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三章


  我親愛的老媽討价還价的本領,真是一流。
  好比一件五百元定价的襯衫,她煞有其事拿起來看看式樣,摸摸質料,開口一殺就是二百五。
  “什么?”老板一定一楞,不可置信的表情。
  然后一場拉鋸戰就開始了。先是籠絡關系,問問三姑六婆的侄子的表妹是不是老板的親戚?然后是盤古開天似地上天下地,偶爾挑剔一下毛病,威脅利誘,然后又是作勢不買,磨菇不斷。好好的一樁買賣,一波三折,終于以兩件襯衫四百五十成交,還附帶手帕一條。多半老板一邊找錢還一邊罵。好笑的是,再見面又變成好朋友了。
  從小我們常有机會提著菜籃隨侍在側。耳提面命的緣故,人人莫不視購物為畏途。真要達到老媽要求的那种討還价的境界和水准,簡直難過奧林匹克金牌。
  因此,每次廚房煎煮炒炸,兵馬倥傯之際,老媽冷不防放出一句話:
  “你們誰有空,赶快到市場買一斤蕃茄回來。”
  話一出來,保證上廁所的人上廁所,打電話的人忙著打電話,所有的人自動閃避,几秒鐘之內無影無蹤。
  万一不幸被老媽逮個正著,硬著頭皮去干這個差事,那真是面面不討好,苦得筆墨無法形容。我從小資質魯鈍,買回來的東西不論是价錢或是附贈品,都無顏面對江東父老。倒是老妹琱葹W干,沒事就對著鏡子練習。
  “老板,能不能算便宜點?”
  “老板,買一斤蕃茄。”然后裝出甜蜜的笑容,“可不可以給我一把蔥?”
  這件事并不單純。微笑還分成脅迫性的、協商性的、懇求性,以及哀求性。我在同類事物的功力很快比不上我精靈的老妹,她的很多行為和思想很快超越我能理解的范圍。我就見過老妹要不到蔥,站在攤子前不走,眼睛眨巴眨巴的盯著蔥,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她一直站,直到老板屈服為止。
  慢慢長大,我們全家上街購物,立刻就壁壘分明了。先是審視貨物,大家同意彼此心照不宣,然后立刻兩派集團出現,鷹派的老媽和老妹在店里和老板砍砍殺殺,無能的鴿派集團如老爸和我,多半只能站在門口抽煙、吹牛、看看風景,數一數過往的車輛。
  后來又更大了。有一次和一個女孩首度約會。名義是半公半私地幫公家去買鐵柜、桌椅。向來我對買東西有种根深柢固的“購物恐懼症”。那次卻是愉快的經驗。原因是我除了老媽之外,又在另一個人身上發現殺价的天才。不但如此,這個女孩跑到美國去玩,為了一件皮衣和墨西哥人殺价,兩方英文都不熟練,卻殺得唏哩嘩啦。墨西哥人節節敗退,不甘心,還要了一個頰吻,才肯賣那個价錢,說是只賺了一個吻。我原本不以為然,覺得不過是買賣的噱頭,后來許多人都在同樣的地方買過皮衣,也殺過价,相較之下,都嘖嘖稱奇,我才算信了邪。
  當然那女孩還有許多优點并不是殺价的光芒所能掩蓋的。現在她已經成了我親愛的老婆,是我崇拜,也是誓死效忠的對象。她和老媽兩人聯手去買嫁妝,一搭一唱,真可謂虎虎生威,如日中天。不但如此,婆媳還英雄識英雄,彼此惺惺相惜。
  這回老媽特地由南部北上。我帶她去興隆超市去買菜。不知怎地,老媽和那些一板一眼的不二价,快速而冷酷的柜台計价似乎格格不入,大呼沒有人情味。我親愛的老婆眼明手快,帶到傳統市集去磨磨蹭蹭、折折騰騰,這才又皆大歡喜。
  于是兩代巨匠大會師,在廚房里炒作起來,又是煙霧、又是聲響。几十年過去了,可是歷史在某些方面沒有任何改變。忙亂中,我又听到了那句熟悉又惊心動魄的話:
  “你們誰有空,到菜攤子要把蔥。剛剛老板娘答應過,我卻忘了拿……”
  老爸和我訕訕相望,如針芒在背。然后几乎是同一時間,我們迸出會心的笑容……
  “你媽和我剛結婚的時候,只有兩雙筷子、兩只湯匙、兩個碗。”歷史回憶起來總是源遠流長,“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是這么一點一滴來的。”
  我們兩個人走到菜攤,看老板娘半天,終于老爸開口了:“老板娘,秤十塊錢蔥給我。”說完頑皮的轉身,用一种男人對男人的表情告訴我,“千万別告訴你媽。”
  ------------------
  熾天使書城收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