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綠水晶在整理資料時,一陣淡雅的馨香飄了過來,她抬頭看到一位优雅清麗的仕女。身后有兩位主管級的男人。
  “請問你是……”綠水晶客气的詢問。
  “我是辰陽企業的柳飛絮。”
  “哦!總裁正在等你呢!”綠水晶帶她到會議室。
  柳飛絮看了她一眼。“你是新秘書。那張秘書呢?”
  “我叫綠水晶,剛來不到一個禮拜,張秘書這几天忙著拍婚紗照沒空來。”
  “嗯。”
  綠水晶推開會議室的門,里面已坐滿了十几位經理級的主管,顯示今天的會議非常重要。
  “晶晶,你去泡三杯咖啡進來。”
  “好的。”
  綠水晶走出去就看到季天优閒的倚在茶水間門口,一看也知道又有問題了。
  “季老鬼,你又有什么事要交代?”她很不耐煩的問。
  “不要讓宇軒簽下合約書。”
  綠水晶揪著他說:“你是故意要找我麻煩是吧?全公司都知道這張合約很重要。”
  “的确很重要,一旦宇軒簽了之后,公司會產生大危机,几乎瀕臨破產階段。”
  “有這么嚴重?”綠水晶非常訝异的不小心在杯里多放了一模糖。
  “他們想要藉這張合約書,偷看公司這次招標的工程計划書,然后再以另一個公司名義低价標得。”
  “那不讓她看那些資料不就成了。”
  “根据合約書上標示,雙方必須明示一切資本,好多一層保證。”
  “真是麻煩,那他們就不必負擔損失?”
  “第一、他們的損失不大;第二、他們的資金隨時可調走,完全不必怕被追查。”
  “嗯,那你應該知道幕后主使者是誰?”綠水晶一副你給我從實招來的表情。
  “是柳辰陽。”季天難以相信他會變那么多。
  “誰是柳辰陽?”
  “柳辰陽是辰陽企業的幕后總裁,是柳飛絮的父親。”
  “他和你有仇嗎?”
  “哎!一言難盡。”季天歎了一口气。
  “那請你長話短說,我沒什么時間。”
  “柳辰陽是我妻子的前任未婚夫。”
  “我懂了,你奪人未婚妻,現在他要來報仇了,咦!也不對,他干么連你老婆也要害?”
  “他以為我老婆見异思遷愛上了我的財富,所以才痛下殺机。”
  “那一命抵一命,他為什么這么狠,連你儿子和天宇集團都要一并毀去?”
  “他認為是天宇集團的財富勾引我妻子變心,而宇軒是她下嫁的原因。”
  “哦!先上車后補票。”
  “當年我愛上年輕美麗的她,可是她已經訂婚了,所以我就想盡一切辦法得到她。”季天不胜欷吁的說出往事。
  “你的手段一定很卑鄙。”
  “是的,我先控制他們兩家的公司財務,再逼我的妻子點頭,為怕她反悔,我就先一步占有她。”
  “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季天不悅的瞟著她,“我沒那么差勁好嗎?”
  “好吧!所以你們一家都是他報复的對象。現在我知道了,別擋路,我要去搞破坏了。”
  另一方面在會議室中,柳飛絮一臉深思的看著綠水晶走出的背影,她有一絲怨恨,因為季宇軒從未用如此溫柔的語調跟她說話。
  “柳副總,該討論這次合作的事宜。”季宇軒開了口。
  “那女孩很特別。”柳飛絮試探的問。
  “你說晶晶呀!她有一些散漫、迷糊,但辦起事來很認真。”季宇軒一提起綠水晶,眼神變得非常的柔和多情。
  “辦事?我還以為她是你的女秘書,原來你把情婦帶進公司了。”柳飛絮被嫉妒蒙了心。說出的話非常尖銳。
  季宇軒冷著臉說:“柳副總,不要污辱我的員工,不是每個女人都喜歡投怀送抱。”
  季宇軒諷刺她自動送上門的行為,他一直以為她是最懂得玩游戲的好手,不會無理取鬧的爭風吃醋,看來他是錯估她的能耐。
  “對不起,我失言了。”柳飛絮努力控制那股不斷溢出的酸意,原來她對他的愛超過自己的想像。
  “現在可以開始我們的會議。”季宇軒的臉上罩著一層寒霜,冷咧的說著。
  “我們這次合作……”
  柳飛絮身旁的兩名經理正一一答覆天宇集團所提出的問題,過了一會儿雙方互相達成協議,柳飛絮在合約書上簽下名字,季宇軒正簽到一半時,視線被端著咖啡的綠水晶吸引住。
  “你怎么現在才來?”柳飛絮忍不住的問。
  “對不起,咖啡正好用完了,我到樓下去借。”綠水晶流利的編著謊言。
  “沒關系,把咖啡放下就好。”季宇軒實在看不過去柳飛絮的故意刁難。
  “好的。”綠水晶看准了合約書,故意一個踉蹌,整杯咖啡都倒在上面。
  “你……你做了什么?”眾人急忙搶救合約書。
  綠水晶裝得很惶恐的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存心而已,她在心中吐了吐舌。“你……你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其中一位主管這么講著。
  “對不起,對不起。”綠水晶可是很賣力的演出。
  “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其不知道天宇集團為什么要養你這個廢物?”柳飛絮借題發揮,主要是針對季宇軒。
  “真的很對不起,我現在再去重打一份。”
  “來不及了,上面備注的條文都模糊不清。你要怎樣重打一份?”
  “那怎么辦?”綠水晶裝作很著急的樣子。
  “季總裁,這件事你要給我一個交代。”柳飛絮以咄咄逼人的語气,試圖要逼他開除綠水晶。
  “晶晶,你太不像話了。”季宇軒不得不在部屬面前斥責她。
  “對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綠水晶逼自己裝出一副如喪考毗的表情。
  “柳副總。這件事是敝公司的錯,這份合約改日再簽,很抱歉。”
  “就這樣?浪費我的人力物力就只有一個改日再簽約?閣下是不是太縱容屬下,這不像你一貫的做法。”
  “晶晶是新來的秘書,難免有缺失,以后我一定嚴加督導。”季宇軒极力護著綠水晶。
  “若說兩人沒關系誰會相信,有哪家公司的總裁會叫自己的私人秘書晶晶。”柳飛絮眯著眼射出一道厲光。
  “我和軒軒沒關系的。”綠水晶一時大意叫軒軒。
  柳飛絮難抑妒火,這女人居然敢叫他軒軒,而他也絲毫不去糾正,沖動之下做了一件錯事,她當眾怒摑了綠水晶一個巴掌。
  “柳副總——”會議室內的人都惊呼。
  季宇軒心疼的看著綠水晶欲哭的臉,那紅紅的印痕再再顯示她打得多用力,他心口好痛。
  “柳副總。你有什么資格可以動我的人?”季宇軒此刻如狂暴的獅子般。准備撕裂獵物。
  “我……我……她做錯事本該接受處罰。”柳飛絮看他輕擁著綠水晶,一股气堵在胸口不肯認錯。
  “那也輪不到你出手,這里是天宇集團,不是你辰陽企業。容不得你撒野。”
  “你憑什么教訓我,別忘了只有我辰陽企業才有能力和你合作這項重大的工程。”柳飛絮發現自己是不是錯估他的實力了。
  “是嗎?也許一家公司是接不下我龐大的工程。但是兩家、三家絕對綽綽有余。”
  “你不會想浪費時間再去找合作厂商的。”
  “那你就錯了,只要我放出風聲,只怕聞風而來的厂商會多得嚇死你,這項合作計划到此為止。江總,送客,各位散會了。”
  “你……你怎么可以這樣對待我?”柳飛絮開始恐慌了,計划被她一時的意气給搞砸了。
  “送她出去,暮成。”季宇軒不再理會她,專注的用小冰箱里的冰塊為綠水晶敷臉。
  柳飛絮挫敗的陰著臉走出去,眼中有著憤怒、恨意、傷心、恐懼和一絲憫惘。
  “說吧!你為什么要故意潑洒咖啡?”
  “嘎?你說什么,我听不懂。”綠水晶眼神閃爍,就是不看季宇軒。
  “你也許迷糊,也許方向感不好,但是絕不會跌倒,我看得很清楚,你是故——意——的。”
  綠水晶只好承認了,“是啦!我有罪,你開除我好了。”
  “為什么要這么做?”季宇軒半按著她問。
  “如果我說是你的死鬼老爹拜托我做的呢?”她仰著臉,那櫻唇令人垂涎。
  “不要為你的嫉妒找借口,柳飛絮她不值得你嫉妒。”季宇軒用指腹輕畫著她的唇形。
  “我嫉妒?你這只自大的……唔……”綠水晶來不及吐出咒罵語,半張的紅唇被季宇軒強行攻占。
  今夜的星子明亮光燦,連月亮也特別旖旎,風靜靜的不敢吹醒這一份宁靜,附近的虫嗚蛙叫是那么皕N自在,此刻正是情侶互訴衷曲的時刻。
  可是有一個人非常的不高興,她非常非常的生气,因為她被綁架了,而那個綁架她的人正得意洋洋的咧嘴笑著,和她成极端的反比。
  “笑!小心笑掉你的大牙。無賴。”綠水晶手叉著腰,一臉想找人拼命的模樣。
  “你不覺得山上的气氛很好,很适合談情說愛?”季宇軒不顧她的掙扎,硬摟著她。
  “誰要跟你談情說愛,臭美。”
  “你真可愛。連生气都好迷人。”季宇軒低頭埋在她的頸旁,偷親了她的耳垂一下。
  “你眼睛有毛病呀?我全身上下沒一處优點,和你那群后宮嬪妃沒得比。”
  “我把她們都解散。現在后宮非常冷清,就等你來填補這份空虛嘍!”季宇軒和她開玩笑。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這份榮殊我自愿拱手讓人,免得又慘遭橫禍。”她指的是柳飛絮打人那事。
  季宇軒靜默了一下,撫摸著她的臉頰,“我不會再讓其他人傷害到你。”
  “說是很簡單,做起來可困雞,人家還不是當著你的面打我。”
  “那是太突然了,我沒料到她會出手。”季宇軒很懊惱沒保護到她。
  “哼!有人打架會先出聲說:‘我要打你嘍!’又不是白痴。”綠水晶很蔑視的說。
  “以后我絕不會讓你受傷,誰敢動你就必須先踩過我的尸体。”他非常堅定的起誓。
  綠水晶有一絲悸動的說:“你說得太嚴重了吧!”
  “傷你比傷我更痛。”他非常清楚的認清這一點。
  “你不會真的愛上我了吧?”
  “我不知道,我只是很喜歡你,很想看你的笑容,很想狠狠的抱著你,很想獨占你。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愛。”
  季宇軒的告白令她動容,綠水晶知道他的母親從沒教過他什么是愛,而他從小在父親嚴厲的教導下,只學會霸道的占有,強橫的掠奪他的戰利品。
  “我也不懂愛,咱們是半斤八兩。”綠水晶聳聳肩,以輕松不在意的語調談論著。
  季宇軒不預期的低下頭,用舌瓣愛撫她柔軟嬌艷的唇瓣,引起她一陣戰栗,不由得弓起身子迎合。濕潤的唇瓣令他渴求更多。
  一股無法控制的欲念沖擊著他,他深情的舌尖在她溫暖的淺窩里探索,交緩吸吮那濃烈的甜汁。
  “我想我是愛上你了。”季宇軒將綠水晶的頭擁在心口,讓她傾听急促的心跳聲。
  綠水晶俏皮的說:“那我該說什么,謝謝?不過你的接吻技巧不錯,比起以前那些……”
  “以前哪些?你和其他男人接吻過?”季宇軒稍微放開一點距离,口气很不悅。
  “我以前跑的是國際路線,西洋式的擁抱接吻是少不了的禮儀,不過我遇到的都是紳士,不像你那么蠻橫。”
  “以后這唇是屬于我的,誰也不許碰。”季宇軒霸道的烙下記號。
  “你很自私哦!自己可以品嘗百花芬芳,卻貪心的要每個女人都臣服在你腳下。”綠水晶語帶譏謂。
  “現在我只要你一人。這唇這身子都屬于我。”
  “能擁有多久呢?一個月兩個月還是一年兩年?”她無法讓自己去信服。
  “不要問我這個問題,連我自己都理不清頭緒,但是有一點我很清楚,那就是我不想失去你。”
  “你哦!真……咦,那是……啊!快走,有危險。”
  綠水晶剛要消遣季宇軒時,從眼角斜光中看到几點火球在半空中飄浮,然后爸媽和几位老祖先的身影出現,通常看到他們就表示附近有危險。
  “怎么了?見鬼呀,瞧你緊張的。”季宇軒好笑的任由她拉著走,他喜歡這种親密感。
  “快一點啦!這不是開玩笑。”綠水晶有點生气他的無動于衷。
  “放心,我會保護你。”
  保護?只怕你會死得更快,她皺著眉頭想。
  兩人的身影剛靠近車子不遠,就發現有几個黑色的人影攏近,在稀亮的月光下可以看見他們手拿著武器,臉上罩著黑布,全身布滿陰冷的殺气。
  “我就說有危險嘛!你就偏不听。”
  季宇軒把綠水晶推到身后,“你們是誰?想干什么?”他戒慎的看著每個身影的移動。
  “想要你的命。”
  話一說完就一窩蜂的涌上,一心要置季宇軒于死地,幸好他的身手不錯,輕易的化解他們的攻式。
  “好耶!踢他下盤,讓他絕子絕孫。對啦!打掉他的牙齒,讓他成為名副其實的無恥之徒。”
  一個人影悄悄的靠近這個搖旗吶喊的女人,當他的手剛碰到綠水晶的脖子引起她一聲惊叫時,人就突然飛了出去,撞到地上的大石頭昏了過去。
  “謝了,老爸。”綠水晶向一旁的白影吐吐舌頭。
  季宇軒專心的對付眼前的刀棍,綠水晶的惊叫聲讓他失神的回頭一望,趁這個空檔歹徒砍了他后肩一刀,在他的小腹猛然的一堆.季宇軒退了几步。
  “爸、媽。你們幫幫他。”綠水晶著急的找救兵。
  “別緊張,他死不了。”綠母在一旁涼涼的說。
  “媽——”
  “他注定有此劫難。”紫父在一旁搖頭。
  “哼!你們不幫我自己來。”綠水晶條地沖進人群,扶著季宇軒。
  季宇軒一看到她沖了過來,一顆心快要停擺了。
  “你過來干么?快走!”他試圖要推她离開。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綠水晶不會沒義气的棄你而逃。”綠水晶死命的捉住他手臂。
  季宇軒既感動又憂慮,“傻丫頭。”
  “既然你想死,老子就送你們一起下地獄,做對同命鴛鴦。”歹徒冷笑著靠近。
  季宇軒做好准備,雖然全身疼痛万分,快速的失血讓他有一瞬間的暈眩,但為了這傻丫頭。他咬著牙也要硬撐著,絕不讓她受到傷害。
  “爸、媽、爺爺奶奶、老祖宗,你們想見死不救呀!”綠水晶生气的朝四周空气大喊。
  “你這臭丫頭在喊什么?”歹徒之一察覺到四周空气很詭异。
  “找我的祖先們踢你們下地獄。”
  “找死!上。”歹徒惱羞成怒的涌上。
  可是下一刻季宇軒傻眼了,他不相信自己眼睛所見的情景,那些人居然飛了出去,在一道白色的光拂過之后。
  “快走吧!”綠水晶扶著他走向車子。“該死,車胎被他們刺破了,看來我們得走下山,你還支撐得住吧?”她憂心重重的問。
  季宇軒從剛才失神的一幕回過神來點點頭,盡量不把自身的重量壓在她小小的肩頭。
  “剛才那道光是……”他可沒傷到失去意識,所以好奇的問。
  “說了你又不信,還不如不說。”順著前面引路的小火球,綠水晶扶著他走小路。
  “晶晶——”
  “好啦!我說就是了,那光是我的親人發出的。”
  “你的親人?你不是只有一個妹妹?”
  “沒錯,在戶口名簿上她的确是惟一‘活著’的人。”綠水晶小心的瞄著他臉上的表情。
  “活著?”季宇軒咀嚼她這一句話。
  “在這世界上還有一些不可思議的現象存在,不要因為你看不到而排斥。”
  “你是說那道光不是人而是……”他微蹙著眉頭。一滴冷汗冒了出來。
  “就是你現在所想的。”綠水晶不喜歡說他們是鬼,因為他們和在世時沒什么差別。
  “你看得到他們?”季宇軒很惊訝的問。
  “以前我只看得見他們,現在多了一個。”
  “誰?”
  “你死鬼老爹季天。”
  “我父親,那怎么可能?”
  綠水晶斜瞅著他,“怎么不可能,都是他拜托我才會進天宇集團,也是他拜托我才會弄翻咖啡。”
  “我不相信。”這教他很難去接受。
  “隨便你信不信,我只是實話實說。”
  “為什么我看不見他?”季宇軒有一絲渴望再見到父親。
  “你以為每個人都有天眼通、陰陽眼呀?看見往生的親人還好,像我妹妹琥珀就常看見一些死狀甚慘的幽魂,那才是一种折磨。”
  “你們姐妹都看得到?”
  “別太羡慕,這不是好事。”
  “這种感覺很奇怪。”季宇軒說不出這怪异。
  “好了,再來就看看能不能攔下車送你上醫院。”綠水晶四處遙望有無燈光經過。
  季宇軒這時才發現他站在山下的大路上,不知何時被這個大路痴帶下山,是他痛過頭了,還是失去知覺。
  她看見他眼中的迷惑,“別怀疑,是我奶奶帶我們下山的。”
  “你奶奶?”季宇軒又被她嚇了一跳。
  “你沒發現我身上沒半點被草割傷的痕跡?這是我爺爺先一步幫我把草撥開。”
  “你爺爺?”季宇軒一臉拙相。
  “嚇傻了是不是,啊!有燈光過來了,喂!咦!”綠水晶搖著手攔車。
  車子一停下探出一張熟識的臉,“真的是你們,我還以為有人惡作劇開我玩笑呢!”
  “江暮成?”兩人同聲詫异的喊著。
  “快上車,咦!你受傷了?后面有棉布先壓一下。”江暮成在小燈下看見他泛出的血跡。
  “噢——”季宇軒在綠水晶的撫摸下触動傷口。
  “我還以為你是超人不會痛呢!”她輕笑著。
  季宇軒不滿的說:“很高興我這點小傷能博君一笑,沒良心的丫頭。”
  “兩位可真有閒情逸致跑到荒山野外殉情呀!”江暮成消遣著這對落難鴛鴦。
  “誰要陪他殉情,我又不是腦袋坏掉。”
  “晶晶!你怎么會到這里來?”季宇軒先是輕吼了綠水晶,隨后才想到江暮成現在應該在主持一項慈善會。
  “我從七點開始就不停的接到同一名女子的電話,教我十點半左右一定要到陽明山下等兩個人。”
  “這名女子是誰?”季宇軒猜想她一定知道什么。
  “誰曉得,打了十几通電話也沒轉她報上名來,不過她好凶哦,聲音冷冷的。”江暮成被她罵了好几次。
  好凶?冷冷的?這好像是……“她有沒有說些什么?”綠水晶滿臉興味的問。
  “好像沒……啊!她說什么要不是嘟嘟忙著錄影,她才懶得理我,天曉得嘟嘟是誰?”江暮成喊著冤。
  果然沒錯,是她。“嘟嘟是目前當紅的偶像歌手,那個說話很不客气的是我老妹。”
  “你妹妹怎么會知道你(我)們在哪里?”兩個男人都為訝的問。
  綠水晶神秘的一笑,“她有很多‘朋友’。”
  季宇軒一听到綠水晶壓沉的朋友兩字,直覺的聯想到“那個”,而江暮成則一臉霧水看兩人交換謎樣的眼波。
   
         ☆        ☆        ☆
   
  車子在一家小型的私人診所外停住,通常這個時刻醫生都休診了,但沖著綠水晶的面子,這位長得不像醫生倒像電影明星的醫生,只好委屈的穿上白袍。
  由于護士回家了,綠水晶自然成為南丁格爾。因為季宇軒堅持不上麻藥,所以醫生拿了塊厚紗讓他咬著,動作熟練的幫他脫下外衣,盡量不去扯痛傷口。
  “小晶呀!你怎么每次都擺這种烏龍,自己說說看這是你第几次把人送到我這里?”上官日翔清洗著他的傷口。
  “翔翔,這又不是我的錯,人家要殺的是他……我只不過倒楣碰上而已。”綠水晶為自己辯解。
  上官日翔是上官日飛的堂哥,從小在國外長大,最近几年才萌生回國開業之意,所以在某對姐妹的煽動之下,毅然而然的拋下國外的一切,回國自行開個小診所。
  “我看倒楣的是他才對,碰到災星是他不長眼。”說實在的,上官日翔已分不清為她“善后”有多少次了。
  手術室門旁傳來悶笑聲,綠水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愛看熱鬧的家伙。
  “你們……認……識?”季宇軒忍著痛的問著,他們親密的交談令他很刺耳。
  “對呀!上輩子忘了燒好香才被她逮住,真是敝人在下我的悲哀。”上官日翔佯裝十分悲慘的表情。
  “去你的,臭翔翔。”綠水晶嬌嗔的撞他一下。
  “小心點,我在縫針。先生,不管你是誰,請轉我一聲勸,千万別中了這魔女的毒,她很——可——怕——”
  “上官日翔……”
  上官日翔抬頭看看頂上的燈,“幸好你的音波功火候不夠,不然我這小診所又要換盞燈嘍!”
  “混蛋上官日翔。”綠水晶悶悶的遞給他一把小剪刀。
  “多謝贊美。”
  “飛飛比你可愛多了。”起碼他可以任她揉捏虐待。
  “所以他當歌手我當醫生。”可愛的歌手可以愛,醫生則一天到晚要人受苦吃苦。
  “他的傷不要緊吧!”
  “死不了,只要不發燒就沒事。倒是你去把這一身洗干淨,我房間有你的衣服,還有把那頂丑死的假發弄掉,一點也不可愛。”
  “哼!”綠水晶一扭頭就往樓上走去。
  季宇軒的腦海一直重复一句話——我房間有你的衣服。為什么她的衣服會在他的房間里,他們是什么關系?一想到晶晶光裸著身子在其他男人床上,他就恨不得殺人。
  上官日翔見季宇軒陰沉的臉,好心的問:“很痛嗎?要不要吃顆止痛藥。”
  季宇軒撥開他的手,冷厲的問:“你和晶晶是什么關系?”
  “你叫她晶晶?”上官日翔駕訝的張大嘴。
  “她是我的女人,不許你再碰她。”季宇軒霸道的天性再次展露無遺。
  “你的女人?”上官日翔被嚇得心髒無力,連忙找張最近的椅子坐下。
  季宇軒誤以為他們關系密切,所以在自己投下一顆炸彈之后無力承受,才會失魂的不知所措。
  過了一會儿,上官日翔才指著季宇軒問:“你說的那個女人真的叫綠水晶?”
  “天下只有一個綠水晶。”
  “,天呀、天呀!你瘋了,連小晶你都敢要。”上官日翔嘖嘖稱奇。
  “你是不是受刺激過度?”江暮成看他話都說得很奇怪,怕他崩潰。
  “的确是刺激過度。”上官日翔拿著薄荷油輕抹鼻下,看能不能清醒一下。
  “我不會把晶晶讓給你,她是我的。”
  “哦!請便,盡管挾去配菜吧!我無所謂。”反正又不是他下地獄。
  季宇軒不顧肩傷,生气的捉著上官日翔的衣領,“你把晶晶當成什么?”
  上官日翔不解的說:“當然是妹妹嘎!還有其他選擇嗎?”
  “妹妹?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季宇軒手稍放松,半眯著深瞳問。
  “女朋友?你太高估我的能力了,我還想多活几年。”一知道他發飆的原因,上官日翔不客气的甩開他的手,管他是不是傷患。
  “你們不是情侶?”季宇軒捂著肩膀斜著眼。
  “誰告訴你我們是情侶?”一看也不像,是哪個混蛋亂造謠想害死他?
  “為什么她的衣服在你房間里?”季宇軒很不悅,她的衣服應該挂在自己房內。
  “哦!是打翻醋缸。”上官日翔放肆的大笑。
  季宇軒很不是味道,像被擺了一道,“很高興閣下覺得很好笑。”
  “你一定是剛認識小晶不久,還不太了解她。”上官日翔對他致上十二万分的同情。
  “你憑什么這么篤定?”
  “因為我是她的主治大夫。”
  “晶晶,她身体不适嗎?”看她那么健康活潑,一點也看不出身上有病。
  “她有病,而且病得非常嚴重,已經沒救了。”上官日翔搖頭歎息。
  “不,那不是真的。”季宇軒臉色一下子刷白,不相信這個事實。
  江暮成也深深同情,一個正值美好年華的女孩居然得了不治之症,真是非常可惜。
  “當然不是真的,少被這阿蒙醫生給拐了。”樓上傳來一聲嬌斥聲。
  “你……你是晶晶。”季宇軒看著恢复本來面貌的綠水晶清麗翩然的走下來。
  “嘖嘖!你長得還真不賴。”江暮成也感到惊艷。
  少了分艷麗,多了分清純靈秀,干干淨淨的白皙臉龐比上彩妝更迷人,直直的黑綢發絲比波浪型的鬈發更适合她,無邪的气質令人自形慚穢。
  “回魂哦!魂兮歸來。”上官日翔好玩的拿著紗布揮舞著。
  “晶晶,你好美。”季宇軒移動著腳步迎上去,眼中是愛戀的波光。
  “是嗎?”她臉上染上一抹嫣紅。
  “我還以為他傷得很重,看來复原得很快。”江暮成這么搭著上官日翔的肩頭道。
  “愛情是一劑千古靈藥,會把天才變白痴。”上官日翔搖著頭輕嗤著。
  “只可惜紅顏薄命。”江暮成驀然想起他剛說的話。
  “禍害是遺千年。”上官日翔意有所指。
  “你不是說她病得很嚴重?”江暮成滿頭霧水。
  “是呀!上官哥——哥,小女子几時被你診斷過?”綠水晶臉上堆滿虛偽的笑意。
  “你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季宇軒是一臉凶惡。
  面對諸多殺气,上官日翔摸摸鼻子傻笑,“不長進也是一种病,目前真的無藥可醫。”
  “不長進?!”惊訝聲、怒吼聲和咆哮聲差點震碎玻璃制的醫療用具。
  “小本營業,請各位降低音量。”上官日翔嘻皮笑臉的收著醫藥箱。
  “你想嚇死人也不必用這一招。”江暮成還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
  “我哪里不長進了?”綠水晶很不服气的擰他手背。
  “貪睡、惹麻煩、懶,請問你還要我繼續說下去嗎?”上官日翻摸摸紅腫的手背。
  “我已經改很多了。”
  “你怎么知道她貪睡?”除了相當親近的人,誰會知道這一點,至少他就不知道。
  上官日翔斜睨了季宇軒一眼,“所以我說你還不認識她,這女人真的很恐布。”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季宇軒不想听廢話。
  “所有認識她的朋友都知道這點,听說她最高紀錄是五天六夜不吃不喝不拉,就這么昏死在床上。”
  “天呀!那還是人嗎?”江暮成咋舌。
  “人家真的改很多了。”綠水晶嘟著嘴狡辯。
  “你……你真的睡了五天六夜?”江暮成不可置信的問。
  “那是因為我連續飛了兩個月都沒休假,所以一沾床就起不來,那又不是什么大罪。”
  “佩服、佩服,你真是奇人异士。”江暮成不由得佩服她睡功惊人。
  “為什么她的衣服會在你房間?”季宇軒對這點始終無法釋怀。
  “很簡單,只要像現在一樣,到我的房間換件衣服,那換下的衣服她通常是扔給苦命的菲佣我來送洗。”
  “她常常送傷患來不成?”
  “不是常常,而是直接把這里當成她的急救站,三不五時拖個快死的尸体來停放。”
  “我才沒那么惡劣,小妹我是怕大哥你餓死,所以才幫你拉客戶。”
  “免了,光靠我這張臉,病人沒病也擠滿這小小診所。”上官日翔快忘了自己是醫生還是活動看板。
  “我們該走了。”季宇軒不想看別人和綠水晶太親密。
  “那慢走,醫藥費別忘了留下。”上官日翔還有心情開玩笑。
  “下輩子再收。”綠水晶擺擺手當再見。
  “記住傷口別沾上水,痛的時候吃紅色這包止痛藥,發燒吃綠色這包,其余照三餐吃,還有這些帶回去換藥用,我想你們不會每天跑來我這儿換藥。十天后記得來拆線。”
  “比老媽子還囉唆。”綠水晶咕噥著。
  上官日翔拍拍她的頭,“乖!要听醬生的話。”
  季宇軒不耐煩的把綠水晶拉入怀中,瞪了上官日翔一眼,匆匆的坐上江暮成的車子离去。

  ------------------
  愛情夜未眠:http://welcome.to/sleepless;豬寶寶、狐狸精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