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七章


  邵慕堯一回到家中,就感到不對勁。
  他看見老古衣裝筆挺,多皺的臉孔上寫滿嚴肅的站在門口等門。他不等商婷下車,就先跨出車門,走向老古。
  老古立刻迎上來。“少爺,老爺,太太都已經到了。”
  他特意壓低聲音,不讓走過來的商婷听到。
  “他們知道了嗎?”邵慕堯心中計算著。
  “不!還來不及告知。”
  “就寢了?”邵慕堯希望他父母熬不住疲累先行休息,讓他有多余的時間處理這突發的狀況,雖然這机率甚小。
  “誰就寢了?”商婷自動勾住邵慕堯的臂,一臉好奇的看著他們。
  老古清清喉嚨,對于商婷的問題听而不聞。他決定把這個燙手山芋交給邵慕堯。
  邵慕堯狠狠瞪了老古一眼,隨即換上笑容面對商婷。
  “婷婷,今晚玩得愉快嗎?”
  “表哥做陪,怎么會不愉快。”商婷看得出他有意扯開話題。
  她呢也識趣。“表哥,看來你還有事處理,不如我先回房吧。”
  邵慕堯与老古同時暗松口气。
  “好……”邵慕堯皺起眉,接收到老古的眼光。“婷婷,不介意從廚房后面上樓吧?”他不想引起她的怀疑,卻不得不如此做。
  否則,商婷還走不到客廳就會被發現了。
  商婷看了他們一眼,點點頭。“好!”她沒多問,也不想問。
  她想這就是邵慕堯今晚帶她去吃晚餐,又開車夜游的原因,難怪他一路看來心不在焉。
  她拎著背包,想繞到廚房去。
  客廳傳來的聲音令她停下腳步。
  她回頭看見一名身著名牌服飾的中年婦人張開雙臂朝她的慕堯表哥走去。
  “小堯,我好想你……”江蘭夸張的語气与她所散發出來的高貴气質完全不相配。
  邵慕堯略為皺眉的任她大方擁抱。
  從屋里走出亞柏与另一個衣著隨意、看似溫和的中年男人。
  他微笑的看著他們之間的擁抱,然后他注意到站在角落里的商婷。
  “瞧瞧我發現了什么?”邵振軒不禁眼一亮。“一個可愛的小姑娘。這不像是老古的親戚。”他走過去牽起她的手。“可愛的小姑娘,我有榮幸知道你的芳名吧?”
  “商婷。”她困惑回答他,再轉向邵慕堯,仿佛在尋求答案。
  邵慕堯立刻放下他母親,迅速的走過去站在商婷与邵振軒之間,同時拉過她的手。
  這一切全落在邵振軒的眼里。
  他饒有趣味的看著他儿子。“這代表某种含意。”
  江蘭走過來,看著商婷。“小堯,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這女孩是誰?你的女朋友嗎?你以前從沒把女人帶回家過……”
  “顯然他終于肯定下來了。”邵振軒摸摸兩撇胡子,以打量的眼光望著商婷。
  “我還以為依你那副冰冷的樣子,只會把女人嚇跑,沒想到你還真有眼光。”
  商婷認為她有必要知道這一切的始末。“表哥,這到底……”她話沒說完,就被并蘭尖聲打斷。
  “表哥?小堯,我不記得我有……”
  “伯母!”邵慕堯情急生智,硬是堵住了她接下來的話。
  但他這一聲“伯母”,讓江蘭、邵振軒傻住了眼,說不出話來。
  他清清喉嚨,趁此机會實施剛在他心底成形的計划。
  “婷婷,我來為你介紹。這兩位是亞柏的父母,譚伯父、譚伯母。”他微笑道。
  “我?”亞柏一時反應不過來。
  商婷恍然大悟。“原來是譚伯父、譚伯母,難怪對這里、對表哥這么熟悉。”
  她對著同樣反應不過來的邵氏夫妻露出甜甜的笑容。
  邵慕堯繼續說道:“這次他們從美國專程回來看他們的儿子,是不是?譚伯父?”他的聲音在敢后微微上揚,仿佛有些警告意味。
  江蘭首先反應過來。她擠出微笑點點頭。“是呀!這次我們專程來看……小柏的。”她暗中推了推猶在震惊中的邵振軒。“小柏?”
  亞柏尷尬的走過來。說謊向來是他的大敵。
  “媽……我在這里。”他聲音緊繃。
  依商婷看,魁梧的亞柏站在他父母身邊,看起來怪异無比。不僅因為身高,更因為他們彼此間的不自在。
  如果要她猜測,她倒以為邵慕堯比較适合當他們的儿子。
  在商婷心底,總有一股抹不去的不對勁。
  但邵慕堯沒有理由隱瞞她。
  “婷婷,我們還有事要談,你先回房吧!”邵慕堯挂上笑容,再度讓邵氏夫妻用不可思議的眼光瞪著他。
  他們心目中的儿子向來不苟言笑,而今卻對著這女孩笑得柔和、笑得自然。
  商婷點點頭,朝他們點個頭。“我先回去睡了。你們也早點休息。”她直接由客廳上樓。
  一等她离開后,所有的問題都爆發了。
  “小堯,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時候我從母親變成譚伯母?”
  “還有我。”邵振軒笑道:“以及那女孩,你最好一五一十的說清楚,否則我相信你母親不會輕易地放過你的。”
  江蘭的表情顯示她丈夫完全說得沒錯。
  邵慕堯只有把他們請進書房,一字不漏的告訴他們事實真相。
  以萌惊訝的看著余以森准時回到家。
  “大哥,今晚有事?”她以為他是回家換衣服。
  余以林走進客廳,脫下西裝放在沙發上。
  “沒事,你為什么這樣問?”他隨意的走進廚房拿罐可樂。
  以萌因為他的回答,更是說不出話來。電視長片已經吸引不了她的注意。
  “大哥,難得看你……這么早回來!”她試探道。
  余以森只是聳聳肩。“你不喜歡大哥回來?”
  “不!當然不是。只是過去從來沒有這种紀錄。”她小心翼翼的說道。
  “所以你吃惊成這副德行?”他在她身邊坐下。“以萌,這几年大哥從沒關心過你,是大哥的不對。”他突然說出這句話,嚇得以萌睜大眼。
  她怀疑現在坐在她身邊的是她大哥蠽E以森!
  “大哥,你……沒事吧?”她猶豫的問道。
  余以森自嘲的笑了笑。“由此可見,我真的不能算是你大哥,連最基本的關心都做不到。”
  “大哥,你在胡說些什么?”以萌雖然跟余以森相處時間少,但兄妹之情猶在。“你是我大哥,我一輩子都會尊敬你。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她小心的補上一句:“例如跟那個女人分手了?”
  “你以為我痛不欲生,所以說出与平日相違背的話?”余以森大歎做人失敗。
  “沒想到連自己妹妹都認為我是花花公子!”他將可樂一飲而盡。
  “不是嗎?”以萌見他有心交談,繼續道:“大哥從前不到半夜不回家,每晚都有不同女人相伴,這不算是花花公子?”
  “以前或許是。但從今以后,就算我想,也不太可能了。”余以森別有用意的望著以萌。
  “大哥,我不懂你的意思。”她真的不懂,尤其他的眼光似乎有求于她。
  這在過去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
  “以萌,你有個朋友叫商婷吧?”他本想采迂回戰術,但最后放棄。
  “你是說圓圓?”她再度睜大眼。
  她沒想到她的大哥竟然認識商婷,更甚者還會引起他的注意。
  她的警戒心大起。
  “圓圓?”他听了忍不住輕輕一笑。“為什么取這個綽號呢?”
  “向心圓的意思。圓圓向來有吸引男女老幼接近她的魅力。大哥,你問這個做什么?圓圓是我的朋友,你可以勾搭上任何一個女人,只除了她。”
  “你認為我會傷害她?”
  “大哥素有花花公子之稱,我怕你傷圓圓的心。她個性單純,是個好女孩,完全不像你交往過的那些女人。”
  “你怕我傷她的心,就不怕她傷我的心?”“大哥,你在開玩笑。”以萌不認為商婷能傷得了余以森那顆花心。
  “以萌,除了爹地,你算是我唯一的親人,事到如今我也沒什么她瞞你的。我想我愛上了商婷。”他憂郁而嚴肅的宣布。
  “什么?”以萌震惊得無以复加,久久不能言語。
  “不相信?”他再度嘲笑自己。“連我自己也不敢相信。但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他忽地喃喃自語起來:“我一直小心的保護自己,以為她不足以构成威脅,卻沒想到會在短短兩次見面里,偷去了我的心。”
  歎了口气,余以森靠向沙發背。他一直以為余家長媳會是溫柔賢涉、家世背景都門當戶對的女人,但他完全沒料到會冒出商婷這個敢指著他鼻子大談道理,盡奚落他不是的女孩。她不算漂亮、缺乏應有的女人味,更不懂得溫馴,但他就是在听著她說話、看著他溫暖的笑容時惊覺自己早在不知不覺中付出感情的程度遠超于其他女人之上。
  他以為三十多歲的年紀早跟愛情絕緣,卻沒想到會在短暫的兩次見面里,被一個女孩深深吸引。
  他以為他能同時擁有世上美女,卻發現他只想要一個。
  他余以森認栽了。
  徹徹底底的認栽了。
  以萌看他那股認真樣,緩緩開口:“大哥,你是來真的?”
  “我像在說謊嗎?!”他反問。
  “可是……大哥,也許圓圓對你而言,只有新鮮感,畢竟你以前從沒碰過像她那樣的女孩,圍繞在你身邊的永遠是世故、圓滑的女人,也許圓圓的單純吸引了你,但那并不是愛。”她認為有必要提醒他。
  就算不為她大哥,也為商婷。
  她不以為她大哥适合商婷。
  余以森聞言不禁笑了,笑容中有著莫大的苦澀。
  “你以為我還是十七、八歲沖動、易怒的小伙子嗎?我年紀不小,有足夠的經驗判斷我想、我做的事情”他長聲歎息。“這几天,我約過不少女人出去,卻發覺自己提不起一點興趣,腦子里只想在一個女孩。我一直以為不用防她,到頭來自己還是陷了下去……”
  “大哥……”
  “以萌,你愿意幫大哥嗎?”他說完后,注意到她為難的表情。“你認為我對商婷的態度會跟對待其他女人一樣?”
  以萌遲疑的點頭。
  “我不否認過去的紀錄。但人非圣賢,孰能無過?我只能說,過去或許我花心,但那是因為我尚未遇到心儀的女子。但現在我年紀不小,也該是定下來的時候了。”以萌再度惊奇的瞪著他。過去的余以森是絕不可能跟任何一個交往過的女人談結婚,因為他想逍遙來往于不同女子之間,享受她們的溫柔。她曾想過,這輩子要她大哥安定下來是不太可能的事了,但她絕沒想到,這句話會從余以森嘴里說出來,而對方只不過是才見了兩次面的商婷……難道她大哥真的認真了?以萌為難起來。“以萌,你還不信我?”
  “不是不信。大哥,圓圓不适合你的。”
  “你不肯幫我?”
  “不是不肯……圓圓可能有喜歡的人了……”她勉強說道。
  余以森一惊。沒想到他首次愛上的女孩竟然心有所屬。
  “是誰?”他不相信以他的條件比不過對方。
  “是她表哥。”
  “她表哥。”
  “邵慕堯。”
  一大早,商婷下樓就見到江蘭坐在飯桌邊,似乎在等些什么人。
  她挂上笑容走過去。“譚伯母早。”
  江蘭見到她,也是一副笑臉,不同的是她的笑容中帶抹打量。
  “好孩子,听說你是小堯的‘表妹’?”江蘭昨晚經邵慕堯解釋原委后,大致了解一切始末,她原來可以立刻与丈夫赴美,讓邵慕堯繼續完成他允下的承諾。但她卻無法忽視昨晚她儿子在談及眼前這女孩時眼里流露出的眼神。
  冰山已經融化了。
  以往的邵慕堯冰冷冷的態度讓人讀不出思緒,而現在母子連心,她一眼就看出他极力隱藏的心事。
  身為母親,她決定插上一手,留下來幫助她的儿子。
  商婷堆滿笑容。“是的。譚伯母跟表哥似乎很熟?”她好奇問道。
  “我几乎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江蘭親昵的拉著她坐下。“你對你表哥一定充滿好奇心,是不是?”她本著愛屋及烏的心理,喜歡上商婷。
  商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江蘭發現她笑起來心無城府。
  “其實我跟慕堯表哥相處快一年了,他待人好,尤其是對我這剛出現的表妹。可是他很少談他過去的事。”商婷皺皺眉,忽地說道:“但在某些時候,慕堯表哥仿佛變了個人似的。”
  “變得冷冰冰的?”
  商婷惊訝的看著江蘭。“伯母也知道?”
  “我說過,我几乎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江蘭拉住她的手。“可是你千万別被他那副樣子嚇到。他是面惡心善,目前最需要一個女人來改善他古怪的個性。”
  商婷興致勃勃的打量江蘭。“我不怕慕堯表哥,不過伯母一點也不像亞柏的母親,反倒像慕堯表哥的母親。”
  江蘭還來不及想出辯解之詞,穿著運動服,一臉帥气的邵慕堯就站在門口,皺起眉看著她們。
  “慕堯表哥!”商婷微笑的打招呼。
  他遲疑的走過來,注意到江蘭看好戲的眼神,眉頭不禁皺得更深。
  “婷婷,今天沒課嗎?”他當著母親的面打起笑容,愉悅的問道。
  “有,不過時間還早。”商婷沒看見母子倆之間傳遞的眼神。她只沉浸于自己的心事,最近在校園里經常遇見馮邦,他鍥而不舍的追求几近于瘋狂變態。
  她有股莫名的恐懼。馮邦的眼神常常流露出瘋狂,仿佛一直處在緊繃的狀態,這令她不寒而栗……
  “婷婷?”邵慕堯看見她臉上沉重的表情,擔心著。
  她勉強擠出笑容。“我沒事。”她站起來。“今天我跟以萌有約,我要先去准備了。譚伯母,回頭見。”她朝江蘭頷首后,准備上樓。“婷婷!”邵慕堯跟上去,确定江蘭听不見他們之間的談話后,拉起她的手。
  “記得我說過嗎?你隱藏不了任何事。”
  商婷回頭看他,苦笑道:“我記得。我也知道表哥關心我,不過我相信這件小事我一個人就能解決,我總不能一輩子都依賴你吧?”
  “我不在乎。”邵慕堯認真答道。
  她感動著。“表哥不在乎,但未來的表嫂就不見得跟你一樣看法。”她有些言不由衷。“表哥,我想等我畢業后,搬离這里。”
  他眼里閃過一絲惊訝,但他迅速鎮定下來。“這里是你的家,你愛住多久住多久,沒人赶你。”
  “我知道。表哥、老古、亞柏對我都有如親人一般,但一輩子是很長的時間,我是個大學,應該有自力更生的能力。”她注意到他嚴肅的表情,突然俏皮一笑。
  “這又不是生离死別,表哥別苦著臉,將來有表嫂陪著你,你很快就會忘了我這個表妹。”
  半晌,邵慕堯才緩緩開口:“無論如何,离你畢業還有一段時間,你可以多想想。我尊重你的決定。”
  商婷笑著輕擁未動分毫的他。“謝謝表哥,下午見啦!”她跑上樓。
  江蘭無聲無息的走過來。“看起來,她還頗有自己的主見呢!”
  “媽!”邵慕堯恢复冰冷的樣子。
  “我以為是伯母呢!小堯,如果你想追她,就放膽去追,管他什么承諾!幸福最重要。”江蘭說道。“我看得出商婷是個不錯的女孩,你要放掉她,可是你自己的損失。”
  邵慕堯只是望著商婷的房門口。
  他不禁心里納悶,是什么原因讓商婷有离開邵家的想法?
  他決定查清楚。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白曼玲一眼就看見譚亞柏。
  魁梧的身材、顯眼的外貌讓人無法忽視他的存在。但松口气的她,慶幸自己的嬌小隱沒在人群里,沒被他發現。
  她不敢保證他再次見到她會有什么舉動。
  自從經過上回的教訓后,她一直心存報复。也許是家族遺傳使然,韋詠妮与她都是有仇必報的人,但她倒深感慶幸自己沒韋詠妮那般著迷复仇,她只不過想稍微報复一下罷了。
  早在當初,她在气憤之余便把所有整他的方法一一幻想過,以解她的怒气。
  而現在就是她實施報复最佳的時机了。
  她要他在眾人面前下不了台,后悔他當初的所做所為。
  她准備走向他,卻發現他笨拙的走近一個想過馬路、卻畏懼來往車輛穿梭的老太婆。
  她看見他拉起老太婆的手,低聲說几句話,拉著她緩慢的過馬路。
  一個魁梧巨人親切的拉著瘦小白發的老太婆。
  這在來往路人的眼里是多么奇怪的畫面。
  他沒有絲毫不耐的表情,也沒有上回尷尬、自卑的神色。
  不知不覺中,白曼玲下意識的跟著他后面走著。
  她不知道該找机會報复他仰是就此放過他。
  他是個好人,卻也是她的仇人。
  她一直跟著毫不知情的他一整天。
  她看見他的笨拙、木訥,看見多少人投給他奇特、害怕的目光,看見他做盡好事。
  一個爛好人!她心底浮起這個想法。
  但她仍沒上前實施她的報复行動。
  她的內心里首次充斥著不同的情感。
  這是在過去二十年的歲月里,她所感受不到的。她的母親、數不清的繼父及韋詠妮所教導她的,不是這樣。
  在惡劣的環境下,她必須自力更生,不但要忍受無數的嘲諷,還必須強打精神保護自己。別人狠,她必須比別人更狠。
  二十年如一日,她習慣了這种生活方式。
  但現在她困惑了。
  為亞柏而困惑。
  余以森不顧老古的阻止,面帶怒容的走進邵慕堯書房,他的身后跟著雷士霆。
  邵慕堯從文件中抬起頭,對于余以森擅自沖進來的原因,心里似乎有個譜了。
  “慕堯,如果我沒記錯。你的允諾里并沒包括讓商婷愛上你!”余以森開門見山的說道。他具威脅性的語气顯示邵慕堯必須給他一個他能接受的答案。
  邵慕堯揚起眉。“婷婷愛上我?你從哪里听來這种不實的消息?”
  “你敢否認?我以為你是敢做敢當的男人,沒想到這一切只不過是個假象。”
  “以森,有話好說,沒必要動怒。”雷士霆企圖打圓場。他是一大早接到以萌的電話,特地赶來排解可能會有的爭執。
  而現在他慶幸自己當初并未加入他們的爭奪戰中。
  “我只是在履行我的承諾。”邵慕堯平靜的回答他。
  余以森盯著他的表情好一會,終于暫時平緩情緒。“我相信你。不過,現在該是我們坦承布公,好好談談的時候了。”
  “我除外。”雷士霆一副好心情。“我另有心上人,商婷的爭奪戰我退出。”
  “你真愛上以森的妹妹了?”邵慕堯淡淡的笑道。
  “以萌?”余以森惊訝的看著他。“你愛上以萌了?”
  雷士霆聳聳肩。“有這么奇怪?”
  “不!我只是發現最后獲知消息的總是我。”余以森豁然一笑,拍拍雷士霆的肩。“我很高興我和以萌在一起。”
  “因為你少了個情敵?”邵慕堯問道。
  “不!因為士霆配得以萌。”余以森冷眼看著邵慕堯。“現在該是我們談談你近水樓台的事了。”
  “婷婷不可能愛上我。”邵慕堯表情一片空白。“否則她不會想搬离這里。”
  “搬离這里?”雷士霆一臉十足吃惊的表情。“連你邵慕堯也留不住她?”
  余以森不關心這話題。他的眼光專注的停留在邵慕堯身上。
  “你呢?你對她的感情呢?”他不是傻瓜,感覺得出邵慕堯對商婷的感情不可能這么簡單。
  一時間,書房里的气氛僵硬下來。
  四雙眼晴全盯著邵慕堯不放。
  許久,他仿佛下定決心。
  “你們真想知道?”
  余以森嚴肅的點頭。他必須确知所有一切對他有利不利的消息,才能決定下一步的動向。他不打算放棄商婷,第一次愛上一個女孩,他不愿也不能放棄。
  邵慕堯冰冷的眼睛掃視過他們兩個人。
  “我可以坦白告訴你們,畢竟你們有這份權利知道,我也不想放棄一個好女孩。”
  商婷蹺課了。
  她心情低落的回到邵家。
  一進客廳,她沒見到老古,她沒看見其他人。
  這正合她意。
  現在的她,最不需要有人打扰。她必須好好想清楚馮邦的事情。
  馮邦追她已經到讓人受不了的地步。尤其他今天一早就到校門口等她,什么甜言蜜語、什么威脅利誘全毫無顧忌的說出來,只求她嫁他。
  他已經不像過去校園偶像馮邦。蒼白的臉色、空洞的眼神仿佛被什么事給壓迫著。
  而她就是他的救命符似的。
  所以,她蹺課了。
  她不想再看見馮邦那副嘴臉,但也沒打算告訴邵慕堯。她麻煩他的事情已經夠多,無需再為她承擔這件。
  何況,她能應付的……一直逃避他嗎?她的強烈拒絕完全無法令他死心。
  她忍不住歎息,實在想不出好方法應付馮邦的窮追不舍。
  一陣低沉的說話聲忽地飄進她的耳里。
  她困惑的循聲過去,注意到聲音從邵慕堯的書房里傳出來。
  顯然的,他正与某個人談話。
  或許她該好心的替他關上未關緊的門。
  她輕聲靠近書房門,不想打扰他工作。
  “你呢?你對商婷的感情呢?”聲音再度隱隱約約的飄送出來。
  商婷對這個熟悉的聲音及問題楞住了,她忍不住從門縫看去。
  她看見三個男人正臉色冷峻的站在里頭。
  邵慕堯、余以森及雷士霆。
  “你們真想知道?”她听見邵慕堯低沉的聲音,心忽地一跳。
  不知不覺中,她跟門內的兩人共同期待他的答案。
  她不知道答案會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著什么。
  她只是等著、待著,听邵慕堯說出他的感覺。
  不知過了多久,時間仿佛靜止般。
  終于,邵慕堯緩緩開口:“我可以坦白的告訴你,以森,你多了一個對手了。”
  余以森的臉一變。“你也愛上商婷了?”
  “是的。我愛上她了。”他毫不猶豫的說出,臉上沒有一絲不耐煩。門外的商婷驀地滑落到地板上。她的臉發燙起來。一片混亂的情緒占据她的思緒。不為余以森,而為邵慕堯赤裸的告白。她再怎么想也不會料到邵慕堯會有這個答案……但奇怪的是,她并沒像對馮邦那般排斥……余以森臉色沉重。“這是我早就料到的事實。但是我不會輕言退讓。”
  “我知道。”邵慕堯倒平靜得很,一點也不像是吐露愛意的男人。
  在一旁的雷士霆忍不住開口:“以森,你還忘了一個棘手女人。”
  邵慕堯的眼光立刻看向余以森。
  余以森只是聳肩。“對于她,你不必擔心。我已經采取行動。”
  “截斷她所有的經濟來源?”雷士霆雙臂環胸。“你不擔心她狗急跳牆,而做出不利你的事嗎?”
  “她不敢,也沒那份能耐。”余以森語中帶有十足的把握。
  “你不認為對她而言,太過份了嗎?畢竟你跟她有過一段情……”
  門外的商婷已無心再听下去。
  她的心思全集中在邵慕堯那份告白上。
  她迷迷茫茫地走過大廳,走上樓。
  她必須想一想。
  在一旁沉默許久的邵慕堯突然開口:“如果我沒猜錯,你并不是為了那份遺產堵打算追婷婷的。”
  余以森笑了,笑容中難得有份坦率。“不愧是我的朋友。如果我沒遇上商婷的話,或許我一輩子都不會來追求這位小富婆。”他對邵慕堯瞥了一眼。“你打算退讓?”
  “聰明。”他淡淡的回答。
  “所以,我們是情敵了?”余以森似乎對自己的前途看好。“你知道商婷會愛上我的。你還是趁早放棄算了。”
  即使談到愛情,邵慕堯仍是不急不緩的模樣。他看著余以森,冷靜的回答他:“這正是我要說的話。”
  余以森一揚眉,接受他的挑戰。
  余以森和雷士霆离去后,正是商婷下課的時間。邵慕堯從書房里出來。
  老古正迎面過來,滿臉盡是好奇的表情。
  但邵慕堯不准備滿足他的好奇心。
  “婷婷回來了嗎?”
  老古搖搖頭。“少爺,今天余先生來這里……”
  “如果你想繼續做下去,就閉上你的嘴巴。”他蹙起眉說道。
  但老古卻不以為然,這句話邵慕堯已經說過不下數百遍了。
  “你不相信?”邵慕堯注意到他的神情。“我開始怀疑家里留著一個多嘴的老人是否是明智之舉。”
  老古挑起眉。“在某些時候,我也是個相當有用的傳聲筒。”
  邵慕堯不置一詞,轉身上樓。打算在商婷房里等她,以便有絕對的隱私。
  他必須和她談談有關余以森這個花心大蘿卜。
  不因為余以森是他情敵,而故意毀謗他,而是希望商婷了解余以森的花心。
  他怀疑依余以森花心的程度,能對商婷持續多久的熱度。
  他不想讓商婷受到傷害。
  他以為商婷房里沒人,所以自行推開房門。他沒想到會撞見商婷坐在床上,背靠著牆,一副女儿家想著心事的模樣。
  她抬頭看見他,兩朵紅暈迅速飛上雙頰。
  他以為是她不舒服之故。他急忙靠過去。
  “婷婷,你哪里不舒服?”他坐在床邊;想拉起她發燙的手,卻被她避開了。
  這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
  邵慕堯楞了楞,不解她怪异的舉動。“婷婷?”
  她勉強笑笑,紅著臉回答他:“慕堯貜磾禲A我很好,沒事的。”她模糊不清的聲音必須讓邵慕堯俯下頭才能听清楚。
  他對商婷緊張的反應感到大惑不解。
  “婷婷,你有心事可跟慕堯表哥談。”他以平靜的口吻來安撫她的心,希望她能道出她之所以突然有這些怪异舉動的原因。
  商婷隔著濃密微卷的睫毛看著他。
  邵慕堯俊俏的外貌、溫文儒雅的气質仿佛是今天才發現倒的……商婷不知該如何整理自己混亂的感情。
  她一看見他,就想到他對著余以森說出那句話的表情……
  在過去,她喜歡他,不僅因為他是她的表哥,更因為他待她有如親人一般;而現在,跟著邵慕堯的告白,她的心似乎蕩漾起來,令她惊覺她對邵慕堯的感情不再是那么簡單了……
  “婷婷!顯然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還當不上你訴說心事的對象。”他似乎在吃味。
  目前對商婷而言,一切的感覺似乎都敏感起來。
  不知為何,她就是無法直視邵慕堯,無法再像以前那般對著他有說有笑,開開心心仿佛是哥儿們似的,一切全都變了。
  她勉強擠出笑容。“我才沒心事呢!是表哥多心。”
  邵慕堯看著她,怀疑她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或許是她發現了什么事?
  他想到多嘴的老古、想插上手的母親。
  “婷婷,我母……譚伯母私下找你談過話嗎?”
  “沒有。”她答得快速,眼睛不曾停留在他專注的臉上。
  “那是老古說了不該說的話?”
  “不。老古該跟我說些什么不該說的話?”她急促一笑。“表哥只想跟我說這些?”
  “不止。”他自始至終沒离開過她緋紅的臉頰。“我是想跟你談談余以森。”
  “他?”她抬起頭,困惑的眼神取集在她眼底。
  他嚴肅的點頭,暫時無暇顧及她怪异的反應。他有必要先警告她余以森的為人。
  他習慣性的拉起她的手,卻想起先前她刻意避開的模樣。他輕歎口气,暗自垂下半空中的手。
  “婷婷,你認識余以森的日子也不算短……”
  “我只見過他兩次面。”她反駁道。
  “但不少男女就因為短短的几次面而一見鐘情,定下姻緣。”他深深看了一眼。“你認為呢?”
  “如果是我,短短兩次會面并不能讓我動情。”她紅著臉說完。
  邵慕堯揚眉,對她夢中情人的標准甚感興趣。如果可能,他想知道在她心中,他是否有成為候選人的希望。
  余以森說的沒錯。他是打算用近水樓台的方法,先一步贏得商婷的心,畢竟情場上無分先后,重要的是商婷愛的是誰。
  “婷婷,我發現我們相處這么久,竟然還不了解你的想法。”他旁敲側擊。
  她忘卻先前的羞澀,不解的抬頭看他。“我記得你以前常說我像一張白紙,輕而易舉的就能看穿我的心事。”
  “但現在不了。”他半坦白:“我以為你喜歡余以森那种男人。”
  “我向來不喜歡花心的男人。”商婷自然而然就說出口了。“或許他英俊、多金,但他的花心讓女人沒有保障。”
  邵慕堯滿意的笑了。他相信商婷沒理由騙他。
  “你只因為他花心就否決了他?如果他肯為某個女孩定下來,不再風流,你會把心交給他嗎?”
  她怀疑的看著他。“表哥,你在為‘某人’探听消息嗎?”她有些气惱。
  “沒有。純粹好奇心。”他沉靜的回答她“我發現最近我和你沒有太多的机會談心,我們之間似乎陌生不少,連你的心事都不肯告訴表哥。”
  她瞪著他,臉上的紅潮稍稍減退一些。“你是不到黃河心不死,非問出個結果來?”
  他聳聳肩,沒告訴她,她的答案對他的意義有多么重大。
  “我只想跟我的表妹談談心而已。”他淡然道。
  “如果我說,我不是你表妹呢?”她忍不住脫口而出。
  他一點動靜都沒有,她甚至看不出他眼里的任何情感。
  她怀疑先前在書房門外是否是她听錯。
  “婷婷,怎么突然說出這种話呢?”
  “你還沒回答我呢!”
  “你現在在這里,就是最好的證明,不是嗎?”他特意扯開話題:“現在該是你告訴我,你對余以森的看法僅止于此?”
  商婷偏著頭,思考著。過了會,她才說道:“听起來像是在質問我,這代表我也可以問你嗎?”
  “有何不可?”他大方得很,只想知道她對余以森到底有沒有情愫。
  她立刻回答他的問題:“就算他不花心,我想我也不會喜歡上他。表哥,你對我的感覺如何?”她期待的看著他。
  他沒想到她會突然問出這种問題。
  他輕咳一聲,不露痕跡的說道:“你活潑、開朗,有副好心腸,是個很好的女孩子。”
  “只有這樣?”她有些失望。
  他楞了楞,說道:“婷婷,你希望我說些什么?”他小心的問道。
  她懊惱的瞪著他。“沒有。我沒期望你說些什么!”她拖長聲音抱怨。
  邵慕堯感到困惑不解。
  眼前的商婷似乎有些不同,但他談不上哪里不同,只隱約感到似乎在追問他某件事。
  他机靈的想起上午和余以森的對話,她該不會……他前后一想,忍不住蹙起眉。
  “婷婷,你今天很早回來?”
  “我蹺課了。”她坦白道,注意他的眼神倏地警覺起來。
  她暗暗感到好笑。
  “你蹺課了?什么時候回來的?”他不問原因。
  她眼一溜,存心捉弄他。“我蹺課后去看了場電影,在外頭吃過午飯才回來的。”她得意的看見明顯地松了口气的他。
  “表哥有事瞞我?”她睜著無辜大眼望著他。“不!我只是希望你別蹺課。”他順口答道,心底盤算著。
  “表哥不問我蹺課的原因?”
  “你會告訴我?”
  “不會。”她爽朗的回答。“這件事我能自己解決,不需要表哥幫助。”
  “我隨時隨地都是一流听眾。”
  “我知道。”她嫣然一笑,說道:“目前還不到時候。”
  邵慕堯覺得不對勁,卻說不出哪里不對勁。
  “表哥,我想休息了。”她赶他出去。
  “晚上我們出去吃?”他想找机會知道什么原因改變了商婷。她眨眨眼。“就我們兩個?”
  他點點頭。
  “然后拋下譚伯母他們?”
  他一想到江蘭,就忍不住歎息。“是不太可能拋下他們。”
  “所以,我們還是在家里吃吧。”她甜甜一笑,又重复一次剛才的話:“表哥,我想休息了。”
  邵慕堯套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好离開。
  他看著她。“我走了?”以往他都會得到一個親昵擁抱或是一個晴蜓點水的小吻。
  但今天,他什么都沒得到。商婷仍坐在床上,睜著大眼期待他离去。
  他有些悵然若失,不情愿地离開了。
  等到他一關上房門,商婷摸摸逐漸發燙的臉頰。
  她沒想過邵慕堯會愛上她……但她并沒排斥,相反的,她還有一股竊喜。
  她唯一不滿意的是,邵慕堯從未向她表白,即使是像剛才她如何逼問,也套不出絲毫的口風。
  她大歎口气,倒向床舖。
  她必須好好理清思緒。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