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5節


  “嗨。”
  可可才剛整理好明天要帶到攝影棚的小道具,洗好香噴噴的澎澎,准備睡覺。霧中人的呼喚便來了。
  有了上回的經驗,這次她完全不抵抗,任由一股平穩安定的吸引力把自己牽向天花板,透牆而去,再度拜訪上次曾來過的“迷霧仙境”。
  “哈囉,你怎么現在才來找我?”她盤腿坐在迷霧里,望著那似遠似近的形影。
  “你開始想念我了?”霧中人似乎很愉快,連聲音都浸滿了笑意。
  “當然,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擁有一個像你這樣‘神交’的朋友。”可可舒服的在白霧里滾圈圈。“你到底是誰?起碼告訴我你的名字,讓我也好有個稱呼。”
  “叫我‘南’吧,名字只是代號而已,沒有多大意義。”霧中人輕描淡寫的說完,話鋒一轉,“你最近好不好?有沒有什么有趣的事發生?說來听听。”
  “有趣的事啊!我想想。”可可翻身變成仰躺,“嗯……好像沒有什么有趣的事,日子悶死了!對了,我的管家前陣子說了個緋聞給我听,勉勉強強算有趣。”
  “誰的緋聞?”南隨口問,并不真的對談話內容感興趣,只是想多听听她的聲音。
  “一個皇帝的緋聞,已經一千三百年嘍!”可可興致勃勃的坐起身,“話說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好心的皇帝救了一位外星人,外星人非常感謝他,就送給他一份外星大禮。這份禮物可以讓他的靈魂不滅,一輩子當大富翁,還有七顆笨星星幫他守財產。怎樣,狠勁爆吧?”
  一個美麗的傳說,居然被她形容成科幻小說,南登時啼笑皆非。
  “听完這個故事,你有什么感想?”
  “太、慘、了!對于那個皇帝,我除了同情,沒有第二句話可說。”
  “為什么?”他一怔。
  “你想想看嘛!無論一對夫妻的感情多好,久了之后總會膩吧?可是那個皇帝好可怜,一輩子……不不不,還不只一輩子呢!是‘永遠’!他永遠只能守著同一個女人,不管死過几次都一樣,你說那不是很慘嗎?”她夸張的伸開雙臂揮舞。
  “這樣的深情應該很值得稱道才對。”
  “噢!拜托,現在可是二十世紀末,OK?這年頭,要求男人守著同一個女人六個月都很難了,遑論永琚I天下不會有這么痴情的男人啦!”
  “倘若真有此人呢?”南的語气很詭异。
  “那我第一個嫁給他!”開玩笑,這种瀕臨絕种的國寶,不帶回家供著怎么可以。
  “好,如果哪天這個男人真的出現了,你可得遵守諾言。”他听來像在笑。
  “說歸說,我知道不可能的。”可可擺擺手。
  “為什么?”
  “傳說講得很清楚,那個什么威王……”
  “威成王。”
  “喔!那個威成王只能娶他的皇后,一個鍋配一個蓋。即使世界上真有這個人,我也不是那個‘蓋’,當然就湊不上那個‘鍋子’了。”
  “你這么肯定自己不是那個‘蓋’?”他的形象忽遠忽近的,變幻不定。
  “這還用問嗎?威成王和他老婆都能保有前生的記憶,靈魂不滅。而我連自己前輩子是阿貓、阿狗都不知道,怎么冒充皇后?”
  南沉默了許久,忽然開口,“這個故事還沒結束,你想不想听威成王之后几世的遭遇?”
  “咦?你也听過他的故事?”可可奇道。
  “當然,東方人是個熱愛故事的民族,鄉野傳聞特別多,我多少也听過一些。”
  “好啊!那你說來听听。”她又平躺下來,找個最輕松舒适的姿勢听故事。
  “話說威成王得到‘天人’送他的寶貝之后,生命也起了重大的變化。”南的聲音低沉而渾厚,“當一個人擁有永痚策Z盾時,便有許多時間去研究一些謎題。于是從第二世投胎開始,威成王開始對天人送給他的法寶發生興趣。”
  “那個法寶長什么樣子?”可可隨口問。
  “它長得像一只音樂盒,外型尋常得緊。”南解釋著。“這個寶貝,他擁有一個,皇后也擁有一個。兩者合并,才能發揮力量。
  “努力研究了七十年之后,他憑著自己的能力,弄懂了這個异寶的結构和功用。他發現,這個寶貝除了能夠傳承靈魂記憶之外,還擁有許多附加功能。”
  “什么附加功能?”可可感興趣的問。
  “那只有威成王本人知道了。”南一語帶過,但語气是寵愛的。“他拿三次轉世的机會做實驗,終于在一百年之后,有能力將异寶拆開又重組回去。再隔五十年,他甚至將异寶加以改造,不必再搭配皇后的寶貝就單獨運作。此時,七星死士已傳承到第七代。
  “永甯O很寂寞的,尤其他的永琤u能与一個人分亭。于是他開始動念,复制法寶,讓七星死士也能陪著他与皇后,共度這個悠悠無盡的永琚C”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這個皇帝太差勁了。”可可咋了咋舌頭批評。
  “他是出于一片善心,應該叫‘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才對。”南啼笑皆非的辯解,續道:“在這兩百多年期間,許多事情改變了由于他太致力于异寶的研究与改造,不免冷落了皇后。皇后開始發出微詞,于是夫妻起沖突的机率越來越高。尤其當他將异寶的功能改造成獨立進行之后,皇后終于爆發了。
  “她認為,共享永琲漱V夫已不再愛她,決定擺脫她。于是她益發緊迫盯人,殊不知,此舉只是讓她的丈夫覺得更心煩气躁而已。最后,為了避免夫妻頻起沖突,他干脆避著她,將全副心神投人异寶的研究之中。再隔七十年,七星死士的第九代,他終于成功的复制出七個异寶。然而能力有別,他所研發出來的寶貝只有轉換靈魂記憶的功能而已,無法兼具原型异寶的全部功能。
  “盡管如此,皇后仍然慌了。她壓根儿不相信丈夫做出那七個异寶,是為了七星死士。她認為,那是用來納七個新妾所用。于是,為了爭取時間,破坏异寶,她親手以匕首刺穿丈夫的心髒,任他魂魄幽幽去尋來世路……”
  “啊——”可可忍不住惊呼出聲。
  “皇后只想將那七個多余的异寶毀滅,至于丈夫,將來再世,她自然會好好彌補他,畢竟他們擁有永琲漁伅﹛C”
  “胡鬧!感情坏了就是坏了,豈是隨隨便便、說補就補的。”可可不以為然。
  “沒錯。七星只效忠皇帝,便將她視同叛徒而誅殺。于是,在這場爭奪中,妻弒了夫,巨子弒了主母。終于,夫妻倆在結發了近三百年之后,反目成仇。”他停頓下來。
  故事中的悲怨仿佛也滲進白霧里,可可只覺得胸口揪得緊緊的,好半晌說不出話來。
  “疑心病永遠是殺死愛情的最好方法。”她心下惻然,嗓音也低低的。
  “接著,新的一世開始了。”南繼續說道,話中透著隱隱約約的感慨。“這一世,丈夫恨透了妻子的背叛,妻子恨透了丈夫的絕情,异寶則承載了恨与罪的根源。
  “他將七個异寶發給第十代死士,教會他們如何使用,接著便毀去所有研究記載,并且向天地立誓,既然异寶只換得到特殊异能,求不來快樂幸福,他從此不再制造新的,這世間只會有九個异寶。”
  “他早該這么做了。”可可皺了皺俏鼻。“從此之后,七星也都能轉世回來嗎?”
  “從這一代起,是的。”
  “嚴格說來全是貪念惹的禍,如果皇帝當初沒想到去复制它,其后的恩怨情仇也就不會發生了。”
  “人心易變,即使沒有异寶從中作梗,依著皇后多疑的性子,日后一樣會出事情。”南淡淡的說。
  “這也對啦!”可可立刻同意。“后來呢?他們夫妻倆有沒有和好?”
  “后來,就在這一世,他遇上了‘她’。”南的聲音變得輕柔低啞。
  “她?”
  南緩緩開口,“這一世,威成王投生為當代西夏國的君主。在他的統治之下,西夏進入鼎盛時期。他意气風發,傲世睥睨,然而的心頭卻异常空虛。他坐擁了全世界,那又如何呢?命中的永琣颸Q竟是如此不堪。
  “他和皇后——此時算前妻,是徹底決裂了。她的多疑善妒他尚能忍受,但她刺下那一刀的狠絕無情,他永遠不會忘記,也無法再信任地了。
  “就在此時,因緣巧合,他認識了‘她’——他心中的摯愛。比起前妻的別扭倨傲,她就像上天無意間播下的一株花种,直直甜進他的心里。
  “她帶給他無比的歡快与笑意,讓他嘗到了世間有情的滋味。于是,他不顧一切迎娶了她,讓她成為他真正的愛后。”
  “那皇后怎么辦?”可可是可以理解他愛上別人的原因啦!畢竟皇后對不起他在先,也不能怪他移情別戀。天下沒有多少男人能日日對牢一個殺過自己的女人。
  “恨,自然是恨,而且恨進了骨髓。”南歎了一聲。“他的別戀讓前妻積怨更深,于是皇后在這一世發誓,接下來的生生世世,將与這負心人對抗,直到他回心轉意為止。
  “其后的一千多年,只要他投生成開國之主,她便成為滅國之魁;他投生成太平盛世之王,她便成為造反做亂之首。她試過千百次殺死那個奪走丈夫的女人,有時成功,有時不成;然而,即使他和愛妻身旁有七星死士的護衛,皇后卻有不怕死的本錢,敢不要命的硬拚,因此,她几乎每次都成功了。
  “于是,他心愛的女人一世又一世的在他眼前死去,他也一世又一世的殺死皇后替她复仇,再一世又一世的孤獨以終。”
  “慢著慢著,這個故事中有個疑點。”可可喊卡。“為什么那個愛人‘听起來’好像能跟著他們一起轉世一樣,皇帝明明把所有复制异寶的資料毀掉了啊!”
  南頓了一頓,“她自有一份异寶。”
  “為什么?”
  “不為什么,她也有一個就是了。”南只點到為止。
  “太奇怪了,這個劇本一點都不合理,我要抗議!”可可嘀咕著。不過,既然只是鄉野傳奇,那她也就隨便听听吧!“接下來呢?”
  “終于,他的愛人倦了。只要那一世他和她相逢,兩人重生情愛糾葛,她就會為了這份情而死在皇后手中。
  “她不怕死,卻無法一再承受這种只能相愛、不得相守的痛苦。他和她的愛情就像受了詛咒一般,被那個恨意滿胸的皇后深深詛咒。
  “她不要再這樣無意義的恨下去了,總該有人跳脫出來,這份經年累月的恨,才能得到解脫。”
  “嗯。”可可心下惻然,眼中仿佛見到那個愛人痛苦的眼神,耳中仿佛听到她深沉無盡的悲泣。
  “于是,在某一世的臨終之前,她終于提出要求。”南的聲音轉為低啞。“她哭著求他,放她去吧!讓她陷入凡夫俗子的輪回,忘掉所有的前情糾葛,當一個平凡無奇的人。唯有不再續永生,才能脫出這個三角情劫。
  “他心中大慟,無論如何也不肯應允。他想,即使不能相偕終老,每一世的開始他猶能帶著熾熱的心,循著前世的約定,和她相逢廝守。如果她棄絕了永琚A离他而去,教他生生世世還能追尋什么?他不放,就是不放!
  “可是,看著她几乎用盡生命之火來懇求他,哭出了淚,也咳出了血……那些血淚比刀刃還銳利,狠狠刺進他心里,硬生生剜出他的心。最后,他不得不答應。
  “于是,再來世,她終于跳出了苦海,消失在茫茫人海間。而他,卻是孤零零的沒人苦恨中,直至滅頂。”
  “他真的找不到她了嗎?”可可急切的問。
  “你希望他找到她嗎?”南的聲音听起來很遙遠。
  可可遲疑了一下。倘若讓他找到了,又是一世糾纏,又會害她死于非命……
  “希望。”她想到最后,仍然用力點了點頭。“應該退讓的人是皇后才對。并不是說我不同情她,可是緣來緣往,好聚好散,即使沒有后來殺出來的程咬金,以她的‘光榮紀錄’,皇帝也不可能再接受她的,既然如此,發揮一下成人之美的愛心有什么不好?讓有情人終成眷屬嘛!”
  “你也認為皇帝和他的愛人應該彼此相屬?”他的語气古里古怪。“如果他們相逢,她又得為他再死一次,你也覺得無所謂?”
  “倒不是無所謂啦,只不過……皇帝一個人孤零零的,好可怜。而且他又這么愛她……”可可也是女人,有著天下所有女人的通病——盼望每個愛情故事都有一個浪漫美好的結局。“不過現在說這些也來不及了,她都已經投胎轉世,忘光光以前的事情了。南,那個皇帝真的找不到她了嗎?”
  “他的靈魂認得出她。”他話在圈儿外,意在圈儿里。
  可可眼睛一亮。“怎么認?是不是靠他的异寶?你前頭說了,他的异寶功能比較齊全,說不定可以從茫茫人海中辨認出她來。”
  “或許吧?以后的事,誰知道呢?”南語气一變,輕輕一笑。“時間不早了,你該回去了。”
  可可直覺想瞄腕表一眼,待舉起手來,發現什么也沒有。對喔!她現在是一縷飄飛的魂魄,哪來的手表可看。
  “現在几點了?”她問道行比較高深的同伴。
  “距离黎明還有三個小時。”
  “哇!那我真的該走了,明天有兩位新客戶要來談CASE呢!”可可在白霧里滾了几圈,依依不舍的坐起來。
  “回去之后,好好睡一覺,知道嗎?”他的影子忽然飄得很近,舉起一只手似乎想触碰她的頰,遲疑了半晌,終究縮了回去。
  可可努力想看清他的長相,無奈,擋在他臉前的白霧特別濃,他的五官仍然藏在厚厚的云堆里。
  “那我走囉,Bye-bye。”
  臨走前,她忽然想到一個問題,赶在那股吸力把她拉回去之前開口——
  “南,她叫什么名宇?”
  “哪一個‘她’?”他的聲音已在遙遠的距离之外。
  “他的愛人啊!”可可把手圈在嘴邊大喊:“威、成、王、的、愛、人!她總有個名字吧?”
  就在她以為南已遠去,得不到答案時,他的回复飄飄忽忽,從白霧深處悠悠飄揚而來——
  “她叫天璇。”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