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4節


  錢灝◆低聲咒罵著躲開頭頂那一道雨水,爬起身想找個干爽的地方,卻發現除了老皮躺的地方外,根本沒一處不漏水的。
  什么叫屋漏偏逢連夜雨?他終于深深的体會到。天呀!這怎么睡嘛!于是,他冒著雨去敲她的門。
  “干什么?”她沒好气的問著。
  他指指天,“拜托,馬棚漏水漏得厲害,今晚讓我進屋睡,好嗎?”
  “不行!”她立刻拒絕,就要將門關上。
  “慢著!”他用手肘擋住門,“你若真讓我淋一晚的雨,我會生病的!”
  她火大罵道:“你病死最好,那我就不必借你錢去向那個女人買東西了!”
  接著,又一個勁的要將他擋在門外。
  噢,老天!她還在生气那天的事?他忍不住對她吼道:“阿麗,要是我死了,你的錢不就更難拿回來了嗎?”
  “這……”她一想也對,但又不愿讓他進屋,結果他竟就趁她猶豫的片刻一腳踩進屋來,當場气得她大叫:“你……你把我的地踩髒了啦!”
  他反手將門關上,“放心,我明天幫你洗地板。”然后就開始脫衣服。
  “喂,你、你想做什么?!”她心頭大震,全身緊繃著。
  “我渾身濕透了,不脫下,還是會著涼啊!”說話間,他已脫得只剩褻褲。
  咦?她明明記得他的胸膛沒這么碩壯啊!還有他的背脊……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有看頭了?
  燭光微微搖曳著,火光隨著他的動作在他黝黑金亮的肌理上跳竄著,他整個人好像燃燒了起來似的!她看得出神,竟忘了回嘴。
  這時,他踢開進水的靴子,轉過頭,正想向她借几塊獸皮來蓋,剛好看到她發愣的蠢樣子。
  她干嘛一副震惊的樣子啊?上回她不是已經把他“從頭到腳”看過一遍了嗎?錢灝◆不知道自己這一陣子跟著她上山下海四處打獵,身上的肌肉更加健碩,皮膚也晒得如古銅般發亮,散發出無比的男子气概。
  她著迷的眼神使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撫摸她的臉頰,“怎么了?我的身体跟以前不一樣嗎?”
  他的指端极柔地停在她的粉頰上,但她卻覺得仿佛被雷擊中般大叫,“你——可惡!誰說你可以碰我的?!”她急速退開,但一不小心絆到桌腳,整個人就往后倒。
  “小心!”他立刻出手扶住她。
  可是她不領情,將他的手用力揮開,“走開啦!”結果倒霉的手肘卻擦破皮了。
  “哎,你看你!”這時他不再理睬她的反抗,大膽地將她拘進怀里,扭起她淌血的肘彎瞧著,“別動,我看看……”
  被他身上的男人气息包圍住,令她恐慌起來,“不必你看啦!”她更用力的掙扎著。
  他沒那個心情和她鬧一整晚,于是以他的大腿用力扣住她的小蠻腰,再抓過自己的衣服,小心地替她拂去傷口上的泥沙。“不要再亂動了,听話!”
  他溫柔的動作漸漸令她失去抵抗的意志,最后,她根本是整個人貼在他赤裸的胸膛上,靜靜听著他有力的心跳聲。
  清理好傷口,他才放開她,將一件衣服翻來翻去,終于找到一處沒沾血污的地方,撕成條狀,替她扎裹好受傷處。
  “好了,你動動看,會不會太緊?”
  她搖著頭,但銳利的視線一直沒离開過他,“你唯一的衣服沒了。”
  “哦!沒關系。”他笑說:“你放心,我不會收你的錢。好了,麻煩你借我几塊獸皮蓋。”
  她慢慢轉過身,從一只大柜子里拉出几張毛皮扔給他,然后冷著臉說道:“我太了解你們漢人了,別以為你這樣小小地對我好,我就會感動喔!”
  他放下手里的獸皮,拉住她,“等等,你說那些話太過分了!我好心好意地幫你裹傷,你不但連聲謝謝都不說,還歪曲我的好意?”
  他掌心的熱度又燒起她心中莫名的不安,可是這次她沒有掙扎,“我就是不說謝謝,那你要怎么樣?”他還欠她錢,她才不怕他呢!“要錢嗎?可以,但你的包扎技術和那個爛衣服,我最多只能讓你抵三文錢。”
  這時,她從他不悅的眼眸中,發現另一种教人迷惑的光彩,竟沒注意到身子被他一點一滴地拉靠過去……
  他將她摟進怀里,低柔傾訴道:“阿麗……听好,我可以不要你的感謝,也可以不要你的錢,我只要這個……”他熟練地扣起她的下巴,落下他的唇。
  山林野居這么多年,她沒注意到晚上竟有這么多聲音。在牆角里有蟋蟀啾啾作響,在水塘邊有青蛙呱呱叫,雨水洒在屋頂發出沙沙聲;但是哪种東西會發出“怦怦”響的聲音啊?她暈暈地想著,又發現那聲音似乎就在很近的地方,好像……好像就在她胸口那里……
  他原本盡情地吸吮她唇瓣間甜蜜的香津,可是不見她有反應,于是忍不住抬頭,疑惑地問道:“你怎么了?”
  她卻仍然繼續望著外頭漆黑的夜色發怔。
  他不禁自言自語起來,“難道是太久沒有練習,所以技巧生疏了?”嗯!再試試。
  練習?他當她是什么?复習的對象嗎?倏地,她的心絞得發痛,一把將他推開,掉頭就走。
  “明天見!”他對著她的背影喊道,但她沒有回應,只“砰!”一聲,將臥房門關上。
   
         ☆        ☆        ☆
   
  “阿麗?”錢灝◆敲著門板,有些意外向來早起的她會上過頭,“我跟老皮都准備好了,你起來……”忽地門開了,害他的手敲了個空,“呃,原來你起來了,”看她目光好冷好冷,他赶緊說:“我到外面等你。”
  呼!她暗吐了口气,怪了,為什么被他瞧著,她的心口就好像會被一只看不見的手的緊扭著呢?
  “阿◆,今天你不要跟在后頭,你……你走前面。”叫他走前面,那她就不會因被他盯著瞧而坐立不安了。
  “啊!”老皮忽然停住,水旖麗險些摔下馬鞍,嚇得惊聲尖叫。
  “阿麗,你最近心不焉喔!”錢灝◆扯住老皮的口銜,不讓它再往前走。
  水旖麗赶緊揮去腦中他在客廳里睡的影像,又瞪了他一眼,“它走得好好的,誰教你拉住它?還不快放手?!”說著就拿起鞭子要抽他。
  他也不避開,還一臉好笑地對她說道:“不放!前面是山澗耶!我要是放了,你就會掉下馬。”
  見他面帶得意且了然的笑容,她不禁老羞成怒,“啪!”地就朝他的手腕抽了一鞭。
  他一時反應不及,身体失去平衡,“啊!”一聲慘叫,他就這么骨碌碌滾下山澗!
  “阿◆!”她大惊失色躍下馬背,朝深澗高喊著,“阿◆!你別死,我不是故意的!阿◆……”這時她的語調已听得出來微微的哭音,她迅速將一條長繩綁在路旁的大樹干上,然后順著繩子下深澗去找尋他。
  “阿◆,你在哪里?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
  忽然,某處緩坡傳來虛弱的聲音,“哦……在這里……”
  她不禁喜出望外,將身子蕩向聲音發出的方向,果然看到他右手攀著突出的石壁,另一手抓著一棵小樹在半空中發抖著。
  她扶住他的右肩,說道:“快,抱住我!”
  他挑了挑眉調侃道:“真的可以嗎?我可不想挨揍喔!”
  “我叫你抱就抱,廢話這么多!”看他沒死,她又忍不住凶他。
  “是是是,小的遵命!”他不再囉嗦,大手緊緊摟住她。
  可是他摟得那么緊,呼出的气息又一直吹撫在她的鬢頸邊,她馬上渾身不自在起來,“喂!我雖然叫你抱,但你也不用抱這么緊啊!你抱這么緊,我怎么爬上去啊?”
  見她扭怩不安,他便松開了些,但卻坏坏地將臉貼在她的胸口磨蹭著,“那這樣呢?”呼!好柔,好軟,好舒服喔!
  她漲紅了臉大罵:“阿◆,你給我安分點,否則……我就勒死你!”
  他笑著抓過繩子,再繞了几圈在腕上,然后對她說:“哈哈哈!別气了,我只是逗逗你;來,抱好了,我們上去囉!”他伸出鍛煉得粗壯的雙手,交握繩索往上爬,兩人便輕輕松松的回到崖上。
  危險一解除,她立刻就想逃离開他,但他卻很不要臉地繼續圈抱住她,“噯,別害羞!現在我才知道原來你是那么關心我、那么心疼我……”說著,就送上自己的唇。
  她伸手擋住他的唇,“關心你的大頭鬼!誰心疼你啦?放開我!”
  “喲!還嘴硬?”他猛力將她的腰扣回,板起臉問:“剛剛是誰大叫說‘阿◆、你在哪里?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的啊?”
  他的复述令她發窘,但她才沒那么容易認輸呢!“我是這樣說沒錯,但意思又不是你說的那樣……哎,放開我啦!”
  他皺著眉盯著她的背影,追問:“不是關心我、舍不得我,那是怎樣?”
  “我……”一离開他的怀抱,她的腦子清楚多了,“我不要你死,是怕你欠我的錢討不回來,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她重新上馬,极力裝出鎮定的樣子,但腦子卻不由自想道:為什么?近來她只要靠近這家伙,就會不太對勁呢?像昨天,有個女客人和他聊得太久,她居然气得連錢都不賺就把客人赶走了。
  不行,她要賺錢、賺錢、賺錢!
  “五兩!”她一記大喝,一只野雁便中簡自云端落下;對!她要賺很多錢,然后上京去。
  “三兩!”一只兔子立刻翻癱在地。她要和那個錢灝◆一較高下,看誰才是天下第一首富!“二兩……不,四兩!”一對竹雞被她漂亮的一箭貫穿。
  他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嘖嘖!阿麗,你今天怎么這樣厲害啊?”他上前准備拾起獵物。
  忽然,她听到某個不尋常的細微繃彈聲。
  不好,是自發弩!
  “小心!”她高喊提醒道,但他還是触動了机關,她想也沒想的便將他推開,卻代他了那一箭。“哦!”
  他將她扶坐在怀里,“阿麗!你怎么樣了?”
  水旖麗咬緊牙根,將腿上五寸許的短箭拔出,怵紅的血立刻奔涌出來,“哪個混蛋安的自發弩……嘖?還在箭上涂藥……”
  毒藥?他一聯想到這個,馬上抬起她的小腿——
  “你做什么?不要!”她在他猛力一扯中惊喊躺倒,“別碰我!快放開!”
  他不理會她的抗議,將唇貼上傷口處,連連吸出污血;她不斷試著想將腿抽回,可他的手緊掐著她的膝彎与足踝,不讓她挪動。“別亂動……你不會有事的……”他邊忙吸毒邊安撫著,沒注意到手里纖細的腳踝抽搐得多厲害。
  “你在發什么瘋,這只是麻藥,我當然不會有事!”隨著柔軟的唇舌有力的吮吸,她的心越跳越快、身体越來越熱,一股巨大的酥醉電流自他的唇、他的手傳遍她的身体,教她渾身酥麻難當。
  “是嗎?”他停下來,“那也得止血。”但衣服已沒了,他只好迅速扯了樹藤暫時將她的膝蓋上方縛緊,減緩血流的速度。“我們得赶緊下山!”他一把將她抱起,才發現她頰上染紅了兩片桃花,“害羞呵?是不是喜歡上我了?”
  “誰喜歡你啦?胡扯!”她試著推開他寬厚的胸膛,可是自己才大量失血,根本無力推開他。
  將她放上馬背,他也騎上老皮,抱她在怀里,柔聲叮嚀,“坐穩了。”
  “喂喂!你沒把獵到的東西撿起來,要去哪里?”她著急地叫著。
  他策動韁繩,催促老皮走動,“那些錢算在我的帳上,你才是最重要的。”他凝望著她,深情款款說道。
  “呸!”她羞紅了臉,倔強地別開眼,“你……你亂親我又胡說八道,我……我才不會上當!”
  可是想到頭一次有人說她比銀子還重要,她就忍不住高興。
  “還嘴硬?”他擁緊她,下了最后一處陡坡,才讓老皮放蹄疾奔往市集,“你都肯為我擋箭了……”
  她倏地轉回頭,抬高下巴道:“你少臭美!我當箭是……是因為如果中箭的是你,那我不是要搬得很累?但我比你輕,你搬我就簡單得多了,懂嗎?”
  他毫不以為忤,自動吻了一下她的肩膀,對著她發紅的耳朵道:“呵呵……懂,我懂!”
   
         ☆        ☆        ☆
   
  “你進來做什么?出去!”水旖麗睦他沒走出去,就關上門,不禁怒斥他。
  “進來睡覺啊!”他努力擠出最真誠的微笑說道。
  看他賊笑兮兮的模樣,她一點也不相信,“今晚又沒下雨,我不准你在屋里睡!”
  “放心,我會乖乖睡覺,而且你腳不方便,讓我就近照顧你不是很好嗎?”
  “誰要你照顧?我自己就可以——哎!”話還沒說完,她就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幸好他接住了。“你看,我說話的沒錯吧?來,我抱你到房里。”
  “不要!我不准你進我的房間!”
  由于她掙扎得頗厲害,于是他將她改抱為扛,踢開她的臥室,直接踏了進去。
  “放開、放開!你放開我!”她像只小野貓般又抓又咬的,結果他一個重心不穩,兩人就一起摔倒在床榻上,同時放聲大叫。
  她推開他,大聲抱怨,“哎喲!我的屁股……可惡,都是你害的,好痛!”
  但一旁的錢灝◆已痛得叫不出聲了,因為剛剛他俯壓著她摔倒的時候,她的膝彎無巧不巧的,正好“撞上”他最引以為豪的“优點”了。
  他捂著傷處,气若游絲說道:“哦……我死了!”
  看他可怜又可笑的衰樣,她忍不住笑罵起來,“活該!”
  這時他裝出尖細的聲音說:“既然我現在差不多可以去當太監了……那我能睡在屋里了嗎?”
  她考慮了好半晌,“先說好,只能在客廳,如果不得我允許進入我的房間,我……我就把你切做成肉干賣了!”
  他這才滿意地笑了,“好,那么……”趁她還不及反應前,他在她額上吻了一下,“晚安!”
  她羞惱交加的朝他丟了一個枕頭,“滾!”
   
         ☆        ☆        ☆
   
  “阿◆,等一下幫崔大叔把這几簍芋頭挑到賣菜張那里,還有,吳大嬸的儿子寫信回來要盤纏,你幫她寫一張回信說吳大嬸已經在湊錢了,叫他耐心點等……另外,月底又到了,李掌柜的要你去幫忙對帳。對了,別忘了替那個种蓮花的老伯想想該改种什么比較賺錢……”
  听著水旖麗交代他今天要做的事,他又再一次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即使她的腳傷使得他們暫時沒法入山打獵,但她仍是懂得如何利用他的优點去賺錢!
  在她嚴格的磨練下,他發現自己身、心的潛能已于极短的時間里被激發到极致了。
  現在不論是從事挑貨、砍柴的粗活,還是要他幫人家寫信、管帳,甚至是動腦筋幫人解決各种疑難雜症——不是他吹牛,他已是個中高手了喔!
  “喂!”水旖麗發現他呆呆的笑著,不高興的道:“你有沒有在听啊?專心一點!”
  “是。”他忍著笑容道。
  她本要往下說,但看他直瞧著她的樣子,她放下手里的工作表,認真地對他說:“你覺得我在剝削你嗎?你要知道,若沒有我辛辛苦苦替你攬來這些工作,你哪能發揮所長、享受無价的成就感呢?此外,我已經讓你睡在客廳,又燒飯給你吃,所以,我分七成是應該的!”
  發揮所長?錢灝◆哀怨地想:他最自豪的优點,就給她嚴重的忽略了呀!
  “阿麗,我沒抱怨錢少,你繼續說吧!”唉!她激發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能力,這就是最好的報酬了。
  “你……”她欲言又止,但最后還是沒講出口,“算了!來,這是收支表,你看一下。”
  他苦笑了一下,“不用看了,我相信你。”反正他知道今天他仍是分不到錢。
  “又這樣!”她嗔道,“好像我把你欺負得很慘的樣子!不行,我們要算得清清楚楚。我念給你听:打獵跟送貨收入三十兩,寫信、讀信一兩二,查帳一兩八,出點子兩文錢。但扣掉換箭頭、磨刀跟買吃的還有雜支費用,還剩十五兩。喂,你算一下,我有沒有算錯?”
  他拿過來隨便看一下,就點頭,“嗯。”
  這時,她將一包碎銀拿出來,放在桌上開始分派:“我分七成,就是十兩半……”
  她將銀子放在自己面前,“你三成,四兩半;”也把銀子推到他面前,“可是這個月的食宿費加上你以前欠我的,有十八兩,”又把他面前的銀子拿回去,“當然,這四兩半就扣起來……”
  欣賞完她把銀子推來推去的戲碼,他才搭了句,“所以,我還剩十三兩半沒還清?”
  “真聰明,答對了!”她拍著手、大加贊美道。
  他根本不在乎她這帳是怎么算的,只要能得到她的激賞与歡欣的笑容,那這一切的辛苦就有回報了。
  看她不厭其煩地將那點小錢一數再數,他不禁好奇,“你這樣拼命賺錢,有什么目的嗎?”
  “目的?”她小心翼翼地將錢收在一口皮袋里,“呵……等我賺了大錢,我就要去長安,去見那個錢灝◆,和他一較高下,看誰才是第一首富?當然啦?我也會教訓他一頓,讓他知道,別以為有錢就可以欺負人。”
  他一臉苦笑,自言自語的答道:“我想,他已經知道了。”
  她一臉滿足地將帳本蓋上,伸了個懶腰,“嗯!坐得還真有些累。”
  “要不要到外頭晒晒太陽?”她建議著,邊朝她走來。
  她薴F他一眼,似是不贊同,但她緊抿的唇角卻有一抹藏不住的笑;當他傾身張開臂,她理所當然地舉起雙臂,讓他抱起,“是你自己要抱的,可不是我要你做額外的事,所以,別想我會付錢喔!”
  “是是是,我知道!”他笑著應道,“比起你為我受的傷,這點小事根本不算什么;你說對嗎?”
  她戳了一下他的額角,笑罵道:“你啊!就會甜言蜜語。”雖知道不該輕信他的話,但她卻無法不被他的話逗得心花怒放。
  “阿◆,你在嗎?”篱外傳來嬌喚聲。
  “阿蘿,有事嗎?”錢灝◆放下阿麗走向她,錯失了水旖麗臉上新結上的寒冰。
  阿蘿嬌怯怯的問道:“我想請你幫點忙,不知道你有沒有空?”
  他還沒答話,水旖麗就大咧咧地搶答,“阿蘿,要找他幫忙,得先找我,我才能決定他有沒有空!”這個小鬼就是會扮可怜騙阿◆這個笨蛋去做白工!
  阿蘿一雙大眼淚光盈盈,像是要哭了,“阿◆,她……”
  “阿麗,你嚇到人家了!”他立刻走向阿蘿,拍拍她的肩膀,“別怕,你說吧!什么事?”
  “我家的羊柵坏了,你可以來修嗎?”
  “不可以!”水旖麗又跳出來反對,“上次他教你爸和叔叔們怎么抵制‘五湖幫’那幫坏蛋壓低筍价,你一毛錢也沒給,現在還想來占便宜!”
  看到她又將這個小姑娘嚇得發抖,錢灝◆不禁皺起眉,回到她身邊,低聲說道:“別這樣,你以前不是一直幫著被……被錢灝◆壓榨的人嗎?阿蘿她家也是錢家的佃農,現在你怎么就變得這么狠心呢?”他越和這些苗人相處,越覺得錢仁利用他們的單純賺錢實在太沒天良了。
  水旖麗看到阿蘿對著她露出胜利的笑容,心口的酸醋更加波濤洶涌。“錢家的蓄生已經被我打跑了,現在哪有人壓榨他們?”她掙扎著要起身。
  “別動,想進房嗎?我抱你……”
  “不必!”她猛地推開他,硬撐著站起來,“我這樣替你著想,你卻說我狠心?阿◆,你——你這個笨蛋!”
  這時她的身子傾了一下,“小心!”他急喝著伸手扶住她,但又被她恨恨甩開。
  等得不耐煩的阿蘿干脆跑過來拖住他的手,“阿◆,你再不去,我的羊就要跑光光了……”說著,又紅了眼眶。
  由于贖罪心切,他渾然沒有發覺她的詭計,便當著水旖麗的面說道:“好,等我將阿麗抱進去,我就幫你修……”
  什么,他還是要去?!水旖麗立刻火冒三丈,“放手,不要碰我!”
   
         ☆        ☆        ☆
   
  “可惡、傻瓜、白痴!”水旖麗一拐一扭地跑進房里,坐在榻上等他來勸哄,但等了大半天卻不見他進來,便又出來看看,卻發現他真的跟走了,气得破口大罵。
  “誰都知道阿蘿最會裝可怜,偏就他會上當!哼!說不定他也知道,但被阿蘿迷得東倒西歪,所以才會笨笨地去做白工!果然男人都是好色的豬哥,不可靠!”
  她气得受不了,便將掃把抓來當拐杖,一跛一跛地爬向屋后方的高崗上,一直來到一座种滿花卉的孤墳前停下。
  立在高崗上,她望著北方好半晌,心情終于慢慢平靜下來,然后在墳旁的大石上坐下,語气有些悲傷:“阿娘,阿爹還是沒回家,你在這里可有看到阿爹嗎?我有事要告訴你,最近……我抓到一個男人,他跟阿爹一樣是漢人,但比阿爹好看,也比阿爹會甜言蜜語。
  “有一晚,他為了幫我裹傷,將他唯一的一件衣服撕了給我包扎,而且還……還親了我,那時我的心好熱、好熱,就跟捉到一百條銀環蛇一樣的感覺。我想開始對他好一點,可是他……他居然為了阿蘿那個小鬼罵我,我的心又好痛、好痛,比被阿金的媽媽咬到還痛!阿娘,你說,我是不是喜歡上他了?可是,我不想跟阿娘一樣喜歡上狡詐的漢人……阿娘,你說我該怎么辦?”
  等了許久,她只听見風掠過她耳畔的呼呼聲響,听不到任何答案。
  將墳地附近稍作整理后,她依依不舍地對母親說:“阿娘,我回去了,下次再來看你……”05
  “你又要去找阿蘿?”才剛吃過晚飯,水旖麗看到他正在穿靴子准備出門。
  他笑著搖頭,“嗯!昨天我到她家,發現那附近長有一种香蕈,但他們不知道這東西在長安很值錢,若能讓他們改种這個,我想,他們很快就有錢將地贖回來了。”那他也不必再繼續愧疚下去了。
  “阿◆!”當他們要出門時,她忍不住叫住他。
  他停下步,轉頭看著她,“怎么了?”
  “你過來。”
  她的腳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應該不需要他抱來抱去了啊!但他還是走到她身邊,“什么事!”“我要你說實話,”她表情堅決地看著他,“阿蘿是不是……是不是給了你什么天大的好處,所以,你才這么為他們賣力?”
  如果錢灝◆今天才認識她,那他會認為這話當中有濃濃的醋意,可是他了解她對錢的狂熱,所以,他認為她怀疑他收了阿蘿的暗盤,卻沒跟她分帳。
  “阿麗,相信我,阿蘿沒有給我任何報酬,我會幫他們,純粹是因為想替我自己……呃,我是說,助人為之快樂之本!既然我有辦法讓他們免于被錢家壓榨,何樂而不為呢?”說畢,他就急急忙忙出門去了。
  可疑,相當可疑!
  水旖麗仔細咀嚼剛剛在他臉上看到的不自在与閃爍的言辭,她更加認定他跟阿蘿之間有曖昧關系。
  說得好听,救他們免于錢灝◆的壓榨?鬼才信呢!誰會分文不取的去替人家跑腿!一定是阿蘿跟他勾搭上了,他才會愿意當冤大頭!不對,阿◆又不是瞎了眼,阿蘿身上有的東西她一樣也沒缺,還比她的好耶!他去找那個小鬼做什么?一定是那臭丫頭誘之以利,他才會老往她那里跑。
  哼!既然阿蘿能用這种方法要他做東做西,她又不是沒錢,她也要。
   
         ☆        ☆        ☆
   
  “阿麗,我回來了!”錢灝◆將手里的饅頭放在桌上,隨手抓起一個咬了一下,語音模糊道:“李掌柜……送了我們几個饅頭,你快出來,趁熱吃……”但她一出來,他就被她一身盛裝給震懾住了。
  她心頭忐忑不安,卻裝作不在乎地問:“怎么了?我這樣很奇怪嗎?”
  他放下咬了一口的饅頭,有點結巴答道:“沒、沒有,只是看慣了你露手臂、露腰的,突然你穿上衣服……有點不習慣。”怪了,她沒事穿這么隆重作什么?
  她微抬起下巴質問道:“你說,我穿這樣比阿蘿好看嗎?”
  這時,一道靈光忽地穿透他的腦袋——她在跟阿蘿較勁,她在吃醋!
  想到這里,他不禁笑了起來。
  “喂!你笑什么?好不好看,你倒是說啊!”她心急地催著。
  他摸摸下巴,昧著良心說:“嗯!還好啦……不過,阿蘿長得秀气又溫柔,好像比較适合這种衣服。”
  瞬間,她脆弱的自信心碎了一地,她迅速背過身去,藏起她紅了的眼眶,倔強地說道:“哼!那是你沒眼光,我覺得我這樣美麗极了!”
  他從她抽顫的肩膀看出她的情緒,“別的女人再如何美麗都跟你無關。”因為他眼里只有她。
  “對啦!你就是喜歡那种裝可怜的小鬼!”她自行斷章取義,气得大叫。
  他忍住几欲迸出的笑聲問:“我喜歡她讓你很嫉妒嗎?”
  “誰嫉妒了?”她才不會承認,好讓他得意洋洋呢!“我根本不在乎你喜歡誰!”
  她轉過身,倔強地抬高下巴睨著他,“我只是想問你,如果我給你錢,你也肯跟我做嗎?”
  “做……咳!”他被口水嗆了一下,“你要給我錢跟你……做?”她說的“做”是那個意思嗎?
  他一臉震惊的表情教她更沒有信心了,“不愿意是吧?好,阿蘿付你多少,我加倍給你!”在他還弄不清楚她的意思前,整個人就被她抓過去強吻了。
  她的唇吻亂了他的腦子,不過,他還是在失控前停下來問:“等、等——唔……”
  他想將她推開,但她熱切地吮吻著他的下唇,他又努力了一遍,才讓自己的嘴從她需索的唇上退開,狂喘著气問道:“你知道……知道我們再繼續下去,我、我會對你……做什么吧……”
  他對她的渴望已到了极限,如果沒法做完“全程”,他宁可現在就停止。
  她嬌喘連連,“我知道,我在林子里看過兩只鹿騎在一起……”她又摟住他雄健的腰,急切地扯拉開圍在他下身的獸皮。
  錢灝◆穿梭花叢也有相當的時日了,他以為自己已听過最煽情的言詞,可是這么希奇古怪的話自她嘴里說出來,卻他的情欲一下子就燒竄過全身!
  他迅速攫住他腰間顫抖的小手,低咆著警告她,“夠了!不准再碰我!”
  她雙頰緋紅,眼波瀲灩的望著他,“我……我要你抱我!”
  瞅著她熱情洋溢的模樣,讓他迫不及待地將她打橫抱起,朝她的臥房走去。
  一路上,他几近膜拜般一一吻過她的眉心、她的臉頰、她的頸間,一邊喃道:“阿麗……阿麗,我美麗的阿麗……”
  她一心想要將阿蘿比下去,于是熱烈地反應他的吻、他的撫触,“唔……阿◆,快……抱緊我……”
  她的催促聲,加上顫抖、扭動的身子,實在教他無法保持足夠的冷靜,“阿麗,我……天,我真的沒法等了!”
  被欲火煎熬的他,立即將火燙的手探入她的裙下,粗蠻地把褻褲扯下,接著拉開自己的褲頭,握捏起她彈性十足的丰臀,將硬挺得發痛的欲望迅速推入她緊熱的雙腿間。
  “啊!”一記摧心裂膽的慘呼聲自她的小嘴里逸出,控訴他的孟浪。
  “噢、該死!”他發出如野獸般的低吼,硬生生將极欲狂馳的身子緩下,“阿麗,抱歉,我不曉得你還是……我以為你跟那個阿金——哎!我真的沒辦法,原諒我……”他繼續朝她的体內深處緩緩挺進,一邊挑吻著她,希望能幫助她适應。
  他巨大的欲望燒得她忍不住呼疼,“跟阿金?我怎么可能跟……啊!停、停下來,好痛!我不要了!”
  她弓身試圖坐起來,一手更伸向腿間握住他,要將他僨張的欲望抽出她的身体。
  分身被她握著,他差點就要爆炸在她的小手里,此刻,他壓根儿不想也無法停下來,但看到她滿布痛楚的臉蛋,他又相當不忍;于是他先將身体緩退出一半,裝出現實的口吻對她說:“是你不做的,所以錢還是要照給喔!”
  這一招正中她的罩門,她立刻強烈反對,“這樣就想賺我的錢?不,我才不給……可是好……好痛……”
  他低頭吻去凝在她長睫上的淚珠,“再給我一次机會,我只收半价……”嘴上是這樣,但下半身已不受控制,再度充實她緊窒的体內。
  想到可以省下一半的錢,她就有支撐下去的力量,“是你說的……不許懶帳喔!”她几乎是咬牙切齒的說。
  原本應是浪漫火熱的气氛,經過這番討价還价已被破坏殆盡,他忍不住笑了出來,“呵呵……就算我賴盡天下人的帳,但你放心,我絕不會賴你的帳!”
  他伸手就要扯開她的衣襟,但她卻出聲制止,“別扯!撕破了可要你賠!”
  “唉!真不知老天爺怎么會造出你這樣一個怪女人來?”但他還是乖乖的動手解開扣子。見一對丰潤飽滿的雙峰挺立眼前時,他立即貼吻上去。
  她倒抽了一口气,連忙抓住他的頭發,急喘道:“你、你又不是小娃娃……別這樣……那些鹿也沒這樣……”
  “我們又不是畜生——”天呀!這女娃對這檔子事一知半解的,他快受不了了!于是他對她下最后通牒,“你再囉嗦,我就要漲价了!”
  果然,她立刻閉上嘴,讓他“繼續工作”。
  她身上的衣物在他的吻和奇妙的雙手中一一卸下,也漸漸地讓她感受到床第間的親昵与歡愉,全身的肌肉亦不禁松緩下來,使他的進入不再那般困難。
  他盡可能將她的膝彎撐開來,再极慢地款擺腰臀,一面以手指不住逗引她敏感的蕊心。
  很快的,她緊繃干澀的身体就變得比較盈潤濕滑了,勉強讓他昂揚的欲望進入。
  他邊吻邊承諾道:“現在……應該不會更痛了……”他開始深淺不一地在她柔韌的腿間抽送起來。
  就如他所說的,酥痒的奇妙感覺減低一部分的痛楚,隨著一波一波教人失神的快感襲來,她情不自禁地將四肢緊攀鎖著他,要他給予更多。
  在這樣的激勵下,他拋去一切顧忌,加快他的速度、加重他的沖刺,讓早就蓄勢待發的熱情,瞬間在小小的斗室中漫燒開來。
  他失控地在她身上狂馳起來,令她在猛烈的激情中忘情地高聲嬌吟;肉体的歡愉主宰了他們,理智早已遠离,此刻,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        ☆        ☆
   
  柔和的晨曦映入窗來,洒在榻上那對相擁而眠的男女身上;但前一晚的激情使他們筋疲力竭,毫無察覺太陽早爬上山頭。
  直到日光發揮它真正的威力,越來越亮、越來越熱,水旖麗才在一雙碩壯的臂彎中睜開眼。
  嚇!太陽已經爬這么高了?!她几乎是自榻上蹦跳起來,糟糕!都這么晚了,她怎么還在睡大頭覺?!一只不滿足的大手自后悄聲接近,將她的腰扣住,重新拘倒在榻上。
  “早,阿麗……”錢灝◆一下子就翻身壓住她,手唇并用,想來場火熱的纏綿,以振奮精神。
  她卻迅速推開他的唇,“早?不早了!快點起來,我們還有事得做呢!”說著就掙离他的怀抱。
  “起來?”他抓著她的手朝他的腿間摸去,“我這不是起來了嗎?”然后在她惊詫中再度扯她入怀,舔吻她的耳緣,“我們就照你的話來做吧……”
  可是,她又推開他,“我說要的事不是這個,快放開我啦!”
  他邊笑邊將她緊摟,“但我只想做這個耶!”
  “那是你的事!”她薄斥道,已掙扎著下榻,開始著裝。
  她昨夜還熱情如火,怎么天亮后就變臉了?“阿麗,難道昨晚對你一點意義也沒有嗎?”
  “意義?什么意義?”她忍著腿際的酸痛,彎身拾起裙子,“你弄得我又痛又累的,還害得我睡過頭——快點,真的要來不及了!”
  “可惡!阿麗,你怎么能……”
  正當他要駁斥她的話時,她卻大喊著:“噢!不,不,這太過分了!”
  看她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他更是气急敗坏,“阿麗,過分的是你!昨晚你不分青紅皂白的就扑上來……”
  這時,兩滴眼淚自她眼眶落下,他從沒見過她哭,登時嚇得手足無措,“好啦、好啦!就算我過分、都是我不好,你不要再哭了!”赶緊摟她入怀,好聲安慰。
  她瞪著他,嘟著嘴數著,“當然是你不好,弄痛我不說,還弄髒了我的裙子!”
  她將白底的繡花裙亮給他看,“沾到血了啦!”
  一時間,他真的不知道該有什么反應,是該為她污損了一件裙子同表哀傷呢?還是該對得到她的貞操而得意地縱聲大笑?
  “洗洗就好了,何必哭成這樣?”他愛怜地抹去她的淚珠。
  “血耶!很難洗的!”她兀自心疼不已。
  他知道她小气成性,于是說:“那昨晚的錢我不收了,當作是賠你這件裙子,好嗎?”反正他本來就沒想要用這种方式賺錢。
  听到又省了一點錢,她的心情稍好了點。“哼!太便宜你了!你吹牛什么‘試過的都說好’?這么痛,裙子還可能報銷,又害我累得睡過頭,太划不來了,我以后都不要再跟你做——”
  他憤怒的立刻用唇吻住她的口,她气得猛捶他的肩頭,但他很快地將她的雙手制住,繼續他的熱吻。
  咦!他的力气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大了?不行,即使他的吻是這般甜美誘人,她也不能忘記……忘記……咦?她忘了她不能忘記什么了,算了!赶緊出門吧!
   
         ☆        ☆        ☆
   
  一只雉雞慢慢踱出矮灌叢,水旖麗搭弓准備一箭射穿它的咽喉,但一股灼熱的鼻息自后吹來,接著一記濕燙的吻就印上耳后,害她渾身一震,箭就离弓激射出去。
  “哎呀!不要這樣,放手啦!”她扭肩抗議著,“你再鬧下去,我們待會儿拿什么去市場賣?”
  早晨那個熱吻沒讓她回心轉意,雖知打獵重要,但嘗過昨夜的銷魂滋味,他再也無法對著她那身露肩、露大腿的打扮無動于衷了,所以從出門到現在,他忍不住要碰她、吻她。就這樣一上午下來,在他一連串的“偷襲”下,她錯失了羌、鹿、還有飛鼠,現在連雉雞都被他嚇跑了!
  他將她扣摟入怀,輕輕咬著她的頸側,“如果你答應,我就不再鬧。”
  坐在他大腿上,她已感受到他明顯的亢奮,而他低沉的聲音,經過他厚實的胸肌傳來陣陣麻痒的波動,更把她的心都震亂了,但看到獵物一只只溜了,她還是不由得生气。
  “你、你再不滾開,我就——”忽然她看到了只雉雞跌跌撞撞地奔出草叢,“阿◆,快看,那只雉雞,哈哈哈……快看!”
  她笑得太厲害了,他的唇無法停在她身上,他只好不耐地往草堆里瞧去。當他看到她那支失去准頭的箭竟射在雉雞的屁股上時,他也忍不住放聲大笑。
  她趁他發笑時,掙脫開他的禁錮,跑到矮灌叢下將那只帶傷的雉雞捉起來。
  錢灝◆自地上站起,朝她走來,“好了,現在我們有東西賣了,那……沒問題了吧?”
  他不是老虎,但見他笑得邪邪的,眼光又像是要一口將她吞下的樣子,她不禁感到惶恐,“不……不要!”說著,她拔腿就跑。
  她忘了獵物越跑越是會激起獵人追捕的欲望,只見錢灝◆邁開步子,如豹般迅捷的追上來。
  她逃得相當吃力,又心慌意亂的,加上抓猴王的繩圈又沒放誘餌,她就這么一腳踩進去,左足“咻地”被套住,整個人頭下腳上的高懸在半空中。
  “阿◆,快放我下來!”
  “好好,別急。”他走到机關處,但卻只將繩子放一半。
  “阿◆,你做什么?這樣我還是下不來啊!”她左足高舉著,狼狽地叫著。
  “我知道啊!”他笑得不怀好意,拉過她的右腿,將她的身体放正,再抱著她的圓臀將她壓抵在樹干上,“呵呵……現在你就逃不掉了!”說著,他的大掌已探進她的褻褲里,輕輕揉弄著她軟膩的腿間。
  “你——噢!”她嬌喘連連,左足被繩子經經綁著,右足又讓他扣制住,她無處可逃,只有任他為所欲為囉!她腦中亂糟糟,但仍試圖阻止他,“阿◆,這次我沒說要跟你做,別想我會付錢給你喔!”
  指端的微潤告訴他需要更努力點誘惑她,“放心,使用者付費;既然是我想做,帳當然是記在我頭上。”他一手撐高她的右足,低頭尋訪她腿間的珍寶。
  “不要,你做什么?!”她心悸喊著,但他靈動濕燙的舌瓣已挑撥開柔密的毛發,精准地找到她敏銳的蕊心;當他仔細地舔卷逗弄她,強烈的快感使她渾身劇顫,發出難耐的嬌吟。“阿◆……啊!夠、夠了……”
  “不,還不夠……”看到一股股蜜汁自她一再收縮的甬道泌出,他更將舌尖探入蜜源中心抽攪著,逼得她激喊出一長中無意義的媚叫聲。
  她全身酥軟如綿,但察覺到他將自己硬挺的分身已抵在她濕濡的開口時,她不禁想起昨晚那种撕裂的劇痛,于是腿際肌肉又繃緊了。
  他不因受阻而沮喪,反而柔聲安慰道:“放心,第二次就不會再痛了,我保證。”接著傾身吻住她的小嘴。
  在他溫柔的親吻下,她漸漸感到安心,開啟緊閉的牙關,与他的唇舌交纏;當她從他的舌尖嘗到自己的味道時,她的情欲倏地勾動,不由自主地挺腰相邀,他立刻順勢將自己推進她那片濕熱軟膩中。
  她窄小的幽谷充滿彈性,如透浸蜂蜜的絲緞般緊緊地圈握住他,教他神魂顛倒,根本無法克制欲火燃燒的速度,只能不斷地朝她挺臀沖刺。
  當第一次所犯的錯誤一一被更正后,她迅速在酥痒的快感中失了神。
  凝看她波光迷蒙的美眸,他吻了一下她紅如火燒的臉頰,放低勾架她右膝彎的手臂,讓她身体絕大部分的重量落在兩人的結合處,也讓自己更加深入她的体內。
  “噢!”她倒抽了一口气,因這樣猛銳的刺激而蹙擰了眉心。
  不斷溢淌而下的蜜液漫濕了他的大腿,也讓他毫無困難地在她越來越緊的幽谷中由下而上的抽貫;就在她的身子因他的力道上騰又重重落下中,狂野的激情不斷累積,兩人迅速朝欲望高峰攀去,再自頂峰上一起墜落极致的快感中。
  當他气喘吁吁地吻向她紅艷欲滴的小嘴時,她以為他還要,便喘著气閃躲,“不,我……我沒力气了……”
  他還是捉過她的下巴好好吻個夠,才笑著說:“看來我真的把你累坏了!”
  他捧起她的圓臀,分身自她的腿間退出來后,他再幫她解開左右的繩套。
   
         ☆        ☆        ☆
   
  到了市集賣掉唯一的獵物,錢灝◆正想勸水旖麗別再幫他攬事情做,好早點回家時,他忽然見到那名為他送信的信差,便上前打探消息。
  “怎么了?”她看到他凝重的臉色。
  “信差說信早送到了,算算日子,我家里的人也該找我了,可是到現在怎么還全無音訊?”他隱隱覺得不對勁。
  “可能前些天的大雨將路沖跨,所以延誤了,不會有事的。”這時,水旖麗眼尖看到一個討厭鬼,馬上拉起他,“對了,你不是想早點走嗎?快走吧!”
  他還沒弄清楚她這轉變何來,阿蘿的聲音已遠遠傳來,“阿◆!”
  他有意了解一下水旖麗的醋桶有多大,于是故意不走,反而向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阿蘿打招呼,“阿蘿,有事嗎?”
  阿蘿搔首弄姿的主動貼上來,“有啊!你那天說要我們摘那种香蕈,我們已經摘了好多,大家都在等你教我們處理那些香蕈呢!”
  水旖麗嚴聲道:“不准去!”
  “阿◆……”阿蘿扯著他的臂彎,得意洋洋地看著水旖麗說道:“我阿爹他們都在等著呢!我們快走吧!”
  “阿蘿,”他撥開她的手,“等一下,我有話要跟阿麗說。”
  原先他只想試探她,但真的惹惱她可就不妙了。他按住水旖麗的肩頭,好聲好气地說道:“阿麗,別生气,我去一下,很快就回……”
  水旖麗甩開他的手,“哼!腳長在你身上,你要去就去,我生什么气?”
  他再也顧不得市場上人來人往,就將她摟在怀里,拖到牆角低聲道:“阿麗,我知道你怀疑我和阿蘿有曖昧,但是,我一直只當她是個小妹妹而已。”
  被他緊緊摟著,她的火气稍稍平息了些,不過,她仍不放心,“我才不信!這樣吧!我給你錢,你不要去!”想到別的女人享用他的“那個”优點,她就忍不住要抓狂。
  他悶笑低下頭吻住她微噘的小嘴,然后在失控的邊緣猛停了下來,气喘連連道:“放心,我整個人已經被你包了……我不會讓任何人碰我的……你若還不放心我,那就跟我一起去吧!”
  她捧住他的臉,仔細瞧了又瞧才說:“早點回來,否則你就給我去睡馬棚。”
  “那我若早早回家,就可以……睡你的房間囉?”
  “討厭!”他挑逗的眼神和曖昧的言詞,讓她害羞的別開了眼,剛好看見阿蘿一張臉慘白,几乎要將牙齒咬碎的模樣,她不禁綻放出快意的笑,揚起下巴發表胜利宣言,“哼!想跟我搶男人?再過几年吧!”
   
         ☆        ☆        ☆
   
  更深入詢問過阿蘿的父親及這一大片土地上的人們后,錢灝◆總算了解了錢仁的詐欺伎倆;看來錢仁頂多只花了五万兩就買下這几百頃的地,而他跟家里報帳卻說花了十二万兩,也就是說,錢仁這渾球一開始從他那先撈了七万兩。
  再來,他收了三年的租,照那些契單上的成數算來,至少應收到六万多,但他只報三万多,又給他污了兩万多的銀子。哼、這渾球竟敢——唉!若不是他忙著跟花魁風花雪月,又過于自信,旁人有可乘之机嗎?多說無益,既然他是錢家掌權的人,他就有責任收拾善后。
  “老伯,這些香蕈很值錢,如果你們可以改种這東西,且不要隨便拋售,我保證不出兩年,你們的地契就可以從錢家的手里贖回來了。”
  老人感激地望著他,“阿◆,一直受你的幫助,若我們的地拿回來,我們……我們不知該怎么感謝你。”
  錢灝◆深覺受之有愧,“這是我應該做的,老伯不必……呃,我是說,助人為快樂之本,此事老伯不必記挂在心上。”
  阿蘿一旁輕推著老人,好似在催促著他什么;果然,老人對他開口,“我就阿蘿一個寶貝女儿,如果你不嫌棄……”
  錢灝◆赶緊插口,“老伯的美意我心領了,阿蘿是個很好的姑娘,但我不能娶她。”
  老人又說:“如果你娶她,等我拿回土地,這些土地以后就是你的……”
  這些地已經是他錢灝◆的了!但他不想讓他們知道。“我已經有阿麗了。”他決定讓他們徹底死了心。
  老人看了他好一會儿,然后歎道:“看來,阿麗可比她的娘幸運多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