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3節


  青天霹靂!
  如一陣電擊,狠狠的擊中了方芳的腦袋,她呆呆的站在原地,講不出話來。
  “小芳,怎么了?你和孟總認識嗎?”方成不解的問道。
  方成的話讓方芳混沌的腦袋清晰了一點,她把頭搖得如同波浪鼓一般,“不
  認識、不認識,我怎么可能認識他呢?”她訕笑了几聲,打死也不准備承認她撞車的對象就是孟蒼。
  “不認識?”孟蒼拿起桌上的茶杯啜了口,眼略微瞄了方芳一眼,令方芳的冷汗直流。“顯然方小姐的記性不是很好。”
  方芳倒吸了一口气,“孟先生……你是不是認錯人了?”她硬著頭皮說道。
  “認錯人?我的記性還不至于好到這种程度,方小姐!”
  完了!毀了……世界崩潰了!她在心里哀嚎著。
  “看你們這樣,我想你們是認識的NFDC4?”方成看著孟蒼問道。
  孟蒼點點頭,“令千金就是上次那個開車不看紅綠燈,撞上我車子的冒失鬼。”
  “什么?”方成大惊,沒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去撞到公司的大客戶,“小芳,你怎么開車的?”他又急又气。
  “人家又不是故意的。”方芳低下頭,小手拼命絞著衣服,可怜兮兮的說道。
  “算了!”孟蒼揮揮手,看了方芳一眼,笑了。
  他那個笑容怎么會今她覺得毛毛的?
  一瞬間,方芳突然覺得四周的空气有點寒冷了起來,手背上還不停的冒出了細小的疙瘩。
  “還不赶快向孟總道歉?”方成不悅的看著方芳。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去撞你的車的,我下次不敢了!”方芳只好無奈的說道。
  孟蒼點點頭,“方董,我有一個請求,不知你是否同意?”
  “孟總太客气了,不妨說來听听!”
  “我想——”孟蒼眯了方芳一眼,才緩緩的說道:“我挺喜歡你女儿的,不知方芳是否有男朋友?”
  方成一听到孟蒼的話后,嘴巴張得大大的,笑得合不攏嘴,“孟總,你不是開玩笑的吧?”沒想到事情竟然這么順利,孟蒼竟然會對他的寶貝女儿有好感,真是令他意外极了。
  “我不會拿這种事來開玩笑的。”
  “什么?”方芳揚高了音調,“你說!你有什么企圖?”她吼道。難道他是那种因為她不小心撞到他的車,所以要報复的人嗎?若是那樣的話,他這個人也未免太小鼻子、小眼睛了吧!D而且,她并沒有不賠償他的損失啊!是他自己不打電話聯絡她的,她并沒有賴皮啊……
  “我沒什么企圖,你別想偏了。”真是單“蠢”至极的女人,她心中想的事全都表現在臉上了。
  對于方芳這种沒啥心机的女人,孟蒼覺得十分的新鮮,而且他周遭從未出現過這种女人。
  “沒什么企圖?”方芳皺皺鼻子,“你騙誰啊?當我是三歲小孩子是不是?沒什么企圖的話,為什么要找我當你的女朋友?我自認為自己長得是還不錯!臉是臉、胸部是胸部、身材是身材,但我想還不至于讓你惊為天人吧?”她在說話的同時,還不忘褒揚自己几句。
  孟蒼失笑,搖了搖頭,“我該對你這么有自知之明感到高興嗎?”沒想到她還挺有趣的,有了她,也許可以讓他一向單調至极的生活,增添一點樂趣。
  “媽的!你竟然諷刺我?”气到极點的方芳根本忘了她老爸還在場,得保持淑女“形象”。
  “我沒有諷刺你,那是你自己說的。”孟蒼聳了聳肩,“怎么樣?要不要?還是你太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配不上我?”孟蒼換了一种方式,采取激將法,從剛才和她吵下來,他發現她真的是那种禁不起激的女人,一激她的話,她就什么天大的事都忘了。
  “開玩笑!我會配不上你?”方芳忍不住用力的拍了桌子一下,“你算哪根蔥、哪顆蒜啊?本小姐會配不上你?哼!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哦?”孟蒼揚了揚眉。
  “哼!我最討厭自大型的沙豬了。”她气呼呼的說道。
  “是嗎?我自認為自己不是很自大型的男人,我只是點出了大家都知道的事實而已。”
  坐在孟蒼對面的方成,對于目前的情形覺得十分有趣,所以他并未出聲打斷他們兩人的唇槍舌劍,只是嘴帶笑意的看著他們兩人。
  “你太過分了!”方芳吼道,怒气讓她的雙頰瞬間的通紅了起來,骨碌碌的眼珠瞬間盈滿了生气。
  “怎么?我說中了事實,讓你老羞成怒嗎?”孟蒼用嘲諷的語气說道。
  “哼!姓孟的,你不要太囂張,當你的女朋友就當嘛!我絕對會讓你愛上我的。”她最禁不起人激,此刻她一心只想出口气,讓孟蒼知道她才不是因自卑而覺得配不上他。
  “哦?那么說你是答應了?”孟蒼的嘴角瞬間勾起了一個邪邪的笑意,目的達成了,他也就沒有必要再逗弄這只實驗室的白老鼠了。不過逗弄她的感覺真不錯,也許他無聊的時候可以逗逗她,找點樂子!
  “當然!你以為我會怕你嗎?”她早就气得腦子變成了一坨漿糊,連自己被設計了都還不知道。
  “我沒有說你會怕我,方董,你听到了吧?小芳同意了。”孟蒼笑道,眼神轉向一旁看戲的方成。
  “等等……誰允許你叫我小芳的?小芳是你叫的嗎?”小芳兩個字只有她的老爸、老媽才可以叫,這么有美感的兩個字從他的嘴里吐出來,簡直變得惡心至极,她在心里想著。
  “我是你的男朋友,難道不能叫你小芳嗎?”
  “是啊!孟總是你的男朋友,叫你小芳當然是很正常的,難不成你要他連名帶姓的叫你嗎?那多生疏啊!”方成說道。
  等等!我何時變成他的女朋友了?”她的腦子因為方成的話而回复正常的運轉,她怎么可能答應當孟蒼這种大沙豬的女朋友?別開玩笑了!她又不是個笨蛋。
  “想賴?”
  “小芳,說過的話不可以抵賴,這會有損我們方家的名譽。”方成不悅的說道。
  “我——”
  “你別說話,我會和伯父談的。”孟蒼將方成的稱謂由方董變為伯父,而這個稱謂讓方成滿意极了。
  “當然,小芳,以后你就乖一點,知道嗎?”
  天!現在是什么狀況?她的腦袋一次只能思考一件事而已,現在這种混亂的局面,根本不是她能應付的。D目前最簡單且易懂的情況似乎是,她老爸和孟蒼達成了一個很重要的協議,而那個脅議則是關系著她。
  “我可以發言嗎?”方芳可怜兮兮的說道,此時,她不禁開始埋怨為何自己這么笨?輕易的就掉入了敵人的“陷阱”。
  “不可以!”兩個男人异口同聲的說道。
  方芳气呼呼的坐到一旁的沙發上去。哼!竟然不尊重她,真的太過分了,現在可是男女平等的世界耶!
  “好!那你們去討論,討論完后請記得將結論告訴我,我會非常認命的承受的。”她皺著鼻子說道。
  “沒問題。”孟蒼站起身,走到方芳的身旁摸摸她的頭。
  “做什么啦……別隨便摸我的頭!”方芳不悅的說道,她又不是小狗,他怎么可以這么摸她,太過分了。
  “伯父,我還有一件請求。”
  “孟總,請說。”
  “我要求小芳住到我家來!”他十分平穩的口气如同討論今天的天气一般。
  “什么?”方芳再度揚高了音調,“我不答應!”什么嘛!這個男人未免也太過于得寸進尺、太囂張了些,竟然還向她老爸要求要她住到他家去,哼!看他那种獐頭鼠目、尖嘴猴腮、小頭銳目的外表,不用猜也知道他一肚子坏水,她若真的住到他家去的話,難保不會被他給“吃”了。
  “這個請求十分不合理。”万一他們兩個住在一起以后發生了什么事,而孟蒼不娶他的寶貝女儿的話,那他不是很吃虧嗎?方成在心里想道。
  “我就知道老爸不會接受你這個提議的。”方芳的表情又變了,她的眼笑得彎彎的,得意至极了,“老爸絕不會將我這只小綿羊送入你的虎口里,他怎么可能把我推入火坑當中呢?”
  而方芳沒想到她那丰富的表情卻令孟蒼更加著迷,孟蒼沒想到一個女人的表情可以生動到如此的地步。
  孟蒼黝黑的眸子就這么緊緊的盯著方芳,久久無法移開自己的視線,他不得不承認,這個小女人在變化表情的同時也拉走了他的心。D從未有女人可以令他動心,即使是善長用肉体來誘惑他的雪莉也一樣,就憑她可以深鎖住他的目光這一點,他不會輕易放手的。
  D將孟蒼的表情看在眼里的方成笑笑,又主動說明,“這是十分不合理的提議沒錯,但是我并沒有不贊成。”以他閱人無數的經驗,他相信孟蒼是能制住他這刁蠻女儿的唯一人選。
  “什么?”方成的話讓方芳的得意笑容在瞬間僵住了,“老爸,你有沒有搞錯呀?他要求我和他同居耶……你……你是頭殼坏去了是不是?”
  “我沒有頭殼坏去!”方成狠狠的瞪了方芳一眼。
  “那你怎么能答應他那种要求?他要我和他同居耶!他想玷污你可愛的女儿耶!而你竟然答應他的要求?真是太過分了!”
  “你閉嘴。”方成警告的說道。
  “伯父真的答應了嗎?”
  方成點點頭,“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對待我的女儿。”他笑道。
  不合理,真的太不合理了,方芳的腦中再度混沌起來,她是他的女儿耶!但依這种情形看來,她哪像是方成的女儿?
  “老爸……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方芳忍不住哽咽了起來,對!她一定不是她老爸親生的,她一定是他們在醫院抱錯的,而且對方又不愿換回去,嗚嗚……一想到此,她不禁越來越自怜,她的命運怎么這么凄慘啊?在醫院被人抱錯就算了,長大還被她的老爸給出賣了。
  “當然是啊!你怎么會這么問?”方成點點頭,不解的問道。
  “如果是的話,你怎么可能叫我和別的男人同居?”她雙眼盈滿了淚水指控的說道。
  “別哭了……”看到方芳這樣,孟蒼忍不住上前安慰她。
  “都是你!”方芳將所有的怒气全發泄在孟蒼的身上,她掄起了小拳頭,不停的使力捶打著孟蒼的手臂,“要不是你的話……我為什么……為什么會被老爸逐出家門……嗚嗚……”
  “好!好!全都是我的錯。”孟蒼捉住了她的小拳頭,十分溫柔的將她往自己的胸前摟緊,根本不在乎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會弄髒他那身价值不菲的西裝。
  “要不是你的話……我老爸才不會不要我……”
  天哪!真不敢相信他女儿的腦袋里到底裝了些什么東西?方成搖頭想道。
  倏地,方芳推開了孟蒼,圓滾滾的眼瞪著孟蒼。
  而孟蒼則不解的看著方芳,她怎么這么善變?前一刻還哭哭啼啼的埋在他的胸膛;下一刻便推開了他,而且還惡狠狠的瞪著他!
  “怎么了?”
  “我知道了。”方芳嘴里突然冒出這四個字。
  “知道什么?”孟蒼不解的問道。
  “一定是你威脅我老爸!”方芳手指顫抖的指著孟蒼。
  “我威脅你父親?此話怎講?”孟蒼皺眉問道。
  “哼!你別裝模作樣了,一定是我老爸的公司快倒了,亟需要資金周轉,而你早就覬覦我的美色,所以藉此机會趁虛而入、威脅我老爸,若不答應你的話,你就不借資金給他周轉。”哼!一定是這樣的。
  小說上不是常常這么寫嗎?十分美麗的清秀佳人遇到了狠心的男主角,而男主角因為覬覦她的美色,所以使出很多的手段來扳倒女主角父親的公司,讓女主角迫于無奈之下答應与男主角一起,成為他的老婆或者是情婦!
  她的腦袋瓜子不停的轉動著,以她這個立志要寫愛情小說的作者來說,怎么可能會想不到這件事?
  她哀怨地看了方成一眼,扁了扁嘴,“老爸……如果你的公司真的要倒了,我不會怪你把我賣給他的……”她自作聰明的說道。
  方成的臉瞬間抽動了几下,“你到底在胡說些什么啊你?什么我的公司要倒了!”方成气道。這個丫頭整天只會亂想,腦袋里就像裝了一團漿糊一樣。
  “老爸!”方芳突然扑到方成的怀里,“你的公司若周轉不靈的話,我那里還有一點點的錢,我們可以一同度過難關的。”
  方芳的舉動突兀得今孟蒼有些哭笑不得,“你那里有多少錢?”他隨口的問道。
  方芳咬了咬下唇,“我的存折里有九百二十五元,口袋里還有一千五百元。”
  她的手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千五百元,眼眶含淚的將錢遞給了孟蒼。“這是我所有的錢了,剩下的我會分期付款還給你的。”她將線視轉向方成,“老爸,公司倒了就算了……你不要出賣你女儿……嗚嗚……”
  “呸!呸!呸!你到底在胡說些什么啊?”
  “難道不是嗎?”方芳可怜兮兮的說道:“小說上都是這么寫的啊!不過我是不會像小說上的女主角這么逆來順受,老爸,你也不能像女主角的父親一樣這么狠心!”
  “你是寫小說寫到糊涂了是嗎?”方成气道。
  “我才沒有!”
  “沒有?沒有的話怎么會說出一連串莫名其妙的話?我的公司好好的,哪有要倒閉了?你是不是要触我霉頭啊?”
  “人家又沒有……”方芳低下頭絞著手指頭,“我只不過把心里想的說出來而已,難道這也有錯嗎?”
  “等等……”孟蒼開口了。
  “什么事?”方芳說道。
  “我可不可以問你一件事?”听方成的話她似乎是位小說作者,所以聯想力才會如此的丰富,十分令人可笑。
  “問啊!”
  “你的職業是什么?之前听伯父說你在家中幫忙,但現在听起來似乎不怎么像。”
  “在家中幫忙?”方芳的眉頭皺了下來,“你是指我在家做家事嗎?”她問道。
  “差不多吧!”
  “開玩笑!我怎么可能會做那种事?從我國中時想烤雞,然后從冰箱里拿出一只全雞就這么塞入烤箱里,沒想到……烤箱竟然坏了!之后,就算我想做家事,我老爸、老媽也不敢讓我再試。”她道。
  “說的也是,那你現在是?”
  “嘿!我現在的職業可是全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一行你知道嗎?愛情小說的作者耶!”她得意至极的說道。
  愛情小說?就是那种愛得死去活來的那种?
  一想到此,孟蒼便忍不住的搖了搖頭,他一向不是很欣賞那种書,但既然方芳是寫那种作品的,他還是可以勉強接受愛情小說。
  “書賣得如何?”
  書賣得如何?這几個字讓方芳的笑容倏地僵住了。“我的稿子還沒有被錄取過……”她十分沮喪的說道,并深深感覺到自己又受傷了,她那幼小的心靈再次受到無情的摧殘与打擊。
  “原來還沒有被錄取過啊!”孟蒼隨口說道。
  “你那是什么意思?藐視我嗎?”方芳听了他的話,气得牙痒痒的。
  “我沒有那個意思,是你自己要這么想的,我也沒有辦法。”
  “你好惡劣!”
  孟蒼聳聳肩,看了下表然后站起身,“時間差不多,我得回公司了。”
  “這么快就要回公司,不多坐一下嗎?”方成也跟著起身。
  “不了,我明天去接小芳可以嗎?”
  “當然可以。”方成點著頭,“越快越好啦!”
  “那我先走了。”
  “開車小心一點。”
  “嗯!”孟蒼點點頭,看了方芳一眼,“你准備好,我明天下班后就去接你。”他笑著說道,在看到方芳那副十分不情愿的樣子時,他嘴角的笑容又咧得更大,他再次向方芳瞥了一眼后,便踏出方成的辦公室。
  “老爸,你這個人怎么這樣啊?”方芳不悅的說道:“你的公司又沒有問題,那為什么要把我當貢品般送出去呢?”
  “孟蒼人不錯。”其實,他打早就期望孟蒼能做他的女婿。
  “人不錯?”方芳皺皺小鼻子,“你都不怕自己的女儿被人家欺負嗎?”
  “有人要你,我就要偷笑了。”
  “老爸,你講那個是什么話?我像這么沒有身价的人嗎?”她揚高了聲音說道。
  “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你可是我們心中的一塊寶。”
  “哼!既然當我是寶的話,為什么要急著送我走?”她硬是擠出兩滴淚水,“老爸,別這樣啦……”
  “沒用!你別演戲,我已經答應孟蒼了。”方成不動如山的表示,她這招苦肉計,他早就免疫了。
  “哼!你太過分了……”
  “你別再說了,回家去整理東西。”方成揮揮手,示意方芳赶快回家去將自己的包袱收一收,等明天孟蒼來接她。
  “老爸,人家說虎毒不食子,你竟然要將年輕貌美、聰穎大方的女儿給推入火坑,你這樣還算是個人嗎?”軟的不行,方芳來硬的了。
  “你聰穎大方?”方成搖搖手,“女儿,請不要如此的自大好嗎?我听得都有點想吐了,更何況是孟蒼哩!”
  “他是老牛耶!我可是嫩草,老牛想吃嫩草,我才不要!”
  “他才大你五歲而已。”
  “不管啦……我說不要就不要!”
  “容不得你不要!”方成終于板起了臉,嚴肅的說道:“我這是為你好,你知不知道啊?你都二十四歲的人了,還像個小孩子一樣!”
  “你罵我?”方芳手指顫抖的指著方成,“你竟然為了一個外人罵我,而且還對我凶……”她扁扁嘴,“我不喜歡老爸了……”
  “小芳……”
  “哼!我不要理你了,我要回家。”方芳轉過身,气呼呼的离去。
  方成無奈的歎口气,回到辦公桌前處理公司的文件。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