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丫頭,你下午沒事吧?”
  舒大剛剛在吃午餐的時候,用几乎咆哮的聲音詢問霏霏。
  霏霏露出甜美的笑容,試圖忽略他震耳欲聾的吼聲。
  “我要回原來住的地方拿行李。”
  “就你一個人?”舒心蘭慢條斯理的問著,完全与舒大剛相反。
  “不,舒毅下午請假,載我過去。”她有問必答。
  “阿毅要回來?他怎么沒跟我說一聲?”舒大剛又在咆哮。
  “大哥!”舒心蘭投給他一個嚴厲的睛神,面對霏霏時又是另一副表情。“霏霏,阿毅向來是個工作狂,很少在工作時候為其他事分心,由此可見你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她微笑道,在霏霏眼里卻像笑里藏刀。她開始有所警覺。
  在早上吃過早點后,舒毅上班前就暗地警告過她:舒大剛或許脾气大了些,但仍是個直爽、藏不住心眼的老人;但舒心蘭就完全不同了,高雅的儀態、常挂在臉上的親切笑容只是個假象,真正的舒心蘭精明的程度是舒家兩兄弟望塵莫及的,只要是她想知道的消息,沒一個躲得過她眼里。“霏霏?”
  “心蘭姑姑。”霏霏小心地應付。
  “你和阿毅一定認識很久了,才會有這么深厚的感情吧?可是我和大哥從來沒听他談過你,你們到底是怎么認識的?”舒心蘭臉上純粹一片好奇心。
  “事實上,我們認識的時間不到一個月。”霏霏流利的回答。
  “不到一個月?”舒大剛嗓門大了起來。“不到一個月就論及婚嫁?舒毅是昏了頭還是怎么地?丫頭,老實告訴我,你不是用了什么手段迷惑了我的儿子吧?”
  “您認為您的儿子這么容易被女人給騙了?”霏霏反問。“當然不。”
  “所以,這就是事實了,我沒騙他,他也沒騙我,我們是一見鐘情。”
  “一見鐘情?”舒大剛的叉子舉在半空中,瞪著她。“你有資格讓我儿子一見鐘情嗎?”霏霏歎息了。“您認為沒有嗎?”
  “說實話,你是不夠漂亮,也沒什么身材,丫頭,你不會不高興吧?”他似乎小心翼翼的問道。
  依霏霏的看法,舒大剛存心要激怒她,但她藍霏霏早已習以為常了。
  她笑容可掬。“您說的是事實,我沒有理由不高興。其實天底下漂亮女人比比皆是,要是舒毅專愛漂亮女人,那豈不是見一個愛一個了?”
  “說得也是。丫頭,其實你也長得不差,雖然比起我那女人還略遜一籌。”舒大剛緬怀過去,忍不住歎口气。“舒伯父,我很高興能得到您的認同。”
  他只是喉嚨里發出一聲咕噥聲,就繼續吃他的午餐。
  舒心蘭抓住机會。“霏霏,跟阿毅相處雖然不到一個月,但也論及婚嫁了,你對阿毅的喜好一定樣樣很清楚了吧?”
  “清楚還談不上。不過,不知道他的喜好,我也沒資格做他女朋友。”
  “那么你一定知道阿毅最偏好那种酒類了?”舒心蘭溫暖的笑著。“打從他二十歲生日起,大哥每年送他一瓶酒,到現在他的酒柜里起碼也有十瓶……”她倏地住口,期待霏霏說出酒名。
  霏霏眨眨眼,回她一個笑容。“心蘭姑姑,你貴人多忘事。舒毅不喝酒。”
  “你怎么知道他不喝酒?”舒大剛抬起頭來,顯然對話題重感興趣。
  她倒背如流。“在他大學畢業那天晚上和几個朋友出去喝個酩酊大醉,誤了隔天的重要約會。從此以后,舒毅就滴酒不沾,酒能誤事嘛!”
  “他連這個也告訴你?”舒大剛顯然不可思議。
  “告訴霏霏什么?”舒毅愉快的從門外走進來。“霏霏,我來接你了。”
  霏霏立刻站起來。
  “你還沒吃完呢!”舒大剛對于失去一個拌嘴對象有些失望。
  “我胃口小,舒伯父,您慢慢吃。”霏霏覺得愈早脫离舒心蘭的拷問愈安心。
  舒心蘭不死心,繼續問道:“霏霏,你和阿毅交往也有一個月了,你一定知道阿毅最欣賞誰了?他不會連這個都沒有跟你提及吧?”
  霏霏怔了怔,眯起眼回想。
  舒毅一看就知道當初口述已經讓她忘個精光。歎了口气。他故作溫柔。
  “霏霏,你不會忘了吧?上個禮拜我才跟你隨口提過……”
  “阿毅!”舒心蘭命令他住口。“如果霏霏是你未婚妻,她就應該了解你的一切,不是嗎?這是身為你未來妻子所必須學習的課題之一。”她頓了頓,眼露精明。“或許你跟阿毅之間根本沒有任何關系……”
  霏霏挖盡心思也想不起。驀地,她看見好奇听著他們對話的舒大剛。
  她嫣然一笑,說道:“是舒伯父。”“我?”舒大剛愣住了。
  舒心蘭卻微笑著。她點頭。“其實舒毅最崇拜的就是舒伯父。”
  “丫頭,編謊也不是這么個編法。”舒大剛抬起下巴,倨傲的說道,老臉上抹上兩朵淡淡的紅暈。
  “我絕對沒有說謊。舒毅就是崇拜您那种辛辛苦苦、白手起家的精神,是不是?舒毅。”輕咳一聲,舒毅勉強點頭掩飾尷尬。
  或許霏霏是胡亂找個人充數,不過她說中了他內心對舒大剛那份崇敬。
  “舒奇和苓苓呢?”舒毅摘下墨鏡轉移話題,問道。
  “兩個都出去約會,剩下我們兩個老人在家。”舒大剛不滿的回答:“人老了,就沒什么价值了,連理都懶得理口羅。”“父親!”
  “舒伯父,您這句話不公平,我可是陪了您整個上午呢!”
  “到頭來還不是出去談情說愛,留兩個老人孤獨的在家。反正孩子大了,愛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使老爸剩不了几天的命了。”舒大剛語帶嘲諷。“大哥!”
  舒毅緊抿著嘴。
  霏霏腦筋一轉。“不如我自己回去搬行李,留舒毅跟您作陪。”她一句話換來兩個男人的瞠目。
  “我跟他之間有什么話好談的。”舒大剛嘴硬。“連舒氏都不肯接下來,還算我的儿子嗎?”
  “我還以為舒伯父看重兩個儿子,原來偏向舒毅。”霏霏狡黠的說道。
  “胡說!兩個都是我的親生儿子,我誰都不偏。”舒大剛又吼了。
  “既然誰都不偏,那誰接手舒氏不都一樣?反正舒奇跟舒毅都是您的儿子,您該不會气自己儿子舍舒氏而選擇‘歐亞’吧?”
  “那种小公司,也沒什么前途可言。”“父親!”
  霏霏安撫的握住他的手,繼續對舒大剛說道:“您也知道‘歐亞’不過是個小公司,沒什么前途可言,所以您也愿意給舒毅一點意見了?”
  “什么意見?”舒大剛完全摸不到頭腦。
  “您創立舒氏的經驗就是最好的意見。現在‘歐亞’還在起步階段,最需要的就是您這种過來人的意見,您的一點小意見可以省了他們很多的不方便。您也可以趁此去舒毅公司,順便看看您儿子的成果,豈不一舉兩得?”
  “就算我愿意,還有人不愿意呢!”舒大剛瞪了舒毅一眼。
  “我求之不得。”舒毅含著笑容對霏霏低聲說道:“謝謝你,霏霏。我實在無法用言語表達我的感激之意,你其實不必為我做這么多的。”
  “只是舉手之勞。”霏霏眨著眼。“其實你父親人不錯,只是性急了些。”
  “那還等什么!”舒大剛顯然頗有興致,立刻放下刀叉。“心蘭,幫我進去拿件外套。”舒心蘭馬上替他拿來件厚外衣。“最近天气不穩定,小心著涼。”
  “你一個人回去沒問題吧?”舒毅不放心。
  “過去二十年我都一個人活過來了,你不用擔心。”“我……”
  “你們談情談完了沒?舒大剛忍不住插嘴:“真不懂你們年輕人這么喜歡說悄悄話,到底還要不要出去?”
  舒毅朝她溫暖的笑了笑,就推著興奮的舒大剛出門。
  “謝謝你,霏霏。”舒心蘭靜靜的看著他們的背影。
  “沒什么好謝的,心蘭姑姑。”
  “阿毅向來不知道如何表達對大哥的愛,而大哥也……”舒心蘭歎了口气,感激地看著霏霏。“總之,阿毅和大哥能和平相處全是你的功勞。”
  霏霏受寵若惊。“心蘭姑姑,你太夸大了,我只不過盡綿薄之力。一對父子沒必要仇人看待,如果我有父母……”
  “霏霏,你是個好女孩。”舒心蘭安慰她。“你沒有父母,但你有阿毅,有我們就足夠了。大哥嘴里不說,心里可疼你了。”
  霏霏轉憂為喜,笑了。“你說得對。我還有一群關心我的人,那就夠了。”
  “我發誓,就算我作夢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种事。”唐佳佳不敢置信,她一方面幫著剛回來的霏霏收拾衣物,一方面對霏霏的遭遇感到不可思議。
  霏霏為回到熟悉的地方,感到十分開心。
  “我也不相信,但事情就是發生了。舒伯父打定主意,要我住在舒家,我總不能溜之大吉吧!”“你确定這不是陰謀?”唐佳佳不信任舒毅或舒家任何人。
  “陰謀?我不懂。”
  “也許是舒先生故意串謀家人,強留你在舒家,然后趁你不備打你主意。”
  “听起來像懸疑小說。”霏霏抿著嘴笑說。
  “你當我開玩笑?”她有些气惱。“我警告你,別等事情發生了才后悔。”
  霏霏停下手邊的事情。“你以為舒毅會用兩千万騙一個女孩?”
  “誰知道他是不是騙你的?別到時候賠了夫人又折兵,你們之間的契約有收好吧?”“你放心,我收藏妥當,就算舒毅想要回去,他找也找不到。”
  “總之,你自己千万小心,別給人騙了還給人家數鈔票。”
  “舒家有頭有臉,不會做出這种勾當的。”霏霏對唐佳佳的話全沒放在心上。
  “不會是舒毅自己看上你,所以用這种方法釣你吧?”唐佳佳突發奇想。
  “他有多少漂亮女友,會看上我?如果不是為了舒伯父,現在我們還是兩條平行線,誰也不知道誰的存在呢!”她的聲音有些落寞。
  這些日子的相處。不但對舒毅好感突增,也相當欣賞他,只可惜他們彼此間只有一紙契約作連系,在舒毅眼里,她不什么都不是。想到這里,她禁心灰意懶。
  “也許你剛好對他胃口呢!我就不知道我怎么沒那种運气,要是給有錢人看上了,那可是吃喝不盡,后半輩子無憂無慮,也不必對這份工作提心吊膽的。”她突然想起丁偉恩。
  “我和舒毅沒有感情關系。”霏霏瞞著她“除了一紙契約以外。”
  “你對他沒好感?”她回過心思。“好感?”
  “例如有沒有可能日久生情什么的?他人英俊又有錢,是個老公好人選。”
  “他待我不錯,可是人家看不上我,我也沒辦法。”霏霏打趣。
  “原來你對他真有意思。”唐佳佳喜出望外。
  “你這么開心干什么?為了徹大哥?”唐佳佳的臉馬上紅了起來。
  “你在胡說什么?”
  霏霏盤起腿,好笑的打量她。“我不是傻子,在孤儿院相處這么久,我還不了解嗎?一個男人婆天不怕地不怕,見了徹大哥就吞吞吐吐,連話也說不清楚,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你對徹大哥的感覺,我再看不出來就真不叫藍霏霏了。”
  唐佳佳沒想到他這么早發現了。“你……鐘徹也知道嗎?”她緊張問道。
  霏霏搖著頭,讓她不知該失望抑是松口气。
  “徹大哥可能是天底下唯一沒發現你心意的人了。”霏霏略帶惋惜,但她很快就為唐佳佳打气。“不過你放心,我會幫你在徹大哥面前多美言几句。”
  “你……對鐘徹沒有感覺?”唐佳佳不相信。霏霏不懂她的意思。
  “我是他小妹,他是我大哥,你想到哪里去了?”
  “真的?你千万別顧姊妹之情,自動放棄鐘徹,我不會接受的。”
  霏霏失笑。“徹大哥老愛取笑我是傻丫頭,我看你才是傻呢!如果我喜歡徹大哥,我絕對跟你爭到底。”“真的?”
  “實話實話。要不要我幫你說好話?”
  唐佳佳雙頰泛紅。“那也要鐘徹有意思才行。”
  “据我所知,徹大哥目前也沒什么要好的女朋友,照理說你的机會很大,你要我美言几句,先說聲謝再談。”霏霏存心捉弄她。
  唐佳佳紅透臉。“謝謝你,霏霏。”
  “這還差不多。只要一有机會,我會在徹大哥面前為你美言的。”
  “霏霏,我希望我們都有好結果。,跟心愛的人在一起。”
  “那還用說。”霏霏樂不可支,顯然能為兩個最好朋友做紅娘感到開心。
  唐佳佳卻不做如是想。她對自己与鐘徹之間的感情沒抱多大希望,如果鐘徹對她有意思,哪里會等到今天?她只希望藉由霏霏游說,鐘徹能了解她的一片心,這對她而言就足夠了。
  舒奇忙里偷閒,趁著舒氏運作正常,用不著他做決策的時候与丁偉恩相約海釣,但他卻沒想到丁偉恩臨時爽約,連個理由都沒有。
  如今拿著釣杆,獨自面對大海突然讓他生起一股寂寥之感。他舒奇向來不愁沒有女人作伴,朋友也未曾間斷過,但他從未像現在一樣這么每銳的感受到孤單。一股成家的欲望升上他的心頭,他想到舒毅有個甜美可人的小不點,偉恩有個美貌動人的苓苓,在一瞬間,他的兄長、朋友全都有一段美滿良緣,只有他仍是孤身一人。
  原本他應該慶幸逃脫紅毯的那一端,但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蠾為_花心,做一個標准的住家男人。
  這個意識鮮明的想法突地浮上心頭讓他怔了一下。他想要婚姻?一個女人?
  他為這個念頭而說不出話來。他向來花心,對女人從沒一個專心,他能定下心安安份份的做一個好丈夫、好爸爸嗎?
  他當然能,他肯定的想著。他一直在女人窩里漂浮不定最主要的原因是他還沒遇上一個值得他定下心的女人。如果真讓他遇上,他會立刻收心,專情如一的對待她。
  一陣海風吹來,令他縮了縮肩膀。他立即打定主意決定今天不是釣魚的好日子。
  不做二想,他迫不及待的收拾東西,抬起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頭烏黑漂亮的長發,而后他一楞,發現站在大岩石上的她似乎有搖搖欲墜的傾向。
  一個不可避免的聯想立刻竄入他腦子里。放下手上的釣杆,不顧浪花打濕他昂貴的大衣,舒奇兩步做一步躍上岩石,及時抱住彎下身的她。
  “小姐,有話好談,沒必要輕生吧。”他舒奇或許一無是處,但救人之心從不輸人。詹小卿掙脫他的錮制,一個轉身讓舒奇看得目瞪口呆。
  他只能用“飄逸動人”四個字形容她。
  迷迷蒙蒙的黑眸里含著淡淡的愁苦,兩道清淚滑過瓜子似薄的細致臉蛋,整張清雅的臉孔染上那股不食人間煙火的飄雅又不脫中國傳統的美貌。
  那股震撼直震入他的心肺,讓他好半晌只能傻傻地、呆呆地用眼睛去攫取她脫俗的、高雅的美,而說不出半句話來。
  反倒是詹小卿先行開口了。她的聲音充滿敵意。
  “你是誰?你想干什么?”她确信她低啞的威脅達到喝阻的效果。
  舒奇一怔,恢复過來。“我沒別的意思,只是以為你想跳海,你真想跳海嗎?”他發現自己竟止不住傻笑。她瞪著他。“你很高興遇見這种事嗎?”
  如果他再繼續笑下去,她准以為他是瘋子。舒奇不想嚇住她,錯失良机,所以勉強拉回自制力。在他交往的女人當中,他從沒發生過這种事情。
  “不,我只是一時……手足無措。”他挑選适當的言詞,然后他注意到她的淚水未干。“你……不是真想自殺吧?”他小心地問道。
  “在你還沒提出這個建議以前,我的确沒考慮過。”
  他大惊。“你年紀輕輕,別胡思亂想……”
  她淡淡一笑,笑容中多了份苦澀。
  “我還不夠資格去自殺,如果我自殺了,對我父親是不孝。”她無動于衷的瞥向他。“你向來都用這些老套勸自殺的女孩子嗎?”
  “不!我從沒遇見想自殺的女孩,我也不希望你是頭一個。你……還好吧?”
  “只是失戀而已,沒什么大不了。”她大方的說著,但眼睛里的霧气卻訴說相反的感受。
  舒奇無法想像有哪個男人忍心拋棄像她這樣的女孩,如果是他,他疼都來不及……他震惊于自己的思緒。他摔摔頭,想摔去自己腦中可笑的念頭。
  詹小卿無視于他的內心的掙扎,看向遙遙無邊際的大海。
  “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她呢喃著。
  “如果你不介意,我們換個地方聊聊,好嗎?”
  舒奇眼見眼前的女孩不像過去所交往過的女人。他瞥一眼她腳下滑溜的岩石,暗暗為她擔心受怕,又怕海邊風大讓她著涼。這种奇怪的擔憂還是他頭一遭感受到。
  她回過頭。“我們不認識。”“我叫舒奇,你呢?”“詹小卿,”他咧嘴一笑。“現在我們算認識了?就算你不愿跟我去散散心,也請你先离開這個地方。”他近乎哀求。“离開這里?”
  “沒錯,离開這個大岩石,隨你愛到哪儿就到哪儿。還有,海邊風大,下回來的時候別忘了多加點衣服。”他干脆脫下自己的大衣披上她單薄的肩膀。
  詹小卿沒想到他會有這种舉動,一時之間她訥訥地說不出半句話。
  “你是個好人。”她遲疑道,任他拖著她离開海邊。
  “好人?”他嗤鼻一笑。“從來沒有一個人說我是好人,你是頭一個。”
  “你也是頭一個指責我想自殺的男人。”“所以我們扯平了。你有車嗎?”
  “沒有。我是搭公車來的,然后一路走來。”
  他感到莫名的心疼,但卻不動聲色。“我載你回去。你住在哪儿?”
  “台北,我可以自己回去,謝謝你的好心。”
  “這不是好心,是私心。”他咕噥道。
  詹小卿沒听清楚他的話,也無心去听。“我堅持送你回去。”
  “不必了,你沒必要為一個才見過一面……”
  “我們還談了不少話,不是嗎?我也住台北,也許我們順路?”
  “我還有些事想獨自想想。”她輕言。“想那個男人?”舒奇吃醋。
  她惊訝于他語气中的激烈。“這不關你的事吧。”她有些動怒。
  “是不關我的事。”他勉強改個方式。“我是為你好,擔心你一個人容易出事。”“自殺?”
  “不是。”他不愿提及那些時常在報上看見的丑陋消息,怕嚇坏了她。
  她奇怪的凝視他。“我們并不認識。”
  “我叫舒奇,你是詹小卿,我相信我們剛才已經正式介紹過了。”舒奇耍無賴是很有一套的。“我們就算認識也不到几分鐘的時間。”
  “友情無關乎時間長短。”他流利的回答:“你就當我天生好心,不忍見你一個人東飄西蕩,就只是為了一個男人。”
  “我說過我要清靜一下。”詹小卿有些不耐煩他的堅持。
  他們根本不算是陌路人,現在她最需要的就是有個安靜的地方,而他熱心的舉動讓她吃不消。
  舒奇注意到她的臉色,決定在第一回合稍讓步。他只能暗地擔心她,而不能表露在外。
  “不如我送你到公車站吧!”他舉起手阻止她開口辯駁。“這是我最低限制的要求,或許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台北?”
  詹小卿本想拒絕,但直覺的感到他說到做到。
  “好吧!你送我到公車站,僅此而已。”“好。”
  他沒說出口,他打算一路跟著她回台北。不僅是因為不放心,更為他想知道她的住址,方便他的追求。
  或許她以前曾有個男朋友,在一時之間她也無法忘怀,不過他舒奇敢打包票憑他舒奇堂堂一表人才,稍加時日必能贏得芳心。
  他為這個想法而感到滿意,企圖忽略在他內心深處一絲強烈不安的預感。
  他舒奇將為以前的風流而遭受到報應。
  這是在他跟在她后頭,确定她到家后,浮現在心頭的一個想法。
  “傻丫頭!”鐘徹惊喜的看見霏霏出現在辦公室門口。
  他急忙放下手邊的工作,急步走向她。“這几天你在舒家過得還好吧?”
  “你擔心我虐待她?”舒毅悠閒的站在門口,雙臂環胸的注視他們。
  “虐待稱不上,委屈可就不行。要是讓我知道霏霏在舒家受了一點委屈,我可唯你是問。”舒毅皺起眉,走進辦公室。“你每天耳提面命,不嫌累?”
  “再累也比不上霏霏的安全重要。”鐘徹為她端來一杯熱咖啡。“傻丫頭,你在舒家過得還好吧?”
  “好极了。除了舒伯父每天諷刺几句,心蘭姑姑不時的刺探之外。”霏霏沒談及舒家對她敵意最深的舒苓苓。
  在舒家的日子里,舒苓苓從沒給過她好臉色看,一般冷傲的態度讓霏霏打從心底就不喜歡舒苓苓。不僅因為她敵對的言詞,還有一股霏霏說不出的感覺。舒苓苓敵視她的感覺就好像在敵視一個對手、一個情敵似的……
  “傻丫頭,舒奇沒給你性騷扰吧?”
  “他自顧不暇,沒時間勾搭霏霏。我也不允許他對霏霏有非分之想。”舒毅開口,換來鐘徹深意的注視。“徹大哥,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鐘徹回過神來,微笑道:“我絕對是有求必應,你直說。”
  “接下來兩個月時間,我恐怕沒時間回孤儿院,如果你有時間,能不能回去幫我看看他們?順便告知瑪麗亞修女這個好消息。”
  “沒問題。”鐘徹滿口答應下來。“反正爸媽也盼我回去几天。”
  “看來你這個徹大哥真是有求必應。”舒毅右手搭在霏霏的肩上,讓鐘徹瞪了好一會儿。“你這是干什么?”鐘徹近乎咆哮,推開舒毅擱在她肩上的手。
  霏霏眨眨眼,還不太清楚發生什么事。“霏霏,你先出去。”舒毅命令。
  “為什么我要……”霏霏不懂這兩個大男人由原先親密的交談轉為一触即發的戰場。
  “舒毅和我有話必須私下談。”鐘徹勉強向她擠出個笑容。“霏霏,你先在會客室等我,我事精料理完后會去找你。你還沒吃午飯吧?”
  “當然沒有,但……”
  “我們一起吃頓午飯,順便談談這些日子你在舒家的情況。”鐘徹眼不离舒毅。
  “恐怕你沒有這個榮幸。”舒毅慢條斯理的回答他:“不巧的很,霏霏必須跟我一起共進午餐。”
  “我們很快就知道她想跟誰了。霏霏,你先出去,順便把門帶上。”
  “徹大哥,舒毅,你們……”“出去吧!我很快就去找你。”舒毅命令她。
  霏霏不知所措,只有出去了。
  她走向門,回頭再看了他們一眼,搖搖頭出去了。
  “我一直以為我必須擔心的只有舒奇,沒想到還有你舒毅。”鐘徹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只是霏霏的干哥,不必管這么多閒事。”
  “這不是閒事,霏霏就像是我妹妹,我無法忍受有人想欺負她的念頭。”
  “或是有人吻她的念頭吧。”他泰若自然的坦然接受鐘徹以打量怪物的眼光瞪著他。“我沒听錯吧?”“你是沒听錯。”
  鐘徹爆發了。“你敢吻我的傻丫頭!”他拎起舒毅的衣領。
  “你真認為你是她哥哥?”“當然!”
  “一個哥哥無法接受妹妹談戀愛的事實,甚至妒意滿天飛,這也算是哥哥?”
  舒毅不為所動,冷靜的模樣几乎讓鐘徹忍不住出拳。
  但他卻被舒毅的言詞所吸引。“妒意?什么妒意?”
  “你現在這副樣子就是。”“你在胡說些什么!”
  舒毅拉下鐘徹的手,等高的身材、平等的視線讓兩個人瞪起來絲毫不吃力。
  “我只是實話實說。你不允許男人接近霏霏?”
  “霏霏年紀太小,就算有男朋友也不會是你。”
  “如果我說,有人吻過霏霏,你做何感想?”
  “你吻了霏霏?”鐘徹揮出拳頭,狠狠的揍向舒毅。
  “我是吻了她,你吃醋了?”他挨到這一拳,及時躲過迎面而來的第二拳。
  “我吃醋了?”鐘徹冷笑。“我是以霏霏長輩身份而打,算不上吃醋。”
  他凌厲的攻勢逼得舒毅不得不反擊。
  “這只是你的藉口。你跟我一樣,對霏霏有同樣的感情。”舒毅在鐘徹眼上狠揍一拳,但很快的他也得到了同樣的結果。“同樣的感情?”鐘徹停下拳頭。
  “你愛上了霏霏。”舒毅收手,忍住發痛的左眼,冷靜的回答他。
  “我愛上了霏霏?”鐘徹一怔,而后不可控制的爆笑起來。
  舒毅冷眼看著他。
  鐘徹笑得淚流不止,他擦擦眼淚。“這是本年度最幽默的笑話,你是打哪儿來的想法……”他想起先前舒毅的話,啞口無言。“你是說……你愛上霏霏了?”
  “我對她頗具好感。”舒毅保留道,深邃的黑眸閃爍著神秘的光芒。
  “這算那門子答案?我要听你親口說出你內心真正的感受。”鐘徹威脅道:“你該不會從一開始就打霏霏的主意吧?”
  舒毅聳聳肩。“我當初的确是藉霏霏來讓父親安心,不過我從沒想過她會占据我的心。霏霏是個好女孩,接触過她的人都會被她吸引,我也不例外。”他坦白道。
  “你相假戲真做,追求霏霏?”
  “有何不可?”舒毅是打定主意絕不錯失這個好机會。
  “而你還吻了霏霏!”鐘徹從沒如此狂怒過。“是的!”
  “是在霏霏同意的情況之下?”他升高聲音。“沒錯。”
  “該死,而這竟然還是我提的主意。當初你不是信誓旦旦的發誓在五年之內不談戀愛,不論及婚嫁嗎?”
  “我不否認我說過那句話,不過那是在認識霏霏以前。”舒毅淡淡的看著他。
  “你不愿意我追求霏霏?”“我絕不允許。”鐘徹惊呀自己內心的翻攪。
  舒毅是他最好的朋友,他理當放心將霏霏交給舒毅,但他卻發現自己沉浸在強烈的嫉妒中……
  難道舒毅說的沒錯?鐘徹臉色一白。十多年來他錯將愛情當親情?
  他想起他疼愛霏霏的地步連他父母也自歎弗如,莫非……他不敢深想,至少當著另一個愛著霏霏的男人面前不能。
  他的眼光移到舒毅那張莫測高深的臉龐。他感覺得出來舒毅言詞間說得含蓄,實則是真的愛上霏霏了,他從沒見過舒毅當面贊美一個女孩子,霏霏是頭一個……
  那么霏霏的感受又是如何呢?几天的朝夕相處讓她也愛上了舒毅嗎?光想到這里,他就有些不是滋味……
  “想清楚了?”舒毅歎口气。“我很抱歉我唯一的情敵竟然會是你,但我不打算退讓。”鐘徹需要好好冷靜一下,分析自己真正的感情。
  “我必須想想。”鐘徹閉了閉眼,語气流露出蕭索的味道。“你和霏霏一起去吃飯吧。”他下逐客令。舒毅聳聳肩,了解他的心情,無言的走出去。
  他同情鐘徹花了十多年的功夫才弄清楚自己真正感情所在,不過他也暗自慶幸鐘徹的遲鈍,否則他不會遇上霏霏,更不會愛上霏霏。他愣了一下。
  愛上霏霏?他喜歡這個念頭。
  霏霏無緣無故被舒毅、鐘徹赶出辦公室,無奈的走向會客室時,遇上了一個男人。她不由自主的停下腳步。
  那個男人并不英俊,稱得上眉清目秀的臉龐上帶著几許淡淡的憂愁。不知怎么的,霏霏就是強烈的被他吸引住,只能傻楞楞的站在原地瞪著他,直到他走過來,她才發現他的左腳有些跛,但這并無損她對他莫名的好感。
  程世甫也發現她了,因為她阻擋他的去路。
  他看著這張清雅的俏臉蛋,棄儿似的大眼情勾起他的怜惜心。那并不是男与女的感覺,是一种……他說不出的感受,而他不但不排斥,他還難得地露出連自己也吃惊的笑容。霏霏回他一個甜美的笑容。
  他們默默站了好几分鐘,彼此看著對方。
  最后,程世甫感到失態而輕聲開口:“小姐,你……找人?”
  “不,我在等人。”
  “等人?”他的目光移到她身后的辦公室。“等鐘徹?”
  她點點頭,頰上的梨窩讓程世甫移不開眼光。
  “原來鐘徹擁有個女朋友,也不通知一下。”
  他為鐘徹有像她這樣的女孩做女朋友感到開心,他奇怪于自己的心境。
  霏霏淘气的笑了笑。“徹大哥女朋友的位置我還坐不起,我只是他的干妹妹。”
  “干妹妹?”程世甫似乎听鐘徹經常談起。“我叫藍霏霏。”
  “我叫程世甫……”他恍然大悟。“原來你就是鐘徹、舒毅談起的霏霏。”
  霏霏第一眼就喜歡上程世甫了。“程大哥,你找徹大哥有事嗎?”
  “只是想找他談談,沒什么大不了的事。听鐘徹說,你是舒毅的未婚妻?”
  “可以這么說。”
  “我為舒毅能找到像你這么好的女孩感到開心。”他真誠道。
  霏霏俏皮的看著他。“程大哥還不認識我,怎么知道我是個好女孩?”
  “直覺吧!”程世甫也不明白。“藍小姐……”“霏霏。”
  他一笑。“霏霏,如果我曾答應鐘徹跟他一起回他南部老家度假,或許我們能更早認識。”
  不知怎么地,程世甫從不主動搭理异性,今天是頭一遭,他非但沒感到辭窮,相反的他還想多了解霏霏這個女孩子,而他卻不明白個中原因。
  “是呀!不過現在認識也不遲。程大哥,你和徹大哥很熟?”
  “大學時代的老朋友。”
  “能幫我一個忙吧?十分鐘以前,徹大哥和舒毅似乎准備在里頭打架……”
  “打架?他們出了什么事?”
  “我甚至還不清楚發生什么事,他們就把我請了出來。程大哥,你可以進去看看嗎?”“當然。”程世甫不明所以,繞過她走向鐘徹的辦公室。
  他正打算敲門,門突然開了。舒毅出現在他們面前。
  “世甫?”舒毅顯然吃惊程世甫的存在,然后他眼角瞥到霏霏。“霏霏,你不是應該待在會客室嗎?”
  “我正巧遇上程大哥。”霏霏想走進去,舒毅立刻關上門。“徹大哥呢?”
  “他有事要想。”
  霏霏正想開口問什么事,卻被舒毅眼上的黑眼眶給吸引住了。
  “舒毅,你發生了什么事?”她惊呼。
  “總算注意到我了。”他苦笑地喃道。
  “你和鐘徹打架了?”程世甫皺起眉頭。
  霏霏睜大眼。“你們真的打架了?”
  舒毅有些气惱程世甫在旁。“你們不必大惊小怪,只是我和鐘徹之間有點小問題需要解決而已。現在已經沒事了。”
  “那也不用動用武力呀!”霏霏瞪著他。“你們都已經是三十歲的大男人了,不覺得打架是一种可笑的野蠻舉動嗎?”
  “我好像听到了老母親在訓斥她的小儿子似的。”舒毅微笑道。
  “我是認真的。”
  “我知道你是認真的。你放心,除了今天,我向來不以一身蠻力做為解決事情的途徑。不介意我們去吃飯吧?我肚子可餓坏了。”
  程世甫睜大眼,沒想到舒毅也有像小貓的一天。“徹大哥不一起去嗎?”
  “他有事要想,沒時間顧午餐。”舒毅咧嘴笑了笑。
  霏霏瞪了他一眼,轉向程世甫。“程大哥……”
  舒毅打斷她的話:“世甫沒空。”“你怎么知道他沒空?”
  “我就是知道。”舒毅態度悠閒的投給程世甫一個警告的眼神。
  “我是沒空。”程世甫回答。
  舒毅戴起墨鏡,搭起她的肩。“霏霏,我們可以走了?”
  霏霏向程世甫說了聲再見,咕噥抱怨的被舒毅帶走了。
  程世甫目送他們消失在轉角處后,迫不及待的推開鐘徹辦公室的門。
  他看見同樣慘兮兮的鐘徹。
  他注意到鐘徹緊抿著腫脹的嘴唇,一臉茫然的陷入沉思之中,連他推門進來都沒發現。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