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九章


  “咳咳!”公冶行鳴清了清喉頭,打破令在場所有人都困窘的沉默。
  這讓撿飯儿也從混沌的思緒中尋回了一絲清明,將自下鐵猴山之后一直反覆思考的“公冶行鳴到底算不算得上是她的殺父仇人,她應不應該報仇”等問題暫且先擺在一旁,她立刻想起師父要她上鳳吹山庄的主要任務為何。
  但是包裹著壽禮的小包袱,是由傅隱睿挂在他肩臂上的,這使得撿飯儿因為沒有話題好起頭解釋自己是為何來到這鳳吹山庄,而又感到傷腦筋了起來。
  她總不能莽莽撞撞地沒有師父托她帶來的壽禮當成證据,就說自己不是來尋仇的吧?這樣的說法公冶行鳴會相信嗎?
  “撿飯儿!”
  傅隱睿在鳳吹山庄之中繞來繞去,胸房之中的憂心時時刻刻焚燒著他周身的每一處毛孔。
  終于,他決定放棄繼續獨自尋找,打算到鳳吹山庄的主廳堂上去向公冶行鳴解說原委,好教他下令解去防備,讓山庄奴仆改為幫忙找尋失蹤的簡泛儿。
  他一踏入鳳吹山庄的主廳堂,便看見了那個差點使他急得一夕白發的莽撞姑娘——撿飯儿,正俏生生地立在他眼前。
  “二師兄。”撿飯儿忽然覺得自己离開傅隱睿的身邊好像經過了數年之久,因為她一見到他出現在眼前,即發現自己之前竟然產生了想念他的感覺。
  “你受傷了?”傅隱睿的聲調又惊又恐。
  “沒有、沒有,我身上這血污不是我流的血,是我方才幫忙一只叫黑拎的漂亮大黑犬生狗仔仔時,不小心給沾上的……”撿飯儿見傅隱睿瞬間黑了一張好看的臉,赶緊解釋著之前和他走散的原委。
  安下了一顆懸浮的心,傅隱睿薄慍地瞪了撿飯儿一眼,表示她這回真是莽撞得令他挂足了心。
  撿飯儿紅了小臉,微微垂下頸子表示反省。
  翁大祁听見了撿飯儿對傅隱睿說明方才她為黑拎接生的過程,若不是礙于撿飯儿与公冶行鳴間有些許敵對微妙气氛,他差點就要涕泅縱橫地向撿飯儿打揖道謝,也恨不得能馬上奔去探視黑拎。
  趙百匯一听撿飯儿喊的那聲“二師兄”,即明白這甫進大廳的男子便是云丫的二徒儿傅隱睿。
  而且看這兩個年輕人的神情態度,一絲一毫上門尋釁的跡象都沒有……趙百匯微微側頭与公冶行鳴交換一個了然的目光。
  他們今年又被云丫那個糟老頭耍了一記。
  眼見這對小儿女雖非嬉戲拉扯的打情罵俏,但是兩人神色之中不言而喻的心意相通模樣,公冶行鳴暗自歎息了一聲,明了自己的一雙儿女都將陷入為情神傷的苦海。
  “咳咳!”公冶行鳴只好再度輕咳,意欲提醒傅隱睿和撿飯儿,這世上還是有其他人存在的。
  “公冶老爺子。”傅隱睿抱拳躬身行禮。
  因云丫千囑万咐過,不許他們稱呼未正式拜入師祖門下的公冶行鳴為師叔,是以傅隱睿只得將公冶行鳴視為師父的友人看待。
  有了二師兄在場,撿飯儿心頭較踏實也較沒了顧忌,便松了口气地將師父交付的信函和賀禮一并送上,只是她避開說明他們為什么要半夜私闖鳳吹山庄,而她也相信公冶行鳴不會去問及這些瑣碎事項。
  “公冶老爺子,這是師父交代晚輩給您送上的壽禮。”撿飯儿恭敬地將傅隱睿交給她的小包袱,雙手捧至公冶行鳴面前。
  “你們師父給我的壽禮?”公冶行鳴接過包袱,轉頭与左右護法相視一笑,只不過他們的笑容都帶絲苦味。
  云丫較公冶行鳴年長半載,但自從公冶行鳴娶妻之后,云丫便年年讓人送壽禮來給他。只是禮物內容一年怪過一年,讓情同手足的公冶行鳴、翁大祁和趙百匯三人年年啼笑皆非。
  云丫曾經讓人送來一箱沒有半顆栗仁的栗子殼、五籃雞爪前端的硬指甲、七只破了鍋底的覂K鍋、三籮筐的碎瓦、兩撮包在油紙包里的狗毛、六瓶滿是孑孓的腐水瓶子……等等等。
  不光是公冶行鳴,翁大祁和趙百匯也都正在猜想著,今年那包袱里又會是些什么怪玩意儿。
  “這是師父交代請公冶老爺子親手收下的信函。”撿飯儿另外再取出了一個油紙裁制成的信封雙手呈上。
  “云丫這老家……咳咳,這是云丫寫給我的信?”當著兩個晚輩的面,實在不好失了身份的蔑稱對方師父,所以公冶行鳴硬生生地將差點溜出口的那句“老家伙”給吞了回去。
  他把手上的包袱交予翁大祁捧著,滿怀疑問地接過那封封緘嚴密的信,准備拆閱。
  此時,傅隱睿聲色不動、內勁暗蘊的觀察著公冶行鳴、翁大祁和趙百匯三人,因為他依舊擔心眼前這三人會對撿飯儿做出什么不利的舉動來。
  但是他隨即發現自己實在是太多慮了,這三人皆目光和藹地看著撿飯儿和自己,態度之中透著親近之意,這令他感到非常意外。
  “公冶老爺子,師父再三交代過,信和壽禮都一定要您本人打開。”撿飯儿見翁大祁和趙百匯接過包袱后便興致勃勃的想要打開一探究竟,立即微帶歉意地輕聲提醒著眼前三位長輩。
  “什么?再三交代?”公冶行鳴停下拆信的動作,含著謹慎的目光轉頭和翁、趙兩人同是戒備的神色對上。
  傅隱睿与撿飯儿相視一眼,無聲詢問著對方是否知曉三位老人家突然轉變臉色的原因,但在對方的眸底所看到的也是一片困惑。
  “百匯。”公冶行鳴擰眉對著趙百匯使了個眼色,除了喊他的名字外無再說明其他。
  “是,庄主,我這就去。”趙百匯沒有多問,心神領會的轉身走到廳堂牆邊,取下平日懸挂在壁上的一把九尺滾纓長槍。
  傅隱睿擰眉抿唇,迅速伸臂將撿飯儿攬到自己身后,渾身運勁警戒著。
  三個老人家見傅隱睿周身泛起點點煞意和殺气,竟然不怒反笑地對他擺擺手。
  “小伙子,你別緊張,不過你們站遠點倒是對的。”翁大祁咧嘴笑著將包袱輕扔下地。
  公冶行鳴手指運勁,也讓輕薄的信封瞬間落入舖著迎賓紅毯的地面上。
  接著,三個老人家往后輕移數尺,并且示意傅隱睿也帶著撿飯儿再后退些距离。
  “云丫和我們三個是几十年交情了,同你們也十几、二十年相處在一塊儿,他那性子不需我來多說。”對著滿頭霧水的傅隱睿和撿飯儿說完,公冶行鳴笑著對趙百匯使了個眼色。
  趙百匯神情莞爾地掄著比一般江湖人士所慣用還長上些許的滾纓長槍,一伸、一挑,完美的內力巧勁竟然就將平貼于地面上的信封緘口給整齊啟開——
  轟!
  五色煙霧以信封為中心,竄成一尺成圓往上沖升的煙柱。
  在場的人皆愣了愣,均感到這煙霧真是規矩,一尺就是一尺,就算拿量尺來測,也測不出這煙霧有分毫擴散出那圓柱形狀之外——難怪云丫千囑万咐要公冶行鳴一個人“親自”拆閱了。
  “這……”撿飯儿膛目結舌,突然惊叫了一聲:“師父交代我一定要放進胸口貼身收妥的,竟然是這……這种會害死人的東西?”
  胸口?貼身?
  三位老人家鼓著臉頰不好意思笑出聲,怕羞坏了撿飯儿這個小姑娘。
  傅隱睿則是惱得不得了!
  他一惱自己師父拿撿飯儿的性命說笑,二惱撿飯儿這個呆姑娘竟把“胸口”、“貼身”這种字眼在眾人面前大聲說出來。
  就算是讓三個年逾半百的老頭子听見,都還是讓他覺得惱!
  “別忙著一次气完,這包袱里還不曉得有什么乾坤哩!”趙百匯抖抖滾纓長槍,打算再挑開地上名為壽禮的包袱。
  “等……等一等!”撿飯儿一喊,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到自己身上來,她有點羞靦地邊將傅隱睿往后拉退數步邊降低了聲量說著:“大叔,您等我們后退些再打開。”
  “呵呵呵。”三位老人家益發覺得簡家這丫頭性子實在是可愛討喜。
  公冶行鳴不禁感慨當年的那場比試,倘若自己下手再注意拿捏輕重些,也不至于讓這簡丫頭的父親帶傷長年不愈,最后体虛過世,使得她幼年失估。他深深地心疼起眼前靈秀的小姑娘。
  袱巾四平八穩地攤開在地,里面竟然又是個包袱。再用槍尖挑開,還是個包袱。再挑開,仍是——
  總共挑開了十七、八個包袱后,最里頭的卻是張平凡無奇的紙箋。眾人走近一看,云丫的斗大字跡躍然紙上——
  哈哈哈
  “師父倘若知道他所寫的信和所准備的包袱,全沒在公冶老爺子賓客云集的壽宴上打開,他的瞎鬧玩笑也都樣樣沒能得逞,心里一定會很難過的。”
  撿飯儿傻楞楞地看著地上紙箋里的那三個字低聲說著。

  “簡丫頭,許人了沒有?”
  縱使隱約猜測她与傅隱睿之間有些情愫在,但公冶行鳴實在是越看撿飯儿越覺得喜歡。
  尤其之前在大廳上,自己儿子言談中透露出的訊息,明明就是對這簡丫頭含情藏意,而女儿紅著臉吞吞吐吐繞著的話題,也全都是那個傅小子。
  這怎能讓他不興起將云丫遣來的兩個徒儿全收媳招婿的念頭呢?
  “嗯。”撿飯儿靦紅了小臉,先抬眸望向傅隱睿一眼,再回過頭來向公冶行鳴輕輕地點頭應了一聲。
  傅隱睿臉色嚴肅,對于公冶行鳴在左右護法离開廳堂之后突然提出這個問題感到一絲不安。特別是他看著公冶行鳴的面容身形時,便聯想起在茶棧時見到公冶翔鷲直盯著撿飯儿的情景。
  但是當他听見、也看見撿飯儿的承認和反應時,雙眉之間因微擰而出現的紋路隨即奇跡般地平整了。
  “是你師父給你許的親?許給這傅小子嗎?”公冶行鳴心中明明已經知道答案,但是仍掩不住滿臉失望神色地啟口問著。
  啊?該怎么回答呢?二師兄和她應該算是私定終身吧,把這种事說給人家知道,這樣好嗎?
  正當撿飯儿咬著唇還在考慮應該怎么開口時,便听得傅隱睿語气堅定的出聲回答:“是的。”
  二師兄說謊?!
  在傅隱睿的眼神示意下,撿飯儿垂下眼險遮蔽住疑惑的眸光。
  “日子已經看了?”公冶行鳴猶在做最后的掙扎。
  “出門前已經托媒人看了,這趟回去師父他老人家就會替晚輩主婚拜堂。”傅隱睿神色自若地說著,誰也瞧不出他話里有半分謊意。
  臉不紅、气不喘,也沒有大舌頭,就連眼皮都沒多眨一下。撿飯儿心中好生佩服傅隱睿說假話的本領。
  公冶行鳴暗歎一聲。看來,鷲儿的媳婦儿是飛遠了。
  但傅小子多娶几個媳婦儿倒也可以,只是鵑儿愿意做小嗎?不成不成,堂堂鳳吹山庄庄主的寶貝女儿,豈可淪落到給人做小的地步?
  公冶行鳴腦海里百轉千折,一時之間,也沒法為儿女的親事想出個十全十美的解決方法來,索性暫時全撇下。他神色一斂,轉而問出撿飯儿心中煩惱多時的心結:“簡丫頭,這趟除去替你師父送禮之外,你當真打算來鳳吹山庄找老夫尋仇嗎?”
  “啊?”問得這么直接!撿飯儿想都沒想到公冶行鳴的脾性簡直是直率得和自個儿有得比拼……
  不,是還更胜一籌。
  她轉頭求救地看著傅隱睿,竟然見到他微勾唇角笑著回應她。
  這是……這是代表她可以直話直說嗎?
  撿飯儿吞了吞涎沫!遲疑地開口,“說……說老實話,我本來是從沒有仔細去想過的,因為以前總是認為這輩子我應該不會有上鳳吹山庄,也不會有接触到風吹山庄任何人的机會。
  “但……但是前一陣子,每個人見到我時都提醒我該報仇,或是看到我就說我是要上鳳吹山庄報仇的,于是我……我好像開始有點迷迷糊糊的了,老覺得不報仇似乎反倒是我的不對。”
  “可是仔細想想,就算我很僥幸能對……對公冶老爺子報了仇,心中卻也明白先父的去世,不見得真干公冶老爺子的事,屆時心中定會覺得您很無辜,也很倒霉……”
  撿飯儿的一番話讓公冶行鳴忍俊不禁,他面帶笑容的問:“那依你看來,你覺得你究竟該不該報這個仇呢?”
  哎呀!怎么又是原先的問題呢?這事儿她怎么都想不通,但又不能要別人替她拿主意,真是傷神哪!
  撿飯儿皺著小臉,認真地陷入沉思之中。
  公冶行鳴偏頭對上傅隱睿的視線,兩人不約而同地露出一抹釋然的微笑。
  一盞荼工夫過去,撿飯儿終于下了無比決心一般的猛力抬起頭。“從沒有家仇可言,哪里談得上報仇呢?我只是替師父來鳳吹山庄送壽禮而已。”
  雖然壽禮的內容令人不敢恭維就是了。
  他們兩人已經定親了?
  公冶行鳴的一雙儿女以及一個侄儿,瞬時全在鳳吹山庄主廳堂的大門外碎裂了心肺。
  公冶翔鷲几乎是一恢复神智,即想起自己是如何在撿飯儿面前昏厥過去的,而看護他的左護法趙百匯在他的堅持之下,也告知了他,他是被誰扛到他父親和左右護法三人的面前。
  當時,他絕望得差點再度昏倒,向來朗爽俊逸的面龐,頓時像減去七分光華般地黯然。
  他連忙离房往主廳堂方向疾奔而去,而滿臉竊喜神色的妹妹公冶翔鵑,和近來憔悴不少但仍穿著女裝的堂弟公冶羽鵡,也都同時到達主廳堂門前。
  誰能料到,耳里所听聞的竟是一段讓他們傷透心腑的對話。
  在佳人面前昏厥、被佳人扛到廳堂,已經是徹底擊潰公冶翔鷲的傲气,知曉佳人已有婚配的事實,更讓他有种躍進万丈深淵的酸楚。
  月夜飄著菊香的秋風,竟是這般地寒刺骨……
  怎么可能!
  他……他不是來向爹爹提親的嗎?怎么……怎么會是這樣?
  公冶翔鵑無法置信自己耳里、眼中所听所見的一切聲音景象。
  她滿怀嬌羞欣喜地來到廳堂之外,想要親眼親耳見證自個儿婚事是如何談定的,哪料到一切情況卻是天旋地轉的完全超乎她的設想呢?她震惊得連眼淚該如何進出眼眶的本能都忘得一干二淨,只覺得眼酸心痛、頭脹腿軟。
  她想尖聲嘶叫宣泄充滿体內的荒謬感,卻根本找不到自己的嗓音究竟是在哪里……

  唉!
  早早就想過他是一定會找個女子与他成親的,但現下真的瞧見听見了,怎么還是讓人這般的錐心呢?
  公冶羽鵡一雙燦如秋水的眸子,凄凄地蒙上層層濃厚的愁霧。
  他日日夜夜不斷地寬慰自己,該及早散去心里的那個男子身影,卻也日日夜夜垂淚怨歎自己的不爭气,為什么還是想不開也放不下?
  他甚而想過要极力幫助堂妹嫁予傅隱睿,好和他結成姻親長相往來,即便是此生無緣,但總能常有机會遠遠站在他身后凝望著他。
  公冶羽鵡雖抬高了臉龐試圖阻止,但最后仍是禁不住地讓熱淚滾滾奔落。
  他怨蒼天何其無情,竟連他這小小渺渺的心愿,都不肯讓他有實現的机會……

  “心里頭終究還是有些疙瘩是不?”公冶行鳴含著了然与体會的笑容說道。
  怀著七分意欲補償、三分益發投緣的心態,公冷行鳴開口想要撿飯儿留下來做客數日。
  只見她微擰柳眉,一張小嘴開開合合,像是想說些什么,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啟齒的模樣。
  公冶行鳴當然懂得撿飯儿全寫在臉上的心思,所以也不想為難她地開口替她將心里的話說了出來。
  有點不好意思地輕輕點了點頭,撿飯儿再度讓公冶行鳴直率的脾性給嚇了一跳,心里也想著自己是不是什么心事都沒法子瞞過別人分毫呢?
  “現在時辰都已經這么晚了,總也該留宿鳳吹山庄一宿,明日再离開吧。”公冶行鳴實在不想讓撿飯儿這么快离開鳳吹山庄,撇開自己真的喜歡這丫頭之外,也是私心地盡力為廳堂外自以為沒人發現而躲著的儿女們,想辦法再多掙些時間和机會。
  傅隱睿當然也明白廳堂外尚有著三道目光正直直地往廳里面瞧,他也都知曉那些目光的主人是誰,但若由他開口來拒絕公冶行鳴的留客之舉,未免過于不近人情。
  是以,從頭至尾他都不搭腔,將當夜离開或留宿的決定交予立場微妙的撿飯儿來拿捏。
  “公冶老爺子,我……我……”撿飯儿吞吞吐吐好一會儿,還是沒法將一句話給說完整。
  她感覺得出來,眼前的老人家對自己极具善意和好感。
  但是她的心中再怎么向自己開脫,仍然是撇除不去一些与父親有關的舊有想法和觀念,倘若可以,她希望一刻也別在這鳳吹山庄多作停留。
  但面對著公冶行鳴的慈藹態度,卻又讓她無法干脆地說出拒絕的話語,誰要她天生是個軟性子的姑娘呢?
  可是真在鳳吹山庄留宿一夜,即便是公冶行鳴找來世上最軟最舒服的床被讓她降睡,恐怕她也是沒法成眠。
  “唉!我老人家也不為難你這小姑娘了,你不用傷腦筋,心里頭怎么想就怎么做吧!”公冶行鳴無奈地開了口,心里頭也為儿女們無法多得些机會而覺得遺憾。
  他明白,自己現在再對撿飯儿多說一句話,對她而言都是個心情上的負擔,真想讓她好過點,唯一的辦法就是讓她順著心意快些离開鳳吹山庄,离開他這多少算得上是殺父仇人的老家伙眼前。

  ------------------
  轉自風洞http://fengdong.163.net 掃校: 風動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