魏仍沒好气。
  司徒赤△審視了他一會,緩緩道:
  “這個圈子就是這么回事。酒和女人或許不是絕對必要,但卻也不可或缺;它的功用就像催化劑、潤滑劑。記著!談生意的人是你,你手中握有一半的主導權;如果你夠聰明,你就可以選擇去或不去那种地方,而仍能得到一張漂亮的成績單。魏,你才剛剛出道,有很多事等著你去學習、体會,然后從中取得經驗与智慧;而這些是只可意會無法言傳的。”
  “我明白了。那份合約沒丟,明早會補簽妥當。”
  “在簽約的過程發生了什么事嗎?”司徒赤△關心他今晚的异常。
  “沒什么。”
  “基本上,我們擁有很穩定的客戶群。有些甚至看在老爸的面子上与咱們合作長達數十年,每一個客戶都十分重要;但也得彼此給予相同的尊重与信任才能繼續合作愉快。倘若有一方覺得勉強,那么合約簽得再久也沒意義。這么說,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聞言,他臉上陰霾盡掃,淡淡一笑。
  “我明白,大哥。不一定每份合約都得成交的,是不?”
  “決定權在你,因為我已經將這個責任交給你了。”
  “謝謝大哥,我曉得怎么做了。”在沒有壓力的環境下工作,是可貴、幸福的。
  “累了一天,你去休息吧!”
  “嗯。”他漾著輕松的笑意,退出書房。
  f

  f

  f
  交疊的身軀一旦分開,皮膚接触到冷空气,再纏綿的情意隨即跟著冷卻;就像口渴的人一旦解了渴,便不再眷戀平淡無味的白開水一樣。
  离開柔軟的床舖,陳盈君迅速著裝,臉上一無魚水之歡過后應有的嬌媚。
  “要走啦?”仍賴在床上的男子慵懶問道。
  陳盈君毫無表情的臉上寫著距离。
  “明天call——我。”男子不懂那疏离代表的意思,以平日的口吻說道。
  整理完畢的陳盈君瞟了床上一眼,走到門邊時淡淡宣告:
  “我們分手吧!”
  男子被這突如其來的話語嚇得嗆著,咳了几下后,啞著嗓問;
  “為什么?”
  她攏攏頭發,輕笑了聲。
  “男人全是一個樣,到手的東西就不懂得呵護珍惜。這兩天我發現你變懶了,不再那么溫柔体貼;做愛的技巧也變差了,所以我對你已經喪失興趣!”
  這么直接且毫不留余地的批評,恐怕沒一個男人受得了。
  床上的男人猛地跳下床,迅雷不及掩耳地一把揪住准備踏出門的陳盈君。
  “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應該說得非常清楚了,你要我再重复一次?”
  “你以為一句簡單的‘分手’,我會就這么默默接受!你當我是什么?!把我從美娟那儿搶過來后,玩完就甩?!”
  “當初是你自己放棄交往五年的女朋友選擇我的不是嗎?我可沒半點強迫你,現在怎能將責任推給我?再者,我們有過‘合則聚、不合則散’的共識吧,怎么?你想耍賴?”
  “我……”男子气悶。“從一開始你就只把我當生活的調劑品嗎?你沒想過要与我認真地談戀愛嗎?”
  “我以為你明白的。戀愛分許多种,而我向來只愛拿它甜甜嘴。如果一輩子就只吃你,我就算沒營養不良,大概也會悶死。”陳盈君聳聳肩。
  “你……”她的尖牙利嘴委實沒几人能招架得住。
  他終于明白她是說真的,而非情緒不佳耍耍性子。
  他卓峰在學校里好歹也算是個風云人物,這么三言兩語被個女人甩了;若傳出去,教他顏面何在?
  回想起來,當時他究竟是著了什么魔?明知她是個天使与惡魔的綜合体,居然還是拋下溫柔可人的美娟而惹上這團火……如今,他終于嘗到玩火自焚的惡果了……能怪誰呢?
  可是,他就是不甘心!他一度以為自己能成為她感情的終點,誰知他還是被甩了!
  他不明白,他差在哪點?只是短短一個月,她就對他膩了,太不可思議!她到底是個怎樣的女人?是上帝派來懲罰世上那些用情不專的男人嗎?
  “好聚好散。放手!”陳盈君無視他的怒意,冷靜地說。
  她怎么能?前一分鐘還熱情地与他在床上翻云覆雨,這時卻用冷漠疏离的態度說要分手,甚至沒給他一絲挽留的余地。
  “沒有轉圓余地了嗎?”
  “是男人就別婆婆媽媽!”陳盈君不耐地想抽回自己的手。
  “你這個沒心沒肺的女人!遲早會受到報應!”男子打齒縫擠出話語。
  “我也挺期待看到自己的報應哩!”
  她滿不在乎的說,顯然不將他的詛咒當回事,壓根沒放心上。
  “你以為我會讓你這么輕易就擺脫我?你以為我會善罷甘休?!”他施加在她手腕上的力道。
  她只是淡漠地揚著唇角。
  他一個气不過,將她往牆一推,粗暴地堵住她的櫻唇,泄忿般吮著、咬著……
  她則毫無反應,仿佛置身事外,眼瞳仍是一徑冷漠。
  半晌,他泄气地离開她的唇。
  “小君……”
  “再見了,卓峰。”
  她瀟洒揮別,頭也不回地邁出這間曾共度肉体之歡的小套房。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