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七章


  翌日天未亮,亦剛就迫不及待的离開老家,開車前往政大。
  他實在受夠了這一切。里雅的糾纏、母親絕望中帶有一絲希望的眼神……
  想到母親,他不禁微歎口气。對於母親,他始終怀有一份歉疚,年輕時的他因為雙腿殘障,因而對母親暴躁無理;而如今他卻還要抱著獨身主義。這對她而言,不啻是個重大打擊,但他真是無可奈何呀!他這輩子是絕對不可能再和別的女孩在一塊了,只除了玲玲……他的眼神黯淡下來。昨晚他已經很明白的告訴里雅和母親,這輩子是絕不會娶這人世上的任何一個女孩子……他十分清楚他傷了里雅的心,但是,他呢?他何嘗不也被玲玲傷了心嗎?他仰頭看著灰蒙蒙的天空,玲玲曾說過,無論愛一個人愛得有多深,只要有時間的存在,終究有消退的一天。
  她根本是大錯特錯。
  只要真心愛一個人,無論時間過了多久,無論地方隔了多遠,他的愛只會有增無減,他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但又有誰能將這份不滅的愛意傳達給天堂的玲玲呢?誰能呢?這些年來他實在活得太無聊、太乏味了,他只要一想到他的未來里并沒有包括他所愛的玲玲的內,只有無窮無盡的孤獨陪伴著他,他就几近發狂……如果他當初沒有遇到玲玲的話……他……可能就不會活得這么痛苦了吧……
  他挾在手指的煙突然被抽起。
  他嚇了一跳,心里被震回。
  一個笑容可掬的女孩朝著他甜笑,仿佛一點也不在意他的感受。
  她小心的把煙熄掉,找了個最近的垃圾桶丟棄,再跑回來。
  她絲毫不顧亦剛訝异的臉色,自始至終,她始終保持一個甜美的笑容。
  她柔柔的開口:“抽煙不但會危害人体,同時還會污染地球清新的空气呢!羅大哥,我可是為你好,再說,我無法想象一個經常做善事的人竟然連這一點小善行都會給忽略掉了呢!”她停頓一會儿,繼續說道:“這樣你可是很難上天堂的唷。”
  亦剛微微震動一下。
  他細細打量她。“你是……小緣?”
  “當然,除了我還有誰呢?”她頑皮的說道。
  她注意到他一閃而逝的失望,并未說什么。
  亦剛突然無精打采起來,連話也不想說了。
  一時間,沉默在這兩人間持續著。
  小緣倒也不在乎他不說話,她自己在他身旁擠出個位置,兩手托腮跟他一塊看著烏云密布的天空。
  沉默的气氛逐漸變成祥和的平靜。
  這是亦剛許久以來未曾感受到的。他略略惊奇的盯著她稚嫩的側臉,自從他成名后,他的四周永遠充滿著喧扰、諂媚、阿諛……還有女人永無止境的追逐,他一直無法享受到這股心靈上的平靜,就連母親偶爾的陪伴也令感到結婚的壓力,但這小女孩……這小他十多歲的女孩只是臉色安詳地在他身邊靜靜的坐著,陪著他,他就能感受到無法言喻的柔和感……難道他在不知不覺中,把她當作玲玲了嗎?……
  他的神色突然寂寥起來。玲玲啊玲玲!難道你以為安排一個跟你長相一般的女孩,我就會移愛了嗎?你未免太小看我了吧!亦剛暗道。許久,亦剛才摔開柔和的气氛,淡淡的朝她說道:“快下雨了,你還是回家吧。”
  小緣眨眨眼:“你呢?也要回去了嗎?”
  他抿起嘴,有些不快她如此問他。
  但他仍耐著性子回答:“也許。”他簡洁的口气充分顯示出他的淡漠。
  小緣倒是不以為意,她仍保持笑容。“那么我的答案也是也許。”
  他生气了,气眼前這個小女孩,也气他自己。他气這女孩為什么要一直打扰他思念玲玲,仿佛要強迫他習慣於她的存在,他更气自己多年來未曾爆發過的怒火被她一挑而起。
  她看穿他的思想。
  “羅大哥,這地方可不專屬你一人的唷。我愛坐哪儿就坐哪儿,誰也攔不住我的。”她的嘴角挂著俏皮的笑意。
  但他一點也不覺得好笑。
  他二話不說的站起來,朝他的車子走去。
  她急忙跳起來,跟在他后頭。
  沒一會儿,她撞上一塊厚實的人牆。
  她皺眉,揉揉撞疼的鼻子。
  “你到底為什么一直跟著我?”他憤怒的咆哮道。
  她無畏的抬起頭來,迎向他的是一雙澄明的眸子,他胸口一緊,這仿佛是玲玲站在他面前似的……
  她的下句話令他差點噴火。
  “因為我要勸你,別沉浸於以往的回憶中。”她平靜的回視他,眼里只有一股詳和,對於他發怒的臉孔視若無睹。
  她繼續說道:“羅大哥,過去的一切,就讓它隨風而逝吧!你再眷戀著,又有什么用呢?只有徒增煩惱罷了。”
  “你懂什么?”亦剛對著她大吼:“你這個未經世事、不解人事的小孩懂些什么?你沒有經過那种椎心的感情,你是無法了解的。說說說,每個人都只會說,那么誰能告訴我,如何毀滅一個人感情的方法?你嗎?你能告訴我,如何收回對玲玲的感情嗎?能嗎?能嗎?”他威脅性的抓住她的手,聲音之大引起不少出來運動的老人投來側目。但他一點也不在乎。
  “我不能。”她平靜的聲音下隱隱約約帶著一絲哀傷,她的目光仿佛停留在好遙遠的地方。
  “但起碼你能嘗試看看吧!試著接受另一個女人的感情,說不定將來你會發現年少時刻骨銘心的愛情只不過是過住云煙,而平淡的幸福才是真實的。”
  他冷笑。“你以為你是誰?愛情專家嗎?你以為我們才不過見几次面,你就有資格指責我嗎?還是……”他突然恍然大悟,他冷冷的打量她,就像是看一個無關緊要的貨品般。
  “我正奇怪為什么我們三番兩次巧遇,而且都還是你主動出現的,原來你也是別有居心的啊!”他的聲音雖低沉,卻明白的听出他語中的憤怒。“這些年來,追求我的,不乏名門淑女,但你這种追求法,我倒還是頭一遭見識的。你是打算要我忘掉玲玲,她讓你來個趁虛而入嗎?你以為你有跟玲玲同樣的容貌就能占得先机嗎?你根本是在痴心妄想。”他抬起她的下巴,冷潮道。
  不知為何,他想傷害她,羞辱她一番。他實在不希望她再出現在他面前……那就好像是玲玲在他面前一樣……他卻不能碰也無法碰……
  她迎視他的眼睛里,并沒有任何的羞慚。她的眼里仍是先前的詳和,足以讓任何人的憤怒之火平息下來。
  突然之間,亦剛覺得自己卑鄙得無以复加。
  她輕輕柔柔的聲音完全撫平亦剛的憤怒。
  “我并沒有打你任何主意,你是一個出名的大攝影家,而我只是一個平平凡凡的小女孩,你我之間万万不可能有紅線勾搭上的。我之所以纏著你,是因為我無法看著一個失意人孤獨的活著,卻不伸手幫他。羅大哥,你我心里都很明白,在你這一生中,玲玲姊姊是再也不可能重生的了,既然如此,你何不試著放棄對玲玲姊的感情呢?哪怕只有一點點,那也就足夠了,至少你不會再這么痛苦了,玲玲姊在天上也會開心的。”
  亦剛痛苦的閉上眼睛,再張開時,他的眼里寫滿寂寥苦澀之色。
  “是的。她是會開心……那么我呢?”他憤怒已消,留下的除了無盡的蒼涼還是蒼涼。“我只恨當初為什么要認識她!我只恨為什么要在不知不覺中付出這么多的感情,壓得我喘不過气來,而她呢?拍拍屁股就走了,走得干干脆脆……她太無情了……太無情了……”
  他仿佛老了好几歲一般。
  小緣咬著下唇。她知道不該問,但她還是忍不住想問。
  “羅大哥……如果時間再倒流一次,你……還愿意認識她嗎?”她的語气有些緊張,事實上她整個人因為等待答案而緊繃起來。
  “愿意。”他毫不考慮的回答。“就算我知道會發生這种結果,我還是愿意認識她、愛她。”只因為他現在雖孤獨,但不曾認識玲玲,只怕他會更孤獨吧!
  他看著小緣复雜的可愛臉孔。沒想到他會在不知不覺中對認識不深的小女孩吐露這么多心聲……或許在潛意識里,他把她當作玲玲的化身了吧……
  一滴雨挾著強風飄到他的衣領上。
  他抬頭一望,不知何時,綿綿細雨開始飛舞起來。
  “該死!”他咒罵著。他注意到小緣猶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
  他柔和的開口:“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他的態度就像是一個大哥哥對待小妹妹一樣。
  她回過神來,發呆的瞪了他一會,才惊訝發覺愈飄愈多的雨絲,曾几何時不知不覺中愈下愈大……不知不覺中……任何事都在不知不覺中發生……就像她……
  “小緣!”
  她眨眨眼,看向他。“不了!我家就在附近,几步路就到了。羅大哥……我們還是朋友嗎?”
  他遲疑的點頭。他并不想時時刻刻見到酷似玲玲的那張臉……但他更不忍拒絕她的期盼。
  她明顯的松口气。“那太好了!”她稚气的伸出手。
  亦剛歎口气,不情愿的笑了。他回握住她溫熱的小手。
  “羅大哥!我還是那句老話。天涯何處無芳草,何苦單戀一枝花?我相信里雅應該是個不錯的女孩,你可以試著交往看看。”
  亦剛苦笑,但他回視她的眼神里有著狡黠。“我也是那句老話,如果人類有控制感情的方法你教我吧!”他的聲音中有一絲挑。
  她愣了會。“你的意思是不可能的?”
  他高傲的看著她。“有可能……除非等地獄結成冰的那一天。”
  她無奈的搖搖頭,但顱上又鼓起勇气。
  她抽回她的手。“我是絕不會放棄的。”她的小臉上寫滿堅決。
  “我知道。”他淡淡的回答。
  她滿意的點點頭,連再見也不說一聲,轉身就想走。
  “小緣!”他叫住她。
  她回過身來。“還有事嗎?”
  “我很抱歉,對於剛才對你大吼大叫的。”
  她甜甜一笑。“我早就不在乎了。再說一場大罵能換來你的友誼,那可是絕對值得的。”說完,她就走了。
  亦剛目送她,直到她消失在他的視線內。
  他到現在都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什么事!他原來是來這里逃避壓力、思念玲玲的,卻不知為何,被一個小他十几歲的女孩給訓斥了一頓,到頭來還半強迫式的成有朋友。他搖搖頭,看來在他沒回來的几年前,台灣的風气又變了不少,但無庸置疑的是,他的心情的确比剛來時要好得許多了……他歎息地走向車。
  在開車門的剎那,一個問題驀然浮現在他腦海。
  她是怎么知道他在這里的?
  “羅大哥,你确定今天不用陪你的里雅出去玩玩嗎?”小緣半躺在草坪上,眼睛骨碌碌的跟著土壤里翻來翻去的蚯蚓轉來轉去。她隨口再補上一句:“其實里雅一定很希望在回國的前一天能和你在一塊,你應該成全她的心愿才是。”
  坐在她身邊的亦剛嘲弄的勾起嘴角。“她不是我的里雅。再說,如果我陪里雅,今天我可就不能陪你這小家伙了。”他仰起頭,享受溫暖的陽光。
  說來好笑,自從那一天的爭執后,他倒和小緣成了忘年之交。這可不是他所愿意的,而是他無論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就像是個陰魂不散的跟屁虫……他倒也不太在意,其實跟誰在一塊,他都不在意,他只求不要再見到里雅糾纏的臉孔,他就心滿意足了。
  像今天,他出門沒多久,就在路上看見小緣,他們才會一塊結伴到這中正紀念堂來。
  他輕輕歎口气,在絕大部分時候,人類都是活得身不由己啊!
  小緣微抬頭瞥他一眼,又回頭專心注意她的蚯蚓,似乎在她眼里,小小的蚯蚓遠比他來的重要許多。
  “羅大哥!你還好吧?難得的好天气,配上一副坏心情,這未免太對不起陽光了吧!”
  亦剛不情不愿的笑了。跟小緣在一塊要比只知道死纏的里雅在一塊要好的太多了,起碼小緣不會像是個蜜蜂看到花蜜就猛沾,她只會……
  小緣開口:“其實,羅大哥,論人品,論錢財你都是上上之先,實在沒有必要一直抱著獨身主義啊!”她看似無意的說道:“再說,你這种作法會讓不少女孩傷心的呢!”
  是的,她只會嘮叨。亦剛下意識的看表。這次是她的最長期限,每回跟她在一塊,隔不了几分鐘她就開始嘮叨起來,話題不外乎重新開始新的戀情。某些時候,他真怀疑她是母親派來的間諜,但久而久之,他對於她的話題倒也不以為意,畢竟她有權說她的,他有權不听她的,事實就是那么簡單。
  “羅大哥,你到底在听我說話沒?”她首次側目盯著他。
  相處這么久,他仍然會把她和玲玲的影像疊……
  “羅大哥!”她略放大聲音叫道。
  玲玲說話的表情就像小緣一樣,除了偶爾無理的大罵之外,絕大部分她的表情是詳和的,一种真正天使的詳和……他到現在還是不太相信他會如此鎮定和一個長得和玲玲酷似的女孩在一塊交談,甚至談玲玲……
  小緣翻過來,瞪著他。“羅大哥!你還好吧?也許今天的太陽過大,把你給晒昏頭了?”她憂心的說道。
  他回過神來,透過墨鏡看著她。“我很好,你剛才說什么?”
  她扁扁嘴,神情像极了玲玲,這使得亦剛又失了魂似的。
  “我說,你是不是該偶然和女孩子在一塊!你再這樣,等你四十、五十、六十歲的時候,可就沒人要了,到時候看你怎么辦!”
  他嘴角挂起平淡的笑容:“那正如我所愿。”
  她爬起來,對著他的正面坐下,蚯蚓對她已經失去吸引力了。
  她不滿的雙臂環胸,气呼呼的瞪著他。“羅大哥!我這是為你好耶,就算你不在乎……說不定有人會把你當成同性戀呢!”她為這個說法暗暗喝采。
  他又惊訝又好笑的瞪著她。“同性戀?你打哪听來這個說法的?你才不過十几歲啊!”
  她撇撇嘴,又是讓亦剛心猛跳一下。“我可是很大了。”她神秘的朝他看一眼。“羅大哥,我的歲數可能比你想像的還大也說不定唷!”
  准是這小妮子生日快到了,又不好意思說出來,女孩子家都如此……他想起當初几個年頭和玲玲歡度過生日的情景,如果……時光能倒流,那該多好啊……
  “羅大哥!”她不滿的皺起眉頭。“為什么我每次跟我說話,你總不理我,自愿自的陷入自己的思緒。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他輕笑:“我沒有。我怎么敢看不起小緣大小姐呢?不過,我倒有一件事不太清楚,希望小緣大小姐能為我解答。”
  “什么事?”
  “我一直很納悶為什么你老有時間纏著我,難道像你這种年紀的可愛女孩沒有男朋友嗎?他不會吃醋?”他取笑道。
  “吃醋?”她突然正經起來,仿佛大了好几歲。“我是有一個男朋友,他也很會吃醋,但可惜的是我們注定一輩子不能相守。”她淡淡的笑容里寫著悲傷。
  亦剛發愣了會。他沒料到她會回答得如此成熟,如此心碎;他更沒料到會從一個十多歲的女孩嘴里听到這么認命的話,他以為在她這种年紀,應該是無憂無慮的!
  “小緣……”他想安慰她,卻不知如何安慰。
  反倒是她露出個不在乎的微笑。“這种境遇跟羅大哥很相似吧?不過,他沒死,他還活在這人世間的某個角落呢!”
  “他拋棄了你?”他的語气中隱隱約約帶著憤怒。
  他想不到會有哪個薄情男人會舍棄像她這么可愛的女孩子。
  她聳聳肩。“不是,是我拋棄了他。”
  她話一說出,亦剛又呆住了。他以為……
  “很訝异吧!”她扭怩一笑。“羅大哥一定覺得很奇怪為什么我會拋棄他吧?”
  亦剛恢复過來。“或許他配不上你?”他還是很難想像,像小緣這么溫和的女孩會狠心的甩掉男人,或許他是真的太久沒回來台灣了。
  “不是配不上。就是因為太配了……”她閉上眼,痛苦的、呢喃的說著:“但是……世俗不允許我們在一塊,再說……他值得更好的……”再張開眼時,她的眼里浮滿霧气。
  亦剛心動了,他實在無法在面對和玲玲長相一樣的女孩時不心動啊!看著她說話,就好像玲玲在他面前栩栩如生的說著……看著她落淚,就好像……看見那晚玲玲拼命地搖頭,拼命地掉淚,只為否決他對她情分……他不知不覺的靠近她的她的臉……靠近她的唇。……玲玲……玲玲……他閉上眼,滿腦了浮現玲玲活生生俏模樣……
  在四唇碰触的剎那,魔咒被解開了。
  小緣迅速的向后退,不慎的跌了一跤。但她根本不在乎,只是一逕的向后退。
  她的雙頰飛上兩抹紅暈,淚珠還挂在她的睫毛上。
  亦剛被震醒了!他剛才到底在做些什么啊?他竟然吻……這個跟玲玲一模一樣的女孩?他……是發狂了嗎?怎么會在一瞬間把她認作是……玲玲?但她們是如此的相像啊!相像到……一顰一笑……傷心落淚……竟是完全的一模……他真的發狂了嗎?他真的思念玲玲到如此發狂的地步了嗎?
  他盯著尷尬的她。“小緣……”他困難的吞咽。“我很抱歉!剛才……我錯把你當作另一個女孩了……”他并不想讓小緣誤會。他這輩子只專情於玲玲,他不想讓小緣這個朋友誤以為他對她有情。
  她倉促的笑笑。“我知道。”但她依舊滿臉通紅。
  亦剛歎口气,走上前想扶她,但馬上被她避開了。
  她平靜詳和的表情早已不复見,留下的是滿臉的張惶失措。
  她自己勉強站起來。
  “我……我……”她低著頭猛拍衣角的灰塵,藉以掩飾她的心亂如麻。
  亦剛看出來,他想他是失去一個朋友了。
  她暗深吸口气,抬起頭來面對他。“羅大哥!”我知道剛才是……是你把我當作玲玲姊,所以你一時……一時情不自禁……”她舔舔干燥的唇。“我……我是不會介意的……畢竟我……我也有錯。”
  “小緣……”
  她勉為其難的笑笑。“但我還是不會放棄的。世界之大,終會有一個适合你的女孩子。羅大哥!我衷心希望你會遇上一個比玲玲更好的女孩子,我得走了!”
  “小緣……”他不知如何接口,但他心里卻覺得有些不對勁。
  在這种時候,她在乎的只有他忘不忘得掉玲玲。他皺起眉頭來。
  她的臉蛋微紅。“再見,羅大哥。”她轉身迫不及待的跑走了。
  “小緣……”他本想提議開車送她回去,但又住了口。在這种時候,還是少惹一些是非吧!不過在經過這次后,他恐怕再也見不到小緣了吧!
  一想到這,他似乎有些落寞起來。
  他甩甩頭,這不正是他求之不得的嗎?
  他走下草坪,朝反方向走去。
  他并沒有注意到在陰暗的一角始終有一雙眸子在看著他。
  其中充滿冷意。
  接下來的數天,正如亦剛所料。
  他并沒有再見到小緣。她沒有再出現過。
  這只有給亦剛更深的內疚感,同時他也才震惊的發現到,他對小緣認識并不深,不知道她家住哪里,不知道她的背景,有几個兄弟姊妹。他唯一知道的是她跟玲玲長得一模一樣,年方十九還有一段傷心欲絕的愛情故事;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知道了。平時一向都是小緣無緣無故冒出來,回家她也不曾讓他送過……她現在不再出現了,照理來說,他不也樂得輕松嗎?可是他心里總怀有一分歉意和……某种不對勁的感覺,那好像……好像……好像是從內心深處發出來似的,連他也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他只知道他必須再見到小緣,正式的跟她道歉。
  可是要到哪里找人呢?每思及此,他總忍不住抬頭望向天空;這一切都是玲玲惹的禍,要不是他一時錯把小緣當成她,他怎會……要不是玲玲這么絕情的离開他……他真想朝著上頭大喊大叫,直到玲玲叫出來為止。事實上他也曾那么試過,只是天堂依然如昔,沒有絲毫動靜……他抿著嘴,雖然他現在還在開車,但他還真想大吼大叫。該死!送走了里雅這個大包袱,卻換來一個更大的包袱。
  他愈想愈气,愈想愈怒,把一切罪過全怪在玲玲身上。
  她倒好,這么一走一了百了,他呢?還盡是些凡塵俗事纏在他身上。
  他的眼角瞄到走在路邊前頭的一個女孩。
  光看背影,他就知道是誰了。小緣不但和玲玲長得像,連背影也都如此相像。
  他把頭探出車窗。“小緣!”他叫道。
  面前女孩依然走她的路。
  他皺眉。他相信他的聲音足夠讓她听見,她怎么絲毫沒感覺?
  他再叫一聲。她依然走她的路。
  難道這小妮子一气之下,決心不理他了?
  他不甘心的把車開到她前頭,探出頭看她。“小緣!”
  她嚇了一跳,怀里抱著的塑膠袋掉了地,滾出几粒苹果。
  他靠邊停車,下車替她拾起來。
  她仍是眼睛瞪得大大的。“羅大哥!你嚇了我一大跳。”
  他嘴角一撇。“這句話應該是我說才是。”他把苹果一粒粒的放進塑膠袋。
  玲玲也愛吃苹果。
  她噓口气,搖搖頭。“我不懂你的意思。但羅大哥,下回你叫我的時候,不要叫那么大聲嘛!我的心髒可只有一個,禁不起嚇的。”她抱怨道。
  亦剛小心的觀察,她似乎不把那天的事給放在心上了。
  “羅大哥?”
  “什么?”他收回心神。
  她好奇的看著他。“你在想什么?想得這么入神啊!”
  “我在想你剛才是為了什么事想得這么入神?”他加重語气:“連我叫你几聲,你都沒听到!”他把袋子塞進她的怀里。
  她的臉微微紅起來。“你有叫我?對不起,我沒听見。”
  他的表情柔和下來。“應該是我說對不起才對。”他看見她困惑的眼神。“是為那天的事情。”
  她恍然大悟。“我……沒關系的。”她吞吞吐吐的說道:“我們不是都已經說過,那只是一場誤會而已,再說……你已經向我道過歉了啊!”
  “你原諒就好。”他苦笑。“那天我實在太失禮了……也許你會覺得好笑,但我跟玲玲從沒接過吻……”他又陷入沉思之中。
  “那是很平常的事。”她安慰道,臉不禁潮紅起來。
  “平常……”他猛地抬起頭,瞪著她的眼光仿佛她說了什么奇特的話。
  她困惑的回看他。“羅大哥,有什么不對嗎?”
  他的心思迅速轉動。
  有!當然有不對!她怎么會用上“平常”兩個字?他和玲玲,一個是人類,一個是天使,永遠都碰触不到的……他們無法接吻,的确是算得上平常,但她怎么知道?這個人類女孩怎么會知道?
  “羅大哥!”她試探的輕喚。
  他強制鎮定下來。“你……怎么會說‘平常’?”他看見她臉色大變,不禁怀疑加深。
  “我……”
  “小緣!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我……我……”一瞬間,她的思緒轉了几百圈。她決定吐露部分真相。“事實上,我和我男朋友也從末蠽c饡給L吻……”她鼓气勇气說道:“我以為……我以為有些情侶也是這樣的。”
  “是嗎?”他用怀疑的眼光打量她。
  她猛點頭,緊抓住這個藉口不放。
  “羅大哥!你來就只跟我道歉嗎?”她睜著無邪的大眼睛問道:“沒其他的事嗎?”
  他眯起眼,接受她的話題的改變。以往他心不在焉,從不細心注意到她一舉一動,但現在她的一句話引起他极大的震撼。
  他想知道她到底是誰!怎么隨時知道他在哪里?怎能……如此清楚他和玲玲之間的事?
  “羅大哥!”
  他抑止住滿腔問題。“你……”他瞄到她怀里的裝的食物的袋子。“你餓了?”他想到一個絕妙的方法,起碼對玲玲就很有用。
  她遲疑的點點頭。
  他嘴角浮出一個笑容。“我可以請你吃東西。”
  “真的?”她眼睛一亮。
  這是多么和玲玲酷似的眼神……就連貪嘴的表情也是如此逼真……他的心突然撞擊了一下。
  他的額頭無故冒出冷汗。
  一絲希望突然從絕望中升起。
  他保持微笑,事實上如果那可以稱得上是微笑的話。“當然!隨你愛吃什么就叫什么。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快餐店,路不是很遠,從這里走去不用几分鐘,你要去嗎?”
  “那當然。”她猛點頭,讓他帶路,一點也沒發覺到他奇异的眼神、奇异的舉動。
  他們在紅綠燈前停下。
  “小緣……你最喜歡吃什么?”他狀似無心的問道,他的手心早已汗濕。
  “水餃。”她滿臉笑容的回答,仍是沒發覺他大變的臉色。
  他閉了閉眼。上帝保佑!他暗自祈禱,千万別在給他希望的同時,連失望也一并給了他。綠燈亮了,亦剛下意識的過馬路,小緣跟在他后頭。
  “羅大哥,地方還有多遠?”她迫不及待的問道。
  “沒……沒多遠。”他鎮定的隨口答道,但他的心卻在恐懼期待中狂跳。
  他該如何試探呢?
  他清咳一聲。“小緣,我們是好朋友吧?”他暗贊自己的平穩聲音。
  “當然。”
  如果他的預料錯誤,那不是連一絲希望也沒了嗎……
  “羅大哥,你今天怎么這么奇怪?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小緣警惕的側身打量他。
  “不!”他急促的回答。
  “我是想問你,既然我們是朋友……我連你家、你的背景都不知道……不如我們買去你家吃吧!”他急中生智的說道。
  她渾身一僵,這全落在他的眼里。
  “小緣?”希望又加深了几分。
  她立刻改變表情,故作輕快的聳聳肩:“我想……我們不太方便去……我家……”她囁嚅的斷續道,在紅燈亮起前,及時跑到行人專用道。
  他急跟而上。“為什么?”他喜孜孜的問道。
  小緣怀疑的瞄他一眼。“羅大哥……有必要這么高興嗎?”他馬上收斂笑容,但他的嘴角上仍忍不住漾著一絲笑意。
  “小緣!到底為什么……”他話就此打住不言,整個人盯著馬路上的拿著拐杖的老人。
  她松口气,雖然不知為何他停住不語,但起碼她不必受謊言之累。她抬起頭,順著他的眼光看去。
  一個老盲人。
  紅燈的馬路。
  她大惊。“羅大哥……”她直覺的朝他求助,但她的話隨之中斷,因為羅亦剛早已迅速的沖過馬路。
  一輛机車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馳而來。
  車主似乎毫無停下的意思。
  他正向亦剛直駛過去。
  小緣霎時一陣惊惶,她來不及細想,也跟著跑到馬路上。
  “小剛!小心!”她尖叫一聲,狠狠的推開亦剛和老人。
  机車直挺挺的朝她撞去……
  被撞向安全島的同時,亦剛的思緒緩慢的運作著,剛才的一幕仿佛慢動作般,要不要小緣及時推開他,他恐怕就此……
  小緣!他恐懼的想道,她還在馬路中央啊!但在恐懼這外,隱然潛伏著一分…
  …不明所以的喜悅……
  他忍痛掙扎的轉過身去,但轉身的剎那,他的心思停住了。
  他終於知道那不明所以的喜悅了。
  因為她說了一句話:小剛!小心!
  這輩子只有兩個人會使用這個昵稱。一個是母親,另一個是……
  他驀地面對面容不變,但卻使他心情大相逕庭的女孩。
  玲玲!
  眼前的女孩柔柔的苦笑。“你好嗎?小剛!”她正式以真正的身分開口。
  他仍不相信的瞪大眼,原本垂在兩側的雙手,慢慢地握緊成拳。
  “你是玲玲?”他嘶啞的問道,根本不在乎路人投來的怪异眼光。
  “我是玲玲。”她答道。
  他不可思議的搖搖頭。“小緣就是你,你就是玲玲?”他低語道。
  “是的。很顯然的龤谷o溫柔的說道:“我的演戲功夫不錯,如果我沒死,或許我可以在演藝圈打出一片天地呢!”
  他一听到這時,臉上就充滿气憤之情。“玲玲,為什么?你為什么讓我誤以為你是另一個女孩?為什么你不以真面目示人?為什么……”他停了半晌,突然緊張起來。“玲玲,你……受傷了嗎?剛才……”
  她頗為得意的一笑,雖然她做天使有十多年之久,但她的心仍如生前一般不失赤子之子。
  “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樣子嗎?你沒看見那個男人的樣子,活生生的從我身体穿過去的表情,好玩极了。”
  “活生生?”他沖動想摸她,卻又扑個空,就像是……十年前他极欲渴望的碰触玲玲,卻再也碰触不到……但……
  他瞪視著她。“玲玲!”
  “做什么?”她開始東張西望起來,神色之中帶著緊張。
  “你成為小緣時,能成為人類,為什么現在還……”
  “什么?”她漫不經心的打岔。“小剛,我們別一直在這里,人家會奇怪怎么會有一個神經病對著空气說話。”
  “我不在乎!”他低吼道。
  她瞥了眼他。“但是我在乎。我不希望你變成人家眼里的神經病,我也不希望以后都再下不得人間來。”
  “什么?”
  “我看,我們回你老家再談,怎樣?”她不待他回答,就匆忙忙的飄走,她還不放心的到處張望。
  亦剛愣了半晌。
  在經過這么久的時間,他怎能還讓玲玲從他手里溜走呢!
  她既然來見他了,這輩子,玲玲就休想走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