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9節


  在她投稿后的一個月,方芳開始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打電話向出版社查詢一下她的稿子到底是怎么樣了?是錄取了還是陣亡了!
  在客廳里不停的走來走去,方芳既期待又怕受到很嚴重的傷害。
  忍不住地,她終于坐到沙發上,想拿起話筒打電話,而就在她想拿起話筒的前一秒鐘,電話也同時響了。
  “喂……”她的心開始狂跳起來。
  “麻煩請接方芳小姐。”
  “方芳?我就是!”難不成是出版社的來電?哇!好期待、好害怕……她的心跳得好快喔……
  看著牆上的鐘,五點多了,孟蒼應該下班到家了吧!她才這么一想,就听到開鐵門的聲音。
  果然,孟蒼下班回到家了。
  “怎么了?誰打來的?”一走入客廳,孟蒼就發現方芳手中拿著電話,坐在沙發上。
  “別吵我!”方芳揮了揮手。
  孟蒼揚了揚眉,坐在方芳的身旁,將她抱了起來,讓她坐在他的腿上。
  “你是方芳嗎?我們這里是XX出版社。”話筒里傳來了悅耳的女聲。
  “是!我是方芳……”方芳連忙深吸了口气說道。
  “出版社打來的?”孟蒼輕聲的問。
  方芳對著孟蒼點點頭。“別吵我啦!”
  “你的稿子我和几位編輯看過了。”
  “那……怎么樣?”方芳緊張的問道。
  “我們覺得很好,我們很喜歡你塑造的女主角個性。”
  “謝謝。”哇!好的開始耶!
  “那你以后可以長期和我們出版社合作嗎?”
  “可以、當然可以的……”方芳興奮的連嘴巴都合不攏了。
  “我們出版社的稿費是X万,這個价錢你滿意嗎?”
  “可以的。”反正只要是可以出書就好了,這是她的夢想,她才不在乎稿費多少呢!
  “那這樣,合約會連同支票一起寄給你,有什么事你可以再和我們聯絡。”編輯小姐柔聲說道。
  “沒問題、沒問題。”方芳用力的點點頭。“請問……我何時可以出書?”這是她最關心的一點。
  “由于作業的關系,你的稿子必須等半年才可排得上出版進度。”
  “半年?”方芳揚高了聲音。
  “是的。”
  “好久喔!”方芳的臉都皺了起來。
  “沒關系,在這半年中你還是可以一直寫,然后投給我們的出版社,你有沒有想過要用什么筆名?”
  “沒有耶!”
  “沒關系,你想到時再打電話給我,有事再和我聯絡。”編輯說出了一串分机號碼,“那就拜拜了。”
  “拜拜!”方芳收了線。
  雖然要等半年,不過她總算可以出書了,這對她來說才是最快樂的事。
  “你可以出書了?”孟蒼不禁為方芳感到高興。
  “對呀!”方芳笑得喜孜孜的,“我終于可以出書了,耶!”她抱著孟蒼,快樂的說道。
  “你的筆名、書名想好了嗎?”
  “還沒,不過我不要告訴你。”
  “為什么?”孟蒼不悅的揚起眉。
  “等出書后,我再送你一本。”
  “好!”
  突然,方芳的表情得意了起來。
  “怎么了?”孟蒼不解的問道。
  “你看!這不就被錄取了嗎?不知是誰一直潑我的冷水?”
  “我知道你被錄取了。”
  “哼哼……那我就不用嫁給你了,你賭輸了。”她好得意的說。
  孟蒼笑了,“你說誰賭輸了?”他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你啊!”
  “我?”
  “明明就是你啊!你說若是我被退稿就得嫁給你,但是我現在稿子錄取了耶!稿費有X万元喔!”
  “那么少?”不過沒關系,只要方芳高興就好了。
  “又沒有關系,你這個商人最市儈了,這是我的夢想耶!錢少一點又沒有關系。”她不悅的說道。
  “是!是!”
  “所以啊……我不用嫁給你了,哇哈哈哈哈……”
  “錯了!你還是得嫁給我。”他一副气定神閒的表情。
  “為什么?”她不懂,難道他想賴皮?
  “你忘了你之前說過的話了嗎?”
  “什么話?”方芳不解的搔搔頭。
  “你之前說,若是稿子錄取就答應嫁給我;而一個月以前,你因為受不了我老是潑你冷水,所以你又說,若是稿子沒有錄取,你就嫁給我。”他賊兮兮的說明。
  “啥?”方芳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天!她怎么這么笨?那她……那她不就是被拐了嗎?
  “所以說,你現在還是得嫁給我。”孟蒼万般得意的說道。
  她被騙了?天啊!像她這么聰明的人,竟然被騙了?
  “不公平,這場賭局你根本就是雙贏。”她喊著。不管她稿子有沒有錄取,她還是得嫁給他,怎么有人訂這樣不公平的賭注啊!
  D“怎么了?難不成你想反悔?”孟蒼的眼眯了起來。
  “我才沒有。”
  “沒有?那好!我馬上打電話給你父親,要他籌備婚禮。”孟蒼低下頭,在她的紅唇上輕啄了一下。
  “哼……”她被騙了,嗚嗚……
  “別裝出那种臉,嫁給我不錯的,很多人想求都求不到。”他是黃金單身漢耶!她怎么都不知珍惜?
  “我才不是那些人。”
  “反正你是非嫁不可。”
  雖然說是被逼迫的,但是方芳卻覺得自己心中甜孜孜的,她似乎并不排斥要嫁給孟蒼,因為她……因為她早已愛上他了。
  “嫁就嫁嘛!”方芳在孟蒼的臉頰上親吻了一下,漾出一個甜美的笑容,對著孟蒼說道。
  “你是心甘情愿的?”孟蒼激動的問道。
  “對啊!雖然有一半是被你騙的,但我喜歡你、愛你,不過,先說好,婚后你可不能花心喔!”她警告的說道:“你若花心的話,我就要跑了……”
  “不會的。”孟蒼摟緊了方芳說道。
   
         ☆        ☆        ☆
   
  方芳覺得最近自己的身体有些不舒服,但孟蒼總是很忙。
  尤其這陣子,他總是忙著和她的父母商討結婚事宜,看到孟蒼這么忙,方芳根本說不出口要他陪她去看醫生。
  孟蒼正在努力的寫著一整疊的喜帖,而她就這樣無所事事的坐在一旁。
  “蒼……”
  “怎么了?”孟蒼抬起頭,盛滿柔情的眸子對上了方芳那圓滾滾的大眼睛,他伸出手撫了撫她的短發。
  “我……我……”
  “你該不會反悔了吧?”孟蒼戲謔的說道。
  “當然沒有!”方芳用力的搖搖頭。
  “那是怎么了呢?”
  “我覺得有點不舒服……”
  “不舒服?”孟蒼連忙放下手中的筆,大手疊上了她的額頭,“沒發燒,多久了?”
  “有一個多星期了。”方芳低下頭,手不停的絞著衣服。
  “去看醫生了沒?”
  “沒有。”
  “我帶你去看醫生。”孟蒼連忙從椅子上起身說道。
  看著桌上還有一大疊的喜帖沒寫,方芳又搖了搖頭,“不用了……我還是明天再去看醫生好了。”
  “你一定會忘記的。”
  “我才不會。”
  “沒關系,我現在就帶你去醫院。”他真的不放心。
  “不用了!我明天自己去就好了,你忙你的事吧!”
  “你的身体比較重要。”
  “沒關系啦!”方芳揮了揮手,“你繼續忙你的好了。”方芳走入房間里,她不想帶給孟蒼太大的負擔。
  看到方芳這樣,孟蒼十分擔心,他決定明天晚點去上班,先將方芳送入醫院再說。
   
         ☆        ☆        ☆
   
  方芳呆呆地從醫院走了出來,一大早,她便被孟蒼從被窩里挖了起來,要她馬上梳洗,他要送她到醫院去。
  在抗議無效之下,她只好妥協了!
  由于醫院里的病人太多,方芳便要孟蒼先去上班,她看完病自己會回家的。D經過檢查,原來她并沒什么大病小病的,只是有了小孩子而已!但這個刺激對她來說太大了一點,所以,她從醫院走出來的時候,臉上除了一點的痴呆表情外,嘴角還挂著甜甜的笑意。
  沒想到她竟然有孩子了,她一向不喜歡小孩子,不過她并不排斥這個孩子,因為這是她与孟蒼愛的結晶。D是他們的小孩子啊!D孟蒼一定會很喜歡他的,而她也會很愛他的。
  她真的好想將自己的喜悅与孟蒼一同分享,她想看看他知道之后會是什么樣的表情,一定會很開心吧!
  就如同她一般,她也是好開心、好開心的。D坐上計程車,她讓司机載她到孟蒼的公司去,她現在真的很想見到孟蒼……
  孟氏企業大樓
  D雪莉身著緊身的紅色套裝,將她姣好的曲線給展露了出來,踩著三英寸的紅色高跟鞋,她走入了孟蒼的公司。
  “小姐,請問你找哪位?”柜台小姐連忙問道。
  “我找孟蒼。”
  “請問你是?”柜台小姐看著戴著黑色墨鏡的雪莉,她似乎在哪里看過她,但就是一時想不起來。
  “我是雪莉。”雪莉拿下了墨鏡,美艷的臉在柜台小姐的面前呈現出來。
  “啊……原來是雪莉小姐,我知道你!你是世界知名的模特儿。”柜台小姐興奮的說道。
  “謝謝你。”
  “你想找總裁嗎?我打電話上去問問。”
  “好的。”雪莉的嘴角揚起了笑容,在別人面前,她必須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因為她是名模雪莉。
  今天,她會來找孟蒼,當然是為了方芳的事。
  她原本以為,孟蒼和和方芳在一起只是圖個新鮮有趣,以她那种青澀小娃娃的樣子,根本滿足不了孟蒼。D沒想到她錯了,孟蒼竟然連著几個月都沒有來找過她,而現在媒体竟然還發布消息,宣稱他要和方芳結婚了!D她絕對不允許這种事發生,她絕對不容許孟蒼娶一個條件樣樣不如她的女人。
  孟蒼若真要娶妻的話,也只能娶她!
  那個該死的臭丫頭,竟然在那張空白支票的金額欄上填上八位數,然后以她——雪莉的名義寄給孤儿院。那孤儿院院長一看到這張千万的支票,心中万分的感激,便將這個消息散播給各大媒体知道。
  而在媒体的追蹤之下,他們發現這張支票的開票人竟然是國際名模雪莉,一時之間新聞炒翻天,各大報的新聞無不爭相報導她是個极富愛心的人。D就這樣,雪莉只得硬著頭皮,嘴角強扯出优雅的笑容對著各大媒体說:“這是我該做的,這對我來說,只是一點小錢而已,若是這筆錢能幫助這些可愛的小朋友,那我會非常的高興,畢竟這才是最有意義的事。”她的臉上雖然挂著极端优雅的笑容,但是她的心中卻气到跳腳,從那次以后,每每有慈善捐款,媒体第一個總是采訪她,而這都是方芳害的!
  那個該死的方芳!
  她得到了什么嗎?有!一個偉大至极的封號——慈善家國際名模雪莉。
  難道所有人都當她是開金庫的嗎?她的荷包為此消瘦了一大半!
  而這全都是方芳的錯。
  “雪莉小姐,我們總裁請你上樓去找他。”柜台小姐微笑的說道。
  “謝謝。”雪莉說道。
  “雪莉小姐,你知道嗎?我真的很敬佩你,捐了一千多万給孤儿院。”
  “這是我應該做的事。”
  “你真的是讓人太敬佩了。”
  雪莉微笑的點點頭,走入一旁的電梯里。才踏入電梯,她的臉色瞬間就變了,她才不愿捐什么錢給孤儿呢!柜台小姐說的話令她听起來刺耳极了。
  “@NB15CB”的一聲,雪莉走出電梯,在秘書小姐的帶領之下,走入孟蒼的辦公室。
  “你來這里做什么?”孟蒼雙手交疊的看著雪莉。
  “蒼,你不要娶方芳……”雪莉硬是擠出了兩行熱淚,淚眼汪汪的對孟蒼說道。
  “我想娶誰是我的事。”孟蒼說道。
  “別這樣……蒼……我愛你啊!”
  “你愛我又怎么樣?”孟蒼的眼中迸射出銳利的光芒,“我只愛方芳一個人,將你的愛拿去給別人吧!”
  D“蒼……你怎么這么絕情?”雪莉顫抖的指著孟蒼。
  “我從未愛過你,你只是滿足我生理上的需要而已,在你滿足我的同時,我不也滿足了你嗎?”“你太過分了!”
  “我過分?”孟蒼邪笑著,“你現在想要怎么樣?要我負責還是要我娶你?”他從辦公桌前起身走到雪莉的面前,捏住了她的下巴,“說說看啊!不妨說出你心中的想法吧!”
  “蒼……你要我的不是嗎?”雪莉拉高了緊身裙,小手拉住孟蒼的手,伸入了她的底褲中,讓他恣意揉弄著她的小穴。
  “我要你?是嗎?”孟蒼的眼神沒有任何的溫度,“我告訴你?你是在自取其辱知道嗎?”他的兩指不留情的扯著她的花瓣,并且用力的擠入了她的小穴中,開始用力的戮刺著……
  “啊……”雪莉逸出一長串的呻吟。
  “你說我要你是嗎?何不說你需要我去滿足你?”孟蒼不屑的說道,手指仍是不停的戮刺著。
  “蒼……快……”雪莉不停的呻吟著。
  孟蒼的手從她的底褲伸了出來,“嘖嘖……大家一定沒想到國際知名的慈善名模是這么放蕩的女人吧?只想要男人不停的滿足她!”孟蒼嫌惡的抽出了面紙擦著手。
  “蒼……”雪莉不解的看著他,“我愛你啊!”
  “我只愛一個人而已,而那個人就是方芳,我只愛她!”說到方芳之時,
  孟蒼的眼中泛滿了溫柔。
  “難道我就比不上她嗎?”
  “你以為你哪一點比得上她?”孟蒼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看著雪莉。
  “我什么都比她好。”她很有自信。
  “哦?是嗎?”
  “本來就是。”
  “我說過你別自取其辱,不是嗎?”孟蒼輕笑著,“你是什么底子,我們都心知肚明吧?”
  “你是什么意思?”雪莉惊懼的看著孟蒼,難道孟蒼知道了些什么嗎?她害怕的想著。
  “我是什么意思?難道你真要我說出來嗎?你十四歲就踏入這一行,在里頭浮沉了兩年,但始終沒什么名气,最后你和一個大你二十六歲的服裝設計師上了床,對嗎?”
  雪莉的臉色開始青白交錯,他怎么會知道這件事的?
  “然后……嗯嗯……怎么說呢?你用你的身体去誘惑設計師,只要能讓你走秀,就可以和你上床,所以你在二十歲時真的紅了,不過,你的花名同時也在一些知名的設計師間傳開了,雪莉只要有名,什么都可以不要。”
  “夠了!不要再說了……”
  “還有呢!据說你十六歲的第一個男人是有虐待傾向的,不是嗎?”孟蒼邪笑著。
  “你怎么會知道這么多?”不可能的,連媒体都挖不到的消息,孟蒼怎么可能會知道?
  “我知道的還不少呢!怎么樣?還有沒有興趣听听?”他冷酷的笑說。
  “蒼,你怎么會知道這些的?”
  “我?很不巧……我的一位好友就是服裝設計師。”
  “是……是誰?”雪莉顫抖的問道。
  “這你就不用知道了,聰明一點!我知道你一向是個聰明的女人,你知道我若是將這個消息散播出去,你這個慈善名模可是會淪為三級片的女星喔!你知道輕重的,不是嗎?”孟蒼在她的耳畔輕輕的說道。
  “既然你知道,為何還和我上床?”她不懂,床上的他不是很溫柔嗎?
  “自動送上門的,沒道理不要!你知道嗎?”他無情的說。
  雪莉全身不停的顫抖著,“孟蒼……你好狠……”
  “你知道就放聰明一點!早在要玩你之前,我就知道你的底細了。”
  “我知道了。”雪莉挫敗的說道。
  “聰明一點,別再去我家滋事,否則你的名譽就保不住了,若沒事,你出去吧!以后我不想再見到你。”
  “我知道了。”原以為她可以逼孟蒼娶她的,但她沒想到孟蒼竟然比她更厲害,雪莉在拉好衣服之后,擦掉了淚水便走出孟蒼的辦公室。
   
         ☆        ☆        ☆
   
  “小姐,麻煩你,我想找你們總裁。”方芳的嘴角漾著大大的笑容,對著柜台小姐說道。
  “找我們總裁?”柜台小姐怀疑的看了方芳一眼,身穿T恤及牛仔褲的女孩也想找她們總裁?
  “是!我想見孟蒼。”
  “我們總裁很忙,不隨便接見訪客。”柜台小姐揮揮手,連個笑臉也不給。
  “他會見我的,我是他的未婚妻。”方芳知道自己的穿著給了柜台小姐什么印象,于是連忙解釋道。
  “未婚妻?”柜台小姐嗤笑,“我們總裁每天有多少女人來找他,還不都說是他的未婚妻!小姐,如果你想編派謊言也請編個較有創意的好嗎?我們總裁身旁多的是美艷的女人。”
  方芳的臉色難看了下來,“你這是什么意思?你是說孟蒼有很多女人是嗎?”她不悅的說道。
  “當然囉!剛剛名模雪莉也上樓去找我們總裁了,小妹妹,告訴你別作夢了,我們總裁不會喜歡你的。”
  “孟蒼的辦公室現在有女人?”方芳冷聲的說道,那個王八蛋竟然敢騙她?還說從和她在一起后,他就沒有再碰其他的女人了。
  原來每次都是騙她的!
  該死的臭男人!
  不管,她要上樓去證實孟蒼是不是真的背著她亂來,她就不信他真的敢!
  “小姐,請讓我上樓。”不會的,孟蒼不會的。雖然一肚子气憤,但是方芳仍然相信他不會做這种事,她愿意相信他。
  “不行!”
  “我真的是孟蒼的未婚妻啊!難道你沒有看報紙嗎?”方芳不悅的說道。
  “你是?”對啊!她是看了報紙,她們總裁要結婚了,而且對象是“方氏”的千金方芳。
  “我是方芳。”怕柜台小姐不相信,方芳連忙拿出身分證給她看,“你看!我叫方芳,我父親是方成。”
  原來真的是總裁的未婚妻啊!柜台小姐深怕得罪未來的總裁夫人,連忙道歉,“對不起!請原諒。”
  “算了。”方芳揮了揮手。
  “方小姐,總裁在三十五樓。”
  “好,謝了!”方芳笑笑的點點頭,走入電梯。
  在她到達三十五樓之時,秘書小姐剛好去上洗手間,于是,方芳便自己找到了孟蒼的辦公室,她原本是想敲門的,但想一想還是算了,就當給孟蒼一個惊喜好了。
  她輕輕的轉動門把,打算嚇孟蒼一大跳,然后再質問他,他到底有沒有和雪莉亂來?
  最后她會在他十分緊張她會誤會之時,寬宏大量的原諒他,并且告訴他,她有了他的小孩了,而且還兩個多月了呢!D一切她都計划得好好的,但就在她輕輕將門推開的那一瞬間,她腦中變成一片空白。
  她的手輕捂住自己的唇,免得自己會忍不住哭泣出聲。
  她清楚的見到孟蒼的手伸入了雪莉的底褲里,不停的動作著……她知道他在做什么!
  一看到這樣,她的心便寒了起來。
  他為什么要騙她?說什么自從与她在一起后,就沒有再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了?
  原來他指的沒再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是指在家中是嗎?在辦公室里也還是可以和雪莉玩得很火熱是嗎?
  心緊緊的揪緊了,她几乎都快透不過气來。
  為什么?
  她為什么還會傻傻的相信他不會背叛她?
  他明明就是這么花心,她為什么還要白痴的以為他會為了她而改變?
  騙人的!孟蒼是個大騙子。
  他說的一切都是在騙她,而她只是個大笨蛋,白痴的相信孟蒼的每一句話。
  太笨了!她真的笨得太徹底了……
  她原想來公司告訴孟蒼她的喜悅,呵……卻看到了不該看的這一幕。
  她真的太笨了……
  為什么她要這么笨?
  孟蒼在說什么她完全听不到,因為距离太遙遠的關系,而他的動作,她卻看得清清楚楚。D淚水濡濕了她的臉,早知道她就不來了,就不會看到這個……
  狼狽的走入電梯中,她的淚水不停的自她的眼眶落下,為什么?為什么要這么騙她……
  她真的是滿心的相信他,而他卻背叛了她!
  錯啊……她真的是錯到底了……
  愛上了一個花心的男人,到底是誰的錯?她在心里痛苦的想著。
   
         ☆        ☆        ☆
   
  回到家中后,方芳想假裝自己并不知道這件事,但她發現自己做不到,每當孟蒼与她歡愛時,便會訴說他有多么愛她,可她受不了,為什么他明明就是背叛了她還可以這么的虛偽?
  几個星期過了,方芳仍是勉強自己以笑容來面對他,今天是他們的結婚典禮,而她真的是受不了內心的猜忌了。
  孟蒼一大早便精神十足的在她的臉頰親了一下,并告訴她,他會在禮堂里等她。
  而她心中則是被整片烏云給罩得滿滿的,坐在家里,她任憑設計師幫她整理造型,在最后一刻時,她說了句話。
  “我想去找一下我的朋友,我忘了要拿喜帖給她,她一定會很生气的。”方淨笑著說道。
  “我們去就行了。”
  “我那位朋友的脾气不太好,對了!离禮車要來接的時間還有多久?”方芳若無其事的問道。
  “差不多還有兩個多小時吧!”
  “好吧!那你們就先在這里等我好了,我去送個喜帖馬上就回來,回來的時候我再穿婚紗。”眷戀的看了那套孟蒼特地幫她訂的白色婚紗一眼,她知道自己這一走就与這件婚紗無緣了。“好吧!你要快一點。”
  “知道了。”
  在會場等待許久的孟蒼,在久等不到人之下,打了通手机回家詢問。
  “小芳呢?”
  “她……她出去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什么?有沒有叫人去找呢?”
  D“我們找不到!”
  “我馬上回去。”
   
         ☆        ☆        ☆
   
  在不眠不休的找了方芳三天之后,孟蒼的心已經冷了,此刻,坐在他家客廳的還有方芳的父母親。
  “你們先回去吧!”孟蒼疲憊的對方成夫婦說道,他不知道事情為什么會突然變成這樣?方芳為什么會离開?一切明明都很好,她為什么會走?
  “那我們先走了。”方成夫婦搖搖頭,從沙發上起身。
  孟蒼不語的點點頭,在方成夫婦离開之后,他的目光轉向一旁的白色婚紗,兩眼倏地幽暗深沉了起來。
  孟蒼拿出了一把刀子,狠狠的在那套价值不菲的雪白婚紗上划著……而那套婚紗也因為受到孟蒼殘酷的摧殘之后,變成一堆沒用的碎布。
  對他來說,這套婚紗若沒有方芳來穿就不具任何意思了,那還要它何用?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