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4節


  十一月的紐約,其實已相當冷沁。日頭往西沉下之后,仿佛也帶走了最后一絲人气。夜晚的紐約沉在醉生夢死里,除此之外,便是見不得天光的黑巷。
  瑤光漠然的打量著屋內的一切。
  她很習慣這樣了——站在一段距离之外,冷眼看著旁人上演他們的恩怨与情仇。因為除了這种方式,她不知道生命還可以有其他的視野。
  僅僅是一扇玻璃門之隔,室外只有冷寒寒的風,和孤寂的星影;室內卻盛滿笙歌舞榭的歡聲,繽紛的笑語。
  許是隔了一層玻璃的緣故,連那歡聲笑語也顯得薄弱而易碎。空气中,華艷的圓舞曲芽過落地玻璃,散几朵音符給陽台上的孤影。她和室內的歌舞升平,只隔著寥寥數公尺的距离,中間的疏离感,卻像是隔了千万里。
  腦中幽幽揚起曾听見過的一首歌曲,或許是心意貼近吧!當時只听了一次,就這么把它記下了。
  告別白晝的灰,夜色輕輕包圍,這世界正如你想要的那么黑;霓虹里人影如鬼魅,這城市隱約有种墮落的美。
  如果誰看來頹廢,他只是累,要是誰跌碎了酒杯,別理會。
  她背靠著石護欄,身后是万丈紅塵,也是万丈深淵,一不小心栽下去,就什么也沒有了。
  樓一高,蕭蕭的風聲就顯得凄厲。颯……颯……
  瑤光茫然的仰頭望星空。她在這里做什么呢?這樣陌生的國度,連星星都是滄涼的。
  夜再黑,也遮不住那眼角不欲人知的淚;夜再黑,也能看見藏在角落的傷悲。
  夜太黑,它又給過誰,暖暖的安慰。
  夜太黑,酒精把一切都燒成灰。
  夜太黑,誰也沒嘗過,真愛的滋味。
  抬頭望月,月影也滄涼。那偷了靈藥的嫦娥,常年栖住在陰冷的廣寒宮里,品嘗隔世的孤獨,她一定很寂寞吧?碧海青天夜夜心,偏生波濤蕩漾的海不是她的,綿延廣袤的天也不是她的。而夜呢?太黑!
  “嫦娥應悔偷靈藥……”而他們這群凡夫俗子,也偷了靈藥,得到不該的永琚A他們又何嘗不是夜夜心呢?
  “你很久沒有回報了。”從暗處響起的,是一抹飄忽不定的魅影。
  瑤光一震,待辨識出對方身份后,隨即放松下來。她沒事先察覺到他是應該的,當他不想被發現時,他會讓人以為世界上沒有他的存在。
  陽台极狹長,沿著公寓外牆,從客廳延伸到內進的廚房,他們正處在廚房外的這一端,并不惹人注目。然而陽台的另一隅和客廳相接,隨時可能有賓客跨出來透透气,瞧見他們。
  “目前為止,一切安好,您怎么來了?”她維持相同的動作,不敢變換,以免惊動到旁人。
  “我接到邀請函。”他舒展一下長腿。
  “您答應過,不會出現在此處。”她面對著落地玻璃門,門上半垂著薄紗窗帘,門內是廚房,更過去一些就是衣香鬢影的客廳。而他,隱在与門同一側的角落,整個人隱在陰暗里,只一個薄薄淡淡的輪廓,連星光也追隨不到。
  “挨個話題。”他命令道,語气透出利落但尊貴的气魄。
  “‘詹宁集團’今天派代表出席,鄭買嗣本人不會前來,請您不用擔心。”她的語气還是很平穩,其實兩只手心已經泛著汗濕,心頭緊緊的。
  可可隨時會出現,他該走了!不能讓他們兩人再相遇!不能!
  “她呢?我想看看她。”
  “主上,您該走了。”
  “你去帶她出來。”
  “主上!”她几乎想哀求了。
  “她不必看見我,但我要見到她。”
  咻一陣寒風吹來,刮著難平息的惡意,她机靈靈打個冷顫。
  風吹開了云,云后露出了月,銀芒洒亮他們的角落,也照出了他的形影。
  玄黑裝束包里一具高大英武的体格,上方則是一張清俊瘦削的臉龐。銳利的黑眸炯炯迸放著光,立体的五官猶如石刻一般,線條剛硬不屈、起伏分明,雖然俊,卻使得太嚴厲,像博物館里高勇俊美的青銅雕,令人看了心悸震動,卻不敢動起私藏的念頭。
  “主上,她已經為您死過這么多次,實在夠了。這一次,就讓她安穩平靜的過完一生吧!”她不能讓他們相遇。否則,這生若重逢,又是個劫,又注定“她”要再死一次。
  “顯然我是太縱容你了,讓你以為可以干預我的行事。”男人的嘴角勾開一抹冷冷的笑。
  瑤光認得那抹笑容,那是他動怒的前兆之一。上一個惹怨他的人,已經消失在世界上。他不會因為她的身份特殊,就對她寬容一些。他那長長、長長的一生,已經習慣得到每件他想要的事物了。
  “主上……”她心頭一緊,正要惶恐的屈跪行禮
  “瑤光,你躲在外面干嘛?!”玻璃門猛地被推開。“快點進來,我介紹几個朋友給你認識。”
  可可發亮的笑臉在夜色中燦爛。今晚她特別打扮過,黑絲長禮服,頸項上系著紅絲巾,一掃平日黃毛小丫頭的形象。
  寒冷的風帶動窗帘,帘幕揚天飛了起來!正好掩住幕后的人影。黑衣、黑發、暗膚,几乎和背景融成了一色。
  “沒事,我只是出來透口气。”不等可可跨出來,瑤光連忙搶上前擋住她。“我們進去吧!我有點渴。”
  “你在跟朋友聊天嗎?”剛才好像听見她和人說話的聲音。可可偏著頭要探過去——
  “沒有。”瑤光很快將她拉回來,往廚房一推。“進去吧!外頭好冷,我快凍僵了。”
  可可的注意力立刻回到她身上。“真的耶!你的手好冰,外頭气溫這么低,你也不加一件衣服。”
  她乘隙投給帘后的人影一個懇求的視線。
  您已經看到她了,夠了吧?求求您,快走吧!
  “待會儿我介紹几位青年才俊給你認識,免得二哥一天到晚獨霸著你不放。”可可還在嘰哩呱啦的轟炸她,兩人的談話聲越傳越遠。
  陽台上,那抹灼灼的視線緊盯著其中一個嬌小的背影,几乎想看穿她的心……
   
         ☆        ☆        ☆
   
  那個男人是誰?
  德睿眯起鷹眼,緊緊盯住目標。
  是她自己要求出席餐宴的,但整晚從頭到尾見不著她的倩影。其實這也還好,他甚至有些求之不得,因為他還未准備好將她的靈气和花貌,与全世界分享。
  然而,他也不過偷個空來陽台喘口气,就見到遙遙另一端,她竟然与那個体格高大的男人面對面,几乎相貼的站在一起。那种旁若無人的親昵姿態,分明顯示他們兩人早已認識。
  那個人是誰?德睿握著水晶杯的長指緊了一緊。距离太遠,他看不清那個男人的面貌。
  忽然間,瑤光又向那個男人跨近一步,兩人已經站得相當接近了,隨時可能抱在一起……
  該死!他的臉色陰郁,將酒杯隨便往旁邊一放,大踏步走向他們。
  “德睿。”家族大老之一的馬克叔叔突然采出陽台,叫住他的步伐。“原來你躲在這里,還不快進來,我介紹一位重量級的朋友給你認識。”
  “是。”他不得不回身,帶著禮貌的笑容,隨叔叔回到室內。
  先放她一馬,不過,只是暫時的!
  “我來介紹,這位是‘詹宁生化研發集團’的副總裁陳光潛先生。這位是我侄子,也是‘方氏連鎖百貨’目前的代理總裁方德睿。”馬克替兩方人馬引見。
  陳光潛是個典型的亞洲中年人,五十多歲,身材五短,体型微胖,前額發線有漸漸往后退的趨勢。相較于他的油亮俗庸,德睿的褐發整齊平順,藍眸清亮有神,外貌高貴英挺,精致的純金袖扣閃閃發亮。
  “您好,久仰久仰。”陳光潛深深一鞠躬。
  “很高興認識您。”他也优雅的傾身回禮。
  若在平時,德睿會全心投入于公務,今晚他卻分了一半心神在陽台上。
  “敝公司的總裁詹宁先生原本要親自前來,誰知東南亞的工厂臨時出狀況,只好派我當代表,并代他的缺席向您致歉。”陳光潛恭謹的說。
  “哪里,您太客气了。”他頷首微笑。
  通常而言,厂商想打進通路良好的百貨公司系統,獲得較佳的營業點,因此在這方面是厂商有求于他;而他的經紀公司必須尋找門路,替麾下的模特儿們拓展工作机會,這方面則是他的姿態低于厂商。
  彼我互相制衡,反而維持在一個和諧平等的气氛里。
  “二哥,叔叔。”可可拎著水晶酒杯!開朗的加入他們,似水的裙擺在腳踝處波動流轉。
  “位是……”陳光潛眼睛一閃,露出惊艷的微笑。
  “這是舍妹,目前服務于自己經營的攝影工作室。”不知為何,陳光潛看可可的眼光讓他感到不舒服。——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希望改天有這個榮幸欣賞您的大作,或許日后我們有合作的机會也說不定。”陳光潛禮貌的執起她的手,在手背上印下一吻。
  “好啊!我目前以商品攝影的工作居多,如果有需要,盡管打到工作室找我。”可可興奮的抽回手。
  “請問,您有意往時裝攝影界發展嗎?”陳光潛試采。
  “你在開玩笑吧?那是所有攝影師的夢想。”可可故意夸張的捂住胸口。
  大家全笑了起來。
  “事實上,本集團最近确實有意跨入時尚界,發展屬于自己的服裝品牌。”
  “真巧,‘南詔集團’最近也傳出有意將触腳伸向時裝界。”德睿微感訝异的接口。
  今夜他也發了邀請函給南詔集團,對方卻似乎未派人前來赴宴,不免有些可惜。
  “南詔”及“詹宁”兩大東方集團在美國發展已有一段時間,兩者都家大業大,不免會踩進相同的領域,因此兩者不合的傳聞由來已久。如今他們又同時涉足相同的領域,看來紐約時尚界將面臨一場惊心動魄的大震撼。
  “是啊,真巧。”陳光潛的笑容斂了一斂,隨即又恢复原先的和藹。“方小姐如果對時裝攝影感興趣,不妨讓我安排一下,找個机會跟我們總裁坐下來談談。”
  “好啊?那有什么問題。”可可眼睛一亮。
  德睿立刻接著說:“難得陳先生如此有心,看來我也得好好磨一磨可可才行,從今天開始操練她個四、五年,攝影技巧也差不多出師了。”
  這個回絕不著痕跡,陳光潛是明白人,馬上跟著陪笑兩聲。“是,是。”
  “二哥,你真瞧不起人!我早就可以獨當一面了。”可可立刻發出不平之鳴。好歹也是自家人,這家伙居然在外人面前給她漏气!
  “好,好,對不起。”他拍拍妹子的臉頰哄道。“我剛剛瞧見辛小姐在陽台上透气,你最好去叫她進來,免得外頭太涼。”
  一講到瑤光,可可就眼眯眯的笑起來,很爽快的答應。
  “OK。”她邊走開,不忘回頭跟未來的金主說:“陳先生,日后再聯絡了。”
  “當然,當然。”陳光潛微笑向她致意。
  “我這妹子,年紀還輕,稚气重,講話也沒大沒小,您別見怪。”他客气的說。
  “您言重了,令妹活潑可愛,最投我們這种老人家的緣,只不知有沒有固定的男朋友?我想替犬子問問看還有多少机會。”
  德睿不想回答他的試探,于是微微一笑,“這丫頭心野得很,您怎忍心讓令郎受害呢?啊!失禮,那邊有一位老朋友,我得過去和他打聲招呼。”
  “您忙您的,別客气。”陳光潛見從他口中套不到話,眼中迅速的掠過懊惱之色,臉上還是堆滿和气的笑。
  論言語攻防的技巧,他是大師了,想套他的話?還是多練練吧!德睿風度翩翩的走開。
   
         ☆        ☆        ☆
   
  整頓餐宴上,德睿的瀟洒倜儻、言笑吟吟只浮在表象,內里其實繃著一很快斷裂的弦。
  好不容易等到餐宴結束,送走最后一位客人,他脫下西裝外套,解開領結,一手勾著外衣來到瑤光的房門口,自動推開門。
  “累了?”他懶懶的倚著門框,外套甩在肩后。
  瑤光從窗前回過頭,神色有些恍惚。“還好。”
  “今天有沒有認識什么有趣的人?”他閒聊似的問。
  “這些賓客不都是你的朋友嗎?怎么反倒問起我來。”她垂下眉睫。
  “沒遇到老朋友?”
  “我在紐約孤家寡人的,能有什么老朋友?”瑤光穩定住心神,表面上雖然平靜,其實心髒越跳越快。
  “哦?想來是我看錯了。”他不經意的說。
  瑤光的心髒快蹦出胸口。他一定看到了她和主子了!
  “看錯什么?”她力持鎮定,淡淡的問。
  “陽台上,你和一個人談得似乎很開心。”
  “喔,”她漫應了一聲。“那只是一位走錯房間的客人。他想找盥洗室,不小心闖錯了廚房,看見我在陽台上,順便問我一下,如此而已。”
  “是嗎?問個話也站得這么近,几乎貼在一起,害我都要以為你遇上舊情人了。”他閒散自若的朝她走來,揭發微亂,翩翩君子一躍而成落拓風流的浪子。
  然后,瑤光決定她受夠了!
  先是為了擔心鄭氏人馬的動靜,她的神經緊繃了整個晚上;其次又被主上突兀的現身一嚇,心情還未平复過來,眼下還要應付他的逼供,她是招誰惹誰了?再好的修養与脾气,也被消磨殆盡。
  “這不干你的事吧?”她不客气的說。“你并不是我的監護人,我和任何人說話都不需要經過你的同意,問過你的意見。”
  “不干我的事?”他站定在她面前,眼睛微眯。
  “我只為你們兄妹倆工作,并不表示賣身進方家,甚至連這份工作都是暫時的。”她加重了語气。“我有交朋友的自由,本來就不于你的事。”
  德睿搞不清楚是哪件事触怒了他——她無情的言語,或者她眸中的一片冰冷。
  “你該死的不干我的事!”他猛然將她扯進怀中,唇重重的吻下去。
  “放開我……唔……”她用力想掙開他,卻越陷進他的吻里。
  德睿將她攔腰一抱,拋到床上去,在她能翻身逃走前迅速欺覆上去。
  她先是被他的体重壓得喘了一聲,唇舌隨即又被封住。她轉向東,他追向東;她轉向西,他吻向西。
  今夜的她一改以往的消极被動,猶如禁伏了長久,終于被放出柙的野貓一樣,激烈的反抗他!她施展擒拿手想扭他的腕,踢出“靈雀舞云”想絆他的腿,明知力气敵不過他,仍然使盡一切勁道的撒潑。
  德睿一開始還有些手忙腳亂,不久,當他發現自己像上回她教的一樣,將体內流轉的“气”運走到每一個手或腳,他的動作就會特別輕捷,力量格外丰沛。他試了几次,摸清楚訣竅,根快便將她的手腳完全制住,收攏在身体底下。
  她放開了心,使出本性的反擊。以前不是沒被他吻過,也曾經吻得很深入,她最多只覺得腦袋昏昏的,沉沉的,重重的,今天卻全然不是如此。
  越和他纏斗,她就越覺得熱。
  熱。很熱。非常熱。
  整副香軀越燒越火燙,每一處接触到他的部分都熊熊的灼燒起來。她的熱延伸到他身上,將他也溫熾了。
  兩人劇烈喘气,他的呼息混著她的呼息。他的發亂了,狂野的外表反而比平日更俊朗;他矯龍似的健軀緊抵著地,讓她感受男性肌肉的精實,以及清清楚楚的亢奮。她的襟口整片松開,雪峰里籠在半罩的內衣里,粉胸浮著一層嬌紅。
  他帶著夢游的神情,以近乎崇敬的心,將她的雙峰解放出來,大手凝握著其中一只,輕輕撫弄著,猶如撫弄至珍至貴的寶貝,而后以口相就,品嘗她的香甜飽滿。
  她先是重重一震,眼瞼緊緊合上,不由自主的逸出一聲低吟,卻又對自己的反應感到羞愧,貝齒緊緊的陷入下唇里。他回頭吻開她,不准她凌虐那片芳唇那是專屬于他的權利。
  這還不夠,他要更多!德睿飛快解開自己的襯衫,讓裸露的胸膛緊緊与她的粉胸相貼。
  “噢……我的天……”當黝黑碰上粉白時,他滿足又喑啞的呻吟充斥了整個房間。
  “啊……”她伸出雙手抵住他,腦中模糊成一片,連自己也分不清是要推開他,或是擁緊他。沒想到才短短一瞬的放開控制力,竟然會帶來這么劇烈的后遺症,讓她收都收不回來。
  不,這不是她,不是辛瑤光,不是她自己啊?
  他開始輕嚙另一側的雪峰,再度將她几乎回籠的神志驅遠。
  “現在!親愛的,我現在就要你——”他無法再等待了,飛快解開皮帶拉鏈,釋放自己,再將她的貼身衣物用力扯去。
  他的亢奮毫無遮掩的抵住她。她雙目緊閉,徘徊在火熱与冰涼,紛亂与現實之間。
  他輕吸一口气,安排好兩人的位置,硬熱對住她的濕暖,蓄勢待發——
  砰砰砰!
  “喂!老哥,你們兩個關在里面做什么?宴會承包公司的人要回去了,快出來開支票!”
  瑤光一震,赫然張開雙眸。
  老天!德睿不敢置信的低吼,咆哮聲中充滿挫折。
  只要再五秒鐘……不,三秒鐘!只要再三秒鐘,他就在她体內了,然后全世界再也沒有任何事可以把他拉開。
  她感覺到他還抵在自己身上,甚至感受得到那伸展怒張的脈動,她低喘一聲,用力推開他坐起來,滿臉通紅的將被單卷纏在香軀上,把所有美景速起來。
  “方、可、可……”他咬牙切齒的低咒。“你給我走開!”
  “那怎么行?瑤光可是在我的管轄之下,你這只大坏狼給我滾出來。”可可隔著一扇房門向他叫陣。
  “喔,老天……”德睿埋進枕頭里呻吟。“我前輩子造了什么孽?”
  今生居然有個方可可投胎來做他妹子!
  “你快點起來?”瑤光嬌顏漲成赤紅色,用力踢他的身体。
  他從枕頭里抬高一只眼睛看她,最后索性整個人正面翻過來,惊心動魄的亢奮立刻毫無遮掩的挺立在兩人眼前。
  “我這樣能出去嗎?”他嘲諷的問。
  “你……你……”瑤光火速別開目光,羞憤欲死。“還不快點把衣服穿上!”
  她從來沒有真正看過男人的身体,遑論處于這种情欲旺動的狀態。
  結果,她轉開頭的動作太劇烈,身体又坐得太邊緣,居然整個人失去平衡,往后栽下去。
  “當心!”他嚇了一跳,連忙挽手去扶她。
  她陷在棉被堆里,七手八腳的掙脫出來。
  “別……別過來!別碰我!”平時的端庄和煦全部消失不見了,她重新站好后,整理好衣著,迫不及待的將被單扔到他身上,“你……你……我去打點支票的事,你穿好衣服就赶快走!”
  她顛顛跌跌的走上前應門,完全不敢回頭看他。
  門一打開,可可迎上一張紅潤晶瑩的臉龐,她的衣物還算整齊,不過眼睛亮著异常的光,雙唇明顯被吻腫,香頸上紅紅紫紫,簡直像被狼啃過。
  “呃……只要告訴我,是還沒開始,或者已經結束?”可可嚴肅的問。
  “可可!”她狼狽极了。
  “嗯……看樣子應該是還沒開始,幸好!否則十分鐘就‘結束’的男人,你跟著他怎么會幸福?”可可曖昧的頂了她一下。
  “可可!”她真的要發怒了。
  “好好好,不關我的事,我只是路人甲,別濫殺無辜啊!”為了生命安全起見,可可連忙往自己的房里鑽去,“外頭人家還在等支票,別忘記了!”
  瑤光按住隱隱作痛的太陽穴,刻意讓自己什么都不想。她渾渾噩噩的,將德睿事先開好、放在書房抽屜里的支票交給宴會承包公司的人,打發他們离去。
  她揉著額角,轉身走回房內,正想放松下來喘一口气時——
  “你還留在這里做什么?”他居然還躺在她床上!
  “睡覺啊!”德睿大咧咧的鳩占鵲巢,身上已經換過一件輕便的長褲。
  “要睡回你自己的房間去睡。”她怒目而視。
  “別這樣,我又不是沒陪你睡過,兩個人睡比一個人睡溫暖。你上回做了惡夢,不就是被我哄睡的嗎?”他側過身子,親昵的拍拍身旁的空位。“快上床來,時間不早了。”
  這就是他!硬的不成來軟的,軟的不成來暗的,暗的不成來明的,明的不成就從頭來過,像塊牛皮糖一像,非得磨到她皮透骨穿不可。
  她越小心應付他,就越容易著了他的道儿!待恍然惊覺時,他已經站在核心附近,揮手打招呼了。
  “你……上回是上回,現在是現在,你立刻給我出去!”瑤光已經對這個厚顏的家伙徹底放棄了。
  什么瀟洒有禮!什么風度翩翩!什么貴族气息!那都是裝給外人看的,在她面前,他永遠是個流里流气、沒半點正經的浪蕩子。
  “我用人格保證,我只是想抱著你蓋棉被純睡覺,什么事都不會做。”
  “出去!”瑤光臉色鐵青的指著房門口。她會相信他才有鬼!
  他仔細觀察地的神情,滿怀期望的問:“真的不行?”
  “立、刻、回、房、去!”她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
  看樣子今天是沒机會了,瑤光平時雖然柔綿綿、俏生生,執拗的時候,比十頭驢子還固執。德睿滿臉憾然的跳下床。
  “不再考慮一下?”到了房門口,他還不死心。
  砰!她摔上房門。
  希望他的鼻子躲得夠快!
  注:文中“夜太黑”一曲,由李宗盛先生作詞。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