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8節


  “起來了!”孟蒼拍拍方芳的臉說道。
  “別吵我,我想睡覺。”方芳翻了個身子繼續睡。
  “我有事想和你談談。”孟蒼將方芳從床上扶了起來,企圖讓她坐好,但她仍是朝一旁倒去。
  “別吵我啦……我真的很累!”方芳勉強的張開了眼,不悅的對孟蒼板起臉說道。
  “我只和你談一件事情而已,談完了你就可以繼續睡了。”
  “你很煩耶!”方芳卷起棉被坐起身,“快說啦!”
  “我要你嫁給我。”
  “嫁給你?”這句話令方芳的睡意在瞬間全消失了,她張大了眼,“你有沒有吃錯藥?我為什么要嫁給你?”
  什么嘛……不會是因為昨天那件事,所以他就要娶她吧?開什么玩笑!她還這么年輕,才不想這么早嫁呢!她在心里想道。
  “沒有!我沒有吃錯藥,我希望你嫁給我。”倏地,孟蒼的臉色變了,眼也眯了起來,“難道你不想嫁給我嗎?”
  “我是不想啊!”方芳喃喃的說道。
  “什么?”孟蒼听到方芳的話后,臉色一片鐵青,“你再說一次!”
  “你做什么啊?這么凶!”他嚇到她了耶!“不讓你負責是為了你好,你知不知道?你不用為了昨天那件事就非娶我不可,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孟蒼別過臉,“你到底嫁不嫁?”這小妮子的腦袋里到底裝了些什么東西?難道除了漿糊之外就什么都沒有了嗎?
  她和他已經發生關系了,而他也愛她、喜歡她,愿意負責任將她給娶回家,她反倒一直吵著不要他負責!
  一時之間,孟蒼真的感到十分的挫敗!他爬了爬頭發。
  “你怎么了?”方芳小心的問道。
  “不高興。”孟蒼搖搖頭。
  “為什么不高興?”
  “因為我想揍你!”
  “什么?”方芳听到孟蒼的話后,倒吸了一口气,她連忙將身子再縮進棉被一些,想往后移了一點躲過他的勢力范圍,可才稍微移動了一點,她的小臉便皺了起來……
  “怎么了?”孟蒼坐到方芳的身旁關心的問道:“還痛嗎?”
  方芳皺著小臉點了點頭,“痛!”兩腿間刺痛得令她十分難受。
  “我看看……”孟蒼想拉開方芳的棉被,但他的手卻被方芳給揮掉了。
  “不用了,你為什么想揍我?”方芳嘟著嘴說道。他居然想打她?天哪!這樣她還敢嫁給他嗎?
  她還沒嫁他就想打她了;她若真的嫁給他,說不定他會每天照三餐痛扁她,而若是他哪天心情特別好的話,也許會再加兩頓消夜呢!D媽媽咪啊……這樣她還敢嫁嗎?D想到此,方芳不禁瞄了瞄孟蒼那身結實的肌肉,哇咧……他一拳她可能就昏倒了,真是太恐怖了。
  “因為你不听我的話。”
  “這樣你就想揍我?你也未免太暴力了吧?”方芳吞了口口水,忍不住說道。
  “為什么不嫁給我?”
  “不想嫁不行嗎?”方芳反問。
  “我昨天在你的体內射精,難道你不知道這樣會有小孩嗎?”
  什么?射精?“你你你……”方芳的臉倏地紅了起來,她結結巴巴的說道。
  “沒錯!”
  “你太過分了,你怎么沒有戴保險套?”方芳質問著,都怪她太不小心了,若是她講話小心一點,別叫他“示范”給她看的話,那今天她怎么會面臨被人逼婚的困境呢?
  “我不想戴不行嗎?”
  D“你真的太過分又太惡劣了,哼!”她冷哼了一聲,“我以后不要再找你做了。”她气呼呼的說道。
  “什么叫不要再找我做了?”孟蒼的眼立刻眯了起來,“你的意思是想找其他人做是不是?”這個該死的小妮子,分明是想气死他她才高興。
  “不行嗎?”誰說要做一定要跟他呢?他這個大沙豬,竟然還動了打她的念頭,她才不要跟一個會打女人的人做那件事!
  “當然不行。”他惡狠狠的說。
  “我把你的話當放屁啦!”她很沒淑女風范的挑釁。
  “你——”
  “你冷靜一點,你已經這么老了,小心太過生气會腦溢血喔!”方芳十分好心的對孟蒼說道。
  “你閉嘴!”他可以确信,她是真的想气死他!
  “怎么了嘛?你怎么一副這种表情呢?”
  “我很想知道你腦中除了那堆漿糊之外還裝了些什么?”
  “我警告你喔……別動不動就說我腦袋只有裝漿糊,否則……否則我就和你翻臉。”講到她的忌諱,她馬上惡向膽邊生。
  “為什么不嫁給我?”
  “不想嫁!”她吐了吐小舌頭,模樣十分俏皮。
  “不想嫁也得嫁。”孟蒼強硬的說道。
  “喂……”方芳戮了戮孟蒼的胸膛,“你這個人是惡霸是不是?”突然她的話打住了,“嘿!你有胸毛耶!”她興奮的說道,小手不停的在孟蒼的胸膛上游走著。
  “嗯哼!”孟蒼悶哼了一聲,這個小妮子不知道她的手這樣亂摸,會造成什么后果嗎?
  孟蒼的大手握住了她的,“別亂動!”再這樣下去的話,等一下他可能會忍不住狠狠的再要她一次。
  “哇!你這個人怎么這么小气啊?才摸一下而已臉就這么臭?”她可是全身都被他給“摸透透”了耶!而她才摸了一下他的胸毛而已,他居然擺臉色給她看。
  小气外帶暴力,她將他所有的缺點全部統計了一下,天!她實在想不出自己有答應孟蒼求婚的理由。
  “讓你摸是沒關系,若你想像昨晚那樣的話,我一點也不反對你繼續摸下去。”孟蒼說道。
  方芳听到孟蒼的話后倒吸了口气,眼神又不由自主的往孟蒼的下腹瞄了過去,“那……我不摸了。”
  皇天在上!她可沒有忘記昨夜是多么的痛啊!
  “為什么不嫁給我?給我個原因。”他一定要听她說出個合理的理由來。
  “不嫁就不嫁有什么原因?”
  “嗯?”孟蒼倏地伸出手,扣住了方芳的小手,將她由被窩里拉了出來,擁入他的怀里。
  “別這樣啦!”方芳的臉瞬間漲紅了,她拍了拍孟蒼的胸膛,“人家沒有穿衣服啦!”
  “沒關系,我早看光了。”
  “好啦!你是想問原因是不是?”
  “沒錯!你得給我個合理的理由,否則,我馬上打電話告訴你父親。”
  “什么?你敢威脅我?”
  D“我就是威脅你怎樣!”
  “我不會向惡勢力屈服的。”她昂起了小臉說道。
  而孟蒼則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告訴我理由。”
  “好哇!你想問理由是不是?”
  “沒錯!”
  “事業未成,我誓不結婚。”
  “這算是什么理由?”孟蒼的眉皺了起來,”而且,我從來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業?難道……你的事業是指寫小說嗎?”
  “當然!這就是我的事業。”她非常自傲的表示。
  “你的理由令我覺得好笑。”是啊!而且還哭笑不得,“若你的稿子一輩子都沒被錄取的話,那豈不就是要我等一輩子?”
  “沒關系嘛!我們可以先同居,而且還可以先試婚,若是真的不适合的話,就不必結婚了,省得以后還要辦离婚手續。”
  “你閉嘴。”孟蒼气吼著。
  “你那么凶做什么?”
  “我很生气。”孟蒼悶悶的說道。
  “有什么好生气的?這對你比較好耶!”她可都是為他設想呢!
  “住嘴!那我們有了小孩之后怎么辦?若你的稿子一輩子都未錄取的話,我們又怎么辦?”
  “喂喂!你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說我的稿子一輩子都不會被錄取是不是?”她不悅的說道。
  瞧瞧他那是什么眼神啊?分明就是輕視她!
  開什么玩笑,她可是天才耶!怎么可以隨便讓人看輕了呢?
  孟蒼沒有說話,但他的眼神充分的泄漏出他心中的想法。
  “姓孟的,我警告你,你不要看輕我,我的稿子一定會被錄取的。”
  “哦?是嗎?你現在寫到哪里了?”他一副瞧扁她的模樣。
  “第九章了!”她得意的說。
  “那我就等你的稿子錄取囉!”
  “我的稿子一定會錄取的,你不要藐視我了。”
  “是嗎?我可不這么覺得。”他搖了搖頭。
  “你這個討厭鬼,我不要和你說話,也不要再和你做那件事了。”只會潑她冷水而已,這种男人……哼!
  “你不要和我說話沒關系,但是我就是要和你做。”
  “你不要太過分。”
  D“等你連孩子都有的時候,我才不管你的稿子到底有沒有錄取,若是你還不肯嫁給我,我就打電話告訴你父親!”孟蒼气道,一副沒得商量的樣子,他的手放開了方NB232B,下了床,從衣柜里拿出自己的衣服走入浴室。
  奇怪,他有什么好气的?
  照理說他不是應該感到高興嗎?她又沒有追著他、纏著他說要嫁他,沒想到他气成這樣!
  唉!是誰說女人心海底針的?依她來看,男人的心更是難懂呵……
  忍不住,方芳長歎了口气……
   
         ☆        ☆        ☆
   
  方芳快樂的坐在書桌前敲著手提電腦的鍵盤,快寫完了……加油!加油!
  “寫到哪里了?”孟蒼從她身后走了過來,手上拿了罐已經打開拉環的可樂。“要不要喝可樂?”
  “當然要!三Q。”她說著爛爛的英文,頭也沒回的伸出手握住那罐可樂。
  看著方芳這么專注的在寫她絕不可能被錄取的小說,孟蒼就忍不住搖了搖頭,唉!她高興就好,他也不想干涉她。
  她現在不嫁給他沒關系,可到時若連小孩都有了,而她的稿子還沒被錄取。他可是會五花大綁的將她給架到禮堂的。
  “我快寫完了。”她夸耀的說。
  “覺得有沒有可能會被錄取?”孟蒼問道,順手拿起了她放在一旁的小本子,里頭最少抄了六間出版社的社址与聯絡電話,“你抄這個做什么?”他不解的看著方芳。
  “這個啊?投稿要用的!不然稿子寫好了,我還得去找出版社的住址,那不是很麻煩嗎?”方芳看了孟蒼一眼說道。
  “那出版社的旁邊打個紅色的叉,這是代表什么意思?”
  “這個啊……”方芳的眉頭皺了起來,“這是代表我被那間出版社退過几次稿,若次數多的話,當然叉叉就越多了。”
  “了解。”
  “好啦!你快滾到一旁去,讓我赶快將這一章寫完,我再寫個尾聲就結束了。你想要我早點嫁給你的話,你就乖乖的听話,對了,現在几點了?”
  “晚上十二點多。”
  “你睡不著啊?”
  “我想找你一起睡。”他滿怀期待的說。
  “不要!”方芳皺了皺小臉。
  “為什么不要?”孟蒼不悅的說道。
  “每次你想找我一起睡,都是想做那件事,雖然做起來的感覺很不錯,不過我可是累慘了,所以我不要。”
  “感覺不錯?那是代表你喜歡囉?”孟蒼的嘴角突然揚起了一個邪气至极的笑容。
  “是又怎么樣?”
  “那現在我們就來做吧!”
  “不要!我要寫小說,不要吵我啦!”方芳揮了揮手,“現在已經半夜十二點多,你就看電視鎖碼台好了。”
  “我不想看那個,我想你陪我,你不要寫了。”
  “不要!”
  “說不定你這本又不會被錄取。”
  “你別一直潑我冷水好不好?討厭鬼。”方芳啜了口可樂,手指繼續的敲著鍵盤。
  “好吧!那你慢慢寫好了,我先睡了。”他有點可怜的說道,走回大床上躺下。
  她這一寫,可能得到清晨四、五點才會上床,她的生活作息他早已經摸得一清二楚了。
  清晨五點,方芳終于將她的巨作給寫完了,她滿意的揚起了笑容,這次她有信心,一定會被錄取的。
  將稿子用列表机列印出來,她用牛皮紙袋裝好,打算先睡一覺,下午拿去寄。
  走到孟蒼的身旁,“這次我一定會被錄取的,哼!我才不會讓你又找到机會恥笑我的。”她低頭在他的耳畔說道。
  “哦?是嗎?”孟蒼伸出手,握住了方芳的手臂,將她拉向他。
  “你還沒睡?”方芳惊訝的說道。
  “醒了,被你吵醒的。”
  “你說謊,我才沒有吵你呢!”
  “那剛才是誰在我的耳邊說話?說什么不讓我有机會恥笑你,這次你一定會被錄取的?”他是個很淺眠的人,只要有任何的聲響,他就會起床。
  D“沒錯!我這次一定會被錄取的。”她十分有自信的說道。
  “真的嗎?”孟蒼怀疑的說道。
  “當然是真的。”
  “若是沒錄取怎么辦?”孟蒼的手伸入她的T恤內,恣意的撫著她洁白柔嫩的肌膚。
  “我任憑你處置。”
  “這么有自信?”孟蒼笑了,大手挑去了她內衣的扣子,拉開了她的衣服。
  “當然囉……哎喲!說話就說話,你別這樣啦!”討厭,說話就說話,這樣拉拉扯扯,她要怎么思考事情嘛……真是過分!
  “你剛才說你若沒被錄取的話,要任憑我處責對嗎?”
  “沒錯!”
  很有利于他喔!這是場雙贏的賭局,不管方芳的稿子是否被錄取,她最終一定得嫁給他!
  但對他來說,他希望她快樂、希望她被錄取!
  “那是你說的,如果你反悔了呢?”
  “我才不會呢!”
  “我怎么知道你會不會?”
  “你不要太過分,你這是污蔑我的人格。”
  “好!那我開出我的條件,若是你仍舊不幸的被退稿的話,你就得嫁給我。”
  “沒問題,告訴你!我一定會被錄取的。”她這次可是信心滿滿。
  “好!”孟蒼翻了個身,將她壓在他的身下,“你那個……多久沒來了?”他突然問道。
  “什么多久沒來了?”奇怪,他問的問題好奇怪喔!那個是指哪個啊?她不解的蹙起了眉。
  “月經。”
  “什么?你怎么可以問我這种事?”她的臉不好意思的漲紅了起來。
  “不行嗎?”
  “當然不行!”
  “我覺得可以,問這個很正常。”
  “哼!”
  “別一直哼了,快回答我,我記得我們第一次做愛是兩個月以前吧?這兩個月以來,我發現你的那個似乎都沒有來,你買的‘翅膀’都沒用過。”難不成是方芳有了?不過,以她那种笨腦袋,就算有的話,她可能也不知道吧?他暗忖。
  “哎喲……你別一直疑神疑鬼的好不好?我的那個本來就不會很准時,有時只是慢了而已,你別動不動就說我有了好不好?”她皺了皺小鼻子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慢了?”
  “沒錯,我才沒有那么倒楣咧!”她喃喃的說道。
  咦?她剛才說什么?有了他的小孩是很倒楣的事?
  這個該死的小女人,她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有他的小孩嗎?就連雪莉也處心積慮的想要有他的孩子,而她竟然這种反應?
  好!
  就沖著她這几句話,他若沒有讓她怀孕的話,他的名字就倒過來寫!
  他一向不是個很容易動怒的人,而遇到她之后……唉……
  “怎么?你認為很倒楣是嗎?”
  “當然囉!”
  孟蒼低下頭,在她的唇上親吻著,而他的大手則在她的肌膚上不停的撫摸并掬起她胸前的渾圓,他的手指不停的在她的蓓蕾上輕扯著,滿意的听到她發出細小的呻吟聲。D將唇往下移,他的唇落在她的蓓蕾上,他不停的咬吮、嚙咬著……
  “蒼……”
  “嗯……”大手往下探,他隔著她的長裙撫摸著她的大腿,之后將長裙往上撩,他的手移到了她兩腿間。D手探入了她的底褲里,他不停的在她的小穴上揉弄著,而方芳也因為他的動作而嬌喘連連……
  “嗯……啊……蒼……”她弓起了身子不停的扭動著,口中逸出了一聲聲的呻吟……
  將她的底褲褪去,孟蒼拉開了自己的睡袍,精壯的男性身軀交疊在方芳的身軀上……
  孟蒼沒有費事去解開她的長裙,只是將她的長裙往上掀,他拉開了她的雙腿……
  “想要嗎?”他的拇指邪惡的在她的小穴上輕揉著,他笑著問道。
  “想……”方芳全身不停的輕顫著,他好坏!怎么可以這么對她……
  “想要什么?”在她的紅唇上啄了一下,孟蒼問道。
  “想要你……”
  “要我怎么樣?”孟蒼的手指擠入了她的小穴中,開始用力的插入著…
  “蒼……別這樣……”他怎么這么喜歡欺負她……
  “別怎樣?你不想嗎?”孟蒼用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畔問道。
  “想!”方芳點點頭,她的下体似乎燒了起來,她此刻只期望他別再這么折磨她了……
  “想怎么樣?”
  方芳搖搖頭。
  “想要我進去是嗎?”他的手指不停的在她的幽穴旋轉輕刺著,每每更往她的体內探,她的呻吟聲就更為大聲。
  “是……是的……”
  “那就說出來,說你想要我進去。”他命令的說道。
  “不要……我說不出口……”不行!他怎么能要她說這种話?不行的……
  “啊……”孟蒼的手指又更用力的往她的体內刺了一下,今她忍不住呻吟出聲,她不停的弓起身子,兩腿在孟蒼的面前敞開著……
  “快說要我,不然我的手不會停!”
  “蒼……不要這樣……”
  “你真的學不乖!”孟蒼不悅的又探入一指,拇指在她的花瓣上輕按著。
  “說不說?”
  “不……我真的說不出口。”
  “快說!”
  “嗚……想要你……我想要你……”方芳忍不住發出嗚咽的呻吟聲。
  “想要我怎么樣?”
  “想要你……想要你進來……求求你……”
  “很好!早乖一點不就行了嗎?”孟蒼的雙手托起她的臀部,對准了她早已濡濕的女性幽穴,用力的挺身讓他早已脹大的男性象征擠入她的小穴里……
  “嗚……”方芳弓起了身子,孟蒼脹大的男性象征在擠入她的体內時,她私處的肌肉瞬間收縮了起來……
  而孟蒼也開始用力的在她的体內撞擊、抽送……
  一次又一次地將她推入了性愛的高峰,令她一遍又一遍的為他呻吟、吶喊著……
  “啊……嗯……”
  最后,他律動的速度更是加快,孟蒼從喉頭逸出一陣低吼,再次的在她的体內射了精。
  一場令方芳昏眩的性愛結束后,方芳躺在孟蒼的胸前不停的輕喘著气……
  “几點了?”
  “六點了!”
  “你不要上班嗎?”她只希望能好好休息,他不會再“欺負”她。
  “等一下就去,我現在只想抱著你再睡一下。”
  “是嗎?”
  “嗯……”
  “今天你要回家時,順便買晚餐回來,知道嗎?”
  “知道了!”他可以猜到,她八成會睡到他下班回來。
  方芳疲憊的閉上眼睛。
  在方芳睡著之后,孟蒼才小心的從她的体內退了出去,再摟著她睡了兩個小時后才去上班。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