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10節


  半年后
  方芳挺了個大肚子,已經快到預產期了,但是,她仍然坐在書桌前不停的敲著鍵盤。
  這半年來,她省吃儉用,租了一間約莫九坪大的小套房,也和出版社再度聯絡過了。
  她的第一本小說的稿費是用在買手提電腦上,原本的手提電腦她還放在孟蒼的家里。
  原本她是想回去拿的,但想一想還是作罷,說不定他早已忘了她,也許少了她,他更可以將雪莉帶回他家去。
  哼!這個負心的男人!她冷哼了一聲,早知道會這樣的話,她還不如狠狠的將他的財物搜括一空再走。
  一個人的生活其實挺簡單,樣樣都是自己來,而這也讓她這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千金大小姐學會了如何獨立。
  為了避免方成夫婦擔心,她總是隔一、兩個月便打一通電話向她的父母報平安,告訴他們她現在很好,但她從未言明她身在何處。
  現在的她,每天勤勞的寫作,為的只是希望孩子生下來時,不要沒有奶粉錢。
  鈴……電話鈴聲響了,方芳連忙去接起電話。
  “喂……”
  “方小姐嗎?”
  “對!”方芳說道。
  “我這里是XX出版社,有讀者送了一束九百九十九朵的玫瑰,因為是昨天寄到的,我怕它們會枯萎,你現在有沒有空,可以到出版社來拿嗎?”編輯用甜美的嗓音對方芳說道。“這樣啊……那好吧!我過去拿。”方芳低下頭看著自己的大肚子,其實有些不方便,但礙于那是讀者的心意,她還是答應了。
  “你現在就要過來嗎?”編輯問道。
  “是的。”
  “那‘我們’等你。”編輯笑道。
  “喔,好的!謝謝。”
  方芳并沒有注意編輯的語病,她匆匆的收了線,走入房間,換了外出服便出門了。
   
         ☆        ☆        ☆
   
  “她何時會來?”孟蒼對著正在打電話的編輯問道,半年了,他終于可以見到自己“心愛”的小妻子了。
  “方小姐馬上就過來了。”
  原來不久前,在她忙著審稿之時,有一間公司的職員和他們出版社聯絡,表明要找一本書的作者。原本站在出版社保護旗下作者的心態,他們是可以不必理會那個職員的,但令人想不到的是,就在出版社挂上電話之后,一個穿著一身西裝的男人匆匆走進出版社,同樣指名要找這位筆名為“海韻”的作者。
  出版社的全体同仁都覺得眼前的男人十分面熟,一問之下,才知道他正是半年前因為新娘子跑了,所以新聞被炒翻天的孟蒼。
  在她与孟蒼談了許久之后,孟蒼告訴她,她旗下的作者“海韻”很有可能就是他失蹤了半年的妻子。D原本她還半信半疑的,但是,在孟蒼說了方芳的名字之后,她才相信了。而孟蒼的誠心也打動了她,所以她主動的撥了一通電話与方芳聯絡,把她騙到出版社來。
  其實說“騙”?也不完全算是!
  因為,孟蒼剛踏進出版社時,手中确實捧著一大束的紅玫瑰要送給方芳。
  “她要多久才會到?”他已經快等不及了。
  “等一下吧!孟先生,你要不要先坐下?”編輯端了茶水給孟蒼。
  “謝謝。”孟蒼坐到了一旁的椅子等待著。
  十几分鐘后,孟蒼看到一輛黃色的計程車停在出版社的門口,而下車的是一位孕婦……
  一見到此,孟蒼的眼便眯了起來,這個該死的小女人!他絕會好好的修理她
  一頓的。
  “謝謝!”方芳從皮包里掏出兩張鈔票遞給司机,開了車門下了車。
  她一步步的走入出版社,覺得自己真是辛苦极了,早知道她就和編輯說將花留在出版社就行了。
  “陳小姐。”方芳走到責任編輯的身旁,“有什么東西要給我的嗎?”她問編輯。
  “你的肚子這么大了?何時要生?”陳玲從方芳第一次到出版社時便看出她怀孕了,但基于個人隱私,她并沒詢問她小孩父親的事。
  “快了,還有一個月。”方芳甜甜的笑著,臉上溢滿了母性的光輝。
  “真快!”陳玲笑道:“東西在這里。”她從桌上拿起一大束玫瑰遞給方芳,然后再從抽屜拿出三、四堆信一同給她,“這個是讀者寄來的信函。”
  “謝謝!”方芳點點頭。
  “你先等一下。”
  “喔!好。”方芳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陳玲走到一旁的角落,孟蒼正站在那里。“孟先生,是她嗎?”
  “沒錯。”他臉色僵硬的點了點頭。
  “那方小姐肚子里的……”
  “當然是我的孩子。”看那個樣子也知道是快生了,而以時間推算,用膝蓋想也知道她肚子里的那個孩子一定是他的。
  該死的小女人,挺著這么大的肚子竟然不回來找他?
  很好!
  太好了!D孟蒼的眼极端危險的眯了起來,他絕對會讓她知道,從他身旁逃開的后果。
  “孟、孟先生……”陳玲吞了吞口水,“你該不會是想打她吧?”她害怕的問道,若是這樣的話,她就不會打電話找方芳來了。
  D“打她?”孟蒼的嘴角微微揚起,知道她沒事他是真的放心了。“你為什么這么說呢?”
  “我看你的樣子很像。”陳玲連忙說道。
  “我不會打她的。”
  “那就好。”陳玲放心的點點頭,就在她正放心的露出笑容之時,孟蒼剩下的話又令她的嘴大張了起來。
  “因為,那是無法消除我心中的怒气,陳小姐,麻煩你告訴她我要見她。”
  “喔!好的。”
   
         ☆        ☆        ☆
   
  “你說有人要見我?誰?”坐在椅子上的方芳眉頭皺了起來,在這間出版社
  里,她除了自己的責任編輯外,便沒有再認識其他的編輯了,也因為如此,她怎么想也想不到到底是誰要找她?
  “你見了他就知道了,好好和他慢慢聊,我還有稿子要看,先去忙了。”陳玲說道。
  “喔!好的,謝謝你。”
  “不客气。”陳玲轉身离去。
  方芳將頭垂得低低的,手無聊的撥動著玫瑰的花瓣,到底是誰想找她呢?她在心里想著。
  “花還漂亮吧?我親愛的小妻子。”
  正當方芳想得出神時,一聲十分熟悉的聲音傳入她的耳際,令她抬起了頭。D“是你!”她震惊万分,沒想到這樣也會讓孟蒼找到她?
  孟蒼一直在找她,她是知道的,但是,她一直不愿意去面對孟蒼,因為,那會讓她想起那日在辦公室的一切。
  “很高興你并沒有因為半年不見就忘了我。”孟蒼嘲諷的說道。
  “哼!”方芳哼了一聲,辛苦的從椅子上站起來,而孟蒼看到她這么辛苦,想伸出手去扶她,卻被她的手給揮掉了。
  孟蒼不悅的捂起眉,憤怒的眼神緊緊的瞅著方芳。
  “別用你的髒手碰我!”方芳吼道:“原來陳小姐說有人要見我,就是你是不是?”
  “沒錯。”孟蒼點點頭,“為什么說我的手髒?”
  “難道不是嗎?”方芳反問:“別把我當傻子。”
  “你這是什么意思?為什么在婚禮那天离開讓我變成笑話,你最好給我一個很好的解釋。”
  “沒什么意思。”她恨恨的說。
  “沒什么意思?你耍我是不是?”
  “你又何嘗不是呢?”方芳嘴角揚起了笑容,初見到孟蒼那時的震撼早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滿腔的憤怒与恨意。
  “我?我何時耍你了!”他真的是一頭霧水耶!
  “不承認?你是我見過最厚臉皮的男人了,我討厭你!不想再見到你。”方芳伸手想推開孟蒼,卻被孟蒼的大手給握住了。“放開我!你這個全天下最不要臉的臭男人。”
  “你得跟我回去。”
  “不!”
  D“不?容得你說不嗎?”他今天是吃了秤跎鐵了心,非把她帶回家不可。
  “反正我就是不會和你回去,我們之間的事就一刀兩斷,到此為止,誰也不欠誰。”
  “誰也不欠誰?”孟蒼意有所指的將視線移到方芳凸出的肚子上,“那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算?”
  “他當然是我的。”她馬上捍衛的說道。
  “你的?別忘了我也有出力。”他飛揚起眉,笑話!憑她一人怎么“制造”得出孩子來?
  “你少不要臉了。”
  “不管怎樣,我今天是一定要帶你回去。”孟蒼強硬的說道,以她這么一個不會照顧自己的小女人,又怎么可能照顧得了她腹中的孩子。
  “我就是不要和你回去,你這個卑鄙的小人。”方芳想推開孟蒼,但卻被他緊緊的握住。
  “我卑鄙?此話怎講?”他是真的不懂。
  “你又在裝笨了是不是?明明自己做過的事,又在裝沒做過了是嗎?”方芳用力的吼道。
  “別這么生气,有話我們回去好好的說。”看來得先安撫一下方芳的情緒了,他不知道方芳為什么會突然這么討厭他,半年前他們還是好好的,問題到底是出在哪里了?
  “誰要和你回去?我不是笨蛋!之前被你騙了也就算了,我現在才不要再那么的傻。”方芳苦澀的說道。
  是啊!要不是她這么傻傻呆呆的相信孟蒼的話,她也不會嘗到什么叫做心痛,而這全都是孟蒼的錯!
  “我騙了你什么?”看來他們之間似乎有個很大的問題,他是得好好的將問題給套出來才是。
  方芳沒有回話,只給了他一個“自己做過自己知道”的眼神。
  “你不說我又怎么會知道?”他討厭打啞謎。
  “你自己不會想想看,你做過什么對不起我的事嗎?”
  “我何時做過對不起你的事了?”
  “你還狡辯?”她气他敢做不敢當。
  “我沒有做過,為什么要狡辯?”
  “滾開!我要回去了。”
  “相信我,你要回去也是回‘我們’的家。”
  D“我才不要。”
  “我告訴你,我今天一定會將你帶回去的。”看她這么不會照顧自己,又怎么可能照顧得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呢?
  “我就是不會和你一起回去。”她回去做什么?回去當個隱形人是不是?
  孟蒼伸出手,緊緊的摟住她,“走!我們回去!”
  “我不要……”方芳的手不停的拍打著孟蒼,她絕對不會和他回去的,若是他再背著她与雪莉這樣“勾勾提”的話,她宁愿自己一個人這么過,才不會這么傷心了。
  “你一定得和我回去。”孟蒼強制的將她帶出了出版社。
  “放開我!你這個不要臉的人。”
  “你先和我回去,然后我們兩個人的帳再一條一條的算清楚。”孟蒼冷聲的說道。
  方芳在极端的憤怒之下,伸出手用力往孟蒼的臉頰上揮了下去。
  孟蒼生气了,就算他再怎么寵方芳,但她也不能伸手打他。“看在你怀孕的份上,我不和你計較。”雖然方芳已經用了全力,但對他來說并不怎么痛,只是他的男性尊嚴受到了挑戰,這才是他最生气的。
  “和我計較?你以為這一巴掌可以令我消气是不是?”方芳揚起了小臉,澄澈的眸子直視孟蒼憤怒的黑眸。
  “你該死。”孟蒼伸高了手。
  “怎么?想打我是不是?打啊!”
  孟蒼挫敗的放下了手,手扣住了她的腰,低下頭來狠狠的吻上了她……
  他是真的想打她,要是其他女人的話,他這一巴掌會毫不猶豫的揮下去,但眼前是他最摯愛的女人,而且她又怀了他的孩子,他根本下不了手,所以,他只好換一個方法好好的懲罰她。
  他的唇緊緊的封住了她的櫻唇,舌頭伸入了她口中不停的翻攪著……
  而方芳則是因為他的舉動而睜大了眼。
  他在做什么?
  她現在正在生气耶!他怎么可以吻她呢?
  她本想狠狠的推開他,但這柔軟細薄的唇瓣是她最眷戀的,腦中的空气早已被抽干,她的
  腦袋昏昏沉沉的……
  好吧!就這一次,下不為例!方芳在心里想道,伸出手握住了他的頸項,她靈活的小舌頭也不停的与他交纏著。
  孟蒼放開了她,眼角充滿了戲謔,“怎么?你不是在生气嗎?”他看著仍處于痴呆狀態的方芳說道。
  “你——”孟蒼的話令方芳的神智在瞬間清醒了過來,她的臉立刻羞紅起來,她不應該受不了“男色”的誘惑,她應該更理智一點,不然,也不會像現在一樣被孟蒼調侃。
  “我怎么樣?听話!回家吧!”
  “我說過不回去就是不回去。”她是受不了男色的誘惑沒錯,但是她也是很有骨气的,在孟蒼這樣對待她之后,她還回去就是傻瓜了。
  “難道你不想我再吻你?”
  “不想!”方芳昧著良心用力的搖頭說道。
  “是嗎?”
  “對,我的婚紗我也不要了,因為我不要嫁給你。”方芳突然想到她那件雪白的婚紗,于是便囁嚅的說道。
  孟蒼只是嗤笑了几聲。
  “你那是什么表情?”方芳用手指著孟蒼,不悅的說道。
  “你的婚紗早沒了。”
  “什么意思?”她不解的問道。
  “你想知道那件婚紗的下場,何不回家看看?”這只是騙她回去的招式,那件婚紗早在被他狠狠的割破之后便丟掉了。
  “你是不是把它怎么了?”方芳的心緊緊的揪了起來,她好喜歡那件婚紗,那是孟蒼親自找服裝設計師設計的。
  “我說過,你何不回家看看?”
  “我也說過,我不會和你回去的。”
  “很好,看來我們是無法取得共識,那你就別怪我動手了。”
  “孟蒼,你太過分了!”
  “有什么事,我們回去再說。”孟蒼強摟著方芳,坐進早在一旁等候許久的賓士轎車里。
  “你真的太過分了!”方芳的臉偏向一邊,賭气的不看孟蒼。
  “你除了這句話,其他的都不會說了嗎?小李,開車。”
  “是。”小李點點頭。
  “我還會說你是色魔、是豬啦!”她气憤的說。
  “我自己倒不覺得。”終于要將她帶回家了,孟蒼感覺自己松了一口气,他拿出手机撥了個號碼。
  “你打電話給誰?”方芳問道。
  “你爸媽。”
  “什么?”方芳揚高了聲音,完蛋了!她那時不敢回家就是怕她老爸、老媽會狠扁她一頓,現在孟蒼打電話回她家,那她不是玩完了!“你說……你打電話到我家是不是?”
  “對!我是打電話到你家去,你爸媽很擔心你。”
  D“我不准你打!”方芳想搶奪孟蒼的手机,但卻被他輕輕的拉開了。D
  “別太沖動,小心你肚子里的小孩。”
  “哼!”知道自己已經毫無胜算,方芳干脆悶聲的看著孟蒼。
  電話沒響多久便被人接了起來。
  “喂,這里是方公館。”接電話的是方家的管家,李媽。
  “李媽嗎?我是孟蒼。”
  “喔……是孟先生啊!”
  “岳父在嗎?”孟蒼問道。
  “他和太太在樓上。”
  “請李媽轉告岳父,我找到小芳了,等一下就會帶她過去。”
  “什么?孟先生找到小姐了?”李媽高興的問道。
  D“沒錯,我們馬上就過去。”
  “那真是太好了,我得馬上告訴他們這個好消息。”方芳离開了半年,也令方家擔心害怕了半年,雖說她每隔一、兩個月都會打電話回家報平安,但她畢竟從沒有吃過苦,這樣一個人在外頭生活,實在很令他們擔心。
  D“那就這樣了,等會見。”
  “好的。”
  孟蒼收了線,看著方芳,“你爸媽很想你,你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
  “那你還這樣音訊全無?”
  “要你管!不關你家的事。”
  “是嗎?”孟蒼的眼眯了起來,“看來你得回去和你父母解釋清楚了。”他冷冷的說道。
   
         ☆        ☆        ☆
   
  一個小時之后,熟悉的雕花大門便呈現在方芳的眼前。
  “你家到了。”
  “廢話,你不說我也知道,不用你雞婆。”
  “是嗎?”
  小李將車子開入車棚里,孟蒼先下車幫方芳開了車門。
  “雞婆!”方芳咒罵了一聲。
  “是嗎?我不覺得。”不管方芳如何的推拒,孟蒼硬是將手放在她的腰上,
  扶著她一同走入客廳。
  才剛走入客廳,方芳便發現她的父母早已坐在沙發上等著她。
  見到許久不見的父母,方芳的心激動了起來,“爸!”方芳喊著。
  “乖……你在外頭沒受到委屈吧?”十分疼愛女儿的方成,一見到自己的女儿挺了個大肚子回來,也十分的激動。
  “沒有!”方芳搖搖頭,扑進了方成的怀中。
  而狄柔仍是泡著她的玫瑰花茶,冷眼旁觀他們父女的表現。
  “老媽,好久不見了,你都沒有想我嗎?”方芳哽咽的說道。
  “是啊……我的好女儿!”狄柔端起玫瑰花茶啜了一口放下。修長、白皙的手指頭輕輕的撫著方芳因為怀孕而有些變圓的臉頰,“我是很想你啊!”她的手突然捏住了方芳的臉頰。
  “哇……好痛!老媽,放開我。”
  “放開你?你好大膽!竟敢學別人离家出走?”狄柔不客气的在她的臉頰上用力的捏著,直到方芳的臉泛紅。
  “我……我不是故意的……”与自己的父母久別重逢應該是以鼻涕及眼淚相見,但方芳万万沒想到她老媽竟然會動粗!她用求救的眼神看著孟蒼,她深知狄柔若真的十分生气的話,她表現出的動作就會更為优雅,卻……也更令她提心吊膽。
  孟蒼見到她這樣,雖然很心疼,但還是狠心的將視線轉向一旁,因為不只是方家而已,連他也很想狠狠的修理她一頓。
  “不是故意?”狄柔輕笑,“你好哇!把你給養到這么大,你竟然在結婚的那一天讓我們的面子丟盡了,早知道這樣的話,還不如便宜的把你給賣掉算了,也不會讓我們這么丟臉。”
  “老媽……”方芳哀求著。
  “你心中還有我這個媽嗎?你學人家擺酷是不是?隔個月打一通電話回來是告訴我們,你還沒有升天成佛是不是?”狄柔的嗓音十分輕柔,但說出來的話卻令人十分的吐血。
  “不!我怎么敢學人家擺酷呢?”方芳討好的笑著,“老媽,你先松開你的玉手好嗎?”
  孟蒼原以為方芳的母親狄柔是個极端溫柔的美人,想來他錯了!她是外表溫柔,將自己的個性全都隱藏了起來,等到她真的生气時,威力可真是強,真是印證了一句話——不會叫的狗比較凶,他在心里想道。
  孟蒼縱使再怎么想教訓方芳,但看到她的臉被捏成這樣,心中也是十分難受,于是他看向方成,希望他可以出面解救方芳。
  沒想到方成在接收到孟蒼的求救視線之后,只是對他搖了搖頭,一副不敢插手的表情,令孟蒼實在是無語問蒼天。
  “岳母,請原諒小芳吧!”
  “原諒她?”狄柔輕哼了一聲,嫵媚的大眼看著自己的丈夫,“你說呢?”她問方成道。
  “小芳已經知道錯了。”方成連忙說道。
  “是嗎?”狄柔將視線調向方芳,“你真的知道自己做錯了嗎?”
  方芳用力的點點頭,她相信只要她敢搖一下頭的話,那她就真的鐵定完蛋了。“知道。”
  “很好,看看你的肚子都這么大了,挺著這么大的肚子辦婚事,你認為可以看嗎?”狄柔又問。
  方芳搖搖頭。
  “快生了吧?”D方芳忙點頭。
  “那你現在想怎么樣?你說!”狄柔將問題丟給了方芳,“你的逃婚讓我們兩家人丟盡了臉,你現在是要乖乖的嫁給孟蒼,還是要怎么樣?你自己說!”
  “我……我……”看來老媽是真的很生气,才會將音調放得這么輕柔,方芳在心里害怕的想著。
  “你怎么樣?還不說快!趁現在孟蒼也在這里,你自己說。”方成也說道。
  “如果半年前你不逃婚的話,也不會挺個大肚子才結婚。”狄柔繼續的說道。
  “老媽……我……”
  “難道你不想嫁人嗎?”狄柔的語調更輕了一點。
  孟蒼發現此刻完全沒有他開口的机會,于是索性坐到沙發上,替自己倒了杯酒。
  “我可以說不想嫁嗎?”方芳害怕的問道。
  “不想嫁?”孟蒼的眼眯了起來,“當然不可以!”他不悅的說道。
  “可以!”
  方芳原以為狄柔會反對,沒想到她卻答應了,耶!她老媽答應了,那她老爸那里就不是什么問題了。
  “听到了沒有?孟蒼,我老媽說我可以不用嫁給你,你現在馬上給我滾出我家。”方芳趾高气揚的說道。
  “我還沒有說完……”狄柔又開口了,“我是不會養你的小孩的,看你現在這副德行,看來也沒辦法去墮胎,生下來后,我就把小孩丟到孤儿院的門口好了。”
  “什么?”方芳不可思議的說道:“老媽,你怎么可以這么殘忍?他是你的孫子耶!”
  “我不管他是什么,反正你生下來之后,孩子要怎么處理全都由大人決定。”狄柔十分強硬的說道。
  “不!老媽你不可以,我已經成年了。”
  “你成年又怎么樣?”
  “我……”
  “我給你三秒鐘考慮。”
  “老媽,你的心好狠……”她怎么辦呢?現在根本是四面楚歌嘛!
  “還剩一秒鐘。”
  “我……”
  “你到底嫁不嫁?”
  “嫁……”方芳咬牙切齒的說道。
  而孟蒼則是在听到方芳的話后,放心的露出了一個微笑,只要她肯嫁他,什么都好解決。
  方芳在別無選擇之下,只得跟著孟蒼回家。
  “我的東西還放在我租的地方。”方芳嘟著嘴坐在床上說道。
  “那些都不要了。”孟蒼穿著浴袍從浴室走了出來。
  “不行!”方芳搖了搖頭,“那些全都是我自己賺錢買來的。”她狠狠的瞪著孟蒼說道。
  “那我明天找人去搬。”孟蒼在方芳的身旁坐下,“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為什么要逃婚了嗎?”
  “你還敢問我?”不提不气,他一提她就怒火中燒。
  “我一定要知道原因。”
  “我看是你自己做過的事,自己忘了吧?”方芳嘲諷的說道。
  “夠了!你再用那种口气和我說話,我不管你現在是怀孕還是怎么樣,我真的會狠狠的痛扁你一頓。”
  “你——”方芳吞了口口水,“你要打我?”天哪!她怎么這么可怜沒人愛啊?孟蒼背著她亂來也就算了,連她家里的人都站在孟蒼這一邊,她該怎么辦啊?
  一想到此,方芳就忍不住看向自己的腹部,“孩子啊孩子,我們可怜的母子只好相依為命了……”她喃喃的對自己的肚子說道。
  “你又在說什么?”孟蒼真的覺得自己快被方芳給打敗了。
  “我只是在告訴我自己的小孩一件事實。”
  “什么事實?”
  “他和他的母親都是沒人愛的人,我要趁現在好好的先給他机會教育……”
  “你閉嘴!”他真的不懂方芳為何口口聲聲說她沒人愛,不然就是他騙她之類的話。
  “你叫我閉嘴我就閉嘴,那我不是很沒有骨气嗎?”她反抗道。
  “好!那我問你。”他壓抑住滿腔怒气,試圖和她講理。
  “我為什么要給你問?”
  “你為什么要走?之前我們不是還快快樂樂的嗎?”孟蒼不解的問道。
  “那是因為我不了解事實的真相,才會白痴的和你快快樂樂的,我要早知道真相的話,才不和你這個色魔在一起。”
  “什么意思?”孟蒼揚起了眉。
  “你別假裝了。”方芳給了他一記衛生眼。
  “就當我什么都不知道,請你告訴我可以嗎?”孟蒼歎了口气,想伸手去摟方芳,但卻被她給揮開了。
  “我才不要給你抱,我們結婚以后,我要分房睡。”
  “不准!”他的怒火又爆發了。
  “你以為你是誰啊?說不准就不准嗎?”方芳吼道。
  “沒錯!我說不准就是不准,總之我不會和你分房睡的,而且,你早知道我這里沒有多余的房間。”
  “你可以不要睡在這里啊!反正還有其他的女人陪你一同睡。”她酸澀的開口說道。
  “什么其他的女人?”說到重點了。
  “你還假仙?”
  D“請問我可以去找誰一起睡?”問她她是不會說的,也許用套的比較有用吧!孟蒼在心里想道。
  “雪莉。”這兩個字几乎是方芳從牙縫迸出來的。
  “為什么說我可以去找她?我為什么要去找她?我又不愛她!”孟蒼說道。
  “不愛她?哼!不愛她就可以与她摸來摸去嗎?”
  “我与她摸來摸去?何時?”他听得一頭霧水。
  “你還敢說沒有?”
  “我只是想問你,你何時看到的?”孟蒼解釋。
  “就在我要去找你的那一天,那天早上我不是不舒服,你送我去醫院嗎?醫生告訴我我只是怀孕了,我听到后很高興,第一個反應就是要將這件事告訴你,
  沒想到我在你的辦公室門口,從門縫間看到你和雪莉……”她已經快說不下去。
  原來她是看到那天的事才會這樣的。
  “怎么了?想起來了沒有?”方芳諷刺的說道。
  “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誤會了。”孟蒼松了口气,不管方芳的抗拒,他將她痴入怀里,嗅著她身上的馨香。
  D“我誤會?你把我當白痴是不是?這樣還叫誤會?我都看到你將雪莉的裙子拉了起來,手伸進她的內褲里,這樣還叫誤會?”忍不住的,她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你真是沒良心,這樣還叫誤會?你的手……你的手都伸進去亂摸了……嗚嗚……”
  “我是做過這件事沒錯。”孟蒼歎了口气。
  “既然是真的做過……那你……你還敢說是我誤會你了?你還敢說要好好的修理我?”
  “你本來就誤會了,為什么你不多留一下呢?你是不是看到那里馬上就走人了?”孟蒼問道。
  “不然要看到哪里?這樣還不夠嗎?難道要我看到你真的和她‘做’起來才算數嗎?我可沒有看A片的興趣。”更何況男主角是她的未婚夫耶!
  “我沒有和她做!”
  “還說沒有?狡辯!那時我若一直看下去的話,想必你們也是會做起來不是嗎?你還在狡辯?”方芳的食指戮了戮孟蒼的胸膛質問道。
  “那天是她來誘惑我的。”他好言解釋道。
  “好哇……她誘惑你,你就這么禁不起誘惑是嗎?那我是不是該慶幸我沒有嫁給你,免得你每一次都禁不起誘惑的外遇了?”
  “小芳,冷靜點。”
  “你叫我怎么冷靜?”
  “那天真的是你誤會了,我和雪莉那天真的沒做什么,是她自己拉高裙子,
  把我的手拉入她的底褲里,我對她根本沒有感覺。”他的心全都給了方芳,又怎么可能對雪莉的誘惑有感覺呢?
  “你騙人!”她才不信呢!
  “我沒有騙你,如果你再多留一下就知道了,我一下子就將手給抽出來,還將她赶跑了。”
  “你騙人……”她的信心開始動搖了,原以為她是小說悲劇中的女主角,但以現在的情況看來,她似乎是真的誤會他了。
  天哪!真糗……她竟然誤會了?
  “我騙你做什么?如果我真的騙你,真的不愛你,那為什么要花半年的時間,將你給找回來?”孟蒼反問。
  “說的也是。”方芳點了點頭,吐了吐舌頭,這么听起來的話,真的全都是她誤會了,好丟臉喔!
  “現在輪到我說話了嗎?”他要好好的教訓她,誰教她不信任他!
  D“嘿嘿……請說……”方芳十分心虛的說道。
  “你為什么不信任我?”他質問道。
  “沒有……沒有!我只是一時气昏了。”她無處可逃,只得拼命找藉口。
  “是嗎?”
  “別這么生气嘛!你要想想,你已經這么老了,太容易生气會傷身体喔!”方芳訕笑著。
  “你知道我這半年是怎么過的嗎?我找了你半年,沒想到你竟然是因為誤會才走的,而且你連有了小孩也沒有和我說一聲,你實在是……”他真的气炸了。
  “別生气嘛!”方芳拍了拍孟蒼的背,“很容易老的。”
  “全都是被你气的。”
  “是嗎?其實有一半也是你的錯。”她想推卸責任。
  “我的錯?我何時有錯了?”
  “都怪你平常太花心了,所以我才不敢信任你的。”方芳隨便找了個藉口說道。
  “是嗎?我看那只是你逃避責任的藉口而已。”
  “嘿嘿……又被你發現了!”方芳搔了搔頭。
  “我是真的想好好的修理你一頓,你知道嗎?”
  “天!你不會真的想修理我吧?別忘了我肚子里還有你的小孩喔!只要你敢對我怎么樣的話,小心我肚子里的小孩會不小心怎么樣。”她得意的說道,她就不信他敢打她!
  “你威脅我?”孟蒼的眼眯了起來。
  “算是威脅吧!只要你不修理我,你的小孩保證可以十分健康。”
  “如果我修理了你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許一個不小心小孩就提早出生,替我表示對你的抗議。”
  “很好!”孟蒼點了點頭,“你有擋箭牌了是嗎?”
  “沒錯。”
  “你以為你有了孩子,我就不敢修理你了嗎?”
  “對啊!”
  “沒關系,我現在不修理你,等你生完小孩,那時我們再來將帳一條一條的算清楚。”孟蒼揚起了一個恐怖的笑容。
  媽媽咪啊……瞧瞧他那是什么笑容!D分明是明明白白的告訴她,小孩一生下來的話,她就完蛋了……這樣子她要怎么辦呢?D忍不住的,她伸手撫了撫她的肚子,“儿子啊儿子……你可千万別太早生出來,否則你媽媽我可就慘了!”她可怜兮兮的說道。
  “他是男的?”孟蒼有些失望的問道。
  “沒錯!”方芳抬起頭,看了孟蒼一眼,“你那是什么表情?生男的不好嗎?”她的小手爬上了孟蒼的腿,用力的捏了一下。
  “我沒說不好。”孟蒼的手握住了方芳的手。
  “那你那是什么表情?”
  “我只是想要個女儿而已。”孟蒼說出心里的話。
  “這樣啊!那你可能要失望了。”方芳搖搖頭,殘忍的說道。
  “為什么?”孟蒼不解的說道。
  “因為我只要一個孩子就好了。”
  “是嗎?不然這樣好了,我們打個商量。”孟蒼笑著說道。
  “商量什么?你是不是又想算計我了?”方芳防備的說道。
  “不是算計,只是條件交換。”
  “什么條件?說來听听。”
  “你是不是很怕我會修理你?”孟蒼在她的耳畔輕聲的問道。
  “是很怕啊!”方芳用力的點點頭,她不只很怕而已,根本就是怕死了。
  “那我可以不修理你。”
  “真的?”方芳怀疑的看著孟蒼。
  “沒錯!不過你得幫我再生個女儿。”
  “等等……”
  “怎么了?”
  “我覺得這不公平耶!万一我下一胎不是女儿的話,那我不是要一直生下去嗎?不!這种賠本的生意我不做。”
  “是有點不公平沒錯。”孟蒼點點頭。
  “看吧!你自己都講了。”
  “不然這樣好了,碰個運气,就再生一個。”
  D“好!不過你以后都不能修理我才行。”否則她真的就虧大了,她在心里打定主意,等到她儿子出生后,她要好好的教育他,別讓他像他老爸一樣,花心又兼一肚子坏水。
  “看你現在這樣,也沒辦法辦婚事了,就等到你生下孩子之后,我們再舉行結婚典禮吧!我們先去公證。”以方芳這樣怀了九個月的身孕來說,舉行婚禮是太辛苦了,畢竟婚禮的過程太冗長,一定會令她吃不消,所以他体貼的說道。
  “好哇!等我生完小孩之后,再穿我的那件婚紗。”對啊……她的婚紗呢?
  一想到她鐘愛的白色婚紗,她的眼便四處張望,“我的婚紗呢?”方芳向孟蒼質問道。
  “丟了!”孟蒼淡淡的回道。
  “什么?”方芳揚起了聲音,“你怎么可以把我的婚紗丟了?”她指控著。
  “不然你要我怎么樣?我一看到那件婚紗就會想到你离開我的事,所以我只好拿刀子將它給划花了。”
  “你好過分……嗚……”一想到她的婚紗,方芳的淚水便忍不住的落了下來,“你怎么可以這么做?”
  “過分的是你!不然你要我怎么做?”孟蒼歎了口气。
  “我不管啦!你這個人怎么可以這樣!”
  “小芳,你要為我想一想,我這么愛你,而你卻在我們結婚的那一天就這么走人,還讓我找不到你,我真的很難受。”
  “但是你也不能這樣啊!你怎么可以拿那件婚紗出气?”
  “好!我錯了,可以嗎?”唯女子与小人難養也,他早就對她的任性沒法度了。
  “那你得賠我一件。”
  “沒問題,等你生完孩子,坐完月子后,我們就馬上結婚,這樣好嗎?”最好是越快越好。
  “好。”
  “就這么說定了,你若再逃跑的話,我真的會好好的修理你一頓。”算了!
  方芳說的沒錯,這件事有一半的責任在他,就是因為他沒有掙脫雪莉的糾纏,才引來這一大堆的麻煩。
  “沒問題,而你——”方芳的手指指著孟蒼的鼻子,“你若是再花心,再對女人上下其手,或者是讓女人對你上下其手的話,我就帶著孩子走,真的不會再笨到讓你找到我們了。”
  “好,我知道了!我會洁身自愛的。”
  “最好是這樣,否則讓我忍不住的話,我就將你變成閹人,然后我再去找個英俊的男人。”
  “這么狠?”
  “不行嗎?”
  “看來我真的得自己小心一點,為了愛妻守身如玉了。”孟蒼故意裝了個可怜的臉說道。
  “沒錯。”方芳用力的點點頭,對了!我要自食其力。”她突然說出了令人摸不著邊的話。
  “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要繼續寫小說。”
  “沒問題,我不會阻止你寫的。”畢竟他剛認識她時,她就是個小說創作者,差別只是在那時她的稿子還有被錄取,而現在她的稿子可以出書了而已。
  “我從來沒有反對你寫小說。”
  “我知道,我只是事先聲明而已。”
  “那你為什么說要自食其力?難道你想自己養活自己?”她何時變得這么獨立?
  “可以這么說,但也不完全是。”
  “那不然呢?”
  “你怎么這么笨啊!怎么連最簡單的道理都不懂!”方芳搖了搖頭,仿佛孟蒼真的是笨得像什么似的,“我嫁給你,真是委屈了,唉!畢竟我是這么的聰明。”她又開始自我陶醉了。
  “小芳,我知道你很聰明,可以為我解惑了嗎?”他決定明褒暗貶。
  “當然可以,我的自食其力是指——吃你的、用你的,錢存自己的。”對方芳來說,自己有賺錢能力就算是自食其力了。
  “這叫自食其力?”這算哪門子的話,他連听都沒听過。
  “怎么?你不愿意是不是?”她凶巴巴的說道。
  “我沒有!”
  “那就好。”方芳滿意的點點頭。
  “但是,你千万別太辛苦知道嗎?孕婦別常常坐在電腦前面,得好好的休息知道嗎?”孟蒼不停的叮嚀著。
  “知道了。”方芳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明白的表示她想睡了。
  “那就好,累了嗎?”
  “如果你是我,你不累才怪!”她今天可是被折騰了一天,怎么可能不累?
  “在我的怀中好好睡,別再跑走了,知道嗎?”孟蒼慢慢的往身后的大床倒去,而方芳則是躺在他的怀中。
  “知道了……”方芳咕噥了几聲,“我下次跑的話……會記得搜括你的錢……錢財的。”
  “我知道,快睡吧!”孟蒼撫了撫方芳的頭發,看了下手腕上的表,才七點而已,她就想睡了。
  算了,讓她睡好了,因為,他也累了,畢竟他可是半年沒睡好……
  他的手擁著方芳,有了她,他就像擁有了全世界一般……
  在方芳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孟蒼合起眼,与方芳一同進入了夢鄉……
  角桐草D英文名:Taiwan bicornuta
  學名:Hemiboea bicornuta
  別名:玲瓏草
  花季:春∼夏
  花語:可愛、大方
  花的表情:角桐草是台灣的特產,它的花形呈筒狀,外側是白,內側是紫褐色斑點,在濕潤的環境中生長得特划茂盛,它的果實彎曲,且有個小尾巴,尖尖的,非常可愛,每棵植物高約1公尺左右。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