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八章


  “你是說,你之所以能成人類的形体,是拜托費儿天使幫你的?”亦剛遲疑道。
  她點點頭,毫不在意的吞下最后一粒水餃。
  “是啊!要不是她,我可能連下來人間都有問題呢!”
  亦剛面不改色的遞給她第二盤水餃。
  她赶緊接過來,繼續吃著。
  亦剛有些欣喜,有些懊惱。喜的是十年來他的天使絲毫未變,惱的是她竟然還是那么的……不把他當回事。
  是的!這十分令他懊惱,不過既然她肯出來与他會面,這至少給了他一個莫大的机會,他就不相信憑他羅亦剛留不住一個天使的心。
  不過,他有時更惱的是自己!惱他為什么會愛上一個渾渾噩噩、不解風情的天使?
  他勉強耐住性子,開口問道:“然后呢?”
  “什么然后?”她隨便瞥他一眼,又回到她愛不釋手的餃子上。
  他忍住大吼的意圖,他早該知道愛上她還必須要具備過人的耐性。
  “我是問,你為什么要成為另一個女孩來見我?為什么不直接來找我?為什么……你在成為小緣的時候,拼命鼓勵我……重覓愛情?”他說到最后,都有些傷心,但他并未表露出來。
  她小心的看著他,困難的潤一潤唇,輕聲道:“那是為你好。”
  “為我好?”他低吼道。“這是為我好?”他干笑一聲,其中充滿無盡的苦澀。“在我說了愛你的誓言之后,你溜之大吉。十年后的今天要不是你為了救我,你根本不會露出天使的身分,你這是為我好?玲玲……我愛你,可是你……愛我嗎?”
  他深邃的眼睛對上她躲避的眼神。
  許久,她才幽幽的歎息。“你應該愛一個人類女孩的。”
  “我相信我們已經討論過這個話題了。”他隱藏起怒容。“我相信我也給你确切的答案了。如果你以為這十年里,我有絲毫的變心,那么你就大錯特錯了。”他低聲咆哮道。
  她再度歎息。“你不必說得這么大聲,這一切我都全看在眼底。”
  他愣了會,吸收她的一字一言。他無法置信的直瞪她。“你到底還有沒有感情?當一個男人告訴你,愛你長達十多年之久,你竟然還能如此無動於衷的指責他?只因為他說話大聲?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有血有肉……”他驀地停頓下來,然后不可思議的看著她。“你……把一切都看在眼底了?”
  她無視於他的騰騰怒气,點點頭。“這几年,安琪經常到人間來,我所知道有關於你的一切全都是她告訴我的。”她不徐不緩的說道,全然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
  他忍住气,用力合上眼睛片刻,再張開時,已是一片足以掩藏憤怒的平靜。
  他開口:“你的意思是,在我日思夜念的孤獨日子里,有一個天使把我的心意傳達給你?你的意思是,每當我去政大像個超級大白痴的枯坐一整天后,還冒著被警察抓去精神病院的危險,朝著天空喊你、叫你時,你也知道?你的意思是……”
  他以欺騙性的柔和聲音緩緩問道:“這十年來,我念你、思你,為你獨身的事情,你都知道的,是不是?”
  她坦率的點點頭,答道:“是的!我都知道。”她慢條斯理的回答。
  “啪”的一聲,他的拳頭重擊在桌面上,震飛起數張薄薄的紙張。
  林玲嚇了一跳,差點沒跟著跳起來。剛才小剛不是還一派輕松自若的樣子嗎?
  怎么…?她傻愣愣的看著紙張緩緩的輕飄在地。她的腦海閃過一絲想法,也許她的結果可能比這些可怜的紙張好不了多少。
  果不其然。
  突然間,他爆發起來。
  他瞪著她。“你怎么還能如此悠哉悠哉吃你的餃子?說你的話?如果你對我存著一絲情意,哪怕是友誼也好,你就該來看看我,以解我的相思之苦,而不是……不是像一個縮頭烏龜一樣,待在你所謂的‘天堂’殼里!”
  他憤怒极了!事實上,他已許久不曾這般气過了,气得簡直想要……想要殺人。是的,他是很想殺人,尤其當他想殺的對象就站在眼前時,他殺人的欲望更盛了。
  她心生警惕的后退一步。“小剛,你別這么生气嘛!”她試圖以淡然的口气答覆他。“你明知道在天使与人類之間,是永遠不可能會有交集存在的……”
  “我管他媽的什么交集不交集,只要我愛你,這就夠了。”他不講理的叫道。
  她只是一逕的搖頭。“這次要不是費儿幫助我,我連下來都不可能。”
  他楞了一下,隨即問道:“為什么?以前你都可以下來的啊!”
  她搖搖頭。“現在天堂管制很嚴,要不是費儿替我施上咒語,只怕我還不敢出天堂大門一步呢!”
  他心思轉動极快。“玲玲!你可以再成為小緣啊!”他喜不自禁。“你成了小緣,就是人類了。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塊了。”他興奮道。長久以來不可能實現的夢想,終於……
  她還是搖頭。“那是一個短暫的咒語,在我喊了小剛之后,咒語就破了。”她有些難過,但立刻振作起來。身為一個天使,她是絕不可以私心妄想的。
  她繼續說道:“小剛,人死了……是不能复生的,就算我再怎么想成為人類,那畢竟也只是個夢而已。”她垂下睫毛,晶盈的淚珠潤濕了她的眸子。
  亦剛失望之情溢於言表。
  他以為……以為他終於可以得償宿愿与玲玲廝守終生,但那終究只是個夢……
  遙不可及的夢……
  林玲撇過頭,不忍見他悲苦的神情。該來的總該要來,更何況她此番來的目的必須完成。
  這是她答允費儿和安琪的條件……讓她對人間的一切不再留戀。
  她再開口時,語气已放柔不少。“其實這世界上好女孩還很多,你不必……”
  “不必單戀一枝花”他順著她的語气嘲弄道。“這已經是老調重彈了。玲玲!這也就是小緣之所以為什么鼓勵我另尋春天的原因?”他苦笑。“難道我愛你的事實,無法讓你動心吧?”突然,他疲累起來,哀傷的望著她。“告訴我,到底要怎樣,你才肯接受我對你的愛,到底要怎樣,你才肯把那些世俗的眼光拋諸到腦后?”
  “我不能害了你。”
  “害我?”他苦笑不已。“你以為离開我,就不會害我?那么,你睜大眼睛看看我我,看看這些年來的苦思,看看我這些年來的失魂落魄,這就是你所謂的‘為我好’?”他干笑一聲。“那么,我倒想請教你,你所謂的‘害我’的定義又是什么?”他抑止悲傷,強自鎮定的問道。
  她舔舔唇,不知該如何回答。她沒料到小剛的反應會如此激烈,如此哀傷……
  不!她是知道的,她是知道的。在她的內心深處早就預料到小剛會這么……痛不欲生……
  他完完全全不似她生前的未婚夫啊!
  但不也正因為如此,她才更不能害他、誤了他。
  亦剛見她露出難過的神情,心軟化下來。
  “玲玲!既然你好不容易來了,我們何不坦誠布公的把一切談開,或許會有解決之道!”他溫柔無比的說道。
  “坦誠布公?”
  他急促的點點頭。“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玲玲,我相信沒有任何事是我解決不了的,包括你的心結。”
  “可是,小剛,你把事情看得太簡單了。”她嚷道。
  “不!不是我想得太簡單,是你看得太复雜了。”他耐住性子說道。“現在,你告訴我,為什么你和我在一塊,會害了我?”
  他的語气果斷得像是天底下仿佛沒有任何難得倒他的事似的,林玲不滿的想道。要是他真能簡單的解決,她又何必在天堂里苦惱了數年呢?
  “玲玲!”
  她就不相信他比她聰明多少。
  “玲玲!你到底有沒有在听我說話?”
  “有。”她气憤的答道。
  “那么,可否請你開尊口說明,到底你會害了我什么?”他話一說完,就惊奇的發現到玲玲的臉微微紅了起來。
  他不解的眨了眨眼。“玲玲?”
  她低下頭。“起碼飌_碼你跟我在一塊,不能傳宗接代。”她含糊的快速說完。
  半晌,沉默与滿屋子的震惊充斥屋內。
  她悄悄抬起頭看他,正對他嚴肅的神情和銳利的眼睛。
  她心里的落寞失望不住地漫延開來。
  其實她心底還是有一線希望的,希望他的愛能讓他放棄所有的一切,包括人類最重視的事。
  她咬住嘴唇。也許剛開始她就該開門見山的用這件事來阻擋他的愛意,她也就不用做小緣這么久……不!她還是喜歡小緣的那一段日子。不為什么,只因為小緣是人類,可以毫無顧忌的和小剛在一起……她的眼眸從濃密的睫毛下偷瞄他,也許她應該走了……尤其小剛……的嘴愈咧愈大,她瞪大眼看著他爆出不可置信的笑聲。
  小剛是瘋了嗎?她不可思議的看見他笑彎了腰。
  她气惱起來。這件事沒這么好笑吧?至少她就沒覺得這么好笑……或許几年不見,小剛已經和當初大不相同了……
  亦剛笑得說不出話來,他只能勉強的擦掉流出來的眼淚。
  “玲玲……”他一邊笑一邊輕咳。“你……你就為了這件小事,所以……才這么苦惱嗎?”說完,他又忍不住大笑起來。
  她死瞪著他。“這有什么好笑的!”她抗議道:“這是一件很嚴重的事耶。”
  他笑著搖搖頭。“這是一個‘小’事。玲玲。”他加重語气說道。
  “小事?你認為這是小事?”她叫道。“這才不是小事呢!這可是你們人類自開天辟地以來最偉大最重視的一件事耶,要是沒有它,哪里還會有人類?”她理直气壯的說道。
  他止住笑,正視她。“所以,你也認為我跟他們一樣?”
  “你們都是人類。”她補上一句。“人類都是一樣的。”
  他搖搖頭。“我不一樣!我不在乎什么傳宗接代。”他柔情四溢的看著她。“我只在乎你,玲玲。”
  她臉紅起來,但她也跟著他搖頭起來。“不!”她一時之間,只能吐出這個字,因為亦剛看她的眼神好柔好柔,柔得像是要滴出水,讓她不敢直視。
  “不?”他略為吃惊。“你這句話是什么意思?你不相信我愛你?”他沖動的跨前一步。
  “不是!”她訥訥的回答。“我的意思是……就算你愛我,可是……可是你終究還是會想要一個孩子的。畢竟這是……這是人類結婚最主要的目的,不是嗎?”
  “不是。”他大聲反駁,但一看見她緊張起來,勉強放柔聲音。“玲玲!你這是從哪里听來的?是誰說我們之所以談情、結婚全是為了后代?你的混蛋‘前任’未婚夫?就是他,是不是?就是他灌輸你這种觀念,我猜的對不對?”
  她只是一直搖頭。“我只是陳述一項事實罷了。”
  “事實?”他不屑的冷笑一聲,但看見玲玲正經的表情,他歎息起來。“玲玲,你真的認為那就是會害了我的理由?好吧!就算你認為它會害了我,但我可不認為它對我有絲毫影響。”他瞧見她不信的眼神,他無奈的搖頭苦笑。
  “玲玲!這世界上的人口已經太多了,我沒有必要再添加一個。再說,我可是一個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我可不希望到時候台灣人口多到沒土地可站的地步。所以,玲玲!你瞧,我根本不在乎什么傳不傳宗,只在乎你啊!”他誠心誠意的看著她。
  “可是……可是……人類開天……”她結結巴巴道。
  “我管他什么誰開天誰開辟地,既然他們這么喜歡傳宗接代,就讓他們去傳宗接代好了。我是我,他們是他們,我管不著他們,他們也管不著我。”他狂傲的說道。
  她听了又喜又難過。她多想就這么放棄人鬼殊途的說法,她多想和小剛永遠在一塊,可是,她畢竟是一個天使,小剛是個人類……為了小剛著想,她實在不能也不行和小剛廝守一起啊!
  “玲玲!你相信我了嗎?”他期待的看著她,眼里盛滿柔情。“你還會認為你會害了我嗎?你看,我可是一點也不在乎的。”
  她垂下睫毛。“你不在乎,可是羅媽媽會在乎。”她啞聲說道:“她只有你這個儿子,她扶養你這么大了,也希望能早日抱孫子,前些日子……她不還很期待你和里雅結婚嗎?”她難過得紅了眼眶,尤其她看見他听了她的話后,說不出話來的表情,她更難過了。
  事實上,亦剛除了靜默不語之外,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他的母親的确是很想早日抱個孫子,但他也知道他這輩子是抱定了獨身主義不娶任何人間女子……
  他長長地歎息。“是的,媽确實是想抱孫子,但我也很清楚這一生我對她是永遠有分虧欠了。”他緩緩凝視她。“因為,我深知這輩子除了一個天使,我是再也愛不了任何女人了!玲玲……你一直勸我,不要把感情放在你身上,但你怎知道一個人要能控制他的感情,談何容易?這十年來,我也曾一度想放棄愛你的心,但來不及了!我放不下也不想放,我根本已經無法控制我付出去的感情了。玲玲!如果愛情光說就能收回去,那么我也不用那么苦了!”他輕聲說道,但他的語气卻充滿無奈心酸。
  “小剛……”她的眼里浮起霧气。
  “玲玲!別再拒絕我,好嗎?我發誓我絕對不像你那個混蛋前任未婚夫一樣,空口說白話。我絕對是真心誠意的……玲玲!”他惊訝,因為她的臉上多了兩道清淚。
  “玲玲!”他緊張起來。“我不是故意的,我絕對不是故意要惹你哭的。”他慌張的想擁她,但手到半空中又縮回來。
  他想到他是人,而她是天使。
  他的眼神不知不覺淡下來。
  她一直搖頭。“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她哽咽道;“我只是……只是忍不住想哭。小剛,我真的不值得你付出這么多感情,真的不值得。”
  “值不值得是由我決定,不是你。”他鎖住她的視線。“你哭……是因為你感動了嗎?那么你答應讓我愛你了嗎?你答應和我在一塊了嗎?”他的心因為等待她的答案而揪緊了。
  他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她,深怕漏掉她任何一個舉動。
  她還是搖頭,讓他的心在剎那沉到谷底。
  “為什么?”他沙啞道。“難道你的心是石頭做的?在我說了這么多掏心剖肺的話后,你還是給我相同的答案?你難道沒有一點點的動容,沒有一點點的感情嗎?或許……”他驀然間恍然大悟。他整張臉龐迅速充滿嫉妒、狂怒和傷痛。“或許,你把你所有感情全給你那偉大的前任未婚夫?甚至連一點點小小的空間都不愿意留給我?在你眼里,我就那么的不值,那么的……在你眼里,我連替他拿鞋都不配,是不是?是不是?你回答我啊!”他對著她吼道。
  她只是一直搖頭,一直落淚。
  “不要搖頭。我要你說,你說!”他叫道,在他的眼里也充滿著干澀与熱气。
  不!他不會哭的!哭泣是女人的專利,他堂堂一個男子漢,怎會因為被一個女孩拋棄就嚎啕大哭?他不會!最多……等她走后,再哭也不遲。
  “不!”她輕嚷著:“我從沒想過他,我也沒把我的感情全送給他,至少在我死,我就不曾愛過他了。在我的永生里,我只在乎一個人!”她看著他震惊的臉孔。“你知道是誰嗎?”
  他只能麻木的搖搖頭。
  “我只在乎一個人虪L叫羅亦剛。”她輕輕吐出藏在她心底已久的話。
  這下子,輪到他直搖頭。
  “不可能!不可能!我……我……”他惊訝得說不出話來,顯然受到刺激后尚未恢复過來。
  “這沒有什么可不可能的。”她依舊柔聲說著:“如果你要我再說一遍,我會說的。如果你要我說一百遍,我還是會說的,一言一語我都不會改的。”
  “可是……可是……”驀然,他發現自己舌頭竟然打結說不出話來,自他成年以來,他還不曾遇到這种情形。
  他硬甩頭,恢复一些神志。“玲玲……你蠽琱ㄛO在作夢吧?”他流露出害怕。
  “不!你不是在作夢。”她堅定的回答。
  他一顆懸著的心才安然的放下來。
  “那還有什么問題!”他狂喜道。“玲玲!既然如此,你……我們不就可以長相廝守了嗎……”他困惑的看到仍在搖頭的林玲。“玲玲,怎么了?有什么不對嗎?”
  她歎息。“小剛,我們不能在一起。就是因為我在乎你,我才不能害了你!”
  “我說過不在乎有沒有孩子!”
  “但羅媽媽在乎。難道你沒听過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嗎?你會對不起羅媽媽養育之恩的。”
  “我知道我對不起媽,可是這也是迫不得己的。”他說道:“就算你永遠都不來見我,我還是會抱著獨身主義。感情的事就是這樣,要怪就怪……為什么那一年我們會在政大相遇。”
  她垂下眼。“是的,這全是我的錯,所以我才會成為小緣來勸導你,要不然說什么我也不會再來人間了。”
  他柔情似水的望著她。“玲玲!既然你來了,這表示我們緣分未盡,你何不順著自然走呢?再說龤言L嘴角難得挂著一個頑皮的笑容。“几年前,我和家偉做了結拜兄弟。”
  她困惑的抬頭看他,不解他為何突然轉移話題。
  他得意一笑。“你不懂嗎?那表示以后他的孩子也算是媽的孫子了!這樣,媽也不會老來寂寞了,是不是?”他滿意的看著她恍悟的表情。
  “可是……”她心有些亂,有些……被小剛說動了。
  不!不!她不能被小剛說動的,就算他愿放棄孩子一事,但……但他們之間還有重重阻礙啊!
  “可是什么?”亦剛信心十足的問道。
  “可是……”她慌張的低語。“可是那究竟不如自己親生的啊!”
  “我已經盡力了,玲玲!這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東西,想要某些東西,勢必就得放棄其他。我不以為這件小事能阻隔在我們之間,你還有事沒告訴我嗎?”
  “我……”她困惑极了!她原來是來人間勸他別再一味的專情於她,可是……
  可是怎么換他來勸她了呢?
  她搖搖頭,但已無先前那般堅定了。
  “小剛,事情沒有你想像的那么簡單……”她一顆心動搖不已,她緊抓住最后的浮木。“我們還是不能在一起的,我們永遠也無法碰触對方,這對你不公平!終有一天,你會后悔,后悔為什么當初會愛上一個不能碰不能摸的天使……再說,我們陰陽兩隔,這是違反天理的啊!”
  “你不是我,你怎么能了解我心中的想法?!”他有些气惱她這顆固執的小腦袋。“不過,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訴你,我已經開始后悔了!后悔我浪費這么多唇舌,你連一句都沒听進去。玲玲!難道你還不了解我對你的心嗎?不能碰你不能摸你,這些我都認了,誰叫我情不自禁愛上一個天使呢?至於你什么陰陽兩隔,違反天理,那全是推托之詞。若是兩情相悅卻無法在一起,那才叫違反天理……”他突然住口,直盯著玲玲看。
  她眨了眨眼,看著仿佛呆成石像的小剛。“怎么了?小剛,你不舒服嗎?”
  他慢慢的搖頭,開口欲言,卻又閉上嘴,只朝她猛看猛瞧。
  她緊張起來。“小剛!你怎么了?要不舒服,就躺下來休息休息啊!”
  “不!我沒事。”他的聲音有些顫抖,瞪著她的眼睛像是發直了似的。
  “玲玲!”他困難無比的喚道。
  “什么?”她擔心的問道。
  “你……”他頓了頓,換了個說法:“我是說是,剛才……我說了這么多……愛你的話,可是……可是我還不知道你……”他緊張得說不出口來。
  “我怎樣?”她也跟著莫名緊張起來。
  “你……”他的聲音粗澀難辨。“你愛我嗎?”
  “什么?”她睜大眼,顯然也被他這句話給嚇住了。
  “你愛我嗎?”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你說了這么多要我放棄的話……是真的為我好?還是……你根本不愛我,所以才想……甩掉我這個累贅?”說到最后,他都有些難過起來,仿佛回到當初對愛情還一知半解的青澀小伙子。
  她張著嘴,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棘手的問題。
  “玲玲!”他的心隨著時間的流失而縮緊起來。他閉了閉眼。“玲玲,要是你真不愛我,就直說出來,我受得住的。”他沙啞地道,但緊張之情在他成熟的臉龐上表露無疑。
  她舔舔唇,害羞的低下頭。但亦剛以為她因同情他而難以啟口,他的心更涼了半截。
  難道他以往……都在自作多情嗎?
  許久,她才輕吐一句:“我說過,我只在乎你。”她一說完,他立刻大大的松口气,整個人仿佛虛脫了似的。但隨之而來的喜悅几乎使他站不住腳,他沒想到…
  …真的沒想到玲玲會對他有情,但他并不因這句話為滿足。或許因為他是戀愛中人,所以對每句話都异常過敏,雖然玲玲說這句話已表明了一切,但他還是擔心……
  擔心他誤解這句話……
  他深吸口气,渴望的看著她。“玲玲!你……再說清楚些,好嗎?在乎并不等於愛啊!我是你朋友時,你也在乎我,是不是?”他小心的不放過她臉上的任何一個細微的表情。她的臉滿是紅暈。“我……我當你是朋友……”
  他的心全涼了,就像是掉到冰窖里去似的。
  她繼續說道:“但我也……愛你。”說完時,她的臉紅得不能再紅了。
  倉愣了半晌,感到血液全倒流回心髒。在短短的几秒鐘之內,他仿佛在南极和赤道各跑了一圈。
  他閉上眼睛,維持平衡,他的心跳到現在還無法恢复過來。
  “小剛,你還好吧?”她擔心道。
  “我……”他張開眼睛,眼里全是熱气。“我很好。”他的臉抽搐著。“我太好了!”他哽咽道。
  “小剛……”
  “我從沒這么好過。”
  他突然大叫一聲,沖向她站立的地方。盡管他無法抱她,但他再也不在乎這些了!只要听到他這半生夢寐以求的三個字,他於愿已足了。就算叫他現在死,他也值得了!
  他又哭又笑的抱住她……不!應該說是他扑上前去,依著她的外形摟抱著她。
  “這輩子就屬於這次我最快樂!”他激動的看著害羞又高興的她。“玲玲!玲玲!我好高興!好快樂!這都是你賜与我的,你知道嗎?”他不愿淚流滿面的糗相。“玲玲!我……我真的好高興哪!”他掩不住笑容的胡亂擦干眼淚。
  突然,他想起一件事。
  他拼命的止住特大號的笑容,輕咳道:“玲玲!既然我們彼此都已經坦承對對方的愛意。”他一看見她猶豫的臉孔,馬上說道:“玲玲,說出去話就等於潑出去的水,是有去無回。你再怎么想收都收不回去了。”他的嘴角又忍不住露出笑意。
  “恢复正題。既然我們都已經承認我愛你,你也愛我,那么我們應該有一個定情之物才對。”
  “定情之物?”她懵懂的重复。“可是……我沒有東西,也触不到你啊!”
  他的嘴愈笑愈開。“所以啦,既然定情之物不成,那只好來個定情之吻啦!”
  “定情之吻?”她瞪大眼睛,一副想逃之夭夭的樣子。
  他得意的點點頭。“當然!不然我怎么證明我對你的愛呢?”
  “我不要你證明。”她咕濃道。
  “可是,我要你證明啊!”
  她的臉又紅起來了。“可是……可是……我們根本就碰不到啊!”她期期艾艾的說道。
  “是的。我們是碰不到對方。”他柔聲說道。他認為他的玲玲臉紅得好可愛啊。
  “那……那……”她說不出口了。
  “你只管把眼睛閉上就是了。”他依舊溫柔的說道。
  她張口想抗議,但看見亦剛溫柔的表情,就不得不止住了。
  她不想讓亦剛失望,可是陰陽兩隔的情人又怎能接吻呢?難道亦剛興奮過度忘了嗎?
  “玲玲!接吻是要閉上眼睛的。”他狡黠的眨眨眼。“如果你愿意張開眼睛看,我也不反對。”
  她馬上乖乖的閉上眼睛;也許待會,他就會發覺接吻對普通的情侶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對他們倆而言,卻是永遠也不可能的事……可是她多希望他們能像其他的情侶,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亦剛緩緩低下頭,輕輕的吻著另一個時空,她柔軟的唇。
  她的唇感到一陣酥麻,微微的刺痛了她的神經,還有她的淚腺。
  她的淚不知不覺又掉了下來。
  “我從不知道女人的淚水這么多。”亦剛輕聲說道。
  她張開眼睛,亦剛的黑眸晶瑩剔透,就像是剛被洗過似的,就連他修長的睫毛也帶著水珠。
  他柔柔的朝她笑。“我的接吻技術還不錯吧?”他的聲音柔得似水。
  她微紅的臉點頭。“小剛……”她的心滿滿塞著的都是同個東西。
  “嗯?”他的眼睛离也离不開她。
  “我愛你。”她用力擦掉剛掉下的眼珠,但她的眼淚好像永無止境的又落下來。
  她透著重重霧气看著咬住嘴唇、忍不住眼淚掉下的亦剛。“是的,我愛你,我好愛好愛你,小剛。”她把心里的無盡愛意化為簡單一句話。如果……如果她還是個人類,那該有多好?哪怕只有一天,她也心甘情愿……為什么上帝要讓她死后才遇到小剛。為什么?
  亦剛臉部的筋抽搐著。任何一個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為了這句話所受的震撼。為了這句話,他等了足足有十年之久,他一點也不悔,就算要他等二十年、三十年,他都心甘情愿。
  只要玲玲肯愛他,他就什么也不在乎了!
  他困難的吞咽下喉嚨的硬骨更,慎重而正經的對她說道:“我也愛你,玲玲。”
  他的淚無聲無息的滑下來了。
  但他不在乎。
  一點也不在乎……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