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7節


  一陣急促的門鈴聲,吵醒了方芳,她現在已經很習慣在孟蒼的怀里入睡。她坐起身,短發就像稻草一樣十分的散亂。
  “誰啊?”拿起一旁的鬧鐘看了下時間,才上午十點而已,真是的!誰這么早就來拜訪?她都還沒睡醒呢!她在心里想道。D勉強的下了床,她刷牙洗臉后,才走出房間,開了大門。
  “你是誰啊?”隔著一扇鐵門,她對著一名濃妝艷抹的女人問道。
  “我是孟蒼的女朋友,他在嗎?”雪莉趾高气揚的說道,已經一個月了,沒想到這個小丫頭竟然還住在孟蒼的家中,真是气死她了!
  “他不在。”方芳揮了揮手,“要找他晚上再過來,我現在沒空,我要去睡覺了。”孟蒼自己的女朋友讓他自己去處理就行了,她轉過身,想關上鐵門。
  “等等!”眼看方芳就要關上門,雪莉連忙喚道。
  “做什么?我都說他不在了,你晚上再來。”她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她現在還很想睡覺耶!
  “你先開一下門。”
  “不要。”方芳搖搖頭。
  “我有事和你說,是關于孟蒼的事。”
  “你叫什么名字?”方芳問道。
  “我是雪莉。”
  “那你等一下!”方芳走入屋內,拿起話筒,找到孟蒼之前塞給她的名片,她撥了撥那上頭的數字,電話沒響几聲便被接了起來。
  “喂,孟氏集團您好。”
  “我是方芳,我要找孟蒼。”
  “這……總裁很忙,不隨便接電話的。”秘書戰戰兢兢的說。
  “好哇!你問問看他接不接?不接的話,你就告訴他,我要收拾東西回家去了。”方芳气呼呼的說道。
  “那……那好吧!我幫你問問。”
  沒多久,話簡便傳來孟蒼的聲音,“小芳嗎?你怎么突然打電話給我?”孟蒼高興的想著,莫非她真的對他有了不一樣的感覺?這個念頭讓他忘了被打扰的不滿,“這個時候你不是還在睡覺嗎?”
  “我是在睡覺沒錯,不過被人給吵醒了。”
  “誰?”他一頭霧水的問。
  “你以前的女朋友啦!沒事的話就請你火速回來處理,她像蒼蠅一樣,赶都赶不走,討厭死了!你听到沒有?”
  “我馬上回去。”孟蒼說完這句話后,電話便傳來嘟嘟的聲音。
  方芳收了線后,才走出客廳開了門,“進來吧!”
  雪莉走入屋內,自動坐在沙發上。
  “你是怎么招待客人的?客人來不用端杯茶來嗎?”
  “很抱歉,我不兼職當女佣!”方芳揮揮手,臉上顯出十分不耐的感覺。
  方芳的態度令雪莉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她今天就是要來逼走方芳的,讓她
  哭得像個小媳婦一樣,沒想到她卻一臉的無所謂,真是令她气炸了。
  “好吧!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直接說明我的來意好了。”雪莉揚高了聲音說道。
  “請說,我洗耳恭听。”方芳走到廚房,從冰箱里拿出一瓶果汁后,踅回客廳沙發坐下。
  “我覺得你配不上孟蒼,我要你离開他。”雪莉決定打開天窗說亮話。
  “我配不上他?”方芳的眉頭皺了下來,“開玩笑!你為什么不說他配不上我呢?”她不悅的說道。
  沒想到方芳的反應与一般人不同,雪莉瞬間呆滯住了。“你本來就配不上他嘛!”
  “你是說全天下的女人都配不上他,只有你才有資格是不是?”
  “那當然!有誰比得過我?我可是知名的模特儿耶!”雪莉一臉得意的說。
  “我就沒听過你的名字。”方芳馬上漏她的气。
  “你——”
  “我怎么樣?”
  “你有哪一點能和我比?我告訴你,今天就是孟蒼叫我來赶你走的。”雪莉撒謊的說道。
  “哦?”方芳揚起了眉,“是嗎?”
  “當然!”雪莉十分得意的說道:“孟蒼他最喜歡大胸部的女人了,你以為你比得上我嗎?”
  “我覺得那沒什么好比的,不過是胸部而已嘛!你說孟蒼喜歡大胸部的女人,若是某天出現一個乳牛級的女性,那你的地位不是全完了嗎?”
  “你給我閉嘴。”雪莉气得渾身發抖,她的話說中了她的要害。
  “閉嘴就閉嘴。”方芳聳聳肩,啜了口果汁。
  “你到底走不走?是孟蒼叫我來的。”
  “是他叫你來的啊?他沒有告訴我這件事耶!也許等他回來告訴我,我再走好了。”
  “這……”這個丫頭怎么這么難纏啊?
  “如果沒什么事,你可以先回去嗎?孟蒼回來我會轉告他,你來找過他。”
  “你要多少錢?只要你開個价,肯拿了支票就走人的話,那……要多少錢我都愿意付!”雪莉拿出撒手鑭。
  “真的?”方芳斜眼看著雪莉,這個女人一定是頭殼“趴帶”了,她老爸可是方成,家里也十分的有錢,而她竟然笨到想用錢來打發她?真是笨到最高點了。
  “沒錯,你要多少錢?”雪莉從皮包里掏出支票簿,嘴角揚起得意至极的笑容。
  “不用啦!”方芳揮了揮手,“你在那張支票上簽個名,金額欄空白著隨我填,這樣才可以顯現出孟蒼是多么的無价!因為沒有辦法用金錢去衡量的東西才是最珍貴的,這么簡單的道理難道你都不懂嗎?而且你想想看,你給我的錢若是比當上‘孟氏’集團總裁夫人的還少的話,我還不如乖乖的等孟蒼娶我就好了!”
  方芳這一席話說得雪莉臉色鐵青,她咬緊牙根,勉強的點了點頭。
  “拿來吧!”方芳笑嘻嘻的說道。
  雪莉臉色十分難看的將支票遞給了方芳。
  “謝了。”方芳接過支票,高興的正想將支票收起來時,便听到了開門的聲音,她吐了吐舌頭,他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方芳在心里想道。
  果然,孟蒼偉岸的身影已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一接到方芳的電話,孟蒼便急急忙忙的赶了回來,深怕方芳會出事!但他
  怎么都沒有想到,他一走入客廳看到的便是方芳手中拿著一張支票還在一旁竊笑不已。
  孟蒼的眉頭皺了起來,他早該知道方芳的腦袋与常人相异,怎么能用常人的方法去判斷她呢?
  “你在做什么?”孟蒼問道。
  “我哪有做什么?你看到我做了什么嗎?”方芳拼命裝傻,將支票偷偷的往自己的T恤里塞,以免被孟蒼發現那張支票,被他分去一杯羹。
  “我看到了,你將衣服里的支票拿出來,否則我會好好的修理你一頓。”他警告的說道。
  “呃……這算是我的私房錢耶!”她都沒有私房錢,窮得說不定連寄一本稿子所需的五十元郵資都要孟蒼幫她出。
  “支票是你給她的?”孟蒼將視線移向雪莉不悅的說道:“我允許你這么做了嗎?”
  雪莉被孟蒼這么一說,她有些害怕,“是她自己要收的,她還叫我不要在支票上的金額欄上填寫數字,這樣才可以顯示出你的無价。”
  “是這樣嗎?”
  雪莉點點頭。
  突然,孟蒼笑了,“你被騙了!難道你不知道方成是她父親嗎?他們公司的規模雖然比不上‘孟氏’,但也不是一般中小型企業可以相比擬的。”他搖了搖頭,看著方芳,“你哪時候成了金光党的一員了?”
  “別這么說嘛!”方芳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我是最近才入會的。”
  “什么?”經孟蒼這么一說,雪莉才突然想起方芳的后台那么硬,怎么可能缺錢?她這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你騙了我?”
  “我才沒有騙你,是你自愿給我錢的,拜托你用膝蓋想想看,送上門的錢哪有不收的道理?”
  “把支票還給我!”
  “我不要,那是我的錢,你給我的就是我的。”方芳搖搖頭,看著孟蒼,
  “喂!她是來叫我滾回家的,你自己想辦法把她請回去,我要回房間補眠了,別來煩我。”她揮了揮手,走進房間里。
  “蒼……你看看……這個女人有哪點好嗎?”雪莉拉著孟蒼的衣袖說道。
  “她好不好,用不著你來評論。”
  “蒼,你真的被她迷住了是嗎?”
  “你走!”
  “別這樣,那個丫頭不可能滿足得了你的。”
  “那是我自己的事,我這里不歡迎你,既然你有勇气趁我不在的時候跑來騷扰方芳,你就得有勇气承受后果。”他冷冷的說道。
  “我——”
  “快走!別惹我討厭!”
  雪莉一听到孟蒼的話后,盈著淚离去。
  而孟蒼也在見到雪莉离開后,才走入房間。進門一入眼,便是方芳躺在紅色的大床上,手上抱著一只他前些日子買給她的超大型維尼小熊。
  孟蒼歎了口气,走到了方芳的身旁,拿走了她的維尼小熊。
  “做什么?還給我!”手中的抱枕被抽走,方芳立刻睜開了眼,“那位雪莉小姐走了?”她坐起身,想從孟蒼的手中搶回她的維尼小熊。
  “走了!”孟蒼順勢將方芳摟入怀中,“你也太狠了,和她要了一張空白的支票。”他搖著頭,撫著方芳的短發。
  “才不會呢!將小熊還給我。”方芳的手想抓住被孟蒼放在一旁的維尼小熊,“這里沒你的事了,你快回公司去啦!”此刻,討厭鬼被赶走,孟蒼已經沒有任何“利用”价值。
  “這么現實?”孟蒼皺起眉。
  方芳點點頭,“快將小熊還給我。”
  “我買了那只小熊后,你天天都抱著它睡覺是嗎?”早知道他就不買給她了,嫉妒心一起,他將小熊掃到床下。
  “你好討厭!你怎么可以將我的小熊丟到床底下呢?”方芳捶打著孟蒼的胸膛,不悅的說道。
  “別抱它了,要抱就抱我好了。”孟蒼霸气的說道。
  “才不要哩!你身体硬得像鉛塊一樣,我才不要抱你。”方芳仔細的看了孟蒼,“咦?難不成你是在吃醋?”不會吧?一個大男人吃一個填充布娃娃的醋?太离譜了一點吧!
  D“嗯哼……”孟蒼哼了一聲,他不想承認他真的在吃醋,而且對象還不是個“人”!只是個布娃娃而已。
  “好啦!乖乖的,疼你哦!”方芳撫了撫孟蒼的臉頰,敷衍的說道。
  “疼我?”孟蒼突然笑了,“你說要疼我是嗎?”
  他的笑容看起來有點邪門,方芳小心的點了點頭。
  “那你要怎么疼我?”
  方芳一听到孟蒼這句話后,眉頭倏地皺了起來,她的睡意全消,“怎么疼你?”她重复了一遍孟蒼的話,“我……親你一下好了。”她俯身親了孟蒼的臉頰一下。
  “不夠!”孟蒼搖搖頭,“我要的不只這些而已。”他暗示的說道。
  “不只這些?”方芳是天才第一號笨蛋,听不懂暗示性的話語,“不然,你示范給我看好了。”
  “好!這是你自己說的。”孟蒼將方芳緩緩的往后推倒,讓她舒服的躺在大床上,而他則俯下身,在她小巧的臉蛋上落下細碎的吻。
  “你……”她終于了解孟蒼要的是什么了,虧她還說叫他示范給她看,天哪!她真的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你自己叫我示范給你看的,我已經忍不住了……”孟蒼的唇落到她的唇上親吻著,他的舌頭探入了她的口中,不停的翻攪著并汲取她的蜜汁,手則開始在她的身上游移。
  “嗯……”方芳呻吟了聲,她沒有費力的去抗拒他,只是溫柔的承受。D他的手撫向她的胸部,隔著衣物不停的搓揉著它,令方芳嬌喘連連。
  “蒼……”
  將手伸入了她的衣內,他迅速解開方芳的內衣,拉開她的T恤,眼神十分炙熱的注視著她小巧的蓓蕾。
  他的手指有些顫抖的撫向她的蓓蕾,他不停的揉捏、輕扯著,直至它變得十分硬挺。
  孟蒼兩手握住了她的渾圓,低下頭含住她胸前小巧的蓓蕾,并不停的吸吮、嚙咬著。
  “啊……”方芳弓起身子,她全身酥麻了起來,而她的思緒也早已离開了她
  的大腦……
  “乖……”孟蒼不停的吸吮著其中的一只椒乳,一手則在另一只上不停的把玩著。
  另一手往下探,孟蒼的手隔著她的牛仔短褲,來到她的雙腿間,他將她的腿略微拉開,中指在她的大腿間揉弄著……
  方芳害怕的合起雙腿,他的手指好邪惡喔……
  “听話!”孟蒼不悅的皺起眉。
  而方芳則是顫抖的搖著頭,兩腿再次并攏。
  逼不得已,孟蒼的手移開了方芳的雙腿間,繼續在她的身上游移愛撫著,發現她軟化之后,他的手解開了她的牛仔褲,將她下半身的衣物全部褪除。
  D“蒼……我……”
  “別說話,將自己交給我。”他的手不停的撫著她平坦的腹部,今她不停的痙攣著。
  一陣電流流竄過她的全身,她不停的輕顫著。
  而孟蒼則停下了手,略微起身脫掉自己的衣服后,全身赤裸的与她柔軟的身軀交疊著。
  拉開了方芳的雙腿,他迷戀的看著她私處的花瓣,忍不住伸出手輕探著它。D
  “不……”方芳不停的扭動著身軀。
  低下頭,孟蒼將頭埋在她的雙腿間,伸出舌頭在她的花蕊上輕刺著……
  “不要……不行……”方芳不停的擺動著四肢,她的私處就像火一樣燒了起來,孟蒼怎么可以用他的舌頭舔她的那里?不行的!
  不理會方芳的反應,孟蒼仍不停的用舌頭在她的私處上輕刺著……直至一陣陣暖流由她的私處泌出……
  “不要……”方芳十分難受的說道。
  孟蒼的頭部從她的兩腿間移開,轉而向她的胸脯用力的吸吮、嚙咬著,他的手指在方芳意亂情迷之際,用力的刺入她的花瓣里……
  方芳雙眼大睜,惊嚇的扭動了身子,“不要……”他竟然將他的手伸入了她的私處里……
  “不要這樣……”
  “把自己交給我!”
  “不要!我會怕……”
  “沒什么好怕的。”不留情的,孟蒼的手指開始用力的往內刺入……
  “不要……不要了!蒼……我們不要了……”方芳難受得連眼淚都流了出來,“好痛……”
  “不行!”孟蒼喑啞的說道,又探入了一指,兩指將她的私處撐開、活動著,令方芳不停的喘息著。
  “會痛……”
  孟蒼的額際不停的冒出汗水,在她已經完全濡濕之時,他將她的雙腿拉得更開。
  他讓自己的堅挺頂著她的小穴,不停的輕刺著,“我要進去了……”他在她的耳畔說道。
  話語才剛落下,他的腰便用力的挺了一下,將他早已脹大的男性象征用力的往她的私處里擠……
  “好痛!”方芳不停的拍打著孟蒼的胸膛,眼淚止不住的自眼眶落下,天!怎么這么痛……就像整個要裂開了似的!
  她的私處不停的收縮著,令孟蒼的眉緊緊皺了起來。“該死的!”他咒罵了一聲,手指移向她与他的交合處輕按著,直到她放松后,才用力的往上一挺,讓他的堅挺完全的刺入她的小穴里……
  “好痛……痛啊……”方芳哭喊著,“蒼……不要這樣了……我好痛……”
  方芳的淚水令孟蒼有些心疼,他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淚水,腰部仍是不停的往她的兩腿間用力的沖刺……
  疼痛几乎今方芳要昏厥過去,但她隱忍著,直至疼痛的感覺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陣莫名的快感与狂喜。D原本緊皺的眉頭松開了,她的雙手抱緊了孟蒼的背……
  由她的表情,孟蒼知道她已經完完全全适應了他的存在,他將方芳的兩腿架高在自己的肩上,大手扶住她的臀部,更用力的沖刺……
  “看著我!”孟蒼命令著。
  遠离的思緒慢慢的拉了回來,方芳睜開眼,看到他的象征不停的在她的身上進進出出……
  “蒼……嗯……”她呻吟著。
  孟蒼在律動許久后,低吼了一聲,在她的体內射出熱液后,緩緩的趴在她的身上。
  一股熱流沖入她的体內,方芳惊呼了一聲,閉上了眼……她想睡了。
  而孟蒼則是翻過身子,將方芳抱了起來,讓她跨坐在他的腹部上。
  “嗯……”方芳的口中逸出了一陣呻吟,感覺到他的堅挺又在她的体內脹大發熱著。
  “我很累了!”
  “我知道,不過我的精神很好。”他的手扣住了她的腰,輕輕往下壓……
  “啊……”方芳嬌喘了一聲,身子略微往后仰;而孟蒼則是用手指不停的玩弄著那早已被他肆虐的十分嫣紅的蓓蕾。
  她的私處又開始收縮了起來,令她難受的上下律動著,但她才輕輕的動了一下,便發出了嬌喘聲,那种充盈的快感又從她的体內傳了出來,令她自動的上上下下律動著……
  孟蒼抱住了她的腰,含住了她的蓓蕾,再次与她進入感官的世界中馳騁……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