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2節


  一年前——
  一對男女交疊在十分曖昧的蘇丹紅色大床上喘息著,男人將自己的堅挺不停的往女人的小穴推進;而女人則發出類似哭泣般的呻吟、嬌喘聲。
  “孟蒼……好了……快停下來!”女人星眸半掩,小手拉住了男人的手,企圖抓回些許的理智,而男人不留情的撞擊使她体內几乎快爆開一般,“停、停下來……”
  “這樣就不行了?”男人笑道,將女人的兩腿拉得更開,仍舊是用力的抽送著。他空出了一只手,將她翻轉過身,讓她的雙手支撐著床柱,硬挺仍是不停的刺入她的体內,直至最后的一刻……他抽身而退。
  “孟蒼……”女人趴在床上,攏了攏大波浪的長發,“你怎么這樣嘛!真是討厭……”她气息不穩的說道。
  “討厭?”孟蒼撈起了一旁的浴袍穿上,“你指的是哪一种的討厭?不喜歡我在你的身上放肆還是貫穿你的身子?”
  “你怎么這么說嘛!真過分……”女人万般嬌羞的說道,對孟蒼露骨的說法表現出不好意思的樣子。
  “今晚在這里過夜吧!”
  “真的可以嗎?”女人受寵若惊。
  “當然可以,你不知道我這里最歡迎女人嗎?”女人對他來說,就像一件裝飾品一般,他在玩弄她們的同時,也滿足了她們那种“可愛”的虛榮心,但因為如此,他非常喜歡女人,但僅止于床上。
  “別把人家說得与你一般的女人一樣嘛!人家和她們是不同的。”女人有些嬌嗔的說道,她輕柔的語气几乎听不到有任何的指責,在她來說,她一直認為自己是特別的、獨一無二的,放眼看看孟蒼身旁,有哪個女人像她一樣,這么的炫目、妖嬈?那些庸姿俗粉哪能与她相比啊!
  孟蒼斜睨了女人一眼,嘴角勾起了笑容,走到了女人的身旁,“雪莉,你應該是個聰明人,不是嗎?”倏地,他彎下了腰,手掬起了她一只雪白的玉乳,用力的揉捏著,唇也湊了上去,用力的吸吮著那丰滿的胸脯。
  “蒼……”雪莉的身体弓了起來,在孟蒼跨到她的身上時,她的手自動解開方才孟蒼系上的浴袍,兩腿也自動大張勾上了他的腰。
  “你還想要?剛才不是才求饒而已嗎?”他調侃道。
  D“人家現在要了嘛!是你逃逗人家的……讓人家受不了了……”雪莉嬌喘道。
  “我挑逗你?好!那我放開你可以吧?”孟蒼順手放開了她。
  但雪莉緊緊的夾住了他的腰,她的身子不停的扭動著,想讓他的堅挺進入她的体內。
  “不要……”
  “想要就直說,別和我玩這种把戲!”孟蒼的話語一落,腰部用力的一挺,狠狠的貫穿了她……
   
         ☆        ☆        ☆
   
  方芳甩著俏麗的短發由樓上鬼鬼祟祟的走了下來,手上拿了一個小包包,今天她可是打听好了,老爸去公司,而老媽去摸几圈了,家里應該沒什么人可以管她才對,通常家里若是沒有大人,就該她當家了。
  哇哈哈哈……她忍不住奸笑了數聲,骨碌碌的雙眼也因為感染到她的笑意而變成半月型的樣子,十分討人喜歡。
  方家夫婦在二十年前開了家公司,二十年的時間令原本只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公司,變成了在商界上頗富名气的“方氏企業”,而白手起家正是方成最驕傲的地方。
  方成与狄柔兩人只有一個女儿而已,她就是方芳,狄柔因為難產的關系不能再生,方成也不勉強,從此將他所有的愛与關心全數付出給這個小小的家庭,一家十分知足。
  但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他的獨生女十分的野,這令他十分頭痛,但好在她野是野,倒還不至于做出什么傷天害理的坏事。
  而方成也認命了,他早知道世間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方芳這點小小的缺陷他還可以忍受,這就是方氏一家。
  呼呼……她就知道沒人!方芳心想。
  看來那個十分愛管她的李媽也不在,現在的天色還沒有變黑,正是她逃跑的最佳時机。D嘴角露出了奸詐至极的笑容,骨碌碌的雙眼像小偷一般張望許久后,方芳終于确定了家中真的“無大人”。
  還差一點!門就在不遠的前方了,只要過了客廳,一切就OK,反正她只要走得出大門,那天下就是她的了。
  “哇哈哈哈……”得意忘形的方芳,忍不住發出了几聲十分夸張的奸笑,手就快构到門把了,還差一點!
  “小姐,你今天起得真早啊……”在方家幫佣十多年的李媽,一直躲在廚房偷看方芳,看她那副德行,用膝蓋想也知道她想偷溜出去,嘿!她這點小伎倆豈能逃得過她這個老媽子的法眼?更何況方芳還算是她一手帶大的,她那种小小的心思,她怎么可能會不知道?
  失敗了!
  一有這個認知,方芳立刻擺出了無辜的笑容,她搔了搔頭,眼睛瞄到李媽手中拿著的雞毛毯子,笑容立刻僵住了。
  “李媽,你那枝有夠大枝哦!”她訕笑著。
  “你這個小孩!什么這枝有夠大枝?講話這么粗魯!”李媽輕斥著。
  是你自己想歪的,我又沒有說什么,方芳在心里想道。
  “你想上哪去?先生和太太交代過,不能讓你步出家門一步。”李媽盡責的說道。
  “我只是出去晃一下就回來了嘛!”
  “晃一下?”
  方芳用力的點點頭,“我保證只有一下下而已。”
  “你要開車出去?”
  方芳再度的點點頭。
  “小姐,你還沒有駕照,這樣太危險了,你還是听先生的話,在家中不要出門,免得出事。
  “不要,我才不要在家咧!而且我的開車技術那么好,有沒有駕照都無所謂啦!”說完她連忙打開門,在李媽來不及追赶之下,迅速的坐上車,發動引擎開車离去。
  “真是的,又讓小姐給溜了!”李媽歎了口气,無奈的打掃著屋內,只希望方芳在外頭不要惹出什么事來。
   
         ☆        ☆        ☆
   
  手俐落的轉著方向盤,方芳的口中哼著歌,心想她不過是開個車而已,李媽就緊張得要命,真是太大惊小怪了。
  她雖然沒有駕照,但好歹也開了兩年車了,這么簡單的事,怎么可能難得倒她呢?
  黃燈了!方芳一看到號志燈由綠燈轉向黃燈,連忙沖過了馬路,但車子才開到一半便轉為紅燈。
  方芳原本吊儿郎當的表情倏地變了,看到迎面而來的黑色賓士車時,她心中一緊,連忙打了方向盤。
  但,似乎慢了一點!
  砰!一個巨大的聲音響起,兩輛价值不菲的名車就這么——撞上了!
  完蛋了,她老媽的克萊斯勒毀了!
  方芳臉色馬上青了,慘了!她撞坏了她老媽的克萊斯勒,這下她老媽不將她給大卸八塊才怪。
  孟蒼的臉色十分難看,他正想赶去公司上班,沒想到遇到了這個瘟神,看著自己的車頭有被撞到的痕跡,他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她到底會不會開車啊!
  他不悅的下了車,敲了敲方芳的車窗。方芳開了車門,看到兩輛車的車頭几乎毀了三分之一,她再也笑不出來了。
  “先生……”方芳有些結巴的說道。
  “你會不會開車啊?”孟蒼有些鄙夷的看著方芳,瞧她那個樣子,活像個未成年的小太妹一樣,“你有沒有駕照啊?”
  “我……我當然會開車啊!”眼前高大的人影今她有些害怕,但她還是鼓起勇气說道。
  “你應該賠償我的損失。”
  “什么?”方芳睜大了眼,她也知道是自己不對,但是教她賠償他?她哪來的錢啊?她家是很有錢沒錯,但那些錢不是她的,是她的父母的,這兩者之間可是有很大的差別的耶!而且她也沒有勇气回去跟她父母要錢,因為,她很可能會被老爸和老媽狠狠的修理一頓,再被丟入自己的房間里頭面壁思過。
  “怎么樣?”孟蒼狹長的眼掃向方芳開的克萊斯勒,“難道你不想賠償是嗎?還是你要找警察來?”
  “不!不!我沒有那個意思。”方芳害怕的說道。
  “你有沒有駕照?”孟蒼問道。
  方芳咬緊下唇,那种樣子令孟蒼一看就知道,這個小妮子肯定是無照駕駛!
  “我現在還有事,你留個電話給我。”
  留電話?太棒了,她就隨便編個電話給他好了,反正他也不會知道,方芳在心中暗自贊歎自己是如此的聰明,于是,她隨口說出了一長串的數字。
  孟蒼嘴角揚起了一個弧形,拿起了手机,“你剛才說几號?我撥撥看電話是不是空號。”
  什么?怎么會這樣?他干嘛那么精明啊?方芳看到孟蒼的舉動后心跳漏了好几
  “難不成你是隨便編個電話號碼來唬我是嗎?那我可真的要叫警察了喔!”他威脅道。
  方芳搔搔頭,“沒有啦!我只是……我剛才臨時忘了我家的電話號碼,我再說一次好了。”嗚……倒楣得要命……她在心里可怜兮兮的想道。
  “自己家里的電話會忘了?”孟蒼挑起眉有些嘲諷的說道。
  “嘿嘿嘿!”方芳訕笑了几聲,“我家的電話號碼是……”這次她真的說出了一長串正确的數字了。
  “這次是正确的?”他存疑的問。
  方芳連忙點點頭,“我叫方芳。”
  “方芳?”名字有點耳熟,但他不記得在哪里听過了。
  方芳用力的點點頭。
  “我有事要走了,帳單我會寄給你的。”
  “嗯……”倒楣!今天一定是她的倒楣日……方芳在心里大聲哀嚎。
   
         ☆        ☆        ☆
   
  方芳十分狼狽的開著那輛紅色的克萊斯勒回家,原本囂張、狂妄的气勢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委靡不振的气息。
  听到了煞車聲,李媽連忙從大廳跑到了車庫,“小姐,你回來了啊!”李媽嘴角上的笑容在看到方芳那身狼狽的樣子及那個被撞爛的車頭后僵住了,“我的老天爺啊……你怎么把車子撞成這樣?”
  方芳有些懊惱的搔搔頭,“我又不是故意的!”她嘟囔的說道,兩頰圓圓的鼓了起來。“那……你人有沒有受傷?”李媽連忙走到方芳的身旁關心的問道。
  方芳搖搖頭。
  “我早叫你不要開車,你就是不听我的勸,等先生和夫人回來時,你自個儿可得小心一點。”
  “我也知道要小心啊!我已經作了最坏的打算。”
  “最坏的打算?”李媽不解的看著方芳。
  方芳用力的點點頭,“被老爸痛扁一頓的打算。”
  唉!李媽同情的看著她。“對了,小姐,剛剛有你的挂號信。”
  “哦?挂號?”有誰會寄挂號信給她?難道是她之前投稿給某大出版社,那間出版社審稿完畢,給她回复了。
  一想到此,原本藍色加灰色的惡劣心情,在一瞬間就亮了起來。D這次應該有可能會錄取吧?她可是努力了很多年,算算她總共寫了了六本稿子,被退了……二十次!
  “東西在哪里?”方芳雀躍的問著,沉重的步伐一下子變得輕快多了,她一蹦一跳的進了客廳,而李媽則跟在她的身后。
  “東西放在桌上。”
  “我看到了。”方芳拿起桌上的牛皮紙袋,興沖沖的打開,結果——是她的稿子!
  “怎么樣了?小姐!”李媽好奇的問道。
  “被退稿了。”方芳可怜兮兮的說道。
  李媽知道她立志要成為小說家,前前后后寄出了不知道几本稿子,但總是遭到退稿的命運,“小姐,你不要太傷心了,看看里頭寫些什么建議,下次改進就好。”
  方芳點點頭,從里頭抽出了一張紙,一看之下臉色更難看了。
  李媽好奇的接過那張紙,那上頭寫著——D若要退稿,請自備回郵信封。
  “我要將那張紙給五馬分尸!”什么嘛!竟然叫她自備回郵信封?!分明是篤定了她的稿子一定不會被錄取,或是怕她再投稿到他們的出版社,傷了那些編輯的視力!
  “小姐,冷靜一點。”李媽連忙安撫方芳激動的情緒。
  “將那張紙給我……”她今天怎么這么衰?簡直是衰到了谷底——出門被車撞;回家竟還被退稿!
  在搶過李媽手中的那張出版社寄來的便條紙后,她迅速的將它給分尸了,而且不只是分尸就算了,她還用打火机點燃,讓它變成了灰燼。
  看到那張該死的便條紙成了灰燼之后,方芳的心情才好了一點,勉強的露出了個笑容,“我回房間了。”她拿起稿子,上了樓,今天諸事不順,什么倒楣的事都集中到今天了。
  哼……也許這只是一場夢而已,她還沒有睡飽,等她回房睡個回籠覺后,就會發現,原來什么事都沒有發生——她的稿子沒有被退,而她老媽心愛的紅色克萊斯勒名車,也沒有被她給撞爛掉。
   
         ☆        ☆        ☆
   
  撞車的事情過了兩個星期,方芳發現對方都沒有打電話來索賠,心想他應該不會打電給她了。
  坐在房間里,她的手指不停的敲著手提電腦的鍵盤,這一次一定會成功的,她堅定的告訴自己。
  每一次受到挫敗后,她總是像只打不死的蟑螂一般,越挫越勇,她身旁周遭的朋友在看到她有這么頑強的毅力的同時,各個深深感歎著她實在沒有寫小說的天分,但她就是不信邪,有耐性的一直寫。
  方芳的母親那日回家后,發現她寶貝的克萊斯勒被撞成破銅爛鐵般,气得當場跳腳,一得知是自己的寶貝女儿去撞別人的車時,她的臉色更是難看,在盛怒之下,她雖沒將方芳給逐出家門,但卻硬是將她禁足了一個月。
  無聊的敲著鍵盤,兼數著面包,今天已經是第十五天了,還有十五天!“唉……”方芳痛苦的歎了口气。
  突然,房間內的分机響了起來,方芳坐在椅子上,腳靠著電腦桌,略微施了力,上了滾輪的椅子便准确的滑到電話旁邊。
  “喂!”方芳接起電話。
  “小姐,先生打電話回來,說有份文件放在他的書房里,那是他今天与一間大客戶協商的重要文件,先生交代讓你送到公司去,但是絕對不准你開車。”李媽說道。
  “文件?”方芳蹙起眉來,從椅子上起身,“上頭有些什么嗎?”她問道。
  “先生說寫了‘孟氏集團’四個字而已。”
  “喔……我知道了,我找到就直接送到老爸的公司去。”方芳挂上電話,走到方成的書房,果然看到書桌上有一個牛皮紙袋,上頭寫著“孟氏集團”四個大字。
  “就是這個吧!”她拿起那個袋子,連忙下了樓。
   
         ☆        ☆        ☆
   
  “方氏企業大樓”
  方芳騎著机車,辛辛苦苦的終于到了她老爸的公司,這种炎熱的天气不開車,真是令她熱暈了。
  但,有什么辦法呢!誰教她撞坏了她老媽的寶貝名車?
  隨便找個了位置,就這么的將她的烏賊車塞了進去,她進了方成的公司里。
  “小姐,請問有事嗎?”由于方芳并不常到公司來,所以柜台小姐并不認識她,將她攔了下來。
  “我是方成的女儿,拿東西來給他的。”
  “喔!剛才董事長的秘書有交代過,請你搭最右邊的電梯。”
  “謝謝。”方芳走到角落,搭上了電梯,上了十樓。
  “孟總,我女儿很乖的!”方成坐在沙發上与孟蒼閒聊著,孟蒼所領導的“孟氏集團”一直都是方成公司的重要客戶之一,而他也一直很看重孟蒼,他只不過二十八歲而已,便能領導整個孟氏,實在是不能小覷的人物。
  站在一般人的立場——肥水不落外人田,方成一直想將自己家中那個不事生產的米虫送給孟蒼,所以,他總是善用机會,有意無意的提起自己的寶貝女儿是如何的好、如何的棒,縱使這些全都是謊言,方成還是睜眼說瞎話。
  “哦?是嗎?”孟蒼笑笑,方成的心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有机會我一定要見見令媛。”他敷衍的說道。
  “孟總,今天你一定可以見到我的女儿。”方成得意洋洋的說道。
  D“哦?”孟蒼的眉揚了起來。“她會來這里嗎?”
  方成笑著點點頭,“等一下她就會拿份文件來給我。”
  “也好,方董也可以順便幫我們介紹一下。”
  “我正有此意。”
  “對了,還沒請教令媛的芳名。”
  “她呀!她叫方芳。”
  方芳?孟蒼一听到這兩個字后,眉頭立刻皺了起來,方芳不就是上次撞到他的人嗎?可能會是同一人嗎?
  “孟總,你怎么了?有什么問題嗎?”看到孟蒼的眉頭蹙了起來,方成連忙問道。
  孟蒼搖搖頭,拿起桌上的茶啜了一口,“沒什么。”
  “那就好。”
  “令媛一直都在家中嗎?”孟蒼隨口問道。
  方成點點頭,“是啊!她一向對公司的事沒什么興趣,對了!孟總,這次合作的事項,你覺得如阿?”
  “我還在考慮中,如果沒有意外的話,當然是繼續合作了,畢竟我們合作了好几年,也有相當的默契了。”
  方成再度的點點頭,看了下表,女儿也差不多該到了吧!
  “方小姐到了嗎?”
  “快到了,她應該是騎机車來的。”
  “騎机車?她不會開車嗎?”
  猶豫了一下,方成不知道該不該實話實說,他考慮了一下,還是勉強說了出口,“她算是會開吧!只不過……前不久發生了一場小小的車禍。”
  “車禍?”難道這個方芳真的是那個小太妹?
  “是啊!”方成歎了口气,“還好她人沒怎么樣,不過她媽可就气暈了,將她媽媽的車撞成那樣,我們只好嚴禁她不准再開車了。”
  孟蒼了解的點點頭,而木板門也在此時發出了敲門聲。
  “應該是我女儿吧!”方成笑道:“進來。”
  人未到聲先到,方芳那甜甜的嗓音隨著開門聲傳入了辦公室里兩人的耳朵內。
  “老爸,我幫你送文件來了。”方芳笑眯眯的走入方成的辦公室,俏麗的短發如娃的臉蛋,再加上襯衫及牛仔褲的穿著,活脫脫像個十七、八歲的小妹妹一樣。
  果然是她!孟蒼狹長的眼眯了起來,那日因為赶時間沒有細看,沒想到她長得這么俏麗。

  “乖!”方成向方芳招招手,“快過來這里,這是公司最重要的客戶,快叫孟先生。”
  “孟先生好。”方芳笑著說道,可目光由方成的臉移至孟蒼的臉時,她的笑容突然僵住了,兩個眼睛瞪得大大的,“怎么會是你?”她的手指顫抖的指著孟蒼,嘴巴也張得大大的,沒想到……老爸公司的重要客戶竟然會是車主!
  “沒錯,就是我!好久不見了,方小姐。”孟蒼眼帶笑意懶懶的說道。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