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5節


  約莫二十几分鐘,方芳好不容易提心吊膽的洗完澡,她打浴室的門,探出了頭。
  “洗好了?”躺在床上看商業雜志的孟蒼一听到開門聲,便抬起頭,果然方芳正在浴室門口探頭探腦的。
  “沒錯!”方芳點點頭。
  “那你還不出來,躲在浴室里做什么?”
  “我現在就要走出來了。”方芳緩緩的走出浴室。
  看到方芳走出來,孟蒼手中的雜志立刻掉落到地面,而他也毫不客气的爆笑出聲,“哈哈哈……你……你怎么穿這樣?你不熱嗎?”他邊笑邊說。
  “不熱!”方芳給了孟蒼一個白眼,低下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是滑稽了一點,七件上衣長短袖皆有,套上了一件長褲,但她還是覺得孟蒼笑得過于夸張了些。
  “真的不熱?”他出自關心的問。
  “對呀!我還覺得有點冷呢!”她硬著頭皮說道。
  孟蒼對方芳招了招手,“過來。”
  而方芳也走到孟蒼的身旁,“我要睡覺了。”
  “睡啊!”孟蒼笑道。
  “我警告你,別對我毛手毛腳的。”方芳拉起棉被將自己包成了一團,整個人就像是充气娃娃一般。
  “你想你包成這樣,我還能對你做出什么事嗎?”
  “那就好……”方芳覺得自己的眼皮越來越重,她的聲音也越來越模糊。
  “那你睡吧!”
  “嗯……”
  在确定方芳熟睡后,孟蒼將方芳摟進了怀里,陪著她一起入睡……
   
         ☆        ☆        ☆
   
  “孟氏集團”總裁辦公室里。
  孟蒼坐在辦公桌前,埋首在成堆的文件中,突然電話響了起來,孟蒼按下了按鈕,“喂!”
  “總裁,雪莉小姐到公司找你,目前人在一樓,要讓她上來嗎?”他的秘書盡責的報告著。
  雪莉?孟蒼揚起眉,他大概知道她是為何而來了!肯定是看到今天的小報了。D嘴角略微揚了起來,他從來就不喜歡自以為是的女人。
  “總裁?”秘書再喚了聲。
  “讓她上來。”
  “是的。”
  孟蒼收了線,一想到昨夜方芳那可愛的樣子,他的嘴角便揚起了笑容,沒多久敲門聲便響了起來。
  “進來。”
  秘書領著妖嬈的雪莉走了進來,“總裁,雪莉小姐來了。”
  孟蒼點點頭,“知道了,你先出去。”
  “是!”秘書點點頭,退了出去。
  “有事嗎?”孟蒼懶懶的說道,身子略微往后傾斜了些,讓背舒服的貼在椅背上。
  “討厭!你知道的嘛!”雪利嬌嗔的道,人已自動的走到孟蒼的腿上坐下,開高杈的裙子因為她的坐姿而露出了修長的玉腿。
  D“我知道什么?”孟蒼笑道。
  “你一定知道人家為何而來的,你這么聰明,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今早她一看到報紙上報導著孟蒼現在正和方成的獨生女同居時,她嚇了一大跳,連忙赶過來,想要“了解情形”。D“是嗎?”
  “別裝傻了嘛!蒼……”雪莉的手伸入了孟蒼的西裝外套里,挑逗似的撫著他的胸膛。
  “你要問方芳的事?”
  “沒錯!你為什么要讓一個乳臭未干的女孩子住到你家?難不成你喜歡上她了是嗎?”雪莉質問道,她可不相信長得一副幼稚小孩模樣的方芳可以吸引住孟蒼的注意力,他只是想嘗鮮而已,她在心里想道。
  “我是喜歡上她了。”孟蒼并不否認。
  “蒼……”雪莉的心里倏地緊張了起來,不會的!以孟蒼這种個性來說,他不可能會喜歡上方芳。
  “怎么了?怕嗎?”
  “人家是怕嘛!”雪莉笑道,手指挑開了孟蒼襯衫的扣子,不停的撫弄著他的胸膛,企圖勾起他的欲火。
  “你會怕?”
  “當然,人家會怕你不要我嘛!”
  “是嗎?”孟蒼的嘴角勾起了嘲諷的笑容。
  “你怎么會對那种小妹妹感興趣呢?是因為新鮮嗎?她的手往下游移著,最后停留在孟蒼的小腹上。
  “新鮮?呵……”孟蒼沒有回話。
  孟蒼那种不愿多談的樣子讓雪莉急了,“蒼,你和她上過床了嗎?”她急忙的問道。
  孟蒼的眉揚了起來,很顯然的,他并不是很喜歡這個話題。
  “你逾越了!”孟蒼警告著。
  “蒼,我不是故意的!”看到孟蒼那种樣子,她也知道他生气了,“我只是很害怕而已。”
  “有什么好害怕的?”
  “你是不是真的和方芳上過床了?”明知孟蒼不高興,但是雪莉仍然繼續問道:“那种嬌嫩的女孩有我好嗎?她可以滿足你、包容你嗎?”
  “最后一次警告你,雪莉,我不想再听到這几個字。”
  “蒼,別這樣!”不行,孟蒼是她的,就算他不愛她也不能愛上其他女人,他只能是她的。
  “我做什么事,需要得到你的同意嗎?”孟蒼不悅的說道。
  “這……這當然不是。”孟蒼身上的寒意傳入了她的体內,令她不禁打了個冷顫。
  “那你為何干涉我這么多?我從來就不知道我什么時候養了一個管家婆?”
  他的語調雖輕柔,但已經足夠讓雪莉凍成冰塊了。
  “蒼……”不!他怎么能用管家婆來形容她?D“我沒有給你這么多權力,我也不喜歡出錢買個女人來管我,你知道吧?”孟蒼的手輕捏了雪莉的臉頰。
  “這……我當然知道。”
  “知道就好了,你要乖一點才不會令我生气。我當初選中你時,就是因為你很聰明又听話,別讓你僅有的优點消失了知道嗎?”
  “我知道了。”雪莉咬牙說道。為什么她不能住到孟蒼家中而方芳就可以?她只是個乳臭未干的小女孩而已,怎么可能比得上她?
  “你該回去了。”孟蒼淡淡的提醒,不想讓雪莉占用他太多的時間,免得公事無法處理完,耽誤下班的時間。
  “蒼,我再多留一下嘛!難道你不喜歡人家陪你嗎?而且人家可以給你那個丫頭無法給你的快感。”她還繼續努力想挽回劣勢。
  “是嗎?”
  “當然了!”
  “但是,我現在不需要你。”
  孟蒼這句話讓雪莉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不!不會的,他最難抗拒她的,而現在……他竟然拒絕她?
  “蒼……”
  “我很忙!”孟蒼說道:“你若沒事就快走吧!”
  “我……”
  “你听不懂我說的話是嗎?”
  雪莉連忙從孟蒼的腿上跳了下來,“那……那我就不打扰你,我先走了。”
  “嗯!”
  “你何時會來找我?”怀著一絲的企盼,雪莉問道。
  “我想找你的話,自然會告訴你,不過,我現在沒興趣。”孟蒼有些不耐的揮揮手,示意雪莉快离開他的視線。
  “那好吧,我等你,拜拜!”原本她是來質問孟蒼的,沒想到卻變成這樣,雪莉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在揮了揮手后,連忙离開他的辦公室。
  孟蒼在雪莉走后,立刻低頭繼續處理公事,他希望能早些將這些文件看完,回家見方芳。
   
         ☆        ☆        ☆
   
  孟蒼下班后連忙從公司赶回家,才打開家門,便發現一股泡面的香味沁入他的鼻翼里。
  關上鐵門,孟蒼才踏入客廳,便看見方芳坐在地板上,桌上則放了一碗泡面。
  “你回來了啊?”方芳沒好气的說,她是很嗜睡的人,一直睡到剛才才起床,在梳洗一番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填飽肚子,這已經是她的習慣了。
  可東找西找,她几乎把孟蒼家的冰箱都翻遍了,卻什么東西都沒有,甚至于連個雞蛋也看不見,頓時,方芳的臉色難看到谷底去了,而她又是那种十分懶惰的人,根本不可能踏出孟蒼的家去買東西。D在沒東西可以吃之下,她的脾气越來越差,好不容易從柜子里找到了一碗泡面,才勉強消了气。
  “怎么了?”孟蒼放下公事包,走到方芳的身旁問道。
  “你是不是故意的?”方芳用手指指著孟蒼,兩只眼睛几乎要迸出火花來,可那火花并不是愛的火花而是憤怒之火,那种熱度足以將孟蒼給燒成灰燼。
  “什么是不是故意的?”孟蒼不解的問道,他的手握住了她的食指。“我不懂你在說什么?”
  “難道不是嗎?你故意帶我回家來荼毒我的。”她气呼呼的說道。
  “你為什么這么說?”他真的不懂她為何這么說,可他并不太在意,坐到沙發上,彎下身,將方芳抱到自己的腿上。
  方芳一味沉浸往自己憤怒的思緒中,并沒有注意到孟蒼的動作。
  “你還辯解!你一定是故意的,帶我回家卻不給我東西吃,害我找了半天,卻什么都找不到,你真是太過分了。”
  “就因為沒有吃的東西,你才會這么生气嗎?”孟蒼笑問。
  “當然啦!這已經很嚴重了耶!如果我餓死在台灣一定會被人笑的,你到底知不知道啊?”方芳用手指搓搓孟蒼的胸膛。
  “我現在知道了,這個泡面是你泡的嗎?”
  “廢話!難不成是你泡的啊?”方芳看著孟蒼的雙眼一直注視著她的泡面,警戒心大起,“這是我的,你別想偷吃!”她的手立刻端超了泡面。
  “我也有點餓了,干脆我們一起吃好嗎?”方芳身上的馨香傳入了他的鼻翼中,孟蒼著迷的將自己的臉埋入了她的頸項中,企圖多汲取一點屬于她的香味。
  孟蒼這個舉動令沒有防備的方芳嚇了一跳,她的心跳情不自禁的加速,手也不由自主的往一旁傾斜。D熱燙的湯由碗里倒了出來,燙到了方芳裸露在白色短褲外的大腿。
  “好燙!”方芳惊叫一聲,連忙將泡面放到桌上,拿起面紙,擦著自己的腿,但是仍是十分的疼痛。
  “怎么了,燙到了?”
  “對!”方芳可怜兮兮的點點頭,看著自己被燙到的地方又紅又腫,“好痛!”她扁著嘴說道。
  孟蒼由她的肩膀看下去,發現方芳被燙到的地方已經紅腫了起來,令他心疼不已,連忙將她抱入浴室。
  “做什么啦?”方芳不解的問道。
  “沖冷水。”
  “不要!”方芳搖搖頭,她才不要呢!
  “不要?”孟蒼揚起了眉,不理會方芳,他的手拿起蓮蓬頭,看到窩到一旁的方芳,“快過來。”
  “我說不要就不要,等一下你會乘机亂摸。”
  “不會的。”
  “你騙我,剛才你就偷親我的脖子,而且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又怎么可能被泡面燙到呢?”方芳明白指出孟蒼就是罪魁禍首。
  “那是我的錯,我承認,現在快過來!否則等一下留下傷疤,連我都不要你了。”
  “哼!”方芳偏過頭不理他。
  “不過來我就用水噴你了。”
  “討厭啦!”听到孟蒼的話后,方芳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到孟蒼的身旁,讓孟蒼幫她沖冷水。
  “還痛不痛?”
  “不痛了。”冰涼的冷水沖起來好舒服,令她腿上灼熱的感覺消失了。
  “那就好,以后不要再這樣了。”
  “那是你的錯耶!若是你不要這樣的話,我也不會被燙到了。”方芳嘟著嘴辯駁。
  D“知道了,我以后會注意一點的。”孟蒼的手摟住了方芳的腰,眼神變得幽暗了些。
  D“你……你想做什么?”她有些結巴的說道,他這么親密的摟住她,令她心急遽的加快,她有些慌亂的看著孟蒼。
  “我想吻你!”在話語一落,孟蒼便低下頭,攫住她的紅唇,他讓她的背抵在牆壁,手摟著她的腰,慢慢的加深了唇的力道。
  “唔……”方芳有些懼怕的搖著頭,但孟蒼卻霸道的吻住了她。
  “張開你的唇。”
  方芳听到他的話后,搖了搖頭;孟蒼見她不听話,不悅的輕咬了她的唇瓣,在她痛呼出聲時,趁勢將舌探入她的。
  不停的汲取著她口中的蜜津,他的吻既纏綿又火熱,而方芳抵抗的力量也越來越薄弱。
  全身的空气彷若被抽干了一樣,方芳的腦中一片混沌,思緒越來越混亂,這些事太复雜了,讓她單純的腦袋根本無法容納這么多。D像是想抓住什么一般,方芳攀住了孟蒼的頸項,她放棄了抵抗,只希望孟蒼可以支撐住她。
  “孟蒼……”
  孟蒼的手開始往她背后移到她的短褲褲頭,將她的短褲扣子給解開,拉開了她的T恤,讓他的手可以伸入她的衣服,撫著她如嬰儿般細膩的肌膚。D她的全身輕顫著,孟蒼的手撫上了她蕾絲包裹的渾圓,不停的揉弄著,最后他將她的內衣往下拉,讓他的手可以切切實實的撫著她的圓潤。D但他仍不滿足,將她的T恤整個拉開,低下頭吻住她早已變得十分硬挺的乳尖,并不停的吸吮、啃嚙著……
  “不……”她無意識的呻吟著,胸部因為孟蒼放肆的嚙咬而傳來輕微的疼痛。
  他的手指輕夾住她的乳尖,略微施力拉扯了一下,頓時讓方芳的全身輕顫著……
  正當孟蒼要拉開方芳的短褲時,突然,有一陣怪聲從方芳的肚子里傳了出來。
  “咕嚕……”
  肚子傳來的抗議聲,讓方芳在瞬間清醒了,意識到自己上半身的裸露,她的臉迅速的紅了起來。
  “色狼!”方芳羞紅了臉說道,連忙轉過身,整理自己的衣服。
  孟蒼只是笑著搖搖頭,沒想到在這种“緊要關頭”,她的肚子還可以發出叫聲,真是服了她了。“你肚子不是餓了嗎?”
  方芳點點頭。
  “想吃什么?”孟蒼撥了撥方芳有些微亂的頭發。
  “你要帶我出去吃嗎?”方芳興奮得眼睛都發亮了,她已經餓得全身軟趴趴了,“我告訴你喔……剛才是你偷襲我的,而我只是因為肚子太餓了,才無力反抗的。”她義正辭嚴的說道,深怕讓孟蒼認為她也有那個意思。
  “是!我知道。”
  “知道就好。”方芳點點頭,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她伸出了食指,指著孟蒼,“我再警告你,千万別把剛才那件事說出去,尤其不准告訴我老爸、老媽。”以她老爸、老媽那副亟欲將她轟出家門的樣子來看,孟蒼若多嘴將剛才的事告訴她父母,那她就完了。
  “為什么?”孟蒼揚起眉。
  “哎喲!不為什么啦!”方芳煩躁的撥了撥頭發,“叫你別說你就別說。”她走出浴室,發現孟蒼還站在原地,“你怎么還站在那里呢?不是要請我吃飯嗎?怎么,反悔了是嗎?”她不悅的說道。
  “沒有。”孟蒼搖搖頭。
  “那還不走?”
  “嗯!”孟蒼跨出浴室,手自動的摟住方芳的腰。
  “喂……你的手啦!”
  “我的手怎么了?”
  還裝笨?天啊!天底下怎么會有這么不要臉的男人?方芳忍不住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額頭。
  “請將你的魔掌從我的腰部离開好嗎?”她捏住他的手臂。
  “我高興放在這里。”
  “你不要太過分,這是我的腰耶!”方芳抗議。
  “那又怎么樣?”孟蒼無賴的笑笑,“走啊!你不是餓了嗎?”
  算了!先忍下來再說,方芳在心里告訴自己,先喂飽自己的肚皮比較重要,就算吃點虧,她也認了!
  為了食物,她低頭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