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1節


  “我們歡迎青春火辣紅星——胡錚錚小姐……!”
  “為替寶釧覓夫婿,結彩搭起繡樓來……。”
  建地接待中心前的大空地上,搭起了兩個高台。一邊熱鬧滾滾的在南台灣的灼日之下上演著“清涼”歌舞秀,另一邊則是包裹得像粽子一般的傳統歌仔戲,中西開戰,古今對抗。
  曲仲蘅站在接待中心的樓階上,皺起了眉頭,左邊看看,右邊看看,愈看他的眉頭就攢得愈緊,終究結成一個大死結。
  “林桑,工地秀一定要搞成這副德性嗎?”
  四十來歲的禿頭中年人,是仲蘅口中的林桑。林桑進公司十來年,職位還比仲蘅低,原因無他,只因林桑沒有一個像仲蘅那樣的老爸——
  曲氏建設,姓曲的不任要職,誰來擔任?不過林桑畢竟也是開國原老,上上下下都還敬他三分,尤其大老板還特地指派他來輔佐仲蘅開創大業的呢。
  林桑于是經驗老道的拍拍仲蘅的肩,說道:“經理,做工地秀是為了什么?就是要熱鬧,要人潮嘛。你看,年輕的看清涼秀,老的看歌仔戲,一网打盡,擠得空地滿滿,不就達到目的了嗎?”
  仲蘅非常努力也想不出話來駁斥林桑,因為就如他所說,工地現在熱鬧得像個菜市場;但是,推個工地,非得要這么沒品味不可嗎?
  仲蘅看看舞台上僅穿一件小可愛唱歌卻五音不全的妹妹,搖了搖頭;又看向另一邊鑼鼓喧天的野台歌仔戲,他又搖了搖頭。
  算了,這是他上任以來所推的第一個工地,畢竟他也是個新人,就當學習鍛煉自己的忍耐度好了。
  “叫你去請小姐出來,小姐人咧?!”
  突地一聲拔高不耐煩的對白,把仲蘅的視線拉到歌仔戲戲台上,只听得扮演小丫頭的女孩支支吾吾:“這……呃……小姐擱在妝扮。”
  扮演老生的女人叫梁寶珠,她似乎快沒了耐性:“彩樓下等著小姐拋繡球的人攏已經站滿了,快再去請。”
  這戲就算仲蘅這种從來不看歌仔戲的人也知道,薛平貴与王寶釧嘛。這場應該是王寶釧父親喚女儿出來拋繡球了,可是不知怎么搞的,這個王寶釧遲遲不肯上台的樣子。
  丫頭唯唯諾諾下去了,台上開始冷場。梁寶珠只好尷尬的拖戲,朝戲台下訕訕笑道:“查某囝仔,妝扮花時間是應該的。”一邊又忍不住回頭喊:“女儿呀,快出來啦。”
  后台仍是沒反應。
  這下寶珠藏在濃妝下的臉都快綠了,一聲比一聲火大:“小翠呀,快點請小姐出來啊!”
  “這個——”小丫頭小翠只好又冒出頭來:“小姐馬上就出來,伊在……伊在穿鞋。”
  寶珠臉上開始紅白大戰,人在舞台上又不好發作,強壓住怒气:“喔,現在擱在穿鞋?”
  台下此起彼落有人在嗤笑,曲仲蘅也笑出聲:“你看那歌仔戲在演什么爆笑劇?”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白T恤、牛仔褲,扎著馬尾的女孩一溜煙的鑽進戲台后面,熟稔的爬上木梯。
  她一露臉就惹得后場全部的人怨聲載道:“阿湄,你到底素企哪了啦?!”
  “洛泠,快幫我拿衣服!洛軒,我的頭套呢?”洛湄一沖上后台,就忙不迭的大嚷小叫,手忙腳亂的取出彩妝,一沱一沱的往臉上抹,完全沒有优雅可言。
  “誰叫你要遲到?媽在前面快瘋了,你今天等著挨罵吧。”洛泠,正是演小丫頭的那個女孩,飛快的速度把戲服往姊姊身上套,錯手錯腳的系腰帶。
  “都是嵐楓害的啦。”嵐楓是洛湄的大學同學。“跟她說我赶時間,她還在那慢慢混。”
  “……千金小姐,當然要千呼万喚始出來……”梁寶珠原來是洛湄的媽,看樣子已經撐不下去,詞窮了。
  “你快去解救老媽吧。”洛軒,洛湄的小弟慌忙的拿起頭套往姊姊頭上戴,喔,反了……。
  “洛湄,洛湄——”后台的木梯上,嵐楓露著一張圓圓臉,手里揮舞一張紙喊著洛湄。
  洛湄瞟一眼,細眉一皺,卻還是奔了過去。
  “我忙死了,干嘛啦?”
  “你忘了報名表,”嵐楓快手快腳的把紙往她手里一塞:“要收好喔,一定要填。”
  “我都快被我媽砍頭了,還填?!”洛湄快抓狂了,不過她還是抽過了報名表,隨手往洛泠手上一塞,掀開前后台間的帘子沖了出去。
  “爹,女儿來也——”
  擺個姿勢,亮個相,灩瀲眼眸清波欲流,淺笑盈盈靈秀絕俗。
  嗯,扮相滿美的,台下響起一片掌聲,暫時忘了王寶釧死不肯上台的原因。
  洛湄正得意著呢,低頭一看——
  哎呀,不好了,腳上怎么會是一雙耐吉球鞋……。
  忙拉拉裙子遮住,不過眼尖的老媽早看見了,新仇舊恨一起算,梁寶珠念台詞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都冒著火:“女儿呀,台下的公子攏在等你拋繡球呢。”拉過洛湄來,小聲狠狠罵了一句:“死囝仔,你是去哪了?”
  “不是回來了。”洛湄也壓低聲音回道。
  死查某鬼仔,還敢跟我頂嘴?寶珠火气一掀,公報私仇,信手捻來一句台詞:“哎呀,你這耳邊一塊烏黑,是去沾到什么?”作勢替洛湄擦拭,實則兩指一夾,往洛湄耳垂扭了下去。
  “哎喲——”洛湄吃痛,忘了還在演戲,喊出聲來。
  要死了,寶珠急急暗聲提醒一句:“還在扮戲,你是叫那么大聲沖啥?”
  洛湄疼得擠眉,本能又叫:“會痛咧!”這才想到,對喔,我還在戲台上哪。
  台下已經笑翻了。
  厲害厲害,原來野台的歌仔戲可以這樣演,仲蘅爆笑之中,終于明白林桑找個戲班來工地秀的原因了。
   
         ☆        ☆        ☆
   
  寶珠的脾气在他們“寶陵湘”劇團里是出了名的火爆,這點當她女儿的人無一不清楚,以至于當天晚上晚餐時分寶珠仍不停的碎碎念,大家也都當成是桌上佐料,跟著青菜一起塞進肚里就算了。
  “好了啦,”終于洛湄的老爸受不了了,他是劇團的琴師,白天的事都看在眼里,不過他畢竟疼女儿。“代志過去就過去了,你擱在嘖嘖念沖啥啦?”
  寶珠下了戲,輕裝素服不過四十來歲年紀,徐娘半老也還挺美的,這點從兩個標致的女儿身上可以得證,可是那脾气,就實在是……。
  “啥米叫做代志過去就煞?”寶珠把碗往桌上重重一放。“伊害我一個人在台前跟柴頭同款,看戲的人攏在給我笑ㄋㄟ;還擱有,隔壁有跳脫衣舞的在和我們拼,我們還給人看笑話,你講這不是丟臉是啥?”
  “講到隔壁那個脫衣舞,”洛湄果然經驗老到,可以把媽媽罵人的話當耳邊風,只听見她想听的。“那個工地老板也實在太沒水准了,既然請我們這班歌仔戲,是為什么還要找團脫衣舞來打對台?”
  “就有那款不見消的查甫人愛看查某脫衫脫褲啊。”寶珠罵道,還若有似無的瞟了一眼洛湄她爸。
  果然洛湄她老爸什么也不說只是嘻嘻傻笑,中午對面在大跳艷舞的時候,他差點連琴都要拉不下去了。
  “媽,”洛湄柳眉微蹙,不怎么滿意:“當初這几場人家是啥人找你,怎么跟你說的,你是按怎隨便就接了?這一個月,每一個禮拜天早上都有一場不是?假使每次都有一團脫衣舞在對面,是叫我們按怎演?”
  “伊沒講擱有一團脫衣舞啊,你當作你媽真是柴頭?我若知道隔壁有脫衣舞,怎么會接?”寶珠忙著辯白,雖然洛湄做錯事寶珠會臭罵,但平日洛湄的意見寶珠也一定采納,因為洛湄畢竟是家里唯一的大學生。
  寶珠放下碗筷,走到酒柜前,拉開抽屜翻出一張名片來給洛湄:“是那個建設公司的人找我的,就是名片上那個人。”
  曲氏建設,台南分公司副理,林杰。看來職位挺高的咧。
  洛湄把名片收好,說道:“我明天去找他談。”
  寶珠認同的點點頭,這時大家也都差不多吃飽了,寶珠恢复母親的角色,把碗收進廚房去。
  “姊,”洛泠趁寶珠不在,神秘兮兮的把洛湄拉到一邊。“那個什么模特儿公司,你真的要去報名啊?”
  下午嵐楓塞給洛湄的那張報名表,洛泠看見了。
  “不是我,我才不會去報名。”洛湄不悅的說。“是嵐楓啦,硬要拖我陪她去,陪她去還不夠,還要逼我報名,害我中午遲到被老媽罵;不過那個什么名,我是不會去報的,報名表你撕了算了。”
  “不過說真的耶,”洛泠忽然上上下下打量著洛湄,眼神還帶了點羡慕的意味。“姊啊,我要是有你的身高、身材,我就一定去報名。”
  洛泠的羡慕完全不是無聊加諂媚。洛湄身高一七四公分,体重五十八公斤,身材是玲瓏有致。
  洛湄噗哧一聲,笑掉妹妹嫉妒的眼神。
  “老天——你敢想我都還不敢想呢。你能想像,你這個大而化之的姊姊在伸展台上穿著三寸高跟鞋走台步的樣子嗎?叫我去伸展台上唱戲還差不多咧。”
   
         ☆        ☆        ☆
   
  “嵐楓,call我干嘛?你今天不來上課是什么意思?”下課時間,洛湄搶到公用電話前去霸占電話。
  “我生病了——”嵐楓的尾音拖得長長的,看來是真的很慘的樣子。
  “病你個豬頭,是懶病、賴床病,還是心理不正常?”洛湄隨意把背靠在牆上,也不管牆上髒不髒。
  “人家真的生病,肚子痛死了,你還這么說!”嵐楓哀嚎的抗議。
  洛湄爆出一聲笑:“好啦,看在你演技這么高超的分上,我就饒了你。有什么事找我?”
  嵐楓暫不反駁她,赶緊說道:“上次去應征那個模特儿公司,我不是忘了帶照片嗎?今天是最后一天,那人要回台北去了,你替我拿去那人住的飯店補給人家好不好?”
  “拜托——”洛湄嚷嚷:“我今天事情一堆耶,下午有課不說,中午還得抽時間去幫我媽談事情,晚上××廟前還有一場戲,你當我超人啊?!”
  “幫幫忙嘛!”話筒里傳來嵐楓軟軟哀求的聲音,“我請你吃Haagen-Dazs隨便你要吃几球。”
  Haagen-Dazs,哈根大使,大使,打死我算了。
  不過終究是好友一場,洛湄一時心軟的說:“算你狗運好,認識我這個好朋友。不過休想要我去你家拿照片,我可沒那么多時間。”
  “不必,不必。”嵐楓口气一下子輕快了起來,咦?剛才不是還病懨懨的嗎?“我把照片擺在學校的柜子里,你去柜子拿。”
  洛湄一下子開心起來。“嘿嘿,這你可算計錯誤了,我哪有你柜子的鑰匙?算啦,自己送去吧。”
  “我的柜子沒鎖,你搖一搖門就開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洛湄整個人像消气的娃娃軟靠在牆邊。
  “來,我給你住址,××飯店506室,找張先生。”
  “嗯。”洛湄回得有气無力。
  “晚上六點以前要到喔。”
  “好啦。”洛湄開始祈禱上課鐘聲快響。
  “記得,帶三張照片喲,你幫我找最好看的三張。”難為了嵐楓生病的腦子還能這么條理清晰。
  “好啦,好啦,好啦。”
  
  

  
  曲氏建設公司
  偌大的銅字招牌,玻璃門面,嘖,還真有夠气派。洛湄挺了挺腰,從電梯門口朝總机的方向走去。
  “小姐找哪位?”總机小姐還算客气,跟洛湄差不多年紀。
  “我找……呃……。”忘了,洛湄赶緊翻開名片來看。“林桑林先生。我姓簡,是負責你們星期天工地秀的,有些問題想跟他商量。”
  洛湄被帶進辦公室里面,走到最底右轉,一個穿著套裝的秘書小姐迎了上來:“林副總現在不在位置上,簡小姐先坐一下。”
  一關又一關,像走進了什么深宮大院,要晏見當朝天子嗎?
  洛湄最討厭這些官樣文章,卻又不得不入境隨俗。她懶得坐,只是靠牆望著窗,相對于屋內狹隘的等待,窗外另有一番心情——豁然,廣曠;遠山与高速公路遙遙對望,自然与人工都是一种奇跡。
  “林桑不在?”
  一個低沉柔和的男聲從窗外的好風好景跳了出來,奪去洛湄的注意力。也許是因為她唱戲,洛湄對好听的聲音簡直毫無一點抵抗力,更何況這男人的嗓音是這么的清晰、悅耳、特別,讓人好奇什么樣的男人才擁有一副如此迷人的聲音?
  她猛一回頭,就這么看見了來找林桑的仲蘅;頓時眼前一亮,洛湄的心頭震了一震。
  仲蘅就像他的聲音一樣的特別。年輕爽朗的臉龐,還完全看不出歲月与社會刻畫的痕跡;高大的身材,也許讓大部分的人都得昂頭看他,但他是誠懇的,不給人壓力的;溫文俊逸的五官,也許不太俊美,不夠清瞿,不怎么酷……。
  可是不知怎么著,他就是讓人有好感,讓人一看到他就很想要對他微笑就是了,而且還是那种……打自內心欣賞的微笑。
  “林副理出去了,一會就回來。嗯,這小姐是幫我們星期天做工地秀的,來找林副理。”秘書小姐覺得似乎有必要要解釋,就對著仲衡報告了一遍。
  不用秘書小姐說,仲蘅也一眼就注意到了洛湄,只因通常他的視線平視出去,只看得到別人的頭頂,可是這女孩高挑的身材,几乎要可以跟他平起平坐了;但是,洛湄引人注意的不止是她的身高,而是她的……風格吧。
  她仍然穿著她最習以為常的服裝,短短的緊身白T恤、牛仔褲,一雙耐吉球鞋,渾身散發出一股自然、帥气的气質;脂粉末施的臉龐,也許算不上什么絕艷美女,卻出落得纖麗細致。現代美女講求的是什么?“型”嗎?洛湄還真就有自己的型——自然成型。
  仲蘅發自本能的很想再多看洛湄几眼,于是他很雞婆的問:“有什么事?跟我說也一樣。”
  洛湄樂于再多听一些他迷人的聲音,于是很認真的答個開頭:“我是寶陵湘劇團的。”
  寶陵湘?仲蘅搞不清楚哪一個,隨口問:“是那個脫……。”
  脫,脫不下去了。仲衡倏地住了嘴,眼光愣愣地停在洛湄身上。這個好特別的女孩是跳脫衣舞的?不會吧?
  洛湄略顯不悅的蹙眉瞟了他一眼:“我們是歌仔戲劇團。”
  歌仔戲?還好,不過也不太好,差不多是玻璃鑽跟蘇聯鑽那樣的分別。這個好特別的女孩是唱歌仔戲的?不會吧?
  他好不容易把自己從失望兼訝异中抽了出來:“呃……有什么事?”
  仲衡那遲緩若老年痴呆的反應讓洛湄對他的好印象打了八折,這才得以忽略他的魅力,侃侃而談:“是這樣的,當初林副理來接洽的時候,并沒有告訴我們另外還有一團脫衣舞,否則我們也不會接這個場。”
  仲衡听到現在還听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呢?”
  笨喲,他在洛湄心里的分數剩下了六折。
  “如果你們要把工地秀的水准訂在脫衣舞那個層次,那是你們的事,我也不過問,可是既然這樣,就不要找我們了嘛。”
  喔——仲蘅終于恍然大悟;可是,他的心里不免也有個疑問,關于這個“水准”的事,以那天的“笑話版薛平貴王寶釧”來看,几乎就是一個龜一個鰲……。
  仲衡剛從哈佛畢業也沒啥社會經驗,忍不住就這么哼哼哈哈的笑出聲來。
  笑?笑?當下仲蘅的成績在洛湄心中瞬間降到了零,可是洛湄的火气卻往上揚到百分之百,她黑白分明的眸子噴火似的瞪向他。
  “我知道現在歌仔戲式微,我們也只是野台戲班,在你們這些高貴人的眼中,我們跟脫衣舞團大概也沒啥兩樣;可是我們寶陵湘從我阿嬤那代傳下來几十年了,我們一直很努力的遵照著傳統在做,我不管你看不看得起我們,至少可以尊重一下傳統文化吧。”
  這一番話洛湄講得是義正辭嚴,道德傳統、禮義廉恥、光复大陸……反正把仲蘅听得一愣一愣就是了。好半天仲蘅轉了轉脖子,終于有能力要回話的時候,洛湄卻又突地跳了起來。
  “哎呀!兩點了,完了,完了,我的語言分析教授會當人的……。”
  她急急忙忙拿起椅上的背包,也不理會那個穿套裝的秘書,只是經過仲蘅身邊時停了一停。
  “我想講的話都講完了。你決定怎么做,我也無法干涉,你的工地秀我們已經簽了約,所以不管怎樣我們是一定會上台演的,我只是希望你能讓我們在台上演得快樂一些。好了,就這樣了,我走了。”
  說罷洛湄帥气的把背包往肩上一摔,瀟洒的走了;就這樣,盛气自信的腳步飆過辦公室,雖然耐吉球鞋沒有高跟鞋的扣扣聲,但一樣有她的架勢。
  什么跟什么?仲蘅皺皺眉不夠,還抓了抓頭,這女人打哪冒出來的?就這么在他面前發表一段自以為很偉大的演說,然后一點開口的余地也不留給他,人就這樣走了。這這這……成何体統?好歹他也是曲氏建設的經理哪!
  “咦?曲經理你怎么會在這?有事找我?”林桑從外頭進來了。
  現在才進來,早點進來不就大家都沒事了?
  死女人,雖然他新官剛上任,又是個嫩嫩的菜鳥,可是也沒理由被個唱歌仔戲的女孩數落成這樣。仲蘅耳邊完全沒听進林桑在講什么,只是腦子一直抗議抗議,很生气洛湄在他頭上亂扣的帽子,然而當仲蘅終于開口的時候,那說出來的話卻連他自己都惊訝。
  “林桑,下禮拜的工地秀,看是要請脫衣舞還是歌仔戲,反正請一班就好了,不要叫兩班來打對台了。”
  “吭?”
  林桑當然不明白仲蘅怎么沒頭沒尾忽然跟他講這個,其實就連仲衡自己也不知道他為什么要把那女孩的話重复一遍,難道他是被人下魔咒嗎?
  “不管他們演得怎么樣,至少我們可以尊重一下傳統文化吧。”
  “吭?”
  林桑聞言呆了,不過仲衡倒是醒了。
  其實那女孩脾气大歸大,說的話倒也頂有道理。他忽然自顧自地笑了起來,腦子里浮現了洛湄率性、自然的身影。這個唱戲的女孩,也許并不只是個唱戲的女孩啊。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