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媽媽,為什么我沒有爸爸?”一個純真的男孩,含淚的問著母親。
  母親抱著儿子,淚流滿面。
  “哦,你有爸爸,爸爸到很遠很遠的地方,要很久很久才會回來。”心酸的口吻讓人熱淚盈眶。
  電視机中,正上演著八點檔親情倫理大悲劇。
  吃完大餐,席涼秋切來西瓜,三人生在大沙發中啃西瓜,看著電視。
  紀娥媚這次倒是沒有哭,她愛看悲劇,但這幕太假了。
  紀允痡壑F推母親。
  “喂,老媽,學學人家,看看人家專業未婚媽媽是什么表現,你又是什么表現!”
  “它太假了!”紀娥媚反推回見子。
  “什么假!那一本小說,那一個連續劇的未婚媽媽与儿子在談到爸爸這一幕時,不是抱頭痛哭的!而且會跟儿子說父親到很遠的地方,或是死了,她對不起儿子一類的話?那像你!”他抱怨。
  “我怎樣?”她瞪他。
  “允琚B阿姨,你們坐下來吃啦!”席涼秋坐到兩人中央,拉下兩人。
  紀允琠埴D秋要評理:
  “我七歲時,第一次想到爸爸這兩個字,去問我老媽,我老媽笑嘻嘻的拉我坐到椅子上,開始對我說她美麗的戀愛,以及興高采烈的設計我老爸出國成功的事。
  騙我爸爸,讓他以為她嫁人了,然后自己跑去生下我。并且強調我足足讓她痛了三天三夜,要我一輩子也不要忘記她生下我的辛苦。小小的我還真的為此愧疚了好几年,并且可怜我那不幸的老爸。后來我自己才頓悟,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生下你這個笨儿子才叫不幸!”紀娥媚又想推他的頭了,卻不小心將涼秋推入儿子怀中。
  涼秋還在為紀娥媚不平凡的未婚媽媽歲月發呆,所以沒發現紀允睆O著她。
  紀娥媚很識相的退回房中,給儿子一個加油的表情。儿子還她OK的手勢。
  她回過神時,沒發現兩人這么親密。
  “你真的該感謝她有勇气生下了你,阿姨很了不起。”
  “可是她的形容詞有待修正。”他鼻子磨著她的。
  “什么?形容什么?”她不明白。
  “她說那三天三夜的疼痛像吃坏肚子卻拉不出來,而且那時候她宁愿不是要生孩子而是吃坏肚子,至少一拉就出來了。”他生气的說著。
  席涼秋忍不住笑出來,這形容詞太可怕了,可是看紀允痝い悔辱的表情,她知道笑的不是時候。
  “對不起……”她還是忍不住要笑。
  “你哪……”紀允睎Y靠在她肩上,聞著她不摻脂粉味的淡淡幽香。她的身上總是有溫暖的气息,即使在冬天,她的手也是溫熱的。他比較怕冷,所以很喜歡她溫暖的感覺。
  “允琚A放開我。”這實在不是什么好姿勢,她整個人斜躺在他怀中,而他的唇正在她頸子上輕磨,在肩頸處游移。
  “我不想放開你,今晚不要走好嗎?”他悄悄解開她一顆上衣扣子,吻得更深,嘴唇探到衣襟里。
  她又開始昏昏沉沉了,昨天才誓言旦旦要遠离他十万八千里,可是,在他有計划的挑逗下,以為昨天的初吻過程已經是火熱的极限了,可是今天的肩頸處又比昨天火熱得更嚇人,她覺得被吻過的地方全起了火,燙得讓她害怕。難道,還有更多更多別的嗎?她所不知道的境界?而他甚至只是吻她而已。
  以往他嬉笑胡鬧,握她的手,搭她的肩,她只是感到不討厭而已,沒有什么触電啦,什么親密的感覺。可是……他已經不是“小男生”了,他昨天的吻正式在對她宣告,也打破了她老是不正視他已是男人,不是小孩的事實。總以他是小孩推托兩人不合适的藉口。而經過他昨天挑撥起的火熱,今天起,他的手、他的怀抱、他的吻,真的都像一把火,激起她全身感官敏銳的反應,甚至非常想回應他,她已不再能平淡處之了……
  他正抱起她,這一触動嚇醒了她,她低叫:
  “允琚A還不可以!”
  不諳人事的女孩都知道他眼中閃著情欲之火。
  席涼秋低喘著看自己上衣襯衫竟然扣子全開,何時的事?
  “我想要你!”他盯著她雪白的胸部。
  她連忙七手八腳的抓攏衣服。
  “放我下來,我要回家了!”
  他沒放下她,不過又坐回沙發上了,眼中的激情消褪了一些。如果不能得到她,至少也要逼得她正視他的感情,他不要她再躲下去了。
  “不要再逃開我!好好看著我!讓你的眼睛告訴我你的心,你看到了什么?”
  他緊緊看著她,一手捏住她下巴,不讓她的臉移開。
  她看到了一雙刻寫著熾愛的黑眸,看到一張男性化的面孔,他一直很好看的,她知道,只是沒想到看到這張英俊面孔會讓她心跳不宁。不只是他的臉,他強壯摟住她的身体气息,充斥了她全身的感官,訴說著他霸道的占有。他要她!不只是身体,也要心,也要靈魂,糾纏那么久不是胡鬧作弄,他是真心真意在愛她,守著她,不允許任何男人接近她,也不要有知心的同性朋友比他更親近她;他要完完全全的占住她,不管她愿不愿意。
  兩歲的差距對他而言是狗屁,他的愛情是不照規矩來的。因此對她的耿耿于怀大惑不解。但卻也表示出寬容之心,只等她有一天覺悟。但耗費七年對他而言已經是忍耐的极限。她的大腦冥頑不靈,對逃避最有心得。他有此認知后,決定不用君子方法,要用自己的手段。因為再等下去,直到齒發掉光,她大概還不肯面對現實;他可不愿意呆等苦候。
  “你--是認真的?”她低問。
  “我什么時候開玩笑過?”他叫,不過,在涼秋指控的眼光下他馬上又改口:
  “我大多時候開玩笑只是要看你開心,一旦触及感情方面,我的正經面卻被你當成假面,或者你知道是真心卻故意逃開。我若不認真,干嘛纏你七、八年?還進入我最不想進去的公司工作。”他覺得自己犧牲得很委屈。
  “你不想進入『飛揚』?”席涼秋不是故意要把話題轉開,只是他這么說讓她非常好奇。“飛揚”是年輕人最想擠人的大机构呢!
  “我比較喜歡自己當老板。我告訴你,一旦我將你拐入禮堂,我就要勾引你嫁雞隨雞陪我跳出『飛揚』自己開公司創業去了。”他霸气的說著。
  雖然紀允琣b“飛揚”仍大有可為,但席涼秋絕對肯定如果給他一個空間自己去闖,他必然會有更大的成就!他太活躍了,在大机构中層層責任分工的人事結构,他只能困守一小方天地發揮。有時候看他閒得快睡著了。的确是有些埋沒,他适合自己打天下。即使將來沒有嫁他,她相信自己也一定會跟著他出去,安穩的崗位比起刺激忙碌的創業真的是乏味太多了。……哎呀!她怎么想到要嫁他了……
  她篤定不嫁他的呀!可是想到未來兩人胼手胝足共同創業的景象卻又大為心動……
  現在才想不嫁他,行嗎?如果她趁紀允琱ㄕb國內的時間匆匆嫁人也就罷了,現在他表示得非常明白,他一定要娶她,何況……何況……她都給他吻了,給他看到半裸的身体了……她還能想說要嫁別人嗎?
  “你什么時候要搬來住?”她的軟化讓他得寸進尺。
  “什么?你說什么?”她杏眼圓瞪!
  “既然你還不想結婚,我們先生個孩子也是可以的,要搬來我這邊還是我搬去你那邊,你自己決定。”他表現出寬宏大量。
  “不,不行!我還不想,我還沒有准備好。”她嚇死了!
  “那么,你必須對外公開我是你的男朋友。”紀允痚Q价還价。反正他有的是辦法,他依然深信讓她怀孕是娶到她最快的方法;而且他真的非常想她的滋味。
  “別人早就那么想了,還需要公開嗎?全公司上上下下誰敢追我?大學時代莫名其妙被你整慘的人到現在仍心有余悸,有時不小心遇見我也會拔腿就跑。”席涼秋說著。以前的紀允畬ㄘい鴠u要有人接近她就會開始調查那人的祖宗八代,各种弱點,然后做最致命的攻擊。譬如類似早上那种讓人哭笑不得的捉弄。想到這里--她忍住笑,看著他。
  “那輛車的車主后來怎么了?”
  紀允琩呵直笑,回想下午的情形。
  一堆人圍著那輛車議論紛紛,而威風的車主手抱美人,得意洋洋的走近。“那是我的車。”車主以睥睨的神色對那些小職員說著,并且理所當然的接受眾人的欽,忍不住又加了一句:“這蓮花是今年最新的款式,目前只出厂一百輛,全台灣只有這一輛……誰!是誰!”車主自滿的話在看清自己慘不忍睹的愛車后發出怒吼,失去了平常爾雅自若的形象!
  不知道他身份的小職員們一個個用看神經病的眼光看他,然后离開。想像不出那一种人會把一輛車畫成卡通車?如果蓮花的新車是這一款,那么一百輛之后也不必再大量制造了,等著公司倒閉就好。
  席涼秋笑得流出眼淚,哦,她真為那人感到悲哀。
  “希望他不會認得我。”
  “再報告一個好消息。”他神秘的湊近她。
  “什么?”她雙手捧住他臉,阻止他偷襲。
  “他叫邵鎮云,大老板的小弟弟。”
  這下子席涼秋笑不出來了,天哪,他們惹到大老板的弟弟了!這工作還能待嗎?理應快點引咎辭職,卷舖蓋逃到千里之外,以逃避人家的追殺。
  “怎么辦?”她低聲的問。
  “有我在,怕什么?反正我們就快不待了。”
  這倒是。
  “好了,我該回家了。”她看向壁上的鐘指向十點。
  “我送你回去。”
  “然后讓我再送你回來?不必了。”她還記得他車子被吊走了,難道要開她的車回家后,又要因為沒公車可坐再載他回來?
  紀允琠啈o的手走到門口。
  “不然不要回去好了。”
  “你又不正經……”她一開口就被他吻個正著。
  她靜靜地軟在他怀中。他沒有更逾矩的動作,只是溫存的抱著她,想要多吸進一些她的芳香--久久不肯放手。
  “小心開車,明天來接我。”他低吟,聲音是從未有的溫柔低沉。
  “我知道。”她輕輕推開他,走了出去。
  直到她進了電梯,紀允琱~關上門回頭就見一臉好奇的紀娥媚,正站在房門口看他。
  “成了?拐到手了?”她問。
  “她本來就是我的。”他坐回沙發。
  紀娥媚坐在他身邊。
  “他昨天有來找我,今天也來。”
  他知道母親指誰。
  “他想做什么?”
  “追我。”事實上是--要她。
  “他知道我嗎?”紀允睆N不清邵飛揚,那人太深沉,叫人看不透。
  “我想他不知道,否則他會綁架我去嫁他。”她還是天真的這么想。
  “那么,既然他要追你,我要怎么辦?躲起來?”他皺眉。“他遲早會知道你有一個儿子的事實。”
  紀娥媚心思好亂,她頭靠在儿子身上。
  “允琚A我還是愛他。可是我覺得我与他都老了,不适合再來談情說愛。但,我好高興這二十多年來他沒有別的女人,他一直只要我,所以他說要來追我,我真的好開心。矛盾的是,我不希望他是知道有孩子才決定來追我,我要他因為愛我才要我。”
  “這是欺騙,他知道了會生气--如果他的确不知情的話。而且,老媽,依老爸那個性屬于勢在必得的模樣,一旦你們論及婚嫁,到時我再來出現,行嗎?”如果邵飛揚現在不知道他,往后看到他的人事資料也必會知道。
  “那時為了逃脫他的怒气,我們只好忍痛的脫离母子關系了,然后我再收養你當養子。”紀娥媚异想天開的叫著。
  “媽咪,別鬧了!”他十分不客气的打破她的幻想。
  “那么,在我們感情穩固時,你再出現好了,現在你能躲就躲。你知道你老爸以前怎么說嗎?他說一旦功成名就時要放下一切帶我環游世界。你想想,現在他放不下是因為沒有接班人,一旦知道你,你就跑不掉了,『飛揚』机构海內外數百,不,也許數十万員工的生計就落在你頭上了,你還能像現在這么自由自在嗎?搞不好連偷吻涼秋的時間也沒有了。”
  光想像就十分可怕!紀允睋y色發白。
  “我不要接別人的事業。媽咪!我們現在就脫离關系。”
  “別鬧了!”她得意洋洋的拿他的話砸他。
  “不然我們移民。你的确太老了,不要談戀愛,當做我們從來就不知道邵飛揚這個人。”
  “你敢說我老!我掐死你!”她柳眉倒豎的抓他喉嚨。
  紀允痝s滾帶爬的逃開,在自己門口站住“晚安,媽咪!雖然你老了,可是我知道你能長命百歲,至少還有六十年好活。沒有伴太寂寞了,我支持你去勾引那個可怜的男人。”
  在椅墊飛過來之前,他已經閃人房中了。
  紀娥媚抱著兩個椅墊入怀,咬著唇憨憨笑了出來!允琲漕あ傖騝|再說,現在她只想到明天的約會……
  中午時刻,邵飛揚帶她去飽餐一頓后,讓司机送兩人上陽明山。
  “我會見到什么人?”紀娥媚問。
  邵平遠、邵鎮云還在上班。邵母也許在,也許出去看珠寶。
  “佣人。如果有的話,應該是我媽。”他看著她。
  想到邵母,她心中就有些害怕。那張卑微痛苦的臉孔是她可怕的夢魘。這么多年了,若再相見,會是怎樣的情形?
  “不要介意以前的事。”他輕摟她。
  她小心的看他。
  “你知道?”應該不會有人告訴他才是。
  “我知道,而因為那件事,使她內疚到現在,不敢要我娶別人。”
  不久,紅瓦白牆的小城堡出現了。
  紀娥媚贊歎的低呼。
  “我曾有這個构想!但別人說我不實際,沒想到你會建這种款式。”
  “我為我的公主而建。”他在她耳邊低喃。
  “我太老了。”她低叫。
  “公主嫁給城堡主人后,會叫皇后。”
  他沒讓紀娥媚多看外面的風光,直接牽她的手走入屋內。她以為她會見到華麗,可是她卻看到淡雅。純白的色彩被柔和的粉紅色落地窗帘調配成素淡的味道。
  正中央一組大型沙發組,四面牆柱都有一公尺高的水藍玻璃花瓶立著,上面裝飾著紅色玫瑰是客廳內唯一的炫麗。樓梯建在入口看去的正對面,雪白色的色彩有藍色的地氈襯底,一幅巨大的畫挂在樓梯頂端,是一幅海景,海浪激烈地投向巨岩,迸碎成浪花的壯景,很典型的歐洲設計,不過摒棄了華麗。
  這不是邵飛揚要她看的,他拉她上樓。
  “飛揚,我還沒有欣賞完……”她抗議。
  他們首先上陽台。
  陽台上有一座小型游泳池,而另一邊搭了花架,是空中花園的造景。邵飛揚讓她看向花園中特地圍成的了望台,他由身后環住她,雙手撐在兩邊欄杆上,臉頰貼著她的。
  “這……”她輕呼。
  天!這是二十五年前她与他所站的地方!這個方位可以看遠山也可以俯瞰台北市景。只不過,如今已是高樓大廈林立,一條一條的公路錯綜复雜地分割了台北。灰蒙蒙的空气罩在上方,早已不复見當年的清晰乾淨。但是這個地方,是她來陽明山好几次想追憶,卻遍尋不著的地方,觀光區完全踏遍,總不見記憶中的景象。現在,她知道了,這塊地被建筑了起來,不再是任何人都能來得了的地方。
  “記不記得,我曾在此說過的話?”
  “記得。”她點頭。“你要買一幢大宅子,二層樓,生一堆孩子……”她的雙眼含淚,几乎有些硬咽!他實現了他說過的話,她早知道他可以。可是,沒有一堆孩子,他們已經來不及有一堆孩子了。
  他扳過她的臉,輕輕落下細碎的吻。
  “我說過更多,要讓你畫圖、看小說,天天這么過日子。然后我會煮飯給你,你要為我織毛衣。來!”
  他摟著她到二樓。
  陽台下來他打開第一個房間,是一間精致优雅的書房,有制圖桌、有寫字台,有小吧台,然后是一面有著各式各樣的小說的牆。牆上有一幅怡人的風景畫,精致而女性化……
  “這是給你畫圖、看書的地方,還有一間小套房在內側,看累了可以休息。”
  沒有讓她感動的時間,他又拉她去開第二扇門,那是一間鵝黃色的育嬰房,入門第一間就是堆滿各式小玩具及大玩偶的游戲間。里面還有四個房間,除了一間是小書房,堆滿各种儿童書籍外,其它三間都是臥房,每一間又有兩張小床。
  “恐怕……我們用不上這房間了。”她輕道。
  “會的,也許別人會多產。”他是指儿子必定不會讓它形同虛設。
  不遇紀娥媚以為邵飛揚指他的兩個弟弟。
  “希望。”
  他沒有再開其他房間給她看,筆直走向走廊末端可以面對市景、山景的房間走去。
  “其他房間呢?”她很想看,可是他沒停下來。
  這間是他的臥房,落地窗的方向与陽台上的了望台相同。
  他的房間讓紀娥媚嚇一跳,那是典型“紀娥媚”的風格,是她最喜歡的布置,她最喜歡的家具,与她最喜歡的顏色。不過,床太大了。是唯一不合她精巧理念設計的東西。她打開一扇側門,是一間起居室,也是以她最愛的藤制家具為擺設。再從起居室的另一扇門打開,就是更衣室与浴室了。更衣室大得像男裝店,一排昂貴的西裝外套在右側,總共七大排,西裝褲、休閒服、襯衫、領帶、皮鞋,各類配件還有……還有……紀娥媚不置信的看向左邊柜子上被小心珍藏的一件深藍色毛衣与一條白藍相間的圍巾。它們都很舊了,可是對放了二十五年的束西來說,它完好得嚇人。
  她含淚奔出更衣室,見到起居室吧台邊,正在倒兩杯飲料的邵飛揚,她扑入他怀中,不停的流著淚……她好傻,好笨,怎么會以為分別二十五年兩人之間會有所變質呢?為什么會對他追求的話大感心慌不定?如果她還有所怀疑,毛衣与圍巾已足夠她多疑的心愧疚了!也許,也許前些天的不定,只是想要一些保證罷了!而現在,她有了!
  他為什么不恨她呢?以當年那种情況,雖是為他好才做出欺騙嫁人的事,但他不知道呀!再怎么看都是她背叛了誓言与愛情。他什么都不要,只要她,她卻离他而去,他應該恨她的呀!
  “為什么留著它們?”
  “因為那是我所愛的女人為我編織的。即使心中曾被背叛的恨意征服,卻仍丟不下這兩件東西,在恨意成失意時,它們是我唯一的安慰。什么都可以淡忘,恨意可已變成奮斗的力量,愛情卻仍是愛情。恨過、怨過、失意過、放縱過、墮落過,可是卻摧殘不去愛意--因為在心中深處太了解你的人,知道你不會真的那么絕情。我們并不是打一照面就陷入愛河,被情感蒙瞎了眼的情人。”
  “我太知道你的單純与善良,太知道你的一切一切,從你強拉陌生的我住到你那邊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是如此美麗的女人,內外兼美的女人。或許有些天真,有些迷糊,有些慵懶,有些貪吃,可是我所知道的紀娥媚,從來就學不會惡毒与玩弄。當一切情緒發泄完后,我已經知道,即使你已嫁人,我今生今世還是只愛你一人。”他眼中閃著柔情与痛苦。二十五年來為情失意的痛苦。全天下,他企業大亨邵飛揚只在一個人面前展示脆弱,只在他心愛的女人面前。
  紀娥媚捧住他的臉!
  “我做了一個欺騙的承諾。可是除此之外,我沒有忘記其他的。我的心只為你跳動,今生今世只愛你一人,不看別的男人,不愛別的男人,即使孤單一輩子也堅守著我曾說過的話。我可以很自傲的站在你面前這么說著:我--紀娥媚,在分別二十五年后,依然是清白的身子站在你跟前。”
  “即使你已嫁人,知道你目前單身一人,我還是會回來追你。我不要再過寂寞的生活,有了你,我才會有快樂。”他深深吐了口气,拭去她的淚水。
  “你什么時候嫁給我?”他問。
  這--這怎么說好呢?說到結婚就要扯出允琚C老實說,她很怕他生气。
  “你再追我一陣子不好嗎?”能躲一時是一時。
  邵飛揚有些不高興,他知道她在怕什么。不過,現在不宜公開他已經知道的事實。因為他那儿子一副要逃跑的樣子,紀允琱@定知道他是他父親。
  允甯O邵飛揚与紀娥媚的綜合体,這已足以解釋了。他有邵飛揚的傲气与能力,當然想自己白手起家与邵飛揚一別苗頭;可是他又有紀娥媚的漫不經心与慵懶,對接手別人的大批事業感到麻煩与束縛。尤其坐上大机构的龍頭位子不僅要勞心勞力,更要正經八百,老成持重。紀允痚絞o來這位子,卻可也不愿委屈自己。
  反正這次老婆是跑不掉,接下來只有儿子的事了。計誘儿子當面承認他這個父親,一旦承認了還怕他跑掉嗎?就怕他來個死不承認--一個良記突然浮上心頭。
  也好,暫時不結婚也好--他深沉的笑了。
  “你在想什么?”她不解的問。
  “你覺得臥房的床如何?”他問。
  紀娥媚皺眉,拉他的手回到臥室。
  “先生!正常人的長度只睡七乘八的床。了不起大一個sIzE而已。你這個床太夸張了,美國買來的對不對?一點也不經濟,更是不美觀,尤其一個人睡不了那么多,也算不實用。十六乘十四,可以分成兩張雙人床用了。”她努力的批評。
  不過邵飛揚并沒有多說什么,因為他正努力的脫下她的衣服。
  “你,你做什么?”她呆呆的,結巴的問,張開雙手看他將自己的上衣成功的脫下來。
  “你猜。”他給她這一個答案,然后吻住她,沒給她猜測的時間--其實也不必猜,白痴也知道他要做什么。
  “你說要等的,飛揚!”她輕摟住他脖子,顫抖的說著,他知道可以引燃她熱情的每個地方,此時他正在吻她敏感的耳垂下方,點燃了她全身火熱。
  “我等了一天了,不是嗎?如果不夠久,那么,抬出二十五年如何?”
  是的,他們都等了二十五年了。兩顆苦待的心,兩個堅守愛情的身体,都需要緊密的契合來慶祝千辛万苦后的重逢,在言語互傾吐過相思后,身体也渴望最直接的碰触--他不等了,而她也不--這么大的床,其實還是有优點的。在她又回到熟悉的臂彎沉睡后,她最后一個念頭是這么想著。而他承諾要做好吃的晚餐,使她含著笑意入眠,像個滿足的小娃娃似的。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