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章


  接下來的數月,林玲覺得自己從沒這么愛過人間。
  即使是她生而為人時也從未有過。
  也許是上帝的恩賜,在她生而為人時,時間像是無情的劊子手帶走了人世間所有對她的回憶。但她成為天使時,卻有個男孩不曾忘過她,即使是三年的時間。
  不!不應該說是男孩,應該是男人了。
  她在人世間的年歲只有十九年,她并不太知道人類原來成長得如此之快,快到令她訝异得合不扰嘴。才不過數月不見,小剛就已經成熟得令她差點認不出他來。
  她壓根沒想到她的小剛,一個十三歲的男孩現在會成為英挺帥气的大學生,一個即將畢業的大學生。
  她的心情錯綜复雜,百味雜陳。
  很快的,時間會帶小剛進入社會,聚妻、生子……到時候,小剛恐怕就會跟她疏遠……
  她摔摔頭。她了解小剛才不是這种人……但她還是不安心……甚至連她想到小剛將來要娶妻生子,她都不開心。
  是的,她是十分十分的不開心。
  雖然她不知道為何因。
  她緩緩飄下來。
  近來偶爾她也來小剛的學校找他。
  沒辦法,太無聊了嘛!
  她看見樹后有著一對男女……女孩似乎看起來長得滿漂亮的,至於男的嘛……
  她飄下來些……
  小剛?
  她睜大眼。
  那不是小剛嗎?
  雖說他是背對著她,但多年的好友了,她當然能從背后看出他啊……他在這里做什么?
  難不成……在告白?
  上帝,她突然感到心慌意亂。
  是的,小剛都二十出頭了,沒有女朋友是滿奇怪的,但她……她總覺得……她不知道該如何感覺才是正确的。
  她是小剛的朋友、理應替他高興、但……但為什么她的心底一片愁去慘霧呢?
  女孩黯然离去。
  小剛松口气,轉過身看見她飄在空中。
  “玲玲!”他笑開嘴。“好久不見啦!”事實上才兩天一夜而已。
  林玲苦著一張臉。
  “怎么啦?玲玲,有什么事讓你苦著一張臉?”他柔聲問。
  近來的小剛穩重很多,對待她也充滿溫柔和耐性,完全不像當初那個毛躁小子。
  看來似乎人類的時間會讓人類成長,而她卻還停留在那個階段,起碼她最近的心情起浮不定就是最好的表徵。
  “玲玲?”
  任誰也絕對想不到眼前這個挺拔的男子就是當初孤僻的小男孩吧!
  他專注的盯著她。“玲玲,發生了什么事了嗎?”
  她勉強擠出微笑。“沒有,一點事也沒有……小剛,剛才那女孩找你做什么啊?”她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他微皺眉。“玲玲,你又在偷看了。”他的口气顯示他并未生气。
  “我才沒有!我是正好撞見而已,撞見跟偷看的定義是不同的。”她瞄一眼微笑的小剛,知道他并未生气。她忍不住開口:“到底怎樣嘛?我很少看見女孩找你耶。”
  他故意朝她緩慢的眨眨眼。“這是我的私事,恐怕不太方便告訴第三者。”他故意逗她。
  她哼了一聲:“那才沒什么了不起呢!”她強抑下滿腔不滿。“也許我可以去找家偉。你們倆向來是好哥儿們,我相信他會給我滿意的答案。”
  “等等,玲玲。”他赶緊上前抓住想轉身的玲玲,卻扑了個空。
  因為她根本沒有實体。
  他有些失望、有些落寞、這是他本來就知道的……但他在不知不覺中總是把玲玲當人類看待……
  她得意的看著他:“到底怎么回事?”
  “也沒什么。”他邊走邊回答她。“只不過是一個女孩子一時的迷惘。”
  “迷惘?”她困惑的等著小剛繼續說下去。
  但一直到小剛快轉彎時,她才知道他根本沒意思要繼續下去。
  她赶緊飄到小剛面前,面對著他。
  “小剛!你話還沒說完呢!”
  小剛重重地歎口气。有時候他真覺得玲玲還真是個小傻瓜呢!
  “小剛!”
  他聳聳肩。“就是……情書、告白。”
  林玲楞了一下。“你再說一次。”
  他忍不住气,大吼起來:“是情書!她給我情書,你滿意了嗎?”
  她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我又不是故意的。”她瞄一眼他,“那你接受了沒?”她緊張的盯著他瞧。
  “你關心嗎?”
  “我當然關心啦!你到底說不說嘛?”
  他意味深長的瞥她一眼。“你喜不喜歡我接受?”
  這下,可把她給問倒了。
  她要如何回答?不喜歡?只因為她心里不高興小剛交女朋友?她是小剛的好朋友,她當然必須站在小剛的立場為他設想!但若說喜歡,那可違背她的本性了,她才不是個說謊的天使呢!再說……要她說出贊成小剛交女朋友,她也說不出來……
  她最近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毛病才會愈來愈不了解自己的心理了。
  小剛暗自竊喜。
  他沒料到他的天使臉上竟然帶著猶豫,想來她也并不是對他全無感情的。
  “到底怎樣啊?玲玲。”他催促著。
  林玲扁嘴。“我不要你回答了啦!”她轉身想飄上天空。
  “等等!玲玲,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的呢!”
  她高傲的看著他。“你不用回答我,我也可以不回答你啊!”她說的理所當然。
  小剛只好大歎口气。
  “好吧!好吧!我回答你總可以吧。你可以不要再飄上去了吧?”他耐著性子等她下來。
  “我拒絕了她。”他簡洁的說道。
  但林玲可開心了,雖然她有些罪惡感。
  她偷偷笑著。
  “玲玲!”
  她應了一聲。
  “現在該我問你了。”
  “問什么?”她注意到他話里的嚴肅。
  “你除了‘前任’未婚夫外,沒談過其他戀愛嗎?”他柔聲問道。
  她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她才一開口,馬上就惊覺到自己的多嘴。
  她有些生气。“你問這做什么?”
  因為他注意到她先前對這些事情的困惑無知,但他并未說出來。
  “嘿!我在跟你說話啊!”
  “玲玲!”
  “干嘛?”
  “你很愛你的‘前任’未婚夫嗎?”否則玲玲怎么沒談過其他戀愛呢?小剛有些嫉妒的想道。不!這豈止是嫉妒二字可形容的。
  她盯著他。“不干你的事吧?”
  “怎么不干我的事呢?既然我們是好朋友,再加上剛才你也探我隱私,所以我想我也有權知道你這唯一的羅曼史。”他平靜的回答。
  “那才不叫隱私呢!”她憤怒的叫道。
  “玲玲!”他警告道。
  “這也不叫羅曼史啊!”她抗議,但聲音明顯的小了很多。
  小剛滿意的笑了;這表示玲玲軟化了!
  其實他早想知道玲玲這個獨一無二的的前任未婚夫到底是何許人也,竟然能奪得玲玲的芳心,更甚者,是唯一曾奪取玲玲芳心的男人。
  他想知道他羅亦剛到底哪里比不下那個男人。
  他坐在花圃邊,拍拍身邊的坐位。“下來坐。人家還以為我對著空中不知道喃喃說著些什么話呢!”事實上他每次一看見玲玲在空中,就想起玲玲畢竟是個天使。
  這令他不滿,十分的不滿。
  林玲乖乖的降下來,坐在他身邊。
  許久,她才開口:“其實那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所以?”
  她皺皺臉。“你是真的打算不放過我了?”
  “玲玲!”他霸道的瞪著她。
  “好吧,好吧!我說過沒什么大不了的,說就說嘛!我國中的時候……你知道我是很笨的嘛!連中級天使都得花几年功夫才考上,更何況人間的高中嘛!不過話說回來,上級天使的考試更難……”
  “玲玲,重點。”他柔聲提醒。
  她聳聳肩。“我忘了嘛!我剛才說到哪里?”
  “國中時代。”他十分有耐性的說道。
  她點點頭。“我國中時代,我媽替我請了個家庭教師,一個年輕有為的大學生,對!一個年輕有為的大學生,其實大學生不見得每一個都有為。或者是年輕,但……”她瞥到小剛的表情,馬上導入正題。“他就是我的未婚夫。”她完結道。
  小剛楞了一下。“他是你的未婚夫?就這樣?”
  她堅定的點點頭:“當然,他是我的未婚夫,僅此而已。”
  他舔舔唇。“玲玲,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要問,他為什么成為你的未婚夫?”他早該想到跟林玲說話要耐住性子。
  “簡單的很,因為那時候我白痴,我對他一見鐘情,只因為他長得像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你知道的嘛!在我情竇初開的年紀,腦子里塞滿一些無聊的幻想,我很迷他。然后,我高中考取的那天,他對我提出交往的請求,我當然迫不及待的答應啦!然后就在高三那年,我們訂婚了……”她沉浸於回憶之中。“那時候我付出很多感情,多到令現在的我感到可笑,因為……”她垂下睫毛,停住不說。
  “因為什么?”小剛追問道。
  他吃醋,吃了很大醋,他十分不高興有男人竟然能引起林玲的迷戀,能讓她付出那么多的感情。
  難道林玲真的愛那個男人嗎?愛到……甚至死后還在愛著嗎?
  想到這里,他就不舒服。
  “因為……”
  因為付出的感情終究被糟蹋了。
  因為年少無知許下的海誓山盟平白浪費了她整整六年的感情世界。
  因為無論付出的感情有多少,最后還是敵不過時間。
  太多的因為了。
  “玲玲!”小剛注意到她的神情有些哀傷。“不想說就別說了。”他体諒的說道。
  她搖搖頭,眨回眼里的淚水。
  “不!說出來反而輕松。”她停頓。“因為他在我做天使不到六個月的時間內就另外論及婚嫁了。”她輕聲道。
  “什么?”小剛气得跳起來。
  她略吃惊的望著他漲紅的臉。“小剛!”
  “做什么?”他的聲音帶著怒意。
  “你的樣子好像要揍人似的。”
  “沒錯,我是想揍人。告訴我,他叫什么名字?”他惡狠狠的說道。
  “他叫李文祥!”她停了一會儿:“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小剛注意到她的語气如此平和。
  他的憤怒稍為平息。
  “你……不生气嗎?”他小心翼翼的盯著她。
  林玲淡淡笑了笑。“生气又有什么用?那都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再說,感情的事誰也無法強求,不是嗎?”
  真的嗎?小剛暗想道。在這平靜的外表下,真的絲毫沒有一絲絲的眷戀嗎?那個男人是林玲最初也是唯一的情人啊!難道林玲真的能拋棄過去的一切嗎?他想到剛才林玲的話……感情的事誰也無法強求……無法強求……他閉了閉眼,無法強求,難道這會是他未來的寫照嗎?
  “小剛,你還好吧!”她輕聲喚道。
  他搖搖頭。不!他一點也不好。他從沒想到他會認識一個天使,他更沒想到會對一個天使付出感情。
  但他仍平靜的開口:“我很好。”他話鋒一轉,全神貫注的盯著他的天使。
  “你呢?你還愛他嗎?”
  林玲沉默下來。她并沒有注意到小剛泛白拳頭,也沒有看見他緊張的神情。她只專注在小剛的問題上。
  她還愛他嗎?愛那個不到六個月就另尋新歡的男孩嗎?愛嗎?自從她做了天使,她就從未想過這個問題,畢竟他們是陰陽兩隔,再談什么愛不愛的也沒什么用了,不是嗎?
  “玲玲!”小剛急切的語气此起的注視。他希望她告訴他,她再也不愛那個男人了!
  她緩緩搖頭。“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他尖聲叫道。他沒料到是這個答案……他原以為答案不是是即是非啊!
  “我是不知道啊!不過,我倒是有些怨他呢!”她自嘲道。“怨他?”小剛重复道,他的心思仍留在剛才的答案上。
  她點點頭。小剛跟她是多年的朋友,她也沒什么好保留的了。
  其實有個好朋友真好,能跟她一起分擔痛苦。
  “是啊!我是有些怨他,怨他為什么那么快就把我忘了,我并不是要他一輩不娶……但起碼也不必那么快就把我忘了啊!”她搖搖頭。“近六年的感情在短短六個月就煙消云散了。”她注意到小剛嚴肅的臉色,她頑皮的吐吐舌。“看來是我林玲的魅力不夠吧!”
  小剛正經的看著她。“不!不是你的魅力不夠,是你不夠專情,我就不會。玲玲!在三年里我從未忘過你。”
  驀地,不知為何她臉紅起來。
  “我知道。”她期期艾艾的答道。“我也沒忘過你啊!”她有些發窘。
  小剛滿意的笑了。
  無論玲玲對那個男人放入多深的感情,但至少現在玲玲是他的……真的是他的嗎?在玲玲而言,他只是她的朋友,但她可知她的地位在他的心里卻是大大的不同。
  他暗暗歎息,他從未想過付出一份感情是如此的惹人煩惱。
  林玲細細的打量他。“小剛,你知道你最近變了很多嗎?”她帶著微笑問道。事實上她是不想再回到剛才令她困窘的話題上去。小剛回過神來。“變很多?”他隨意附和著。
  她猛點頭。“是啊!跟我剛認識的你差很多呢!我再怎么想也沒想到那個脾气暴躁的男孩轉眼間變成了既穩重又帥气的大學生呢!”
  小剛楞了下,隨即抓住机會:“玲玲,你認為是那個男人好,還是我好?”他不愿稱那個男人為林玲的未婚夫,任何人都不能。
  “什么?”她吃惊道。
  “我是說,如果在我們兩人中間,你會選誰?”他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她。
  林玲呆住了。小剛怎么問她這個問題呢?這……她要如何因答?一個是她的未婚夫,一個是她最好的朋友,兩者的感情是完全不一樣的啊,難道小剛不知道嗎?
  還是小剛在說笑……不!小剛不可能說笑,他看起來似乎比她還緊張……可是……
  可是……
  “怎樣?”他催促著。心跳不由得加快。
  “我……”林玲搔搔頭發。“我……”她該怎么回答呢?
  “可是……小剛,你是我朋友啊!朋友跟未婚夫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如果我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愛人呢?”他緊追不舍。
  林玲睜大眼。“你……你在說笑吧?”
  “不!我是認真的。”小剛堅決的說道。
  自從家偉提醒他的那天夜晚,他反复思量。他才惊覺到他對林玲的感情在不知不覺中早已有所變化……不!他已忍了很久了,他不以為他能再把林玲只當朋友看待,他也無法接受林玲只把他當朋友看的事實。今天他一定要弄清楚林玲的感情,他一定要讓林玲認清她對他不只是朋友之情……
  是的,他必須讓玲玲知道她是愛他的,因為他早已愛上她了。
  “小剛……你今天好奇怪啊!”她皺著眉。
  “玲玲,因答我。”
  “我……”她舔舔唇。“我……”
  “亦剛!”一個大學生轉過角看見他正盯著牆壁瞧。“原來你在這里,我們可找你很久了,下午還有學弟學妹們要為我們送行呢!真搞不懂他們,离畢業還有兩個月,這么喜歡我們离開啊……”
  此時不走,待何時。林玲暗地松口气。“既然你有事,我就先走啦!”她迫不及待地浮起來。
  “等等!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小剛追著她。
  “嘿!別忘了你答應過我,不在人前跟我說話的唷!”她做個鬼臉,飄上天空。
  小剛瞪著她遠去的身影。
  該死!他又讓她溜掉一次。
  但,下次,下次他絕對不會再這么輕易的放過她。
  “我說過,我已經很久沒見到玲玲了,就算你纏我纏到老,都不會見到她的。”小剛在街上對著家偉吼道。
  他已經被這家伙纏得煩透了。
  要不是因為這家伙,他老早就回家了,也不必為了擺脫他在大街上繞了好几圈。
  要不是因為這家伙,他老早就回家見玲玲了。
  更甚者,他不會說謊欺騙這個好友。
  家偉對他的怒气不為所動;他保持著一貫笑容。“你我心知肚明,你要沒見到天使,最近你的心情不會好的出奇;你要沒見到天使,你早就把我一拳打到地上啦!”
  “我現在就有這個意思。”小剛喃喃道。
  家偉不理他的威脅。“亦剛,‘公平競爭’這四個字你會寫會念吧?你不應該老霸占著天使,不讓我看見……嗯,不對,是听見她吧?從上回我差點從陽台摔下來之后,我就沒見到過她。整整快一年了,我連個聲音都沒再听過。”他可怜兮兮的瞥了小剛一眼。“你總不希望看見你的好友單戀得這么苦吧?”
  “單戀?”小剛冷笑:“誰不清楚你嚴大少爺的花心?你根本是想玩弄玲玲的感情,你要是以為我會把玲玲交給你,你就大錯特錯了。”家偉一副受傷害的樣子。“這回我可是真心的……不過,看你的樣子似乎把天使看得比我這個好朋友還重要,該不會是在意味著什么吧?”
  小剛的臉繃得死緊,他跨向前一大步,吸引不少注目的眼光,因為他的表情象是要揍人似的。
  亦剛絕對會當街揍人的,而且對象就是他,家偉忍不住想道,同時后退一步。
  他可不想讓自己的臉變成調色盤似的在街上走,所以他只有退一步海闊天空啦。
  “你是什么意思……”小剛低吼,但很快他的眼光掠過家偉身后,盯著某樣東西直看,眼神里有著些許的惊訝,些許的怨恨……還有些許的憧憬。家偉暗暗松口气,但他馬上轉過身順著小剛的眼光放眼看去。他倒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偉大的東西能贏得小剛全部的吸引力,而且還讓他免挨一頓打,更甚者,“它”能讓小剛眼里閃爍著多重的情緒……
  “天堂!”
  不!正确的說,應該是“天堂茶藝屋”。
  家偉暗暗瞄一眼小剛的震惊中帶著不知所措的臉色。
  是的,就連他也有這种感受,他只消看到“天堂”二字就會想到天使,一個奪去天使的地方,也是天使居住的地方,更是限制他倆見面的地方,無怪乎小剛看到這兩個字會帶些怨恨了……小剛的感受一定比他更為深刻吧!
  畢竟天使跟小剛的感情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論斷的,家偉有些心冷的想道。
  驀地,小剛往回走,仿佛极不愿看見它。
  家偉急忙拉住他。“嘿!既然來了,我們就去看看那里到底長什么樣嘛!”他拖著小剛走向茶藝屋。
  “我不想去那种地方。”他聲音有著怒气。
  他的怒气并不針對家偉而發,他是對自己生气。
  他永遠也無法到天堂去,玲玲也永遠無法了解每當他望著玲玲遠去的背影時,多想追過去……可是……他沒翅膀,也不是天使,他只能看著想著玲玲,任著玲玲隨時來隨時走,他甚至連碰也碰不到她。他這輩子對天堂又愛又恨,他愛的是因為有了天堂,他才能跟身為天使的玲玲認識;他恨的是因為天堂,玲玲才會變成天使……
  “來都已經來了。”家偉保持微笑的站在門口。“難道你不想看看所謂的‘天堂’長得怎么樣嗎?”他輕輕一開門,馬上就把小剛推進去。畢竟机會稍縱退逝。
  “我說我不要來……”小剛話還沒說完,就听到一陣脆耳的風鈴聲。
  他不由自主的注意到除了吧台的一男一女外,整個店內只有寥寥几人。
  “既來之,則安之。”家偉一貫微笑的把他推進最近的一個位置內,也是离吧台最近的位置。
  家偉四處張望簡單雅致的擺飾。“這地方挺不錯的,似乎有一种安詳的感覺。我以前怎么都沒注意到有這么一家店呢!”
  小剛冷哼一聲:“那是因為以前你老忙著討好女人。”
  家偉聳聳肩。他很清楚在這种時候最好別吭一聲,以免到時真遭到一頓毒打;不過話說回來,他們來了這么久,侍者呢?他瞥一眼吧台內的女孩,看起來似乎是老板,因為她正罵著靠著吧台前坐著的男人。
  許久,那男人才不情不愿的离開座位,朝他們走來。
  那男人約莫三十出頭,臉色絲毫不見血色,但卻更顯示出他的俊逸。
  很難想像他這种男人會听一個二十多歲女孩的罵。
  男人懶懶的走到他們桌前,似乎沒感受到几桌的女客人紛紛投過來的傾慕眼光。
  “需要我服務嗎?”男人蒼白的臉上似乎有些不平。“‘天堂茶藝屋’應有盡有,不過,我得先聲明我不是侍者,我只是暫代侍者。”他故意放大聲音,存心想讓吧台內的女孩听到。
  女孩只俏皮的冷哼一聲。
  “亦剛,你想喝什么?”家偉陪著笑臉。
  小剛瞪他一眼,撇過頭。
  家偉歎口气。“來兩杯咖啡好了。”等男人走后,他看著小剛。“亦剛,我這可是好心唷,我是你的好朋友,所以我不忍看你整天除了上課外,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家里就只為等著天使來,你這是在封閉自己。我這可是為你好耶。”
  小剛嘲笑的看著他。“是為了你自己吧?你沒見到玲玲,就想讓我沒法見玲玲。我看你干脆另找一個女朋友吧,玲玲跟你之間根本只有‘無緣’兩個字。”
  “嘿!這可是你讓我和天使無緣的。如果你不擋在天使跟我之間,我相信天使現在跟我已經是很要好的朋友了呢!”
  小剛怒目而視。“我警告你,最好別打玲玲的主意。玲玲是我的。”
  風鈴聲隨著門的開啟而清脆地響起。
  一個全身黑衣的漂亮少女叮叮口當口當的走進來,因為她的兩只手腕上戴著好几只鐲子,更奇特的是她的肩上有著一只小咖啡鼠。
  她一進來就大叫:“又蝶,吸血……”她馬上改口:“安子亞!”
  “我們就在這里,用不著這么大聲叫,會把客人嚇坏的。”那個的蒼白“暫代侍者”答道,他的臉色有著不耐。
  “你管不著。小喜愛怎么叫就怎么叫,這可是我的店呢!”女孩瞪著他,但卻對剛進來的黑衣少女挂滿笑容。“這可也有部分是我出資的啊!”男人不滿喃道。
  女孩并不理他。“小喜,今天怎么這么早就收工了?”她柔聲問看似小她几歲的黑衣少女。
  小喜歎口气,自動跳上吧台前的椅子。“生意不好自然收工啦!”她肩上的老鼠也自動跳上桌面喝起女孩擺在它前頭的牛奶。
  男人冷哼地聲:“主仆一個模樣。”
  女孩瞪他一眼,把咖啡推到他面前。
  他聳聳肩。“這年頭的人類不是都很相信算命而放棄努力嗎?你确定你不是在偷懶?”男人問完后,就端著咖啡到小剛這桌。
  男人注意到家偉好奇的側耳他們的對話,而小剛卻是一副沉入自己思緒的樣子。
  他暗自冷笑一聲。人類!
  “我當然沒在偷懶。”小喜抱怨的說道:“只是沒人相信一個看似十九歲的女孩竟會精通‘偉大’的奇門八卦。又蝶!我干脆來這里做工讀生。你覺得怎么樣”她對著女孩說道。
  男人馬上過去回絕她。“不行!絕對不行!”
  “為會不行?”兩個女孩瞪著他。
  他聳聳肩。“我可不想我出資的店最后毀於一個可怕的魔女手中。”他理所當然的說道。
  小喜睜大眼。“你這個……安子亞!你敢瞧不起我?”
  “我并沒有瞧不起你。我只是為我可怜的店作打算罷了!上回你和小竹就已經把這里搞得天翻地覆,我可不敢再受教了。”
  小喜撇撇嘴。“可怜我流落在外,有家歸不得,竟還要受你的欺負。”桌上的咖啡鼠也朝安子亞咧牙。
  “別理他。這家店我、霖和小竹也有股份,而且是絕大部分。‘天堂茶藝屋’永遠歡迎你來。再說我上課的時候要是沒有你,我可真不知道要怎么辦呢!”又蝶安慰她道,同時還狠狠瞪安子亞一眼。
  小喜嘴角一勾。“我就知道。其實我今天這么早來除了沒生意做之外龤谷o瞄一眼店里的客人。“順便來看看你們這里有誰要算命的。”
  安子亞翻翻白眼。“我就知道你來准不會空手而回。”
  小喜開始打量起店里的人來。“說不定因為我的關系,店里的生意會更好呢!”
  “不要逃之夭夭就不錯啦!”安子亞小聲說道,又引來又蝶的白眼。
  小喜的眼光定在小剛身上。“找到啦!”她跳下椅,走到小剛和家偉這桌,根本沒注意到正在喝牛奶的小咖啡鼠一看見主人离去,想抓住她的衣角,卻一個抓不穩,跌到地上。
  “嗨!”小喜朝他們微笑著。
  家偉馬上回她一笑。雖然他對天使一見傾心,但遇到漂亮的少女他還是忍不住想打招呼,尤其是他剛才偷听到他們的談話了!
  小剛仍望著窗外。
  小喜自顧自的坐下來。“想算個命嗎?兩位今年看起來似乎有紅鸞星動的跡象。”她特地瞄小剛一眼。“而且對象似乎不是人類。”
  她得意的看著剎那全神貫注的小剛和吃惊的家偉。
  “你真的會算命?”家偉首先恢复過來。
  小喜點點頭。“那是當然。雖說我小小年紀,但對這些命理可懂得不少呢!你相不相信我?”
  小剛眯緊眼。“除此之外,你還看出什么?”他的收通通的跳。她看得出玲玲和她未婚夫來嗎?
  “你知道為什么這家茶藝屋要取名‘天堂’嗎?”小喜嘴帶微笑,直視著小剛。“因為我們這群人從未去過天堂,也不是做天使的料子。我們一直幻想天堂有多完美,甚至連人間也比不上,但直到有一天,我們藉由一個天使才知道天堂的确完美,但卻沒有人間的多采多姿,我個人比較偏好人間,你呢?”她問著睜大眼的小剛。
  “你……認識玲玲?”小剛緊張的問道。
  “玲玲?”小喜想了想,搖搖頭。“不認識。”
  “可是你不是認識一個天使嗎?”家偉搶著小剛前頭問道。
  她眨眨眼。“有嗎?我有說我認識嗎?”她突然抓住家偉的手掌,細細觀看。
  “有時候話是不能說得太滿,長壽先生。”她放開他的手。
  “長壽?”家偉高興的猛看自己的手。“真的?你還看出什么?”
  小喜好玩的看著他的表情。“長命百歲能讓你這么快樂嗎?我曾看過一個男人拋棄冗長無味的生命,只為挽得短暫的幸福。”
  “他一定很愛他的情人,才會毫不留戀的放棄生命。”小剛突然說道。
  吧台前的男女交換一個眼神。
  小喜笑開了。“你真聰明。”
  安子亞走過來,把咖啡鼠放在小喜的肩上。“他不是聰明。他是因為也遇到了類似的情況。”他打量著小剛,轉頭問小喜“你還看出什么?”
  小喜握著小剛的手掌看了半晌,她的食指在他的手掌里畫兩下。
  她的眼神沉了下來。“我一定要說嗎?有時無知就是幸福。”在場的人都愣了一下。家偉舔舔唇。“小姐……你到底看出什么了?”他有預感不是好事。
  小喜微笑。“想永遠跟你的戀人在一塊就多做好事吧!”她說到這里,就不肯再說了。
  即使是家偉再逼問,她也不再吐出一句話來。
  小剛卻是再沒有剛來時那般冷漠。
  他了解眼前女孩話中的意思。他以往竟沒想到這一層,雖然他現在是人類,但終有一天,死神會找上他,只要他多做善事,他就有可能會成為天使,那時他還怕玲玲隨時會走嗎?他還會怕不能永遠跟玲玲在一塊嗎?
  他用滿臉的喜悅向小喜表達感激之意。在他未見到玲玲時,他不清楚死亡到底有多恐怖,但自從認識玲玲這個天使后,他對於死亡就不再感到有所恐懼,那只不過是一副軀体腐敗,而靈魂意志仍然存在。他終有一天,一定會跟玲玲面對面的站著,想到這里,他就忍不住開心起來。
  等他們离去后,安子亞在小剛先前的位置上坐下。
  他長歎口气:“你還有話沒說。”這是一句陳述句。
  “我不想當著他的面告訴他,他的未來有兩次大劫。”
  “兩次大劫?”又蝶走過來。“憑你的力量也消不掉嗎?”
  小喜苦笑。“你以為我是誰?現在我只能算是一個人類,靠算命為生的人類。再說我也不敢隨隨便便幫助不該幫的人類,否則你們就等著看我的煙消云散吧!”
  又蝶和安子亞沉默下來。
  “小喜,別擔心,事情總會有轉机的。”又蝶安慰道。
  “但愿如此。”小喜勉強露出笑容。她并未說出最近几年是她的命中大劫。
  “那他呢?”安子亞突然閉口。“我們真的沒辦法幫助他嗎?我總覺得他的個性太像霖了。”霖是几年前為了小竹甘冒著大風險變為人類的惡魔。
  “你放心,他的第一次劫難會有天使幫忙度過的。”
  “第二次呢?”
  小喜平靜的看著他。“就由天定了。”
  又蝶輕歎。“吸血鬼,你沒辦法救他嗎?”
  安子亞無奈的搖搖頭。“我只是個吸血鬼而已。”
  小喜眼神黯淡下來。“解鈴還須系鈴人。那個天使會幫助那男孩的……只是不知道當她發現他是怎么死時,她是否還能接受他?”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