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7節


  夜幕籠罩下的台北夜景,自二十五層樓高的麗都商務大樓窗口俯瞰而下,一條條閃爍著霓虹燈火的街道,稠密得宛如盤根錯結的蜘蛛网,令人眼花繚亂。
  沈力仁看著窗外渺小的人体,像螞蟻移動般匆匆地消逝卻又迅速遞補上下一批,這循環似乎永無止境。他不禁心生感慨,歲月是否就是如此不留情地一步步自他手中、眼前溜過?而他忙碌了一生圖的又是什么?是那數不盡的錢財?還是響亮的聲譽?或是下屬們見到他時那敬畏欽佩的眼神?不論是有形抑或無形的成就,确實曾是他追求的目標;可是在他已功成名就的今日,他最渴望的不是名利,而是那如銅鈴般的童稚笑聲、熱鬧的家庭生活。雖說他還未到“含頤弄孫”的年紀,可是那渴望早日抱孫的念頭卻是一日強過一日,偏偏目前看來遙遙無期。
  說來這也都只能怪沈力仁自己,他這一生中似乎只專注在兩件事情上,一是開創麗都机构,努力擴展旗下關系企業,使麗都的商業版圖成為全台數一數二的規模;第二點也是沈力仁個人最感驕傲的一點,那就是培植了沈維剛這個未來繼承人。
  沈維剛的沖勁、能力皆不亞于沈力仁,就恍如當年的沈力仁翻版。沈維剛那股對事業無悔的奉獻,對成功強力的執著,對商机的敏銳触覺,皆令沈力仁感到無比驕傲。想他沈氏關系企業旗下雖生產無數傲視同業的產品,但沈力仁最滿意的還是由他一手監督、制造的杰作——沈維剛;這個獨一無二的沈家奇才,可以說是他一生中最完美、滿意的鉅作,而他也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累積數十年的經驗傳承給他。可是,他确實盡全力地教導他,卻獨獨漏教他一個最重要的觀念——承先啟后。
  算來……沈維剛今年已經三十歲了,想他沈力仁在這個年齡時已經要慶祝結婚十周年,教他怎能不心急。
  其實他也不求多,只要沈維剛能對女孩子表現出那么一點點的興趣,那么他會當他還不想靜下來或尚在尋覓意中人;可是,偏偏沈維剛做起事來跑得比誰都快,惟獨對异性勾不起興趣,總是跑給女人追。
  “董事長,這么晚了您還在忙啊?”回總部開會的麗都百貨台北店執行副總柯瀛明,見沈力仁正對著窗外發呆,不禁向前探視道。
  “沒什么,只是想些事情。”沈力仁收回懊惱的愁緒,轉身回道,繼而想起一個不方便在眾人面前提起的問題,正好趁這時候打听一番。“台中那邊的百貨市場有沒有什么特別消息?”
  他雖未明指是關于何方消息,但聰明人一听便知沈力仁關心的是沈維剛了。
  “目前一切順利,自從總經理南下接任台中公司后,推行了許多改革方案,使業績大有起色,連台北這邊也受惠不少。”柯瀛明扼要地報告道。
  他對于沈維剛是不得不佩服,他簡直是天生的經商料子,什么地方有商机他總能嗅得出來,更能迅速地吸收每一种產業的特性,掌握時代脈動;因此他開出的企業處方貼切合用,比那些空有架子的少爺中看也中用多了。
  “嗯,他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只是把時間都投入工作上也不行,偶爾也該留點時間給自己,否則他真要打一輩子光棍哪。”沈力仁雖滿意于沈維剛的卓越表現,可是眼中卻未見欣喜光彩。這一切皆已在他意料之中,而他做此安排的另一用意,不過是讓整個企業上下更折服沈維剛的領導能力,心悅誠服地接受他成為他的繼承人,在不久的將來能順利地完成世代交替,也不必在就任后還得費神去排除阻礙。
  “是啊,總經理确實相當盡責,連跟女朋友出游、吃頓飯都得利用開完會后那一點點剩余時間。看他那匆忙的樣子,總經理實在給自己施加了太大的壓力了。”柯瀛明突然想起上回開會沈維剛那匆促的模樣,不覺說溜了嘴。
  女朋友?約會?沈力仁像打了針強心劑;那雙眼竟發出閃電般的光芒,迫不及待地追問:“柯副總,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瞧見了嗎?”
  “這……就是前几個月和總經理到高雄考察時在飯店里碰著的。董事長您還不知道?”既然他已起了頭,要想否認是來不及了,柯瀛明只好照實招認。而沈力仁那興奮好奇的眼光,逼得柯瀛明略顯遲疑地加以解釋:“可能是我會錯意了,那位小姐也許只是總經理的普通朋友吧,也有可能是生意上的往來。如果連董事長都不認識這位小姐,可見沒這回事,只是我瞎猜的。”
  “不,他一聲不吭就更有問題。柯副總,你快把那天的情形詳細說給我听听,還有那女孩長得怎么樣?知道是哪家千金嗎?”沈力仁不死心地問道。沈維剛竟會和個女孩子單獨吃飯?這真是稀奇了,平常要參加個飯局,他還會推三阻四,現在竟然主動和女孩子共進晚餐,怎能不教他心頭又燃起熊熊希望。
  而不知情的柯瀛明著實被沈力仁那雀躍的心情給駭住了。沈維剛和個女孩吃頓飯有這么令人興奮嗎?怀疑歸怀疑,他還是將數月前那場与沈維剛的偶遇詳實說了一遍。
  當他提到沈維剛那反常的態度及遮遮掩掩的舉動時,沈力仁更加得意了。他先是撫掌大笑,接著以那“知子莫若父”的權威口吻自言道:“對了!這就沒錯,他真的有對象了。”
  當下,沈力仁一掃方才的沉悶心情,拍拍柯瀛明肩頭道:“辛苦你了。”然后就喜孜孜地打道回府,向他的老婆大人傳遞這令人欣慰的好消息。
  

  

  
  翌日,當沈力仁夫婦連袂出現在沈維剛辦公室時,那來勢洶洶的气勢,著實令留守總經理辦公室的洪文義大吃一惊。
  沈力仁夫婦還真會挑時間,什么時候不來,偏挑中了沈維剛每星期三的特別休息時間。經沈維剛嚴格規定,盡可能地別在星期三中午為他安排任何活動或飯局,因為那是他陪高孟庭午餐的時間。所以,十二點一過,他就准時下班去了,得等到下午一點半才會再出現;而沈力仁夫婦在沒有事先知會的情形下,在十二點過一刻到達,自然是扑了個空,只好由他這個秘書代為招待。在送上茶水后,洪文義站在沈力仁夫婦面前“等候查詢”。
  “你們總經理什么時候出去的?”沈維剛的母親戴虹惠首先發問道。
  “報告董事長夫人,總經理剛出去不久,要不要我聯絡總經理,請他回來一趟呢?”洪文義低下頭回道。
  沈力仁望了手上的表一眼,眉峰隱隱可見起伏地望著戴虹惠。“出去了但可以聯絡回來,那就不是為了公事而忙嘍?這可難得了。虹惠,咱們儿子竟然會在不是為了公事的情況下‘准時’休息,真是難能可貴。”
  “确實難得一見,要不是我親眼看到,我還怀疑是洪秘書跟我們說笑的呢。”戴虹惠輕笑著說。
  “洪秘書,總經理和誰出去吃飯了?”沈力仁回過頭來對不哼气的洪文義問道,眼前也只能向他打探消息了。
  “總經理和……對不起,董事長,總經理只說他要出去會,沒交代和誰出去。”
  說完,洪文義惊得倒抽口气。他差點又變成大嘴巴了,要是把沈維剛出去約會的事說了出去,讓沈維剛給知道了,他絕對會被沈維剛給“捏死”。他可沒忘記上回破坏了他的好事,撞見他和高孟庭,又不小心說錯話后,沈維剛擺了張“臭臉”給他瞧。整整一個禮拜耶!其間更不知挑了他多少毛病。幸好他有自知之明,那几天特別小心謹慎,降低出錯的机率,最后總算有惊無險地安然度過。
  不知道?沈力仁和戴虹惠交換個疑惑眼神。這個渾小子可真會替他主子保密。好吧,看在他忠心耿耿的分上,他就不怪他了。可是,不從洪文義這儿套點消息又能從哪儿打探呢?他總不能請征信社調查自個儿子吧?若直接問沈維剛的話,那肯定連個“單字”都問不出來。那怎么辦?唬唬洪文義吧,至少也要證實沈維剛是否真有那么個要好的女朋友。
  他站起身來走到洪文義身旁,深深地歎了口气。
  “洪秘書,你跟在維剛身邊也不是一朝一夕了,對維剛還有沈家在業界的地位你是再明白不過。我們沈家在台灣雖稱不上首富,卻也是名人榜上有名的,而我就他這么個儿子,可以想見有多少人渴望跟我做親家。你是他的得力助手,不是光為他分擔公事。若有任何不肖人士蓄意接近他,要為他多留意點。不是我不相信他的眼光,而是戀愛中人,哪看得清對方的真正意圖。就拿他最近交往的這女孩來說吧,來路不明的,可是他似乎又對她很著迷,連台中舒舒服服的家都不大回去,這些閒言閒語都傳到台北了,逼得我只好專程下來看看。你身為他的机要秘書,竟然還不知不覺,也太沒有警覺性了,枉費我還很欣賞你呢。”
  听沈力仁的口气,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了;而且,沒想到沈維剛如此小心翼翼竟然還是走漏風聲,連台北那邊都曉得這回事。然而這有什么稀奇,他們大概還不知道沈維剛連車都不坐了。不過,較嚴重的是,沈力仁似乎頗為責怪他辦事不力、輔助不周。這可冤枉了,他是被逼的,可是既然消息已經走漏,他若還堅持自個一無所知,那确實顯得太遜了。看沈力仁那責備的眼神,是對他大失所望吧。
  “董事長您放心,總經理并沒有因此荒廢公事,只是分點心思在私事上頭罷了,其它一切如常,公司運轉情形也相當順利。如果總經理真遇到了棘手的事,我會立刻向您報告的。”
  嘿嘿!沈力仁對著妻子得意地揚嘴一笑,可一轉身面對洪文義時仍裝了副嚴謹面容,正經問道:“告訴我那女孩叫什么名字?她的家世、人品又如何?”
  “她姓高,叫高孟庭,至于她的家世背景……,總經理從未提起,我也不敢多問。”
  “沒關系,只要有名有姓不難打听出來。你快說說他們是怎么認識的?還有交往多久了?只要是你知道的全說來听听。”沈力仁迫切又欣喜地問道。
  對沈力仁夫婦那突來的得意与好奇,洪文義忽覺心頭一惊。他好像……被騙了!從沈力仁這會的問話口气,他似乎對這件事所知不多,而不是如他方才所說的那般“話都傳到台北”去了。完蛋了!要被沈維剛知道的話,這回他絕逃不了他的魔掌。
  “董事長……”他想說“你們怎可騙我”,可是他哪有資格說這种話,怪只怪他太粗心大意了。
  見洪文義發現上當后,低垂著一張苦哈哈的臉,沈力仁頗体恤亦同情地看著無辜的他。因為儿子的脾气他也曉得,最討厭屬下像三姑六婆地嚼舌根,所以若被沈維剛曉得,這下他日子可難過了。
  “你放心,今天的事就我們三人知道,出了這個門以后就當我沒說過。我知道你是個盡責護主的好秘書,所以你也不必為一時不慎覺得愧疚不安。我不會告訴你們總經理是誰透露消息給我,只要你也別告訴他,我們已經知道這件事。”
  做儿子不希望老子知道他有女朋友,老子也不希望儿子知道他曉得他有女朋友?喔!好复雜,他們父子倆到底在玩什么把戲?雖然不知道沈力仁為何要隱瞞此事,可是洪文義已經得罪了一個頂頭上司,若不幫著沈力仁恐怕又要得罪第二個。為了同一件事把老大都給得罪光了實在划不來,更何況沈力仁已經允諾不會把他扯出來,也許他真能置之事外也不一定。
  “是,董事長,我知道了。”
  “還有,總經理回來后就跟他說我只是有事情南下,正好過來看看,沒什么特別事,所以不久留了。”
  “是。”洪文義也只能照單全收地把沈力仁交代的話記了下來。
  “好了,現在我們可以來談談那位高小姐了吧?”
  沈力仁微笑地等待洪文義開口。洪文義是不想說也不行,只得認命地細說從頭。他只能祈禱沈力仁言而有信,別拖他下水。
  
  

  
  午后兩點,行人尚稀的街道,兩道中年体態、顯得丰盈的人影,站在街角處猛往巷弄里瞧,似在打探著什么。看他們這樣子不像是迷路了,倒像是做賊似的。琢磨良久,終于由當中的一位女士率先行動,提起腳跟往巷子里邁進。走了十來公尺忽然又停下腳步,正好駐足在“巧屋”門口。從她遲疑的步伐看來,大概尷尬得不知該如何開始下一步吧。
  原來這一對“做賊”似的中年男女是沈力仁与戴虹惠夫婦,而他們鬼鬼祟祟地遲疑不進,目的當然就是高孟庭了。
  正在和小如討論如何為模特儿換裝的高孟庭,由眼角余光瞥見那道躊躇的身影,不解地愣了一下。眼前這雍容花貴的中年婦人是要上她們這少女服飾店購物嗎?從那婦人不自然的神色看來,她或許是遇到什么難題。不管怎樣,只要上巧屋來的都是她的客人,無論她是否會掏腰包購物,高孟庭都會先親切地迎上前去,心里盤算著即使只是問路亦無所謂,她很樂意為這位似乎有困扰的女士服務。
  “這位太太,有什么事需要我幫忙的嗎?”高孟庭開朗地笑問。
  戴虹惠先是直盯著她,再瞧瞧店里頭的小如,眼光在兩人之間游移,似是在比較什么,半晌才冒出一句:“請問你是這家店的老板嗎?”
  “算是吧,有什么事嗎?”高孟庭雖納悶這位女士為何一開口就問起她的身分,可是人卻頗和善高雅、言談也客气。也許她是有事找她吧,所以即使高孟庭對她毫無印象,仍舊笑著回答她。
  “喔,你別誤會,我沒別的意思。是這樣的,我想買套年輕女孩喜歡的衣服,可是又不知道現在的年輕人時興的打扮,所以才想如果你是老板的話,經驗丰富點,也許能幫我挑出最合适的樣式來。”說完,她伸出手撥弄眼前色彩鮮艷的各款衣飾,一臉茫然,只得向高孟庭求助地露出個苦笑。
  “原來如此,這位太太是幫你女儿挑選的吧,真是個体貼的好媽媽。”她這番解釋倒也合情合理。看這位太太約莫四、五十歲,既是送人,十之八九是為女儿添購的,所以高孟庭表示了解地說道。
  “不是我女儿,我的孩子都已經是三十歲的人了。”她笑呵呵地回道。
  “真的?可是你看起來還好年輕呢,一點都看不出來。”高孟庭真要佩服這位气質高貴的女士,真是保養有方。
  “謝謝你的夸獎對了,我姓戴,小姐你貴姓?”她再次确認一番。
  “我叫高孟庭。戴太太可不可以把送禮對象的年齡、身高、体態大致跟我形容一下,這樣我就越能搭配出适合她的穿著。”
  戴虹惠接著娓娓略述一個年輕女孩的影像,并跟隨在高孟庭身后看著她推荐的服飾,不時分神仔細研究著高孟庭。在她看來,高孟庭長得眉清目秀的,薄施胭脂的臉龐煞是清新可人,言行舉止也頗端庄有禮,待人接物方面應是真誠相待。而她這會雖是在做生意,倒也不媚俗、不矯情。從她那俐落的介紹可知她滿有一套的。
  照她看來,高孟庭和沈維剛以往認識的女孩子誠屬不同典型,她有一种……自然獨立的特質。原來沈維剛喜歡的是這种真性情的女子,難怪以往那些個女孩他一個也看不上眼,因為她們都太嬌、太不真實了吧。雖然她對高孟庭的第一印象還不錯,可是,据沈力仁調查的結果,高孟庭的家世平凡,加上知人知面不知心,怎知道她是真心与沈維剛交往,抑或是看中沈維剛背后的名利。像那些想挑金龜婿的女人滿街都是,她不能不替沈維剛多留意點儿。雖說高孟庭是她儿子難得喜歡上的女孩,可是若要做她沈家的媳婦,恐怕還得經過一番試煉,才知她合不合格。
  “戴太太,那這套呢?你看怎么樣?”高孟庭又遞上一套新穎服飾道。
  “好,這套好。”戴虹惠瞧得也差不多了,可以回去了。
  高孟庭為戴虹惠結了帳,目送她出去后,小如馬上忍不住咕噥道:
  “高姊,我看這位太太根本不是來看衣服而是來看人的,瞧她眼睛盯在你身上的時候比看衣服的時間還多。照我看,就好像相親時挑媳婦的眼神沒兩樣。”
  “也許她是因為不曉得怎么挑好,干脆全權交給我處理,所以才一直盯看著我臉上的表情。不管她看什么,她可是咱們的客人喔,所以她愛怎么看都無所謂。”
  “這倒也是,管她看什么來著,只要她高興就好。像這种不挑剔又阿莎力的客人要多來几個該多好。”小如感歎地由衷希望。
  “是啊,我也這么希望。這一來我們就可以天天坐在椅子上等鈔票自個送上門。”
  說著,兩個人好似剛作完美夢地相視大笑。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