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7節


  松子清淡的味道混合在林間涼爽的空气中,讓人聞之心舒……星楓忍不住閉起眼,伸了個懶腰,大大地深呼吸一口气——“嗯!真舒服!”
  見她著迷舒暢的模樣,文修武忍不住大笑出聲——因為他發覺星楓微合起眼的樣子,似乎有想要就地而睡的樣子。
  星楓听聞他爽朗的笑聲,不由斜歪著頭,凝看著他。
  星楓漸漸發現,當他對她揚起笑容時,明亮燦爛得好像一個小孩子似的,愉悅、滿足,不像平常一樣淡淡的,溫謙的,屬于禮貌性的那种微笑。這种發自內心、熱情專注的笑顏給人舒服、如沐春風的感覺。
  星楓很喜歡這樣的感覺。這讓她覺得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和別人不一樣,是特別的。
  心中有一股甜蜜流過,只因他那爽朗明亮的笑臉,在無意中輕輕撥動她深藏心底的那一根琴弦……
  ——喜歡上他了嗎?星楓自問,然后很無奈地承認。
  這几天的相處……以至他為她將嫣紅兩名侍妾送出府……若她不心動陷落的話,嘿!那就太說不過去了吧!
  星楓挑挑眉,也笑開了臉,伸出手去握他的大手。
  文修武欣喜地反握住她,兩人相望一笑,滋生的情意正默默地成長。
  星楓和文修武的感情是越來越好,在這几日的相處中,他們兩人的感情可說是一日千里。文修武喜歡她百變的性情,有時溫婉,有時頑皮,有時……不、不,大部分都是一副懶懶的模樣,他老是戲稱她像是一只小懶貓,她听了也不以為意,因為事實就是這樣嘛!
  只見此時,兩人手牽著手,相談至松林深處,雙方談話的聲音似乎漸漸高昂了起來——不,以現在的景況……嗯——或許說是吵,才是恰當。
  為什么呢?
  因為星楓發現松林尾端有一群人似乎很忙碌地在工作,呼喝聲頻傳。
  于是,她很好奇地拉著文修武要前去觀看,不料卻遭文修武的阻止,爭端便是由此而生。
  原來,那些忙碌的工人,正在拆除星楓之前所設置的机關……
  文修武在“深受其害”之后,便在心中暗暗發誓,絕對要將她那些可怕的机關完全拆除,同時不准她再設這些可怕的東西。
  當初他要她設机關的目的,最主要是要她在府里乖乖等他自夏國回來。只是沒想到她小姐竟在短短的一個半月內,几乎將他的王府變成一座机關樓!還好,只是几乎——文修武非常慶幸自己提早半個月回來,否則后果就不堪設想了。
  現在,滿朝文武都知道文王府中設有厲害机關防敵,惹得大家議論紛紛……如今,即使他文修武人緣再好,誰敢冒著生命危險登門拜訪?甚至連自家王府中的人,連走在里面都得戰戰兢兢的,生怕一個誤触机關,馬上招來橫禍!
  而星楓對于這种情形則另有說詞,她說:“机關自然是用來防外……可是防外固然重要,內部的訓練也很重要的……”
  總之,她是絕對不會讓文修武將她一個半月的心血拆掉就是了。
  “在京城里,天子腳下,文王府是不需要防外,也不需要防內……”文修武摟著她的肩,正努力地說服她。
  星楓避開他的手,瞪起秀目道:“那么你的意思是說,這些机關是根本沒有設置的必要是么?那你當初干么要我為王府設机關?莫非,你認為我太閒了?”
  好危險的表情,好危險的口气呵!文修武哪敢承認。“我只是想試試你的實力……”他很小聲地說。
  “原來你不信任我。”她揚起了雙眉。
  “不是的。那是……”即使當初對她的能力有所怀疑,現在也絕對不能承認。
  “那是什么?嗯?”星楓用她一雙美目,一眨也不眨地看著他。
  文修武被她看得不知將臉往哪里擺,只好裝傻苦笑地投降道:“星楓,你別為難我了……”“可以。那就讓我繼續將机關完成。”
  星楓一副你若不答應咱們便走著瞧的模樣。
  還好,文修武很有理智地當場搖頭——同時命人以最快的速度將机關拆除。
  這個舉動當然惹火了韋星楓,只見她頭也不回地走向另一方,根本不理會文修武在身后的叫喊……
  “王爺,韋姑娘生气了。”陳達和李桂擔心地道。
  “沒關系。”文修武站在原地強撐起一抹笑容。
  ——是嗎?陳達和李桂互望一眼,表情顯然很怀疑……***
  “綠荷!綠荷!”
  “小姐,你這么大聲做什么,我就在這里啊!”
  “馬上准備行李,我們要回去了。”
  “嗄?回去?小姐,我們要回去韋家堡了?”
  “沒錯,我再也不要待在這個討人厭的地方了,你快去准備行李,別淨在這里繞菕C”
  “可是……小姐,那王爺……”
  “我要回去關他什么事?他還巴不得我快走呢!哼!”
  “還站在那儿做什么?難道要我自己動手整理?”星楓不耐煩地吩咐。
  ——有可能嗎?綠荷怀疑地想著。一邊卻不忘恭敬地回答:“是的,小姐。”
  于是沒兩刻鐘主仆二人就走出了她們所居住的院落。
  “小姐,我覺得還是要告訴王爺才好……”
  綠荷背著行囊,气喘吁吁地不斷勸著小姐。“而且要回到韋家堡,這一路上我們兩名女子相伴獨行……這實在是不太安穩……”
  星楓根本不理她,面無表情地加快了腳步。
  綠荷小碎步地跟上,轉過小徑,就要看見大門了。
  “小姐,若真的要回去,那我們一定要雇輛馬車,好不好?這行囊真的很重耶……”綠荷將行囊換個肩背,順勢低頭拿出手巾揮汗,腳下卻沒有停……一個不察就撞上忽然停下來的星楓!“哎喲!小姐,你怎么忽然停了下來!”綠荷摸著頭上的疼痛,哎喲喲地說。
  “吁!別大聲嚷嚷,看看那是誰!”星楓將她拉至樹后,指著大門外正和守門侍衛說話的一名男子。
  “咦?那不是王三少嗎?他怎么會來這里?”
  真确定是他后,星楓不悅地板起俏臉。
  “啊!小姐!”綠荷好像想到什么似地叫了起來。
  “怎么了?這么大聲,是嫌我們藏在樹后不夠隱密嗎?”
  “不是的,小姐,我是想到一個好主意了!我想……三少一定是來找你的,而我們剛好要回去啊,干脆,邀三少和我們一路,途中有個大男人在也比較安全。對不對?”
  “對——才怪!”星楓哼出一口气惡著臉答道。
  “小姐!為什么?我猜想三少一定很愿意的。”
  他當然愿意了,白痴!星楓在心中暗罵。
  星楓不理綠荷一頭熱,眯起眼,低下頭顱,讓心思慢慢轉動著……
  “綠荷,我決定不回去了,就留在這里把文修武吃垮好了。”星楓說完率先走回頭。
  “可是,那王三少……”綠荷跟了上去,不時回頭看著仍和侍衛溝通的王承月……
  “別管他。對了,等一下你馬上去告訴老總管,叫他吩咐侍衛們,千万不要讓他進王府,知道嗎?”
  “小姐……王三少從這么遠來找你,這……”不太禮貌吧?
  “別這呀那的,我叫你去做,你就去做。”
  “……是的,小姐。”
  可怜的王三少,那么痴心卻只得到小姐的狠心對待……仔細想想,這也代表小姐是真的喜歡文王爺了……
  真不愧是小姐,快刀斬亂麻,不給王三少机會,讓他早一點死心,這也是一种体貼吧?
  綠荷越想越對,對于小姐的行徑也頗能諒解了。
  唉!真不知道該說綠荷是單純還是笨呢?在星楓身邊好几年了,竟還把她的人格想得那么美好?
  當然,若星楓會如綠荷所想著這么好心的話那才奇怪呢!
  星楓此時正在心中大聲低咒著呢!
  ——死王承月,不死心,竟從江南跟到北京來……哼哼,即使這么勤勞我也不會讓你染指我家綠荷半根寒毛……星楓咬牙切齒地握緊拳頭——心想著,若回江南等于把綠荷拱手讓他,這她說什么也不會做的!也只有留在王府中,才不會讓王承月有机可乘……對,就是這樣。
  所以,百般思量之后,她決定留在王府,暫時不回韋家堡了!***
  燕行山又傳來命案!
  連這一次,在這一年之中,燕行山下已有九人喪命,而且死狀凄慘,死者全身几無完膚……殺人之人殘忍至极!
  文修武接到傳信,心中懊惱之极。
  ——那些官兵到底在做些什么?在這么嚴密的守衛之下竟還會讓賊人出來行凶……看來他得盡快赶至燕行山才行。
  “王爺,韋小姐在半途又折返回府。”陳達一進門便恭敬地向文修武報告。
  文修武自沉思中抬眼。疑惑問:“她沒出府?”
  星楓的動向他自然得掌握,尤其知道她現在正在气頭上。
  他派了細心的陳達暗中跟著她,他料定她必會憤然出府,果然不出他所料……只是,想不透她為何又折返回來,這實在不太像她平常的個性……
  “是的……很奇怪,韋小姐似乎是看到大門前的一場騷動才改變決定……”
  “騷動?”
  “一個自稱來自江南揚州的男人,指名要來找韋小姐。”
  “他人呢?”文修武揚起了眉。
  “韋小姐似乎不想見那人,令綠荷通告老管家遣那人走了。”
  是什么人?文修武有些好奇……
  “你去查查那個人是什么身份,來找星楓有何目的。”
  “是的,王爺。”陳達領命。
  陳達走后,文修武又道:“李桂。”
  “王爺。”
  “叫騎風十二騎准備往燕行山……三日后出發。順便通知韋小姐,要她准備一下。”
  文修武說著忍不住歎口气,心想,她大概不需要再准備什么了吧?
  他記得陳達前次派人來稟報時,內容大約是星楓几乎將所有的東西都裝入一個大包包,讓綠荷背得差一點喘不過气來……
  “王爺,您當真要帶韋小姐……”
  “不帶著,行嗎?”文修武反問一臉遲疑的李桂。
  李桂難得了解地咧嘴一笑,不再作聲,默默領命而去。
  看,連一向粗枝大葉的李桂都懂得對他報以同情的一笑。而星楓呢?她是否能夠了解他對她的一片真情?
  文修武搖頭歎气。***
  數天后,文修武一行人已來到了承德昌平縣。但是他和星楓之間的情況似乎有一點不妙……府衙的頭頭王捕快盡忠職守地為他們解說事情發生的概況。
  “昌平縣剛好在兩山之間,我們這個縣城一向純朴宁靜,少有大事發生。那些土匪通常只對外來的富商動手搶劫,不會無故扰亂縣城居民的生活,也從來沒有傷過人命。這次,連續發生了這几起殘酷殺人案實在是使人震惊。”
  “如何肯定殺人的是山上的土匪?”星楓問。
  “回韋小姐的話,本來我們也不十分确定,只是我們縣城里向來平靜,近來又無可疑人物進來,想來想去也只有燕行山上的土匪嫌疑最大,于是我便派人前往燕行山探查,誰知山上土匪似乎得知消息,竟在山下布陣設起机關讓官兵無法進入。土匪的這种行為分明是做賊心虛,因此下官肯定是他們所為無疑。”
  “嗯,這么說來也有道理……”星楓點點頭。“這倒有趣。王捕快,你現在就帶我去燕行山,我倒要看看是如何厲害的陣式机關。”星楓眼睛發亮,興致勃勃地恨不得現在就在燕行山下了。
  “星楓姊姊,我也要去!”一旁的服真儿也是同樣興高采烈地吵嚷著。
  自從和韋星楓見面相處之后,她簡直視星楓為仰慕對象,把對文修武的熱情全部給了星楓,若問她現在最愛的是誰,那答案絕對是韋星楓無疑!
  “不行!”從頭到尾一直沒有開口的文修武終于開口了。他這一開口就勾起星楓一路上潛藏的怒气。
  “為何不行?我是皇上親旨來這里破机關的,難道我去查看地形還得有人同意不成?王捕快,帶路吧!”
  “韋小姐……這……”王捕快猶豫地望望臉色沉怒的文王爺,又看看同樣气勢高漲的韋星楓,一個腳步硬是踏不出去。
  星楓隨著他的眼光看到文修武,她很不屑地道:“那好,你不帶我去,我自己不會去呀?燕行山這么大的目標其實也不用人帶路。真儿,綠荷,我們走吧!”
  說完拉著服真儿就走。
  “你到底要怎樣?難道你不知道那邊現在很危險!”文修武一把拉住她往門外踏出的身子,雙手緊握住她,沉沉地道。
  “文王爺,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而你呢?”星楓意有所指地道。
  “況且那邊有官兵駐守著,哪還會有什么危險?而且我也不像您那么忙……我還是早一點將工作做好回去江南,免得成天礙眼。”星楓拂開文修武的手,從容地轉身离去。
  文修武瞪著星楓毫不留戀离去的背影,真不知道該拿她怎么辦!
  “王爺——”
  嬌媚的聲音傳來,一雙玉手更是溫柔地搭上文修武緊握的拳頭,企圖讓他的怒气拂平將注意力轉到她這邊。“王爺,您別生气,气坏了身子多划不來啊……讓嫣紅扶您去休息吧!”嫣紅讓身子嬌柔地靠上他,女人該有的嬌媚她表現得十分完美、恰當。
  只可惜文修武的心思根本不在她身上,那方才甩袖而去的人儿,早將他的心也帶去了。
  文修武避開嫣紅靠上來的身体,大步走向大門,一邊吩咐:“李桂,先請嫣紅姑娘去休息。陳達,隨我出去。”
  “是的,王爺。”
  文修武面無表情地和陳達出門,留下表情不變的嫣紅。
  “嫣紅姑娘,請吧!”李桂冷冷地道。
  為了她而不能跟著王爺去瞧瞧熱鬧真可惜!他心中十分确定,他家的那個痴情王爺必定是去追韋小姐去了。其實李桂心中真的十分不明白,為何王爺會讓嫣紅跟著來呢?明明是喜歡星楓小姐的,這個舉動似乎不妥……不明白王爺在打什么主意,但仍忍不住為王爺擔心……
  “哼!”嫣紅甩袖轉身,心中怒气難平。暗道:韋星楓,你等著!我非要想個辦法讓你离開王爺不可!
  嫣紅出身京于城里的花樓,在花樓中她原本是花中之魁,姿態高傲得很。
  在很早以前,自她在花樓上見到文王爺俊偉的身影從窗台下經過,她就十分傾慕他,讓她著實為他相思了一陣子。沒想到,年前在一次偶然的机會中,那個好色成痴的吉王爺,買下她當作送給文王爺的賀禮,雖然只是玩物,并無身份,但是她很有自信,文王爺見了她,必會為她的美貌痴迷,至少給她一個偏房身份……但是沒想到,美夢還做不到一半,半路卻跑出一個程咬金,害得她不明不白地被文王爺送回花樓,這口气,想她嫣紅如何咽得下!于是在這次听聞王爺要前來燕行山的消息,她孤注一擲地跟來,沒想到文王爺沒有拒絕,這讓她又燃起了希望。
  只是在一路上,文王爺并沒有搭理她,這讓她非常失望。哼!這全因為那個韋星楓!在王府第一次見到她時,就令她非常的不順眼,果然,那個狐狸精沒兩三下便勾搭上王爺,她可不甘心王爺就這樣的被她搶走,她絕對要將王爺搶回來!嫣紅惡狠狠地想道。***
  “喂!你又跟來做什么?請你不要這么厚臉皮行嗎?”
  也不知王承月哪來的時間和毅力,竟也從京城直跟到昌平縣來,讓星楓怎么甩也甩不掉他,看來他對綠荷志在必得了!星楓很生气地想著。
  “對不起,我家小姐這几天心情不太好,請你不要見怪。”
  “不會的。”王承月笑嘻嘻地說,眼睛卻炯炯地直盯著綠荷,害綠荷不知怎么的低下了頭……
  “綠荷!我命令你不准再跟他說話!”星楓看到這一幕更是气憤,這王承月就是這樣!一路上不停地往綠荷身上放電,表面上卻像是傾心自己,真是奸猾狡詐,而綠荷那天真耿直的個性更是被他吃得死死的,一直以為他喜歡的是韋星楓,對他就全無防備之心,在不知不覺中很容易就掉入他細細編織的情网……真是狡猾吶!
  “對,綠荷,要听星楓姊的話,我想這個人一定不是好人!”服真儿可不明白他們三人之間的狀況,她只知道星楓姊姊的話是絕對不會錯的。
  于是四個人就這樣一路往燕行山的方向走。
  “小姐,這有兩條路,我們該往哪里走?”
  前方是一條雙岔路,路口并沒有指示牌,看這兩條路向都有可能到達山上,但也可能不會到達。
  “問一下路人吧!”
  可是這里四處并無行人走動——要問誰?
  這陣子在這路上連續發生殺人案,誰還敢走這條前往燕行山的路?
  一個人正在左右為難之際,剛好看見一個大個子少年從遠處慢慢走來,于是王承月便上前開口向那少年問路。
  “小哥,請問這往燕行山要走哪一條路?”
  “多管閒事!”星楓瞪著王承月撇嘴嘟囔著。
  “對,真是多管閒事!”服真儿跟屁虫似的跟著說。
  綠荷只能苦笑,很是同情地看著王公子。
  那少年大個儿衣衫破舊補丁,身上斜斜背著一捆柴,手里卻拿著一把凌亂的野花。見有人向他問路,仿佛很惊訝地呆呆看了王承月好一會儿,這才遲鈍地伸手指向左邊。
  “嘻!我家在那邊!”
  “啊?”
  “你們是客人吧?我是阿寶喔!”少年歪斜著頭,吃吃傻笑。
  原來是個腦筋不清楚的傻小子!
  “阿寶!”
  一個老婆婆追上來,緊張地拉著痴呆的少年,見星楓四人,不問原由的便是直直彎腰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阿寶的腦筋不清楚,冒犯了各位,對不起……”
  “哎!老婆婆,我們只是向這位兄弟問路,這……”
  星楓三人相望,對老婆婆突然的舉止有些愕然。
  “啊?”
  老婆婆抬起頭,不明所以。她以為她這個傻愣儿子一定是無故纏著路人,為別人帶來困扰。“是的,我們想知道往燕行山該走哪條路,所以攔下小兄弟問路,請婆婆不要緊張。”
  “原來是這樣,那,阿寶沒做出什么失禮的事吧?”老婆婆很明顯地吁了一口气。
  “沒有,婆婆請放心。”
  “娘,客人!”少年指著他們四人道。
  “不是的。對不起,我這孩子……哦?對了,要往山上走右邊這條路去就成了
  星楓四人道了謝,便往右邊岔路走去。
  老婆婆看著他們的背影,歎口气,一手拉過少年。
  “走吧,我們回家了。”
  她拉著少年往來時的方向,少年似乎不太想走,頻頻回頭望著星楓四人,但仍乖乖順從地讓婆婆拉著大步走向歸途。

  “那位老婆婆真可怜。”
  一行人沉默地走了一會儿,綠荷終于忍不住道。
  “是呀,那大個儿可真傻。”服真儿也道。
  “一人一种命,端看自己如何過活。”王承月道。
  “沒錯,我們看那老婆婆這么一大把的年紀了,卻還要照顧那么一個痴呆儿子……想來或許辛苦,但是,也許她在生活中所得到的快樂是我們無法想像的……”星楓難得同意王承月的說詞。
  王承月突然有一种受寵若惊的感覺,同時星楓的這一番話也讓他刮目相看。
  記得兩年前,和綠荷相遇時,他一直以為韋星楓是一個標准的驕恣千金,讓綠荷為她跑東跑西,凡事為她准備得好好的讓她坐享其成,他就是從那時候起迷上綠荷的,綠荷那种帶點天真、微笑、任勞任怨的嬌憨模樣吸引了他,為她痴迷,為她心疼——但同樣的,對于折磨她的主人韋星楓產生不了好感……一直到現在。
  當一個人正在為不相干的人閒談討論時,他們都沒有發現后方距离他們不到五丈的林子里,有人緊跟著她們。
  “王爺,我們要上前去嗎?”陳達轉頭問文修武。他們自韋小姐出門之后就暗中緊隨著,一直到現在。
  文修武面無表情,只說了句:“不用。”
  看星楓一個人談得愉快——(在他眼中是這樣的)他心中就不舒服。他自然認得那個男人——叫“王承月”是吧……星楓只提過一次,不過他可記得牢。
  其實他會跟星楓鬧得那么僵,也是該怪那個王承月!
  當他忍不住向星楓問起他是什么人時,星楓的回答竟是——她的愛慕者!
  當時見她一臉得意的樣子,他實在克制不住心中的妒嫉,生气地甩頭就走。之后剛巧下屬來稟,說是嫣紅要至昌縣訪親,想要隨著文修武一行人前去。文修武原本不耐地要回絕,但那時在气頭上,竟然一口答應她,只想利用嫣紅來試試他在星楓心目中的地位,也想讓她嘗嘗和他同樣的妒意焚心的感覺……他自然知道這是一种很不理智,也非常賭气的做法,但是一想起星楓那种不在意的態度,就讓他平時的耐性和理智同時消失——
  沒想到一步錯,步步錯!
  星楓根本不理他。甚至在听聞他讓嫣紅隨行時,也沒有一點特別的表情……是她隱藏得太好了,還是,她根本不在意?
  站立在樹林間,文修武苦澀地想著。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