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章


          <問>
          女人和玫瑰
          誰纖弱呢
          誰多刺呢

  下午,方可烈照例蹺了最后一節爐,躺在后園的大樹下。
  平時這是他獨自沉思的時刻,但今天他和几個兄弟卻圍坐著,神情凝肅,計划著今晚的攻擊行動。
  就在放學的鐘聲響起五分鐘之后,他們已擬定好了策略,便要起身前往戰場。
  但是阿亮和勇仔這時突然跑過來,喘著气說:
  “大哥,不好了,事情麻煩了。”
  “什么事慌慌張張的?”張進忠問。
  勇仔只會喊:“冷靜……冷靜……”
  阿亮則幫他說完了話:“他們把冷靜抓走了!”
  方可熱心中一陣顫抖。“誰抓走她的?”
  “就是山海幫那一群!”
  “怎么會找上她?”方可烈自言自語著。跟冷靜有關的事,他就會失去平時的推理能力。
  “大哥,你今天下午做的事,早就傳遍了學校,現在人人都知道冷靜是你要的人,她的身价自然不同啦!”阿亮解釋道:“山海幫那群人八成也听到了消息,才會拿冷靜來要挾我們。”
  “原來是我害了她……”方可烈緊抓著阿亮的袖子,微抖的手臂說明了他的激動。“混帳!為什么不看好她……”
  “大哥,他們有二十几個人啊!我和勇仔只想到先來通報你而已!”
  蘇奇康听了,向方可烈說:“大哥,事不宜遲,就此一并解決吧!”
  “對!我們跟他們沒完沒了!”
  “敢搶大哥的女人,豈不是把我們白沙幫看扁了!”
  每個人都說得義憤填膺。此刻,這場戰爭除了爭奪地盤之外,更是攸關榮譽的大問題。
  “大哥的女人”這五個字讓方可烈回過了神。他深吸一口气,宣布說:
  “沒錯!冷靜是我的女人,從今以后,你們都得叫她大嫂!誰敢動她,就等于是向我們宣戰,我們非救回她不可!”
  “是!”大伙儿齊聲喊道。
  “出發!”于是,一伙人就這么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        ☆        ☆
   
  山海──-這是一個純朴的小村庄,既靠山又靠海,農業和漁業都是村民維生的方法。村里的人們看來都很悠閒自在,晒著蘿卜、喂養雞鴨、叫賣漁產,眼神理淨是安居樂業的恬淡。
  但陽光的气息、年輕的熱血,卻還是無法抑制的。
  眼前,就是兩派人馬的對峙。
  黃昏的海灘上,海風陣陣吹來,揚起了這群男孩子們的衣袖和短發。
  山海幫的頭頭孫震東,吐了一口香菸,慢慢開口:
  “想必你們也知道,冷靜在我們手上,不過……我不會拿她來威脅你們。只是我們兩幫的事情遲早要有個解決,上次你們仗著人多就想擺平我們,這也是有欠公平,現在我只要求單挑,一對一,我和方可烈!”
  “一戰決胜負?”蘇奇康總是負責打交道。
  “沒錯!輸的一方任憑胜利者處分。”
  “那冷靜呢?”蘇奇康又問。
  “她在我家,一點儿事情也沒有,不管輸贏,我一定會把她還給你們,只要你們承諾不以多擊少,我保證不動她一根寒毛。”
  “什么話都不必多說了,直接動手吧!”方可烈冷冷地下結論道。
  孫震東用腳踩熄香菸,冷笑道:“夠爽快!”
  兩人一個腳步向前!手臂立刻糾纏在一起,你一拳、我一腳的,互不相讓。一開始還是平分秋色的局面,因為一個是想報滅幫之仇,一個是想拯救心上人,自然旗鼓相當,不相上下。
  但是方可烈早上已經挨過五人的圍毆,傷勢不輕,所以孫震東慢慢占了上風,故意攻擊方可烈的傷處。
  當他踢到方可烈手上的傷口,讓方可烈陡然想起冷靜為他包扎的景象,心底熱流泉涌,“啊──-”地一聲,猛然向孫震東扑去,狠狠地壓在他身上扑打。
  “把冷靜還給我!還給我!”一想到冷靜現在可能面臨的處境,他就像頭受傷的野獸,不顧性命般豁了出去。
  他一拳接一拳地打在孫震東身上,眼看几乎就要出人命了。
  “大哥……”勇仔看了喃喃喊道。
  其他人也呆了半晌,沒想到大哥對冷靜如此珍視,那發了瘋一般的神情,就連他們看來也頗受震撼,更別說是山海幫那一群人了。
  “大哥,夠了!”蘇奇康見情況不對,連忙向前制止。
  但是方可烈哪听得下他的勸告,仍然不斷地揮拳,甚至差點打到蘇奇康。
  “快來幫忙,拉住大哥!”蘇奇康高聲喊著,兄弟們立刻往前拉住方可烈。
  “放開我!媽的!我非宰了這家伙不可!敢碰我的冷靜,我教你絕子絕孫!”
  方可烈被弟兄們拉開,仍然不斷掙扎。
  “大哥,你冷靜點!”
  “冷靜在他手中,你教我怎么冷靜?”他睜大了眼,還想再向前拼命。
  “大哥,你已經贏了,我們可以去接大嫂了!”蘇奇康在他耳邊喊道。
  這話總算讓方可烈靜了下來,喘了几口气。“放開我,我沒事了。”
  看他一臉火爆,兄弟們雖然還有些猶疑,但仍是听話地松開了他。方可烈走向孫震東,說:“你心服了沒?帶我去見冷靜。”
  孫震東也是個血性漢子,抹了抹鼻血,微笑說:
  “你倒是個痴情种子。好!看在這一點分上,我就服了你!”
  他勉強站起,但顯然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旁山海幫的小弟看著卻不敢上前幫忙,深怕落得跟他一樣的下場。
  方可烈用眼神示意。“勇仔。”
  “是!”壯碩的勇仔立刻扶起孫震東,讓他搭在自己的肩上。
  “謝了。”孫震東這句話是對方可烈說的。
  街燈已經一盞盞點起,襯著沉默的黑夜,他們沿著台階一步一步走向山上,沿路沒有什么人跡,村民們在這時大多在家里用晚餐了。
  目的地是一家新建的住宅,孫震東拿出鑰匙打開大門,一行人便穿過小花園,來到后面的倉庫。
  “就在里面,有兩個小弟看著她。”孫震東說完之后,卻疑惑地看看四周,“咦?人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就在此時,倉庫里傳來撞擊聲和哀嚎聲,方可烈立刻搶過鑰匙打開倉庫大門,里面是一片昏暗。他大喊:“冷靜!”
  蘇奇康打開電源,燈光一亮,他們便看到一幅可怕的景象。
  “媽的!你裝什么圣女!”一個穿白衣的男孩伸手拉開冷靜的衣領,想要強占她便宜。
  “不!”方可烈大吼一聲,正要沖向里面。
  在同一時間里,冷靜一低腰,閃躲過那雙魔手,從地上撿起酒瓶,舉起手就使力往那男孩敲去,“鏗”一聲,酒瓶碎了,男孩的白衣也染紅了。
  “天啊!”那男孩的表情像是不敢冒信,才喊一聲,便慢慢倒在地上。
  冷靜呆站在那里,衣領已被拉開了兩顆扣子,手里還拿著那破碎的半個酒瓶,這時才轉過頭來,雙眼茫然地看著他們。
  而地上橫躺的男孩,頭上緩緩流出了鮮血,開始不斷呻吟著。
  另一個負責看管的小弟,見到大批人馬的場面,不禁惊恐地說:“我們只是想跟她玩玩,這都是阿文不好,他喝醉了!”
  “混帳!我有叫你們這樣做嗎?簡直丟我的臉!”孫震東怒道。
  其他人也是憤慨不已,紛紛開罵;但心里更是佩服冷靜的膽識,居然能夠以那么纖弱的手臂,擊倒了想要侵犯她的人。
  “冷靜……”方可烈忐忑不安地走近她。
  她的大眼直直瞪著他,長發拂在臉上,神色就像快要支撐不住的樣子。
  “我來了。”他拉起她的手,將酒瓶丟到一邊。
  她的嘴角似笑非笑的,然后不發一聲地倒了下去。
  “冷靜!”他大聲呼喊,但她已經閉上眼睛,無力地昏倒在他怀里。
   
         ☆        ☆        ☆
   
  方家大廳,緊張的气氛彌漫。
  “大哥,大嫂還好吧?”守在門口的阿亮代替兄弟們問道。
  方可烈和醫生剛從房里走出來,交代張進忠送醫生出門。
  “醫生給她打過針,也開了藥,放心吧。”
  “那就好,我們都擔心死了。”勇仔說。
  “大嫂不是普通的女孩,我相信她會安然無事的。”蘇奇康難得夸贊別人,這時也忍不住夸了。
  “對啊!她真的很不簡單。”
  “我都有點崇拜她了!”
  說起倉庫的那一幕,兄弟們都异口同聲地夸贊,讓方可烈听了,眉頭也稍微舒展了一些。“回去吧!我會照顧她的。”
  “是,大哥要好好對大嫂哦!”
  “以后我們絕不會讓大嫂受難了!”
  等到他們都离開了,他才輕輕走回房中,坐在床前凝視著沉睡中的冷靜。
  她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女孩?那么傲气又冰冷,行事更是剛烈,他不禁疑惑她是否有軟弱的一面?
  唉!好想看看她微笑的模樣,好想听听她溫柔的細語……
  突然她不安地動了一下,他隨即握住她的手,專心地看著她。
  冷靜長長的睫毛終于眨了一眨,逐漸又將這世界收入眼中,而她所辨識出的第一個東西,便是方可烈。
  “你還好嗎?”方可烈關切地詢問。
  她不出聲,只是堅定地掙脫他的手,然后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身上已換了一套洁淨的男用睡衣,不禁又抬起頭瞪住他。
  她臉上逐漸浮現的紅暈讓他看傻了眼,沒想到臉紅的她會是如此可愛動人—眼睛也特別晶瑩閃爍。
  但是當她伸出手,就要打他一巴掌時,他赶緊收回心神,握住她的手說:
  “別慌!是我請我奶媽幫你換的,我可是什么也沒看到。”
  “你……”她的胸膛微微起伏,仍有余怒。“放開我。”
  她的手如此細滑,他怎舍得放開呢?反而呵護在手心里說:“我不放。”
  “你好大膽!”她气坏了,瞪著他的樣子像要把他剁成碎片。
  方可烈低沉地笑了,忍不住逗她說:“你再气也沒用!這里可沒有酒瓶哦。”
  冷靜聞言更是惱怒。“那……都是你害的!”她抓緊自己的衣領,仿佛又回想起那一幕丑惡的畫面。
  他明白她仍然心有余悸,于是疼惜地拉她入怀。
  “我不會讓你再碰到那种事了,你放心,我會好好保護你的!”
  她仿佛僵住了一樣,任他擁抱了几秒鐘以后才清醒過來。
  “你以為你在做什么?我跟你又沒有任何關系,你居然敢說這种話!”
  他輕輕放開她一些,抵著她的額頭說:“你和我現在已經關系匪淺了。”
  “胡扯!”她迸出一聲咒罵。
  “你可知道山海幫的人今天為什么擄走你?”
  “他們說什么我是你的……”她說不下去了。
  方可烈盯住她說:“除了山海幫,還有白沙幫,甚至全校、全甯K的人都知道──-你是我方可烈的女人。”
  “我這個當事者居然最后一個才被通知。”她冷冷地嘲諷道。
  他親吻了她額前的秀發“這是你我的命運。”
  “我才不信這一套。”她說著便要推開方可烈,卻換來他更為有力的禁錮。
  “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了,如果你不接受我的保護,隨時會有人來找你麻煩,拿你來威脅我,我不希望你再受這种苦。”
  “你早知道會變成這种情況,所以才故意拿手帕還我,又說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話。”她平靜地指出他的詭計。
  “聰明的女孩!”他又笑了,跟她在一塊總忍不住想笑。
  “你可惡透頂!”冷靜明白用体力斗不過他,只能用眼神控訴。
  他抬起她小巧的下巴。
  “對這件事,你要負起最大的責任,誰教你今天早上要幫我療傷呢?”
  “我……”她愣了一下。“那是每個人都會做的事,我只是日行一善。”
  “不!”他搖了搖頭。“不是每個人都會那么溫柔地上藥,還用手帕幫我包扎,不是每個人都敢叫我閉嘴,卻又臉紅得那么可愛。”
  “你……你……”她霎時無話可說了。
  見她又咬緊下唇,方可烈立刻伸手去撫摸。“別這樣,別咬疼了自己的嘴唇。”
  她慌張躲開。“不關你的事!”
  “你的嘴唇是要讓我親吻的,我不准你咬傷了它。”
  她瞪大了澄澈的雙眸,几乎不敢相信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你在作夢!”
  不知為什么,看著她生气的小臉,他卻更想磷惜她、逗弄她,于是他低下頭湊近了她。“或許吧,那我宁愿不要醒來。”
  冷靜還搞不清楚他的動机,也不曉得應該要閃躲,就已經被他堵住了雙唇,深深切切地吻了下去。
  方可烈將污蒤茪H釘在床上,讓她無處逃開他的怀抱,嘴唇則強硬地壓住她,讓她只能發出模糊的抗議。“唔……唔……”
  他明白她只是一時傻住了,等會儿勢必要激烈掙扎,于是便乘机侵入她的口中,掬取她芳香的气息和溫暖,毫不厭倦地舔弄吸吮,像要把她整個人吞下一樣。她是這樣的甜、這樣的柔,讓他心神漾漾不已;他發現自己水遠也吻不夠她。
  冷靜的小手不斷褪打他的背部,但他一點也沒有疼痛的感覺,到后來,她累得放棄了,虛軟的雙手垂在他背上,仿佛輕輕擁抱著他一樣。
  他終于离開她的嘴唇,發現它們又紅又腫。“糟糕!我太用力了,疼不疼?”
  她微微喘著气,心底還無法接受自己和他接吻的事實。
  “你太過分了……你這樣跟那兩個混蛋有什么不同?”
  “當然不同,你是我的,他們碰你就該死,我碰你就是應該的。”方可烈得意洋洋地說。
  冷靜听了不禁為之歎气。“你不講道理,我沒辦法跟你說話。”
  “是你讓我忘了該講什么道理。”
  他又低頭要吻她,但她這次有了防備,連忙轉過頭去,他扑了個空,便吻上她洁白的頸子。“好香!”
  他洒下一連串雨點般的吻,害她不禁瑟縮地發抖起來;但他還是不放過她,又親又咬的,留下細碎的紅色吻痕。
  “不要!你這小人!我不要留下那种痕跡!”她气得快昏了,拼命躲避。
  “我偏要!我要每個人都知道這是我的印記,我在冷靜身上留下的印記,代表著她是我的!”
  看到方可烈狂亂得眼,她反而有些退縮。“你別亂來,你敢對我做什么的話,我就咬舌自盡給你看。”
  “亂來!?我不是吻過你了?你沒有什么反應啊!”他的手指不住流連在她唇上,透露著一股深沉的欲望。
  “你……吻我無所謂,但是再進一步的話,我絕不會原諒你的。”她正色說。
  他聞言而笑。“這可是你說的,其他的不能做,但是可以吻你?”
  他分明是故意挑她的語病,冷靜气得嘟起櫻唇。“你根本是個無賴!”
  “沒錯!而且我賴定你了!”說著,他又作勢要吻她。
  “不要……”
  然而,她的拒絕還是淹沒在他熱烈如火的吻中了。
   
         ☆        ☆        ☆
   
  不曉得過了多久,冷靜覺得自己的肺部像是快要著火了,方可烈才松開對她的鉗制,讓她帖在自己的胸膛上喘息。
  他的体溫高得嚇人,簡直就要湯著了她。“放開我,你好熱……”
  他微微一笑。“我流汗了,我很容易流汗的,尤其是在興奮的時候。”
  冷靜決定不去理會他話中的暗示,只堅持道:“走開,离我遠一點。”
  “討厭我的味道嗎?”方可烈逼近她問。“可是我卻好喜歡你的味道,一點都不想放開你,我要一直聞到你的香味。”
  他這番話讓她羞紅了臉。“我討厭你,一切都討厭。”其實,他的汗味并不會讓她討厭,反而還覺得有种男人特有的野性魅惑。
  他听了一點也不生气,還好玩地說:“我偏要抱緊你,讓你受不了。”
  “我……”她突然想到自己的處境。“我要回家了,我爺爺奶奶會擔心的。”
  他輕咬著她的耳垂,低聲道:
  “我已經打過電話給他們了,我說你在我家作客,他們還很高興呢,就算你要留下來過夜也無所謂。”
  “你當你自己是誰!?”她看不慣他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樣。
  方可烈聳聳肩,不在意地說:
  “我?只是白沙幫的幫主,有個縣議長父親,大法官母親而已。”
  其實這些事人人都知道,只是冷靜一向不問是非流言,所以連方可烈的身分地位也不屑知道。
  “原來,你是個仗勢欺人的家伙。”
  他無所謂地說:“你怎么想都可以,總之我會用各种辦法來擁有你的。”
  她實在說不過他,只好轉過頭去。
  “你生气了?”
  “你也不會在意的,不是嗎?”
  他硬把她轉過來面對自己。“小可怜,你真的生气了?”
  “不要這樣叫我!”冷靜恨恨地說。她深覺受辱。
  他卻以作弄她為樂,爽朗地笑了起來,抱著她說:
  “我就愛你這脾气,還有這嘟起的小嘴,好可愛!”
  “你有病。”她真的只有這個結論了。
  “答對了,你就是我的解藥。”
  他一下嚴肅,一下調皮,表情變化多端!讓她分不清到底哪個是真、哪個是假,只得無奈地歎气。
  “別這樣!我會送你回家的。”他樓摟怀中不情愿的人儿。“只要你答應做我白沙幫的大嫂就好了。”
  “我答不答應,有差別嗎?”她可不這么認為。
  “或許沒什么差別,但為了尊重你,我還是得征詢你的同意。”
  “我看是為了你大男人的自尊心吧。”她冷冷地回他。自大的豬!
  方可烈又是哈哈大笑,吻了吻她的臉頰。
  “我不想放你走了,我想一整夜都听你說話,我好久沒有這樣開心過了!”
  冷靜覺得頭好痛,大歎自己不知倒了几輩子的楣,竟招惹到這號人物。尤其更?br>V糕的是,被他又親又抱的,她居然不覺得討厭,這實在不像她。
  突然,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力道相當重。
  “八成是我老爸。”他輕松地說,便跳下床去開門。
  “什么!?”冷靜赶緊扣好胸口的扣子,离開大床坐到椅子上。天!這是什么狀況!她真想大叫!
  “可烈,你在跟誰說話?又叫又笑的。”一個威嚴的中年男子站在門口,他的体格看起來就像個摔角選手,完全不像議長該有的樣子。
  “爸,快來看你的媳婦!”方可烈從容地替他們彼此介紹。“她是我的女朋友,叫做冷靜。”
  媳婦!?女朋友!?瞧他說得多順口!冷靜即使气憤在心,還是淡淡地說:
  “伯父您好,我昨天才認識令郎……”
  方哲宏惊异道!“冷靜!?你父親叫做冷浩然嗎!?”
  “是的。”一說到雙親,她忍不住挺直背脊。
  “令首是一位很受推崇的學者,我也久仰大名、只可惜上個月的那場車禍……
  唉!真是英才早逝。”
  “多謝您的關心,我替家父和家母向您致謝。”
  “爸,你是說冷靜的父母他們……”
  “怎么,你連自己女朋友的家世都不知道嗎?冷浩然先生是中研院的院士,朱映雪女士則是s大的數學系主任,他們上個月的不幸車禍,可以說是學術界的一大損失。”
  “冷靜,這是真的?”方可烈緊握住她的手問。
  在方伯父面前,她不知該不該掙脫他的手,只好硬生生地點個頭。
  他立刻攬住她的肩膀,鄭重承諾道:
  “你別傷心,我會代替你爸媽照顧你一輩子的。”
  笨蛋!冷靜听了簡直哭笑不得,表情卻一貫地無動于衷。
  方哲宏看出儿子已經深深為這女孩傾心,不禁微笑道:
  “可烈,要好好對人家,不要亂來哦!”
  冷靜听到這話,直覺抓著睡衣的下擺,忍不住害羞低下Y。都是方可烈害的!
  她現在穿著他的睡衣,這分曖昧就算跳到台灣海峽也洗不清了!
  “爸,我知道!沒問題的!”
  方哲宏不再打扰這一對,便向冷靜招呼道:
  “我儿子有諸多缺點,但是他的一顆真心絕對不輸給任何人,你一定會慢慢明白的。”
  冷靜點了個頭,卻還是不太明白。
  方可烈的真心?哼!那關她什么事?
   
         ☆        ☆        ☆
   
  海風吹在耳邊,窗戶旁的人听得最是清楚。這是最后一堂爐了,冷靜第一次听不下數學爐,海風仿佛都吹進了她的、心湖,引起一陣陣波瀾。
  一陣不客气的敲門聲響起,打斷了她的沉思。教室門并未關上,顯然敲門者只是想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力。
  一看到門口站立的人,冷靜的臉刷地白了一片。
  正在寫數學公式的張老師轉過了頭。“方可烈,你來做什么?”
  “報告老師,冷靜同學身体不舒服,我來接她去醫院。”方可烈站直了背說。
  “是嗎?”張老師推推老花眼鏡,看見冷靜确實是一臉要昏厥的模樣,便點頭問道:“有報告林教官了嗎?”
  “有!這是林教官寫的外出單。”方可烈拿出單子給老師過目。其實林教官是他表舅,這种“蹺爐單”他有一大疊。
  “嗯。”張老師只研究了一會儿就答應了。“好,救人要緊,你赶快送她去醫院吧!”
  “是!”
  不!怎會有這樣荒唐的事?冷靜几乎不能再冷靜下去了!
  他不顧眾人詫异的目光,直接走向冷靜的位子,視線一直沒有离開過她。
  “我們走吧。”他兩三下就收拾了她桌上的東西,拿起書包放進去,背在自己的肩上。
  “我不會跟你走的。”她冷然拒絕道。
  “我也知道你不會,所以你不必走。”
  這什么意思?冷靜怀疑地看著地。
  他露出溫柔無比的笑容,看得她有半晌的詫异,然后只見他一彎腰,便构抱起她整個人,緊鎖在自己的胸前。
  突然离開地面讓她嚇了一跳,因為害怕隨時會摔倒,只好摟住他的頸子,以細小的聲音抗議:“放我下來。”
  方可烈一臉惊訝:“啊!?你說你頭更痛了!?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去醫院!”
  “快快!別耽誤了時間!”張老師說著還幫他們開路呢。
  可惡!這人真是絕頂可惡!冷靜快气昏了,這會儿是真正的頭疼了。
  “大哥、大嫂慢走!”阿亮和勇仔以崇拜的眼神目送他們离去,心想居然有這么“屌”的泡妞法,下次非得也要用來試試。
  方可烈以結實的雙臂抱著她,大踏步走出教室,隔壁班的學生都探頭出來觀看,紛紛發出一陣陣口哨和叫好聲,甚至連老師們也好奇地跑出來張望,全校根本就沒人在上爐了。
  冷靜羞得無地自容,只能把臉埋在他肩窩里,不敢迎視別人探視的眼光。方可烈卻是一派得意,頻頻向大家點頭示意,并且還站在校門口向內鞠了個躬,才消失在眾人的眼光之外。
  “放我下來!”她的脾气已經在爆發邊緣。
  “好,沒問題。”他照做了。
  她整理一下頭發,罵道:“你居然敢這樣做,我到底欠了你什么!?”
  他裝作純真無辜的模樣。“我只是怕你上爐太無聊,想帶你出去兜風而已啊!”
  校門旁停著一輛黑色的重型机車,冷靜不敢署信地看著它。
  “我絕對不坐這東西。”
  要知道,她連腳踏車都不會騎,坐汽車也會頭暈,當然更不能忍受机車了!
  “小傻瓜,你會愛上它的。”
  他強硬地將她拉到后座,并替她戴上安全帽,自己也戴上,便踩下引擎,發出了“轟隆隆”的聲響。
  “不要!”她才來得及叫一聲而已,車子就已經像箭一般的飛了出去。
  “抱系我!”
  她不得不听話,因為不這么做的話,她隨時有可能“隨風而逝”。
  海風吹得猛烈,他們騎到了墾丁的濱海公路上。方可烈的紀車技術一流,霎時已經飆到時速一百二十,將兩旁的風景狠狠地拋在腦后。
  冷靜第一次明白了“飛”這個字的意思,原來就是這么可怕、這么目眩,讓人連心髒都快要停下來了。
  這樣奔馳不知過了多久,方可烈總算停下机車,煞車聲音粗嘎,在柏油路上磨出一條白色痕跡。
  “到了!”他拿下安全帽說。
  冷靜一陣頭昏,輕倚在他肩上,撫著自己的胸口,希望心跳赶快恢复正常。
  “怎么了?”他下車替她脫掉安全帽,發現她臉色蒼白得厲害。“真的不舒服嗎?”在學校他只是隨口亂扯個病由,沒想到害她真的應驗了。
  她說不出話來,只是緩緩做著深呼吸。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會這么害怕。”他摟住她輕拍。“你發抖得好厲害,別怕!我不會讓你受傷的,你要相信我騎車的技術啊!”
  “你到底要……怎樣?”她已經忍無可忍了!
  方可烈靜了片刻,深深望著她說:“我要你,全部的你!”
  她搖頭。“不可能。”
  他一點也不在意她的拒絕,仍堅定万分地說:“我會融化你的。”
  “休想!”她立刻瞪住他,兩人就這樣瞪著對方,互不退讓。盡管從遠方看,他們像是一對年輕情侶般互相凝視,實際上卻正在進行著一場角力賽。
  直到一批觀光客來到,吵雜的聲音才打斷了他們。
  “我們到那邊去。”他拉起她的手說。
  冷靜這時發現他們竟然站在一處寬廣的高原上,除了綠草,便是紅土,眼前還有一望無際的海洋。她不知道這是哪儿,但她也不會問的。
  “這里是貓鼻頭,很美吧?等會儿可以看到夕陽。”他突然這么說。
  “你就為了這個把我從學校抓來!?”她像看著外星人一樣看著他。
  “我希望你看到海、看到夕陽,心情會好一點。”方可烈一臉認真地說。
  他指的是她父母過世的事情,她一听就懂。“不需要你同情我。”
  這話讓他火大了,一把拉她到沒有游客的地方去,惡狠地抓著她的肩膀說:
  “我要你笑,我不要你一整天都繃著臉!你不能把這個解釋為同情,我不准你這樣想!”
  無聊至极!她轉過頭去面對大海,又咬起了下唇。
  “不准咬嘴唇!”他立刻說。
  冷靜挑高一邊眉毛問:“不准這,也不准那,你憑什么管我?”
  “就憑我是全世界最在乎你的人!”
  這話讓她有些動容了,看著他熱切的眼神,比陽光更讓她覺得刺眼,簡直就要燒透了她的肌膚。
  她后退一步,對自己搖搖頭。“我不在乎有誰在乎我。”
  方可烈用力將她攬進怀中,懇切地說:“你會的,有一天你會在乎的。”
  望著海面上紅艷的夕陽,听著海風呼呼吹過,她一點也不想知道答案……
   
         ☆        ☆        ☆
   
  “我要回家。”
  “晚一點再回去。”
  電話亭旁,一對男女高中生的對話。
  方可烈沉聲道:“我已經向你爺爺奶奶報備過了,你十二點會到家。”
  “十二點!?”天!那她還得跟他耗上五個鐘頭!
  剛才的夕陽雖然無限好,但是有他在身邊,她就是覺得渾身不自在,只想快快回到爺爺奶奶家。
  “我們去吃飯。”他拉她坐上車。
  她根本還沒回答,他又自行發動引擎,往目的地而飛馳去。
  十余分鐘后,他們來到一處海灣,附近有不少海產店,方可烈殷勳地為她介紹說:“這里叫做香蕉灣,我們去吃現撈的海鮮吧!”
  她知道自己不必回答,因為方可烈總是擅作決定,完全不需要她答應。
  他拉著冷靜走進“本港活海產店”,舉手招呼著店里的服務生和客人,仿佛對這里非常熟悉。
  “蔡老板,今天有什么好貨?”
  “哦,是可烈啊!歡迎、歡迎!”蔡老板看了看冷靜,吹了聲口哨:“什么時候交了女朋友?水當當哦!”
  “她叫冷靜,沒吃過我們墾丁的海鮮,你快把拿手菜都端出來吧!”
  蔡老板笑得好親切。
  “沒問題啦!今天有龍蝦、干貝、英哥魚和石斑,我這就親山口給你們下廚。”
  “別忘了再來點白鳳菜和海香菇。”
  “馬上來!”
  冷靜默默地觀察四周的人們,發現他們都是臉龐黝黑、五官深刻,顯然是長期与大自然生活在一起的,看來既健康又純朴,說起話來也非常親切。
  “小姐請坐,不要拘束啊!”服務生說的國語有种特殊的鄉音。
  方可烈一坐下就想攬著她的肩膀,她當然是閃開了。“別鬧!我可不能讓朋友們笑話!說我的女朋友不理我。”他低聲說。
  沙豬、自以為是的大男人!她決定不理會他。
  “你再這樣,我就要當眾吻你哦!”
  看他一臉認真,她雖有點心慌,卻還是鎮定地說:“你不敢。”
  “試試看吧!”他說著便帖近她的臉,而且抬起她的下顎。
  其他客人看了都嘻笑起來。“年輕人還真熱情!可烈加油啊!”
  “不要……”她終于開口投降了。
  他立刻反應道:“啊!眼里真的有砂子,我幫你吹一下。”他作勢吹了兩口!
  便又說:“現在好了吧,不痛不痛哦!”
  就在他這么說著的時候,手臂自然地環上了她的肩頭,冷靜不由得佩服他的臨場机智。而其他客人一看沒有好戲上演,便歎口气轉過頭去吃自己的了。
  沒多久,送上了菜,方可烈殷鏨地替她夾菜,不僅為她剝開龍蝦的硬殼,夾出蝦肉給她吃,還挑出魚剌,將魚肉送到她嘴前。
  冷靜實在不懂,他怎么可以在這樣霸道又溫柔的同時,對她又是欺負、又是疼惜,簡直莫名其妙!
  好不容易吃完這一餐,她又提出一個勢必會被否決的要求。“我要回家。”
  果然,他根本沒听進去,只顧著跟老板道別,然后轉過頭來對她說:“走,我們去鵝鑾鼻。”
  冷靜已經連歎气的力量都沒了。
  走出海產店,她發現夜晚已經籠罩著整個世界,气溫降低許多,墾丁變得十分宜人,討厭的夏天總算也有一個好處。
  方可烈一把她載到鵝鑾鼻,便急著拉她走進公園里。
  走過一條條小徑!步行速度又那么快,她腳疼得不得了。“等等。”
  “怎么啦?”
  “走慢一點。”她說不出自己的難過。
  他帶著研究的表情看了看她。“你腳疼嗎?”
  她不回答,只是皺著眉頭。
  “真是倔強的小孩,腳疼就該早說嘛!”他拉她在一處草地上坐了下來。
  就會罵她,怎么不罵罵他自己?
  “瞧你那生气的大眼睛……是不是心里在罵我?”他居然情中了。
  她可不想管他,逕自轉到一邊去。
  他卻環著她的肩膀,低頭在她耳邊細語:“來,你往上看看。”
  她不情愿地往上一看,卻意外發現了滿天的星斗,在夜空里一閃一閃的,宛如一條銀色彩帶,讓人惊歎不已。
  “我就是想讓你看這個。”方可烈以認真的口吻說。
  冷靜沒法子回答,她整個人都受到了震撼,只能靜靜望著那美麗的夜空。她是個都市小孩,從來沒看過這樣璀璨的銀河,簡直就像有誰打翻了寶石盒一樣,放肆地洒滿在這個夜晚。
  她甚至有點害怕那些星星會掉下來,因為它們是如此晶瑩閃爍,亮得不可思議,似乎隨手就能摸到。
  “我以前總覺得沒有什么比這星空更漂亮的,但是我發現我錯了,還有東西比這個更吸引我。”
  “是什么!?”她無法想像世界上有比這個眼前更美麗的東西。
  他摸摸她的臉頰說:“就是你,你的眼睛比星星還吸引我。”
  什么嘛!她不悅地想。真是一個油嘴滑舌的人!
  “你不相信!?好!那我證明給你看。我這就向所有的人大聲說,冷靜的眼睛是最美麗的。”他說著就站了起來,深吸一口气。
  她連忙拉拉他的手說:“好了!我相信你。”
  “真的?你自己說的哦!那我就不跟大家宣布了,免得他們都跑來看你的眼睛,那我才舍不得呢!”他握緊她的手說。
  這個人的腦筋到底是怎么運作的?冷靜愈來愈迷惑了。
  “咦,你看,是流星!”方可烈閉上眼睛,很快許了個愿。
  冷靜雖然看到那一閃即逝的流星,但并未想到要許愿。她或許沒那么浪漫吧!
  更悲哀的是,她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愿望……
  “你猜我許什么愿?”
  她搖頭,表示不想知道。
  “猜不出來?好,我告訴你。”他就愛曲解她的話。“我希望我們能來這里拍婚紗照。”
  她覺得自己又昏倒了第一千零一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