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對不起,”他連聲道歉,“小卒子身不由己。”
  “沒關系,球球通知我,你會遲一點儿。”
  球球?這小妞,她膽敢竊听私人電話。
  “真抱歉,給你的印象,恐怕打折扣了吧?”
  伊利莎白溫和地笑,“怎么會,走不開就是走不開。”
  振川點了菜,“但是我可以遲些回去,你呢?”
  “沒問題。”她微笑。
  振川在她身上盡量尋找优點:沒有架子,涵養功夫好,舉止优雅,還有,樣子很清秀。
  振川倒不是那么重視女方是否財主。
  不過他還是問了:“伊利莎白,你何以為生?”
  “我是儿科心理學家。”
  振川肅然起敬。
  這樣优秀的女孩子還要纖尊降貴來遷就他那樣普通的男人,生女儿仿佛沒有太大的前途。
  抑或條件越佳的女子越是委屈,平凡的碧玉反而容易尋得歸宿?
  振川無暇去沉思那么深奧的問題。
  這一頓午餐,一直吃了兩個小時。
  最后伊利莎白依依不舍地叫了咖啡,一邊問:“其他的女孩,沒有同你聯絡?”
  振川想說,他沒有其他异性朋友,但隨即想起如瑛,不禁長歎一聲。
  伊利莎白見他沒有回音,便含蓄地說:“桃樂妃与瑪嘉烈她們。”
  “啊,沒有。”
  伊利莎白似乎相當滿意,剛在此時,碟子上的咖啡杯忽然無故跳起來,傾側,瀉了一桌子,并且有一半潑在伊利莎白的裙子上。伊利莎白已算是個臨危不亂的女子,也嚇了一跳,本能地退后,椅子撞到后面的人客。
  到此為止,振川還天真地以為這是宗意外,畢竟,誰未曾試過潑翻咖啡?
  但接著連盛著奶油的小罐子也跳起來,濺得伊利莎白一臉都是。
  伊利莎白受惊,站起來慌忙地用手去擋。
  振川再笨也知道這是誰在搞鬼,立刻四處張望,在出口處,他看到人影一閃。
  柏如瑛。
  振川恨恨地蹬足,只得先照顧伊利莎白再說。
  到底是大家閨秀,她用手帕印干淨衣服,一邊搖頭一邊說:“沒事沒事,莫非是地震?”
  領班与侍役等人這才散開。
  “對不起。”振川內疚向她道歉。
  伊利莎白詫异,“關你什么事?”
  振川有口難言。
  伊利莎白猶有余怖,“振川,杯子怎么會無端端跳起來,抑或是我眼花。”
  “一定是我無意扯著台布。”
  “是嗎,振川,你肯定?”
  “周末我們去跳舞的時候,再討論這個問題,好不好?”
  振川覺得要補償她。
  “好极了。”
  振川沒有回公司,他赶到柏氏机构,不待通報,便推門進去。
  如瑛轉過頭來,他們互相凝視。
  “不用抵賴了。”振川說。
  “抵賴什么?”
  “剛才你在什么地方吃飯?”振川責問她。
  “与你同一地點,怎么樣?”
  振川沒想到她如此坦白,倒是一呆。
  “如瑛,你為何作弄我的朋友?”
  “我最討厭看見人家在公眾場所卿卿我我。”
  “我們并沒有當眾表示親熱。”
  “你們兩人的面孔距离不會超過十公分。”
  “胡說!”
  柏如瑛瞪著振川,不甘示弱,“我說的都是真的。”
  振川坐下來,“你妒忌了?”
  “嘿,”如瑛像是听到全世界最好笑的事一樣,“你不如去公告全天下我柏如瑛為你吃醋。”
  “那你為什么難為伊利莎白吳?”
  “我無聊,我不喜歡她,我看她不順眼,我討厭她那眉開眼笑的樣子。”
  振川啼笑皆非,“如瑛,我有交友的自由。”
  “當然。”如瑛若無其事翻閱文件。
  “你自己用不著的東西,又何必苦苦霸住?”
  “我听不懂你那充滿玄机的話。”
  “如瑛,你問問良心,我對你怎么樣?”振川歎息。
  如瑛別轉面孔。
  振川無奈地站起來,“我走了。”
  如瑛忽然問:“你們會去跳舞,是不是?”
  振川一怔,又被她知道了,他不去回答她,只說:“下班我會去探訪你兄弟,要不要來?”
  “我沒有兄弟。”
  “你會為你的固執偏激吃苦,柏如瑛。”
  “多謝你的警告,振川,有時候我覺得你幫他多過幫我。”
  “我只想做一個公正的人。”
  “我不要,我要你全心全意站我這一邊。”
  “如瑛,你太任性了,我認識你的時候,你還不是這樣的,也許柏如玨說得對,那股外來的力量使你性情大變,你想想對不對。”
  如瑛一呆,振川趁机會离開。
  剛有點進展,卻又生分了,男女間就是這點奇妙。
  振川非常惆悵。
  如瑛的身份這樣特殊,除非她愿意降格做個普通人;否則,她的异能將成為感情生活上很大的障礙。
  想深一層,這又何嘗不是一般具才華女性的煩惱。
  功力越深,壓力越大,她一日比一日急躁不安,振川怀念初相識時,如瑛彷徨失落楚楚之神態。
  此刻叫她放棄那股力量,恐怕已不是易事。
  振川靜靜回到公司,球球迎出來提醒他開會。
  公事,不能放下,私事,常在心間,近些日子來,振川心身疲乏。
  自從遇到如瑛這個魔女之后,振川不复逍遙。
  會議完畢,大哥稱贊振川,表揚他那組職員所做的工夫,有益兼有建設性。
  振川只是笑。
  老板們都喜歡他這一點:有了功績仍然一點驕矜都沒有,好像什么都沒做過。
  振川叫車子到醫院去。
  臨走時照照鏡子,發覺一天下來,精力已經榨盡,面色看上去,好不過柏如玨多少。
  柏如玨并無太大進展。
  憂慮的母親把振川當作朋友,雙目通紅地看住他,那剩下的一丁點儿气焰,早已被眼淚淋熄。
  振川問醫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醫生答:“熱度已退,病人情緒极不穩定,我們已建議他轉到精神科去。”
  大柏太太聲音顫抖,“沒有,如玨沒有神經病。”
  振川走到病床前,跟柏如玨說話。
  柏如玨睜開眼睛來,“夢,噩夢。”
  振川問:“你夢見什么?”
  “我……飄浮在大海中,為生命掙扎,人們,站在遠處白色游艇上,向我嘲笑……”
  振川有點詫异,這怎么算噩夢,這就是生活寫照。
  可是柏如玨鷹般剛強的外表下有一顆脆弱的心。
  他問振川:“他們為什么笑我?”
  振川答:“不要介怀,因為人性是這樣的。”
  柏如玨呆滯地,聲音漸漸低下去,“我父親不愛我。”
  振川忍不住輕輕斥責他:“快三十歲的人了,念念不忘這种事有什么用,你自己都隨時會成為別人的父親。”
  柏如玨沒有回答,過一會儿又說:“那海里都是鯊魚……”
  “是的。”振川說,“到處都是鯊魚,我們把別人當鯊魚,人家也把我們當鯊魚,都嚇破了膽。”振川長長吁出一口气。
  柏如瑛不再言語。
  看護過來說:“讓他休息吧。”
  振川只得离去。
  在醫院門口,他看到柏如瑛。
  如瑛默默跟在振川身后,兩人一前一后走了一大截路。
  振川終于說:“為什么不上去?”
  “是他先害我。”
  “相信我,他已受盡折磨。”
  “他?”
  “你的童年固然不愉快,但我相信,他的日子也不好過。”
  “怪誰?”如瑛的聲音仍然充滿揶揄。
  “怪你們兩人都太敏感、太好強、太倔強。”
  “振川,他是他,我是我,你再不把這一點分清楚,我們很難做朋友。”
  振川悶聲大發財。
  隔了很久很久,他說:“柏如玨已吃足苦頭,他再也不會輕舉妄動。”
  如瑛說:“振川,你對他真的念念不忘?”
  “我并不是為他,我不認識他,我是為你,如瑛,這是你心中的死結,解開它,釋放你自己。”
  “如果我真的那么做,那是為你。”
  振川忍不住抓住如瑛的雙肩,搖了兩搖,“不要為我,不要為任何人,為你自己。”
  “我不能原諒他,任何屬于我的東西,他都要設法搶奪,他自己物質丰富得似一國儲君,卻還處處破坏我。小時候見我有只玻璃胸針,都要扔在地上踏几腳踩爛它才甘心。”
  振川不能相信雙耳,“你們兄妹倆根本沒有長大過,靈魂滯留在童年的荒原里,忘記到今日來歸位。真冤枉啊!等你們一覺醒來,青春已逝,懊悔也來不及了。”
  如瑛的表情告訴振川,她一個字也沒听進去。
  振川喃喃說:“良藥苦口。”
  如瑛說:“我幫不到他。”
  “可以的,用你的內功替他療傷,使他混亂的神經恢复正常。”
  “我還得去找那兩位朋友。”
  語气中仿佛有點轉机,振川看她一眼,略覺寬慰。
  “他們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
  “集中你的思想,呼召他們,他們會感應得到。”
  “如果我會那么做,也是為了你。”
  “好,”振川歎口气,覺得如瑛是一條美麗的牛,“全為我,賬,統統算我頭上,我欠你良多,一輩子還不了,來世做豬做狗報答你,好了沒有?”
  柏如瑛不怒反喜,笑了起來。
  振川呆呆看著她,如瑛笑的時候极美极美,感覺如密天烏云里綻出的一線金光。
  振川像是變了文藝小生,又歎口气,“我送你回去吧!”
  柏宅有客。
  如瑛噓一聲,“是柏如玨的母親。”
  只听得如瑛媽媽焦急地說:“她不是醫生,如何出力,我看你們是弄錯了。”
  “我從來沒有求過你,只此一次,以后再也不來煩你。”
  如瑛拉著振川悄悄走進書房。
  振川不再發表意見。
  只見如瑛深深沉思,像是在回憶數千百年前的往事,臉上露出凄婉的神色。
  過了十多分鐘,她抬起頭來,對振川說:“這次我答應你,但這并不代表我原諒他。”
  振川喜悅:“快去告訴他母親。”
  如瑛搖搖頭,“我才不与那惡婦辦交涉。”
  她喚女佣,叫她請太太。
  沒一會儿,柏太太進書房來,“如瑛,你回來了,振川,你也在。”
  如瑛把母親拉到一旁,坐下,緊緊握住她的手,很溫柔地問:“媽,我們要不要理她?”
  柏太太沉吟,“怪可怜的。”
  “媽媽,你就是心腸軟,忘記他們怎么對你。”
  “乘人之危,報复得不光明。”
  振川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喝聲采。
  柏太太說:“只是,她今次找錯了人;或許,我們應當把容醫生介紹給她!”
  “千万不要。”振川沖口而出。
  柏太太抬起頭,“振川最熱心。”
  如瑛看著振川,輕輕說:“他呀,瞎來一通。”
  柏太太笑了。
  如瑛說:“媽媽,你去答應她。”
  柏太太訝异地說:“說得出可是要做得到啊。”
  “我有辦法。”
  柏太太并沒有即刻出去,反而摸摸如瑛的秀發,“不記舊惡,嗯?”
  振川這才知道,柏如玨母子以往所作所為,可能真有點下流,他非身受,不會明白。如今連一向溫婉的柏太太都這么說,可見如瑛也有她的道理。
  如瑛對母親說:“這次放過她。”
  “好极了。”
  如瑛忽然說:“媽媽,你同容醫生,也快了吧?”
  柏太太面孔刷地漲紅,急道:“你在說什么,瘋瘋癲癲的,幸虧振川不是外人……”她推開如瑛,奪門而出。
  如瑛問:“她怎么了?”
  “她不好意思,”振川說,“老式人嘛。”
  “嫁了容醫生多好,正式做容太太。”
  振川微笑,“好了,事情完美解決,我也該走了。”
  “你居功至偉。”
  “不敢當。”
  “振川。”
  “什么?”
  “星期六你真去跳舞?”
  “我已經答應人家。”
  “我不知道你會跳舞。”如瑛語气酸溜溜。
  “我有許多隱藏的才華,未為人知。”振川笑。
  如瑛伸出手來,撫摸他的面頰,那上面有被抓的指甲痕,為救如瑛受那洋婦所傷。
  “我知道你會為我出生入死。”如瑛說。
  他們兩張面孔异常接近,振川可以感覺得到如瑛如蘭般呼吸。
  振川心中想:誰要同伊利莎白吳跳舞呢?如瑛,難道你還不明白?
  剛在這個要緊關頭,傳來柏太太的腳步聲。
  如瑛清清喉嚨,走到一角去坐下。
  振川好生失望,咳嗽數聲。
  柏太太進來說:“她走了。”
  如瑛點點頭。
  “對別人怎么樣不去說了,她确是個好母親。”
  如瑛說:“是,那樣老虎狗似的人,竟然拋棄一切,上門來苦苦哀求我們。”
  振川覺得沒有他的事,心中一松,异常疲乏,“我告辭了。”
  如瑛送他出去。
  他同她說:“早點儿休息,這几天我們歷盡滄桑,元气大傷。”
  如瑛站在門口,仿佛有什么話要說,卻始終沒有開口。
  振川一直在等,叫了街車,坐上去的時候,他還盼望如瑛叫住他,抬起那小小的面孔,向他說:“不要同伊利莎白吳去跳舞。”
  但她沒有開口。
  柏如瑛驢起來,無可形容。
  振川在計程車后座便睡著。
  抵步時是司机把他叫醒。
  振川和衣倒在床上便睡,做夢看見百多條鯊魚向他襲擊,有些有腳,有些有翅膀,無處不在,他嚇得嚎叫:“為什么不去追柏如玨,嘎,冤有頭債有主!”
  醒來覺得枉作小人。
  早知是夢,不如力戰群鯊,何必嫁禍柏如玨。
  他惆悵了一會儿,起身去吃早餐,大聲叫老區。
  老區應:“今日周末,我以為你要多睡一會儿。”
  周末,星期六,怎么做得連日子都記不清楚了。
  陽光好得不得了,振川在門外散步,小小花圃里种滿了白色的香花。
  振川說過,花不語不要緊,花不香枉為花。
  老區有綠指姆,把植物打理得欣欣向榮,已經這种天气了,但不知恁地,大蓬大蓬的米蘭,卻還如點點繁星,發出含蓄甜蜜的香气。
  振川坐在石凳上,喝著大吉岭紅茶,比任何一個時候,更迫切熱烈渴望結婚。
  他不是想戀愛,那太痛苦耗神了,十之八九又沒有結果,他只想結婚,好有一個溫柔了解的女子用她軟糯的手,輕輕搭在他的肩膀上。
  振川不由得想到盲婚的好處來,由父母之命,白白得到一名賢妻,上演《浮生六記》。
  晒了一會儿太陽,漸漸眼睛不大睜得開來。
  老區叫他:“少爺,電話。”
  那是伊利莎白打來的,她輕輕地問:“今晚去跳舞?”
  振川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隔很久很久,他听見自己用很迷惘的聲音回答:“外頭的跳舞場太嘈吵。”
  伊利莎白又用很溫柔的語气問:“你愿意在一只船的甲板上跳舞嗎?”
  主意不錯,但是振川還在猶豫。
  “晚上八點鐘?”
  “好的。”
  “我來接你。”
  振川微笑,忽然俏皮起來,“我只愛坐賓利。”
  “佐佐木小綿羊机器腳踏車如何?”
  振川有點意外,“啊,那更有情調了。”
  “一言為定。”
  振川有點感動。
  伊利莎白為他下了不少心思,刻意要令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這樣發展下去,會成什么局面?
  如瑛,她會不會跟來搗亂?
  振川希望她會,這證明她在乎,下一次,如瑛可能會有更明顯的表示。但,這是否利用了伊利莎白?
  “振川。”
  振川一轉頭,看見如瑛站在他身后。
  他大大訝异,“你是怎么進來的,你學會了土遁術?”
  “老區開門給我,你在那里全神貫注,不知四周發生什么,沒听見我進來。”
  如瑛永遠這樣公事公辦的樣子。
  振川挑釁地說:“今夜,我已經有約。”
  如瑛淺淺地笑,只是答:“晚上的你對我無用。”
  振川揚起一條眉,想說几句有暗示性的話,尚未出口,面孔已經漲紅,可見完全不是那塊料子。
  他訕訕地站了很久。
  忽然之間,如瑛的臉也紅起來。
  她站到窗口去,咳嗽一聲,“我有正經事。”
  正經事,正經事,每次都有正經事,真可恨。
  振川問:“你看到新裝修沒有,喜不喜歡?”
  “我看到了,”如瑛咳嗽一聲,“老區說全照我的意思。”
  振川解嘲地說:“老區一門心思。”
  “很不錯。”
  振川說:“別站著呀。”
  如瑛坐下來,不知恁地,一只耳朵微微發麻,她伸手去搓它,一邊說:“一會儿我要去看柏如玨。”
  振川動容:“啊,你找到了那兩位先生。”
  如瑛點點頭。
  “如何找到,几時找到,為什么我不知道?”
  如瑛看著他,“你,你要跳舞,不敢勞煩你。”
  振川气結。
  “他們在哪里?”
  “門外。”
  “什么門外?”
  “林宅門外。”
  振川跳起來,“快清快請。”
  這句話剛出口,門鈴便響起來,振川探頭去看,老區應門,与來客一照臉便說:“你!看你逃到哪里去。”
  振川自然知道是什么人到了。
  他一個箭步搶出去解圍,“老區,大家是朋友。”
  “朋友,”老區存疑,“莫非不打不相識?”
  “請。”
  那兩個青年有禮地欠一欠身,隨振川進書房。
  這是他們与振川第一次正式會面。
  “兩位喝什么?”
  “不用客气。”
  振川看看如瑛,決定等客人先開口。
  客人考慮了很久很久,像是不知從何說起。
  振川忍不住,輕輕地說:“根据統計數字,有智慧天外生物存在的可能性,實在大得惊人。”
  這話一出,兩個青年長長吁出一口气,如釋重負。
  如瑛不發一語。
  振川知道他的假設已被證實。
  青年甲以很平穩的語調說:“宇宙間的星体,多若琲e沙數。”
  青年乙說:“這些星体中,有許多類似太陽系行星,足以產生某种形式的生命。”
  振川接下去:“這些生命有智慧、有文明。”
  青年甲說:“据推測估計,有文明的行星起碼有五万個,更可能多至十億個以上。”
  輪到振川歎息:“浩瀚的銀河。”
  青年乙說:“單是我們的銀河系,就約有二千五百億顆星体,其中一百万顆,具備足夠條件,維持科技文明。”
  振川略覺寬慰,原來,大家來自同一銀河系,也算是遠親了,難怪如此友善。
  他說:“但,以光的速度每秒鐘二十九万七千六百公里速度行駛,從銀河系一端往另一端需時六万年。”
  青年甲微笑,“林先生,你忘記相對論了。”
  “啊是,”振川說,“你們的飛行器,其推動及懸浮方式,都不在我們的知識范圍內。”
  青年乙說:“林先生,我們很慶幸你沒有表示震惊。”
  振川慚愧,怎么沒有,只略比孫竟成好一點而已。
  “你們,怎樣認識如瑛?”
  青年甲露出汗顏的樣子來,低頭不語。
  青年乙清清喉嚨,說不出所以然來。
  振川大奇,這么普通一個問題,就難倒了航天客。
  難道他們在電影院遇見柏如瑛?
  如瑛說:“我們出發吧。”
  振川定下神來,差點忘記他們還要去救人,心中即使還有數千個小疑團,也得先放在一旁。
  重要的是,最大的問題,已經獲得答案。
  一行四人(人?)由振川駕駛,前往醫院。
  途中振川一句話也沒有。
  不必開口,甲乙兩人也猜得他心里想些什么。
  如瑛問他們:“請問尊姓大名,怎樣稱呼?”
  甲沉吟說:“是,名字對你們來說,非常重要。”
  乙說:“林先生稱我們為甲与乙,主意不錯。”
  振川一額汗,倘若有什么不安份的念頭,他們立刻知道。
  不知在他們的老家,是否人人都知道人人的想法?
  甲笑,“幸虧不是,地球人的思想,比較容易接触。”
  為什么?
  乙說,“你們的思維強烈:愛起來,燃燒到盡,恨的時候,你死我亡,悲哀來臨,刻骨銘心……太容易接收了。”
  振川覺得他們說得對。
  感情實在放得太盡了,一般都鼓勵這樣做,美譽為真性情。
  甲又說:“我們的感情比較冷淡,電波微弱,難以偵察。”
  醫院到了。
  振川与如瑛先走,甲乙兩人跟在后面。
  醫生很不滿。
  他發牢騷:“平時為什么不對他好一點儿?待他病了,操兵似前來輪隊探訪;其實是騷扰病人,還得提起精神招呼你們。”
  振川看如瑛一眼。
  如瑛看向窗外。
  柏如玨已在這間病房內躺了十來天,瘦成皮包骨。
  看到妹子,他歎息:“你終于來了!”
  如瑛嚇一跳,平日英俊倜儻的柏如玨看上去像絕症病人。
  如瑛向甲与乙投去求援的目光。
  他們點點頭。
  跟著各自伸出一只手,放在柏如玨肩膀上。
  柏如玨即時發出舒暢的一聲“啊”,像是服下一帖對症的藥。
  振川覺得神秘又有趣。
  他右臂關節,每逢陰雨天會得酸痛不堪,不知可否請教甲乙他們,代為醫治。
  如果他倆決定不回去了,振川愿意自荐為他們的經理人,領導他們行俠仗義,這比在一間中型机构內作人事斗爭有意義得多了。
  振川隨即怪自己在這种關口還异想天開。
  也許就是這樣的性格,使他夾在几個非我族類,來歷不明的人當中,尚能神情自若。
  十分鐘后,甲乙兩人的手离開了柏如玨的肩膀。
  柏如玨面部肌肉松弛下來,十分安靜,嘴角如笑非笑,沉沉睡去。
  振川暗暗為他祝禱,但愿柏如玨不要再夢見獅子老虎,讓他好夢連連,讓他不后悔這一場噩夢。
  甲乙兩人向柏如瑛點點頭,表示大功告成。
  振川看到他倆气定神閒,可見并無消耗太多功力。
  醫生進來催,“說完話沒有,快走、快走。”
  在門口,他們碰見柏如玨的母親,她也瘦了許多許多,松松皮都在脖子上打轉,愁眉苦面。
  如瑛把她當透明,目光看穿她,也無低頭轉頭或是仰頭,只是直勾勾射過她的身軀,向前走去。
  振川不忍,對她說:“令郎沒事了,好好休養吧!”
  如瑛一手拉著他便走,振川沒有机會再說話。
  走到停車場,已失去甲乙兩位先生的蹤跡。
  如瑛說:“請送我回家。”
  “什么?小姐,我還有數百個問題要請教閣下。”
  如瑛狡猾地說:“沒有時間了。”
  “誰說的?”
  “你要准備起來,人家快要來接你去跳舞,焚香沐浴,需要時間。”
  “你——”
  “我怎么樣?”
  “如瑛,你這個人,不可理喻。”
  “啊,林振川,原來我給你的印象僅止于此。”
  “你要賣關子,你要回家,好,如你所愿。”
  如瑛不再說話,登上車子,由振川送她。
  振川心痒難抓,忍無可忍,問她:“他們到底在什么地方認識你?”
  如瑛悶聲不響。
  抵達家門,她調皮地問:“你關心嗎?”
  振川見她胸有成竹,像是不怕他跳出她的掌心,不禁生气。
  他踏下油門,車子飛射而出。
  回到家里,他還是气。
  客廳完全有如瑛的靈魂,振川坐在珠灰色的沙發里,一邊呻吟一邊托著頭,怎么會插進一個伊利莎白,他百思不得其解。
  老區出來張望:“柏小姐呢?”
  振川說:“回家了。”
  “我做了龍蝦湯,還是她給的菜單。”
  “她這個人就是這樣難以捉摸。”
  “女孩子都如此。”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