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5節


  星期一一早。
  每個上班的人免不了有周一症候群,然而仲蘅卻有法子整天喜气洋洋的上班,甚至連開完那狗屁倒灶的一月一度員工會議,他居然還可以哼著歌走出會議室。
  別人了不了他是不知道,不過林桑是老狐狸一只,絕對不可能不了的。一個男人可以失常到這种地步,只有一個原因,肯定是談戀愛了。
  不過別人談戀愛都沒什么,仲蘅談戀愛就嚴重了。一來仲衡是他老爸交代給他帶到台南來學做生意,不是來台南修戀愛學分的;二來仲蘅的家庭背景特殊,自然他發暈的對象也很重要;三來,如果林桑沒猜錯,仲衡的對象是簡洛湄那個唱歌仔戲的小旦。
  這還能不糟嗎?這還能不嚴重嗎?你說,你說!
  于是快下班的時候,林桑敲開了仲蘅辦公室的門,拉開椅子,一副認真長談的打算。
  他老人家先從今天的天气濕度談到早上的會議,中午的午餐談到下班后的打算,于是就扯出洛湄了。
  “看你的樣子,晚上是要去約會吧?”
  仲蘅微微一笑,不否認也不承認,但是他的眼睛早背叛了他,下意識一瞟桌上的某張字條,那上面是洛湄的電話,他准備要打電話約洛湄出來吃晚飯。
  林桑在心底歎了一口气,冤孽啊。
  “是那個戲班的女孩嗎?”林桑試探的問。
  這又沒什么好不承認的,仲蘅很大方的點了頭。
  “老弟呀,”林桑一副前輩樣的拍拍仲蘅。“如果你只是玩玩,那就當我今天什么也沒說。不過話又說回來,既然是玩玩,也不必找個唱戲的,你要什么樣的女人我去給你找,看是要性感小野貓,還是幼齒的,統統包在我身上。”林桑還很夠義气的拍了拍自己那干干癟癟的胸膛。
  林桑的那些鶯鶯燕燕……仲蘅一想起上回飯店事件就要頭疼,還不如讓他死了先。
  “多謝林桑的好意,”仲蘅回答得迅速极了。“不過我對洛湄是真心的,所以林桑不必擔心了。”
  真心的?辦公室里的冷气開得剛剛好,可是林桑卻流了滿頭的大汗。
  “老弟呀,不是我要触你霉頭,那女孩是個唱歌仔戲的……你好歹听我一句,要謹慎哪。”
  仲衡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怎么林桑今天講的沒有一句是好听的?不過他還是心平气和的跟林桑解釋:“其實不瞞你說,我當初知道她在家里的戲班唱戲,也是一樣要暈倒,可是后來跟她相處之后,發現她真的是個很特別的女孩子,而且唱戲又怎樣呢?就比我們沒水准嗎?”
  “不是比我們沒水准,”林桑這回這口气歎出來了。“只是你父母肯定會覺得她不夠水准。老弟呀,你要是普通人我今天就不跟你講這些,偏偏你爺爺當過台灣光复時期的官,你老媽是××大學校長的女儿,你誰不找偏偏找個唱歌仔戲的當女朋友,是想在家里鬧革命呀?”
  這几句話說得再清楚不過了,仲蘅突然感受到強烈的使命感与壓力,雖然口中仍在辯駁,但是力量小了很多:“我哪想鬧什么革命?只是談場戀愛罷了。”
  不過說歸說,仲衡不是笨人,自然也像霎時被丟進北海道冰封的湖一樣,立刻從愛情的暖潮中清醒,除非他有辦法把洛湄藏著永遠不讓家人知道,否則一想到把洛湄介紹給家人——
  他的眉頭立刻打一百個死結。
  林桑眼見他的話仲蘅就算听不進十分也吸收了六、七分,順水又再推了一把。
  “老弟,今天你才剛從哈佛畢業出來接你老爸的事業,青年才俊哪,所有的一切才都開始,你就搞個天翻地覆的戀愛出來,這對你的未來實在不太好呀。”
  未不未來仲蘅倒是不擔心,橫豎他從小到大的未來都有家人像紅地氈那樣舖得好好的,他像王子那般走過去就行了;不過這也正是問題所在,万一每踩一步他老爸就雷霆大怒,他老媽就哭哭啼啼,那他跟洛湄哪還走得下去?
  林桑又是長長一歎,体諒的再拍拍仲蘅的肩,真心勸道:“老弟,上帝創造人是公平的,你看你既年輕又帥,家里有地位也有錢,簡直就是人神共憤……既然如此,你總得付點代价,凡事也得考慮考慮家人,沒有什么事都那么自由,隨心所欲的。”
  這樣的話實在叫仲衡要沮喪到拿頭去撞牆,原本飛翔在愛情的天空一下子跌落深層地獄。是啊,林桑講的他都明白,也都相信,奇怪他當時一頭栽進洛湄的燦亮靈動的眼眸中怎么就沒想到呢?
  愛情是讓人盲目的,讓人迷惑的,讓人痛苦的……仲蘅才享受到一點點愛情的甜美,那苦澀就先奉送了。
  林桑搖搖頭,自己該勸的也勸完了,至少在仲蘅老爸面前他有得交代。“老弟你自己好好想一想,最好趁著現在你們還剛開始,也不會太痛苦……哎,算了,我也不多說了。”
  “林桑,”仲蘅心一提,叫住臨出他辦公室門的林桑,半吩咐半拜托的說:“先別告訴我家人這些好不好?”
  林桑很阿莎力的回道:“沒問題,放心啦,我不會扯你后腿的。”這种火最好是趁還沒點燃時就扑熄,大家沒事,林桑才不會笨到去仲衡老爸面前搬磚頭砸自己的腳。
  林桑走了,但是仲蘅心里不但一點也平复不下來,相反的,上刀山下油鍋的煎熬掙扎才正要開始。
  他傳統世家的老爸,他貴族式的老媽,加上那個男朋友是美國參議員的大姊……他想都不用想當他們听見洛湄的家庭時是會先笑掉大牙呢,還是干脆冷笑一陣把她踢出門去。
  林桑說得沒錯,他如果執意要跟洛湄在一塊,大概真的要先效法國父,有他的革命精神不可。
  沒錯,就是革命。可是怎么革?仲衡從小到大連西裝該買“HugoBoss還是Hermes他都懶得去跟老媽、老姊爭辯,這下要去爭辯更嚴重千倍的事件?
  這對洛湄來說不公平,她什么也沒做也沒做錯什么,為什么要陪他一起去革命?這樣實在是委屈了她,對。
  不過他老爸、老媽、老姊也沒錯,長年生活在那种接近“貴族”的環境,就連他自己當初听到洛湄在唱戲也都不禁嗤之以鼻。是洛湄的率真、自然改變了他,所以,他家人會有什么激烈的反應,也是必然的,對。
  好,大家都對,那錯的人是他了?仲蘅的腦子里像有一万顆炸彈在那里輪流引爆。
  或許,他還真的不該跟洛湄沉入愛河里去,這樣一來,對誰都不好,也許就像林桑說得一樣:趁著現在還剛開始,也不會太痛苦……。
  仲蘅心里到底是怎么想,連他自己都不太搞得清楚,不過當他眼角再瞥到桌上那張寫有洛湄電話的字條,他只是直直瞪著那字看,好像看不懂那些字似的,一直瞪一直瞪,瞪了好几分鐘。
  突然,他猛地伸出一只手拉開抽屜,然后用飛快的速度把那張字條掃進抽屜里。
  “吳小姐,”他速速按下電話,仿佛不讓自己有猶豫的机會。“把早上開會的報告全部搬進來,我今天晚上要加班。”
  
  

  
  几乎就在同一時刻,洛湄在學校上完最后一堂課,當講師說完最后一句話,洛湄就迫不及待的把書胡亂塞進包包里,要往教室外面跑。
  “喂——你急什么呀?”嵐楓一下子堵在教室門口擋住洛湄的出路。“你忘了我們說好,今天晚上要來我家看我上回買的VCD?”
  VCD?唔,好像有這么一回事,不過洛湄還真的忘了。她摸摸鼻子、撇撇嘴,向嵐楓甜甜一笑……。
  “不要裝可愛了啦,你有事對不對?”嵐楓還是擋著不走,其他同學都只好走前門。她促狹的笑說:“約會,去約會對不對?有了异性,就沒了人性的家伙。”
  “不是約會啦。”洛湄皺皺眉頭。“我要赶著去買個東西,晚了怕人家關門了,我買完立刻到你家去好不好?”
  “買什么?”嵐楓不擋了,跟洛湄邊走邊聊。“什么東西這么重要?今天一定要買?喔,你中午不是也說要去買什么東西,難道是還沒買到啊?”
  洛湄搖頭。她中午的确也是跑去找了,只不過沒找到,剛剛上課的時候,忽然又想起有個地方可能有賣,所以才急著要去。
  “到底買什么?說!”嵐楓的口气像在跟犯人做筆錄。
  “也沒什么啦,買個瓷娃娃。”洛湄一來因為買不到很嘔,二來因為嵐楓問得她很煩,所以一下子脫口而出:“是曲仲蘅說他喜歡。我老記得那娃娃我在什么地方有看到在賣,但是一下子又想不起來。”
  “嘖,我說是什么,原來是情人的東西,那當然要去找啦。”嵐楓調笑著,夸張的歎气。“不管多遠,多偏僻的地方有賣,都要去給它找到對不對?”
  洛湄吃不住嵐楓的嘲弄,微紅著臉打了她一下。
  “你別說成這樣好不好,其實也是因為我自己啦,明明在哪里見過的,卻又想不起來,愈找不到就愈不甘愿,一定要買到不可。”
  “唔,看不出來平常又帥又瀟洒的洛湄,原來談了戀愛也是這樣一副德性,跟別人沒什么差別嘛。”嵐楓還是一個勁儿的挪揄洛湄,畢竟難得找到這樣的机會,呵呵呵……。
  洛湄不想再臉紅下去了,她調過視線來,死瞪著嵐楓。
  再嘲笑下去有人就要翻臉了,嵐楓吐吐舌頭。“好啦,不說你了。你到底想到哪里有賣沒有?”
  “如果我沒記錯,××路上那几家賣藝品的店好像有。”洛湄也有點傷腦筋,畢竟她中午已經白跑一趟了,要是現在還白跑……。
  “要不要我陪你去?”嵐楓很好心。
  “你這么閒,那就一起走吧。”洛湄笑了。
  “什么我很閒;我是覺得你可怜,一個人快天黑了還在外頭東奔西跑的。”
  “喂,騎車的人可是我耶,你重得像只恐龍,我還要載著你鑽車陣,很累人的。”
  “什么話——我全身的重量加起來也不及你的骨頭重……。”
  就這樣一路習慣性的斗嘴,兩人找到了那几家賣藝品的店,也終于在其中一家找到了洛湄想買的瓷娃娃。
  “哇,太棒了,曲仲蘅看到一定很高興。”在商家替洛湄用漂亮的包裝紙包裝的時候,洛湄不由得吐出了這么一句。
  嵐楓偷偷斜眼看洛湄,居然看到洛湄臉上那种開心又甜蜜的笑容,似乎沉浸在某种浪漫的情緒之中……這是嵐楓認識洛湄四、五年,從來沒見過的。
  原來愛情真的有這么大的魔力,嵐楓暗暗稱奇。
  抱著包裝完美的禮物走出店門,洛湄滿意的說:“好啦,這下買到我就放心了,我們回你家看VCD吧。”
  嵐楓卻笑盈盈的說:“你還想去我家嗎?”
  洛湄微微一怔,覺得嵐楓笑得有點奇怪。“不是說好的嗎?”
  嵐楓用手敲著机車把手,笑得很故意的樣子。
  “費盡千辛万苦終于買到禮物,你會不想赶快拿去給人家,難不成還擺在家里當寶嗎?算啦,算啦,今天晚上饒了你了。”
  洛湄不能否認她沒這么想過,可是她還是挑起了眉毛,回道:“我又沒這么說,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算了吧,再假就不像了。”嵐楓很可惡的笑著,從包包里把自己的行動電話拿了出來。“來啦,打電話,問人家現在在哪里,約一約出來見面吧。”
  洛湄瞪大眼睛,看著嵐楓的表情完全像在看一只恐龍,可是她終于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干脆的接過了電話,她本來就不是個做作的女孩。
  “沒人接。”電話不通,洛湄有些懊惱。“也許沒電了,接收不到,還是他關机?我不曉得。”
  嵐楓拿回電話,也有點失望,不過她還是很堅定的說:“那就去找他。你去找他嘛,反正他現在下班了,你知道他住哪里。”
  一句話提醒了洛湄,對喔,他總是要回飯店睡覺的,她臉上的笑容于是又綻放了。
  “那……我先載你回家。”洛湄說。
  “當然先載我回去啦,”嵐楓又恢复了奚落的口吻。“想把我一個人就這么丟在這邊嗎?這种事你做得出來?”
  洛湄笑說:“為什么做不出來?你能拿我怎樣?”
  于是,洛湄就先把嵐楓送回了家,那輛小Dio,又載著她來到仲蘅下榻的觀光飯店。
  她搭電梯直直上樓去按他房間的門鈴,可是沒人回應,她又下樓去打了公用電話,然而這回不僅連行動電話,就連公司也沒人接。
  都下班了,那仲衡人在哪?
  既然人來都來了,洛湄也不想就這么失望的垂頭喪气回去。既來之則安之,洛湄索性往他門前的地氈上一坐,開始等起他來了。
  幸好現在不是住屋的旺季,這層樓沒有很多住客來來去去,也幸好現在不是清理的時間,也沒有飯店人員發現她就這么奇怪的坐在地上。
  不過偶爾總有人來,偶爾總有人會看見,也總有人投報以好奇而异樣的眼光;甚至有人來問洛湄,是忘了鑰匙嗎?
  “不是,”洛湄尷尬的站起來。“我在等人。”
  為什么不在樓下大廳等呢?
  “我怕沒看見人,不小心錯過了。”洛湄平生第一次,覺得回答人家的問話這么困難。
  我是在干什么呢?洛湄喃喃自問。
  只是一個男人,值得她這樣發神經嗎?還讓別人用這么奇怪的眼光看她,他們當她是什么呢?棄婦?小老婆?白痴女人?可是她仍是執著的等,一點也沒有放棄的意思。
  難道這就是戀愛?會讓人有膽量去做平常打死也不可能做得出來的事?
  半小時、一個小時過去了。
  七點。她還沒吃飯,不過剛才跟嵐楓啃了兩塊炸雞,還不餓。
  八點。洛湄開始有些餓了,仲衡到底去哪了呢?
  八點半。洛湄不僅餓,還很無聊,這中間,她到樓下去打了五次電話,結果都是一樣的沒人回應。
  我瘋了。洛湄胡亂的想,我為什么不回家呢?
  電梯門在她這一層開了,在經過數十次的失望之后,洛湄別說站起來,她連頭都懶得抬了,可是就在這時,有個影子蓋在她的身上。
  “洛湄?你在這里做什么?”
  洛湄倏地跳起來,眨眨睫毛、揉揉眼睛,有點不相信眼前的事實,是仲衡哪!他終于回來了。
  “等你呀。”洛湄開心的笑了,然而她那晶燦的明眸卻閃起了一道星芒,掩不住欣喜之情的星芒。
  仲衡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在這里見到洛湄完全不在他預備的范圍之內,他刻意加班、關電話,也不接電話,就是不想這么快面對洛湄,哪里會曉得洛湄居然在這里等他。
  “嗯……進來再說好了。”他拿出鑰匙打開了門,語气卻有點不穩。
  “你今天晚上加班啊?還有你的行動電話,是不是沒電了?我一直打都打不通。”洛湄隨著他進門,并未查覺他有任何不對勁。
  “嗯。”
  這么多問題他卻以一個字回答,明顯的閃爍其辭,而他的視線也飄忽不定,從剛才到現在,從來沒有在洛湄身上多停留過一秒,与他往常的表現大不相同,別說是洛湄,神經再粗線條的人也發現仲蘅的不對勁。
  “你……怎么啦?今天心情不好?”洛湄試探性的問。
  “沒什么。”仲蘅勉強笑笑,敷衍了過去。“你怎么會在這等我?等多久了?有事?”
  “是等很久了,當然也有事。不過,”洛湄不放心的蹙起了眉,走到他面前仔細端詳他,眼底充滿了關心。“你先告訴我你今天怎么了,發生什么事?”
  仲蘅還是笑著,但笑得有點苦澀,他轉過頭借口喝水,避過洛湄X光似的眼神。“沒有,哪會有什么事呢?”
  “你別騙我。”洛湄追過去,堅決對視著他。怎么可能沒事?仲蘅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既不优雅,也沒了磁性,根本就是很煩躁的聲音。“你怎么了?告訴我。”
  仲蘅索性不說話了,又轉過頭去。
  洛湄一下子又站到他面前,強迫他看著她。
  “你演戲演不像的,到底有什么事?快說。”她簡直就像逼問嵐楓那樣逼問著他。
  仲蘅被逼急了,很煩的歎口气,心想這可是你逼我說的。
  “你會不會覺得我們發展得太快了?”他悶聲說。
  洛湄怔住,不懂,也不明白,腦子有几秒鐘的空白轉不過來。
  沒錯,他們是發展得很快,她也這么覺得,可是……怎么會突然想到這個?
  下午她跟他通過電話,還好好的呢,為什么一到晚上,才几個小時就像變了人似的?人可以這么善變的嗎?
  “你到底想說什么?說仔細一點好了,這樣我听不懂。”洛湄鎮定心神,清晰的說著。她是不懂得拐彎抹角,一向直來直往的。
  仔細?怎么仔細?仲衡最不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傷害洛湄,可是偏偏已經開了頭。
  “我的意思是,我們彼此可以多給自己一點時間考慮考慮。”
  仲蘅的原意是想彌補,可是似乎愈補愈大洞,洛湄只覺自己的心更往地底下跌了一層。
  “考慮什么?”洛湄直直凝視他的眼睛,他的眼里有一抹痛楚,還有忍耐、苦惱的神色,從那儿她讀出了無措、慌張、迷亂,還有許許多多的退縮。
  洛湄忽然有些明白了。
  “不是我要考慮,可能是你需要考慮吧?你在怕什么?”
  他的反射神經讓他直覺的要做些解釋:“不是怕。洛湄你知道我才剛畢業,我家人對我的期望又很高,我該多花點時間在事業上……。”仲蘅講不下去了,他在說些什么垃圾?連他自己都听不下去,這是什么低級的借口呵!
  是啊,借口。不過這几句話倒讓聰明的洛湄一下子听明白了。說來說去,只怕是家庭的壓力吧,一定是他家人根本連他交什么樣的女朋友都要管,還是她根本連當他女朋友的資格都沒有?
  他的家人會怎么想她,她猜得到,可是他不該連試都不試,就把她判了出局,這到底是他的生活、他的愛情,還是他家人的?
  溫室里長大的,不,他根本是還沒長大的男孩。
  洛湄忽然覺得很灰心,看著眼前這男人好像不認識了,她有說不出的失望与气餒。她到底是為了什么呢?一下午跑了三家百貨公司,下課沖去藝品店,晚上又等了他三個小時?
  簡直就是浪費——
  她的心倏地冰冷,原本等到他的喜悅一下子沉到谷底,砸碎了、摔爛了,他粉碎了她的美夢,或許她本來就不該有夢?
  傻女孩。她忽然神經的笑了起來,但那笑容顯得無情与冷漠。這無疑嚇坏了仲蘅,面對她的漠然,他的心立刻嘗到了痛苦的滋味。他該怎么說,才能讓洛湄了解他的苦衷?
  “洛湄,”他下意識的去握了洛湄的肩,眼底則是一片的惊惶失措。“我也不想事情變成這樣。”
  變成怎樣呢?好像都是她的錯似的。愛情這种事不是她一個人可以決定的,如果不是他跟她一起往愛河里沉,光憑她一個人的重量,也沉不下去呀。
  洛湄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很空的眼神,就只看了這么一眼,她隨手把帶來的那個禮物住他手中一塞,然后什么話也沒說,轉身走了。
  “洛湄——”他喊,可是洛湄沒理他。
  仲蘅的腦子里有兩個聲音霎時響起。一個聲音叫他赶快去追,還等什么?然而另一個聲音卻告訴他:算了,雖然是很爛的解決方法,可是終究是解決了。
  兩個聲音一般大聲,一齊在他腦子里敲,敲得他的頭都快裂了,他也還沒想出到底要听哪一邊好,就在這猶豫的過程當中……洛湄走了。
  洛湄走了。他心中的某一部分好像也被她帶走了,空空的,他無力跌座椅子上,還是不停的掙扎,只因他完全無法抹滅因為洛湄离去所帶來的痛,那种仿佛螞蟻細細碎碎的咬,慢慢啃蝕的心痛。
  好了,也就是這樣了,另一個聲音卻又這么告訴他。在剛開始時結束,總比以后結束不了卻被迫結束得好。曲仲蘅啊曲仲蘅,你少沒用了,一個女孩子罷了。
  他歎口气,起身站起來,然而卻有個什么東西因而掉落地面。
  他撿了起來,原來是洛湄剛剛塞給他的那個禮盒。淡紫色的包裝紙,包扎得十分用心,是什么東西呢?
  仲蘅慢慢地把紙盒放在桌上,動手拆開包裹。
  他看到了一對可愛的瓷娃娃。
  言語完全無法形容仲蘅現在复雜的心情,他瞪著那對娃娃看,瞪著、瞪著,他的眼睛里仿佛水霧彌漫了……感動不足以形容他現在的心情,惊訝不足以形容他現在的表情,他只覺得自己气塞喉堵。
  這時,仲蘅的眼里不只出現了那對娃娃,還出現了洛湄的心,她是費了多大的心思才找到這對娃娃的?她在他身上是用了多大的真心,付出了多少感情?
  曲仲蘅啊曲仲蘅,你少沒用了,只因為不想或不敢回去面對家人,你就忍心辜負一個愛你的女孩,也辜負自己對她的愛。
  霎時,仲蘅的腦子里忽然一片清明,那兩個一直互相抗爭的聲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毫無猶豫的肯定,他到底在做什么呢?笨啊!夠笨了,少了洛湄,他難道就能忍受嗎?少騙人了。
  桌上的那兩個漾著笑臉的瓷娃娃,咧著嘴巴,似乎也在這么笑他。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