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4節


  方芳手上提著兩個大大的皮箱,眼睛紅紅的從房間走出來,今天就是她被“逐出家門”的日子了,一想到此,她心中便滿腹的心酸。
  在去過方成的公司后,方芳昨晚一整夜都無法入睡,一閉上眼就是她受到孟蒼“摧殘”的情景,令她根本就無法閉上雙眼。
  頂著一對熊貓眼,她一步步的從樓梯走下來。當她的目光對上坐在沙發上的方成時,她忍不住對他扮個大大的鬼臉。
  D我可是他的女儿耶!他竟然和孟蒼談了几句話就將她免費奉送了,真是過分!她到底還有沒有一點身价啊?方芳在心里想道。
  她賭气的對方成与狄柔說道:“我要和孟蒼走了,你們千万不要攔我,我要和人跑了。”D“請便!我和你媽都沒有攔你。”方成笑著說道。
  听到方成的話,方芳气到臉色都變紅了,“我真的要走了,我告訴你們喔……千万不要攔我……”快吧!趁此机會快來阻止她吧!不然的話,她就一定得和孟蒼走了。
  她的視線移到坐在一旁沙發上,嘴角噙著笑容的孟蒼,方芳頓時覺得頭皮開始發麻。老爸、老媽,就請你們在最重要的關頭時良心發現吧!她真的、真的不想被孟蒼給蹂躪啊!
  昨天晚上,她才瞄到一本雜志上寫著孟蒼換女人如同換衣服,若是她搬過去与他同住的話,那和他……“咿咿唔唔”是一定的,而他這种沒有貞操觀念的歹人,難保不會患有什么“病”!
  一想到“病”這個字,她的雞皮疙瘩就全起來了。
  天啊!難道她就這么不幸嗎?
  嗚嗚……誰可以來救她啊……
  “我沒有攔你。”方成笑著說道。
  “我也沒有拉著你,請快走吧!”狄柔拿起桌上的玫瑰花茶啜了一口說道。
  方芳震惊的瞪著方成与狄柔,難道……她真的是醫院抱錯的?
  “老媽,你是不是還在記恨我撞坏了你寶貝的克萊斯勒車頭?”沒錯,以她老媽那种愛惜寶貝車的情形來看,一定是這樣的!
  小鼻子、小眼睛,外帶小心眼的老媽,她只不過撞坏她一個小小的車頭而已,他們竟然要將自己的女儿給推入火坑!
  他們究竟還有沒有人性啊?
  “沒錯,我是還記得牢牢的,你偷開了我的愛車出門,還將我的車頭給撞爛了。”狄柔十分优雅的放下了茶杯,輕聲說這。
  “媽,難道我在你的心中,連一個車頭都不值嗎?”她真的是欲哭無淚。
  “有些事情我們心里知道就好了,沒必要點明,知道嗎?小芳。”
  “我一直以為你們兩個是最疼我的……”她哽咽的說道。
  “在你沒有撞坏我的克萊斯勒車頭之前,我是很疼你沒錯,可誰教你利用我去打牌的時候偷開我的車。而你偷開也就算了,沒想到回來的時候車子還變成那個樣子,真是讓我很心痛。”“我出車禍耶……老媽,你都沒有關心我,卻只關心你那輛車子!”
  “咦?你人好好的,沒什么需要我關心的啊!你東西都收拾好了是嗎?”
  “還剩我的筆記型電腦沒有拿下來。”她今天一定會被家人逐出家門了,嗚嗚……有哪家的父母像他們這兩人這么狠心的?
  D“寶貝女儿,我去幫你拿!”方成從沙發上起身,自告奮勇的說道。
  “老爸,我從來不知道你的辦事效率這么高!”方芳咬牙切齒的說道。
  “過獎了,女儿,我不是一向都是如此嗎?”沒多久,一台銀色的筆記型電腦已放在桌上。
  “哼!”方芳用鼻子發聲,別過了頭。
  而孟蒼則是從沙發上站起身,走到方芳的身旁,“我幫你搬吧!”孟蒼一手一個將兩個行李箱搬到了客廳。
  “我不會感謝你的,雞婆!”哼……施以小惠就想教她感激他,門都沒有!她在心里想道。
  “我沒有叫你感謝我。”孟蒼笑道。
  “我告訴你喔……”方芳的食指指著孟蒼的臉,但卻被孟蒼的手給握住了,他將她小小的柔荑握在他的掌心中。
  她的手好小好細嫩,他從來沒有如此細心的去留意到一個女人的手,而今天他卻不由自主的注意到了。
  一陣電流由她那只被孟蒼握住的手蔓延開來,方芳不禁打了個冷顫。
  “怎么了?”孟蒼問道。
  “沒有!”奇怪!為什么被他握住的手會開始發熱?剛才還有一陣像電流流竄過她的四肢的感覺,真是太奇怪了……難不成……
  方芳用怀疑的雙眼看著孟蒼,“你是不是有什么傳染病?”是的!沒錯!一定是的!一定是他有病,而且她還倒楣的被他的病毒給傳染了,所以,被他握住的手才會漸漸的發熱。
  “傳染病?”孟蒼的眉頭皺了起來,“你是什么意思?”
  “難道不是嗎?一定是你把細菌傳染給我了。”一想到孟蒼的手可能沾上了細菌,方NB232連忙縮回了手,并在自己的牛仔褲上不停的搓著,企圖為自己的手消毒,免得因為感染到不知名的病菌而爛掉。
  “你為什么說我傳染細菌給你?”孟蒼不解的問道,他從來就是健康寶寶,而且他每年還固定做兩次健康檢查,若有什么异常的話,早就知道了。
  方芳用怀疑的眼光看著孟蒼,“難道不是嗎?不然剛剛我的手怎么會感到熱熱麻麻的?”她質問。
  孟蒼听到方芳的話后忍不住笑了。真虧這小妮子還是寫愛情小說的,沒想到她的神經這么大條!
  一想到她對他也是有感覺的,他的心就忍不住雀躍了起來。
  “有什么好笑的?難道你真的把細菌傳染給我了?”詭异!看他臉上那副笑容好詭异,分別就是那种奸人式的笑法。是了!他一定是偷偷傳染病菌給她,真是太過分了。
  “我沒有。”孟蒼笑著搖搖頭。
  “那你怎么笑成那樣?”方芳的眼眯了起來。
  “我真的沒將傳染病傳給你。”
  “那就好!”這樣她就安心了,她在心里想道。
  “你可以放心的將手讓我握了吧?”
  方成拿起一杯茶啜了一口,眼帶笑意的看著他心中理想的未來女婿与自己的女儿在爭吵。
  “開玩笑,我的手為什么要讓你摸?”哼!當她是什么?她的玉手怎么可以讓他這個大色魔摸呢?
  “為什么不讓我摸?我們可是男女朋友耶!”不曉得她這次又會想出什么好笑的理由了,孟蒼想道。
  “我是你的女朋友就可以讓你摸是不是?開玩笑!本姑娘又不是摸摸茶店的小姐,專門讓人摸的。”方芳不悅的說道。
  沒想到方芳會說出這种話,方成嘴里剛喝下的茶全數噴到方芳的衣服上,使她原本簡單輕便的襯衫,此時變得濕漉漉的一片。
  方芳低頭看著自己的襯衫,皺起了眉,“老爸,你好沒气質。”竟然在她的衣服上亂噴水,算了!那是她老爸,她又能說什么呢?只有摸摸鼻子自認倒楣了。
  “我沒气質?”方成放下杯子,瞪了方芳一眼。
  “本來就是嘛!你哪一點像有气質?亂噴水嗎?”方芳嘲諷的說道。
  “要不是你說摸摸茶店的小姐專門讓人摸的,我又怎么會噴水?”
  “哦?”方芳的眼突然大睜,“老爸,難道你是听到摸摸茶店的小姐可以讓人摸所以才興奮得噴水嗎?我想你現在一定是想等老媽去摸八圈時,去摸摸茶店一探究竟。”說到這里,她還故意將聲音壓得低低的,擺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
  “你夠了沒!”方成小心翼翼的看著狄柔,她的表情越溫和,那就代表她越气憤,他們結婚已二十五年了,他怎么可能不清楚她的個性呢?
  一時之間,方成的冷汗直流,深怕方芳再口無遮攔,他今天就只得睡沙發了!D“怎么了?老爸,被我說中了嗎?嘿嘿……”方芳覺得自己終于報仇了。
  “我叫你別說了。”看來待會儿他有得解釋了,方成想道。
  “不說就不說!”
  “我們可以走了嗎?”孟蒼問道。
  “你們兩個真的不留我?”方芳听到孟蒼的問話后,已經不抱任何希望的問道。
  方成与狄柔搖搖頭,“你快走吧!”狄柔還揮了揮手。
  “哼!走就走。”方芳將視線轉向孟蒼,“不是要走了嗎?還站在那里當雕像干嘛?”她將气全出在孟蒼身上,“東西全讓你搬啦!你的車子停在我家的車棚對吧?”她只拿起桌上的手提電腦,便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客廳。
  “看來小芳很生气耶!”方成皺眉說道。
  “如果你是小芳的話,你不會生气嗎?”狄柔笑問。
  “當然會生气啦!”
  “所以說啊!”狄柔看向孟蒼,“我家小芳就拜托你多照顧了,她被我們寵坏了,所以到現在個性都還像個小孩子一樣,孟先生請多擔待一點。”
  “別這么說,我就是喜歡小芳那种單純的個性。”孟蒼將方芳的行李提了起來,“有空我會帶小芳回來看你們的。”
  “那就好。”方成笑著點點頭。
  “伯父、伯母,我先走了。”孟蒼說完便提著行李,走出了客廳。
  “小柔,你認為我這樣做,有沒有做錯?”方成在兩人都走出屋外后,才歎了口气對愛妻說道。
  “你自己認為呢?”狄柔將問題丟回給方成。
  “我覺得應該是正确的。”方成對自己識人的本事一向很自傲。“那不就行了嗎?”狄柔輕笑,“你以為以我們那种笨女儿的智商,可以找到這么好的女婿嗎?”
  “這倒是!”方成點點頭,“她的腦袋里裝的只有她小說的內容而已,其他就像是一團漿糊。”
  “所以我們做父母的,只得努力的替小芳找個好女婿不是嗎?”看得出來方成有些后悔,于是狄柔体貼的說道。
  “那就好,現在只希望小芳在那里乖一點了。”
  “是啊……”
   
         ☆        ☆        ☆
   
  孟蒼將車子停到地下室,下車自車廂拿出了行李后,与方芳一同搭乘電梯上樓,而電梯在第十二樓停住,“到了。”孟蒼說道。
  “哇咧!你怎么住這么高的樓層啊?我有懼高症耶!”方芳皺眉抱怨著,反正依她那种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形看來,不管住得高、住得低或者正好是住在中間的樓層,她都可以挑出一大堆的缺點及毛病的。
  “懼高症?”孟蒼笑著搖頭,拿出鑰匙打開門,“我怎么看你都不像是患有懼高症的人,小姐,請!”他開了門先讓方芳進入。
  “謝了!”方芳走入屋內,脫下鞋子;孟蒼也隨后進入。
  方芳無聊的四處亂看,她發現他家的擺飾全都是用鵝黃色的色系組成的,而且燈光還有些暈黃,“你怎么會用這种顏色搭配?”她隨口問道。
  “怎么樣?不好看嗎?”
  “對啊!丑死了。”她又開始在雞蛋里挑骨頭了。
  “是嗎?”孟蒼提著行李走到一間房間內,里頭有一張紅色的蘇丹大床,正是孟蒼的房間。
  “這是給我住的嗎?”天哪!好曖昧的紅色大床喔!果然是宇宙世界無敵的大色魔,她在心里想道。
  “算……是吧!”孟蒼將行李放下。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哪還有算是的?你住哪里?”
  “也是這間房間。”他面不改色的道。
  “什么?你是說要我和你同住在這間房間里?不要!我要自己一間房間。”真是青天霹靂,難不成他就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染指她嗎?D不!就算她的父母全部背棄她;就算她只有孤獨一個人,她也要繼續孤軍奮戰下去,她絕不會輕易妥協的。
  “我家只有這間房間。”孟蒼笑道,看她的表情也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你什么意思?”方芳問道。
  “這間房子當初的設計是三房一廳,不過,由于我不喜歡太狹小的空間,便吩咐他們將這三間房間打通,所以就變成你現在看到的這樣,整個屋子只有一間房間而已。”他淡淡的說道。
  “不!我不要和你一起睡,我要抗議,我要綁白布條抗議。”天哪!誰來救救我啊……她從沒有這么背過,但自從撞到孟蒼后,什么倒楣的事接二連三的跟著她,連最疼她的老爸、老媽也都不要她了,嗚……
  他一定是個衰神!
  D“抗議無效。”
  “我不管,我就是不要和你共住一個房間,同‘睡’在一張床上。”不行!她絕不能妥協,一妥協的話,她這一生全都完了。
  “我剛才就說過,這里只有一間房間而已。”
  “不然……你睡在客廳。”
  “不可能的。”孟蒼義正辭嚴的拒絕,這里是他家耶!
  “不然,我去睡客廳。”她退而求其次的說。
  “不可能的!”孟蒼走到方芳的身旁,撫了撫她的短發,“我剛才沒有說得很清楚吧?”
  他親昵的舉動令方芳有些迷惑,“什么?”她不解的望進了他那雙漆黑如墨的眸子中,她在他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
  “我的意思是說——你得与我同住,我們兩人不只同住在一間屋子,還行睡在同一張床上,這樣你了解了嗎?”
  “你休想,我絕對不會和你同住的,哎喲!”她用手指指著孟蒼,但卻被他給輕咬了一下,令她惊呼出聲。
  “你好過分,你怎么可以咬我?”天哪!她的手指被他咬了,等一下得用消毒水多消毒几次才行。
  “我高興。”孟蒼懶懶的回道。
  “你高興就可以咬我嗎?”方芳揚高了聲音說道。
  “不然,你也可以咬回來啊!”他建議道。
  “哼!你以為我是像你那种小鼻子、小眼睛外帶小心眼的人嗎?我只是撞坏了你的車子而已,你干嘛這么整我?”
  原來她是這么認為的,算了!他不想多做解釋。
  “你把東西放好,衣柜的下一層我沒有放東西,你可以放你的衣服。”
  “我不要……”處于弱勢的方芳,仍是微弱的抗議著。
  “我去客廳倒杯茶喝,回來后我若發現你還沒有整理自己的東西的話,我可能會狠狠的修理你一頓!”孟蒼說完,便走出了房間。
  什么?方芳的眼不敢置信的睜得老大。
  他剛剛說什么?他以為他是誰啊?難不成他想打她不成?呸!她就不信孟蒼敢對她做出什么事來!
  方芳哼了一聲,坐上那張鮮紅的蘇丹大床上,雙腿交疊的看著她那兩箱放在地上的行李。
  五分鐘后,孟蒼走了進來,發覺地上的行李仍好端端的擺著,而方芳則大剌剌的坐在床上,看樣子她是連動都沒動。
  “你沒整理!”這句話是肯定句。
  “是呀!我就是不整理,你能拿我怎么辦?”方芳挑釁的說道,她就不信他真敢打她!
  “你當我的話是耳邊風?”他緩緩的走到她的身旁。
  迫人的气勢令方芳害怕得打了個冷顫,但她仍逞強的開口,“對!我是當耳邊風,左耳吹進、右耳吹出。”
  “很好。”雖然孟蒼的嘴角仍噙著笑容,但眼神已經凌厲了起來,“也許我應該告訴你,我不喜歡有人違背我的心意,我說到就會做到。”
  “你敢對我怎么樣的話……我……我就回去告訴我爸媽……”她害怕的說道。D孟蒼坐上了床,一手拉過方芳,讓她趴在他的腿上。
  “做什么啦?快放開我……”嬌小的方芳只能不停的拍打著床面抗議著。
  孟蒼的手繞過了她的腹部,俐落的解開了她牛仔褲的扣子,拉下她的牛仔褲。
  感到了屁股涼涼的,“做什么?你想做什么啦……你這個色魔!快放開我!”方芳不停的掙扎著。
  一陣疼痛的感覺由方芳的臀部蔓延開來,“好痛……快放開我……嗚嗚……”真是太過分了,他怎么可以打她可愛的小屁屁?
  孟蒼的大手毫不留情的拍打著方芳的臀部,直到白皙的肌膚泛紅,孟蒼才放開了方NB232B。
  但方芳卻趴在他的腿上動也不動,連哭聲都沒有。
  “小芳……”孟蒼喚道,將方芳的褲子拉了起來。D還是沒有回應!D孟蒼感覺有些奇怪,將方芳翻過身,卻發現她原本圓滾滾的眼眸此時正盈滿了淚水,她的眼眶也紅了起來,更讓他覺得心疼的是,她竟然緊咬著她的下唇,原本紅灩的唇已被她咬得腫了起來。
  方芳別過臉,不去看孟蒼。
  “小芳……別這樣!”孟蒼原本打定主意要好好修理她的決心,在看到她這樣時,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而方芳仍是緊咬著下唇不吭聲。
  “小芳……”孟蒼歎了口气,拿起了一旁的面紙幫她拭淚,“別哭了,再哭就變丑了。”
  “你打我……”方芳指控的說道,淚水仍是不停的落了下來。“你怎么可以打我?”
  “這是我的錯!”孟蒼輕拍著她的背,讓她靠在他的胸膛。
  “你好過分……男人怎么可以打女人?嗚嗚……你不是男人……你是太監!”
  “是!全都是我的錯。”但他可不會承認他不是個男人。
  “我爸媽都沒有打過我,你真是太過分了!”方芳越想越覺得心酸,拉著孟蒼的手臂用力的咬了一下。
  孟蒼只是悶哼了一聲。
  “你敢再打我就給我試試看,我會和你拼了!”
  “是!我會記得的。”他原本只是想給她一個小小的警告而已,沒想到她卻比他還凶,唉!
  “記得就好了。”
  “那你可以整理你的衣服了嗎?”
  “不要!”方芳偏過頭,“我不要,你又要打我了是嗎?”
  孟蒼搖搖頭,“我不會打你。”
  方芳轉過頭,用十分怀疑的眼神看著孟蒼,擺明了不相信他的話。“不然你會怎么樣?”
  “我會用另一种方法來處罰你的不乖。”
  “什么方法?”天啊!他又想出什么方法來整她了嗎?”
  “你想知道嗎?”
  “不想!”方芳下了床,走到她那兩箱行李的旁邊蹲下,打開行李箱,拉開衣柜,將衣服一件件放入衣柜里。D終究還是向惡勢力屈服了!她在心里埋怨自己怎么會如此的沒有用!
  “你在整理衣服嗎?”
  “你自己不會看呀!”她沒好气的說道。
  約莫半個多小時后,方芳終于將自己的東西整理好了,這時,她才想到自己身上這件衣服被她老爸噴過“水”。
  全身黏膩膩的,她都快受不了了,“我想去洗澡。”方芳對坐在床上的孟蒼說道。
  “浴室在房間的右邊。”孟蒼回道。
  “你……你不會偷看吧?”不是她不相信他的人格,事實上,孟蒼對她來說根本就沒有人格,因為在方芳心里,他根本就不算個人!
  “偷看?”孟蒼用輕蔑的眼光看了下方芳“幼儿型”的体型,然后搖了搖頭沒開口說話。
  “你那是什么意思?”方芳不悅的說道。
  “沒什么意思。”
  “你瞧不起我的身材是不是?”
  “那是你自己說的喲!”
  太過分了!他竟然還敢對她進行“人身攻擊”,她那种幼稚弱小的心靈又再度受傷了。
  “孟蒼,你不要太過分喔……你以為自己就很行嗎?哼!阿諾的体格就比你好多了!”
  D“你沒看過,怎么知道我會比他差?”
  “看外表就知道了!”她嗤笑道。
  “是嗎?你這么厲害呀?我是不介意脫光衣服給你參考比較,怎么?要不要看?”孟蒼邪笑著,他一向自認為自己的体格鍛煉得還不錯,方芳若要看的話,那他是不會反對的。
  “你少不要臉了,誰要看你呀!”方芳喊道。
  “我只是想證明我的体格不錯而已。”孟蒼無辜的說。
  “哼!”方芳哼了一聲,從衣柜拿出十几件衣服。
  “你确定你是要……洗澡嗎?”他疑惑的盯著她手中的衣服。
  方芳用力的點點頭,“當然,我先警告你,千万別偷看,否則,你的眼睛會爛掉!”
  “我可沒興趣看小娃儿的身体。”他這句話是昧著良心說的,其實在他心里他想看得要命!
  “我也不希罕給你看。”方芳拿了衣服走入浴室。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