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6節


  “你确定你要來這种地方?”孟蒼停下車,皺著眉看著前方那個“M”的標志。
  “不行嗎?”方芳嘟著嘴,看著孟蒼。
  “我沒有說不行,只不過你這么大了,還到這种地方來……”
  “你……你是什么意思?我這么大就不能到這种地方來是嗎?那人家店里有老公公、老婆婆,你何不干脆叫他們去喝老人茶算了!”
  孟蒼無奈的搖了搖頭,算了!她喜歡就好,“我們買回去吃好了。”
  “好吧!”方芳點點頭。
  孟蒼依著指示開到得來速車道,他打開車窗,“你要吃什么?”
  “兩份三號餐。”方芳對孟蒼說道。
  于是,孟蒼點了三份三號餐。在等待的時間,方芳突然看到一個媽媽背著一個小孩在賣口香糖,看來十分令人同情。
  頓時間,方芳的同情心大發,嗚……好可怜喔!她在心里想道。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嗯……沒有錢!她也好可怜……
  不過,孟蒼有的是錢!
  方芳一想到此,雙眼便不怀好意的看著孟蒼;而孟蒼則是突然感覺到有一股怪异的視線注視著他,于是,他立刻轉過頭看著方芳。
  “有事嗎?”孟蒼已經有了警戒心,方芳那張臉分明寫明她想算計他!
  “錢、我要錢、給我錢。”方芳伸出手,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哼!她可是被迫与他同住的,再加上她不事生產、稿子一退再退,手邊根本就沒有錢,因此,孟蒼活該拿零用錢給她!她在心里如此想道。
  “我為什么要給你錢?”孟蒼問道。
  “什么?”方芳不可思議的睜大眼,“你不肯給我?那我要怎么生活?麻煩你現在馬上把我載回家,我要向我爸媽要零用錢,我不住在你這里了。”天!他怎么這么小
  气啊?
  “你要錢做什么?”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才向你要一點點而已,就小气成這樣。”她皺了皺小鼻子。
  “你最好告訴我,不然,我是絕不會給你的。”
  “你——”迫于無奈,方芳只好指向在一旁賣口香糖的女人和小孩,“她好可怜喔!背著小孩子賣口香糖,她們家的生活一定很難過。”
  “你向我要錢是要和她們賣口香糖?”
  方芳用力的點點頭。
  “她們有可能是騙徒,你知道嗎?這种地方有人專門利用他人的同情心來牟利!”
  “什么?”方芳用鄙夷的目光看著孟蒼,“你這個人怎么這么沒有良心啊?她們都已經這么可怜了,所以才會出來賣口香糖,你竟然還說她們是騙徒!你媽媽一定會為了生下你這個沒有同情心的儿子,感到可恥的。”她說得很順,連孟蒼的媽都問候到了。
  孟蒼感覺到太陽穴在隱隱作痛,“你從來不看新聞嗎?上次有個沿街‘落魄’至极,帶著兩個弱智儿子在賣口香糖的人,經警方查證竟然是拿大哥大的富商,可見這些人是利用他人的同情心,并不是真的很可怜,你懂嗎?”
  方芳自知理虧,忙偏過頭,“小气鬼!”她故意罵得很大聲,讓孟蒼听得見,“若是她們真的是有困難怎么辦呢?你這個吝嗇至极的人。”
  孟蒼受不了了,他一向對這种沿街叫賣口香糖的人不予理會,但現在的形勢是,他若不出錢的話,方芳可能會气到跳腳。
  “哇!”孟蒼丟了個硬幣給方芳。
  “這是什么?十元?”她訝异的叫道。
  “那一條口香糖才七塊而已,還有得找!”他平心靜气的想和她說道理。
  “不要!我要一千元。”
  “不行!”他也有他做事的原則,与其將他的錢拿去買口香糖,還不如拿去救濟慈善机關。
  “不給我,我就和你翻臉!”
  “給你多少錢都可以,但是,我不能讓你把我的錢拿去給騙徒。”
  “你又知道她們是騙徒了?或許真的有人很坏,但是,有些人真的很可怜。”
  她越看那對母子,她就越覺得可怜,通常,這個時候她都是待在家里看小說吹冷气兼吃零食,而她們卻如此的可怜,嗚……D“你是說那對母子?”孟蒼挑起了眉。
  “沒錯!”方芳用力的點點頭。
  “好!你心甘情愿的親我一下,我就給你。”
  “什么?”方芳揚高了音調。
  “要不要?”
  “哼!趁人之危!”是誰說只有女人才和小人同等級的?真是孤陋寡聞!D
  “要不要隨你。”孟蒼取過了紙袋,“不要的話我要走了。”他打了排檔。
  “好嘛!”又被威脅了,唉!誰教她這么善良呢?她在心里想道。
  孟蒼將車開到一旁去,“要心甘情愿我才給你錢喔!”
  “知道了。”她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身子往一旁傾斜,將唇印上了他的,她本想速戰速決,一下下就撤退。D但孟蒼細薄的唇在接触到她柔軟的唇瓣時,便掠住了她的。D他狂熱的親吻著方芳,而方芳那种單純的腦袋則是又變成了混沌一片,在
  她完全沉醉在孟蒼的熱吻之中時,孟蒼突然放開了她。
  結束了?怎么這么快?有點可惜耶!腦袋中一閃而過的念頭讓她自己嚇到了!
  奇怪了,她怎么會覺得可惜?不可能啊!她明明很討厭這個千年大色魔的,怎么可能會眷戀他的吻……
  錯了、亂了!好像怪怪的耶……
  她該不會愛上了他吧?
  一想到此,方芳便覺得一鼓暖流流竄過她的心田,令她的心有些悸動。D不自覺的她的手撫向她的紅唇,神情有些迷惑。
  “怎么了?”孟蒼問道。
  “沒、沒什么!”方芳連忙說道。
  “你不是要拿錢給她們嗎?”孟蒼從皮包里抽出一張千元大鈔遞給了方芳。
  “對!對哦……”方芳接過錢,連忙打開車門下車,“喂……等等……”她對前方那個賣曰香糖的婦人說道:“喏!錢給你!口香糖我不要了。”她將錢放在賣口香糖婦人的手里后,便上了車。
  “口香糖呢?”孟蒼好笑的看著方芳,“你拿一千元賣了條隱形的口香糖回來嗎?”他戲謔的說道。
  知道自己被取笑了,方芳的臉紅了起來,“別這樣嘛!你看她們一直在向我道謝耶!”
  “如果有人免費送錢給我的話,我也會很高興。”孟蒼嘴里喃喃念著,打了排檔,車子平穩的駛向了回家的路。
  而方芳的心則全部都被剛才那個熱吻給占滿了,也許從現在起,什么都會變得不一樣了,她在心里想道。
   
         ☆        ☆        ☆
   
  車子回到了大樓的地下停車場,孟蒼提著紙袋上了電梯,和方芳一同回到住處。
  “有心事?”從方芳坐上車后,孟蒼便發現方芳一直沒開口說話,只是沉溺在自己的思緒中。
  “是有一點。”方芳點點頭。
  “要不要說來听听?”孟蒼体貼的問道,順手拿起一旁的薯條沾了些蕃茄醬,“張開嘴。”他對方芳說道。
  而方芳也順從的張開了嘴,讓孟蒼將薯條送入她的口中。
  “我有事想問你。”
  “說!”
  “你到底對我有什么感覺?難道你只是存心想整我,才這么對我的嗎?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你也未免太費工夫了吧?”
  “為什么你會覺得我是想整你呢?”孟蒼繼續喂著方芳。
  “因為我撞坏了你的車子。”方芳一邊咀嚼一邊回答。“但若是因為我撞坏你的車子,你就要求當我的男朋友,不是太大費周章了嗎?你似乎沒有必要做到這种地步耶!”
  “我是沒有必要。”孟蒼笑著說道:“東西快冷了,快吃吧!”
  方芳不停的吃著桌上的東西,而孟蒼也拿起雞塊陪她一起吃。
  “所以我才在猜測你真正的用意……”她拿起可樂啜了几口。
  “你剛才在車上想的都是這些?”
  “當然!”方芳用力的點點頭。
  “那你想知道答案嗎?”
  “當然想啊!我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企圖?”
  “你當初不是覺得自己很有美色嗎?”孟蒼戲謔的說道。
  方芳白了孟蒼一眼,“當初是當初!在我看到那本介紹你風流史的雜志后,我就不這么覺得了。”
  “你很有自知之明嘛!”他故意嘲諷她。
  “哼!”方芳哼了聲。
  “坦白說,你會想到這一點,真是令我有些惊訝,畢竟以你那种單純的腦子,我知道你是無法思考很多事的。”
  “謝謝你喔!”方芳給了孟蒼一個白眼,“我知道,我很單‘蠢’,我老爸常說我是單細胞的生物,一次只能思考一件事,頭殼里裝的除了小說的題材外,剩下的全都是一堆漿糊,這樣你高興了吧?”
  “那是你自己說的,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你蠢。”
  方芳抓了塊雞塊放入口中,“那你是……喜歡我嗎?”她小心翼翼的問道。D“我是喜歡你沒錯。”孟蒼沒否認,他一向不喜歡矯情造作,這不是他的作風。
  “我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喜歡的?”她真的不懂,她什么都不會,連她唯一的興趣——寫小說她也寫不好,為什么孟蒼還會喜歡上她,她真的覺得很奇怪,難道愛情真的沒有定律可言嗎?
  “你這算是沒自信?”
  方芳點點頭。
  “你真的覺得你沒有任何优點嗎?”孟蒼將方芳抱到他的腿上,瘦瘦軟軟的她,令他抱起來舒服极了。
  “是啊!”覺得兩人之間過于曖昧,方芳連忙拍拍孟蒼的肩,“別這樣抱我!”她皺眉說道。
  “為什么?我喜歡這么抱著你。”他喜歡做的事,沒人可以干涉的。D
  “但是……我覺得怪怪的……”被他抱著,她心中有點莫名的心悸。
  “習慣就好了。”
  “其實,我真的對自己沒什么自信,我一直在投稿卻也一直被退稿,而且我的神經線又粗,什么事都不會,就只會惹禍。”
  “听你這么說,你似乎是一無是處?嗯!也許當你的男朋友并不是個明智之舉,而是個賠本生意。”
  “哼!”方芳哼了聲。
  “就是因為這件事困扰了你?”
  “對!”方芳吸了口可樂,點了點頭。
  “我不覺得有什么事可以令你感到煩惱,你何不順著自己的心意走下去?”
  “事情好像很复雜耶!”方芳皺起眉,是啊!她是無法一次思考很多很复雜的事,她只能思考那种十分簡單的問題。
  “其實不會,你喜歡我嗎?”雖然已由方芳的舉動得知她對他也有感覺,但是孟蒼還是想听到她親口說出。
  “不知道……”方芳搖搖頭,她是為他感到悸動,但她不懂這真的是喜歡嗎?
  “好吧!那我換一個方式來問,你喜歡我吻你嗎?”
  方芳听到孟蒼的話后,臉迅速的漲紅,“唔……”
  “不開口說話就算是默認。”他根本就是將方芳吃得死死的。
  “就算是默認我也不想承認。”方芳嘟著嘴說道,她知道孟蒼牽引住她的心,但是她就是不想承認。
  “為什么?”
  “因為你太花心了,我不想去喜歡一個花心的男人。”
  “那是以前的事,我現在不會了!”
  “可那些韻事還是存在啊!你不能因為那是以前的事就否認它吧?”
  “是沒錯!”孟蒼有些煩躁,“但你他不能因為我以前的事而否定現在的我,自從我和你在一起后,就沒有再碰過其他的女人了。”他可是做了很大的犧牲耶!
  “那還是不公平,立足點不公平!”
  “小芳……”孟蒼挫敗的低吼著。
  “不然這樣好了,我也去多交几個男朋友,等我玩夠了再回來找你,這樣好不好?那就很公平了。”天!她怎么會這么聰明,可以想出這么好的辦法來……她忍不住在心里佩服自己。
  “不行!我不答應。”就怕是你被別人玩夠了!孟蒼在心里想道。
  “那你真的太過分了,為什么你可以有很多的女朋友,而我就不能有很多的男朋友?哼!我才不要喜歡你這個自私自利的人。”
  “小芳……”
  “別說了,我才不要喜歡你!”
  “那我們馬上結婚好了。”
  “結婚?”方芳的眼大睜,“你要結婚找別人去,我可沒有答應要嫁給你。你听到了沒有?”
  “我沒听到。”
  “我管你有沒有听到,我說這樣就是這樣了。”她十分“惡霸”的說道。
  “對了!你的小說寫得怎么樣了?”他不想再繼續剛才那個問題,再說下去的話,他可能會克制不住自己的怒气而捏斷她的脖子。
  “很好,我有預感這次有希望了。”
  “你寫到哪里?已經寫完了嗎?”他為她感到高興。
  “還沒有,我只寫了一點點而已,不過,我已把大綱全寫出來了。”她十分得意的說道。
  “可以借我看看嗎?”
  “好哇!你等一下,我去房間拿。”難得有人關心她的事業,方芳立刻從沙發上起身。
  “你不是用電腦寫嗎?”難不成她要把手提電腦搬出來?
  “我的大綱都是用另一張紙寫起來的。”方芳沖入房間里,再出來時手上多了一張紙。“喏!我寫得很好吧?”她十分得意的說道。
  孟蒼接過她手中的紙,大約的看了一下,然后,很不給面子的爆笑出聲。D
  “怎么了?你那是什么笑容?”她不悅的說道,她可是很認真的寫耶!他怎么可以嘲笑她?
  “女主角因為家里貧窮,跑去當人家的情婦,但白吃白住不說,居然還對男主角百般欺凌,你不覺得這种劇情很奇怪嗎?”孟蒼失笑地搖搖頭,真不知道她的腦袋里裝的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
  “怎么會很奇怪呢?我不覺得啊!”這可不是平常人可以想出來的劇情耶!她可是絞盡腦汁才想出來的。
  “是嗎?而且我覺得這一段怪怪的!為什么女主角要穿著女王裝,還拿著鞭子抽打男主角呢?”
  “這……呃……”方芳搔搔頭,“怎么樣?不行嗎?我就是高興這么寫不行嗎?”她已經老羞成怒了。
  “我沒有說不行啊!”不過他真的覺得她不太适合寫愛情小說,有哪一本愛情小說的女主角,會拿鞭子抽打男主角的?
  “這叫創意,你懂嗎?”
  D“不太懂!”孟蒼一副不懂的模樣,他搖搖頭,將那張紙給收了下來。“快吃東西吧!”
  “嗯。”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