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章


  安琪如旋風般走進林玲的宿舍。
  果不其然。
  林玲像個懶天使一樣,躺在床上發呆。不!事實上,她根本就是個懶天使。
  “天使玲!”
  林玲懶懶的看她一眼,又回到天花板上。“林玲。”
  安琪冷哼一聲。“怎么啦?被人類拋棄了就這樣沮喪啦?”
  “我沒有沮喪。”林玲淡然的回答。“只是最近懶了、厭啦。”
  “怎么啦?是因為中級天使沒考上嗎?”
  林玲吐舌。“我才不會那么在意呢!那只是天种形式而已,反正我都已經是天使了,哪在乎什么中級、下級,我過得快樂就好啦!”
  安琪翻翻白眼。“那只是你的藉口而已、再說你過得快樂嗎?這三年來你就像是個隱形人似的,我開始怀疑到底有沒有你這個天使的存在了。”
  “那不是很好嗎?安琪,你忘了你老說我太愛動、太愛說話了嗎?現在我當個安安靜靜的天使,你應該高興才是。”
  “那只是你的表面。”安琪有些生气了。“我早說過,叫你不要去招惹人類的,結果呢?你看看你的樣子,整天魂不守舍的,完全不像我剛認識的那個天使玲。人類沒一個好東西,只知道傷害別人。”
  “安琪,你可連我和你自己都給罵進去了,別忘了我們生前都是人類的。”
  “但那都是過去的事了。現在我們是天使,已經脫离苦海了,為什么還要招惹人類那些是是非非呢!”安琪的語气變柔了。“天使玲!忘了你的朋友吧!難道你不怕一次又一次的受傷害嗎?想想你的未婚夫……”
  “我不想談他。他是他,并不能代表其他人。”林玲瞄一眼安琪。“安琪,我相信人類有很多都是好的,包括小剛。他不理我不代表他就不是個好人啊!”
  安琪盯了她好半晌。“你太單純了。”她輕輕吐出一句。
  但她就是喜歡天使玲的這分單純。
  林玲莞爾一笑。“單純也未嘗不是好事啊!”
  “那么你還想不想見你的小剛呢?”
  林玲停頓一會。“不知道。”“不知道?”安琪開始她的一貫嘲諷。“剛才還在說大道理的天使竟然不敢去面對她的朋友?”
  “安琪,你不知道,是小剛赶我走的。”林玲不滿的呶起嘴,現在光想起那時候小剛的樣子,她就有气。
  “也許他是無心的?”
  “再怎么說,我也沒有那么厚的臉皮去見人啦!”
  “但你可也別忘了他考上了你最鐘愛的學校了。”安琪浮起一個笑。“這是不是代表認錯呢?”
  林玲輕哼一聲。“那只是碰巧的。”她的心有些動搖了。
  “你确定不去看看嗎?也許他一直想跟你道歉呢!”
  林玲猶豫起來。她的确是想念小剛,雖然他對她那么過分。
  安琪突然歎口气。“最近我又要下人間了呢!上級天使就是有這個好處,專門派任務去人間……不知道是不是有天使想要和我一同下去呢?”安琪故意輕描淡寫。“也許我該去問問別的天使。”說完,她就要走出去。
  “等等!”林玲立刻翻下床,差點沒跌個四腳朝天。“安琪,讓我……考慮考慮嘛。”
  安琪暗地露出胜利的微笑。
  激烈的競賽在運動場上爆裂開來。
  此起彼落的加油聲隨著球賽的刺激而在四處漫延開來。
  一個搶球、一個灌籃都能引起女孩們對新生偶像的崇拜。
  甚至夕陽西落也無法阻止她們瘋狂的吶喊。
  而家偉就在這個時候退場了。
  他只能在旁搖旗助喊。
  誰叫他天生粗心被對手拐了一腳呢?還讓他一拐一拐的退到場外,多沒面子啊!亦剛就不可能,粗心大意跟亦剛完全搭不上邊,憂郁小子才是他的代稱。
  自從亦剛考上大學就變了個樣,臉上的表情永遠都是一副誰欠了他几百万似的!不過話說回來,這鐵定跟天使有關,因為自那次一面之緣后……不!正确的說,應該一聞之緣后,他就再也沒听見亦剛談論天使了;顯然他們之間有什么問題……
  不過,他也滿惋惜的,畢竟他只跟天使說過一次話,如果……他也有亦剛那樣的好運就好了……
  “嚴……家偉?”熟悉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
  他嚇了一跳,環顧四周。大伙沒一個人不在注意球場上的動靜啊!再說……這個聲音怎能這么低柔清楚的穿過吵雜的喧鬧聲?
  這個聲音柔柔的歎息。“我就知道三年的時間很容易帶走一個人的記憶,那小剛差不多也把我忘了……”
  他眼一亮。“天使!”他忘我的跳起來,馬上哀嚎一聲。他可怜的腿!
  “怎么啦?我說的話有這么可怕嗎?讓你叫得如此慘不忍睹?”林玲不滿的說道,但她的眼光完全專注在球場上的小剛。
  “不!”他忍住痛,告訴自己能听見天使說話,這點痛也算不得什么啦!
  “天使!”他抑不住滿臉的笑容。“我是太興奮了。你在哪里?”
  “我就你身邊啊!真想不到你還記得我……不知道小剛還記不記得我呢?”
  林玲盯著場中躍動的男孩。他真沒想到人間的時間過得這么快,小剛變得似乎比以前成熟許多呢!
  家偉的嘴角勾起一個笑。“他會忘才怪呢!天使,別老談他嘛!你會讓我吃醋的……不如談談我們吧!”
  林玲略惊訝的瞥他一眼。“談我們?我跟你又不熟,有什么好談的?”
  他馬上裝出一副心碎的樣子。“你真這么想嗎?雖然我們只談過几句話,但你的身影……不!你的聲音可一直留在我的心底呢!”
  林玲睜大眼看他。“你實在不該加入籃球隊,有沒有考慮的話劇社啊?”
  他哈哈大笑起來,引起四周啦啦隊的怒瞪。
  “天使!”他明顯的放低聲音。“為了你,我差點變白痴了。你看見有人曾在球賽精彩時突然大笑起來,只為他身邊的一個隱形天使?而且他自己還是個球員呢!”他咕噥道。
  林玲才不乎呢!
  “家偉……小剛有沒有跟你談起過我啊?”
  他挑挑眉。“就我記憶中蠿S有。”好半晌,他的身旁不再有聲音。
  “天使!你還在嗎?”他慌忙的盯著四周。
  “在。”這下子,他听見噥噥的鼻音了。
  他緊張起來了。
  “嘿!天使,別難過嘛!這又沒什么大不了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亦剛這混小子向來不把心事說出來的嘛!不過,要是你當初找上我,我才不會笨得把一個寶貴的天使給气走呢!”他吹噓著。
  她破涕為笑。“你說得對。小剛一向是滿木訥的,這也是我來找你的原因。”
  “天使!你根本沒在听我說話嘛!”他怪叫著,又引來几人的怒目。
  他只有無奈的接受這些奇异的眼光。也許明天話一傳出去,就沒女孩肯赴他的約會了。
  “家偉……你知不知道我跟小剛吵架的原因啊?”
  他大歎口气。“不知道啊!也許你愿意告訴我?”
  “我也不知道啊!”她的聲音流露出困惑。“什么?”他大叫。“那你們到底在吵些什么啊?”這會儿,他可顧不得其他人的眼光了。
  “要是我知道就好啦。家偉,我是來找你做和事佬的。”
  “你打算先道歉?”
  “也許吧!可是我不敢當著他的面道歉。你沒看見當初他那副齜牙咧嘴的樣子,像是要把人吃了似的……所以我才不敢招惹他啊!再說,你也說過他都不把心事擺在臉上,我怎么知道他還要不要我這個朋友啊?”
  家偉表情柔了。“沒想到你這個天使還真像個女孩呢!”
  “我本來就是個女孩嘛!你答應了嗎?”
  “答應?”
  “答應幫我探探小剛的意思啊!要是他根本忘了我林玲的話……”她失望的喃道。“那就算了,大不了我以后在人間沒東西吃啦。”
  “天使!你放心,要是亦剛不認識你這個朋友,我認你。以后你就來我這里好了,我這可包吃包住。”他拍胸脯保證。
  林玲笑了。“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那個女孩真沒眼光。”
  他一惊。“什么女孩?”她沒答話。
  “天使!”他語气里帶絲警告。
  林玲吐舌。“我又不是故意的。知彼知己,百戰百胜嘛!我總得知道我拜托的人是個怎么樣的人類啊!”
  “所以?”他的臉上帶著一絲警覺。
  “所以我跟著你一整天啦。”
  “跟著我一整天?”他失聲叫道。
  林玲縮縮肩。“我只是不小心看到的嘛。誰知道那么巧,正巧看見你跟你的女朋友……前任女朋友分手嘛!”她緊接著下句:“但是,天涯何處無芳草,你會交到更好的。”
  家偉深吸口气,要不是他看不見這個天使,他會活活把她勒死。
  “天使!”
  “做什么?”
  “下次來之前,先通知我一聲,‘偷窺’似乎不是天使該有的行為。”他有些生气。
  “我道歉。可是我又不是故意的,誰知道一來就碰上這么難堪的事啊!不過,家偉,失戀只是人生一小部分……”她輕叫一聲,看見小剛跟隊友興奮的走過來。
  “我得走啦!家偉,一切拜托你啦!”她在人群中遁去。
  但小剛還是瞥見那一抹熟悉的白。
  “玲玲!”他跑過去。
  “天使!”家偉朝四周環顧,撞上沖過來的小剛。
  “家偉,你看見玲玲了沒?我剛才看見她了……”
  亦剛不想天使才怪呢!家偉暗自做了個鬼臉。
  “沒有。”他鎮定答道。“你明知道我只能听見天使的聲音。”
  “可是……我明明……”
  這三年來他可吃了亦剛不少苦頭,若不報仇豈不枉為君子嗎?
  “你一定是看花眼,是不是?”家偉瞄了眼激動得抱在一塊的隊友。“我們胜了,不是嗎?打算去哪慶祝啊?”
  小剛怀疑的看他一眼。
  “我剛才似乎听到你在叫‘天使’?”
  家偉保持一貫微笑。“我听見你叫玲玲,所以我以為天使來啦!”他面不改色的說道。
  小剛上下打量他。“真的?”
  “當然啦!”家偉拉著他跟著隊友們接受歡呼。“今晚我們要好好慶祝一晚。”他硬拖走亦剛。
  他才不愿那么早如亦剛的愿呢!
  在那之前,他會好好的整整亦剛。
  誰叫他也是個男人,會嫉妒亦剛的好運啊!
  他又不是長得頂丑,為什么就沒一個天使來找他嚴家偉呢?
  “我不懂為什么你跟我談論小剛的事要在這么有气氛的高級咖啡館?”林玲好奇的四處張望高級的裝潢。
  家偉輕咳,以引起她的注意。“難道你不覺得气氛要好才能想出個好辦法嗎?”他對著空气說話,引起不少人注意。
  林玲發出銀鈴般笑聲。“這倒是我第一次听見。不過,你不覺得你約錯了人嗎?找一個天使來?難道失戀對你的打擊這么重啊?連天使你都敢約。”
  家偉不自在的笑了笑。失戀的打擊對他事小,但他沒想到天使竟然看得穿他的心思。
  林玲好玩的看著他。“家偉,我以前听小剛說過,你是個注重外表甚於內在的男孩,你又不清楚我長得如何,你還敢約我啊?”
  亦剛那家伙!
  他清清喉嚨。“我才不在乎你長什么樣呢!”他話鋒一轉:“你到底長得如何啊?”
  林玲大笑起來。
  “這沒這么好笑吧!”他喃喃抱怨。“起碼你就看得見我和亦剛,太不公平了。至少對我就非常的不公平,你看看四周,全用怪异的眼神盯著我看,我怀疑他們已經把我當做精神病院跑出來的病人。”
  她又笑起來:“是你自己要在這里的嘛!你這一套應該是對付屬於人類的正常女性……我已經是個上天堂的天使啦!”
  他也大歎起來:“听起來你像是個大而化之的天使,如果我遇到的女孩也能像你一樣不要那么小心眼,那就是我修來的福气嘍。”
  “家偉,你會找到的。總有一天!”她輕聲安慰。
  “如果你是人……”
  “可惜我已經做天使了啦!”她打斷他話里的渴望。“小剛的事到底怎樣了嘛?你跟他說了沒?他怎么表示?”
  家偉眨眨眼。“這個嘛……我總得找個時机嘛。”
  他怎能說他連提都還沒提,就只為整這個好運的家伙!
  “那什么時候才算是好時机?”她有些自怜。“想不到交一個人類朋友這么累人,過一陣子,我又得去考中級天使了,可能好一陣子沒法下來了……家偉?”她注意到他的眼睛直發楞的瞪著門口。
  她轉過身去。
  那不正是那天跟家偉分手的女孩嗎?她身旁還有個男人呢!
  “家偉。”女孩也發覺到他,她走過來,臉上的笑容有些不自在。“你在這啊?怎么一個人?”家偉瞪著她身邊的男人。他沒想到才不過分手數目,她就另結新歡了。
  “他是我的……呃,朋友。新交的朋友。”她尷尬地為兩人做個介紹。
  林玲輕聲開口:“振作點,家偉!表現出你最好的一面給他們看嘛!別讓他們看堂堂嚴家偉當眾被一個女孩子擊倒。家偉!難道你要人笑你嗎?別忘了你不是孤獨一人,我可是絕對支持你的。”林玲在一旁打气著。
  對啊!這里不只他一個人,還有個天使為他助陣呢!
  他的心里滑過一道暖流。
  他露出無懈可擊的笑容回答他們。
  “這才對嘛!天涯何處無芳草!再說,她雖然長得漂亮,但可配不上你呢!”
  林玲微笑道。
  這一刻,他突然對天使產生無比的好感……比他以往所交往過的女朋友還多。
  他發覺,雖然他不曾見過這位天使的面,但他……
  已經愛上她了。
  小剛二十三歲的生日在家偉家舉辦。
  二十三歲……他已經有三年的生日沒見到林玲了,難道她在天堂里過得很快樂……快樂到一點也不想念他嗎?
  他很想念林玲,以前把她當友理所當然,現在他知道了,林玲對他而言是很重要的……那天晚上他實在是太過分了,他不該對林玲大吼大叫,但林玲知道他認錯了嗎?每年的生日,他都獨自一人在房里擺上她最喜歡的菜肴盼著她來,今年要不是家偉硬拖他來,還找來一些朋友,說什么他都不會來的。
  林玲會在天上看著他嗎?她會注意到他的房里有著他最誠心的忏悔嗎?
  “嘿!亦剛。”家偉走出落地窗。“今晚的壽星是你耶,躲在這里做什么?看星星啊?走!進去,大伙在等著你切蛋糕呢!”
  小剛仰望著滿天星斗,突然開口:“我最想邀請的人沒來,進去也沒什么意思。”
  家偉瞥他一眼。“你是說……天使?”
  “一切都是我的錯。為什么玲玲不肯下來見我呢?難道她真的不肯原諒我嗎?她不知道我每天晚上都誠心承認我的錯誤,就只求她下來見我嗎?”他突然激動的朝天空大喊她的名字。
  “亦剛!”家偉猶豫的好久,他沒想到亦剛似乎也跟他一樣……愛上了天使,他該不該說出來?天使這么信任他!
  “亦剛!天使很快就會見你的。”他一鼓作气的說出來。
  小剛惊訝的盯著他。“什么?”他抓緊家偉。“你見過玲玲嗎?她在哪里?”
  家偉毫無所懼的笑一笑。雖說他不能辜負天使對他的信賴,但起碼他還可以整整亦剛吧!
  他微笑的扳開小剛的手。“等這場舞會結束,我才能說。”他看了眼小剛的臉色。“你要敢揍我,你就連一句話也別想撈唷。這是我的條件,只要你過完這個舞會。要不,你想知道她的下落,那簡直是在痴想。”他得意的說道。至少他要訓練訓練亦剛的耐性。
  “真的沒騙我?”小剛臉上夾雜著怒火和希望。
  家偉點點頭,臉上挂滿促狹的笑容。
  “你知道的,等事情過后,我會好好揍你一頓。”小剛怒道。
  “我知道。”家偉眨眨眼。“但我可不后悔。”
  小剛無可奈何的帶著一臉怒容走進去。
  “你可曾看過有人在自己的生日舞會上噴火嗎?”家偉喃喃自語:“不!我還沒看過。那一定帥呆了,只要對象不是我,不過話說回來,誰叫你的運气這么好呢?你叫我上哪再找一個天使?”
  這一點點的處罰還不能消天使注定是亦剛的气。要是他早認識天使,天使一定會是他的。憑小剛那副乖違的樣子,也想和天使做朋友?那簡直是痴人說夢!
  但現在事實俱在啊!看來他嚴家偉對天使也只能算單戀罷了!
  他輕歎地把重量移向柵欄。也許天使能好心的介紹另一個天使……他的身体隨著爆裂聲傳開……不!他的身体在往下掉!他張大嘴的望著离他愈來愈遠的陽台。
  天!他震惊的想道。這是三樓啊!那他不是准死無疑了嗎?難道……這就是他死前所想的嗎?不!他無法控制往下掉的身軀。他還不想死,他還有許多事要……
  一只冰冷的小手緊緊握住他的手,暫時停止他往下墜的身体。
  他的心還在怦怦的撞擊著。他還沒死……沒死……至少目前還沒死。
  他顫抖地閉了閉眼,抬頭看向他的救命恩人。
  一個女孩。一個清雅脫俗,卻有一張漂亮可愛臉孔的女孩站在斷欄邊。
  他不記得他所邀請的女孩中有這號人物在。
  他更不相信憑她一個纖纖弱女子能把他這個粗壯的男孩拉上去。
  也許明報紙上會登著雖然他被一個七分像酒井法子的女孩給救起,但半途女孩的体力不支,結果……他瞪大眼,七分像酒井法子……難道……
  “偉大的上帝啊!家偉,你比我想像中的要重許多。”她開口道。
  清脆熟悉的嗓音讓他好半晌說不出話來。
  “天使?”他難以置信的喊道。
  “當然是我啦!難不成你以為還有那個弱女子能撐起你這龐大的身軀啊!”她雙手握他的手,拼命的想往后退。“該死!我拉不動你。”
  “天使……”家偉依舊震惊。“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你……”
  “是啊!你要是再這么心不在焉,我可能以后都會在天堂里看見你啦。”
  他想了想。“這倒也是,你這么一說,我對於死亡可就不那么怕了。”
  “你瘋啦!你以為每一個人類都能進天堂啊?”
  林玲不支的向前滑了几步,她的身体几乎要掉出陽台外。
  “老天!”家偉喃道。
  “該死!我拉不上你啊!”她閉緊眼,使盡力气。
  小剛!
  家偉吞了吞口水,他現在一點也不敢往下看。
  “天使!你不是有法力的嗎?”
  “法力?我只是個中級天使,哪里來的法力啊?要不是我剛考上中級天使,你想我救你,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家偉繼續向下墜了些,他顫抖的注意到她的腳已經滑到陽台邊緣了。
  小剛!林玲在心底喊道。
  家偉緊張的笑道:“早知道如此,說什么我也不會讓音樂開這么大聲。也許今天這里就是我喪命之地。天使?”
  “做什么?”
  “告訴亦剛,叫他記得每年要記得給我上柱香啊!”他的冷汗直流。第一次他感覺到生与死的距离竟是如此之近。
  “要說你自己去說。”她話還沒說完,就被家偉下滑的身体拖著下去。
  她不怕,因為她是天使,她隨時可以飛起來,但家偉呢?他是個人類啊!
  “偉大的上帝!幫助我吧!”她閉緊眼在跟著家偉向下滑中大喊。
  驀地,一個人抱住她,同時握住她握緊不放的家偉。
  “亦剛?”家偉嚇得說不出話來了。剛才他還以為他真的要做天使去了。
  “別緊張,別動。”小剛小心的放開他身邊的女孩,專注拉起家偉。
  “我保證不動。”家偉吞了吞口水。“絕對不動,打死我都不動。”
  小剛大笑。“就這個時候你最听話了。”
  家偉瞄了眼天使。顯然亦剛還沒發現他身邊的女孩就是他朝思暮想的玲玲。但他也不打算現在告訴亦剛,要是他在興奮之余不慎放下手,那以后這世上就再也沒嚴家偉這個名字了。
  好不容易家偉給拖上來了。
  兩個人躺在地上再也起不來了。
  一個是力气用盡。
  一個是劫后余生。
  最后,小剛先開口:“我真沒想到一個女孩子能支撐你那么久。”他并未側頭去看她。
  家偉緩緩浮起一個笑容。“一個女孩?沒錯,她是一個女孩,但她可也是個天使。”
  天使?
  小剛猛地彈跳起來。
  他瞪著在他面前的女孩……不!應該是天使。
  “玲玲……”他不可思議的喚道。
  林玲笑了,笑得有些怯畏。“小剛……好久不見了。”
  “玲玲!”他大喊。“真的是你!玲玲。”他又哭又笑的沖過去抱起她轉好几圈。
  她也跟著他笑了,只是笑得有些困惑。
  “小剛!你……沒生气嗎?”她期盼的問道。
  “不!你看我的樣子像是在生气嗎?”他抑不住笑意。“我一點也沒生气,沒有。”
  “可是……”
  “玲玲。”他收斂起笑容。“那晚是我不對。我不是有意要罵你的,只是……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那樣……”
  恐怕是嫉妒惹的禍吧!家偉帶些不滿地想著。
  “我要道歉,玲玲,你會原諒我嗎?”
  林玲欣喜的猛點頭。“我當然會啦!我也有錯……”
  “不!你沒錯。玲玲,你有未婚夫,當然不是……”
  “什么?”家偉怪叫道。
  小剛這才注意到第三者。“你叫什么?”
  “天使有未婚夫?真的嗎?”
  小剛打量著他。“這不干你的事!”
  “怎么不干啊?現在好歹天使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啦,我當然要知道她的一切,包括未婚夫。”他理所當然的說道。
  “有這种說法嗎?”林玲困惑的問道。
  “沒有,顯然是某個人自創的。”小剛回答她。“玲玲……”他突然停頓下來,不可思議的瞪著家偉,再轉身看看自己碰触的實体。
  他能触摸到玲玲了?
  “怎么了?亦剛!看你那副樣子,好像需要收惊哪。天使,我們別理他。”家偉還沒拉到林玲的手就被小剛拍掉了。
  家偉現在是极度的不滿。
  “玲玲……你現在還是天使嗎?”小剛小心翼翼的打量她。
  林玲失笑。“如果我不是天使,我還會待在這里嗎?”
  “說的有理……”家偉插嘴道。
  小剛凶狠的瞪他一眼:“你閉嘴。”但他轉向林玲時又是另一副溫柔的表情。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他輕碰她柔軟的臉頰。“我能碰到你了……家偉也能看見你了,這到底怎么回事?”
  林玲露齒而笑。“這完全要歸功於我考上中級天使啦!要不然現在可要到下頭找躺著的家偉了。”
  “上帝保佑!”家偉喃道。
  小剛跟她一樣開心,畢竟這是林玲多年來努力的目標。
  “恭喜你,玲玲。”他想起一件事。“那……以后你能用實体跟我們見面了?”想到這點,小剛就有說不出的莫名喜悅。
  林玲搖搖頭。“我只是個天使,這次要不是為了救家偉,說什么我也不會現形的。這要是被發現了,我可就完了。再說,我可不認為我的法力足以再現形一次。”
  小剛和家偉的臉上寫滿失望。
  “天使,我才見你一次呢!”家偉抱怨的說道。
  小剛又瞪了他一眼。這小子話還真多!
  “玲玲……”
  “嘿!壽星在這里啊!我們在里頭找了老半天也找不到……”從屋里頭走出一個年輕小伙子,他們的同學,哲。他一看見林玲就忍不住吹了聲口哨。“原來如此!想不到我們的憂郁小子也有這么漂亮的女朋友!給大伙介紹介紹吧!”
  林玲掙脫小剛的怀抱,無聲的退入陰影里。要是被人發現,她可就真的完了。
  小剛跨前一步,擋在林玲的面前。“哲!進去吧!”他的口气雖冰冷,但心里卻歡喜的不得了。他和玲玲看起來像情侶?
  “嘿!這是怎么回事?連女朋友也舍不得介紹……”
  家偉赶緊出來打圓場。
  他推著哲走進屋里去。“你又不是不知道亦剛這小子一向就是這副德性……”
  他的話隨著他的人隱沒在落地窗后。
  小剛松口气轉身。
  他的玲玲浮在空中。
  不知為何,他有些失望,失望不能再見到玲玲像人類的樣子。
  一個可以抱、可以摸的人類。
  “小剛。”她開口。“對不起,我是不能讓別人見到我的。剛才……”
  他了解地笑笑:“我知道。所以我才擋在你面前啊!你要走了?”
  她點點頭。“我還會再來的。”她露出害羞的笑容。“現在我們還是好朋友?”
  “當然。”
  她好開心。“今晚我一定會把安琪給煩死。我要告訴她,我的人類朋友沒有忘了我。”
  “安琪?”小剛一逕的陪她微笑。他并不想知道安琪是誰,他只想多留玲玲一些時候。
  他猛點頭。“她是個好天使,雖然她個性比較嚴謹,但她是面惡心善的善良天使呢!要不是她,我到現在還不認識你呢!”
  “這么說,我該感謝她了?!”他輕聲說道。
  “是啊!我該回去了。”她露出試探的笑容:“再見,我會再來的。”
  “再見……玲玲。”他有些不舍的看著她愈飄愈遠的身形。
  他才剛見到玲玲的面,下次再見面不知是何時了……
  “听起來當天使似乎也不錯。”家偉在他身后靜靜的說道。
  小剛聳聳肩。“也許。不過,我還是要感謝你,要不是你,我可能現在還見不到玲玲。”
  “是啊!”家偉笑得有些苦澀。“那可是用我的命換來的。”
  小剛仰望著天空,不知道玲玲的天堂到底在哪里!
  家偉走到他身邊。“有時候愛情的情愫就在不知不覺中生根發芽,讓人一點警覺都沒有。”
  他突然有感而發的瞄了一眼身旁的人。
  小剛警覺的側過頭看他。“你說什么?”
  家偉走向落地窗,臉上帶著神秘的微笑。“也許是上帝的捉弄。我們极力避免丘比特的箭,但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在不知不覺中我們的胸口同時中箭了,就你跟我。”
  小剛愣了一會,睜大眼。“嚴家偉!難道你對玲玲……”
  驀地,他的怒气暫停了下來。不只家偉,難道他自己也……
  家偉背對著他停在門口。“今晚是我第一次見到天使,她就像是個真正的人類女孩呢!”他自嘲的笑笑,走進屋里。
  他相信他給亦剛那混子夠多的提示了。
  剩下的就各憑本事了。
  小剛思緒翻騰。
  他必須好好想一想。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