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5節


  無疑的,陳盈君是命帶桃花,以致身邊總是异性不斷。
  戀愛分成許多种,有人轟轟烈烈、有人細水長流。
  基本上,她想她屬于前一類。
  有人打一出世,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便已守在身旁,一生就愛這么一次;反之,有人終其一生尋尋覓覓,最終仍免不了孤獨老死的命運。
  她向往前者,但她想命運給了她后者。
  只是有一點令她頗為自豪的是,她堅持一次只愛一個人……不,實際上也不能說是愛。因為每一次戀愛,受惠的只有身体——与不同的男人,用不同的姿勢和技巧,玩不同的性愛游戲;而她的心盡依舊空虛、寂寞。
  她一再玩戀愛游戲,始于新鮮、終于認真。
  她從不覺得這樣的感情態度有什么不對,盡管周遭的人不斷自以為是地批判她;但她全然不為所動,依然故我。畢竟,生活是她的、生命是她的,周遭的人說什么,干她何事?
  可是……最近是怎么著?她竟學起人家感覺愈來愈寂寞哩!
  不管是從哪里得到手的男人,味道都不對。她沒有辦法像以前一樣,享受不同男人藉由不同的身体与技巧,帶給她不同的快樂……
  莫非她得了性冷感?!
  不會吧!當她想要的時候,仍是那么地熱血澎湃、身体發燙呢,問題該是出在對方身上才是!
  怎么辦呢?她空虛得快要死掉了……
  發呆了一整堂課,教授一走,突然有股旋風扑到她跟前,劈頭便罵:
  “你這個女人怎么會可惡到這种地步呢?”
  她的思緒還沒繞到出路,只一臉茫然地瞅著眼前忿忿不平的女孩。
  “你還在裝什么傻?!裝什么無辜?!”陳盈君的表情教女孩怒火愈熾。
  秦依人在后面見到這情形,立即前來幫陳盈君解圍。
  “這位同學,請別像個潑婦莫名其妙地罵人;倘若你說明來意,或許大家還能坐下好好談談。”
  “潑婦至少比淫婦干淨!”
  “請你把嘴巴放干淨些。”秦依人倒抽口气。
  女孩不理會秦依人,狠狠瞪著陳盈君;假若眼睛能殺人,陳盈君可能早在她銳利的眼光下千瘡百孔。
  “你為什么要這么對待卓學長?!如果你不愛他,你當初為什么要把他從我身邊搶走?”楊美娟字字控訴。
  她那么心愛珍惜的男人,居然被眼前這女人像布偶一樣玩膩便丟,怎不令人生气?她太過分了!
  一听是感情事件,秦依人便噤口不語。
  陳盈君這种把愛情當游戲的態度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這類前女友找上門理論的場面她看得尤其多;只是陳盈君從不當回事,几年來依然故我。
  她也勸過,但陳盈君听不進耳里,總嫌她嘮叨;久而久之,反倒變成她見怪不怪了。
  其實,她覺得感情之間沒什么對錯;如果有,也是在個人。如果愛情可以被套上邏輯,就不叫愛了。
  “我有搶走卓峰嗎?拋棄你、選擇我是他自己的意志,我可沒耍什么手段逼迫他。”陳盈君唇邊漾著嘲弄的笑意。
  “你——”楊美娟被戳中痛處,急怒攻心,一口气險些就提不上來。
  “假如你沒什么事,請离開,我覺得挺礙眼的。”陳盈君不客气地下逐客令。
  “等等……”楊美娟低喊。“陳盈君,我可以請求你一件事嗎?”
  “請求?你對我用這個字眼?”陳盈君怔了怔。
  “是的。我求你回到卓學長身邊吧。”楊美娟此時的气勢已矮了一截。
  陳盈君挑挑眉,并沒打算答話。
  “自從你与學長分手之后,他便自暴自棄得令人心疼,整日藉酒澆愁;課也不來上了,整個人變得好頹喪,几乎不再是以前那個意气風發的卓峰。”
  听著她敘述,陳盈君臉上的表情并沒產生任何變化,仍是一副不為所動。
  “我跟他已經分手了,他變怎么樣干我屁事?”
  “你不覺得你應該為此付點責任嗎?”楊美娟對她的翻臉無情簡直不敢置信。
  “呵!為什么?要死要活是他家的事。”
  “你——”
  “如果你心疼他,歡迎吃回頭草。反正他現在還單身嘛!不過我怀疑像他那种男人到底值不值得。”
  “你——”
  真是個沒心沒肝的冷血動物,害一個男人如此傷心,竟還說得出這种風涼話。
  “可以走人了吧?”陳盈君不耐煩。
  “拜托……請你去看看他;即使一眼也好,只要能讓他重新振作起來。”
  楊美娟仍低聲懇求。她多么希望自己對卓峰有那么點影響力,偏偏她沒有;而卓峰想見的、需要的,都不是她。
  她的立場是可悲的。但因為愛他,縱使他變了心,她仍不忍見他如此痛苦;所以她拋下自尊,前來懇求她的情敵。陳盈君不由得輕歎。
  “傻女人,他壓根儿不將你放在心上,你何苦這樣為他低聲下气,為他付出?”
  “因為我愛他,只要他好、只要他高興,要我做什么都行。”
  “那么你自己去安慰他呀,現在的他正脆弱,說不定會再次發現你的好。”
  “沒用的,他要的不是我。”
  “這可不一定,我跟他提出分手時,他曾想到你呀,而且還跟你說了同樣的話。”
  “什么話?”楊美娟的眸中頓時燃起一線希望。
  “既然我不愛他,為什么要將他從你身邊搶走。”
  “他真這么說?”楊美娟竊喜。
  “是呀!可見你在他心中并非全無地位。我跟他玩了一個月,你跟他卻是談了五年的感情,怎么比還是你分量重些嘛。”
  奇怪,她干嘛安慰起她?打發她走不就得了,真是浪費口水哩!
  “可是我去看了他几次,他都不理我呀。”
  楊美娟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看她的眼神不再充滿敵意,而當她是救世主般,企盼得到救贖地瞅著她。
  “再多試几回嘛!他剛被拋棄,情緒一定是比較低落嘍。”
  “我知道了。謝謝你!我會多試几次的。”
  楊美娟執起她的手,不計前嫌地對她展露了善意友好的微笑。
  “別這樣對我笑,你忘了害卓峰變成這樣的人是我?”陳盈君語帶嘲諷。
  “我知道你其實心地不坏,是好人。”
  陳盈君終于忍不住噗哧大笑。
  這樣典型的傳統女人,不是差不多要絕种了嗎?她該列入保育動物之列的。
  但卓峰有這么好的女人,為什么還是變心了呢?
  莫非男人真是賤骨頭,喜歡從女人身上求新求變,往往得受了教訓才能學乖?
  罷了罷了!誰管他們要怎么樣?又不干她的事,她的腦袋不适合思考太深奧的問題。
  “走吧走吧!去挽回你愛人的心吧。”陳盈君再次揮揮手赶她。
  這回,楊美娟完全心悅誠服,离開前還不忘再次道謝。
  陳盈君絕倒,失笑地跌進秦依人怀里。
  f

  f

  f
  陳盈君理直气壯地將司徒白魏賠給她的十万元納入荷包里,而且也沒因此辭去酒店的工作。
  反正呢,他又不是她的誰,十万元本就是他該賠給她的,憑什么她要听他的命令說不做就不做!陪陪酒、調調笑便能月入數十万,怎么說她也不能輕易放棄這么好康的頭路。
  可是……天曉得司徒白魏那家伙到底是哪根筋不對,知道她沒將酒店的工作辭掉后,竟發神經地天天坐她的台,而且還不准她轉台,簡直霸道得沒道理!
  他連續三個晚上指名要她坐台,兩人什么都沒做,只是面對面地干瞪眼,就這么耗到她下班為止。
  不過,她會陪他耗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因為他給的小費多;她這人的至理名言就是——絕對不要跟錢過不去。
  到了第四天,她以為他該玩膩了,不會再出現了;不料他依舊准時出現在她面前。
  陳盈君不想理他,但司徒家可是名號響當當,店里沒人敢不買他的帳;縱使她堅持拒絕,但最后還是教店經理給押到他面前。
  陳盈君瞪他一眼,沒好气地問:“今天喝什么?”
  “照舊。”
  “這位先生,非常不好意思。全世界沒‘照舊’這种酒。”陳盈君存心气他。
  但他全然不為所動。
  “那就來瓶XO。”
  “先生,XO有許多厂牌,請問你要哪家的呢?”
  “軒尼詩。”
  “那么請問你要几個杯子?”
  “我們就兩個人,當然是兩個杯子。”他合作地有問必答,對她的刁難絲毫不以為忤。
  “那么你要高腳杯、雞尾酒杯?水杯、紅酒杯、還是烈酒杯?”
  “胖胖杯。”他故意挑了其中沒有的。
  “很抱歉,我們店里沒有胖胖杯。”
  “那就高腳杯吧!”沒因此把她給逗笑,司徒白魏感到有點失望。
  他不明白今天她為什么對自己擺出一副被倒了几百万的晚娘臉孔;但顯然,她心情鐵定坏透了。
  “另外要不要點些小菜?”她繼續問。
  “我不餓,你呢?”
  “你的意思是要讓我點?”陳盈君眼角一挑。
  “我猜你晚餐一定忘了吃,所以點些東西先填填肚子,要喝酒的話也才不會傷胃且不容易醉。”
  他怎么知道她沒吃?她對他這突如其來的溫柔關怀差點就招架不住。
  “如果我將廚房里的東西全點了呢?”
  “如果你真的全都想吃的話。”他微笑著說。
  陳盈君愣了愣,感到早先的怒火一點一滴在消失……
  “我不餓!”她逞強地回了一句,然后跑去拿酒。
  她故意拿個酒拿了二十分鐘,但回到座位時,發現他很有耐心地等著;霎時,她有些自責那些無聊的惡意刁難。
  快步坐進位子,她斟好了酒,很快地就將手上的酒一飲而盡。
  “嘿!喝這么猛做什么?”他揚手制止她。
  “奇了!你來酒店不就是要飲酒作樂的嗎?”她將空酒杯倒過來,扯了個譏諷的笑。
  “你今天心情不好,為什么?”
  “我才要問你為什么!”陳盈君嘟嚷。
  “什么為什么?”
  “你莫名其妙!你每晚都來坐我的台干嘛!自以為是地想拯救我嗎?哼!收起你那莫名的英雄意識吧!”她嗤之以鼻。
  “你覺得自己需要被人家拯救嗎?”他冷靜地反問她。
  “當然不需要!”
  “那不就是了。我喜歡找你喝喝小酒,順便捧捧你的場,如此而已,你無須多想。”他輕描淡寫。
  “那也用不著買我全部的時間啊!又不是上班打卡,還天天准時報到咧!你是嫌家里錢多是不是?!”陳盈君輕啐。
  “呵呵,你舍不得賺我的錢呀?”他促狹說道。
  “才怪!能將你榨得精光,我是求之不得!”陳盈君反唇道。
  “想榨光我的錢?呵呵,貪心的女人。你或許得花一輩子的時間才有可能喔。”
  他似乎話中有話,但陳盈君听不出來。
  “我沒那么傻,才三天我就快瘋了,還陪你玩一輩子咧!哼!我又不是神經病!”
  “陪我喝酒讓你那么委屈喔?”他佯裝心受到了傷害。
  “沒錯!所以你快走吧!”陳盈君赶小狗似地噓他,沒被他裝出來的表情給騙了。
  “那怎成?我是來喝酒的。沒喝個夠,不走!”司徒白魏又將酒杯斟滿。
  “喂!你今天心情不好呀?”沒見他耍過賴,仔細一瞧,才發現他鎖著眉頭。
  “誰說?”嗯,他好像前一分鐘才問過她這話。
  “沒人說,只是我覺得今天的你不太一樣。”
  “哦?哪里不一樣?對于平日的我你又了解多少?”
  “雖然你的態度還是那么傲慢且自以為是,但你今天話挺多的,也好像……挺溫柔的。”
  “傲慢?自以為是?這是你給我的評語?”司徒白魏有些失笑。
  “難道不是嗎?想我們認識以來,你總是一副得理不饒人,狂得二五八万的模樣,真討人厭!”她想起來還是一肚子气,嫌惡地撇撇嘴。
  “呵!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我這么惹人厭。”
  “知道就好!”陳盈君睨他一眼。“對了!上次——那份合約簽成了嗎?”
  司徒白魏瞟瞟她。
  “在意啊?你不是希望我最好談不攏?”
  “我……可是我那天的惡作劇并沒造成什么不可挽救的錯誤,不是嗎?陳經理說了,合約書隔天再簽。”陳盈君愈說愈小聲。
  “我沒去。”
  “什么?!為什么?”他存心讓她自責嗎?
  “沒為什么。只是突然不想跟他們簽約了,我不太喜歡到這种地方談生意,所以希望下不為例。”
  “如果真這么不喜歡,那你現在在這儿干嘛?!”陳盈君又板起臉來。
  他這人簡直言行不一嘛!嘴里這樣鄙視她的工作場所,人卻仍天天出現在這,矛盾!
  “我是來喝酒的嘛!你要我說几次?”他咧著嘴,笑吟吟。
  這個男人賊死了!跟他廢話一堆,卻還是不能洞悉他真正的心思。
  算了!她管他心思做啥?既然他來喝酒,那么她收了錢自然得奉陪到底。
  “就喝酒,來!我敬你。”陳盈君与他的酒杯輕碰。
  司徒白魏也舉杯就口,唇邊泛著淡淡笑意。
  “雖然你還是一樣那么尖牙利嘴,但我今天才發現,跟你聊天其實挺有趣的。”
  “呵呵,咱們這叫聊天?抬杠、斗嘴還差不多!”陳盈君假笑地糾正他。
  “何妨?開心就好。”
  “也對。”
  兩人頭一次意見一致,不禁相視而笑。比起前几天的沉悶,今天的气氛可顯得輕松多了。
  只是,他們倆都沒察覺這些微的轉變代表什么,僅放肆地跟著感覺走……
  f

  f

  f
  “嗯——”
  太放縱的結果,就是天旋地轉、胃酸陣陣、丑態百出。
  陳盈君雖然在酒店里陪酒陪笑,但由于她對男人的拿捏很有一套,即使滴酒不沾,也能將男人按捺得服服貼貼;所以,今夜大概是她從業以來,醉得最狠的一次。
  只見她一副快虛脫的模樣,慘慘地挂在司徒白魏身上。
  司徒白魏雖然也喝了不少,但他的酒量是經過訓練的,沒那么快陣亡;他扶著陳盈君,臨時不知帶她上哪好;偏偏她胃里的東西又拼命地呼之欲出,讓他傷透腦筋。
  “回家……我……我要回……家……”整個癱在他怀里的陳盈君喃喃。
  “我怎么知道你家在哪?”
  “我知……道。”
  “是你家你當然知道,但是我不知道。”
  “車鑰……匙給我。”陳盈君向他伸出手,但完全掌握不到正确焦距。
  “什么?!醉成這樣你還想開車?不想活了你?!”司徒白魏低吼。
  “哎——呀!地震……”她身子晃了一下。
  “哪來的地震?”司徒白魏輕歎。
  都怪他!沒事干嘛找她拼酒?但如果不是今天,他還不知她酒量這么遜哩!
  “你……說話別那么大聲……可不可以啊?我……耳鳴了……”陳盈君噘嘴抗議。
  “好,不大聲。”他壓低音量,發現她也有俏皮的一面;比起平常老像團火般的气沖沖,可人多了。
  “我看還是送你去飯店住一宿好了。”
  過了一會儿,見他的提議沒獲得回應,他低頭端詳怀里的她,才發現她已呼呼大睡。
  天使般的沉靜睡臉真有那么點……不,真是很迷人啊!就不知這樣美麗的臉龐為什么會有副火爆脾气。這個上帝造人總愛留那么一筆,著實討厭!
  假如真把她一人丟在飯店里,他又有些不放心……哎!麻煩。
  還是帶回家好了,應該不會怎么樣吧?
  酒后不開車。他今天決定做個奉公守法的好國民,于是伸手招來一輛計程車。
  抵達家門,司徒白魏一見客廳燈火通明,立即改變了主意,叫司机開往最近的一間飯店。
  大伙都在,這時帶個酒醉的女孩進去,百分百不妥;他可不想隔天讓他們輪番上陣,一個個滿怀興味的逼問他。
  對于她,他也不明白自己干嘛這么多管閒事,只是不能放任學妹自甘墮落吧。他這么說服著自己。
  他一路抱著陳盈君到房間;在外人眼里,十足像是恩愛到了极點的情侶。
  將她安置在床上后,他坐在床沿喘息。這女的看來X纖合度,但沒想到還挺有重量的哩!
  凝視著她,發覺到她睡得好安穩,睡容好天真,完全不理會外界發生了什么事,嘴角隱約上揚,仿佛正做著幸福的美夢……
  他被她的神情所吸引,身体不自覺移向她。
  “嗯……”陳盈君囈語,翻動身軀,櫻唇微啟。
  他心一悸,視線在她臉上每一寸肌膚徘徊;良久,他情不自禁地低頭覆上她的唇。
  “唔……嗯……”陳盈君本能地回應,并伸手攬住他的脖子。
  她的呻吟刺激了他,他深吸一口气,加深了這個吻……
  一吻既畢,她睜開迷蒙的眼,露出一抹誘人的甜美笑靨,略帶沙啞地喃喃:
  “你好香……”
  香?第一次有人用這個字形容他;對一個男人而言,這是贊美還是污辱?
  “不知道為什么,打從我頭一次遇見你,我就好喜歡好喜歡你身上那股特殊的气味,像……絕無僅有的男人味……”
  男人味?
  他不禁莞爾,不知該當她是酒后吐真言,或者是她醉糊涂了。
  驀地,她一個翻轉,將他反壓在身下,用柔軟的身軀覆在他結實的身上,一改被動地低頭吻他……
  這樣的措手不及令他無法多作思考,只是本能地想將主導權奪回。
  于是,兩人在雪白的床舖上翻來覆去,弄亂了被褥、迷亂了情意,就像干柴一旦碰上了烈火,必定燃起絢爛的火花……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